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大便颜色跟身体健康状况有什么联系?

2021年12月29日

说一个我急诊科的病人吧。

女性,42 岁,一直便黑血。

进 ICU 都没能缓解,最后发现是肚子里有一条 1cm 长的粉红活虫。

这个女病人是傍晚刚吃完饭,突然开始肚子痛,并且拉了一大坨黑色大便。

还伴有头晕,整个人都不好了。

家里人觉得情况不妙,赶紧送她来急诊科。

当晚急诊科是老马值班。

老马听说患者有腹痛、解黑便,马上意识到是个消化道出血。

现在患者还有头晕,说不定出血太厉害了,导致失血性休克了,立即安排进入抢救室。

这架势吓了患者及家属一跳。

家属是患者的弟弟,后来得知,姐弟俩很早就失去了父母,弟弟也是姐姐一手拉扯大的。

现在弟弟在广州结婚生孩子了,孩子没人照顾,姐姐主动请缨,从湖北老家赶了过来。

患者弟弟还告诉老马,他姐姐两个月前就有腹痛了,一直让她去看都没去。

这病肯定是耽误出来的,老马边说边指挥护士给患者接上心电监护,开通静脉通道,要开两处通道,以备不时之需。

患者不理解,为什么自己明明是解黑色大便,而医生硬要说自己是消化道出血。

血不是红色的吗,怎么黑色也是血。

老马告诉他们,血当然是红色的,但是血液在消化道里面经过分解消化后就成了黑色了,拉出来的自然也是黑色大便。

话刚落音,患者说不行了受不了了,肚子难受又要拉了。

这还没来得及起床,一大摊黑地发亮的大便已经出来了,床单不能要了。

这会儿谁也顾不上体面了,患者脸色苍白,双眼发黑,说头好晕。

老马暗骂了一句,这血出得真是没完没了了。

这边让护士赶紧上补液,尽快补充血容量。

同时抽血配血,那边让规培医生赶紧电话找输血科要血,红细胞,血浆,冷沉淀,都要,要多一点。

老马自己则电话给消化内科,说这里有个消化道大出血的病人,初步估计是个上消化道出血,要胃镜检查止血了。

对方说现在正忙,可能要耽误点时间才能下来,老马直接爆粗口了,不能等了,病人一刻也等不起。

患者弟弟再次受到惊吓,嘴唇颤抖,求老马,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他姐姐。

堂堂一个 180 高的男子汉,眼看就要在老马面前痛苦涕零了。

老马问患者知不知道自己的血型是多少,患者摇头,说从来没献过血没输过血,不知道。

老马给急的啊,怎么就怎么倒霉,刚天黑就来个这么严重的出血。

心电监护上显示患者的血压已经有往下掉的趋势了,心率也噌噌往上走,敢情患者已经休克了。

有没有乙肝、肝硬化等情况,老马问患者和她弟弟,回答说不知道。

老马又发牢骚了,怎么你这人都一问三不知的,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谁帮你盯着啊。

老马这么问是有道理的。

消化道出血最常见的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消化道溃疡引起的大出血,另一个是肝硬化导致的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

这两个疾病,都可以通过胃镜来诊断和止血。

如果患者既往有肝硬化病史,那么很可能就是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了。

这种出血除了可以考虑胃镜下止血,还可以通过放置三腔二囊管来止血。

大家可能会问,这是什么操作?

简单来说,就是从鼻腔这里塞入一根导管,通到胃里面去,然后打气,让部分导管充盈起来,压迫周围的血管,从而达到止血的目的。

患者肯定是严重的消化道出血,虽然没有呕血,但是便血量非常大,如果不及时止住血,分分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几袋 500ml 的液体哗啦啦快速怼入患者体内,血压算是暂时稳住了一点。

