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大部分玄幻小说设定下,跨两个大境界就能灭一个宗门,那为什么还有小宗门的存在?

2021年12月30日

我的宗门叫万剑宗。

别看名字起得很霸气,其实宗门算上我就三个人。

另外两个人,一个是我师傅,还有一个是我师哥。

师傅吊儿郎当,从没想过振兴宗门,酒壶拿起就再没放下过。

师哥骚里骚气,天天想着娶个媳妇,和村妇聊起就没停嘴过。

别看我这宗门垃圾,百年来从未被灭门过。

「师傅,为什么我们这么垃圾,百年来从没被人灭过门」我很好奇

「嗯?」师傅喝了一口酒,醉眼惺忪「因为你师傅我横推当世无敌手,纵盖历史无人挡。万剑宗不是不被灭,而是灭不了」

「吹牛」我扭头走了,去找师哥。

我一眼就看到了和村头李寡妇在聊天的师哥。

「师哥师哥…」我扯开了嗓子。

师哥看到我,脸色变了几变,匆忙和李寡妇打了招呼就向我跑来。

「你怎么下山了」

「我肚子饿了」

「那我带你去吃面」

「可以加大排吗」

「不可以,我没钱」

「我刚才看到你在和李寡妇调情…师傅上次说过…」

「行了,加大排」师哥瞪了我一眼

「那上次你还和王寡妇…」

「再加个卤蛋」师哥头上的青筋好像都跳了一下。

「上上次那个青楼…」

「再加个鸡腿」

「上上上次…」

「闭嘴」师哥握紧了拳头,转头瞪着我

「我真的没钱了,狗东西」

「呲溜」我吃了一大口面,看着碗里的大排、鸡腿、卤蛋乐开了花。

对面的师哥,头上青筋跳动,碗里清汤寡水。

「哎,师哥,你说为什么我们宗门这么垃圾,但是从来没被人灭过门呢」

「咕咚咕咚」师哥吃完了面,喝了两大口面汤「灭我们干嘛,我们这么垃圾,我从来没没听说过一个修仙宗门的大弟子居然连泡妞的凡俗钱都没有,灭我们浪费时间吗」

「这样子吗」

「对呀,我们没有宝物,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没事情来灭我们干嘛」

「哦哦,好吧」

「嗯,你吃饱没有」

「我吃饱了」我把碗里剩下的半个卤蛋和大排夹到了师哥碗里

「我不是坑你钱,师哥,你为了泡妞都不舍得给自己花钱,都饿瘦了」

「师哥,你要对自己好一点」

师哥愣了一愣,摸了摸我的头

「狗东西,还挺会煽情的」

我以为日子会一直那么无忧无虑。

直到那天,师哥被打得浑身是血的回来。

原来是方圆万里最大的两大宗派要开战。

欲要攘外,必先安内

开战前双方各自要统一自己辖内的宗门,不服从的宗门一律灭门。

师哥知道了这个消息,明白万剑宗要被合并,不甘心也不服气,上前去理论被打成重伤送了回来。

「师傅,我不想没有万剑宗」总大大咧咧的师哥浑身是血被朋友抬回来,朋友前脚刚走,后脚他就哭了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哭。

「师傅,我十岁那年您把我捡回来,一直到现在,快二十年了,万剑宗就是我们的家,我不想没有万剑宗…」师哥越说越伤心,最后竟然晕了过去。

一向醉醺醺的师傅,这次倒是眼神清明,不过脸色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放心,万剑宗会一直在的」

师傅把手搭在了师哥身上,方面数十丈内的灵气竟开始疯狂涌动。

「这是…」我瞪大了双眼

不一会,师哥身上的伤口就变成血痂掉了下来,脸色的气色也变得红润。

师傅收起了手,站起了身,一股我从没见过的庞大气势冲天而起。

「照顾好你师哥,我去他们宗门喝喝茶」

2

「铛铛铛」

三声钟响,回荡在偌大的青城派。

钟声三响,代表着青城派新一年的弟子试炼也就此开始。

作为方圆万里内最强大的两个宗派之一,青城派每年的弟子试炼都会受到各方关注。

「今年也不知道有没有弟子能得到驮山龟试炼名额」

大殿之上,鹤发童颜的青城派掌门望着对面一座插着剑的石龟心生感叹。

石龟大有来头,被古籍唤做「驮山龟」。据说它力大无穷可以驮起一座大山,但百余年前一柄剑破空而来,正中龟背中央。号称可以驮山的驮山龟却被这一柄剑压得无法动弹,自此化为一只石龟。

