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你们见过的渣女有多渣?

2022年1月30日

我发小老婆,和私教在一起了。10 年感情,才结婚不到 100 天,她就跟我发小说:我把你绿了,咱们离婚吧,我和他才是真爱。不和你离婚我对不起他,也对不起我自己。

我发小胡磊的妻子和别人在一起了。

是他妻子王欣亲口告诉他的。

那天外面下了好大的雨,他没开车,拎着酒走来找我。

王欣坦白的那天,是胡磊和她恋爱十周年纪念,同样也是他们结婚的第一百天。

胡磊买好了蛋糕,准备了高档手机的礼物,还特意抽了十个王欣最爱的盲盒。

他等啊等,等来的却是王欣冰冷的电话。

「我和我的私人教练在一起了」

「有一个多月。」

「咱们离婚吧。」

1.

我是看着胡磊和王欣在一起的。

初二那年,我和胡磊打完篮球准备下学,校门口人头挤人头,突然,胡磊捏我的膀子。

「哥,美女!」

「哪儿呢!」我眼睛亮了。

我顺着他的手指一看,哎,空欢喜。

「磊子,你啥眼神?」

我看着胡磊的面庞,那双眼睛,就像恶狼看到绵羊。

一个月的猛烈追求,他们在一起了。

走过了高中,走过了大学,走过了十年,最终走到了婚姻殿堂。

结果就在结婚后的第 100 天,王欣当着他的面承认出轨。

「哥,十年啊!」胡磊喝着酒,眼泪流到眼睛出血。「你知道她说什么?她说要和我离婚,否则对不起那个私教?操,我就不明白,她为啥对不起那个私教。」

酒一瓶接着一瓶,喝了吐,吐了喝。我全程陪在他的身边,怕他做什么傻事。

「哥,陪我到屋顶坐坐吧。」

「走吧」

我们俩登上屋顶,夜风吹得我俩酒醒了一半。我开始陪他畅想这十年的恋爱,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做爱、第一次旅游……

这一对爱人,几乎交换了所有的第一次。

但意外还是来临了。

「你就没发现什么端倪?出轨了一个月,你就没发现?」

「说没有是假的。」胡磊和我借了根烟。「只是我一直在自欺欺人。」

2.

胡磊第一次发现王欣不对劲,是在半个月前。

他俩曾经从没有秘密,但某一天,胡磊发现打不开王欣的手机了。

「我也要有自己的隐私吧!」王欣理直气壮地和胡磊的解释。

她开始偷偷给什么人发微信,偶尔胡磊打电话过去,也是正在通话中。

当胡磊问及的时候,王欣便随便搪塞两句。

这场出轨早就有端倪,只是胡磊没有深究。

与其说胡磊好骗,不如说,胡磊太相信他们的感情了。

一个月前,王欣和胡磊说,她对自己身材管理不满意,想要健身。

胡磊一口答应。

「所有能为她好的事儿,我都支持。」

他陪着王欣来到了健身房,这家健身房是王欣选的,离她单位近,方便。

他陪着王欣上完了体验课,那私教的确人高马大,胸肌练得很不错,整个体验课下来,也没什么不规矩的举动。

胡磊工资并不高,但既然王欣喜欢,他一下子掏了一年的私教钱。一万六。

「你这不是傻么?」我拍了一下他后脑勺。

他声音带着哭腔。「是,我是个傻逼,我把媳妇拱手送人家怀里了。」

再后来,王欣经常以健身为由晚回家,胡磊也放心的下,下班回家就收拾家务、做饭。

但从那以后,王欣对他的态度渐渐变了。

饭开始变得不好吃了,地扫的不干净了。他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只知道自己干啥王欣都对他不满意。

「我以为是我不够浪漫,所以十周年,我特意好好准备了下。」胡磊掐灭了烟。「呸。」

「下一步,你想怎么办?你要是愿意,我们给那个教练来一黑棍。」

「法治社会了,哥。」他苦笑一声。「我输得太惨了,我想翻盘,还有机会么?」

我看着他纯净的双瞳。

「能赢。」

「你能让王欣悔到肠子都青了。」

3.

