826离婚或离婚后是种怎样感觉?

2022年1月31日

那天丈夫满怀兴奋地告诉我,他要被升为华东区副总裁。

而我提出了离婚。

他把房,车,200w 的理财产品都给了我。

曾经我无论做什么事,丈夫都会原谅我。

我想这次也一定如此……

我离婚了。

不是老公背叛,仅仅是因为他太忙了,而这不是我想要的婚姻。

当我提出离婚时,王煜的表情,难以形容的震惊。

前一秒钟,他满怀兴奋地告诉我,他要被升为华东区域副总裁。

后一秒钟,我愤怒地给了他一份离婚协议。

我给他两个选择,一是签字离婚,二是他辞职不干。

说实话,这对他很残忍。

但我没有让步,我就要逼他,因为我不想一天到晚只见钱不见人。

我不想每次夫妻生活都是匆匆结束,连个多余的拥抱亲吻都没有。

这些年,他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的路上。

「羽,非要走到这一步吗?」王煜的目光痛苦地看着我。

「这种生活我烦了,我不想过了。」我脸上带着恨,眼神里全是控诉。

「对不起,我一定多抽出时间来陪你,我们别离婚好吗?」他小心翼翼的哀求着。

我抱着手臂,脸色冰冷带着厌烦,「我算过了,今年过了两百七十八天,你呆在家的日子仅仅只有五十五天。」

「羽,请你理解我,我现在正在事业上升期,李总对我很重视,我…」王煜激动地想要分享他的工作,可他一抬头,看见我面无表情的脸色,他立即住了嘴。

他知道,我在乎的不是他的工作有多好,而是他陪我的时间有多少。

「恭喜你!」我冷嘲热讽地勾了勾嘴角。

「真的要离吗?」王煜的眼眶泛红,他仿佛知道再留不住我了。

「我今晚住酒店,明天中午民政局见。」说完,我拿起包冲出家门。

我从提离婚到我拿到离婚证,仅仅一天的时间。

王煜把房,车,两百万的理财产品都给了我。

他对我说,「羽,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我成全你。」

我没有理他,坐到车里,拨通了表姐李香的电话,「姐,我和王煜离婚了。」

「姐相信你离了王煜,一定能找到更好的。」表姐在那端安慰我。

「他把房子,车子和存款都留给了我。」

那端的表姐惊讶之极,「什么?都给你了?他愿意净身出户?」

「他留了一套市区的小公寓落脚。」

「这本就是他该给你的,他浪费了你几年的青春,你值。」表姐继续安慰我。

02

随后我接到了公婆的电话,他们很想挽回我,可我无法答应他们。

说了几次,他们知道我离婚的心思坚定就不再打扰我了。

就这样,我从一个身边亲戚朋友都羡慕的人,恢复了单身生活。

我爸妈在第三天得知之后,冲过来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母亲骂我有福不会享,父亲则沉默地抽了一包烟,最后来一句,「只要你不后悔就行。」

我送走了父母亲,我想,我绝对不后悔。

离婚第四天,我收拾行李立即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和两个单身女性朋友去了海边度假。

我想要找回自由的感觉。

我开始和朋友去酒吧!泡夜店,这些都是王煜曾经不许我去的地方,我疯狂的举动,只为忘记前夫。

我以为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可当我潇洒半个月,回到和前夫共度的豪华大平层时,却让我突然感到前全所未有的空虚。

我坐在客厅打电话和表姐聊天,表姐立即约我出来吃宵夜。

「星羽,你还想他干什么?从结婚到现在,他陪过你多少天?夫妻哪能过成你们这样?

你们现在是没孩子,有孩子后你就知道,养孩子就成了你一个人的事情。

他做个甩手掌柜,在外面潇洒快活,身边还围着各种各样的女人。

你呢?生完孩子你身材走样,带孩子你熬成黄脸婆,有什么意思?

