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3你听信过最久的谣言或谎言是什么?

2022年1月30日

在国内各大网站上,有很多人将下面这幅《雨中女郎》称为「世界禁画」。

关于这幅画有多诡异,网上的说法出奇地一致,都是「三次售出却三次被买家退货」的故事:

据说,在乌克兰文尼察市,有一位有名的女画家斯维特兰娜(Светлана Телец),她在一个下雨的午后突然间好像被什么东西指引着,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与双手,在房间内的画布上画出了一个戴着宽檐帽的瘦长女性。而这幅画就是故事的主角《雨中女郎》。

在画作完成后,她很快像往常一样把画带到了文尼察市的艺术品商店。

没过几天,一名独自居住的女商人来到店里,出于装饰新公寓的目的,她购买了《雨中女郎》这幅画,但没过几天她就因为频发的噩梦与幻听,以及感觉画中女郎走出了画布,想把画退还给艺术品商店。真正让她这么做的原因是,一天早上醒来,她发现画的一角已经落到了地上。

又过了几天,一位单身男性来到了店里,他是慕名而来的,因为他不相信这幅画有这么邪乎。可他把画带回去没几天,也把画还了回来。理由是,他在梦中看到画中的女郎在他房间里走来走去。

后来又有一个男性来到商店买走了《雨中女郎》,他认为《雨中女郎》并不可怕,而且画中的女性脸蛋也十分可爱,所以他选择把画买回去。但很可惜,过了没多久他也把画退了回来,因为他说有一天夜里画中的女郎竟然睁开了双眼看着他。

这就是网上流传的故事的原貌。

至于《雨中女郎》为什么会让人感到恐惧,甚至产生幻觉,网上则流传着各种各样的说法。

有人说这幅画被下了诅咒,但好像并不是所有人都满足于这个毫无新意又不曲折且不令人信服的解释,所以网站上又出现了一种新的说法。

这种说法称,乌克兰的警方与专家介入了此事,他们研究了《雨中女郎》这幅画后表示,这幅画上有致幻性极强的致幻剂,所以观看过此画的人们会产生那些恐怖的幻觉。

可好像还是有人不满意,于是又有了不一样的说法:

有的人说,是画家的同行因为嫉妒她,所以给她下了毒,因此斯维特兰娜后来也精神崩溃疯掉了。

有的人说,是画家的丈夫痛恨妻子沉迷于画作,于是在妻子的画布上涂上了大量的致幻剂,想让她再也拿不起画笔。

还有人说,因为艺术品商店的老板娘怀疑自己的丈夫与画家出轨,所以把一些掺有极强致幻性的颜料送给了画家,想害死她。

事情好像开始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这些说法中,究竟哪个更接近真相?

一、《雨中女郎》这幅画根本不存在?

1.找消息的源头

出于好奇,我开始在网上搜索有关《雨中女郎》的信息,而这时有意思的来了:国内的任何报道都是千篇一律的「三个买家退画」的故事。

《雨中女郎》这幅画真的有这么邪乎?

要想知道一个消息的准确性,最重要的就是先去找到消息的源头。

在国内网站上,我很轻松地就在百度上找到了国内真正意义上最早的有关《雨中女郎》的消息。

这则消息被刊登在了国际在线、cctv 人文探索分区、搜狐网以及 eastday 现代快报这四个媒体网站上,日期都是 2007 年的 6 月 11 日。

如果关注这幅画的你也有去查询《雨中女郎》在国内网站的最早消息来源,你可能会看到两个比 2007 年 6 月 11 日更早的网站。但是,如果你点进去那两个网站,你就会发现,其中一个网站的日期是 2018 年,另一个是 2020 年,这也许是 bug。

我点开了那几个国内最早刊登的消息,却发现它们的内容完全一致,几乎与百度百科上的内容一字不差。

除此之外,在国内网站上就找不到任何相关报道了。

接着我又打开了谷歌,先以乌克兰语的жінка дощу(zhinka doshchu)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找到了一篇 2008 年的报道。

然后我再以英语的 woman of the rain、rain woman、the woman of rain 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我能找到的最早的是一篇 2011 年 7 月 25 日由俄语翻译成英语的报道。

很显然,这两篇报道都不可能是外网的最早报道。

于是,最后我又以俄罗斯语的Женщина дождя(Zhenshchina dozhdya)为关键词进行搜索,这才找到了真正意义上在外网最早的有关《雨中女郎》的报道。

但是有趣的事情从现在才开始。

在外网上用俄罗斯语找到的最早的有关《雨中女郎》的信息,居然是 2007 年 4 月 26 日刊登在 fandom 网站上的一个被翻译为「致命维基」的搜集恐怖都市传说的分区。

而 fandom 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可以随意由任何人为任何事物编写一个类似维基百科页面的网站。

结合《雨中女郎》的文章被刊登在这样的一个页面上的情况,不由得让人怀疑:难道《雨中女郎》只是一个类似日本都市怪谈投稿的虚构故事产物吗?

