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6择偶时为什么要考虑身高?

2022年1月2日

我身高 157,在女生里也不算矮了吧,可对方 183,且全家都跟「长颈鹿」似的……

相亲那天,男方故意挑了一个需要脱鞋的地方,就为了看我的身高。

相亲完,说我,长得还行,就是太矮了,矮就算了,万一传给孩子了怎么整?关键还有点胖……

说起这段相亲,就心里堵得慌。

去年的生日趴上,当着一众朋友的面,我开着外音,接了老母亲电话。然后没有任何预兆的,老妈在电话里号啕大哭起来,其激烈程度胜过以往看韩剧中最爱的男主角死了的场景。

「不是老妈催你啊,我就是担心,要是我和你爸走了,你往后孤零零的一个人可怎么办啊?生病了也没人照顾,连个帮你叫救护车的人都没有啊!」

众友人纷纷低头喝水、玩手机、假装聊天,无视我的尴尬。

我深吸一口气,做好哄她 3 小时的准备,老妈却一抹鼻涕,峰回路转:

「我前几天跟你大姨家的姑娘的婶子家的二侄媳妇聊天,人家表哥也在北京上班,比你大 5 岁,这次春节回来你要不认识一下?」

不等我回话,手机里传来叮咚的信息声。

老爸发过来一个男生照片,戴着眼镜,没有招风耳,头不歪,嘴不斜,牙齿也长得很规矩。模样倒是挺斯文安静,半点都没有要跟平庸生活作斗争的意思。

刚刚为了抚慰老母亲而满口胡乱承诺的我,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了。

挂了电话后,我有种被老两口合谋下套了的错觉。

当年我在大学时候也有过一段扯心扯肺的恋情,但是父母非常介意对方的「乡下人」身份。前男友自尊心很强,知道他们的意思后就跟我断了往来。那时候我确实难过了好一阵,但也早就过去了。

这些年我忙于工作,一直单着,老妈还以为我为初恋伤神,心里内疚,加之我年纪渐长,她对我未来伴侣的要求也急剧下降,一副恨不得把我打折出售的样子。

决定见面,是我跟这个男生交换微信一个月后的事。

他叫张家白,985 毕业,在北京一家五百强企业上班。父母在柳州都是国企干部,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现在已经退休了。他这个条件,在我爸妈眼里就是妥妥的金龟婿,大有我还高攀了的意思,叫我千万抓住了机会。

其实讲真的,我觉得自己条件也不算差,重点高校毕业,在北京工作好几年了,如今收入不算低。但在老家人眼里,女孩子收入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家世背景和身材样貌。

但偏偏身高是我的硬伤。我裸身高大概 157 厘米的样子,还不喜欢穿高跟鞋。我妈每次看我把什么衣服都穿出校服的味道来,总是伤神不已,她自己实在不矮啊!

本来这次见面,我也就抱着平常心态,当多认识个朋友,所以只是换了个平时的休闲装。老妈不乐意了,献宝似的端过来一双红色高跟鞋,硬要我换上,还让我谎称 160 厘米。

「不就是两三厘米嘛,别人看不出的,但是听起来就不一样啊!160 厘米就是个分水岭,在这及格线以下的只能算儿童,算不得女人!」老妈说得斩钉截铁。

我不高兴了,反驳她:「157 厘米怎么了?我这算正常身高,再说了,骗人的事儿我不干,你可别给我出馊主意!」

结果见面的时候,我有点后悔没穿那双高跟鞋了。

对方把约会地点放在了全柳州唯一一家日料店,城中区的一家,据说特地道。虽然是号称柳州最地道的日料店 但我还是在服务员身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螺蛳粉味。柳州人,到底长着一副重口的胃。

约会定在日料店没毛病,平时我也挺喜欢吃的。

但是,这家日料店是需要脱鞋的那种!

脱掉高帮鞋的瞬间,我安全感一下没了。眼前的世界似乎都变了,店里面的客人和服务员陡然变成了巨人。更令人费解的是,这天来店里的,似乎个个都是大长腿,在我进门时,齐刷刷地朝我的方向看过来。

你们能想象,一朵地蘑菇朝着一片参天树林挪过去的画面吗?