你就应该找个我老公这样的,他就算工资不高,可他会洗衣做饭,所有时间都陪我,我们一起买菜,一起散步,一起接送妞妞,这才是夫妻生活。

而不是像你,空守着那么大的房子,养只猫有什么意思?」

我喝着闷酒,听着表姐的话,我承认,我和王煜离婚,就是因为从表姐这里听到了另一种幸福,那种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烟火生活。

我羡慕,向往,我一直在期待我和王煜也过这种生活,可一年来,他连陪我逛商场都是匆匆忙忙的。

他把工作时间排得满满的,唯独没有我这个妻子的位置。

表姐的话让我再一次坚定了内心,对,我不想再活成一个怨妇,我愿意做墙外自由的野猫,也不愿意做笼内的金丝雀。

03

我以为会我有很多时间,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可我却无聊的发现,我没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情。

我想工作,表姐说她那栋写字楼在招财务,我想着自己的专业可以去碰碰运气,虽然我目前不缺钱。

表姐是个很优秀的人,她现在在一家电梯公司做销售组长,非常能干,长得也大气漂亮,从小到大,我们一直亲如姐妹。

我来到表姐的电梯公司,她没在办公室,我便去了一趟洗手间。

坐在格子间里,突然听见门外进来的员工提到表姐的名字。

她们聊着她,「今天开会的时候,看到香姐的左脸有些肿,像是被打了。」

「我也看见了,她老公这次打得可真狠,也不怕毁她的容。」

「香姐怎么不报警啊!」

「为了孩子忍了呗!」

我坐在格子间,心头震惊,表姐被家暴了?

怎么可能?

这半年里,表姐在我眼里,可是一个被宠上天的女人,她有幸福的家,听话的女儿和关怀备至的老公。

怎么可能被家暴?

十分钟后,我坐在表姐的办公室,她没一会儿就过来了,我仔细打量她的脸,左脸果然肿了起来。

「姐,你的脸怎么了?」我下意识地问。

「别提了,过敏,吃海鲜了。」表姐一边说,一边抚摸了下脸,「下次再不敢乱吃了。」

我错愕,一时不知道该信谁的,那员工说这是被家暴的。

可我没敢问。

04

我去了那家公司面试,由于我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结果可想而知,我当场被拒了。

我自从嫁给王煜,他便让我安心做个全职太太,不用操心赚钱的事情。所以,我毕业三年,结婚两年,除了在校打工的那些经验,我没有大公司的工作经验。

坐在表姐公司旁边的咖啡厅,我正在懊恼结婚这两年浪费的时间,表姐突然问我借钱。

她问我手上有没有三十万,表姐夫想和人合伙开一家餐厅,急需要一笔启动资金。

我虽然有钱,但我没胆子借这么多,但毕竟是表姐,所以我只答应借十万。

说了一番后,表姐立刻变了表情,冷着脸问,「你不是有两百万理财资金嘛!能不能提前取出来。」

我一怔,我没想到表姐会这么坚持要我借钱,我只得骗她说,这钱在王煜的账户上,我目前取不出来。

我知道让表姐失望了,可我真的不想借这笔钱。

自从嫁给了王煜,我就对钱没什么概念,小钱不缺,大钱也有,豪车也开着,豪房住着,我的生活非常富足。

现在离开了他,我才知道,钱真难赚。

而且身边有太多的人,因为借钱而闹得老死不相往来。

我开车回家,路上我一直在想,到底表姐的脸,是被家暴的,还是过敏的。

如果是因为家暴的,表姐为什么一直向我传递她嫁了一个好老公?

可那员工的话,也一定不是空穴来风,听她们的意思,表姐被打不是第一次了。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结婚照,第一次心里有了后悔,我为什么轻易就把婚给离了?

三天后,我再次接到表姐的电话,她说她认识一个非常好的男人,想要认识我,对我非常感兴趣,约我中午吃饭。

05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拒绝,可表姐连续几个电话打过来,在电话里描述着那个男人如何上进,有担当,如何优秀,一定要把他介绍给我不可。

好像她的意思,我如果不见,我就损失大了。

迫于无奈,我只能答应了。

我想,表姐只是希望我重新振作,寻找幸福。

虽然我没有打算找下一个,可我来到餐厅看见表姐口中那个能干帅气的小刘时,我心底的落差真不是一般大。

三十出头,一张微胖的圆脸,长相,身材,衣品,谈吐举止和我前夫差了好几个等级。

我知道不能瞧不起人,可我真的对他没兴趣。

饭桌上,这个男人对我表示非常大的兴趣,还硬要和我交朋友,要联系方式。

表姐送我回家的时候,一直夸这个男人如何好,她故意忽略他的外貌,长相衣品和能力,挑着其它的优点说。

不知为何,这顿饭改变了我对表姐以往的认知,同时我也意识到一件事情,表姐跟我的三观和审美是不是不一在一条水平线上?