「会的会的,掌教,一定会的」

底下人听闻青城派掌门感叹全都出声安慰。

「咦,那个石龟刚才好像动了一下」

人群中突然有人出声。

「怎么可能」

众人纷纷将视线聚集在石龟之上,连青城派掌门都惊疑不定地望着石龟。

「轰隆隆」

忽然之前,石龟睁开了眼,伴随着身上索索抖落的石块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道声音响彻整个青城派。

「驮山,负我剑来」

我再见到师傅时,已经是三天后的中午了。

那时,我正在和师哥争抢一只烧鸡。

「快给我」

「师哥,这三天都是我在照顾你,分我半只怎么了?」

「不是不给你,这是我拿来补身体的」

我和师哥抢的不可开交。

「咳咳咳」

门口传来一阵咳嗽声。

「呀,师傅您回来啦」

「是啊,咳咳咳….」

师傅进门坐下就开始咳嗽

「老了,爬个山就不行了,这肚子也是有点饿了」

师傅瞥了一眼烧鸡。

看到师傅这幅样子,我和师兄对视一眼

「师傅,这有只烧鸡,要不您拿去吃了」

「嘿嘿,你们俩还算有点良心」

师傅接过烧鸡就开始吃

「师傅这两天您去哪儿了」

「我呀…我…我去青城派了…」

师傅嘴里塞满了鸡肉,讲话都含糊不清

「去青城派干嘛」

我和师哥都很惊讶

「我…我一个人单挑了青城派整个宗门」

「好家伙…我一个人冲上青城派…一人一剑打得他们门派上下皆是瑟瑟发抖啊…哈哈哈哈」

师傅说的唾沫星子乱飞。

「我上次的伤真是师傅治好的?」

「当然啦,我亲眼所见」

「那看师傅的样子,怎么和江湖骗子一样」

我和师哥小声嘀咕。

「你们俩嘀咕什么呢」师傅感觉到我们没注意听他说,眉毛一皱。

「没,没有」

「师傅,您看烧鸡给您吃了,我和师哥都还没吃午饭了,山上也没东西吃了,我们下山吃可以吗?」

「行,早去早回,不要贪玩」

「好」

我扶起师哥,拜过师傅,就下山去了。

3

「师哥,还是这大排面好吃呢」

「那还用你说」

我和师兄又来到了上次那家面馆。

「哎,师哥,坐在中央拿把扇子的那个人是干嘛的」

师哥抬起头看了一眼「哦,那个是说书人」

「哎,我和你说,这个说书人可厉害了,讲的故事可有趣了」

「是吗」

「当然了,有几次我偷偷溜下山都是为了听他说书呢」

「嘶溜」师哥吃了一大口面条 「看这样子估计快开始讲了」

「好啊,那我也要听听」

果然,没多久,那个说书人就开腔了。

「以前给列位说的那都是些老故事了」

「今儿,来给列位讲一个最近真实发生的故事」

「就在三天前,青城派被一神秘人挑了,神秘人一人一剑愣是压制住了整个青城派….」

三天前。

「驮山,负我剑来」

话音落下,原本已是石龟的驮山龟轰然而动。

驮山表面的石块滚滚落下。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青城派及各方人马皆是惊疑不定。

「通知试炼的人全部回来,发动本门最高警报,来者恐怕…是敌非友」

还是青城派掌门最先回过了神来。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九声钟响回荡,这也代表了青城派发动了最高警报。

