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如何以「皇上把一张银行卡甩到我桌子上」为开头写一个故事?

2022年1月13日

1

皇上把一张银行卡甩到桌子上。

我看着愣了愣,试探性地问道,「鲁迅原名?」

对面和我趾高气昂一个多月的皇帝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周树人?」

此时我也顾不得什么礼仪尊卑,从柱子侧边一个健步窜到龙椅旁紧紧握住皇帝的手,「你也?」

「嗯!就离谱!」

2

友友们,画面到这有点奇怪,皇帝和太监紧紧相拥在一起并且双方都眼含热泪。

不对劲不对劲。

事情要从一个半月之前说起。

身为一个拥有铁的意志铁的精神的遛狗人,早上六点起床是常态,正当我溜着我的盖世小泰迪时,不知道哪来个花盆啪叽摔我脑袋上,当场失去意识的感觉还挺奇妙。

再次睁开眼睛时我就是个太监了,男默女泪啊友友们,不过这具身体显然很有秘密,太监不应该有的东西是没有,但是男人不应该有的东西倒是一应俱全。

妈妈,我好像拿到主人公剧本了,要开启随便买个彩票都能中五百万的剧情了。

我是抱着这份信心和热情出门的,也是抱着这份信心和热情在浣衣局洗了一个月衣服的。

3

「哈哈,快来个人把我杀了吧」这句话在一周内被您想过七十六万三千八百四十二遍。

您在夜里凌晨四点内心还在播放共青团团歌《光荣啊,中国共青团》。

4

友友们,吉人自有天相,爷胡汉三又回来了!

我走出来的方式可是光明正大的。

摄政王大臣?nono!

闺蜜小公主?nono!

男主龙傲天?nono!

我,凭借衣服洗得干净自己出来了!

哈哈,他妈了个*的。

5

经过半个月的训练,我终于成为在御前给皇帝涮笔的太监了友友们。

我在大内太监涮笔比赛中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大家都呱唧呱唧。

普天同庆,普天同庆!

6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得意得太早。

涮笔真的宇宙无敌累了。

还不能坐着呜呜呜。

洗衣服·我能坐着洗,趴着洗,跪着洗,托马斯全旋 720 度洗。

在御前我只能站着呜呜呜。

7

对不起,我是呜呜怪。

8

友友们,我好像犯错了。

涮笔太累了,我想活动一下手腕,没忍住摇了个花手。

被皇帝发现了。

他一直偷偷看我。

别吧别吧。

我现在可是个太监,这也太变态了吧。

9

所以我们这个剧本是《大内爱情:皇帝和他的万能小太监》?

真有你的!

10

现在是早上六点半友友们,我出来打工了。

不是遛狗各位不是遛狗。

再次重申一遍,狗没穿,倒霉的只有我呢哈哈哈。

太草了。

皇帝他好像那个大神经病。

他让我早上六点起来把桌子上笔架第二排第三列笔的五根白毛薅掉。

真有你的呢狗东西。

11

今天的皇帝还是一直瞅我。

这就是帝王的宠幸吗?

我就知道我拿到女主本了!

他一定透过这身太监服看见了我的善良,我的能干,我的热心!

至于美丽,对不起,偶像剧里男女主的相爱不看美丽。

善良是战胜顶级白富美的秘密武器。

12

我该如何让皇帝知道我已经知道他爱慕我了呢?

要不我用那五根白毛给他摆个心?

怪害羞的还,梦回高中了奥友友们。

纯情小暧昧嘿嘿嘿。

13.

现在是我穿来的一个半月。

不仅在涮笔大赛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还取得了九五至尊的爱。

怎么办各位,我是个万人迷。

唉,真辛苦。

美女的生活也很不容易呢。

和刘亦菲感同身受了。

14.

皇帝今天看我的眼神格外不对。

他要是向我表白我该怎么办?!

「对不起,我还不想这么早确定关系,我还有事业要打拼。」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是全大内最帅的太监,比你高比你帅还比你母。」

「你很好,但是我们不合适,我值得更好的。」

真苦恼。

15

一上午我都沉醉于如何拒绝皇帝的幻想中,幸福的不愿醒来。

直到皇帝把银行卡 pia 在我面前。

我强忍住说「本店没有刷卡机」的冲动,小心翼翼地问道,「鲁迅原名?」

对面的皇帝一脸便秘,「……周树人?」

我一个箭步加猛冲,杜兰特都防不住我的那种箭步加猛冲。

这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16

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了友友们。

这叫我怎么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啊!

人家洞房坐床上夫君娘子,我俩坐在床上老乡老乡?