胡磊坚决不同意离婚。

这出乎了王欣的意料。

「你愿意找他你就去,睡他家也无所谓,离婚就是不行。逢年过节要去咱爸妈家看看。」

「看不出来啊胡磊。」王欣阴阳怪气。「十年了,还不知道你是个绿帽奴,随便,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第二天,王欣来到胡磊家,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胡磊就在一旁默默看着,偶尔玩玩手机。

「千万别和她说一句话。」我手机里警告着他。「否则功亏一篑。」

他看着我的消息,咬了咬牙。

两个多小时,王欣终于将东西打包完毕,她终于按捺不住。

「你就这样看着?」

「不然呢?」胡磊反问道。

王欣怒极反笑。「胡磊,我告诉你,咱们可还没离婚呢!」

胡磊的表情开始变得古怪,随后他无所谓地摇摇头。

他扛起王欣包好的几个大包,将包统一归置在了门外,然后一把将王欣拽到了门口。

「我只能帮到这儿了。」

关门、锁门。

果不其然,门外响起了王欣激烈的敲门声。

「混蛋!胡磊你不是人!」

王欣的骂声越来越大,拍门声越来越响。

此时此刻的胡磊,后背紧贴大门,他紧咬着后槽牙,才没让眼泪流出来。

「什么感觉?」我问他。

「难受,像胸口被人攮了一刀。」

我长吁一口气。「辛苦了兄弟,这还是第一步,要继续么?」

许久,我看着他回过来的微信。

「继续。」

「越疼越要继续。」

4.

王欣的父母都是公务员,父亲退休前是某处的副处长,退休后就一个爱好。

听戏。

他有一帮票友,没事就去小剧场哼上两首,票友身份也不低。

我拖了关系,搞到了不少《梨园春》的票。

我将票递给胡磊,嘱咐道。「从现在开始,她爹就是你爹,她娘就是你娘,能伺候多好,就伺候多好,明白么?」

他愣了下。「行。」

「我记得王欣有个弟弟吧?在哪工作?」

「王成,汽修厂修车,咋了。」

「行,没事。」我低吟了一声。「千万别在人家爸妈面前露出马脚。」

「放心。」

胡磊开始经常光顾老丈人的家。

每次去都不空手,带个茶带个水果,最重要的是,带着《梨园春》的门票。

每次录节目前,胡磊就张罗着老丈人和他的票友一起前去,有票友家里远的,他还负责一并拉着去,看完戏,还请着一圈朋友喝个胡辣汤、吃个小煎包。

慢慢地,胡磊也融进了票友圈,作为《梨园春》的回馈,票友去哪唱戏,也叫上胡磊一起,让他免费听上一场。

老丈人的票友对胡磊赞不绝口,给老丈人撑足了面子。老丈人虚荣心捧得高高地。

「老王,你这女婿找的好啊!」

「嘿,那是,也不看看谁找的!」

胡磊在行动,我也没闲着。

我去了正弘城的健身房。

「你们是有个叫飞哥的教练是吧?」我笑着询问道。「我听说他教得好,想上他的课,成吗?」

健身房前台喜不自禁,马上给我安排了飞哥的课程。

飞哥,诚如胡磊所说,人高马大,胸很饱满,但那张脸,我真的不敢恭维,活像被捏瘪了的易拉罐。

飞哥笑容可掬。「哥,咋练?重点练哪?」

「胸吧。」

「哎哥,我先给你来一节体验课。」

「还体验个什么玩意!」我大手一挥,拍拍他的肩膀。「你本事我信得过,我直接交钱!」

那一天,我办了 8000 块的半年班。飞哥把我服务的像上帝。

由于和王欣认识,怕他和王欣露底,和他聊天时,我特意换了个微信号,平时也就让他叫我安迪。

肖申克救赎的安迪,那个奸夫死在床上的安迪。

5.

那天胡磊联系我。

王欣来找他了。

「找你干嘛?」

「她说,让我没必要讨好我爸,她不会回心转意。」

「意料之中的事儿。」我随手拿了个苹果咬了起来。「回心转意?怎么可能,是她主动找你的吧?」

「……嗯。」

「以后,她主动找你的机会还会越来越多。」我笑道。「鱼儿已经上钩,但还是那句话,永远不要主动找她。」

「知道了哥。」胡磊颇有些兴奋。「下一步怎么做?」

「你有多久没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了?」我换了个话题。「前些年我就记得,你想给自己换一辆车,后来呢?」

「当时结婚要钱,就又耽搁了。」

「走吧,买车,就现在。」

6.