就在这时,表姐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笑着喊了一句,「老公,怎么了?」

安静的车厢里,我听见表姐夫不高兴的声响,表姐立即哄道,「没有,我和星羽在一起呢!」

我虽然听不清表姐夫说什么,但我听见他拔高的声调,而表姐继续哄,「好了,我就在路上,马上就回家,回去给你带条烟吧!不说了。」

那端的表姐夫说了什么,我听见表姐脱口而出,「你一直不是抽二十三的玉溪吗?怎么要抽中华了?」

我的心猛地揪了一下,那端表姐夫又在解释什么,表姐不耐烦道,「行行,给你买。」

说完,她就挂断电话,当她发现旁边的我,她神色明显怔了一下,笑骂道,「瞧瞧你姐夫这人,这烟一直戒不掉,我总说抽烟有害健康,他就是不听。」

我笑笑不说话,可内心的某个弦崩断了。

表姐一直和我提的幸福人生,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她真的和表姐夫如胶似漆,恩爱非常?

表姐夫真是得每天回家,洗衣做饭包揽一切家务?还会给她泡脚捏肩端茶倒水?

这些都是表姐亲口跟我说的,半年前,我因为王煜每天不回家,满心埋怨和委屈,时不时和她吐苦水,表姐一边安慰我,一边讲述她的婚姻生活。

那个时候,她的婚姻生活,就是我向往的,表姐从一开始的劝说,到渐渐的和我一起埋怨王煜,替我抱不平。

我感谢一个站在我这边,感同身受我痛苦的人,这种痛苦和朋友说怕嘲笑,只有表姐能诉说,因为她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亲人。

可此刻,我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发出质疑,到底表姐的生活,是不是真如她所说?

06

我立即想到一个验证的方法,想要知道真相,只有生活在那个家里的人才知道,而我想到了表姐四岁的女儿妞妞。

第二天我和表姐说想她了,想带她去吃蛋糕,表姐当然一口答应了。

我舍得为她女儿花钱,我买的衣服都是品牌店的,她很喜欢把女儿交给我。

我去幼儿园接到妞妞,便带到一家蛋糕店,我点了她最爱吃的甜品,我假装自然地问,「妞妞,你们家里谁煮饭啊!」

「奶奶呀!」妞妞想也不想的回答。

「你爸爸是厨师,他回家不做好吃的给你吃吗?」

「我爸爸每天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玩手机,抽烟,打游戏。」妞妞一边说一边还不高兴。

「那你爸爸爱你妈妈吗?」

妞妞想了想,摇摇小脑袋,「爸爸不爱妈妈。」

「为什么?」

「因为他们总吵架,妈妈凶爸爸,说爸爸好吃懒做,而爸爸一生气就会打妈妈。」

妞妞的话,就像在我内心里扔下一个炸弹,把我炸得脑袋空白。

表姐对我一直以来的话,都是骗我的?她口中的幸福生活都是谎言?

为什么要骗我?对她有什么好处?

我浑身颤抖着,思索着这个问题。

直到我脑子里出现了我妈一句话,「你姑姑上次说,香香什么都好,就是嫁得没你好。」

现在流行一句话,亲戚之间的关系,就是怕你富,嫌你穷。

表姐难道因为我嫁得好,她嫁得不好,所以,她便要摧毁我的婚姻?

我承认,我离婚,表姐功劳很大,因为她展现了一个完美的婚姻给我看,让我对我和王煜的婚姻产生了巨大的失望。

可真相却是,表姐的婚姻一败涂地,她嫁的男人,又穷又懒还家暴。

再看看王煜,他除了没有时间陪我之外,他没有什么缺点,他温柔体贴,浪漫大方,除了不给我时间,他能满足我一切想要的。

我在送妞妞回家的时候,我的心充满了愤怒,我心寒战栗,不敢相信最亲的人,却用那么恶毒的心思对待我。

我崩溃地在方向盘上大哭。

这一刻,我疯了一般想王煜,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想挽回我的婚姻。

我赶走了我深爱的老公。

我用我的无知葬送了我的婚姻。

07

「老公…老公…对不起,对不起…」我痛苦地道歉,悔意如潮水将我淹没。

我抓起手机,拨通了王煜的号码,我想听他的声音,疯狂地想。

可是,回应我的,却是无人接通。

仿佛上天都在惩罚我的愚蠢,就连我自己都想给我两巴掌。

我自私自利,我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却没想过前夫在外面的辛苦奔波,他一直为这个家付出,而我却毫无感激,还埋怨他没时间陪我。

表姐一开始就居心不良,而我一错再错地听信她的话,抹杀了王煜对家庭的一切付出,一味地放大自己的痛苦。

现在想想,嫁给王煜,我比任何人都幸福。

他疼我惜我,不让我风吹雨淋,更避免我接触职场险恶和黑暗。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想说的就是我这种人。

我一遍一遍打前夫的电话,都没有接听,仿佛他从我的世界上消失了。

我打他助理的电话也没有接。

我的心也跌落冰窖,我想就算他这辈子不理我,不见我,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活该。

谁让我作死?