不太好不太好。

叉辈分了。

17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

我升职了。

变成皇帝的亲信了。

每天的职务倒还是不变,涮笔。

皇帝说全皇宫找不着比我更会涮笔的人了。

涮!涮他娘的!

我可是涮笔冠军!

现在我觉得我中了敌人的激将法。

升职也有转变,比如我的住所发生了改变。

从单人床变成了睡皇帝的脚踏。

呵呵。

18

我搬走的那一天其他的小太监眼含热泪,一脸羡慕。

兄弟,这福分给你你要不要啊?

19

友友们,如果有条件我一定给你们开个直播。

我现在躺在皇帝的脚踏上,并且不知道说啥。

按兵不动绝对不是我的风格。

「皇上你是大学生?」

「嗯」

真冷酷。

他的心是长白山上的雪吗?!

「那你……青年大学习做完了吗?」

对不起大家,我是怂货呜呜呜。

「你确定你要问我这个?」

皇帝稍显冷淡的声音从我脑袋顶上飘下来。

呦吼。

行家啊,不做填空做选择?

20

现在是早上六点,天山上那个大驴都没有我起得早。

皇帝说那五根白毛薅掉之后笔的触感不好了,让我安回去。

怎么,你很身段吗?放下你的牛!

21

昨晚我本来想整一个盖世大问题问倒他。

结果想着想着睡着了。

亲测奥,皇帝的脚踏很好睡。

没做梦,敏感肌也可以。

22

又是看皇帝写写画画的一天。

知道他也是穿来的之后我终于敢抬起头看他了。

没办法。

有关系咱们。

就是和那个普通太监不一样。

有资本。

23

友友们,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我越看皇帝越觉得眼熟。

真没蹭奥这回真没蹭。

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挂在嘴边但是说不出来。

烦了。

又是希望地球爆炸的一天。

24

皇帝今天邀请我一起吃饭了。

唉,怎么这么直接,传出去多不好。

我现在是试菜太监了各位。

真的。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工作。

如果可以,我希望世袭。

25

脚踏,我永远的家。

友友们,不要为我担心,我有快乐和智慧的桨。

皇帝又和我开启了夜聊模式。

那一刻,他不是皇帝我也不是太监。

我们是睡上下铺的兄弟。

这种亲密关系胜过夫妻。

26

「你……」

完了,这把他要先发制人。

我不能输!

「你有过人的体温吗?有过心跳吗?闻过花香吗?看的出天空的颜色吗?你流过眼泪吗?世间有人爱你情愿为你去死吗?」

我说这局一比零没有人有意见吧。

「你是不是历史系的许思思」

「……啊这。」

27

请问这种情况除了原地去世和连夜出国还有什么其他解决尴尬的方法吗?

在线等,挺急的。

28

我当牛做马侍奉一个月的皇帝是我的校友。

当牛做马侍奉一个月的皇帝是我的校友。

侍奉一个月的皇帝是我的校友。

皇帝是我的校友。

我的校友。

校友。

友。

29

「你是……C 大的?」

突然不困了呢友友们。

这种尴尬就好像导员把我的微博截图做成 PDF 格式发到学院大群里的那种尴尬。

「嗯,我学计算机的。」

看着了吗,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我也认识一个学计算机的,秦渊你认识不,就那个长得贼帅的,我高中同学他是。」

「对了,你叫啥名?」

「我是秦渊。」

「……」

30

友友们,我不在线等了,我决定今天就死。

等我死后请把我的骨灰装在脚踏里。

我和他同生共死。

31

「其实也没那么帅铁铁,」我心虚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他没搭理我。

我是谁!学文科的还能怕这个?

没话找话国家一级选手出动!

「你也死啦?」

「许思思你真是和高中一模一样,一样的嘴里吐不出来一样的象牙。」

听听!是人话?!

我一个翻身想找他继续我能不能吐出象牙这个课题进行深入讨论时,发现他的脸离我不到一只手掌那么远。

他什么时候把头从床上探下来的。

32

各位,你们刚刚听见的心跳声绝对不是心动奥绝对不是!

我可以解释的。

这是我的一个隐疾。

我对秦渊过敏,脸红也是因为这个。

33

没想到吧,我还能睡得着。

做了点梦。

不是不愿意和你们分享。

我怕说了之后你们被扫黄打非的抓走。

我没事,我有后台。

34

友友们,现在是早上六点零八。

我正在皇帝寝宫侧面的第二个台阶上蹲着。

今天不用早起打工,但是秦渊他六点钟就坐在床上俯视我。

他探头的样子好像那个大王八。

但是我不敢说。

35

此时的我正在思考。

我是被花盆 pia 过来的。

那他一定是因为不说人话被天雷劈过来的。

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啊友友们。

我平衡了。

36

太监就要有太监的觉悟,不想当大内总管的太监不是好太监。

我上班了。

作为皇帝的涮笔兼试菜太监,我在太监圈里已经是一个不可超越的神话了。

每天都有眉清目秀的小太监主动要求当我的干儿子。

当爸爸,真的快乐。

37

不行了各位,我感觉我要红了。

我得起个艺名,要不然压不住我这个运势。

我决定叫八面佛。

山是山,河是河,谁不识我八面佛!

