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3历史上有哪些著名的外交事件?

2022年1月10日

2019 年,在「搅屎棍」的捣乱下,所罗门群岛毅然与中国正式建交。

这事要追溯到 2006 年,我国还没有与所罗门群岛建交的时候。

在那里,爆发了一场针对华人的大暴乱。

而引发这场暴乱的人,就是所谓的「台湾大使」。

(一)

2006 年 4 月 18 日,所罗门群岛。

这天,这个位于南太平洋上的岛国上迎来了新一任领导人——斯奈德·里尼。

可这一消息宣布没多久,他的政治对手就公开指责:

这次选举存在严重的「收受贿赂」问题,而幕后操作者正是一些当地的华人!

这一消息顿时引起了当地人的极大不满。

本国政治岂能让外人操纵?

当天下午,首都霍尼亚拉爆发了大型的示威游行,示威者高举条幅,让斯奈德·里尼下台。

随着示威人群的不断聚集,再加上政治对手的煽风点火,示威场面逐渐失控。

当夜幕降临,抗议演变为了大型骚乱。

一些示威者把愤怒通通洒向了「干预本国政治」的华人群体。

在当时,华人主要聚集在首都地区的唐人街。

于是,示威者们高举火把,不由分说地闯入唐人街的店铺,将店主暴打一通后开始抢劫。

他们把店里值钱的商品、生活用品痛痛洗劫一空,之后再放一把火烧掉店铺。

那晚,放眼整个唐人街,滚滚浓烟从各种店铺里喷涌而出。

而无辜的华人们,只能眼看着多年心血毁于一旦,从店铺中慌乱逃生。

有的跳入了附近的河流里,奋力游向对岸逃命;有的拖家带口,绝望地寻求警察的帮助……

直到深夜,示威者们才满意地离开。

而昔日过着体面生活的华人们,却只能衣不蔽体,流落街头。

其中最小的是个婴儿,出生不过十天。

他们大多数人身无分文,别说找个酒店避难了,就连去当地人开的饭店讨口水喝,都被对方恶狠狠地驱逐出来。

原本繁华安定的唐人街满目疮痍,街角小巷里躺满了疲惫又惊恐的华人。

他们不知道暴徒们什么时候还会来。

更不知道,谁能将他们从这场飞来横祸中解救出来……

(二)

为什么在一个未与我国建交的国家,会有这么多华人?

他们真的干预所罗门的政治选举了吗?

原来,虽然我国与所罗门没有建交,但依然有不少华人来到这个小国捞金。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

许多华人来到这座小岛后,发现这里的食物只有马铃薯和海产品。

至于其他的主食,基本不存在。

(所罗门群岛地理位置)

于是,华人看准了这个商机,将大米、盐以及许多日用品带入了这个极度贫穷的国家。

渐渐的,越来越的华人在这里定居生活。

到了 2006 年,所罗门已经居住了上千名华人,甚至形成了「唐人街」这一华人社区。

其中大部分已经拿到所罗门国籍,其余全是中国公民。

因为华人肯干肯吃苦,生意做的那叫个风生水起。

可这就引起了不少当地人的不满。

准确来说,是眼红。

当华人的店铺日渐红火,生活质量越来越高,一些当地人便觉得是华人抢走了自己的赚钱机会。

时间一长,当地人对华人的态度便不再友好。

至于「干预总统大选」一事,对大部分华人来说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因为华人确实在总理大选中曾「贿赂选民」。

但这里的华人,并非那些来自大陆的老实生意人。

而是某些居心叵测的「台湾人」。

毕竟在当时,所罗门群岛正与台湾「建交」中。

而台湾当局为了维护自己的政治利益,便想尽办法贿赂选民,意图左右所罗门总理大选。

前有对华人的嫉妒,后有被干预的政治,所罗门群岛民众在大选当天彻底愤怒了。

他们哪里还有耐心去区分华人的立场和身份?

