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你有没有遇见过什么诡异的事情,让你觉得毛骨悚然的?

2022年1月30日

我租住的房子对门搬来了一位女邻居,是个少妇,颜值很高,身材更是惹眼。

少妇还带了个女儿,长的也可爱,打扮得跟洋娃娃似的。

不过「惊喜」在后面,在接下去的几天里,我没看见她家有男人,外面的鞋架上一双男人的鞋都没有!

1

我怀疑她八成是离异的。

过了几天,她家搬一架钢琴,钢琴很沉,两个搬运工人搬的很费劲,在楼道转弯角上死活挪不动步,我听到声响,立刻出去帮忙。

几人合力才将钢琴扛进了家里,搬运工人忙完走了,而我则被她家的装修风格吸引住了。

她家的装修充满了异族风情,摆满了各种苗疆摆件,客厅当中还有一个牛头骨架,看着挺瘆人。

不过我的目光很快就被少妇给吸引了过去,她穿着一身包臀裙,更加凸显身材。

我壮胆问她怎么称呼。

她说她叫白小恬,云南来的,别的就没多说。

过了没一会儿,白小恬似乎看到我偷瞄她,将包臀裙往下扯了扯,口中突然道:「姐有那么好看吗?」

我一愣,点了点头。

后面几天,我和白小恬时不时也碰上几面,不过我再也没去过她家。

然而一周后那天晚上,快 1 点了,我正写完东西,准备去阳台抽根烟时,突然听到隔壁卧室传来了白小恬的声音,那种令人想入非非的声音。

我决定采取点行动,这女人太勾人。

当天下午,见她家门一直开着,我壮着胆子过去了,当然借口是今天没事,看有啥需要帮忙。

白小恬说刚好有件麻烦事,本来都要打电话给物业了,你来帮忙最好,她说着就带我去了卧室,指着床说,昨晚睡觉时不知怎么了,突然床往下陷了。

听到她这话,我整个人都快方了,一个人能整那么猛?

不过我啥话都没说,直接趴到床下看,问题很简单,床头下方几颗支撑重量的钢钉松了。

我立刻给它拧紧,同时在床上使劲坐了两下。

我说这下牢固了,再怎么折腾都不会下陷了。

白小恬看我几下就搞定了,突然感叹道:「唉!我家就缺你这样的男人。」

我立刻开玩笑道:「白姐,你要愿意,我娶你啊!」

白小恬开心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姐都生过娃了,你娶我不是亏了。」

「我不亏,说实话我第一眼就喜欢上白姐了!」

白小恬面带笑意,也不急着回撤她的手。

可就在这时白小恬的女儿叫了起了妈妈,她连忙扭着身子出去了,我连忙跟着出去。

她女儿睡在另一个小房间,房门推开了一半,我很自然地往里偷瞄了一眼。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我一大跳。

房门正对的墙壁上竟挂着一张黑白照片,那照片的样式我见过,是死人才用的。

一张遗像并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关键这遗像上的照片是白小恬本人。

2

当下我整个人像是被点了穴一般,完全愣在当场。

而此刻白小恬见外面没动静,刚好转过头看我。

一张黑白死人照!

一个活人脑袋!

我牙齿打颤,本能地拔腿往外走,生怕大门自动关上,不过总算还是安全回到了自己家。

然而心还是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大白天的,难道见鬼了?

