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熬夜猝死前有什么征兆?

2022年1月19日

跟大家分享一个我接诊过的病例吧。

那天夜晚我值班,由于是冬天,比较冷,一连接诊了好几个中老年人的脑出血、脑梗塞,忙得我焦头烂额。

正当我准备稍微松一松的时候,又来了一对青年夫妻。

男的是病人,31 岁,已婚,未育。

他说刚吃了夜宵,然后就头晕,并且有呕吐过一次,肚子也不大舒服,有点隐痛。

都快凌晨 1 点了,还吃夜宵,这生活习惯得改啊,我提醒他,示意他躺检查床上,摸摸肚子。

他告诉我,项目等着上线,一连几天加班加点熬了,不单只他一个人,主管也跟着熬。

后来肚子饿了,老婆心疼他,非得亲手煮了点鸡汤,给他送过来,没想到吃了不到半小时,人就不舒服了。

他是整个肚子都不大舒服,但是我检查了,发现右下腹疼痛比较明显,压痛也比较明显。

「应该是个急性阑尾炎了。」我跟他说。

阑尾就在我们腹部的右下角,如果阑尾发炎了,右下腹阑尾区域会有明显压痛。

「要紧吗?」他们问我。

「做手术把阑尾切了就好了,发炎的阑尾不是好阑尾,留着它始终是个祸害,不如趁早割掉。」我建议他。

他很紧张,说暂时没有手术的打算,这边工作还没安排好,不能耽误。还以为是个急性肠胃炎,拿点药吃吃就好了呢。

要命还是要工作,我严肃强调,现在阑尾炎症可能不厉害,手术还算简单,但你拖到阑尾化脓坏疽穿孔了,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他目瞪口呆。

先检查吧,也不一定就是阑尾炎,还可能是别的,比如胰腺炎、胆囊炎等,毕竟病人刚刚吃了这么油腻的食物。

我顺手开了常规抽血、腹部彩超检查让他去做。

搞不好可能仅仅是个急性肠胃炎,那就简单多了。

毕竟病人没有典型的转移性右下腹痛经过(先肚脐痛,后右下腹痛),不一定就是阑尾炎

所以我告诉他还是有肠胃炎的可能的,这样说话会比较全面。

抽了血,我让他老婆借个轮椅推他去做检查。

刚准备去,我喊住他,「先做个心电图吧,我给你做。」

他有些愕然,肚子不舒服,做心电图干吗。

「怕你心梗。」我直截了当告诉他。

这句话再次吓到了他,他语无伦次,说自己这么年轻,不可能心梗啊。

心梗不都是中年人嘛,他爸爸就是心梗去世的。说到这里,他有点神伤。

我听到他爸爸心梗去世,更加警惕了,也不管他是否答应,就把他推回来了。

我当时手里真的是捏了一把冷汗。

这么个大冬天的,什么心脑血管疾病都可能发生,虽然病人年纪不大,我听诊心肺也没什么问题,但为了以策万全,还是得做个心电图。

何况他还有家族史,经验告诉我,成年人的心梗不一定是胸痛的,可能是牙齿痛,可能是颈部痛,也可能是腹痛。

而且他刚刚也说了,最近连续几天熬夜加班,这些行为,都会诱发或者加剧心梗,我更担心了。

新闻里那种高强烈工作引发猝死的,虽然耸人听闻,但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心肌梗死的本质,是心脏冠状动脉严重狭窄了或者被血栓堵住了。