没错,说的就是此刻的我。我能感觉到安排约会地点的人,内心满满的恶意。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人群里一个目测 183 厘米以上的男子朝我走过来,满脸写着「没错,就是我」的表情,而我 157 厘米的身高,在他的俯视下压力倍增。我仰着头,一句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

「要跟你处对象,我这颈椎病怕是都不会犯了!」

话刚出口我就懊悔了,好歹装一下淑女啊!对方明显宕机了一下,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抽。好在他稍稍愣了一下后恢复正常,摆摆手示意我坐下。

我决定收敛一下自己欢脱的性格,可屁股刚挨着榻榻米,又被惊吓到了!

刚刚那一片树林子,哦不,那一群大长腿,居然也哗啦啦跟着坐下来,十几个人,足足坐了五大桌,呈包围姿势,齐刷刷地瞅着我俩,其中一个甚至举着手机对我咔嚓一声拍照。

我吓得手一抖,不解地看着张家白,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跟我介绍:「这是我表哥,这个穿红衣服的是我表姐,那位是我二嫂子……」

感情这是带着一大家子来相亲了!

我气得差点转身就走,但仅剩的理性让我努力维系脸上僵硬的笑,朝他们点头打招呼,这一大家子也笑嘻嘻地朝我挥挥手,「你们吃,你们吃!不用管我们!」

开玩笑,你们有谁能在七八个几百瓦大电灯泡照射下安然自若地吃饭?

说不生气那是骗人的。

男方家找了个需要脱鞋的店,就是想看我真实身高呗!

假如高跟鞋、化妆算骗人的话,是不是下次就该约着去游泳了?

这也罢了,居然带着一堆亲戚过来相亲,您这是来相亲还是来起义的?

但柳州就这么大点地方,我爸妈教了几十年书,几乎一半的年轻人都曾经是他们的学生,我平时性格要强也就罢了,但是得顾虑他们二老在这边的面子。

于是自我安慰,小镇婚恋市场嘛,总是人情使然。

这样对男方家庭也能有个了解,瞅着周边都是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大家就当朋友聚会,互相认识认识,忍了。

但这个过程,实在太难忍!

一整顿饭,我只有低头吃菜的份儿,都是张家白的表哥表姐表妹表嫂们在问我话:

「哪个学校毕业的?是全日制的那种吧?」

「做什么工作的?平时出差不?」

「听说北京房租不便宜,每个月开支不小吧?」

「以后打算回柳州还是继续在北京发展啊?」

……

而坐在一旁的张家白,半点身为男主角的自觉都没有,任凭他的亲友们对我各种盘问,丝毫没有要为我解围的意思,还时不时看看手机。

相亲相到这个份儿上,男方的好坏我是没法评论的,因为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什么交流!唯一的几句话,都是他表哥表姐表嫂表妹们引导他说的。

论长相、身高,张家白都还不错,但一个大男人张口像是孩子要糖似的语调,我实在受不了,多听一句都觉得残忍。我喜欢的是汉子啊!你能想象他开口说第一句话,我就想撞墙,但我依旧要保持微笑的那种无奈吗?整场饭局下来我的脸大概都僵硬了。明明我们在微信里面聊的时候,他可是个正常人啊!

我实在受不了,趁服务员上菜时,寻了个借口溜到厕所,发信息问他:

「你怎么不告诉我今天这么多人来?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

他微信回了我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解释道:

「我也很尴尬,是我妈硬要他们跟过来的,我又不好违背了老人家的意思,真的很抱歉。」

我简直怀疑,微信上的那个张家白,换了个人。

从厕所出来后,他的亲友团似乎收敛了很多,终于把聊天的机会给到了我跟张家白。但是,张家白几乎没怎么开口。

因为我们的后半顿饭,几乎都是发微信聊天的!

他说,不想让亲戚们听着,觉得尴尬,我想想也是,于是两个人握着手机聊完了这顿相亲饭局。

微信上的张家白,幽默风趣多了。

我们都在北京工作,聊到一些好吃的餐厅时倒是很有共鸣。我发信息说,自己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张家白这时候忽然抬头,腼腆地笑了笑,对我小声说:「那回去北京我一定要请你吃饭。」

他笑的时候,露出两颗小虎牙,眼睛也跟着生动了起来。

我前面的所有不悦,在这个笑容下,忽然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回家后,我仔细翻了一下张家白的朋友圈。