38

「想什么呢小许子?」

秦渊小手一放小腿一搭开始没事找事。

我一边给他布菜一边回答,「想着陛下最近辛苦,应该叫御膳房的给皇上好好补补。」

全天下好像就他长嘴了,天天小嘴叭叭的。

「小许子甚得朕心,从今天开始来贴身伺候朕吧。」

「……谢陛下恩典。」

看着周围小太监们仰慕的眼神,我不屑一笑,眼睛里呈现出关于薄凉不羁和冷酷的扇形图。

没办法,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40

友友们,我感觉升这个职屁用没有。

我还是睡脚踏。

哈哈哈,您的宝贝强颜欢笑了一下。

不仅待遇没变好,干的活更多也就算了。

每天慕名前来看我的太监也更多了。

都是自己人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太母了各位太母了。

成百上千个男妈妈一波一波的来看你,这谁受的了。

41

「小许子?睡了没?」

秦渊的声音闷闷的,好像鼻子堵住了。

在线求助一哈,鼻炎传染吗?

我躺在脚踏上翻了个惊天大白眼,这个白眼大到我翻得有点缺氧。

「没睡。」我还是没憋住,「就咱俩你叫我名就行,别小许子了,我过敏。」

秦渊笑了一下,也许是晚上看不见的缘故,听觉更加灵敏,我好像连他那个胸腔震动都听得见。

生气 double。

「你英语四级过了没?」

「啊这。」

无语子友友们无语子了我。

「我不想搭理你,我睡觉了。」我翻个身把脸埋在被子里。

那话咋说来着,我的心在下雨。

「小许子,你想想清楚再说话。」

呵,仗势欺人了小东西。

「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呜呜呜。」

不许笑!都不许笑!我这是形势所迫!

他还要继续说话,我一个鲤鱼打挺跪在床边。

「铁铁,要不你就当我死了吧。」

42

友友们早上好,新的一天,和我一起大喊一声:旺旺!

你旺,我旺,大家旺!一旺到底!

43

不好意思刚刚有点失态。

现在我八面佛被传得越来越邪乎了。

尤其是今天皇帝他在他脚边给我支了个桌子。

内阁大臣?

Nono

玉笔朱批?

Nono

秦渊他默写了一百个四级单词让我今天把它背完。

小别致,你可真东西。

44

How are you?

Im fine,thanks,and you?

Im fine,too

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我了,请大家以后叫我 international 许,钮钴禄许的进阶版。

45

现在我们来到的是久负盛名的御花园。

曾经秦始皇在这里划过船,杨玉环在这里醉过酒。

每个人只能拍三张照。

来大家接着跟我走,跟不上的人连不上我的热点哦。

46

骗你们的,秦渊叫我来御花园喂鸭子。

他说这种鸭子是江南进贡来的,非常珍贵,每只鸭子一天只能吃七七四十九粒玉米粒。

友友们,现在的情况是我分不清这只鸭子刚刚吃没吃过。

不过我并不会责怪他们。

鸭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二十七胞胎。

他们虽然不排队,还嘎嘎嘎。

但是我知道,我都懂,他们在说:「许许,永远的神!」

47

友友们,我现在在御书房最神秘的地方,夜里的御书房。

秦渊不让我回去睡觉。

因为我单词没背完。

因为我拿修整宫墙的红漆给每一只鸭鸭编了序号。

我觉得我没错,我考虑得很周全。

因为担心其他人不认识阿拉伯数字而觉得这是迷惑行为,每一只鸭子身上的数字我都用的大写。

我不明白我哪里错了。

他的粗心,真的毁了我好多温柔。

48

秦渊还算有心,临走前给我留了锦囊。

他说背完了就把锦囊打开,里面有奖励。

免死金牌还是铁券丹书?!

我等不及了。

估摸着有个十分钟,我打算偷偷打开锦囊看看。

友友们,锦囊找不着了。

救命。

我能不能给它打个电话。

49

我真的觉得秦渊有那个大病。

把东西直接给我很难吗?整什么锦囊!

他以为他是王子吗?

我吐了,yue!

也没有手电筒,蜡烛还被我碰灭了。

在一片黑灯瞎火里跪在地上摸来摸去的我好像有病。

我恨!