「咻」「咻」「咻」

「掌教不知发生了何事,驮山龟为何出此异动」

众多青城派闭关的长老以及元老都被警报召唤而来,齐聚于大殿前。

「我也不知道」

青城派掌门肃穆地摇了摇头。

「你们快看」

人群中有人惊呼。

此时驮山龟早已脱落完身上全部的石块,露出了满身狰狞的鳞甲。

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森冷的光芒。

其背上那柄剑,通体湛蓝。

而在驮山龟上方,却有一道浑身被灵气掩盖,无法看清面容的人影。

「不知前辈是何方高人,来我青城派有何指教」

青城派掌门朗声问。

「听说你青城派欲要统一万里内所有宗派,可有此事」

「不错,我青城派欲要与另一大门派开战,此战不是他死便是我亡,我要保证我麾下所属不能出半点差池」

「如果我要阻止你统一呢」

话音落下,人群一阵哗然。

来人明显强大万分,他竟要阻止青城派?

「我青城派好像与前辈素无瓜葛,前辈为何要这么做?」

来人的神秘、强大让青城派掌门都不得不放低姿态。

「因为我乐意,这个理由可以吗?」

「噗嗤」人群中有人笑出了声来。

青城派掌门瞪了人群中一眼,随即脸色阴晴不定

「那说不得,今日就要领教一下前辈的高招了」

人群一阵议论。

今日这青城派看来是一定要与神秘人过招了。

只是不知,谁能棋胜一招?

「前辈当真是要与要青城派过不去?」

青城派掌门还是不太愿意和神秘人交恶,再次确认。

「要打便打,青城派数千年基业难道还怕我一个孤家寡人吗?」

「好,那晚辈得罪了」

青城派掌门被呛了一句,脸色阴晴不定。

「青城连剑诀」

数百丈内的灵力忽然开始疯狂涌动,汇聚成一股剑流冲天而起,直冲神秘人。

剑流末尾,则是青城派掌门刺剑而来。

「可动用数百丈内的灵力,青城派掌门的功力恐怕又上升了一步」

人群中有人感叹。

「那是,他是我们千年来最年轻也是最优秀的掌门人」

青城派的元老以及长老们洋洋自得。

「仅此一招恐怕就可以让神秘人焦头烂额了」

「错了,恐怕足以重伤他了」

人群中不断有人溜须拍马。

青城派众人听了,脸色更不由得多了几分笑意,仿佛吃下了定心丸。

「招式尚可,不过威力不足」

笼罩在灵力内的神秘人好像是摇了摇头,接着抬起了手。

「凝」

只见原本汹涌而来的灵气剑流和青城派掌门竟仿佛被冻结一般。

「回去吧」

神秘人一挥袖。

数百丈的灵气剑流竟寸寸崩塌开来,倒席卷而去。

「噗」

青城派掌门被倒卷的灵气震的吐出一口血,跌落地面。

原本喧闹的人群仿佛被掐住了脖子。

「快去看看掌门」

「去救掌门」

「掌门掌门,你没事吧?」

还是青城派众人最先回过神来。

「哗」

「那可是青城派掌门,能调动数百丈灵力的绝顶高手」

「是啊,神秘人连出手都算不上,只是一拂袖他就重伤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回过神来,人群又一次哗然。