我终于想到一个人,那是老公的同事,我上次保存过她的号码。

我拨通了这个叫梁琴的号码,五秒之后,那端传来自信的女声,「喂,哪位?」

我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声音自然,「你好,我叫林星羽,我是王煜的…妻子,我想问一下,他在公司吗?」

「你们不是离婚了吗?你已经是他的前妻了吧!」

我心虚的脸色发烫,我闭上眼睛承认,「对,我们离婚了,我有急事找他,他在公司吗?」

「王总最近不在公司,在国外谈项目,他应该带的是公司配的电话,没带私人手机吧!」

「能不能把他公司的手机号给我。」我恳求。

「公司号码属于私密的,不能给外人,不好意思,我正忙着。」说完,那端就挂了。

我心脏发出了几秒尖锐的疼,我伸手捂着,眼泪却滚了下来。

08

第二天我就去王煜的公司,拦到了我老公的一个男同事,在我恳求下,他告诉我,王煜这个周五回国。

我怀着满心的激动和期待等着。

我周五一早就来到了他公司附近,我想十点左右去公司找他一趟。

我要向他道歉,我要向他忏悔,我更想要挽回我们的婚姻。

十点,我走进王煜的公司大门,一位女助理立即叫住我,「你找谁啊!」

「你好,我找王煜。」我微笑道。

「你是王总的前妻是吗?你稍等一下。」这位女助理立即拨通内线。

我以为是通知王煜的,便兴奋又带着急促不安的心情在旁边等着。

蓦地,我身后传来脚步声,我忙惊喜地抬头。

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朝我走来,三十出头左右,浑身散发职场气息。

「王总在开会,林小姐,请这边等。」

我跟着她走到一旁的休息室,对面的女人一边打量我,一边坐下来,「林小姐,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娜,是王煜的同事,同时,也是他现任女朋友。」

她的介绍令我如遭雷击。

「你说什么?」我脱口质问。

「谢谢林小姐把王煜这么优秀的男人让给我。」她口气中全是瞧不起的意味。

「不可能!」我站起身,像个疯子般低吼,「你一定在骗我。」

王煜不可能在三个月之后就爱上别人的,不会的。

「林星羽,离婚是你提的,王煜几乎净身出户离的婚,你还想怎么样?想吃回头草?你要点脸行吗?」她骂我。

「我要见王煜,他在哪?。」我双眼死死地盯着这个女人。

她的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周娜皱了皱眉,她长得不算漂亮,甚至比我年纪大,可在她面前,我不但有危机感,也令我心头发慌。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和王煜已经在一起,我们之间发生了一切该发生的事情。」周娜的目光有些得意的看着我,「如果你在公司纠缠他,我会立即让保安过来请你离开。」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我不知道哪来的盲目自信,可我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必须要亲口问王煜。

我冲出休息室,朝王煜的办公室冲去,他不在办公室,我又朝会议室的方向跑去,我看见紧闭的会议室门,我二话不说推门进去了。

会议室里坐着一圈人,而王煜坐在为首的位置,他看见我,有些震惊错愕。

「星羽,你怎么来了?」

星羽?

我的心狠狠揪住。

自结婚之后,他就只叫我的爱称,叫我羽,而不是星羽。

「王煜,我有话要和你说。」我眼眶发红,恳求地看着他。

王煜站起身,朝我道,「去我办公室说。」

一路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我进了王煜的办公室。

王煜关上门,先是打量我一番,又看了一眼腕表,「有什么话,抓紧点说,我在开会。」

我突然不顾一切地扑进他的怀里,紧紧的环住他的腰,哭着出声,「王煜,我后悔离婚了,我爱你,我离不开你,我们可以复婚吗?」

我的手被王煜扳开,他扶着我的肩膀,目光有些疏离,「星羽,别这样。」

「我们才离婚三个月,三个月不多,我们的感情还在是吗?你肯定还爱我的。」我眼泪滚下来,眼前的男人多么的熟悉啊!