50

你们看过恐怖片吗,就是一个盖世美女独自呆在一个屋子里的时候,突然门开了,进来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东西。

现在我遇到一样的情况了,一样的盖世美女,一样的屋子,一样的东西。

我知道我现在应该把皇帝的龙椅扛在肩上防身。

但是刚刚跪着找锦囊的时候腿麻了我站不起来。

都怪秦渊呜呜呜。

51

没事了友友们散会吧。

不明物体是秦渊。

我倒是没有什么事,尽管红颜薄命,但是没办法,山是山河是河,谁人不识我八面佛啊各位!

秦渊现在坐在地上瞪我。

我心虚得不敢说话。

也是,谁进来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跪在地上不停地向你磕头都应该被吓一跳。

这不是礼多鬼不怪吗,谁能想到是他。

我腿还是有点麻,只好一下下的蹭过去讨好的帮他捶捶腿。

「哥,失误了失误了,这次是个小失误。」

「你没看锦囊?」他白了我一眼问道。

「想看来着,锦囊找不着了。」

他手扳着我的肩转了半圈,从我兜里拽出来一个小荷包。

上面绣着青松与修竹,我的锦囊。

完球子的,忘掏兜了。

52

秦渊送我的礼物是那二十七只鸭子。

整个皇宫里现在气氛很诡异。

太监堆里流传着一条消息,说是皇帝昨晚遇到了歹人,幸亏许公公前来救驾,皇帝当时直接把御花园里金贵的贡鸭赐给了许公公。

大可不必兄弟们。

除了这条传言还有一个实打实的消息,皇帝的脚踏已经被炒到二十两白银一晚了。

啊这。

53

友友们,穿越的好像不止我和秦渊。

如果我没猜错还有第三个来到这个世界的生物。

就秦渊送我的那二十七只鸭子,有一只不是嘎嘎的叫,而是汪汪的叫。

我怀疑它是我的盖世小泰迪许发财。

而且我喊它小名发发它有反应!

54

皇宫内有新的传言了。

一个是我,皇帝的宠儿许公公好像有病,站在御花园的池塘边笑了一下午。

另外一个传言是。

我,皇帝的宠儿许公公好像是南方人,分不清发和哈。

我无语了友友们。

这帮小太监进宫做的是切割前额叶手术吧!

55

我回来了。

这几天忙着打捞鸭子,比较忙。

我的许发财,它身为一只鸭子,只会汪汪叫但是不会飞。

愁死我了。

我用了四天的时间教它低空飞行。

太难了友友们。

低空飞行太难了。

我没有资格责怪一只狗。

56

突然发现我的穿越咋和别人不一样?

出身牛逼但是得不到皇帝爱的恶毒女配呢?

长相俊美气质温和的非我不娶的温柔男配呢?

大权在握和女配血脉相承并且死活不同意我和皇帝在一起的太后呢?

一个接一个撞死在大殿上写血书上奏说我祸国殃民的大臣呢?

咋啥都没有!

这不科学!

57

我释然了各位。

当然我不可能不是主角,我必须是!

我怀疑。

男主是秦渊他儿子!

我们是:姐!弟!恋!

那么问题来了,秦渊的后宫呢???

他为什么没有???

难道……他不举!

啊这。

58

又要开启每日夜聊了。

如何才能委婉地告诉他不举不是什么大事呢?

我清了清嗓子,「秦渊啊,你知不知道宠物如果阉割之后能活得更长?」

「……你想说什么许思思?」

「不要打断我,狗狗呢,虽然没有生育能力,但是却获得了更久的寿命。」

我紧张地搓了搓手,不太好,这个动作有点像苍蝇,我收回。

「秦渊我相信你是个好皇帝,你一定能治理好这个国家,带领他们走向共产主义道路,你得比别人活得更久,所以,你牺牲一点没关系的!」

「你想让我变成你?」

完了,我忘了还有太监这个群体,伤敌一百自损八千了友友们。

秦渊起身,布料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多么希望现在是冬天,这样他就可以被静电电死了。

59

现在如果被狗仔拍到真的是有理都说不清。

秦渊现在蹲在地上低头看我,我躺在脚踏上不知所措。

虽然哥们你确确实实长了张帅脸。

但是我也确确实实看得见你的鼻孔。

如果他的脸是宇宙,那鼻孔就应该是黑洞了。

奇怪的幻想出现了。

「许思思你的脑子里天天装的都是什么?」

他的嘴一张一合,鼻孔也随着放大收缩。

对不起,但是我好像集中不了注意力了,救命。

60

我幻想中的情景终于出现了。

秦渊他终于被大臣逼婚了!