「若我派能得此大能相助,恐怕今日这万里宗派霸主…就该易位了」

不少人眼神火热望着神秘人,渴望神秘人加入他们的宗派。

「我没事」

青城派掌门甩开旁边人的搀扶,颤悠悠站了起来。

「来人修为深不可测,恐怕倾我全派之力也难以抗衡,如今之计唯有开启护宗大阵」

「众弟子,长老听令」

青城派掌门下令。

「开启护宗大阵」

「是」

青城派众人轰然应允。

「青城派数千年基业,居然也有今天,竟被一人压制」

看到连护宗大阵都要开启,人群又是一阵唏嘘。

不过唏嘘过后,更是眼神狂热望着神秘人。

「一人一剑可压万里宗派霸主,这才是真正大能」

「吾辈修仙,亦当如此。」

4

「护宗大阵,开~」

一个流溢着七彩颜色的光罩凭空出现,如碗倒扣般笼罩整个青城派。

「呵,有点意思了」

神秘人似是轻笑了一声

随后千丈灵力暴动,汇聚成一柄灵气剑气,直刺光罩而来。

「嘶~居然能引动千丈灵气?」

「当世居然还有这样的修仙者?」

人群中不断有人倒吸冷气,感到难以置信。

连青城派掌门脸上都涌上一丝惊惧

「方才他恐怕还是留手了」

千丈灵力汇聚的灵气剑气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撞上了光幕大阵。

大阵开始疯狂闪烁。

「一定可以撑住的」

青城派众人自我安慰。

大阵在最开始闪烁了几下后便开始稳定了下来

不过一会,灵气剑气会消散开了。

「我们撑下来了,哈哈哈哈哈」

「那是,咱们青城派可是传承千年的大宗派」

青城派众人皆是欢呼雀跃。

见到这一幕,青城派掌门也是松了一口气。

「前辈修为神鬼莫测,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也奈何不了我们的护宗大阵」

「不若我们各退一步,你就此离去,不再插手我青城派的事情」

「来日我们若打赢了另一方,统一他们的领地,我青城派上上下下亲自登门备上一份大礼给你」

「你看如何?」

「我觉得…不如何」

「前辈可莫要不知进退」

一直被呛声,饶是青城派掌门脾气再好,此刻心头也是一片怒火。

「前辈看这样耽搁下去,又有何意义」

「是啊,大阵打不破,青城派的人又不出去,这干耗着干嘛」

「就是就是,青城派都这么给脸了,这次这大能可有些不知好歹了呢」

人群也有不少人开始嘀咕起来。

「你们以为靠着大阵,我就没办法了吗?」

「这大阵也只是让我觉得有意思罢了,但要说凭这个就想让我放弃…」

「那你们未免太高看这大阵,太低看我了」

神秘人仿佛也要开始动真格。

「哼…那就静候前辈破阵了」

青城派掌门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盘腿坐了下来。

半晌,神秘人都没有动作。

「这是在干嘛」

人群议论纷纷。

「呵,不过是装神弄鬼罢了」

期间青城派掌门睁开了一下眼,看到神秘人没动作旋即又闭上了。

倏忽间,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忽然阴暗了下来。

「轰隆隆~」

在青城派上方忽然聚集了一大片乌云,乌云中有雷光闪烁

仿佛末世来临

「这是怎么了?」

众人都是惊疑不定

「剑来」

神秘人一声大喝

「咻」

驮山龟上那柄湛蓝的剑冲天而起

「我欲以剑引天威」

「踏破世间万般法」

话音落下,乌云中的天雷仿佛听到号令般尽数倾泄而下,轰击在光幕之上。

光幕疯狂闪烁,但却始终不破。

神秘人见此,抬手掷出手中飞剑。

「破」

通体湛蓝的长剑带着滚滚天威,与光幕相撞。

「咔嚓咔嚓…」

僵持一会后,光幕开始出现裂痕。

「天亡我青城派!」

青城派众人不甘地怒吼。

在他们看来,这是天威,不是人力可以掌握的。

「嘭」

光幕最终破碎,化为点点光雨消逝于天地间。

青城派掌门绝望地闭上双眼,内心一片凄凉。

「没想到千年基业最终竟毁于我手」

「去」

神秘人一挥手,长剑携带着滚滚天威而去,并未降落。

「嗯?」

预料之中的雷击没有到来,青城派掌门疑惑张开了眼。

此刻的天空已经开始放明,刚才末日般的景象早已不见。

「你们看那座大山~」

有人惊呼。

众人的视线都被吸引而去。

「这…」

大家都是瞠目结舌。

远处一座本约莫百丈高的山峰,此刻却不足大约五十丈了。