「三个月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对不起,我们回不去了。」王煜的目光看着我,还和我道歉。

「你是不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我感觉心如刀割般疼。

王煜看着我,沉吟了一句,「你见过周娜?」

「她说你和她在一起了,是真的吗?」我痛苦质问,竟还有一种被背叛的强烈痛苦,明明我和他离婚了,可在内心里,我依然觉得他是我的。

王煜叹了一口气,「是,我和她在一起了,星羽,我们都重新开始生活吧!」

「不…不要,我不要离开你,我错了,我不该和你离婚,这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想你,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我们才能回去?」我疯了一般地叫道,我想大声地告诉他我有多爱他。

「说这些没什么意义了,你回去吧!」王煜有些无奈看我。

我的爱在王煜眼里,已经不具任何意义了。

就在这时,周娜推门进来,朝王煜道,「视频会议开始了,你去会议室,我招呼林小姐。」

王煜伸手拍了拍周娜的肩膀,「交给你了。」

王煜走了,周娜的目光有些泛冷的看着我,「你如果要还真喜欢王煜,就不要再来打扰他的生活。」

我看着周娜,是带着恨意的,我觉得她勾引了王煜。

「你把他还给我。」我扑过去,死死地扣住她的手臂。

周娜像是听到笑话似的看着我,有些厌烦地甩开我的手,「你当王煜是什么?是没有感情的商品吗?还给你,呵!我告诉你,想要我把他还给你,这辈子都不可能。」

「是你自己离开?还是等保安来赶你?」

周娜冷冷地看着我。

09

我没打算闹王煜的公司,我心如死灰地回到车上,整个人崩溃的大哭。

强烈的悔意把我淹没。

王煜有了新欢,而我,却走不出来了。

我不死心,在公司门口堵王煜,我想再见他一面。

可我没等到他,我知道他一定从地下停车场直接离开了。

我立即开车去他在市区的一座公寓,那也是上次离婚时他唯一留给自己的财产,我想他可能会在那里落脚。

我就像个幽灵一样等着他出现。

可整晚那间公寓都没有亮灯。

我的心被什么划伤了,他若不回这里,那他会去哪里?

他是不是和周娜在一起?

我心疼到不能呼吸,我就在他公寓楼下等了一夜,我实在累极了,回到家里,我瘫在沙发上,心如死灰。

我该怎么挽回自己的婚姻?

我很清楚,我爱王煜,哪怕他有了别的女人,我依然疯狂地爱他,想他,不想失去他。

我甚至依然觉得他是我的男人。

睡到傍晚,我睁开眼睛,窗外昏暗一片,我有一种被整个世界抛弃的无助感。

我拿起手机拨通王煜的电话,我想听听他的声音。

「喂!」王煜接了。

「是我…我们可以见个面吗?」我恳求地问。

「星羽,别再打电话给我了。」

「别挂…求你别挂,和我说说话好吗?」我几乎在哀求他。

就在这时,王煜的手机里传来一道女声,「林小姐,我们正在晚餐,请别再在打扰我们。」

「把手机还给王煜。」我怒吼一句,我讨厌周娜,讨厌之极。

在我眼里,她就是一个狐狸精。

「阿煜,告诉她,你爱我。」周娜娇媚的问。

「娜娜,别这样。」王煜有些无奈。

我知道电话是处于免提通话之中,我发疯似的大叫一句,「王煜,不许爱她,你不许爱她,你是我的老公,你是我的。」

我疯狂的吼声刚落,听见王煜没什么感情的声音,「星羽,我们之间结束了。」

「王煜…不,你爱得是我,你忘记你爱我了吗?」我崩溃的朝电话喊去。

「我曾经爱过你,现在,我心里只有娜娜。」

令人心碎的声音,透过电话击打在我的心脏上。

「林小姐,听到了吗?阿煜现在只爱我,你纠缠他没有任何意义。」

周娜的声音说完,便挂了。

整个空旷的大厅里,只有我嚎啕的哭声。

我好恨,恨我自己的愚蠢,恨我作死了我的婚姻,赶走了我深爱的男人,把他推向了另一个女人的身边。

我虽然也恨我表姐李香,可我更恨我自己。

我冷静了几天,人在疯狂的边沿,是没有理智可言的,我去找我曾经的公公婆婆了,我在他们面前哭着想要挽回和王煜的婚姻。

我知道他们是我们曾经相爱的见证人,他们一定会帮我的。

「星羽,这件事情我们帮不了你,小煜上周领娜娜回家见我们,我们同意他们在一起了。」

我没脸再求他们,因为他们也曾经求过我,让我不要离开王煜,我现在还记得自己那个时候有多冷淡。

让他们不要再打扰我。

真是报应不爽!