他经常发一些自己做好的食物照片,摆盘精致,看着很有食欲,偶尔露出的房间一角也很干净。这让我对他的印象更好了,于是没忍住给他发了个信息,大致意思是最近有个不错的电影上映了,可以一起看看。

这是很明显想进一步了解了,我想张家白肯定懂我的意思。

但信息发出去几个小时了,我都没有等到张家白的回信。

当我开始为自己的主动有点懊恼时,介绍人给我爸妈回话了。

我给你们大致还原一下对方的意思:

男方家亲戚看了我后,觉得整体还算可以。我父母都是老师,有退休金,这样将来有个病痛什么也不会拖累他们家;学历比张家白差了点,但也可以了。一个女人别太强了,只要孩子以后的智商不受影响就成;年纪也相当,最好能早点生孩子,不然就要错过最佳生育年龄了;就是工作不太稳定,加班出差太多了,以后要是结婚生孩子了,最好是换一份清闲点的工作;最最重要的是,女方个子也太矮了吧,虽然模样不错,但实在胖了点,以后生的孩子要是随她……

不等介绍人说完,我直接就炸了!

这是把自己当皇帝选妃呢?

年纪要轻,不能影响生孩子状态;学历要高,不能影响孩子智商;模样要好,不能影响孩子外貌;个头要高,不能影响孩子身高;工作要清闲,不能耽误带孩子。

句句话都离不开孩子,这是把我当传宗接代的工具了?还防着我爸妈以后生病不能拖累他们家,合着好处全让他们家占了是吧?

介绍人似乎对我的愤怒很不解。

「哎呦,你个姑娘家脾气真大,人家也没说你不行啊,我是看着李老师的面子好心给你介绍的。再说了,男方家里条件这么好,挑剔点也正常,他父母都是国企老干部,这两年还有些人脉在,你以后要是回家上班,还能走走关系给你安排个有编制的工作,到时再把孩子一生,什么福都全了!」

「他要是真像你们说的那么好,怎么还会单身到现在?」

我真是气坏了,他那样顶多不过是个普通人家的普通中年男人,还说我胖?我 104 斤哪胖了?这年头大家对女性要求也太苛刻了。平时在北京工作生活倒也不觉得,回了老家才发现,婚恋市场从来都不讲感情的,当一个人所有条件被放在秤上清点时,哪还有情感的容身之地?

我爸抽了半晌烟,终于开口说话了。

「洋洋,你自己对人家小张感觉怎么样?」不等我回,他又顺着说道,「我觉得人家要求也正常,能想这么细致,说明他是认真的,确实在考虑跟你组建家庭。爸妈都老了,你以后难道要在北京待一辈子?还不是要回柳州的?小张这孩子挺老实稳重的,我看靠谱,你再接触接触,也不是坏事。」

我哼一声,「你看着他长大的?还老实稳重靠谱?」

我长这么大也没被他夸过几句,这么一个陌生人就得了这么高的评价。

「我活了大半辈子,看人不会错,这孩子看照片就老实周正!」老妈也跟着帮腔。

说到照片,介绍人见我不好说话,直接跟我妈说了:「张家父母想看看您闺女照片,最好是全身的,您看看手机上有没有……」

两个人说着,直接忽视我这个当事人,进房间聊去了。

这时,手机传来张家白发过来的信息:

「那都是我爸妈的意思,你别放在心上!我代替他们向你道歉。」

这信息令我的怒火一下熄灭了。

不可否认,如果抛开他家人的挑剔,张家白的样貌和性格都是我喜欢的——少言、温和、有礼貌,是个教科书一般标准的男人,我性格中所有的好强和张扬在他面前似乎都被纠正了。

如果我选择了他,我应该可以获得分厘不差的生活。而我的父母,都无一例外地认为我有着被矫正的致命需求。

回去北京后,张家白就主动约我见面了。

那天我在公司加班赶一个策划案,忙完已经是夜里 12 点多了,望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心里难免生起了几分落寞。这时候张家白给我发信息,说刚好开车路过我公司楼下,问我回家了没有。

我心里一暖,回他说刚加班完。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去望京吃了夜宵,他还让服务员给我们拍了一张合照,说是纪念我们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约会。