加班熬夜、工作压力、精神压力大、吸烟等也会诱发或加剧这个现象,所以平时大家还是要多学习相关科普知识。

我差点就漏掉了最基础的心电图检查,万一他在做彩超的路上因为心梗加重(假如他是心梗)而猝死,那他就真的可惜了,我也可怜了。

还好,虚惊一场,心电图是正常的。

他大概觉得我有点神经质,一会儿说阑尾炎,一会儿说心梗,把他也吓得不轻。

很快,腹部彩超做完了。

报告说胆囊没有结石,阑尾未见明显异常,但由于腹部有些胀气,看的不是很清楚,胰腺也看的不清楚。

这么说来,还真的不是急性阑尾炎,我嘀咕着。

正中你下怀,可能是个普通的肠胃炎,我告诉他,准备让他去留观室,用点止呕药止痛药、补点液,休息一下,慢慢会好。

他听说仅仅是肠胃炎,也长长舒了一口气,但仍有疑惑,头有点晕啊,平时也试过肠胃炎,但是没试过头晕的,不会有什么要紧吧。

「你通宵熬夜加班,又大冷天的,各种不舒服的表现都可能有的。」

「我刚刚给你量过血压了,都是正常的,而且四肢活动自如,也不像是中风之类,好好休息吧,等抽血化验结果回来再说。」我安慰他。

我吩咐规培医生好好看着他,有什么异常的随时来报,然后处理其他病人去了。

没过多久,抽血化验结果回来了。

出乎我的意料,其他都正常,就是血淀粉酶偏高了一点。

淀粉酶多数储存在人体的胰腺组织里面,如果胰腺有炎症,胰腺组织破坏了,淀粉酶会被释放出来。

所以我们看到血淀粉酶升高了,都会反射性地想到,病人会不会是急性胰腺炎了?

他腹痛发生之前有进食过油腻食物(鸡汤),没多久就发病了,而且淀粉酶还偏高,从这点来讲有胰腺炎可能。

可是典型的胰腺炎应该是左腹部、左腰部这边疼痛为主啊。

因为胰腺就在我们腹腔的左侧靠后位置,而且大多数胰腺炎患者都会有胆囊结石或者酗酒的情况,他没有啊。

该死的是这个腹部彩超没看清楚,不能提供更多的信息。

如果患者是胰腺炎,被我误诊了,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抑制胰液分泌等治疗,可能会由轻度胰腺炎转为重症胰腺炎,那就糟糕透顶了。

轻度胰腺炎死不了人,可重症胰腺炎是经常死人的。

我坐不住了,抽空又去看了患者。

他说腹痛还是存在,而且还是整个腹部都有些轻微疼痛,刚刚又呕了一次。

我仔细查看了他腹部,没看到任何关于胰腺炎的异常体征,除了腹痛,这个什么病都可能出现的表现。

「要不做个腹部 CT 吧。」我说。

刚刚腹部彩超看得不够清晰,胰腺、阑尾等器官还得重新看看,如果 CT 没看到问题,那就真的放心了。

病人也非常配合,表示愿意再做检查。

可是,就在刚准备起身的时候,他突然捂住胸口,说胸痛胸闷得厉害,喘不过气。

我立马警惕了,怎么回事,怎么就胸痛了呢,刚刚一直是腹痛啊,什么时候开始有胸痛了。

他闭着眼睛,很痛苦的样子,大气不敢喘,没回答我的话。

他老婆告诉我,刚刚一直都有点胸闷,但不严重。

有胸闷你应该早点来告诉我们啊。

先不说别的了,赶紧把病人转移到抢救室再说。我紧急让护士过来帮忙。

转移途中,患者依旧是紧紧捂住胸口,表情痛苦。

豆大的汗珠开始从他额头上渗出。

到了抢救室,不用等我吩咐,护士手脚麻利地给接上了心电监护。

同时多开了一个静脉通道,并且给扣上了吸氧面罩。

胸口很痛,患者跟我说。

他双手依旧紧紧捂住左侧胸口。

我问他是不是像有大石头压住胸口一样,又痛,又喘不过气。

他拼命地点头,对,就是这样。

我后背狂冒冷汗,差点就破口大骂了,我不骂别人,我骂我自己。

患者这种表现,根本不可能是急性胰腺炎,胰腺炎是不可能导致如此剧烈的胸痛的。

那会是什么疾病导致这么剧烈的胸痛呢?