只要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人,都成为了所罗门民众的敌人。

只有肆无忌惮地打砸抢烧,才足以泄愤。

时间回到 4 月 18 日,暴乱发生当晚。

所有华人都处在暴乱后的恐惧之中,其中一些年长的人开始向外发布骚乱信息,寻求帮助。

他们想到的第一个方案,就是给「中国大使馆」打电话。

所罗门没有大使馆,那就给附近已建交的国家打。

这个国家,就是巴布新几内亚。

此时,中国驻巴新布新几内亚大使馆的参赞高峰,正准备下班。

就在他快要离开时,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了一阵电话铃声。

是主管侨务的同事王岗。

在电话里,王岗非常急切地说:「所罗门华侨朱建春打来电话,当地发生了针对华人的骚乱!」

针对华人的骚乱。

这几个字让高峰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急步返回了办公室。

因为所罗门群岛没有同我国建交,又与巴布新几内亚相近,所以中国驻巴新大使馆兼管着所罗门的事务。

但此时的高峰,由于刚到任驻巴新大使馆 20 多天,所以对所罗门的事务还未熟悉。

更没有亲自去过这个只有 2.8 万平方公里的群岛国家。

他只知道,所罗门群岛在 1978 年独立建国,但是长期存在部族冲突。

61 万的人口,却有 87 种方言。

也就是说,每一种方言背后都是一个民族或者部落,几十年来争端从未停歇。

可为什么会发生针对华人的大骚乱呢?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但不论怎样,所罗门华人的生命正在受到严重威胁。

高峰立刻向外交部汇报了所罗门群岛的情况。

但是,「没有建交」这个问题,横亘在所有外交工作者面前。

这意味着,我国并不能直接派遣飞机、轮船前去撤侨,只能协商已与所罗门有建交的国家,帮助我国执行撤侨任务。

于是,一场空前的「曲线救侨」行动开始了。

(三)

与所罗门群岛建交的国家,并且距离相近的,当时有三个:

巴布新几内亚、新西兰、澳大利亚。

4 月 19 日,也就是骚乱发生第二天,我国政府立刻约见了这三个国家的驻华使馆官员,商请三国协助中国侨民撤离所罗门群岛。

对方也很快给出了回应。

4 月 20 日,两批中国侨民顺利搭乘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军用飞机,先行撤离。

但此时在所罗门群岛,仍有三百多位侨民滞留。

同时由于形势紧张,身在巴布新几内亚的高峰和王岗,正在想尽办法办理签证和机票事宜。

4 月 21 日,高峰二人带着紧急购置的慰问品及药品,抵达所罗门群岛首都。

之后,他们马不停蹄地赶往受难华人聚集的现场——警察俱乐部大棚。

当车子经过唐人街上,高峰愣住了。

大街的两侧满是黑灰黄土,车子被焚烧的只剩下黑框架,店铺的门窗被砸的破破烂烂。

![](data:image/svg+xml;utf8,)

(骚乱后的唐人街)

下午 2 点多,两人终于来到了受难华人的聚集地。

三百多人挤在一个四下透风的大棚子里,其中有年逾古稀的老人家,有刚出生的小婴儿。

看着这一幕,高峰的眼眶湿润了。

他深呼吸让自己保持镇静,向所有人宣布:

「我代表中国政府和大使馆来看望大家,政府让我来听取大家的意见,共度难关。」

顿时,大棚子里欢呼声四起。

在这之后,高峰和王岗开始挨个登记身份信息,统计目前华人的准备人数。

但在这过程中,他们 二人渐渐感觉到,有人在「捣乱」。

因为有个同胞反映说,这次骚乱的始作俑者——台湾「使馆」的人曾派人来请他们「免费去住饭店」。

起初,毫无防备的同胞们听了很兴奋,都想赶快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但他们听了「使馆代表」的要求,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为什么要承诺不和中国使馆人员有联络?

大家不都是中国人吗?

之后大家才反应过来,这是「台独分子」在分化、离间华人与使馆的关系。

他们当即拒绝了台独分子的极力邀请,并在俱乐部外墙上贴出了「中国大使才是救星」的大标语,作为对「台独」的回答。

高锋和王岗听到这些,忍不住地热泪盈眶。

紧接着,他们考虑到所罗门局势不会很快平稳,此处又与巴布新几内亚的交通不便利,于是考虑直接从所罗门撤侨。

但这一方案并不好执行,毕竟涉及到许多政治问题。

就在高峰与上级沟通汇报时,所罗门前基建部长色克克和老华人关振桥找到了他。

这二人主动表示,可以帮他申请包机落地许可证。

这让高峰兴奋不已。

他当即找到了民航局长,对方也痛快地答应,一旦中方提出落地申请,将会立即得到批准。

高峰离开机场时已经开始宵禁。

从机场到城区不过十多公里的距离,但足足有五道关卡,过关时必须用高锋的外交护照作证明,军警们才得已放行。

回到酒店后,高峰与王岗立马向国内请求「撤侨援助」。

实际上,当时的高锋并不确定国内是否会立刻安排撤侨——毕竟所罗门局势紧张,和我国又没有外交关系,想直接安排撤侨,难度可想而知。

这一晚,高峰辗转难眠。

直到深夜时分,国内传来消息,决定撤侨!