老马让患者弟弟签了字,病情危重告知书。

患者出这么大量的血液,保守估计都有上千毫升了,人体总共也就 5000ml 血,出这么多血随时有生命危险。

我们接下来要考虑做胃镜止血,而且还要去 ICU 重症治疗,ICU 费用很高,同意去吗。

患者弟弟惊慌失措,红着眼睛说只要能有帮助的治疗,都做。

ICU 也去,暂时不考虑费用的问题,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救姐姐。

那就好。

为了能够更快速地补液输血,老马给患者做了颈内静脉穿刺。

颈内静脉是人体一根很粗的静脉,就在脖子附近,穿刺这根静脉并且置入导管,就好像为战斗机铺设机场、为列车铺设铁路一样,能快速地补液、输血,这是危重患者的常规操作。

刚操作完,抽血结果出来了,患者血红蛋白只有 67g/L(正常 120-150g/L),这是不得了的贫血了,如果止不住血,输再多血都无济于事。

但如果输不上血,患者会马上因为缺血缺氧而一命呜呼。

关键时候,消化内科医生风尘仆仆赶来。

老马关上门,发牢骚,老兄啊,紧急会诊要 10 分钟必须赶到,你这都 15 分钟了,你们在搞啥呢,我深静脉都给穿好了。

消化内科医生也是很无奈,说病房也有一个大口大口呕血的病人,眼看都不行了,刚刚才送过去 ICU,不知道还能不能熬得住。

闲话不说,先看病人。

消化内科医生看过病人后,同意消化道大量出血诊断。

但到底是上消化道出血还是下消化道出血呢,不好讲。

如果是上消化道(食管、胃、十二指肠)出血,这么大量的出血一般都会有呕血了,不应单纯是便血啊。

如果是下消化道(小肠、结肠)出血的话,应该是红色血便为主啊,不应该是黑便。

位置不好判断,但是胃镜肯定是要做的。

如果胃镜看到是食管、胃或者十二指肠溃疡出血,那就好办法,直接镜下止血就好了。

患者抽血结果看到肝功能是正常的,应该不至于有肝硬化。

所以肝硬化引起的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可能性小,还是首先考虑消化道溃疡可能性大。

患者此刻人还是清醒的,反复跟老马说,胸口闷,心脏跳得很快,感觉心脏都要蹦出来了一样。

「胸口不舒服是肯定的了,你现在心率都有 120 次/分了(正常 60-100 次/分)。」老马安慰她,「输上液体,补点血,慢慢就会好了。」

「等下还要做胃镜止血呢,常规操作,不用害怕。」老马拍了拍她肩膀,云淡风轻地说了句。

「去你们内镜室止血还是怎么样?」老马问消化内科医生。

消化内科医生赶紧拒绝了,说:

「这样的病人,去 ICU 会比较放心一点,我回去把二线医生喊过来,让他把胃镜推进 ICU,在 ICU 密切监护下做胃镜,会更安全。」

也对,就这么办。

要真的去了内镜室,万一胃镜做着做着患者心跳停了,那就遭殃了。

放在 ICU 做,抢救还方便一点。不用说,大家心照不宣。

「赶紧决定,去不去 ICU。」老马催患者弟弟。

「去,当然去。」患者弟弟当即做了决定。

于是老马给我电话,跟我说了上述情况,问我 ICU 还有没有床,能不能多要一个消化道出血的。

我匆匆忙忙下了急诊科,评估了患者情况,又请示了上级医师,同意后赶紧准备床位,把患者接过来。

幸亏这时候血回来了,老马要了 4 个单位的红细胞,800ml 血浆,冷沉淀没有。

「快给她输上,以最大耐受速度输进去,同时再跟他们(输血科)掰扯,再要一倍这个量。」老马叮嘱我。

输血科缺血我们理解,但这节骨眼上,抢都要抢过来,得狠一点。

一边输血一边转运,几个医生护士小心翼翼推着病床,把患者安全送到了我们 ICU。

消化内科医生那边已经回去准备内镜了。

对付这种消化道出血、失血性休克的病人,输血、止血两手都要抓,都要硬。

消化内科医生推着内镜机子来到床边了。

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给患者镇静,把她麻倒了之后气管插管再做胃镜,这样才能确保患者呼吸道是通畅的。否则患者一个呕血,随时可能造成血液返流进入呼吸道,那就是窒息了,那会要了患者的命。