2.调查画家身份

当脑海里冒出这个想法的一瞬间,我突然因为能够有机会揭开都市传说的真相而兴奋,并同时在脑袋中有了两个想法:

一个想法是去证明这幅画不存在,也就是去找到网上流传的这幅《雨中女郎》画像的真正出处;

二是去调查这名画家的身份,如果她并不存在或者真实身份与网上流传的信息不符合,那就几乎可以断定《雨中女郎》就是一个虚构的都市传说产物了。

于是我先去搜索了有关画家斯维特兰娜(Светлана Телец)的相关信息。

在谷歌上,我搜索有关这名画家的资料,但最后找到的只有她与《雨中女郎》一块的三张图片,并没有其他任何的相关照片。

之后我又去了脸书、ins 和推特搜索了这名画家的名字,想要找到她的社交账号,但是我也完全找不到符合那名与《雨中女郎》一起的女性外貌的人。

到这一步,对我来说,这名画家的身份几乎已经是一个虚假的身份了。

但是,我并没有过早下结论,而是当作这名画家没有网络社交帐号,所以我立刻就把调查中心转移到了《雨中女郎》这幅画上。

3.追踪画作

我开始对有关画作的报道进行搜集。

首先,我把乌克兰语的жінка дощу(zhinka doshchu)与俄罗斯语的Женщина дождя(Zhenshchina dozhdya)这两个词,分别跟乌克兰语和俄语的「致幻剂」(俄:галлюциногенный, 乌:Галюциногени)一起放到搜索引擎搜索。

可搜索结果中却没有任何与之相关的报道,也就是说,所谓的「《雨中女郎》上含有致幻剂,使人产生幻觉」这个说法可以肯定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只是国区特供版。

在证明了这一点后,我信心大增,于是立刻对其继续深挖。

随着挖掘的深入,我发现几乎所有讨论起这个故事的论坛或平台中,几乎都是相同的故事,并且故事全都是会涉及到神秘学或是乱力怪神的东西。此外,在这个过程中,我还找到了一个讨论艺术的论坛,里面的一个回复更是直接让当时刚吃完饭的我差点把饭吐出来。

这个回复中提到了一个视频,他说《雨中女郎》总是会让他想到小时候看过的一个动画片的结束的一幕。

这个女人,是不是与《雨中女郎》十分相像?

据悉,这个视频的出处是一个叫《晚安孩子们》的前苏联国家电视广播基金会于 1964 年开始一直到现在的都在延续的、专门制作给学龄前儿童观看的睡前动画片。

而视频中这个女性的形象,则是在 1986-1994 年期间作为该动画节目在正片结束后进行播放的屏保视频。

有趣的是,许多报道声称《雨中女郎》这幅画是在 1996 年创作的。

也许只是巧合吧。

但这时,我曾询问过的一家全乌克兰最大的线上艺术品收录网站却回复了我关于咨询《雨中女郎》一画的事情,该画廊网站表示并未收录该作品。

也许只是正好没收录吧,但这时我又找到了一个刊登有全世界范围内无论是画作还是摄影作品的网站,pinterest。

还记得吗?几乎所有版本的《雨中女郎》的故事中都提到过,画家斯维特拉娜是一名在乌克兰有名的女艺术家,于是我在该网站上搜索了她的名字,显示的结果却只有一副《雨中女郎》,而剩下的画全都是与金牛座有关的作品,因为斯维特兰娜的名字中Телец就是金牛座的意思。

而正当我打算继续在 pinterest 网站上查找相关的画作时,却意外地看到了这些图片。

是的,他们有着与《雨中女郎》相同的怪异感与即视感,但他们分别出自莫迪里安尼夫妇和乔治安德伍德。

阿梅代奥·莫迪里安尼和珍妮·赫布特尼这对夫妻,阿梅代奥喜欢创作一些面部被拉长的女性形象的雕塑和肖像画,而珍妮则是他大部分的灵感来源。夫妻俩虽然都于 1920 年先后离世,但依然给世界留下了许多此般表现主义的画作。

而乔治安德伍德则是一位于 20 世纪 70 年代给许多歌手创作专辑封面的艺术家。

不难看出,《雨中女郎》的画作风格与这些作品都十分相似。

那么现在综上所述,找不到详细信息的作家,未被画廊收录的画作,除了《雨中女郎》以外没有其他画作,还有许多相似的形象……难道《雨中女郎》这幅画真的只是一个混合产物,并被赋予上了一段恐怖故事,随后在 fandom 都市传说分区散播开来的虚假的东西吗?