并且国内航空公司已经开始做撤侨准备,加急申请材料,紧急调集机组人员。

第二天清晨,又一个好消息传来:驻巴新使馆正在租借包机,第一架飞机当日就能抵达所罗门。

高峰立刻让王岗草拟第一批撤离名单,又抓紧联系车辆,到时运送华人前往机场。

经过商讨,最终选择借用老华人关振华的卡车——容量大,相对也更安全。

当他们抵达警察俱乐部大棚后,立刻向大家宣布:第一架 90 座客机将在下午五点抵达。

此话一出,人群中便爆发出巨大的吵嚷声:

「才 90 个座位吗?那剩下的人怎么办!」

「我不想待在这里了,我必须要走!」

……

现场变得一片混乱,高峰眼看着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便一边安抚一边点名。

人群的骚动更厉害了。

点到名的兴奋得大吵大闹,没点到名的气愤焦躁,有些人甚至大打出手。

见状,高锋一把抓过话筒,高声告诉所有人:

「后面还有飞机,我们的工作就是把所有想回国的同胞送回去,你们没走完,我们就不回去!」

但众人的情绪还是很焦躁,生怕自己成为被抛弃的那一个。

他们把高峰围在正中央,想要要一个保证。

高峰只好一遍遍地重复刚刚的承诺,华人不走完,他们这些外交工作者就不回去。

之后,众人的情绪才渐渐稳定。

下午 2 点多,高锋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让第一批的 90 多人上了三辆卡车。

这时谁也想不到,一波波「恶意阻挠」接踵而至。

(四)

当这辆大卡车即将开动时,一名被派来所罗门支援的澳大利亚女警察,拦住了去路。

她郑重地说,「坐卡车去机场不符合安全规定,你们都必须下来换车,我可以负责找大轿车。」

为了能顺利离开,众人只好照做。

赤道附近的太阳火辣辣,同胞们焦灼地等了半个多小时,却又被警察告知找不到轿车。

虽然众人多有不满,但没办法,只好又登上卡车,等待开动。

可这一等,就是近一个小时。

车队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而车上的人已经开始变得情绪激动。

高锋立刻下车查看情况。

他几经询问才得知,负责护送工作的「红十字会」不愿与警察一起行动。

而警察又说前面有大量的游行示威势力,如果只有红十字会护送,肯定过不去。

双方都不愿意做出妥协。

高锋也陷入了沉思,之后下定决心,找到红十字会的负责人:

「非常感谢红十字会的帮助,但是经过我们的商议和探讨,最终还是认为,正如在医疗救护和援助上要依赖你们一样,在安全问题上,警方更值得信任。」

红十字会的人很不能理解高锋的决定,他们极力劝阻。

于是高锋只能一遍又一遍重申自己的要求:一切以快速撤离侨胞为先。

这时,一辆红色小轿车开到高锋面前,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巴新驻所罗门高级专员塔梅带着几个部下赶来了,他正在为撤离华人安排巴新的签证。

前后均有警车的护送,抗议游行的团体想要接近,便被伸出车窗的枪口吓退。

于是一路畅通无阻,车队很快到达了机场。

为了尽快办妥撤离事宜,塔梅和部下直接在机场办公——从填表到作证签字,进行一条龙服务。

高锋便在忙碌的间隙对他说:

「我国大使己经会见了贵国总理和外交部负责官员,他们全力支持中国撤侨行动并同意免办证、免收签证费。」

可塔梅却说,他并没有收到关于签证费的任何新指示。

所以,该花的钱还得花。

高峰看着身旁的 90 个同胞,点头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坐地起价也好,恶意敲诈也罢,把同胞送走才是重中之重。

并且为了节约时间,高锋作为中方代表,为所有华人做担保,在签证申请表上签了字。

之后,他又把做好的证件一一对应,亲自分发给每个人。

下午 5 点 30 分,90 名同胞终于全部登上飞机。

![](data:image/svg+xml;utf8,)

(等待安排的华人儿童)

紧急着,高峰一行人便开始连夜准备第二批、第三批撤离人员名单。

有了第一批撤侨的经验,第二批推进的格外快。

4 月 23 日上午 11 点,第二批人员就登上了归国的飞机。

然而,面对迅速减少的人群,一部分滞留华人的情绪发生了变化:

他们十分担心自己被抛弃,无法撤离,仍要在所罗门群岛遭受生命的威胁。

一股焦虑不安的情绪在人群中迅速蔓延。

也给了「台独分子」可乘之机。

他们趁高峰他们不注意,混入人群中故意大声说:只有最后一架撤侨飞机了!