胡磊的朋友圈出现了这样一张照片。

新车,本田 CRV,纯白色,胡磊身穿潮牌坐在驾驶席上,配文就两个单词:New life。

「她会看这条朋友圈么?」胡磊将信将疑。

「放心,一定会的。」身为摄影师兼副驾驶的我胸有成竹。「你要知道,女人喜欢男人,首先他必须是个男人。」

「让你说的,我以前都不是男人了。」他啐了我一口。

「确实不是,你为了她连自己的生活都不要了。你越不顾一切,越不值得她爱。」

我带着胡磊买了新车,也换了一身新穿戴。

平心而论,胡磊家庭并不算差,父亲是高中老师,母亲是医院护士长,现在胡磊住的那套房子,还是父母凑钱全款买下的。

胡磊自己也是一个事业单位的小干部,虽说不至于大富大贵,但基本生活无碍。

这些天,胡磊除了改头换面,还办了一件大事儿。

他把王欣的弟弟王成介绍到了单位当司机。

这事儿其实并不难办,胡磊动动嘴皮子,领导也便通过了。

王成早就不想在那个破汽修厂受气,听说能换个体面工作,兴奋得要命。

为此,还购买了一套 1000 块左右的高级西装,说是要上班让领导眼前一亮。

「姐夫,真有你的!太谢谢你了!」王成感激道。

「小事儿,都一家人。」胡磊笑着摸摸王成的头,随后转身离开。

他不敢看王成的眼睛,看着他那股青春劲儿,胡磊觉得心里满是愧疚。

另外一边,我也和「飞哥」关系越来越近,甚至几次健身完毕还单约了饭。

慢慢我也了解到了「飞哥」的身世,他是个农村孩子,没房没车,家里也期盼他能在城里扎根。

但他这副模样,这个条件,想找个城里的结婚千难万难。现在的女孩,又有哪个能不要车房呢?

「不过我现在的女友还挺靠谱。」他喃喃道。

「什么?」我假装不知。「你这个女友咋样?」

「人挺好的,说能和我结婚,什么也不图。」飞哥冲我笑了笑。「她之前谈了一段十年的感情,说还没有和我这两个月有激情,说我才给了她爱情。」

我手指紧捏着玻璃杯,狠狠吞咽着喉咙的怒火。

也就是这样,才没让我把玻璃杯摔在他的脑门上。

「嗯,是啊,这样的女孩很少见了。」我努力挤了个微笑。

就这样,距离王欣出轨已经两个多月。

王欣偶尔还会和胡磊一同回家,但家里人对胡磊的态度明显比对王欣好的太多,尽管,这个女儿才是亲的。

胡磊的朋友圈也持续秀着他的「单身」生活,不少朋友圈都是王欣的订制款。「和美女冲浪」「开大型派对」「吃高档西餐」——诸如此类,都是仅王欣个人可见。

中秋,两人一同在男方家吃饭,吃过饭后,他们二人一起下楼。

王欣突然开口。「有空么?想找你聊聊。」

胡磊心里一咯噔。「聊什么?」

「这不方便,回家说吧。」

回家……胡磊浑身一颤。

家……这个字眼,有多久没听到过了?

他强压心中的激动,波澜不惊地点点头。「走吧。」

胡磊开着新车载着王欣回到了曾经的家,一路无话。等到家门口时,胡磊才发微信给我说明了情况。

「哥,现在怎么办?」

我回复道。「随机应变。」

7.

「你有没有觉得你做错了。」

王欣回到家,将包熟练扔在沙发上,俨然变回了女主人的姿态。

「我?我做错了?」胡磊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是。」王欣笑了。「你知道我讨厌什么,我讨厌一成不变的生活,你似乎永远都是一个模样,菜永远一个口味,就连姿势永远就是那么几个——」

「你别说了。」

「不,我要说!」王欣猛地咆哮起来。「造成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我对你的爱,都消磨在这像流水线的生活中了。」

胡磊深呼吸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情绪。「可是,所有的生活,都会归于平静的。」

王欣有些错愕,似乎没想到胡磊会如此说。

她转过头去。「之后,我会选择和私教断,会和你在一起,但是我有条件。」

胡磊不禁笑出声来。「行,你说。」

「第一,绝不告诉双方父母。」

「可以。」

「第二,你以后不许提这茬。」

「理解。」

王欣看着胡磊平静的表情,没来由感觉一股恐惧,她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变了,变得陌生,也变得独立起来。

曾经的她对于胡磊来说举足轻重,现在呢?