虽然我无法确定,但是根据目前所获得的情报来看,《雨中女郎》完全属于虚构的都市传说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高了。

可由于我还未掌握决定性证据,所以当时的我并没有就此停止调查,反而决定继续去寻找还未发掘到的相关消息。

也就是这个决定,让我完全推翻了之前的一切想法,以至于使得我之前所做的一切调查都变成了无用功。

二、我竟然联系上了这名画家

调查的转机,源自于一篇来自乌克兰文尼察新闻的报道。

该报道的标题翻译过来后叫做:文尼察艺术家征服了斯洛文尼亚。

报道时间是 2008 年的 7 月 3 日。

报道大概讲述了乌克兰文尼察市的一个叫萨沙的小姑娘,凭借一幅画获得了第十三届国际绘画大赛冠军的事情。

一开始我不以为然,可是我无意间在报道下方的文段中瞟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斯维特拉娜·捷列茨。

我立刻仔细观看了一边下方的文段,如果说这个斯维特拉娜·捷列茨的名字是巧合的话,可她也是在文尼察,而且同样是一个艺术工作者,若三个特点叠加在一起还说是巧合的话就太牵强了吧。

紧接着我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在这个文尼察新闻网站上搜索了作者的名字,于是我又发现了除了刚才的报道外的另外五篇报道。

当我阅读完这另外五篇报道后,我才发现原来真的有这个人。斯维特兰娜,居住在文尼察市,并且在市艺术中心做教师类的工作。

所以既然真的有这个人,那么《雨中女郎》是真实存在的吗?

当我重新着手寻找相关资料时,此时我的立场已经变成了假设《雨中女郎》这幅画存在,那么接下来我就需要去找到它现在的去向。

在这个过程中,我又看到这幅画被存放在文尼察市基辅大街的一家艺术沙龙中,但是在谷歌地图上并没找到相关信息。

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终于让我在一个隐秘的角落找到了一篇 2007 年 5 月 16 日的报道,报道的标题是「《雨中女郎》被地球人收购」。

这里说的「地球人」是前苏联的一支乐队Земляне(zemlyanin),而收购这幅画的人就是乐队的主唱СергеяСкачко(谢尔盖·斯卡奇科{Sergey Skachko})

据悉,这篇报道来自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的一次采访,而报道中表示共青团真理报于 2007 年 4 月 26 日针对来自文尼察的神秘画作《雨中女郎》一事进行了报道。

2007 年 4 月 26 日,这不就是在谷歌上能找到的最早有关《雨中女郎》的文字记录并且被发表在 fandom 上的吗?

那么现在只要能够找到共青团真理报于 2007 年 4 月 26 日对《雨中女郎》的报道视频,就能够彻底说明《雨中女郎》的真实性了吧?

但很可惜,我在共青团真理报的油管频道上最早只找到了十年前的视频,并没有更早的视频。

另外,与刚才这篇关于地球人乐队主唱收购《雨中女郎》一画有关的报道中,还出现了该事件的后续:

在 2010 年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上,谢尔盖在采访中称,关于那幅画,由于妻子感觉不舒服,所以就送人了,但是谢尔盖也没有说送给了谁。

至于相关的采访视频片段,我到最后也没找到。

但是目前来看,《雨中女郎》的存在估计是板上钉钉了。

现在,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离真相只差最后一步了。

但是关于网上能搜集到的有用的线索,我几乎已经全部浏览过了,可是依然没有任何的头绪。

但在这个时候,我却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为什么我不亲自去询问斯维特兰娜关于画的事情呢?

这样不就能知道真相了吗?

既然我自己无法找到她的社交帐号,那我去询问一些乌克兰的朋友们不就好了吗?

本着这样的想法,我加入了一个中国人和乌克兰人在脸书上的文化交流小组,并发布了自己的询问贴。

本来已经决定放弃的我,一切却在这里出现了转机。

帖子发出去没多久,就有一个乌克兰的小伙伴给我发了一个人的 facebook 主页链接,而那个人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斯维特兰娜·捷列茨。

还记得我说过的那个我犯的巨大错误吗?