在那之后,他几乎每个礼拜都会抽一两天时间来接我下班,一起看个电影,手里拎着他们公司发的下午茶,诸如水果牛奶之类,他把它们全部攒下来带给我。

偶尔周末的时候,他会起大早买好菜开车到我楼下,一直在车里头待着,等到习惯熬夜的我睡足起床了,才进来给我做一桌子菜,像男主人似的招待我被地沟油侵蚀了一个星期的肠胃。

每一次我们约会见面,他都要拍一张合照,这几乎成了我们之间的一种仪式感。我从一开始的不解,到慢慢习惯和接受,有时候不等他说,我就先自己拍了。

一个人单枪匹马久了,会以为自己足够强大,什么事情都能扛。

但也最容易被一些触手可及的小温暖感动,那副铠甲下的心孤寂太久了。

张家白的温柔和细致,一点点打消了我初时对他父母的不悦。

毕竟日子是两个人的,跟我过一辈子的人不是他父母,而是他。这样想,我甚至还有些感激父母的「多管闲事」,如果不是他们,大概我就要错过这样一个好男人了。

如果不是一包餐巾纸,可能我的美梦会一直做下去。

张家白是个典型的金牛座男,非常「持家」,公司发了什么下午茶之类都会带回去。在饭店吃饭,如果餐巾纸没用完也一定是要带走的,因为花钱了。

有一次我嘴馋,在路边买了个烤红薯,张家白怕我烫着手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让我垫着。一直等回家了,看着那纸巾上的餐厅 logo 和名字,我才觉着有点异样。

那是个音乐餐厅,位置在燕郊,而且我不止一次看到了。

可他住丰台区,工作也不需要出差,大部分同学同事都在北京,去燕郊的机会很少。

再一细想,这几个月来,每次都是张家白来找我,可我从没去过他家。他说怕我工作忙,不想让我来回跑,我当时还特感激他的贴心。

张家白的温柔体贴,似乎太过周全。

该怎么说呢?爱一个人是有情绪起伏的,可我在他眼里只看到了温和,毫无波澜。

也许是我想多了,谁还没几个燕郊的朋友呢?

有一次我跟他聊天,假装无意地提起这家音乐餐厅。

「听朋友推荐说不错哎,我们要不找天时间去试试?」

我悄悄盯着他的眼睛。

张家白眼神有些躲闪,说:「燕郊那种乡下有什么好吃的,大老远跑过去。」

我再问:「你又没去过,怎么知道不好吃?」

张家白打了个哈哈,很快将话题转移了过去,似乎有些不耐烦。

我可以肯定,他至少拿出来过三次那个餐厅的纸巾,包装上红色的 logo 我印象很深。晚上回家,我找了个借口说要去熟悉的花店买点绿植,用他的手机导航。他开着车不方便用手机,就给了我。不出意外地,我在地址输入那一栏,看到了燕郊那家音乐餐厅的名字。我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回去,心里早已经翻江倒海。

是什么理由让他撒谎说没去过呢?

看着他温和的侧脸,我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恐慌。

我给张家白打电话说,这周末要出差,得一个星期。

他一如既往地温柔叮嘱我带好衣物,注意安全。

挂了电话后,我立马翻出日历,将这三个月张家白来我家的时间标出来。几乎每周三和周六,只要我不出差,他都会过来找我。如果他经常去燕郊见某个人,应该是在见完我之后,那最有可能的时间便是周日。

随后,我又查了燕郊那家餐厅的详细地址,直接打车过去。

这一路,我都很平静,我告诉自己只不过是为了打消多余的疑虑。

直到站在那家音乐餐厅门口,我的平静才彻底破碎。

餐厅红色的 logo 闪着冷光,有很欢畅的笑闹声从里面传来。我不曾意识到,正是那一串熟悉的笑声牵引我走到了门口,一头撞见张家白将手搁在一个女人鲜艳的嘴唇上的画面。

此刻的张家白完全不同于往日,他俯身在女人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大概是俏皮的话,女人嘴一噘,人一扭,下巴绕出一个极具风情的弧线。接着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那样放肆而快活的张家白,是我从未见过的。

看着他们亲密的举动,周边嘈嘈切切的音乐声、男女交谈声似乎都消失了,只剩我垂死般的表情和喘息。我感觉到血液顺着自己的脚底一直涌到头顶,最后几乎就要化作两行酸胀的眼泪。

如果他有喜欢的人了,那这三个月的温情和照顾,又算什么呢?

如果他有喜欢的人了,那又干吗要应承父母的要求跟我相亲呢?