「也会要了咱们的命。」我说。

消化内科医生也理解,无痛胃镜本来也是要打麻醉药的,但一般不需要气管插管。

因为普通患者没有胃出血、呕血风险。

而眼前这个病人太特殊了,她现在还在出着血呢,虽然之前都是便血没有呕血,但谁也不能保证下一秒她不会呕血。

患者弟弟也同意气管插管,签字。

患者当时还是清醒的,有些紧张,心率很快,我安慰了她几句,跟她表示睡一觉醒来胃镜就做好了,不要担心。

说完后,三两下就把她麻倒了。

然后气管插管。

护士告诉我,患者血压往下掉了。

消化内科医生有些担心,说是不是麻醉药量给多了。

才不是呢,血压往下掉是预料之中的了。

患者本来就有失血性休克,血压本来就偏低,麻醉之前,血压还能勉强维持,那是因为她极度紧张,交感神经兴奋硬是把血压提了上来而已。

等麻醉药一下去,她整个人松弛了,血压当然得垮。

我们得继续补液扩容、输血,同时我给她用上了一点缩血管、提升血压的药物。

很快就把血压提上来了。

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胃镜顺利进入患者消化道,先经过食管,食管看起来好好的,没有食管静脉曲张的痕迹。

嗯,患者果然不是肝硬化引起的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估计还是胃溃疡或者十二指肠溃疡引起的大出血。

胃镜继续推进,进入胃部。马上就能看到有血液堆积了,但不算多,冲洗几次镜头就清晰了,继续往下看。

胃里面没看到有溃疡灶,估计不是胃出血。

镜头继续推进,进入十二指肠。

刚一进入十二指肠,马上就遇到一股喷涌而出的血液。

「就是那里了。」消化内科医生低声说了句。

就是这里的溃疡出血,十二指肠球部溃疡,这个太常见了。

反复用清水冲洗几次之后,溃疡灶露出原本面目,一根小动脉仍然在跳动出血。

终于找到出血灶了。

消化内科医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给出血血管上了金属钛夹,一顿操作之后,出血血管偃旗息鼓了。

止住血了。

胜利。

我松开了紧攥着的拳头,才发现消化内科医生的后背也湿透了,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紧张导致的,都有吧。

老马打电话问我,病人稳定了没有。

我说刚刚做了胃镜止血了,真的是十二指肠溃疡出血导致的,观察一个晚上吧,如果明天没啥事,就转消化内科吧。

没过多久,患者又解了一次黑便,量不少,大概有 300-500ml 的样子。

「应该是陈旧性出血了,是在我们止血前出的血,不用担心。」我跟家属解释。

血制品陆续输入患者体内,中途我们复查了一次血红蛋白,数值已经有所升高,意味着患者可能没再有活动性出血了。

我跟患者弟弟解释,病人有十二指肠溃疡,这个病得好好吃药治疗了,不能不管,吃药多数都可以控制得了。

「要手术吗?」他问我。

以前十二指肠溃疡都是要切掉的,现在多数不用了,先吃药吧,具体的你明天问消化内科医生。

第二天,患者如期醒过来了,生命体征已经稳定,已经撤掉了升压药,血压、心率都还好。

就像坐过山车一样,病情来得急来得重,处理得也快,好得也快。

如果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真的会活活吓死。

没有再解黑色大便。

联系了消化内科医生,转了过去。

患者在消化内科住了几天,情况都还行,然后准备出院。

就在出院当天,患者都走到医院门口了,突然一下子人又晕过去了。

赶紧就近送到了急诊科。

「怎么回事?」患者弟弟又紧张又不解,「好端端的怎么又会这样啊。该不会是中风了吧,我爸妈就是中风走了的。」

他都快哭了。

老马经验丰富,迅速用听诊器听了患者腹部,咕噜噜响,肠鸣音活跃,估计又该死的消化道出血了。

「不是说止止血了吗?怎么还会出血呢。」

患者弟弟的疑问,也是老马的疑问。

出血怎么会晕倒呢。他不解。

消化道出血一般表现为呕血、便血、腹痛等。

但如果短期内大量快速出血,人体内血容量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或者由于神经反馈等其他因素,大脑会马上缺血,所以人会跌到。

等血容量反应过来了,一些预备的血液进入循环,或者神经调节正常了,人可能会醒过来。

老马话刚落音,患者就悠悠醒来,非常戏剧。

但心电监护显示患者血压还行,但心率偏快。还是老办法,尽快输血、止血。

找消化内科,找 ICU。

老马找到我的时候,我刚准备下班,但由于是我经手的病人,所以还是决定留下来跟进处理。

患者血红蛋白结果出来了,比出院前一天测量的似乎还要高一点。

怎么回事?难道不是出血?