「今晚很晚了。」胡磊走进卧室。「在这睡吧。」

晚上,我找教练飞哥喝酒。

他晚上没课,也知道王欣不会回来,便爽快地应约了。

我们去了胡桃里,开了几瓶啤酒,初时还只聊些健身和工作,等到七八瓶啤酒下肚,终于步入了本次酒局的正题——

王欣。

「你的女友我后来见过。」我给他倒满了酒,撇撇嘴。「兄弟,你审美不太好,那妹子一般啊,你这个条件,能有更好的啊!」

飞哥红了脸。「哥,不瞒你说,各种女生,我接触过不少。」

随后,是男人心照不宣的笑容。

「那你咋选的她?」

「哥,啥事也不能光看脸吧?」飞哥将酒一饮而尽。「这妹子傻啊,被我忽悠得团团转,说想和我结婚,不要车不要房,我还能拿户口,这种便宜我上哪儿捡?」

我故作惊讶。「是嘛?怪不得!那还真傻!」

「对呗!走一个!」飞哥颇有得意,和我干杯庆祝。随后,他悄咪咪地说。「其实我和你撒了谎,这妮子还有老公,最近正在和老公办离婚。」

「那你怎的,要娶她?」

「当然要娶。」他嘿嘿笑了两声。「等我把户口落下了,房子也占着了,到时候再把她踢了,我怎么可能真的找这样的女人结婚,万一她给老子扣绿帽子咋办?……」

「高,实在是高!」

我们觥筹交错,直喝到深夜才回去。

8.

我知道王欣在胡磊那睡了,但我曾嘱咐过胡磊。

一切都不要发生。

他照做了。

那天,他哄着王欣回到卧室睡,自己趴到了沙发上,对于王欣要求复合的提议,他说要再考虑考虑。

他来到我家,开酒、抽烟。

「鱼儿上钩了,可以收网了。」我颇有兴奋地拍拍他的肩膀。「应该开个好酒庆祝!」

他没作声,只是闷头将烟吸了干净。

我蓦地感觉有些不妙。「你不会真的在考虑复合吧?」

胡磊抬起眼皮看我,苦笑了两声。「如果我说我想,你会骂我么?」

「我不会,我会狠狠打你一顿。」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仰躺着陷进了沙发里。「昨天睡觉,和她一墙之隔,我又想起我们第一次开房的时候,一个标间,我们睡在两张床上,可脑海里想着是同一回事儿。」

「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全变了。」

「你不想报复她了么?」我有些不敢相信。「她是怎么对你的?你忘了?」

「我没忘。」胡磊声音依旧软绵绵地。「但是她错了,我就对了么?拳头打在她的身上,就和打在我的身上一样,她是我前半生的全部,你能明白么?」

我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或许是因为我没有一段十年的感情,所以我无论如何感同身受,都觉得有些乏力。

「你随便吧。」

「谢谢。」临走前,他喝了一杯酒,没有回头。

9.

一个月后,我才再次听到胡磊的消息。

他离婚了,离的很坚决。

离婚进行得很顺利,本来王欣还不同意,但胡磊拿出了王欣出轨的罪证:所有的微信聊天记录、照片等等。胡磊说,你不同意就闹到法院,我不怕。

王欣被胡磊吓到了,最后净身出户。

从那次相别之后,我没有再当他的军师,但之前所有隐藏的暗线,都在同一时刻被他引爆。

他告诉了他的父母,二老大发雷霆。他们冲到了王欣的家,闹着要一个说法。在此之前,老丈人对此事完全不知情,甚至还觉得有什么误会,但直到二老拍出了王欣和私教手牵着手共赴宾馆的照片,老丈人彻底崩溃了。

在胡磊父母的咄咄相逼之下,老丈人退还了结婚所有的彩礼。

老丈人的票友们因见不到胡磊,便来询问胡磊的缘由,胡磊如实相告,自此,老丈人在朋友圈颜面扫地,他本就是个极爱面子的主,当时便放出话来。

「和王欣断绝父女关系,只要一天不和胡磊复婚,就一天别想进家门!」

胡磊的小舅子王成更是性情中人,听说王欣绿了胡磊,登时去了私教的健身房大闹一场,据说场面非常难看,飞哥还挨了王成两记拳头。健身房迫于压力,一周后将飞哥辞退。王成还和王欣大吵了一架,双方不欢而散。

飞哥因为此事在健身界出了名,他求职了几个健身房都被拒绝,只能待业在家。

王欣左右为难,在家庭的强逼下,她给胡磊打了无数个复婚电话,开始是拒绝,后来直接拉黑。无可奈何下,她开始联系我,求我牵线让胡磊和她见一面。

「求求你了,帮帮我……」电话那头的她哭的凶极了。「我知道错了,我大错特错,只要他能回来要我咋样都行……我现在真的生不如死,我爹妈都不要我了,还要把我的车收回去,我跪下求你了……」