那个女人,看样子是这家店的老板娘,年纪跟张家白差不多,长得很有韵味,个头也很高挑,跟张家白站一起十分匹配。

他们之间的和谐跟默契让我的心口一阵阵发疼,我躲在暗处不敢上前质问他,似乎当前出轨的人是我一样。直到有服务员过来询问我,我才回过神来,渐渐找回力量。

我走出餐厅。早春的夜风吹在脸上、身上,让我冷静了不少。

等到凌晨 1 点的样子,餐厅打烊了。张家白跟那个女人走出来,上了车,我叫车跟上他们。虽然此刻张家白出轨的事已经毫无疑问,可我还是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眼看着他们进了附近一个小区,上了楼,然后楼上的灯亮起,两个身影在窗户上印着,和谐而温馨。

我站在楼下,浑身冰凉。

我在楼下一个 24 小时咖啡馆坐了一夜,不停地流泪,那个画面我想自己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当时咖啡馆放了一首歌:「邻桌的女孩,忽然间哭了,服务生一时手足无措。她颤着手指,手机上敲着,我懂这有多难过。她让我想起,那一年的我,也这样一寸寸崩溃过,爱的人走了,全世界都空了,心里像是被钻了一个洞。」

这首歌,让我的狼狈和痛心无处躲藏。

早上,张家白从小区出来见到我,吓了一大跳,一脸见鬼了的表情,往日伪装的温柔荡然无存。

他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

我冷笑:「这个问题不该是我问你吗?」

这时那个女人也从楼道出来了,手里拎着垃圾袋,穿着宽松的家居服。褪去妆容的她看着有几分沧桑和疲倦。她看到对峙的我和张家白时,愣了一下,忽然开口说:「我是他前妻。」

我一下呆住了。

原来张家白结过婚。

这个女人叫叶西,是张家白大学时候的女友。当年叶西在张家白学校附近开了个小小的奶茶店,被刚上大学的张家白一眼相中。两个人相恋四年,感情深厚,张家白满心喜悦地把她带回家,却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

叶西的爸爸曾经因为抢劫入狱,所以她高中没毕业就早早辍学出来工作。这样的家庭背景,让在国企干了大半辈子的老人觉得十分不齿。别说结婚,就是当个普通朋友都觉得坏了张家名声。

叶西当天被张家父母赶了出去,难堪得很。

张家白那会年轻气盛,哪里见得了心上人受这样的委屈,于是不顾父母反对,偷了户口本离家出走,私自跟叶西结婚了。

领证的第二天,他就接到了他妈自杀的消息。张家白赶到医院,看着他妈两个手腕都割开了,跪在地上大哭,不得已,又把这个婚给离了。这事被他父母瞒着,当地人都不清楚。

但实际上,他们从来没有断绝过联系。

这些年,张家白存了点钱让叶西在燕郊这边开了家餐厅,每周末都会过来,俨然是同居已久的情侣关系!

叶西苦等着能光明正大地跟张家白在一起,可张家白却害怕母亲再做过激的事情,从来不敢在父母面前说他们还在一起的事实。

这次答应和我相亲,也只是为了应付家里。

他老老实实跟我坦白:「你整体条件还可以,跟你交往可以给家里一个交代。这样我跟西西也有时间做准备,她正在调理身子,我们打算先怀孕,再和父母摊牌,这样,孩子都快生了,我妈肯定会接受的。」

「这位姑娘,你还年轻,时间、机会都很多。可我跟家白本来是夫妻,现在被迫这么偷偷交往,你怎么忍心呢?就当是帮帮我们这对苦命鸳鸯吧!」叶西抓着我的手恳求。

那画面,就好像我才是插足他们情感的小三。

我实在难以想象,一个人竟然可以自私到这个地步,我甩开她的手,质问张家白:「你执着真爱没问题,可为什么要拉我下水?我就该被骗吗?」

「大家只是吃吃饭,看个电影,我没怎么样你呀!再说了,你也可以去找其他男人,我不会跟你父母说的,放心吧!」张家白毫无愧疚感。

「所以,你每次约会拍照,只是为了发给你父母,好让他们放心?你从不让我去你家,是因为你根本就不住丰台,你对我的那些好,只是骗人的……」我难过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原来,张家白跟他父母一样,只是把我当成了工具人,一个互相欺骗隐瞒的道具。

父母千挑万选,选出一个条件尚可的工具人让儿子安下心,成立一个他们满意的家庭;儿子假意应承,应付父母的逼迫,好成全自己的真爱。

而我,竟然天真地以为眼前这个人会是自己的终身托付!