10

我狼狈的开车回家,在路上突然车胎发出了叮叮声,我知道扎轮胎了,以前,一切有王煜替我搞定,现在,一切只能靠我自己。

我更没脸回去见我爸妈,我不怕他们骂我,我只是怕他们看见一个痛苦不堪,狼狈如疯子般的我。

我开车去了修车厂,大概看我是女人,又是新客,他们修完车,直接开价五百多,我有些生气质问,为什么这么多钱?

「小姐,你是想赖账啊!」这个老板有些嚣张的反问我。

我知道王煜一直在我小区附近这里补胎,以前明明只要一百五。

我还是付了钱,开车离开的时候,我更加清楚的认识到,我曾经在王煜的身边,活得多么自在安心。

我身心俱疲的回到家,明明我已经饥肠辘辘了,可我什么也吃不下,我感觉整个人都透支了。

我在家里躺了三天,每分每秒,都是在回忆着和王煜在一起的时候,他宠我的样子,他对我笑的样子,他亲呢叫我羽的声音。

我想他的拥抱,他的亲吻,想他每次出差回来急急抱住我回房间的样子。

可这一切,再也不会发生了。

眼泪不知道流了多少,我的眼睛出现了短暂的视线模湖,我想再哭下去,我眼睛肯定要坏掉。

越是回忆,我越是盲目的自信王煜还爱我这件事情,我不死心,我还想去他的公司找他。

而且,我比周娜漂亮这一点,更令我自信加分。

事隔十天,我再次来到他的公司里,我开车到了地下停车场,把车停在电梯口。

终于,让我等到了。

王煜牵着周娜的手出来,他们亲呢的打闹着,周娜揽着他的肩膀,撒着娇,而我坐在车里,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上车。

他们的车就在我对面,灯光下,驾驶座映得清楚。

周娜坐在副驾驶座上,倾身就抱着王煜亲,王煜捧着她的脸热烈的回应她。

这一切看在我的眼里,刺疼着我的心,我嫉妒的发疯。

握住方向盘的手关节泛白。

倏地,周娜伸手去钻进王煜衬衫下的锁骨处,王煜立即捉住她的手,放在嘴里亲了一下,像是叫她不要闹了。

周娜像是捉弄成功得意的笑着,直到他们开车离开。

我坐在车里。

心脏闷疼得喘不上去来,尖锐的疼意一阵一阵的。

我就不该出现在这里,不该亲眼看这一切。

我想找一个和王煜单独见面的时间,避开周娜,我承认我自私的想要用一些招术挽回他。

我在等这个机会,我依然不相信王煜会突然不爱我了。

这段时间,我的身体状况也不好,先是喉咙疼,胸口闷,我不得不先去医院检查身体。

当我拿到结果的时候,我整个人吓住了。

我得了乔本氏甲状腺炎。

医生开了药,也让我尽理注意情绪管理,特别是不要生气,要保持心情愉悦,先吃一段时间的药,等一个月后复查。

我的心情几乎低落到了极点。

愉快的心情早就离我而去,只要想到王煜,我整个人都是痛苦的。

如果王煜一天没有回到我的身边,我就一天无法快乐起来。

我突然有些卑鄙的想用装病这一招引他过来看我,我发了一条信息给他,「我病得很严重,你能不能来看看我,我在家。」

「你怎么了?得了什么病?」

果然,王煜的语气里透着关心,这增加我的自信。

「我检查出乔本氏甲状腺炎,挺严重的,可能要转移淋巴癌。」

我故意把病情说得严重一些,吸引他过来。

「好,我过来看看你。」王煜答应过来。

11

我躺在床上,整个人松了一口气,终于我找到一个和他独处的机会了,我起床收拾自己,换了一件性感的香槟色睡衣,还精心的化了裸妆,遮住我苍白失去光泽的肌肤。

坐在镜子前,我还轻轻的喷了一点香水,涂上淡淡的口红,令我气色动人。

我承认我很心机,可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想唤回他的心,唤回他曾经对我的爱意。

我发了一条信息过去,「门密码没改,你自己进来吧!」

半个小时之后,我听见密码门锁开启的声音,我开心的就想掀被下床去迎接他。

可我必须躺着等他过来,终于,脚步声走到了主卧室的门口,我听见王煜的声音,「星羽,在房间吗?」

「进来吧!」我朝他道。

王煜迈步进来,他身上的西装时尚又透着优雅,他是一个连店门都忙到没时间踏进的人,他身上的衣服以前都是我买的,可现在,他身上的衣服是谁买的?