「皇上,子嗣为重,选秀之事勿在推迟。」

「嗯,那你说朕应该选哪家大臣的女儿入宫?」

「这……」

别犹豫老 baby!毛遂自荐啊!推荐你自己家的姑娘啊!庶出也行!

失误了友友们,我千算万算没想到,皇帝后宫没有人的原因竟然是朝廷上下的大臣生的全是男孩。

我不得不夸赞一句你们的 xy 基因是真的强。

61

我真的想不通皇宫怎么会有这么多传言,那帮小太监是不是背着我建群了?

大臣逼婚皇帝拒绝的戏码硬生生传成了皇帝因为我拒绝了所有人。

友友们,gay 竟然是我自己?!

62

身为皇帝身边的当红太监我觉得我有必要为皇帝排忧解难。

和皇帝间接性睡上下铺的我要开始发言了。

「秦渊,你的梦想是什么?」

「长生不老。」

「……祝你成功。」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拥有如此淳朴的梦想。

A 计划失败。

没关系我还有 B 计划。

「你知不知道你送我的鸭子是二十七胞胎?」

「不可能。」

???质疑我!

「里面有一只是鹌鹑。」秦渊平静地说。

失误了,我以为我会输在和秦渊正面对峙的勇气上,没想到输在了分不清鸭子和鹌鹑上。

63

我社会主义接班人不可能认输。

列宁的城市道路走不通咱们就结合目前的实际情况。

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

64

看见了吗友友们,出口成章。

65.

我单刀直入,「秦渊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

「你和我说说你怎么看出来的?」秦渊饶有兴趣地翻了个身从上往下瞅我。

咱们人能输气势绝对不能输,我盘腿坐在脚踏上,这一招叫做乌鸦坐飞机,未满十四岁不要模仿。

好吧,其实主要是不想看他那个鼻孔。

我避开秦渊的眼睛伸出手指和他掰扯,「你看,因为你不行所以你对自己没信心,你走在外面觉得别的女人嘲笑你,所以你就不喜欢她们,碰巧你身边的男人又母母的……」

秦渊手指一下一下敲着膝盖,挑眉问我,「我什么时候不行了?」

「我……说你不行了?没有吧,你听错了!」

搞笑,我能承认?

「我行不行要不要你来试一试?」秦渊边说边凑近我,两个人的呼吸交融到一起,整个房间的气氛有点不对了友友们,我们纯洁的友情好像要变质。

我一个战术后仰,「别理我这么近,万一你把新冠病毒传染给我怎么办?」

通知通知,暧昧危机解除,生命危险上线。

秦渊开始咬牙切齿地喊我名字了。

66

据我推测现在是凌晨四点,海棠花都睡了我还没睡。

说真的,如果秦渊稍微丑那么一 neinei 我都可以认为他说那句话是性骚扰,并且将他告上法庭,他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可是他真的好帅,哪怕他的鼻孔像黑洞。

这就是传说中爱情的苦?

不行了友友们,我平复不下来。

按照小说里的剧情我应该读个什么大悲咒的冷静冷静。

可是我没看过大悲咒。

所以我把《小鲤鱼历险记》里小鲤鱼泡泡的变身法诀「我心如铁,坚不可摧」默念了 927 遍。

好吧,我承认,单独念一样太腻了,所以我偷摸念了 45 遍阿酷的变身法诀「智勇双全,我心飞翔」。

不许和泡泡讲,谁说我和谁急。

67

现在是晚上八点半,少儿频道过去这个时间段常在播放大风车。

大风车呀吱悠悠地转,这里的风景啊真好看,天好看,地好看,还有一群快乐的小伙伴!

扯远了扯远了。

本台记者许思思目前正在案发现场。

目前皇帝和我都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地方的呆着,准确地说是我们被关起来了。

我尝试按手机快捷键拨打 110。

然后我发现我没有手机。

这是妙妙蛙去妙妙屋吃妙脆角,妙到家了。

68

现在由我,本台特聘记者为大家回顾一下今天的来龙去脉。

今天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日子,七夕节。

当秦渊提出要和我一起偷偷出去玩的时候我的反应是:这也太那个了吧!

「咱们孤男寡女的,不太好吧……」

我在矜持,快点,重新在邀请一次我,再一次我就答应你了!

秦渊把头重新埋回高高的奏折堆里,看都不看我一眼,「那算了,我就是听说今晚有灯会,看你这两天单词背得不错想奖励你来着。」

「别啊友友!,咱们去!必去!」我谄媚地替他多磨了两圈墨。

「你这是在邀请我约会?」秦渊终于放下笔抬头看我了。

啊这,祸水东引?