我勉强镇定了点,突然门外有人敲门,是白小恬,我不敢开门。

白小恬轻轻敲了两下,知道我在门内,就跟我解释,她说你别误会,照片里的是她双胞胎妹妹,几年前没了,马上要到她忌日了,所以挂了起来,让我别害怕。

我定了定神,好面子说怎么会害怕,我是临时想上厕所而已。

白小恬没多言,跟着就回去了。

我心依旧在跳,心说自己他妈怎么这么胆小,一张死人照片就吓成这样。

刚刚跟白小恬有了点眉目,要是因为自己胆小而错过了好事,那绝对后悔一辈子。

第二天,白小恬说她女儿想去一个游乐场,但游乐场里都是亲子项目,需要爸爸帮忙,所以想求我冒充一下。

小女孩的愿望我当然要满足,况且这是走近白小恬娘俩最好的方式。

当天,我们「一家三口」玩的特别 High。

娘俩笑得特开心。

回来的路上,我鼓起勇气偷偷捏住了白小恬的手,瞬间那水嫩的感觉让我直咽口水,这哪里是三十几岁的手,简直跟十七八岁的没两样。

白小恬没有挣脱,我心里开心极了。

晚上,白小恬在家准备了丰盛的晚餐犒劳我。

我心里想,今晚一定要跟她发生点啥。

白小恬毕竟是过来人,刚吃完饭就心领神会地去哄她女儿睡觉去了。

我着急等她出来,十分钟后门开了,我连忙走了过去,可让我傻眼的是,白小恬出来的刹那竟将她双胞胎妹妹的遗像带了出来。

看到那张黑白死人照,我火热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白小恬见我脸色不好,立马解释:「今天是她的忌日,我想先给她烧点纸钱,毕竟一年就一次,你不介意吧?」

我说不介意,但你快点。

白小恬轻笑地骂了我一声猴急,就快速从墙角拿出一包锡纸元宝,开始烧了起来。

屋内立刻冒起刺鼻的烟味,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白小恬嘴里好像在嘀咕着什么,不过声音很轻,根本听不见。

我一时好奇伸长了脖子看了过去。

「你怎么了?」白小恬忙回头疑惑地看向我。

「你赶紧烧完,赶紧的!」我连忙道。

「猴急,几辈子没碰过女人了,真是!」白小恬还埋怨我,将剩下的一堆锡纸元宝都扔进了火盆。

元宝很快燃尽,白小恬终于将死人照收了起来。

「我先去洗个澡吧。」干完这一切,白小恬站起来道。

「还洗啥洗……」我哪管这些,上去就抱住了白小恬。

3

白小恬也像是补偿我似的,特配合。

就在这时,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声音很猛烈,好像要把门砸开似的。

而且还伴随着一个很浑厚中年男人的声音。

瞬间,白小恬吓得脸色煞白,忙让我躲起来。

我第一个反应,白小恬肯定是有男人了,此刻她男人来捉奸了。

尼玛,老子啥事都没干,就被原配老公给逮了,这得多冤。

我立马找了个柜子藏了起来,外面门终于开了。

「你私会男人了?」

「我私会不私会男人,你管得着吗?」

「让我找到,我活劈了他,反正老子今天又宰了一个,多杀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

听着这对话,我整个人都吓傻了。

这白小恬的男人不会是杀人犯吧。

又宰一个?

说明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杀人了。

我咋摊上这倒霉事!

我浑身狂颤,感觉马上就要被大卸八块了。

「你闹够了没有?这是你来的地方吗?给我滚!」白小恬的胆子也大,竟跟杀人犯老公吵了起来。

杀人犯猛的将手里的东西一扔,只听见「铛」的一声,竟是一把染血的斧子,我通过柜子的缝隙看的清清楚楚。

「你当我不知道,是不是对门那小子?」

「是又怎么样?跟你有关系吗?」

「他敢对你动心思,老子现在就去宰了他!」

杀人犯说完,再度拿起血斧子就冲向了我家,随后就传来「砰砰砰」的砸门声。

说是砸门,但准确的说应该是「劈门」。

我真的吓尿了,相反白小恬竟立马冲上去阻止,甚至像是跟对方扭打在了一起。

两个人的「疯狂」终于引起了周围邻居注意,很快小区保安来了,甚至隐隐约约听到了警笛声,明显有人报警了。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再敢碰她,老子绝对劈死你!」「杀人犯」也慌了,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白小恬喘着粗气回了家,关上门,就瘫坐在了地上。

而我终于从柜子里钻了出来,浑身好像淋湿了一般都是汗。

不过看向白小恬的时候,我心中一紧,她身上多了几道血口子,衣领被撕开了一个口子,我不经意间竟看到半个胸,当下还咽了口口水。

我大骂自己色狼,这个时候居然还盯着白小恬的胸。

我擦了一把冷汗,赶紧去扶白小恬,她毕竟是个女的,而且还受伤了,关键她刚才一直护着我。

「对不起,是我勾引你,是我害了你!」白小恬看我扶起她,一个劲道歉。

我本来心里确实有怨气,你有这样的老公谁敢碰你,可细想这一切还不都是自找的。

经历了这一次,我再不敢乱搞了!