是周娜的眼光?

「医生怎么说?」他站在我床前,隔着半米远打量我。

我故意坐起身,深 V 的领口处,我露着春光,我抬头看他,「医生说,只要好好吃药,可以控制,也可以痊愈。」

我不想让他以为我是一个药罐子。

「那你好好听医生的话,把病治好。」王煜朝我道,就像朋友间的相处模式。

「我想喝杯水。」我朝他道。

他起身出去倒水了,没一会儿,一杯温水端在床头柜上。

我指向墙面上的婚纱,笑道,「还记得拍婚纱照的时候,你背我跌倒在海水中的事情吗?我们都呛了水,你还说我选得这套衣服太露了,现在看,的确太露了点。」

王煜没看照片,只是看向我,「星羽,很抱歉,我只是来看看你的,如果你没事,我该回去开会了…」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我急了,掀开被子从床上快步下来,一把自身后抱住了他的腰,紧紧的把脸贴在他的背上,像以前一样唤他,「老公,别走。」

明显王煜的身躯绷紧了一下,他朝我道,「别这样。」

「我不要你离开,我知道你还爱我的,就像我爱你一样,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没有你,我的生活一团糟,上次我去补车胎,还被老板坑了钱。,没有你,我什么事情都处理不好…我就是个废物,我需要你。」我泣声叫道。

尽可能的装软弱,我想惹起他一丝吝惜之情。

天知道,我有多渴望他回到这个家,回到我的世界里,我想他想疯了。

我听见王煜的叹气,我抱紧他腰际的手,被他用力扳开了。

「星羽,你终有一天要学会处理事情,我们每个人都要学会长大,你也一样,依赖别人不如靠自己。」

可我不想听,我拼命的摇头,「我不要…我要你…我只要你,你不能说不要就不要我。」

我控诉。

「当初说不要就不要的人,是你。」王煜声线冷静反驳我。

「我错了,我后悔了,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重新回到我身边,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给你生两个孩子,你说生几个就生几个…」我眼泪哗哗,我知道哭很难看,可我止不住的悲伤。

「我和娜娜要举办婚礼了。」他突然说,「就在这个月底。」

12

我急喘了两声,不敢置信听到这个消息。

他要结婚了?

他要成为另一个女人的老公了?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看,温柔接起道,「娜娜怎么了?」

「我现在就过来接你。」

挂了电话,王煜有些同情的看着我,「星羽,你让你爸妈过来照顾你吧!我不方便再过来了,夫妻一场,我也希望你能尽快好起来。」

我喉咙如灼烧一般疼,我说不出话来。

「她有我漂亮吗?她有我爱你吗?」我哑声问,我相信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女人了。

「她的确没有你漂亮,但她爱我,我也爱她。」王煜的目光闪了闪,像是在回忆,「在我们离婚那一周,我的确受到很大的打击,刚到国外就生了一场重病,进了 ICU,是她不远万里跑到到国外照顾我,她自己水土不服,却依然没日没夜的陪着我,直至她自己倒下了。」

我脑海里想到那一个星期,我正在为解放婚姻而庆祝,我自由潇洒,我带着他的钱去了海边度假,我正努力的忘掉他。

可他却在国外生了重病?进了 ICU?

我的心里难于言喻的内疚感涌上。

王煜继续道,「就在那几天,我对她产生了强烈的感情,我发誓我要爱她一辈子,我知道你可能无法接受我这么快爱上别人,但我真得很爱她。」

王煜说这一切的时候,目光里流露着温情,就像他曾经说爱我一样,那发自内心的深情从他的眼神里流露。

我的心脏无形的被狠狠扎了几刀,不见血,却深深见骨。

「你仅仅只是感激她,并不是爱她,这不是爱。」我僵硬的回了一句。

「感激和爱我还是分得清楚的,我既即感激她,也爱她。

和她在一起,我感到很放松和愉快,我觉得她是最适合我的女人。」王煜的目光充满笃定。

我声音哑了哑,就在这一刻,我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我就算死在他面前,也挽不回了。

他不属于我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属于我了。

和他离婚,是我这辈子做过最蠢的一件事情。

「我该走了,答应陪她去挑婚鞋的,她在等我。」说完,王煜迈步离开。

我没有留他了,我知道留不住。

就在这时,我听见他的脚步声又回来了,我的心急跳一下。

就看见王煜出现在主卧室的门口,他指了指墙上的婚纱照道,「这个挂着也没有意义了,你可以选择烧掉或者扔掉。」

我的心再次如坠冰窖,我看着婚纱照,固执的朝他道,「我要留着。」

王煜皱了皱眉,没说什么离开了。

我瘫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

我闭上眼睛,眼泪如珠滑落。

13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了周娜打来的电话,她在那端说了一句,「林星羽,我和王煜月底结婚,我知道你不会来,可我还是要通知你一声。」