我咬咬牙,「算,所以你愿意不?」

「嗯,勉强答应吧,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

不要脸,但是我为啥心里美滋滋的,我是不是得病了。

69

整整一天我都在期待晚上的灯会。

我心急如焚啊友友们!

好不容易熬过了晚上,熬过了秦渊洗手,熬过了秦渊换衣服,熬过了秦渊上厕所,熬过了秦渊和暗卫谈话,我们终于出发了。

出门肯定不能光明正大的出,所以我们选择了翻墙。

为此秦渊特地撤走了那一侧宫墙的防卫。

千算万算没想到秦渊翻的过去我翻不过去。

真是无语他妈牵着无语回家无语到家了。

70

「许思思你用点力气行不行!蹬啊!」秦渊趴在墙头拉我。

「呜呜呜人家就是不行嘛,就是爱哭鬼!」我被秦渊拽着在墙上蠕动,好像一条蛆,但是我可是一条二力平衡点蛆。

友友们我出来了,和秦渊没有关系不用夸他,我钻的狗洞。

哈哈,快来把我杀了吧!

在趁着秦渊和暗卫谈话时偷偷弄发型的我好像那个大傻 bi。

全毁了。

不过总算是出来了!

71

灯会真的好玩友友们!

有好看面具,有桂花糖,有灯展,有套圈,有猜灯谜,整个街上都花里胡哨的。

我在灯下站了好久,也没能猜出那个灯谜。

一转头看到秦渊从远处走来。

完了,我眼睛好像出问题了,除了他怎么看不见别人了呢。

心里还蹦出一句没头没脑的烂台词,他从人海中走来。

好激动,他一会会不会带我去美特斯邦威?

72

不会了友友们,我们摊上事儿了。

秦渊马上要走过来了,被人拦住了,根据他的装束我判断他是一个刺客,也有可能他特别有防疫意识。

这算什么?婚礼现场伴郎抢婚带着新郎跑了???

就离谱!

秦渊还算镇定,稳稳地握着手里的糖人对杀手说「我和你走,你放了她!」

落泪了朋友们。

夫妻都大难临头各自飞,我就知道睡上下铺的兄弟感情不是一般的深!

73

我不可能弃他于不顾,那样也太不仗义了。

我一个大跨步站在杀手面前,「你把我也抓走吧!」

秦渊一愣,「许思思你……」

我不去看秦渊感动的眼神继续说,「他没了我大小便不能自理,你必须把我一起带走!」

「别听她瞎说!」秦渊拼命解释,杀手无动于衷。

不愧是我,我是英雄!

74

我和秦渊被抓到一个什么阁楼里,这是哪咱也不知道。

一个男的穿一身红衣服妖娆地躺在椅子上。

Emmmm,娘兮兮的。

还有漂亮姐姐给他吃葡萄

根据我的经验这里肯定不会是什么好地方。

「你们俩是从宫里来的?」男人眼睛一斜轻飘飘地问了一句。

不懂就问,我们俩是看了就会长针眼吗,连正眼都不给我们???

秦渊站的笔直默不作声,「是,请问阁下把我们找过来有什么高见?」暖场小达人开始发言。

「听说宫里新来了一批贡鸭?」

???不对劲吧,你可是大反派!主人公都被你抓来了你问我鸭子?

「是有这么个事,还是二十七胞胎。」

这句话彻底惹恼了男人,杯子也摔了,葡萄也吐了。

「放屁!那是 26 只破鸭子还有我的宝贝发财!」

啊这。

75

事情有点不对劲了,那只鸭子难道不是我的许发财?

不可能,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

当来救我们的暗卫到的时候我和男人已经扭打在一起了。

搞笑,和我抢许发财???我是吃素的???

当暗卫和秦渊坐下吃葡萄的时候我骑在男人的身上正在薅他的头发。

当杀手暗卫和秦渊开始打牌的时候男人正在揪我的耳朵。

当我和男人快要分出胜负时秦渊把他们收购了。

这难道就是天亮了,王氏该破产了?

76

我输了朋友们,不是我弱,而是我对许发财比他对许发财爱的更多,而是秦渊揪着我给我拎走了,他说现在太晚了,再不回去今天的四级单词要背不完了。

我恨!

77

许发财走的第一天,想他。

许发财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

许发财走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呜呜呜我想回家撸狗了,我的许发财呜呜呜。

等等,有点不对劲。

我穿过来的时候可什么都没有,秦渊他哪来的银行卡?

78

今晚的夜聊我迫不及待了友友们,我必须要整明白银行卡这个事,整不明白我原地去世。

今夜,我就要坐实谣言!我要!爬上龙床!