可白小恬下一句话让我的心再度提了起来。

4

「他是个疯子,他肯定还会来,真的会杀了你,我们逃吧!」

「逃?」我懵了,跟白小恬私奔,我还真没想过。

「你不逃,只有死路一条,他疯起来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白小恬怕我不信似的,故意做出惊恐的表情。

同时又道:「另外我有钱,有几千万,我真的不想再跟他过了,我把女儿先送到亲戚家,咱们再远走高飞,到时候我就只属于你一人。」

白小恬说着,还抖了抖胸。

我看了看白小恬,鬼迷心窍道:「好,咱们走,走的远远的。」

次日,我简单收拾下行礼,跟白小恬偷偷摸摸地走了。

白小恬确实很有钱,开的是保时捷,而且她对我毫无保留,银行账户都给我看了,只能说,我一辈子也没见到过这么多钱。

有钱有漂亮女人,日子还不爽!

当天我们开了五百多公里,来到了两省交界的一个小县城住下,这个地方偏僻,那杀人犯肯定找不到。

晚上找了一家上档次的宾馆,我心里盘算着今晚总该拿下白小恬了。

白小恬也很心领神会的说先去洗澡,你要有力气今晚让你吃个够。

说实话,白小恬这女人还真是有魅力,简直几句话就把我撩拨的不行。

我定了定神,拿出手机先叫点好吃的,好歹先饱餐一顿,反正现在有钱,就点最贵的,给自己补补,晚上可得「大战」。

可刚准备点,突然发现手机里多了十几条未读短信。

我点开一看,差点没把手机扔了。

发短信的是人居然是白小恬的杀人犯老公。

不过短信的内容更加惊悚。

「小子,你真是昏了头了,居然跟白小恬私奔,我昨晚是去救你,让你远离白小恬,他不是人,是鬼,家里那张死人照你没看见啊,你再跟她走不出二十四小时就得没命!」

同样的短信,足足发了十九条。

看着这样的内容,想起那张瘆人的死人照,我脑子开始乱了。

手机那头的杀人犯好像能感应到我查看了短信似的,突然又发来了一条。

「我知道你不信,我发你一条彩信,你仔细看看吧!」

杀人犯说完,我立马收到一条彩信。

点开一看,竟然是一张 10 年前的裁剪版报纸,上面的标题赫然是临江民族师范学院校花半夜堕楼,香消玉殒,报道还配了一张照片,赫然就是白小恬。

5

我擦了擦眼睛,这照片竟跟那张遗照一模一样。

这念头双胞胎长的像大有人在,但真的能长的一模一样?

「你在看什么呢?」突然一道女声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白小恬站在了我身前。

我吓得一激灵,忙收起手机:「没看什么!」

「你也去洗洗?还是现在就把姐扑倒在床上?」白小恬诱惑的勾了勾手指。

「我先去洗洗、洗洗!」我忙冲进洗手间,此刻心跳快的吓人。

我一边洗一边强自镇定,这时杀人犯的短信又来了。

「你如果还不信,我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晚上等她睡着,你偷偷盯着她的脸看,她要是鬼,脸会慢慢变透明!」

我猛拿水冲头,心里真的乱急了,不过杀人犯的话我已经信了七八分了。

洗好澡我走了出去,白小恬躺在床上,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涂上了面膜,本来她的脸就白,这一涂更加阴森。

「你先等会儿,我敷会儿面膜,你要是无聊,拿姐的手机去刷会儿视频!」白小恬笑着将手机扔了过来。

那视频是啥,我心里清楚,可我现在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讪讪一笑:「姐,这一天的开车我有点累,我怕第一次表现不好,你会埋怨我,要不等明天?」

「没劲,姐白宠你了,哼!」白小恬有些不高兴,将头转了过去。

我暗暗苦笑,心想我要是跟你做那事,会不会当场暴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躺在另一张床上假意睡觉,白小恬刷了刷手机,明显也累了,躺下睡了。

随即,我慢慢转身,掀开一角被子偷偷的看着白小恬,此刻白小恬的脸也刚好对着我。

虽然现在房间内灯关着,但外面的一缕灯光照进来,我倒是看的清清楚楚。

不过白皙的脸庞却显得更加惨白。

我不敢眨眼,时刻紧盯,心里突然间竟产生了一股好奇,她的脸真的会变透明吗?

她要是真透明了,我该怎么办?

跟鬼打架,必输无疑啊!