该不会是急性心肌梗死了吧?规培医生推心电图机过来,语气颤抖地说了一句。

可是没道理啊,刚刚我们给他做个心电图的,当时是正常的。

此一时彼一时,所以教科书要求我们每 30 分钟就给怀疑的病人拉一次心电图。

我们俩配合得当,三两下就把心电图描出来了。

我边看这个心电图,边心跳加速,ST 段明显抬高了,而且是弓背向上抬高。

「红旗飘飘啊!」规培医生惊呼一声。

没错,患者的心电图的确是红旗飘飘了,异常的 ST-T 段看起来就好像一张迎风飘扬的红旗,这就是典型到不能再典型的急性心肌梗死了。

「而且看这样子,像是前壁梗死,赶快让心内科医生下来会诊,抓紧时间开通被堵塞的冠状动脉。」我吩咐规培医生。

同时我让护士再次给患者抽血,化验心肌酶、肌钙蛋白、脑钠肽等关于心脏的指标。

如果患者的肌钙蛋白也显著升高,那么心梗就确定无疑了。

即便没有抽血化验,单凭患者典型的胸痛加上心电图的表现,也几乎确认是急性心梗了。

「我怎么可能心梗呢?」患者忍着疼痛跟我说。

你不要说话了,就躺着不动,我连忙摁住他。

我真害怕他一挪动身子,心脏缺氧加剧,一下子就室颤甚至心跳停了。

「你现在要做决定,要不要做冠脉介入手术。」我问他们。

一切发生得太迅速,他们来不及反应。

什么叫冠脉介入手术?怎么做的?风险大不大?

他老婆惊慌失措,但还是问了我几个关键的问题。

简单地说,患者现在的心脏血管被血栓堵住了,或者严重狭窄了。

反正血液没办法流过去,那么远处的心脏肌肉没得不到血液和氧气供应,就会缺氧坏死,心脏就会疼痛,如果严重的,会出现心脏衰竭,甚至死亡的。

这就好像我们种稻田一样,现在灌溉稻田的水渠被堵住了,稻田得不到水,就会枯萎干旱死掉。

我们需要立马做的就是疏通水渠,恢复灌溉。

同样的道理,我们现在需要马上给他做介入手术,从大腿根部这边的血管打个针,放个导丝进入,一直穿到心脏血管这边,试试看能不能撑开被堵塞的冠状动脉。

然后放入支架,进一步撑开血管,才能恢复血供。

「只有这样,才能救命。」我斩钉截铁地说。

「如果不做,患者短时间会死亡。」我声音不大,但字字清晰。

当然,还有别的办法,比如说用溶栓药,但是风险大,肯定是介入手术更好。

肌钙蛋白结果出来了,显著升高。

患者确定心肌梗死无疑了!

肌钙蛋白是一种储存在心肌细胞里面的蛋白,一旦心肌细胞有破坏,肌钙蛋白就会流入血中。

此时化验肌钙蛋白升高,通常意味着心肌细胞的破坏。

而在这之前,我还怀疑他是阑尾炎、胰腺炎、胃肠炎,现在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如果当时病人强烈要求回家观察,而不是在留观室,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真是感谢上苍。