「秦渊,坐,我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许思思,你问归问,能分我点被子吗,我也很冷。」

「我们之间的友谊不够火热?你还需要盖被子?你不需要,你一点都不冷。」

我趾高气昂地把全部被子都裹在自己身上。

搞笑,爬上龙床是爬上龙床,同床共枕那可是另外的价钱。

79

「你现在可以选择沉默,但是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我咽了口口水继续问「为什么你有银行卡我没有!」

好像不太对。

「我的银行卡哪去了!」

好像也不太对。

「你拿走的是不是我的银行卡!」

他 mua 的,问不明白了。

80

「哦?你是不是想问我的银行卡哪来的?」秦渊侧着身子瞧了我一会悠闲的开口道。

对!就是这个意思!我连忙点头。

「这个银行卡啊,是带你回家用的。」

回家。

回家?!

我坐不住了友友们,赶忙从被子里钻出来凑到他身边,「那你怎么当时不带我回去!你知不知道我睡了多少天脚踏!」

我气死了我气死了我气死了。

「因为你没说啊,我以为你不想回去。」

我:……

无语了。我无语了。

请问可以说脏话吗?

81

「那现在我想回去!」

「那咱们现在走?」

不是,这也太容易了吧!

这玩意不用等到一个什么九星同天的日子?

秦渊从中衣的内侧兜里掏出银行卡。

「不是吧铁铁,你睡觉也不嫌硌的慌?」

「你是扁桃体吗?这么会发言?」秦渊白了我一眼继续操作,他将我揽在胸前,双手用力掰断银行卡。

不是,就这?这也太简单了吧。

82

友友们,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感觉,就是,踏实住了。

睁开眼睛是一片白,还有站在一旁密切观察我的医生。

我这就……回来了?

不行,我得放个呲花庆祝一下。

那道里大呲花,咔咔一咔咔。

「醒了之后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在观察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医生一眼关爱地对着我说,我尽力了,真的看不着脸。

我眨巴眨巴眼睛表示记住了。

「对了,小姑娘你男朋友一会来看你,他对你真的付出了很多。」

我哪来的男朋友?

许发财化成人形了?

83

我和秦渊大眼瞪着小眼,我真的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我张不开嘴友友们。

他坐在椅子上直勾勾地盯着我。

有点紧张,想上厕所。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经历过的事情我都知道,我和你一样。」

「没被车撞,没被雷劈也没遭天谴。」

「许发财没穿,被我寄养在我家楼下的宠物店了,现在已经当爸爸了。」

「对,你和人家白打架了,那就是人家的。」

不愧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默契。

秦渊半天没说话,白花花的墙面看得我有点犯困。

「许思思,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欺负我说不出话???

一时间我有点没分清是谁占谁便宜。

「那个……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秦渊没再看我转身直接出了病房。

吼!我都看见他耳垂泛红了!

84

友友们,这大概是本台记者最后一次在线播报啦。

脑袋好的七七八八了,从医院搬回了家,然后马不停蹄的搬了新家。

正好入住的那一天下了期末成绩,没有挂科!

我的对门邻居也是你们的熟人,没错就是我上铺的兄弟,不过他现在又有新的身份,就是我的男朋友。

本来不想搬过来和他一起住的,但是吧他家那只秦富贵是我家许发财的老婆。

而且狗仔仔们真的宇宙无敌可爱!

总而言之就是有在认真生活。

友友们你们不要急,世界上总有一个人错过了很多人来遇见你,所以再耐心等一下吧!

秦渊番外

我上高中的时候就知道许思思这个人,她常和我在一个考场出现,有她的地方必定会有各种奇思妙想和夸张的笑声。

每次听到她的话我都觉得无厘头,但是又忍不住和她一起笑。

我开始关注她了。

高一下学期那个下雨的星期六她拒绝了一个男生的告白,原因是那天日历告诉她不宜嫁娶,说实话我很开心,因为这个过分奇怪的理由,也因为她没有和别人在一起。

那她应该和谁在一起?

我不敢说出我想的那个答案。

高二她选了文科,学年里和我相熟的理科老师都觉得惋惜,我也觉得。

夏天天气热,许思思常找各种借口去老师办公室呆着,因为有空调可以吹冷风,我一面表示不屑一面又找各种借口去文科班的老师办公室问题,虚伪极了。

语文老师有时很忙,便喊许思思来教我这道题,诚然,我想让她教的并不是这道题。

窗外的爬山虎郁郁葱葱,可惜栽种时间不长只勉强攀了半墙,太阳光经过绿叶的过滤又直直的打在少女脸上,折射出迷离的光影,许思思常半蹲着讲,从我的角度能看见她洁白的脖颈和细腻的耳垂。