「你不要把这个事告诉我父母!」

当得知我打算跟他父母坦白时,张家白一下慌了神,膝盖一软就跪了下来。

真是又可笑又可悲,他跟我下跪,不是对欺骗我感情这件事表示歉意,而是求我帮忙隐瞒他父母。

我一边在心里嘲笑,一边眼泪簌簌地流。

叶西也跟着下跪,苦苦哀求。

「我们都给你下跪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们?」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感受到周边不善的目光射过来,压力越来越大,最终叹了一口气,说:「这件事想让我帮着你们隐瞒也可以,但是你得给我写一份保证书。」

「保证书?什么保证书?」张家白一听我肯帮他隐瞒,喜出望外。

我掏出纸和笔,让他一边念一边写,并且全程录音。

「我叫张家白,曾于 2014 年跟一名叫叶西的女子结过婚,因为父母反对被迫离婚,但我跟叶西至今保持情侣且同居的关系,为了应付家里逼婚,我才虚情假意地跟家里介绍的相亲对象见面约会,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欺骗家里和相亲对象,好继续跟自己的前妻在一起。我深知自己做的事情非常可耻,我保证从今往后不再跟任何女孩相亲,不会再欺骗她们的感情。如有违背,李洋女士可公开此保证书,让我被万人唾弃!」

「你听着,我们老家都在柳州,这么小个城市,假如我再听到你跟别的女孩相亲的事,我就一定把真相公开!」我恶狠狠地警告他。

张家白傻眼了,没想到我会这么较真,但是刚刚已经跪下表诚心了,如今骑虎难下,没办法拒绝这个保证书。

就这样,我拿到了张家白的这份保证书和谈话全程的录音。

没多久,张家白的父母找上我爸妈,说我跟张家白闹分手,让他们劝劝我。我知道一定是张家白没有跟我继续合照,没法向他父母「定时汇报」,最终露馅了。

我妈对张家白喜欢得不行,尤其是我回北京后,经常发一些跟他的合影,说他对我如何如何温柔体贴,我妈心里几乎已经认定他是我未来的丈夫了,如今一听我们闹分手,立马打电话过来劈头盖脸地骂了我一顿。我真是恨自己嘴贱说太多。

「你要是不跟小张在一起,以后就别回这个家了!」老妈气糊涂了。

这样的局面,几乎都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告诉她,张家白结过婚,还跟前妻有来往,老妈立马傻眼了,噎了老半天,最后冒出句话,「难怪他当时看得上你,原来是二婚了。」

我差点没给气晕,这是亲妈吗?

这事很快就传到了介绍人那里,没过多久,张家白的表哥表姐表妹表嫂们纷纷给我打电话发信息,说对方只是年轻时犯了糊涂,劝我不要在意,谁都有过去的。

「他只是跟前妻吃个饭,不代表有什么啊!」

「男人嘛,就这样,就算有点什么,只要他愿意改,你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以后保证对你死心塌地。你二姨家那个谁以前不也这样的,后来痛改前非,现在都二胎了。」

「哪有人十全十美的?忍了这次,一辈子很快就过去了。」

我真是气得胃疼,欺骗感情的人又不是我,为什么一个个都要来劝我?照这意思,我不肯原谅,还是我的错了?

然而,时间久了,在介绍人和亲友的议论下,我父母竟然也开始动摇起来。

而且,各种流言蜚语也开始传开。

「李老师家的女儿性格可真不好,那么倔,还以为自己多好的条件呢!」

「看她脾气从小就不太好,难怪嫁不出去。」

「这个样子,以后谁还敢给她做媒哦!」

这话通过我妈传到我这,我冷笑一声,是时候让那份保证书起作用了。

当初让张家白写保证书的时候,我就做好了要公开一切的准备,绝不能再让其他无辜的女孩子上当受骗了。但是如果一开始就让他知道我心意已决,断不会乖乖给我写下保证书的,所以我当时才故意示弱表示心软,如今果然一切如我所料。

劳动节放假的时候,我们都回柳州了。

回家前,张家白还发信息给我,提醒我别忘了答应过的事,千万不要破坏他跟叶西的「备孕」计划。我回了个 OK 的手势,没再多话。

第二天,张家白在父母的陪同下,亲自买了一大束花,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上我家道歉,痛哭流涕,说以前年轻不懂事,保证跟前妻断绝来往。

张家父母也为自己的儿子说好话:

「之前隐瞒你家孩子结过婚的事确实不对,但那都是他年轻时候冲动犯的错,他们领证才一天就离了,等于没结婚,也没办过酒宴,谁都不知道,那不就跟未婚差不多?