「估计还是出血,只不过由于我们采血很迅速,采血那时候可能患者血液还没稀释开来,看不到有血红蛋白变化,复查一个血红蛋白肯定是下降的。」老马斩钉截铁地说。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于是让护士重新抽了一份血送检验科。

我跟输血科掰扯,要血。

输血科说患者现在血红蛋白还是不错的啊,怎么要这么多血啊,这不浪费嘛,还有很多病人等着要血呢。

我说患者这一份血常规的血红蛋白是不算低,但是下一份肯定是低的,患者很快就失血性休克了,不管怎么说,血都要备着。

输血科也不是犟驴,虽然他们抠,但还是能解释得通,答应给我们先来 2 个单位红细胞,备着 2 个单位红细胞。

消化内科医生下来了,看到患者现在生命体征还算稳定,说可以考虑重新做一次胃镜,看看是不是原来那个地方又出血了,还是有新的出血病灶。

患者自己这次不同意了,说做胃镜太辛苦了,而且那个气管插管搞得现在嗓子都还痛,有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止血的。

她弟弟则劝说她,听医生的。

我说不管怎么样,先上 ICU 吧,视情况决定。

患者这个样子,随时可能再次大出血的。如果止不住血那就很被动了。

好说歹说,患者总算同意进入 ICU。

本来我还想着劝说患者做个头颅 CT ,彻底排除脑出血可能。

但老马坚持说不用了,患者四肢活动好好的,言语清晰流利,没有任何神经定位体征,不可能是脑出血或者脑梗死,就是个消化道出血引起的晕厥。

中途绕道去 CT 室,万一在路上大呕血怎么办。

老马有他的担忧,他吃过这种亏,我能理解。

但消化内科医生建议,还是做一个吧,做了放心。

另外,患者腹部到底什么情况呢,我们也得给她做个 CT 看看,上一轮住院只是做了腹部 B 超。

趁这次机会,把头部腹部 CT 一起扫了。

我同意消化内科医生意见。

跟家属沟通好,签好转运知情同意书,我也顺道陪同去了,手里拎着气管插管箱,万一不好,随时插管抢救。

CT 做完了。

没事。什么问题都没发现,没有脑出血,腹部也没什么特殊发现。

起初消化内科医生还担心会不会有肠道肿瘤引起的出血,这下可以放心了。

病人再次进入 ICU。

本想给患者做胃镜看清楚情况,没想到患者还真的是一根筋,说不做胃镜就是不做胃镜。

她倒不是怕胃镜痛苦,而是怕气管插管不舒服。

「但如果不做气管插管,万一做胃镜途中患者有呕血,那是会造成窒息的,会要了你的小命。」消化内科医生吓她。

但无济于事。

消化内科医生也不强求,跟我说,上次做胃镜止血其实也不是很好做,她的出血点位置比较麻烦,如果这次进入还是那个位置出血,估计止血效果也不是很好。

「要不考虑介入止血吧。」消化内科医生建议。

我同意。

介入止血是什么?

我跟家属解释,现在能推测的是,患者的十二指肠里面的血管出血了,我们在患者大腿根部这里的动脉打个针,放入一根导管,导管在血管里面行走。然后我们往导管里面注射造影剂,造影剂能使得血管在 X 光下显影,正常情况下血管是很光滑成型的,像一棵大树的枝干一样,如果某个部位看到有造影剂渗漏,那就意味着有血液渗漏,那就是那个位置出血了。