我转头看患者,他情绪很焦虑,也痛得厉害,开始接受自己是心肌梗死的事实。

「天啊,我老公这么年轻啊,才 31 岁,怎么心肌梗死了呢。」

他老婆简直不敢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

患者胸痛厉害,整个人很紧张,血压都飙得比较高。

这不是好事,越是紧张,心脏跳得越快,心脏缺氧也就越严重。

「怎么办,医生,他还是痛得厉害。」患者老婆六神无主了,问我。

「吗啡用上,然后我们要果断做决定,送不送介入室做冠脉支架手术。」我追问他们。

「去去去,只要能保住命的都去。」他老婆哭了。

只能尽力而为,不是 100% 能保住命的。

这时候心内科医生匆匆下来了,评估了患者状况,看了心电图和肌钙蛋白结果,同意急性心肌梗死。

而且是急性 ST 段抬高型心肌梗死,最好是现在、马上、立即就做介入手术。

早一分钟开通被堵塞的心脏血管,就能多挽救一部分心肌,对以后的恢复就更好。

患者这边打了吗啡,疼痛缓解了,人也没那么焦虑,点头,说那就按医生说的做吧。

心内科医生扭头就走,说赶紧回去做术前准备,通知他们主任过来。

也就在此时,患者哇一声又吐了一堆东西出来。

整个抢救室顿时弥漫着一股难以名状的臭味。

不好,患者心跳要停!一个护士失声喊了出来。

我抬头一看心电监护,天啊,心电监护上的波形不再是规律的跳动了,而是歪歪扭扭的,就像蚯蚓一样。

患者室颤了!我也跟着喊了出来,赶紧让护士准备肾上腺素!

同时我冲到患者床头,除颤仪就在旁边,我一手抢了过来。

患者老婆还在莫名其妙,患者自己也是怔怔的,没看明白眼前这一切。

但不到 2 秒钟,患者眼睛一闭,瘫在床上。

抢救!

心内科医生也赶紧退了回来,协助抢救。

患者发生了我们所有人最不愿意面对的心梗并发症,室颤。

心肌缺血后会出现功能紊乱,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心室颤动,这是心脏缺血缺氧的后果。

室颤的时候心脏不能形成有效的跳动,不能有效泵血,人体马上就会缺血缺氧,尤其是大脑,6 秒钟就会因缺氧而晕倒。

如果不及时解除室颤,下一步就是心脏停跳。

一切发生得太快。

一个护士立即扑上来给患者胸外按压。

患者老婆见状,号啕大哭,我让规培医生把她拉到抢救室外。

准备好除颤仪后,我给患者做了一次除颤。

没有恢复窦性心律,继续胸外按压。

心跳停了。

静推肾上腺素。

我立即给患者做了经口气管插管,我感觉当时我的手都有些颤抖了,但我除了成功,没有别的办法。

幸亏顺利放入了气管插管,护士早已经准备好了呼吸机,我们连接了呼吸机,开始给患者打气。

抢救这种病人,心跳和呼吸都要保护好。呼吸机只能提供氧气,关键还是得靠病人的心跳恢复。

我心跳加速,感觉心脏都要提到嗓子眼了,患者如果这时候死掉,我的心脏也要蹦出来了。

连续按压了几分钟,做了两次除颤,推了 3 针肾上腺素。

终于起效了。

心电监护上又出现了规律的心脏跳动波形,那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窦性心律。

我触摸到了患者的颈动脉搏动。

那一刹那,我差点就直接累瘫在地板上。

但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患者心肌梗死没有解除,心脏依旧缺血厉害,这时候唯一能救命的就是马上做冠脉支架手术,开通被堵塞的血管,才有一线生机。

除颤仪、胸外按压、肾上腺素,都仅仅是临时的手段。

心内科医生也满头大汗,说一边抢救一边推介入科吧。

我让规培医生帮我打印出病重通知书,给家属签字。任何时候,都不能漏下签字这个流程。

我和心内科医生、一个护士、一个护工负责转运病人。

心内科医生电话联系好了导管室,也叫了人回来帮忙。

路上我紧紧盯着患者的心电监护,还好,没有再次发生室颤。

但患者人还是昏迷的,毕竟刚刚心跳停过,大脑有过缺氧,而且血压有逐渐走低的趋势,看来这已经是心源性休克了。

患者真的是跌落到了谷底了。

急诊科到导管室距离并不算很远,但那却是我走过最漫长的转运道路。

心内科医生告诉我,有些医院他们急诊科就配有导管室,抢救更加便捷,我们暂时做不到。

只能祈求老天保佑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导管室门口,早早就有人在那里备着接应了。