这是夏天。

冬天见面机会就少了很多,她常常窝在教室里,里三层外三层的披着衣服,有时是自己的,有时是别人的,那一阵子的课间我思考过最多的问题是如何将我的衣服送进她们班。

上课时也见过她一次,数学课时好友碰碰我的肩膀示意我看向窗外,她自己一个人独自在湖面上行走(我们的教学楼内侧有一个人工湖,我着实为她捏了一把汗,可是这事又做得无名无份。

大多数时间我都在观察她,在无人的角落,渐渐的这好像成为了习惯,从高中一直延续到大学。

我知道她和我报了同样的大学,却不知道她是什么专业,去学校取毕业纪念册的那天我明里暗里的问了不少人才知道她是去学了历史。

很难想象她坐在房间里安安静静翻译史书的样子。

许思思的每一步都好像落到了我想不到的地方。

在描述她的时候我用了太多表示捉摸不定的词语,她好像有时候离我很近又离我很远,是天上忽明忽暗的云,又是一尊被放在案台上的玉石像。

听说军训是不同学院之间的人迅速拉近关系的时机,我本想着趁着这段时间向她表明她的心意,但万万没想到她整个军训都没有来,我连关心她的借口都没有,之后假惺惺地打着同学情的名义办了个所有在 c 大同学的同学聚会才把她找来。

我想了各种她生病的原因,但确实没往吃撑了这方面考虑。

后面见面的机会几乎为零,但是幸好,还没有人发现我的宝贝。

那天我帮高中语文老师给许思思送礼物时正好碰见了花盆砸到她头顶,我连冲上去推开她的时间都没有,那一瞬间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到头顶,又瞬间冻结。

我甚至不知道是怎么把她从血泊里捧出来送到医院的,只微弱的记得她环到怀里时又小又轻,像只幼猫一样。

她在 icu 里躺了四天,我在 icu 外面的板凳上坐了四天,她的父母在国外,听说我是她三年的同学便直接把她交给我全权处理,费用由他们来出。

我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生气的同时又是对她的加倍心疼。

医生说她身体没有受到特别严重的损伤,但是她自己不愿意醒来。

我不能让她这辈子就这样躺在这,她才十九岁,还有大把大把的好人生,有无数的人要遇见和错过,有无数的美景要欣赏和记录。

医生说可以试另外一种方法,将一个人的意识与她的意识相连,然后去唤醒她。但是技术和仪器都是最新研发的,甚至还没来得及做临床实验,很有可能这辈子我们两个都变成植物人。

我非常理智地把我家的秦富贵和许发财寄养在家楼下的宠物店,又换了套整齐的衣服规整地躺在了病床上。

少女的睡颜恬静,但是她不该是这样的人,她应该永远生机勃勃,像高中的那半墙爬山虎一样。

我进入的是许思思的意识,但不能强制性带她离开,否则会伤害到她的脑干。

再次睁眼我发现自己在皇宫里,许思思的意识构筑了一个世界,她用这个世界把自己困住了。我开始疯狂寻找她,从朝廷大臣家的子女,到宫里的宫女,还是没有,当我想要在整个世界的范围内寻找她时她却以一个太监的身份出现了。

还是全皇宫的涮笔冠军,我甚至不知道皇宫里有这个比赛。

不能主动提,所以要等她自己发现,可是我每天站在她面前她也认不出我。

没有办法我将回去的钥匙——银行卡扔在她面前,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源于许思思,包括回去的契机也是她的想法,至于为什么是银行卡这点我也很奇怪。

幸好,她还有全部的记忆。

我试图通过打击法来让她萌生回去的想法,可是她越挫越勇,怕她和别人住难受,所以费尽心思让她和我住在一个房间,担心她又不知饥饱,所以提拔她做了试菜太监。

我好像一直无法对她狠下心肠。

她每晚倒是睡得快,只留我每个晚上悄悄看她的睡颜,我甚至开始留恋在、这个她创造出来的空间,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生活在一起,我开始逗弄她,给她安排一些不那么累但是很分散精力的事情,这样我偷看她时就不会被发现。

直到她问了我银行卡的事情,我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出事实,她便急切地叫我带她回去,我心里百感交集,明明这就是我的目的,可是我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

很庆幸这个方法是可行的,更庆幸我比她早一步恢复意识,所以我卑劣的借着她无法说话的机会向她表白。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居然答应了!我表面上不动声色云淡风轻,背地里对着秦富贵和许发财笑了一晚上。

她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和我住到了一起,不是我心急,而是我怕再有类似的事情出现,到那时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那样的运气。

现在我喜欢了三年的女孩正躺在我的身边,我和她还会有很多个三年。

如何以「皇上把一张银行卡甩到我桌子上」为开头写一个故事? - 沈一刀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