看到这个出血的位置之后,我们就把一个很小的弹簧圈推进去,堵住这个小血管,就能起到止血的目的。这个过程就是介入止血。

总体上是个微创的,就打个针的伤口。

患者和家属都同意介入止血。

介入科医生过来了,沟通清楚了情况,说明各种可能遇到的问题,然后签了字。

我看患者此时生命体征还算稳定,一边输血,就一边推着患者去介入科了。

第二次抽血结果回报了,患者血红蛋白已经低至 70g/L 了,比第一次明显低了不少。

果然还是出血。我们的猜测推断没错。

另外,患者途中又解了一次黑色大便,黑得发亮的大便,那就柏油样大便。

旁边的规培医生啧啧啧惊奇,说终于见识了一次书上说的柏油样大便了,原来长这样。

血红蛋白下降,解黑色大便,意味着患者真的是消化道出血,证据确凿。

上了介入科的台。

介入科医生信心满满进入,利索地找到怀疑的肇事血管,进行造影,却没看到有显著造影剂泄露的情况。

怎么回事?大家都疑惑。

继续打造影剂,再看看。

介入止血,首先得找到出血的血管吧。

这打造影剂来找出血血管,就好比顺藤摸瓜,造影剂打到哪,就看到哪;哪里的造影剂有类似蘑菇云一样的泄露时,就意味着这里的血管有破口了,造影剂陪同血液一块漏出来。

问题是,两个介入科医生眼勾勾地盯着屏幕,愣是没发现哪里的血管有渗漏。

我手里也捏了一把冷汗。

患者的血压已经偏低了,这要是再找不到出血的血管,不能及时堵住破口,等下又出一波血,可能就撑不住了。

我看介入科医生的衣服也都湿透了,估计他们比我更紧张。

但紧张归紧张,手里的活还是稳步有序地进行着。

换平时,可能刚上台就找到了出血的血管,但今天确实可能把他们整不高兴了,反复仔细观看硬是看不到出血点。

介入科医生只好收手,说看不到出血点,可能是已经自行止血了,也可能是出血点太小看不清楚。

介入科找不到出血病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也是客观因素决定的,一些复杂的患者可能需要上好几次介入科的台才能找到肇事血管。

我看患者血压偏低了,赶紧加快补血补液速度,撤了下来。

跟家属解释清楚后,就马不停蹄回到 ICU。

只有回到 ICU,我心里才踏实。

患者虽然有消化道出血,但这次似乎是真的自发止血了,经过补血补液药物止血等处理,生命体征逐步稳定,不像上次一样那么凶猛。

这让我稍微有些安心。

第二天再次复查血常规时,血红蛋白已经升至 90g/L 了,明显好转。

患者本人感觉也良好,睑结膜、甲床、口唇也没那么苍白了,嚷着要出 ICU,说这里住着实在难受,憋屈。

我答应她,很快让她出普通病房。

我正对比着患者的血常规报告,突然一个指标的异常映入眼帘,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患者血常规里面的嗜酸性粒细胞计数和比例都是升高的。

而且不是高一点半点,直接高了将近 4 倍,正常人的白细胞有好几种,中性粒细胞是最多的,嗜酸性粒细胞比较少,一般不超过 5%,但眼前这个病人的嗜酸性粒细胞比例占到了 19%。

这是有问题的。

这么高的嗜酸性粒细胞计数,怎么之前就没发现呢。

我暗自懊恼,赶紧翻开了患者上一次住院的病例,发现患者的嗜酸性粒细胞一直都比较高,多数都在 15% 以上。

我隐隐觉得不安。

临床上患者嗜酸性粒细胞计数升高,往往意味着患者会有一些过敏性疾病,比如支气管哮喘、药物过敏、荨麻疹、血清病等,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寄生虫病。