「引来如此浩荡天威,此等能力真是吾辈修仙可以做到的吗」

青城派掌门不免感叹。

人群中也有人感叹,也有人后怕,也有人敬佩,也有人神往…

「弱肉强食本是修行真理,但须知蝼蚁尚且能够偷生苟活,更何况是一个宗门」

「再小的宗门都有他存在的道理」

「合并宗门之事莫要再提,还望你青城派日后好之为之」

神秘人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

「是,谨遵前辈之令」

青城派掌门深深鞠了一躬。

再抬起头是,天空已是万里晴空。

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一场梦境。

只有消失的驮山龟和远处被轰塌的山峰,证明着刚才的一切确实发生过。

5

「自此神秘人消失不见,青城派也不再提合并一事」

「啪」

「此间故事也就此告一段落」

说书人醒目拍桌,示意说书结束。

「好~」

「说得好~」

满堂的喝彩声此起彼伏。

「啪嗒」

在喝彩声中,我和师哥两人连筷子都拿不稳了,掉在了桌上。

「刚才…刚才他说的会是咱们的师傅吗?」

师哥转过头目瞪口呆地望着我。

「不知道…应该不会是吧…咱们师傅不像…」

我也有点没缓过神来。

师哥打断了我的话

「快走,我们回去找师傅问个明白」

师哥拉起我就要走。

「哎,师哥,不是,我大排还没吃完呢」

「吃什么大排,快走吧」

师哥就这样拖着我离去了,留下了半块没吃完的大排。

一来一去,加上听说书人的故事,回到山上时,太阳已经要西落了。

「师傅~师傅~」

还没进门,师哥就开始大喊。

「呼噜~呼~呼噜~」

看到师傅时,师傅已经喝醉酒睡着了。

师傅的床边,是七八个酒瓶和一地的鸡骨头。

「不是吧,不是吧。天都没黑就喝醉酒了?」

看到师傅这样,师哥的表情滑稽又可爱。

「走吧,师哥等师傅酒醒了,我们再来问」

我拉拉师哥的袖子,示意他走。

「好吧,只能先这样了」

师哥很无奈地和我出去了。

吱呀。

我和师哥关上了师傅的房门。

「师哥你要记住赔我半块大排」

师哥一愣

「狗东西,咱们师傅要真是那么厉害」

「别说半块大排,回头你师哥我面馆都给你买下来」

和师哥斗嘴离开的我,并没有注意到房间里的动静。

其实师傅没有醉,只是在装睡。

在我和师哥离开后,师傅起身站了起来。

站在窗前望着即将落山的太阳,满地的夕阳红

师傅似乎是有万千话语想要诉说。

「唉~」

但最终化为了一声叹息,在这房间内回荡。

一大早起来,我和师哥发现师傅已经不见了。

终于在快要中午的时候见到了师傅。

「师傅师傅,那个一人一剑压制整个青山派的高人真的是你吗」

我和师哥连忙追问。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那高人就算真的是我,那也是我的本事」

「你们作为我的弟子,该练功还是要练功,生活又不会发生什么改变」

师傅今天整个人显的有些意兴阑珊,连平日拿在手里的酒壶也不见了,说话也变得高深莫测。

「好~」

「能讲出这种道理来,师傅,您肯定就是那个神秘人」

我还在师傅的话中没回过神来,师兄一声大吼先拍起了马屁。

师傅一个激灵

「兔崽子,叫这么大声干嘛,你要吓死我啊?」

「对不起,师傅,我也是太激动了」

师哥连声道歉,还悄悄拉了拉我的衣袖,示意我跪下。

我没弄懂为什么,就和师哥一起跪下了。

「还望师傅能教我和师弟通天彻地的修仙术,来日我和师弟修成必当行侠仗义、斩妖除魔」

「是是是」

我也连声附和,尽管我不知道修成了要干嘛

我只知道又到中午了,我想念我的大排面。

「修仙易,修成难」

「修仙路上重重阻难,你们可做好准备了?」

师傅目光灼灼地望着我和师哥。

「做好准备了」

我和师哥异口同声。

师傅看着我和师哥,目光中有赞赏、有欣慰…

一转,师傅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忽然变成了惋惜。

「你不能修仙」

「为什么」

我很惊讶。

「你比他入门早,你和他说说修仙的过程」

师傅看向师哥,而后自己闭上了眼。

「好」

师哥顿了顿,缓缓开口

「修仙本是蜕去凡体,让灵气容纳于自身的一个过程」

「人的脊椎骨一共有三十三块,修仙便是让灵气充盈于整个脊椎骨」