我搪塞了她几句,便挂了电话

我想着她哭的梨花带雨的画面,仿佛看见了那个深夜哭成狗的胡磊。

一报还一报,只不过对于王欣而言,这是鳄鱼的眼泪。

我偶尔会打电话给飞哥,我说,现在正是王欣最脆弱的时候,你应该挺身而出,表示「即便全世界都背叛了你,我也与你同在」的坚定立场。

飞哥深以为然,开始对王欣展开各种甜蜜炮弹。

一个月后,王欣不再求着和胡磊复合,而是彻底拥有了飞哥这个新欢。

胡磊也没闲着,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他开始重新观察身边的女孩,后来发现,其实他也没有王欣说的那么不堪。

「new life 怎么样?」我笑着问他。

「好极了。」他冲我比了个「大拇指」手势。

「对了,我还一直想问,你后来为什么决定离婚了啊?」我好奇道。

他无奈地摇摇头。「她后来还去找了私教,我是真的很心碎。」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bingo!」他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对了,再过一个月,王欣和私教在 X 酒店办婚礼。」

「这么快?」

「嘿,那个私教都等不及了。」胡磊摊了摊手。「王欣也是够狠的,我听说,她这边家人一个都不来,她还照办不误。」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我笑着哼起了歌。「婚礼那天,咱们必须要到场,我要送他们一份大礼!」

10.

「欢迎大家来到刘洋飞和王欣的结婚典礼——」

10 月,王欣的婚礼如期而至。

那一天,她看着台下寥寥几桌的看客,笑得很苦涩。

两个人共同在台上许下了誓言、交换了对戒、亲吻,就在礼成之前,司仪突然接到了临时消息。

「等一下,我们还有一位没到场的朋友,给两位新人送上了特别的祝福——」司仪保持着职业的微笑。「请看 VCR!」

王欣和刘洋飞面面相觑,不知道是何时加入的环节。

画面是胡桃里的酒吧,画面的主角,正是喝得醉醺醺的刘洋飞。

「哥,不瞒你说,各种女生,我接触过不少。」

「这妹子傻啊,被我忽悠得团团转,说想和我结婚,不要车不要房,我还能拿郑州户口,这种便宜我上哪儿捡?」

「等我把户口落下了,房子也占着了,到时候再把她踢了,我怎么可能真的找这样的女人结婚,万一她给老子扣绿帽子咋办?……」

……

刘洋飞看着 VCR,脸色从青到紫,从紫到白,他像疯了一样冲向技术台。「关掉!快关掉!」

而在他身旁,是气得浑身发抖的王欣。

「刘洋飞!我为了你家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你竟然这样对我!」

「欣欣你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

王欣扯下了自己的白色的头纱,几巴掌连续打在了刘洋飞脸上,那几巴掌打的异常响亮,直接把刘洋飞打懵了。

刘洋飞一脸错愕,随后也撕下了伪装的面具。

他一把将王欣推倒在一边。「你想让老子娶你,也不看看你什么模样!」

王欣怒极,爬起来向着刘洋飞扑了过去,正把刘洋飞扑倒在地,牙瞬间冲着刘洋飞脖子啃去,刘洋飞痛的扯着王欣的头发。

亲朋好友都冲上台拦架,吵闹声、殴打声、惊呼声、玻璃碎片声多响齐发,就连走到酒店外面,还能听见稳重的司仪撕心裂肺的嚎叫。

「报警,快报警,打 110 啊……」

门口,胡磊点了一根烟。

我扶住他的肩膀。「爽了么?」

胡磊回头看我,咧了个让人心疼的微笑。

「其实没什么感觉,以前觉得,心里越疼越要报复。」他点了点自己的心口。「但现在这儿死了,一团死灰,只觉得麻木。」

「嗯……」我应声道。「好在,她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其实我一开始就错了。」胡磊叹道。「这场游戏,根本没有输赢,她输了,我也没赢。」

「我曾经总是憧憬未来的生活,一间房子、一部车子、一个爱人,一个孩子,一生平平淡淡、平安喜乐……我马上就要拥有它们了。」

「现在,全都没了。」

「也许这不是我的错,但这场闹剧,就到这儿吧。」

他断断续续说了很多话,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开着车走了。

在「喧闹」的婚礼背后,我也点了一根烟。打开手机,刷到了胡磊新的朋友圈。

一张照片,照片是车窗前面一望无垠的高速公路,配文是:

「Old life,but a new start」

(本文部分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你们见过的渣女有多渣? - 邢二狗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