但患者弟弟告诉我,患者并没有上述列举的疾病,至于是否有寄生虫,那就不得而知了。

一般人有寄生虫病,你也看不出来,如果没检查,患者自己都不会知道。

患者万一有寄生虫病,我们又没诊断出来,那就是漏诊了,这可不是小问题。

我赶紧把消化内科医生找过来,问患者上次住院期间有没有注意到这方面情况。

消化内科医生很淡定,这出乎我的意料。

他说之前也考虑会不会有寄生虫病的,但是留了患者两次大便去检测,都没有看到虫卵,估计消化道不存在寄生虫感染。

倒是考虑有没有嗜酸性粒细胞性胃肠炎,这个病也会有很高的嗜酸性粒细胞计数,而且也会导致消化道溃疡出血的。

消化内科医生告诉我,他们本想进一步检查的,但患者执意要求出院,所以作罢。患者是外地人,异地医保,估计担心费用,所以比较执拗。

如果不是寄生虫感染那就好,很多寄生虫会黏附在肠壁黏膜上,会破坏局部血管,也是会导致消化道出血的。我知道这点,消化内科医生更加知道这点。

既然这样,患者现在已经稳定了,我想着早点转手给消化内科继续处理了。

他也同意。

可就在准备转出去的当天,患者又出现腹痛了,并且这次有呕血。

一大口血呕在病床上,染红了被子,还溅了旁边年轻实习护士一身,吓得她花容失色。

上一次也是准备出院就出事,这一次准备转科就出幺蛾子。

患者呕血,说明消化道还是有活动性出血,而且肯定是上消化道出血(胃或者十二指肠居多),这转科恐怕是不行了。

得立马止血。

又要输血,补液,盯紧血压,别让休克了。

我又把消化内科医生请过来,大家一琢磨,觉得还是做胃镜靠谱点,决定再次胃镜下观察和止血。

现在患者有呕血,不适合推出去做介入了,风险太高。

「如果实在不行,可能要请外科医生介入,紧急剖腹探查止血。」我跟患者弟弟说。

他哭了,还是那句话,尽一切努力,妈妈不在了,姐姐就是妈妈,姐姐不能没有了。

说实话,我很感动。

但是该交代的还是要交代,最差的情况还是要说清楚,否则人如果不在了再来沟通,那就说破嘴都没用。

患者听说又要做胃镜,并且还要气管插管,有些抵触。

但我很严肃告诉她,不插气管插管做胃镜,意味着什么。

没有人不怕死。

「做就做吧,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患者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驾驶。

为了以策万全,消化内科医生把他们的主任也请过来了,大家一起看看胃镜下的情况。

毕竟患者情况有点复杂,搞不好可能得需要主任亲自动手了。

我也提前找了外科医生,跟他们说,如果胃镜止不住血,可能就要剖腹探查了,让他们过来瞧瞧,评估评估。

一下子,ICU 病房堆满了人。

消化内科几个医生,外科几个医生,还有我们科室几个医生都围了过去。

静脉麻醉了患者后,顺利建立了气管插管通道。

血液回来了,继续输血,用止血药。

消化内科医生把胃镜镜头从患者口腔进入,一路看食管、胃部,可见有少许血液,进一步确认是消化道出血,跟上次一样,食管、胃都没问题,镜头转动进入十二指肠。

十二指肠里面血液较多,很快镜头就模糊了,喷水冲洗了几次后,视野清晰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时候患者又再次呕血,血液从嘴角流出,幸亏我们提前插了气管插管,否则非常可能造成血液返流进入呼吸道导致窒息了。

找到了溃疡灶。

众人惊呼了出来,问那是什么。

「那是一条虫子吗?」有人喊出。

「真是虫子啊!」消化内科医生立马拍摄下了画面,画面瞬间凝固。

我仔细一看,还真的是条粉红色的虫子,大概 1cm 长,吸附在十二指肠内壁,还在蠕动呢。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活的寄生虫。

「敢情这溃疡都是被它咬出来的。」消化内科医生心有余悸。

本来想着止住血后把虫子弄出来的,但虫子实在很细小,也怕不小心损害肠壁造成新的出血,于是作罢。

这是什么虫子,大家都没见过。

我拍摄了相片后发给感染科的老师,他们也派人赶了过来,一看,说是十二指肠钩虫啊。

很细很细的虫子,如果不是胃镜下图象放大了,还真的看不到它。

止住血后,胃镜撤出。

感染科老师说,广州还是很少见这种虫子的。

十二指肠钩虫病,这种虫子感染主要是经过皮肤,人如果赤脚在地里田里活动,如果刚好有这个虫子成活,就可能叮咬皮肤,进入血液,先进入呼吸道,后来进入消化道,也可以是直接吃了被污染的蔬菜而进入消化道。