连总值班也来了,后来我才知道是心内科医生把他请过来的,毕竟患者病情特殊,又那么年轻,有总值班或者医务科的人在现场会更好,万一家属闹纠纷,他们就可以出手处理。

把病人转入导管室后,对,活着转入导管室,我解脱了。

才意识到外面的风其实挺大,挺冷的,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由于急诊还有其他病人需要处理,我没有在导管室跟着。

没过多久,心内科医生给我电话,说手术做完了。

的确是冠脉被堵了,术中置入一个支架,撑开了血管,恢复了心肌组织的血液灌注。

「术中还有过心脏停搏吗?」我问他。

这是我很担心的问题,因为上一回就有一个患者在做手术的时候停了好几次,旁边就有两个医生在轮流胸外按压,场面看起来有些搞笑,实则凶险至极。

但凡家属有一丝犹豫,那个病人也活不下来了。

「还好,托你的福,术中患者血压是低一点,但总算有惊无险。」心内科医生笑着说。

听到他爽朗的笑声,我舒服极了,全身暖烘烘的,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太难了,他奶奶的。

当晚,哦不,差不多天亮了,天差不多亮的时候,患者住进了心内科监护室。

第二天我下班去看他的时候,已经清醒过来了。他还记得我,感谢我。

心内科医生说,大脑缺血时间不长,而且我们抢救及时,第一时间发现心跳停,第一时间胸外按压、除颤、气管插管、呼吸机,第一时间开通了血管,所以大脑损伤不严重,很轻微,记忆力、理解能力、语言等都基本上是完好无缺的。

「你还记得昨晚喝了什么汤吗?」我笑着问他。

「记得,这辈子都不会忘掉,我老婆亲手做的鸡汤。」他也笑了。

一旁患者老婆也不好意思,看得出她也是身心俱疲了。

你这个心肌梗死倒不是因为鸡汤导致的,是跟你长期工作压力大、加班加点熬出来的。

而且可能平时运动锻炼不够,冠脉很早就有问题了,没发现而已。

患者回想起来,说这两年都时不时会觉得胸口有点不舒服,一直没在意,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另外,昨晚太惊险,差点就以为是阑尾炎或者胰腺炎了,没想到患者会是如此严重的心肌梗死,隐藏得很深。

规培医生也有疑惑,为什么第一次心电图没发现问题呢。

我告诉他,心肌梗死是个过程,最开始的时候症状不一定很典型,所以最开始的 1-2 个小时心电图也不一定能发现什么。

但随着病情的加重,心电图就能捕捉到痕迹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科规定对怀疑心梗的病人,每隔半小时到一个小时就要重新拉心电图的原因。

死里逃生的感觉,真好。

科普小课堂:心梗是一种怎样的疾病?

什么样的人容易发生心肌梗死?

心肌梗死一般发生在中老年人身上,但现在年轻化也比较明显,30 岁出头的男性患者也是时有报道的了。

心肌梗死的本质是心脏冠状动脉严重狭窄了或者被血栓堵住了,这又跟动脉粥样硬化、高血压、糖尿病等有关,加班熬夜、工作压力、精神压力大、吸烟等也会诱发或加剧这个现象,所以平时大家还是要多学习相关科普知识。

调整好工作状态和情绪,增加必要的体育运动锻炼,不吸烟,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有助于预防心梗。

一旦发生心梗,应该如何抢救?

一旦确诊急性心肌梗死,最可靠的治疗方法就是及时开通被堵塞的冠状动脉,恢复心肌细胞血液灌溉。第一靠的是冠脉介入手术,第二靠的是药物溶栓。

目前做的最多效果最可靠、最安全的就是冠脉介入治疗,是首选。

药物溶栓也是可行的,但是风险比较大,而且效果比不上冠脉介入。在没有条件的医院,药物溶栓可以考虑。

熬夜猝死前有什么征兆? - 李鸿政医生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