正胡思乱想间,突然白小恬的眼睛猛的一下睁开。

「你偷看姐干什么?」

6

猛的被这一嗓子一激,我差点没从床上滚下来。

「没、没有啊!」

「我最讨厌撒谎的男人!」

「不是,主要是姐长的太好看了,我忍不住看了两眼!」

「无聊,刚才让你过来你不过来,现在姐累了,你没机会了!」

白小恬说着转过了身。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感觉再这样下去,非得吓出心脏病不可!

先不管那么多了,这么一惊一乍的,我感觉自己确实累了,虽然内心告诫自己要警惕,但着实挡不住困意,没一会儿我便失去了知觉。

朦胧间,我好像又回到了白小恬家,白小恬不在家,不过她女儿倒是在家,小女孩依旧乖巧,不过她没喊我叔叔,而是喊我爸爸,我在梦里居然听着挺美,嘴里还一个劲的说,再叫一声、再叫一声。

随即,画面一闪,白小恬女儿牵着我的手,一定要我去她卧室玩游戏,我欣然同意,不过一进她卧室,我的心瞬间紧绷,因为迎面就是那张诡异的死人照。

我心里膈应极了,想着一天到晚看着这张死人照,这小姑娘神经会不会出问题。

可就在这时,小女孩突然指着照片道:「爸爸,你赶紧跟妈妈结婚吧,赶紧!」

她说着,就立马推着我往死人照面前凑。

我本能的要反抗,但一个大男人居然没小孩的力量大。

我有点不信邪了,转身仔细一瞧,这哪是白小恬女儿,居然是一个活灵活现的人偶。

我吓得不轻,拔腿就要跑,可死人照里的白小恬突然活了,两只手猛的伸长将我一把抱住,嘴里还卿卿我我道:「你不是想要我吗?我都给你,都给你……」

她说着,就把我往她胸口蹭。

我想挣脱,但根本无力,瞬间整个人一下子被拽进了死人照内。

而就在这一刹那,我猛的惊醒。

「怎么了?做啥梦了,吓成这样?」旁边白小恬口中暖暖地香风吹着我的脸,我一激灵,她不知什么时候竟钻进了我的被窝。

7

「白姐,你啥时候……」我猛咽了口口水,此刻白小恬如同一条水蛇般缠着我。

我也是不争气,竟瞬间有了反应。

虽然那个梦可怕,白小恬也有可能是鬼,但她的魅力太大了,估计没有一个男人能扛得住她的缠绵。

而且现在是大白天,阳光照进宾馆房间,心里再恐惧也安定了不少。

「老公!」白小恬嘻嘻一笑,突然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你叫我啥?」我一怔,感觉声音好酥。

「老公啊,你不喜欢我这么叫,怎么样?体力恢复过来了吗?白小恬又坏笑了一声,在我身上滑来滑去。

这一刻,我哪里还挡得住,立马啥都不管了。

完事以后已经是中午了,白小恬非得请我吃大餐,我也不客气,痛快的吃了一顿海鲜大餐。

白小恬很开心,整个人如同盛开的牡丹似的,格外妖艳,精力也特别好,下午非得去逛县城,这小县城虽然位于两界交界处,却是地地道道的古城。

我是两腿直发软,根本没精力陪她去玩,她也不强求。

我吃完又回了宾馆,昨晚根本没睡好,下午屁事没有,正好补觉。

可躺下去没几分钟,突然大腿内侧莫名的痒了起来,我使劲挠了两下,竟挠出很多红疹子。

我心想肯定是宾馆的床单太脏引起皮肤过敏了,我原本想忍忍,但越挠越痒,根本忍不住,干脆就跑出去找药店买药。

我的皮肤本来就容易过敏,这种红疹子原先也出过,买什么药我也清楚,很快就将几种药膏买了回来。

快步回了房间,我迫不及待的脱掉裤子,开始擦起了药膏。

药膏一擦我就舒服多了,可擦着擦着,我头皮一阵发麻,因为大腿两侧挠过的地方竟然呈现出灰褐色,关键还皱皱巴巴的,有点像粘了一张蛇皮。

皮肤过敏成这样,怎么可能?

这一刻,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刚和白小恬发生关系就成这样,肯定跟她有关。

我也是太容易放松警惕了,折腾几下什么都抛在了脑后。

这可怎么办?