人群更加混乱了。

一些年长者把使馆人员围起来,不停地吵嚷推搡,不顾先后顺序,纷纷要求立即上车。

见形势越来越复杂,高峰只好耐心解释,不会放弃任何一位同胞。

这时,中华总会的主席陈叶生称可以调来大巴车。

这原本是件好事,众人终于不用坐大卡车一路颠簸了。

但高峰却提高了一丝警惕。

因为这个大巴车的主人陈叶生,是个不折不扣的「墙头草」,多年来一直在大陆和台湾之间摇摆不定。

把同胞的安全交给这样一个人,高峰不放心。

他找到了陈叶生,言辞恳切地说:

「陈先生,您也看到了,在华人有困难的时候,台湾是靠不住的,只能靠我们政府。」

陈叶生环顾四周,看到四处游荡起哄的「台独」分子,又看到不厌其烦为侨民解释的工作人员。

高下立见。

不多时,他又调来了三辆大车,准备协助高锋和王岗等人将第三批 80 多名侨胞送往机场。

可就在这时,一名华人男性突然推开工作人员,大声嚷嚷起来:

「你不能让他们走,这名妇女己经登记了!」

他旁边确实坐了个哭泣着抱了孩子的妇女。

高锋想起来,这个捣乱的男人姓王,是个台湾人。

最关键的是,他在上午已经与前来帮忙的华人大吵过一架,甚至不经同意就擅自指挥撤离队伍。

后来他还跟到了机场后,极力阻止大家进入候机室,让所有人顶着高温在外面排队。

这人的心思不单纯。

高峰按耐住自己的怒气,忽略这个男人的作乱,让第三批同胞按计划上车。

至于那位抱着孩子的妇女,高峰承诺她明日再撤离。

可这个妇女还没说什么,姓王的又跳了出来。

他挥动手臂,厉声喊叫:

「不让这个妇女先走,我们就去把飞机上所有男人都拉下来!」

他是想维护妇女的利益吗?

他是想阻挠撤侨、趁乱分裂使馆与同胞。

高锋终于忍不住了,径直走到他面前,让他离开。

可没想到,这个王姓男子的弟弟居然直接伸手推搡高锋,还要冲上前来殴打他。

这对兄弟一边动手一边煽动同胞情绪,鼓动众人一起殴打高锋这个「外国人」!

好在华人们立场坚定,自发护住了高锋,旁边又有警察的阻拦,这对兄弟不得不停手。

为了避免再生事端,高锋向工作人员交代尽快安排妇女登机。

在回去的路上,高锋非常担心这些人会继续阻挠之后的撤侨行动。

于是,他向澳洲警方反映情况,称希望之后不要再见到此人。

事后高锋才知道,这个王姓男子实际上是台湾在所罗门群岛的「代理人」,台方的选举贿赂金大多是通过他的公司送出去的。

当看到大使馆组织撤侨时,便跳出来百般阻挠,以「中华总会名誉主席」的身份与使馆争夺对华人的影响,企图干扰、破坏撤侨行动。

4 月 24 日,在澳洲警方的协助下,这个王姓男子没有出现在机场。

但是,「台独分子」阻拦撤侨行动的小人行径,并没有结束。

(五)

4 月 23 日晚,高锋得到国内指示:将所有要走的人全部撤走,一个不留。

在这期间,所罗门局势已经有所缓和。

4 月 24 日早 6 点,王岗赶往警察俱乐部,统计出剩余想走的 63 人。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高锋赶忙推掉了酒店,火急火燎地赶往机场。

路透社、澳新社和当地电视台、广播电台的记者正夹着长枪短炮在机场翘首等候,一看见高锋,闪光灯便「咔咔」响个不停,话筒摄像机纷纷挤上前来,一堆尖锐的问题毫不留情地抛向高锋。

高锋并未慌乱,而是主动向记者有条有理的介绍了撤侨的经过,还不忘强调:

「中国和所罗门人民是友好的,中国侨民的辛勤劳动为所罗门的经济发展和就业率提升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只要所罗门政府在局势稳定后,继续采取措施保护华人合法权利,许多人还是愿意回来的。」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所罗门官员都长舒了一口气。

中国侨民对所罗门经济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要真将人吓走了,得不偿失。

没过多久,塔梅和办机票的人也匆匆赶来,他们宣布了一个坏消息——

由于那个姓王的从中捣乱,移民局官员竟然都不见了。

因此,没有护照的华人无法离境。

高锋心中一沉,急忙与移民局官员取得联系,希望能寻到暂时解决问题的方法。

高锋一面与塔梅商量,一面向驻巴新大使馆报告。

大使馆指示:「尽量设法为这些人弄到临时证件,实在不行可以推迟起飞时间。」

于是高锋尝试与塔梅交涉:

「能否想个办法,让他们先走。这些侨民的证件被火烧掉了,也不是他们的过失,如果因为这个拒绝侨民上飞机,恐怕并不合理。」

塔梅思索片刻,承诺给每人写个证明信,让他们先到巴布新几内亚,但之后可能就没用了。

高峰听了连忙道谢。

就这样,没证件的侨民也登上了飞机。

当地时间 13 点 58 分,最后一架飞机顺利起飞。

高锋等人与剩下所有被困华人一起,离开了所罗门群岛。

这次撤侨行动,共历时 73 小时。

最终宣告胜利。

在高锋、王岗等使馆人员的努力下,也在国际友人和当地侨民的帮助下,312 名侨民分乘四架包机,远离所罗门群岛的纷争与战火,奔向祖国宽阔温暖的怀抱。

至此,历经波折的所罗门撤侨顺利结束。

(六)

实际上,这并不是中国第一次从所罗门群岛组织撤侨。

2000 年 6 月 5 日凌晨,所罗门群岛发生武装政变。

「马莱他」鹰派力量领导的武装势力攻占总理府,将总理劫为人质,并关闭了首都国际机场。

6 月 6 日,距离所罗门群岛最近的中国驻巴新大使馆得知消息后,迅速委托首都霍尼亚拉的侨领,对当地的华侨华人进行登记,了解他们的处境和去留意向。

登记完成后,大使馆时任大使赵振宇立刻拟定撤侨名单,并积极利用自己的外交资源,希望以最快速度安排撤侨。

经过多方面打听交涉,驻澳使馆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所罗门附近海域,中国货轮「阳江号」正在执行任务,可以协助撤侨。

听到是自家的船只,赵振宇大使放心了一半。

不过只有这一重保障是远远不够的。

赵振宇大使还通过特殊渠道,拨通了所罗门群岛新总理斯奈德·里尼的办公室电话。

他诚恳地表示,希望可以保障中国侨民的人身财产安全,为撤离提供便利。

这位新总理一口应允,并承诺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打电话给他。

交涉很顺利,接下来就是等待「阳江号」入港了。

6 月 13 日,在所有中国人的殷切期盼中,航行超过三十个小时的「阳江号」,终于驶抵所罗门群岛霍尼亚拉港。

但问题随后就摆在了众人的面前:

霍尼亚拉港锚地周围属于山坡垂直地貌,选择抛锚地点十分困难。

离岸太近,岸上叛乱分子的狙击步枪可以打到船上,有可能伤及船员和同胞。

离岸太远,水深超过 100 米,抛锚有可能折断锚链,造成锚机损伤。

但撤侨行动不能因此被阻。

经过反复测试,「阳江号」最终在距离海岸 0.7 海里、水深 70 米处找到了合适的抛锚地。

近两个小时的努力后,「阳江号」终于在当地时间晚 18 时,成功地将 117 名侨胞全部接到船上,驶往巴布新几内亚先行安置。

在 52 个小时的航行过程中,「阳江号」的船员们也展示了无私与善良。

他们主动让出相对舒适的船员宿舍,还将床褥和棉被送给侨胞,自己和衣卧在发动机附近的甲板上,枕着隆隆巨响浅眠……

6 月 15 日午夜,「阳江号」终于抵达巴新首都莫尔斯比港。

当满身疲惫的侨民看到码头上使馆派来迎接的车队,尤其看到「热烈欢迎中国同胞」的横幅标语时,都不禁涌出激动的泪水。

(七)

2019 年,梅纳西·索加瓦雷当选总理并组阁执政。

同年 9 月,该国内阁会议决定与台湾当局断绝所谓「外交关系」,并同中国大陆建交。

同年 10 月,所罗门群岛正式加入我国「一带一路」。

(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

然而在所罗门国内,台湾势力与「亲台党」却一直蠢蠢欲动。

2021 年 11 月 24 日, 所罗门群岛再次爆发大型反政府骚乱。

上千名暴徒首都霍尼亚拉聚集,试图闯入国民议会大楼并火烧警局。

尽管当晚,总理下令在首都实行封锁,但唐人街多家华人商店遭遇袭击并被烧毁。

总理索加瓦雷公开指责:

「有外部势力在干涉政府与台当局『断交』并与中国大陆建交的决定。」

「所罗门群岛在外交上弃暗投明的决定是正确的、合法的,并将本国置于历史中正确的一边。」

索加瓦雷他还提到,外部势力还怂恿暴徒制造骚乱。

尽管他知道外部势力是谁,但「不想点名」。

历史上有哪些著名的外交事件? - 盐选推荐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