这种虫子进入消化道后会到处叮咬肠壁,造成腹痛、食欲不振、出血、腹泻等,严重的就会跟这个病人一样,类似消化道溃疡大出血。

「为什么上一次胃镜没看到这条虫子呢?」大家疑惑。

那就难讲了,一方面这个虫子容易变换叮咬的部位,另一方面当时因为大出血看得不是很清楚都是有可能的。

这解释得通。

「那为什么之前留了两次大便查找虫卵都没发现呢?按理来说,这么大的虫子应该经常排卵的啊。」我也有疑问。

「那很简单啊,之前患者一直便血,那可能都是血液来的,没多少真正的大便,你们留的大便找不到虫卵也正常。」

「另外,直接图片法找虫卵还是不容易的,这回跟检验科沟通一下,用饱和盐水漂浮法,因为钩虫卵的比重比饱和盐水低,这样能提高检出率。」感染科老师给出建议。

当天我们就给患者留了大便,为了增加检出率,多留了几次。

也跟检验科老师沟通了,用饱和盐水漂浮法来找虫卵。

果然找到了钩虫卵。

自此,真相大白了。

患者前后几次危及生命的消化道溃疡大出血不是普通的溃疡,不是普通的胃酸增加引起的溃疡,而是寄生虫感染导致的溃疡出血。

这算是比较少见的情况了。

也是由于这个病例,我更加对嗜酸性粒细胞计数增高有一个立体的认识。

在感染科老师的指导下,用了驱虫治疗,复方甲苯达唑,连服两天,任它多强壮的虫子,都给它掏出来。

家属听说是钩虫病引起的出血,也是惊讶不已。

了解到这个病主要是在田间从事农活的人容易被感染时,更加是懊恼。

经过正规的驱虫治疗、补铁治疗后,患者情况逐步好转,转出消化内科继续治疗。

后面连续 3 天大便都没看到虫卵,血便也逐步减少,到后来已经没有血便了。

精神状态明显改善,也没有再出现腹痛。

出院。

科普小课堂:大便出血别大意,警惕这些问题

大便出血,需要考虑哪些问题?什么情况下得赶紧就医?

日常生活中,大便出血是一个很常见的问题。

但遇到大便出血,大家也不可大意。

通常来说,大便出血最常见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痔疮,一个是结直肠癌,一般都过结肠镜就可以鉴别诊断。

但还有一些少见的原因,比如肠结核、肠伤寒、溃疡性结肠炎、肛裂等,普通人很难鉴别,必须要上医院解决。

那么,什么情况下,大便出血得立马就医呢?

一个是出血量大的时候,必须马上打 120;另一个是长期反复的出血,不管是什么疾病导致的,都应当进行系统的处理。

另外,如果便血伴随有腹痛或者发热,应该立马就医。

常见的胃镜、肠镜检查有必要吗?有哪些注意?

大便出血去就医,很多时候,医生可能会建议做肠镜或者胃镜,这个时候,大家也不必太担心。

一般来说,超过 40 岁的人群都会建议做第一次胃镜和肠镜,目的是检查出胃癌和结直肠癌,早期能发现这种疾病的话,治疗效果都挺好,甚至能治愈。

但普通年轻人有必要做这些检查吗?

不是都要做的,除非你有长期的腹痛、腹胀、反酸等怀疑胃部疾病,或者有长期的腹泻、腹胀、便血等怀疑结直肠疾病,才考虑内镜检查。

寄生虫引起的疾病还是相对少见,但有时候胃肠镜检查也能发现。

钩虫病究竟是什么?

像咱们这篇内容里提到的钩虫病,日常生活中并不常见。大家不必太过担心。

钩虫病是由十二指肠钩虫寄生于人体小肠所致的疾病。

钩虫感染轻微者可以没有任何症状,严重的患者会有贫血和出血表现,甚至出现心功能不全、发育不良等。

农村钩虫感染主要是经皮肤感染,也可是生吃含有钩蚴的蔬菜、黄瓜等经口腔黏膜侵入人体。说白了,钩虫病就是一种寄生虫病。

大便颜色跟身体健康状况有什么联系? - 李鸿政医生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