当我第一次去尝试寻找斯维特兰娜的网络社交帐号的时候,我居然弄错了一个字母(最开始作者的名字获得途径是百度贴吧的一个帖子),也因此直接导致我绕了一大圈,一直陷在在那些混乱的报道与其他具有即视感的艺术作品上,甚至差点直接得出了《雨中女郎》为虚构产物的结论。

我当时怀着忐忑的心,在斯维特兰娜女士的动态下评论询问,之后我们开始了友好的交流,从而我也得到了事情的真相。

由于我不会乌克兰语和俄语,所以后来在 messenger 上的交流我基本都在用谷歌翻译,而斯维特兰娜女士的回复在翻译器中也变得十分奇怪,但是最后我还是知道了真相。

三、画家的说法

现在让我来重新复述一遍这个故事吧。

乌克兰画家斯维特兰娜·捷列茨,她在 1996 年的一天,突然有了一个灵感,而灵感的来源则是一个落在画布上的影子。没有任何的超自然力量,没有来自其他世界的声音的催促,也没有古怪的梦境,只是因为想把灵感画出来,于是《雨中女郎》就这么平凡地诞生在了纸上。

画被放在了艺术品商店里,第一个买家买回了画,但是由于把它放在卧室里总是感觉太诡异了,让人感觉好像房子里有别人一样,所以最后他还是选择退回了画作。这也是后来另外两个人退画的原因。

没有恐怖的幻觉,也没有从画中走出的女郎,更没有什么官方的调查和致幻剂的影响。

直到 2007 年 5 月,一个叫谢尔盖的俄罗斯乐队歌手买走了这幅画,斯维特兰娜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谢尔盖真的很喜欢这幅画,一瞬间,她觉得她的工作值了。虽然谢尔盖在跟《雨中女郎》的相处过程中没有任何奇怪的感觉,可后来还是因为他的太太对这幅画实在感到不舒服,无奈之下谢尔盖只好选择把画送人,但同时他也拒绝透露画作的去向,所以这幅画目前估计被放在了某个人的收藏室中,找到了它的归宿。

斯维特兰娜没有疯,她活得好好的,同时也为了文尼察市的青少年艺术教育做奋斗,现在的她在脸书上偶尔发发日常生活或者一些与艺术有关的东西。

(斯维特兰娜 在艺术馆 2021 年 1 月左右)
(斯维特兰娜 在艺术馆 2021 年 1 月左右)

(斯维特兰娜 在艺术馆 2021 年 1 月左右)

这就是故事的真相,没有什么因为爱恨情仇所以下毒陷害,也没有什么悲惨结局或是超自然现象的发生。

但这个结局估计也是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因为太普通了。

至于之所以画作会让人感到恐怖,其实我有一个亲身经历。

在 2018 年的时候,当时我所在的学校有过一次班级旅行,我们住的是一间民宿,房间内的灯光是暖色的,而且不是非常明亮。在房间的墙上,挂着一副肖像画,白天的时候感觉没什么问题,但到了晚上,即使我们房间里有六七个朋友围在一块,但都不约而同地感觉墙上肖像画中的女人在看着我们,而且让我们毛骨悚然。

仔细回忆下,小时候的自己是不是有过晚上光线昏暗的时候被墙上的照片或是人像给吓到过呢?而且更何况《雨中女郎》的外形如此不正常,白天见到就会有一种毛毛的感觉。如果大家不愿意相信的话,也许可以试着找一张前文提到过的阿梅代奥的肖像作品,然后把它打印出来挂在墙上,等到了夜晚稍微留一盏小灯,也许也会有一种被盯着看或是其他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其实从《雨中女郎》事件中可以看出,明明只是单纯的因为画让人感觉不舒服而被退还,却被媒体包装成了看到了恐怖的幻觉或是超自然现象,画家创作时明明只是突然间的灵感却被描述成受到了神秘力量的指引。

不光如此,其他所谓的致幻剂又或是画家也精神崩溃的版本故事,无一例外都是以夸大故事原本样貌的方法来获得更多的关注度,从而使得《雨中女郎》变成了一个越来越怪异的都市传说,流传至今已过将近 14 年。

别的也就不多说了,总之,2021 年,希望《雨中女郎》的传说,就此划上句号。

你听信过最久的谣言或谎言是什么? - 大口大口吃米饭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