「三十三块骨头便对应着三十三重天」

「这也是修仙的本质」

我还是不解

「那我为什么不可以修仙」

「这…我也不知道」

师哥也很是费解

「我来说吧」

师傅睁开了眼

「三十三块骨对应三十三重天,这也被称为登天路」

「登天路尽,灵气自发从脊椎骨涌出,在头顶三尺处形成自身画像」

「举头三尺有神明,到那一步,便是凡俗神明」

「莫说当世,便是望穿古今,都寻不到对手了」

师傅看向了我,语气中似有不忍

「而你的登天路…幼时就被废了」

我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

「如果我不能修仙,是不是我的寿命就会和普通人一样」

「而师傅和师哥可以活很久很久」

「我就不能陪伴你们了,是吗」

话说到最后,我沮丧地低下了头。

气氛变得异常凝重

一向跳脱的师哥都沉默了下来

师傅肃穆地点了点头。

「不过你倒也不是真的一点修仙可能都没有…」

沉默中,师傅又突然开口。

「还有办法吗?」

我惊喜地抬起头。

师哥也一脸兴奋望着师傅。

「往北而去,有十万里大荒」

「大荒有本土的能人异士,亦有上古的仙药奇珍」

「或许可以重塑你的登天路」

「只是危险重重,师傅和师哥不能陪你前往」

「你一个人敢去吗」

6

两天后的中午。

「狗…师弟,你行李都收拾好了吗」

师哥靠在门边问我。

「都收拾好了」

「师傅说收拾好了,让你去见他一面」

「好」

「师傅」

这两天师傅都破天荒没有喝酒

「嗯…」

「都收拾好了,要走了是吗」

「砰砰砰」

我跪下给师傅磕了三个响头

「是的」

师傅连忙上来扶起我

看着我磕红的额头,眼神中充满怜惜

「真的想清楚了吗」

我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要修仙,我要陪师傅和师哥很久很久」

师傅颤巍巍地摸了摸我的头

「好」

「今天师傅请你们师兄弟俩吃大排面,为你践行」

「老板,三碗大排面」

这次,我、师哥、师傅三人一起来到了面馆。

「来,多吃点」

师傅把他碗里的大排一分为二,夹给了我一半

「师傅」

我眼眶红红地望着师傅

师傅见状,连忙摆手

「没事,你是我徒弟,我当然把最好的给你」

「不是,那为什么不给我直接多加一块大排?」

「噗」

「咳咳咳…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旁吃面的师哥听到,笑的呛住了。

「是因为没钱吗?」

我小心翼翼试探。

师傅老脸一红

「当然不是,师傅当然有钱再给你加一个大排」

「但师傅更想你明白」

「以后你就是独自一个人了」

「什么东西都要靠自己争取,什么错误都要自己一个人承担」

「所以师傅是希望你独立,不要依靠他人」

「靠自己本事给自己加大排,那才是真的厉害」

师傅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师傅就是师傅…没钱就没钱,这也能扯出一堆道理」

师哥小声嘀咕

「把嘴给我闭上,吃你的面」

师傅瞪了师哥一眼

「哈哈哈哈哈…」

欢声笑语间,师徒间离别的愁绪仿佛都被冲淡了一点。

「师傅、师哥,我走了」

「一路保重」

师傅也红了眼眶

「有机会,我们会去大荒找你的」

「好」

我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师傅、师哥站在山上,一直注视我离去的背影。

直到我的背影也看不见,方才离去。

夜幕降临

「师傅,我们也要走吗」

师哥抬眼望着四周,眼神中充斥着不舍

「是啊」

师傅叹了一口气

「如果我们不走,恐怕我以前的仇家会寻上门来」

「那我们就没有安生日子了」

师哥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收回了视线

「好」

夜幕彻底笼罩整个山头。

原本便没有多少人烟的山头随着师徒三人的离去

更显得寂寥冷静

只有鎏金的「万剑宗」三个字在夜色中若隐若现

大部分玄幻小说设定下,跨两个大境界就能灭一个宗门,那为什么还有小宗门的存在? - 陈小城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