就在这时,我手机的短信又响了。

不是别人,正是白小恬的杀人犯老公。

此刻我不觉得他是杀人犯,觉得他是救星。

「怎么样?你逃了吗?你要是再不逃,她肯定要对你下手了!」

我欲哭无泪,哪里还管面子不面子的,将发生的一切和盘托出。

说实话,当我说的时候,心里还挺不好意思。

可对方丝毫没管这茬,反而质问我:「你身上是不是出现了像蛇皮一样的东西?」

我脑子如劈闪电,赶紧说是,心想他既然知道这事,我大概率应该有救了。

可没想到他下一句话,如同给我浇了一桶冰水。

「你完了,让你赶紧逃你偏不听,居然还跟她做那事,这玩意叫鬼纹,一出现这玩意,保你活不过三天,你就等着浑身腐烂而死吧!」

8

我差点没吐血,我才二十多岁,该享受的还没享受,谁想早死。

「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告诉我,求你了!」我连忙问他。

「办法倒有一个,就看你敢不敢?」他也不藏着掖着,直言说让我抓紧时间去那所坠楼的大学,找到白小恬生前的宿舍,寻觅她曾经用过的东西,如能找到或许还有救。

据他了解,因为当年那次校花坠楼事件闹的沸沸扬扬,学校不敢轻易处理现场,就一直将那块区域封禁住了。

然后这几年学校正在商讨拆建,因地皮价格迟迟未谈妥,所以老校区一直保留至今,原本封禁的区域从未有人动过。

我现在面临这个状况,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当下便收拾一下出发了。

白小恬现在还在逛街,一时半会不会回来,对我来说正好是个机会。

我打车去了火车站,买了张火车票,上车去了临江。

临江我曾经也去过,是个大城市,临江民族师范学院也有名,那里可是尽出美女的学校,听说还走出过一个少数民族歌手,现在还活跃在娱乐圈。

到了学校已经下午四、五点了,我不敢耽搁时间,直接往里冲。

可刚要进,就被门口大爷给拦了,死活说疫情原因不准进。

可里头半个学生都没有,你这防疫级别这么高有屁用,可对方就是油盐不进,我走哪儿他跟哪儿,搞的我好像是杀人犯似的。

我没辙只好先撤,等到天黑找机会翻墙。

说实话,我这会儿要进还有一个原因,是我真的害怕,天黑打着手电进坠楼校花生前的寝室,这场景想想都觉得恐怖。

可现在为了活命,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闯。

于是,我找了个地方先吃了点东西,看着天色尚早,又找了个洗脚店按摩按摩,让自己充分养足精神。

洗脚妹看我给钱挺阔绰,还说这里有特别的按摩,问我想不想试一试。

我看这洗脚妹长的还不错,心想试就试吧。

不过就在我脱掉裤子的刹那,原本只有手掌大小的「蛇皮」,竟一下子长到了膝盖位置,我差点没叫起来,当下还试个屁,扔下钱,就直奔学校。

我心里清楚,再耽误下去,小命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此刻天色已经黑下来了,看门的大爷终于不在了,我找准机会直接翻了进去。

白小恬老公跟我说过那间寝室的位置,我没多费劲,就找到了那栋楼。

夜色暗淡,在昏暗的灯光下,那栋原本人声鼎沸、春光无限的女生寝室楼萧条破败,杂草都长到了半人高,布满了一楼楼道。

我艰难的跨了过去,寝室在四楼,上了台阶就没了阻碍,一口气跑到了四楼。

407 寝室,我嘴里嘟囔着,那就是校花生前的女寝。

借助灯光,我忍不住一间间的偷看,昔日的女寝早已搬空,偶尔会落下几本书或是一些女生内衣裤。

很快我来到了 407 女寝,这间女寝相对特殊,里头窗户上遮着黑布,外头依稀可见大门和窗台都贴过封条。

终于到地方了,门锁的严严实实的,不过我没犹豫,猛的狠踹了几脚,大门年久失修哐当一声就被踹开了……

9

进入女寝,一股发霉变质的味道席卷而来,我捂住嘴,打开手电查看周围,现场倒是被保护的很好,书本、衣物都在,虽然凌乱且布满厚厚地灰尘,但还能分辨出当年的模样。

「白小恬、白小恬……」我嘀咕着白小恬的名字,这里的床铺虽然样式老旧,但都贴着名字。

我没犹豫,第一时间找她的床铺,很快在靠窗位置的上铺找到了白小恬的名字。

我连忙扯开包裹一团的床铺盖,里头一床被子已经发臭发黑,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类似化妆包的东西,打开一看,里头有镜子、梳子、还有半截口红,这口红倒是可以用。

不过化妆包的夹层里,还有一张保存完好的照片,我好奇抽出来一看,是一张两人合影。

十年前的白小恬长的清纯甜美、格外漂亮,不过她依偎在一个男生边上,那个男生毫无表情,眼神呆滞。

我仔细一看,突然发现这男的怎么长的这么像我?