我哑了半天,才艰涩出声,「恭喜。」

对面的周娜明显怔了怔,「你是真心的?」

我没说话,因为我当然不是真心的,可我只能接受现实,在这场破败收场的感情里,给自己留最后一丝尊严。

我的病情因为心情的原因,一直得不到好转,半年后出现了一个肿瘤,需要尽快手术。

还好是良性的,那几天手术,我爸妈陪着我,我躺在床上,脖子上缠着手术后的纱布,我闭上眼睛,不忍心看我父母的脸,还有他们因为担心我而焦虑熬出来的白发。

我太不孝了。

这一场病,改变了我的人生,也令我看清楚前路,就算我不为自己活着,我也要为我爸妈活着,我不能让他们再为我熬白了发,不能让他们为我担心。

三个月后,我再次去了一趟医院。

就在我走向电梯之际,我突然看见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眼熟的让我一眼认出。

是王煜,他陪在周娜的身边,而周娜在有人挤过来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护住了肚子。

她怀孕了。

王煜在进电梯时候,小心的揽着她的肩膀,不许任何人靠近她,那份爱意自然流露。

就在他们转身面对电梯门之际,我慌乱的躲进了柱子里,我不想让他们看见我。

电梯上去了,我才敢出来。

有些可笑自己的行为,可我害怕被他们幸福的样子刺伤,王煜始终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

番外:

一个月后,我们整个家族知道了一件丑闻,我表姐李香出轨公司同事,被他的老公净身出户赶出家门。

听说还被打断了一根肋骨。

我想,我表姐永远不会知道,是谁跟踪了她开房,是谁录了视频发给了她的老公。

是我!

是我在她的包上装了针孔摄像头,是我把她出轨的丑态发给了她的老公。

当她找到我哭诉现状的时候,我佯装安慰她,她向我借点钱做生意。

我告诉她,我自己还背了一身的债,我反而向她借钱,我说我要手术开刀,还要十万,问她借。

她渐渐的不再出现在我眼前,她怕我借钱,而我只是讨厌看见她罢了。

我接下来会去陌生的一座城市,去找一份工作,稳定的赚点钱给我爸妈养老。

王煜的身影一直在我心里,只是我不再向谁都提,也不会轻易诉说这段婚姻。

我更不会去打扰他的生活。

我想这辈子不会再遇上比他更爱我的男人,我也不配再被爱。

五年后的一天。

我母亲做了一场小手术,我从外地赶回来照顾她。

我打算带她到市区中心的商场逛街散心,顺便买衣服。

经过城市中央公园,我妈提议进去走走,我现在多得就是时间了,我陪着她进去散步。

已是入夏的天气了,公园里百花争艳,空气也飘着新鲜的青草香气。

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公园游玩,草地上一块块铺展开来的野餐垫上面,全是幸福的一家人。

我看着他们,充满了羡慕,我年纪也不小了,三十三了,我爸妈很久前就开始劝我找个人结婚,我每次都答应得好好的,可却始终都独自一人。

就在这时,我看见大草地那边有几个放风筝的人,我听见一个小女孩大叫着,「爸爸,爸爸再高一点!」

当我看见那个父亲努力地扬着手中的风筝线,我的心猛地震住了。

是王煜!

他穿着一套休闲运动装,还是那么俊朗帅气,岁月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

她的女儿扎着可爱的马尾,在他身边笑着闹着。

他没有看见我,他蹲在地上,教她女儿如何放风筝,那么的细心温柔。

就在这时,我看见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从一块野餐垫上跑来,朝王煜跑去。

王煜察觉到了,立即伸手扶他到怀里。

那是他的儿子。

我看见野餐垫上的周娜,她没变,还是我记忆中的模样,衣着打扮极显气质,从他们一家人身上,我知道他们物质宽裕,家庭幸福。

如果当年我没有提离婚,会不会现在周娜的角色就是我?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吃,没有如果。

我收回目光,眼神里只有羡慕,没有嫉妒。

我带着母亲离开了,一个星期后,我回到公司,投身自己的岗位,忙碌充实,也孤独。

文/席宝儿

离婚或离婚后是种怎样感觉? - 婚前婚后故事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