「再说了,跟您家闺女在一块的时候,他已经单身了不是?你们年轻人思想开放,如果真心喜欢,就不要揪着对方过去的一点瑕疵不放嘛,是不是?」

一群人也纷纷替张家白说好话,为他做保证,就连我爸妈都劝我给他一次机会。

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打断他们说话,一直冷眼旁观这场闹剧。张家这次把道歉的场面做这么足,先声夺人,一下就把他们之前隐瞒二婚的事略了过去,成了我抓住对方瑕疵不放。要是我不原谅,等于印证了之前的流言蜚语,反而日后对我不利,到时我爸妈也要跟着承受周围人的压力。

这一家子,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我等所有人都安静了,才不慌不忙地说话:

「原谅是不可能原谅的。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骗局。张叔叔、张阿姨,你们也算是咱们柳州有头有脸的人物,可你们隐瞒儿子二婚的事实,在相亲的时候对我百般挑剔,抓着我的身高说事,那会怎么就不能大度呢?

「照你们的意思,你儿子二婚只是小瑕疵,干什么我都该谅解。你当自己儿子是沙特王子,还是绝世美男?自恋也该有个限度吧,当大家都眼瞎呢?

「还有你,张家白,你自称深爱前妻,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可你的担当就是欺骗别的女孩感情,让她充当你和前妻怀孕逼婚的工具?你们大概不知道吧,张家白跟他前妻可是同居到现在都没分手,还在积极备孕呢!

「旁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了,你们这一家满口谎言,不仁不义,这么大张旗鼓地过来,给我和我爸妈施压,想逼着我忍气吞声,原谅算了,简直开玩笑!」

张家白的爸爸这把年纪,大概从来没被人这么骂过,当下气得脸都红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他妈反应过来,抖着手骂:「胡说,他们早就断了联系!是那个贱人叶西跟你说的这些吧,你不要信,她就是为了破坏你跟我儿子的婚姻,你们一家可别上她的当!」

我把保证书拿出来,手机里开始播放他儿子的录音,笑道:「是不是胡说,张家白心里有数。您听听,这可是你儿子的声音,还有这笔迹,您应该也认识吧?」

张家白脸色发白,颓然坐到地上。

他母亲一巴掌扇过去,尖厉的哭骂声响起,场面一度陷入混乱中。张家白终于爆发了,他恶狠狠地咒骂我的不守信,咒骂他母亲的逼迫,咒骂别人不能理解他的难处,又将带过来的礼物、鲜花砸了一地,用力跺脚践踏,整个人面目狰狞,素日的涵养跟体面全无,仿若恶鬼。

那一场闹剧,让张家骗婚的恶名在柳州彻底传开,颜面扫地。听说张家父母大半年都不怎么出门,张家白也很久没在柳州露面,大概是要跟他父母断绝关系的意思。

现在,我爸妈也不再逼着我去相亲了,倒也落个轻松。

有一次老妈跟我打电话闲聊,不知道怎么就提到了张家白。

「那个张家白你还记得吧?这家人啊,又开始相亲了,亏得之前你发现了。真是造孽哟——」老妈感慨。

我大惊,「那次骗我,街坊邻居不都知道了吗,怎么还有人愿意去?」

老妈叹气:「什么事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人骂一阵就忘了。就冲着他们家的条件,还是有源源不断的相亲局等着他,这就是生活啊。」

我沉默了。我一直以为女性投资自己,变得更优秀,在选择伴侣这件事上就会更占优势,但在老家的婚姻交易市场上,独立的人格恰恰是最不值钱的。

那些奔着张家白家里条件去的女性,可能以为这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完)

* 本故事依据真实素材改编创作,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欧阳十三

择偶时为什么要考虑身高? - 故事档案局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