越看越头皮发麻,简直就是同一个人,我擦了擦额头的细汗,感觉这一切好像怪圈一般笼罩着我。

难道十年前我就已经跟白小恬认识了?

这怎么可能?

我压根就没半点印象!

我感觉这一切的答案恐怕还得从她杀人犯老公那里得知。

拿出手机,我直接打了过去,电话瞬间就打通了,仿佛对方一直在等我似的。

「白小恬跟我到底什么关系?她这里怎么会有我俩的合影?」我脱口而出道。

对方此刻没理会我这茬,立马道:「现在没空跟你解释这么多,她已经发现了,你现在非常危险,赶紧找到她用过的东西!」

对方言辞激烈,我急忙说口红行吗?

他说赶紧涂。

我立马脱下裤子疯狂涂了起来。

可让我傻眼的是,越涂这蛇皮覆盖的面竟越大,它居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起来,我觉得用不了多久整条腿都要变成一条「蟒蛇」了。

当即我拿起电话大叫了起来,说你出的什么馊主意,老子的小命要玩死在你手里了。

对方顿了顿,突然转口道:「别涂伤口,涂嘴唇,快!」

生死一线间,我没多想,拿起口红,对着小镜子涂了起来。

可刚涂了一半,突然听到背后一声轻微的叹息,我整个人汗毛都立了起来。

因为我看到小镜子里出现了一张惨白的脸,那不是别人,正是白小恬。

10

「啊!」我大叫一声,口红、镜子全部落地。

我想跑,可白小恬猛的扑了过去,一把将我按在了床上。

「我那么对你,你为什么要走?十年前是这样,十年后你还是这样,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我快把心都挖出来给你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白小恬疯狂的大吼大叫,如同一头隐忍多年、暴怒的母牛。

我感受她的气息冰冷到了极点,同时被她撕心裂肺的脸庞震惊到了。

这是一个女人绝望到极点才有的!

「白姐,咱们人鬼殊途,您就别再缠着我了,放过我吧……」我带着哭腔结结巴巴道。

「说我缠着你?当初你口口声声要跟我一生一世,按照我们苗疆的规矩,就必须在一起!」白小恬说着脸竟然开始变形,要将我活吃的节奏。

我想踹开她,可她的力气太大,如同一块钢板似的死死压着我。

「救、救命啊……」我无力的喊叫,觉得小命要彻底完了。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进来一人,他拿着一把血淋淋斧子,猛冲过来,朝着白小恬劈了下去。

显然是杀人犯老公赶到了!

「砰!」的一声,斧子像是劈中了石块一般,竟反弹了回去。

「混蛋,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坏我的好事,我杀了你!」白小恬一转头,朝着对方扑了过去。

随即,他俩扭打在了一起。

我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你娘的,老子快不行了,你别躺着装死了,赶紧打开旁边的柜子!」也就两三个回合,杀人犯老公就大吼了起来。

显然,他也不是对手。

我赶紧听从吩咐,打开柜子,里头赫然是一套黑漆漆的西装,上面还用粉笔写着「新郎」二字,同时旁边还放着一副眼镜,这款式跟照片里那个我一模一样。

「发什么愣,赶紧穿上!我他妈快要死了!」杀人犯老公发出惨叫。

我赶紧穿上,竟觉得挺合身,眼镜也像是量身定做一般。

「来了,他来了……」杀人犯老公看见我穿上,立马指着我道。

白小恬听完,猛的一回头,瞬间凶狠的眼神荡然无存,随即慢慢朝我走来。

这一刻,我有一种被杀人犯老公卖了的感觉。

11

「辉,是你吗?」白小恬此刻的神情复杂到了极点。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地上的那家伙咬着道:「赶紧答话啊,你想我们一起死这里吗?」

「是我!」我硬着头皮道。

「你终于要跟我结婚了吗?」白小恬又朝我走近了几步,我则害怕往后退。

可脚刚要挪,一只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裤腿。

「你退个毛啊,赶紧上啊,趁这个机会感化她,送她走!」也不知啥时候,那杀人犯老公竟滑到了我身边,我吓了一跳,从他刚才躺的位置到我这里,起码有三米,他的身形那么肥胖,是怎么悄然无声的滑过来的。

「你在想什么呢?大佬,赶紧的上啊,吻她,化掉她的戾气,你他妈到底想活想死啊!」

杀人犯老公说完,猛的推了我一把。

你这王八蛋,我心里暗骂了一声。

不过此刻为了活命,也豁出去,上去一把抱住了白小恬,直接来一嘴法式香吻。

果然不出那家伙所料,白小恬整个人酥软了下去,慢慢恢复成了诱人少妇的模样。

「辉,别再离开我了好吗?」白小恬紧紧搂着我,由衷的害怕我离开。

这时,一直在躺在地上的杀人犯猛的从地上窜起来道:「他绝对不会再离开你了,现在你俩就拜堂结婚,以后别说一辈子,生生世世都可以在一起!」

那家伙说完,如同变戏法似的变出两根红蜡烛,随后点燃,然后将我按在地上,强行跟白小恬拜堂。

这一幕,在我看来怎么看都太儿戏。

可白小恬却像是完全沉浸其中,她又哭又笑,高兴的像个孩子。

那拜天地的样子更是无比的庄重。

仪式仅仅一分多钟就草草结束了,但在白小恬眼里,仿佛自己的破碎的人生在这一刻终于圆满了。

「辉,我累了,我能在这里怀里睡一会儿吗?」白小恬甜甜一笑,那模样太让人怜惜了。

我没犹豫,猛的点了点头,虽然对方不是人,但这一刻我竟有一种想抱她到天荒地老的冲动。

很快,白小恬沉沉睡去。

随之而来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她的身体开始慢慢变的透明,眨眼间竟化作无形之气消失在了女寝内。

12

白小恬走了,但我却好像丢了魂似的。

那杀人犯老公其实是临江一个破落道观的道士,这道观当初跟这所师范学院仅仅一墙之隔,他目睹了当年的一切。

白小恬是苗族人,从小长的清新脱俗,刚来大学还引起过轰动,她的爱情观很单纯,只要喜欢上一个男生,就要跟他一生一世,这也是她们族中女性一代代的认知。

她一直都没谈过恋爱,不知道爱情是什么。

她只知道要像她的父母一样,钟爱一生,天荒地老,生活贫富与否无关紧要。

直到有一天,她碰到了她的初恋,一个叫李辉的男生。

两人相爱了,这个消息一经传出,立马在学校里又引发了轰动,因为李辉家境一般,相貌也并非出众,所有人都说他跟白小恬这样的女神不配,可白小恬却是死心塌地的爱着李辉。

学校里的男生都嫉妒李辉,甚至恨意滔天。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种恨意产生了效果,一次李辉出门被车撞了,当场离世。

随后天真活泼的白小恬彻底变了样,她没了笑模样,不吃不喝,如同丢了魂一般。

就在李辉头七的那个晚上,白小恬坠楼而亡,殉情而死。

也许是白小恬用情太坚,她的魂魄在周围久久不散,后来竟形成了魄精,一种近乎于人与魂之间的产品,游荡在人世间。

一直在寻找那个心中的「他」。

而后就遇到了与李辉长的相似的我!

几天后,师范学院老校区彻底被铲平了,白小恬的故事也慢慢的淡去了。

而我又搬回了自己的出租屋,偶尔看几眼白小恬的家,那里空空荡荡,再也不会有白小恬的身影。

我想写一部关于白小恬的小说纪念她一下,足足写了几个月才完稿。

就在写完的那天晚上,我突然听到白小恬家有了动静,瞬间我如同发了疯般冲了出去,我看见一道婀娜多姿的倩影正在开门,我以为自己眼花了,那人竟跟白小恬长的一模一样。

我刚准备说话,她突然转身开口道:「你好,我是白小恬双胞胎妹妹,我叫白小莲……」

你有没有遇见过什么诡异的事情,让你觉得毛骨悚然的? - 古九山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