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拿到一手好牌却被自己打烂了是种怎样的体验?

2021年12月28日

国际上有个知名度无限趋近于零的国家,有意思的是,这个国家曾发现过大片金矿和铝矿。

苏里南位于南美洲东北部,面积 16 万平方公里,相当于 2.75 个通辽,但虽然其面积不小,人口目前却只有区区 60 万,跟回龙观差不多。

苏里南地图
苏里南地图

苏里南地图

在国际社会中,苏里南的存在感连乐事薯片里的空气都不如,但作为南美洲最小的国家,苏里南却是一片有故事的土地。

1499 年西班牙航海家第一个到达了苏里南,但却未做太多停留,在地图上做过标记后就走了。

这倒不是殖民者们良心发现,主要是这地方自然条件不太好,地势南高北低而且绝大部分区域覆盖着原始森林(90% 以上),无论干啥都需要清理大量树木,殖民需要伐木,但伐木累。

苏里南是全球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国家
苏里南是全球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国家

苏里南是全球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国家

这片土地就这样成了殖民主义的漏网之鱼,平静的日子持续到 1650 年。

这年英国巴巴多斯总督占领了这里,他带着追随者在此建立起第一块殖民地,并命名为苏里南。

这个殖民地建成没多久,荷兰人就不干了。

荷兰人倒不是不满英国人占了这块荒地,但他们对英国人开荒种的东西非常有意见,你种啥不好种甘蔗?

彼时的荷兰垄断了朗姆酒的生产,而甘蔗最大的价值,除了制糖就是酿酒,英国人种甘蔗很快引起了友商惊诧。

暴怒的荷兰人开始折腾苏里南殖民地,两国殖民者在此展开了旷日持久的纠缠,最终在 1667 年的第二次英荷战争中,荷兰海军将领强行占领了苏里南。

当然了,想从带英嘴里抢食是不容易的。

战争结束后英荷签订《布雷达条约》,荷兰人觉得,苏里南肯定是不能吐出来的,但是为了安抚一下带英,我们愿意用北美洲的一小块土地换苏里南。

英国人斟酌之下也答应了,在荷兰人看来,自己用一块弹丸之地换来这么大一片种植园,赚大了呀!

荷兰人划给英国人的这片土地,叫作阿姆斯特丹,英国人接手后用约克公爵的名字命名了这片土地,现在这里一般被称为 New York。

拿到苏里南后,荷兰从非洲进口大量黑奴,把种植园一扩再扩,在这段时间里,荷兰人对奴隶的虐待堪称丧心病狂。

英国历史学者后来写到:「在苏里南,人类对人类的不人道几乎达到了极限」。

由于实在不堪虐待,黑奴们干脆逃出种植园,混进南边的森林中跟土着共同生活,逐渐形成了一支庞大的混血种族——「马龙人(Maroons,字面意思是棕色黑人)」。

等到 19 世纪废奴运动到来,由于名声太臭,苏里南殖民地很快面临无人可用的窘境,荷兰人只好四处骗人过来干活。

这次,荷兰人充当了反种族主义急先锋。

对于骗人干活这件事儿,荷兰人是一视同仁的,绝不会因为你的种族而不骗你。

国内白人 loser 他们骗、印度人他们也骗、东南亚土着还是骗,甚至在中国骗走了不少汉人。

疯狂的拉人的后果,就是这块原住民人口极少的土地变成了一锅大杂烩,各民族互相交融混血。

经过多年发展,苏里南的民族成分相当于把通辽可汗、彩云之南、统一老坛、中国女篮、Yellow 光盘等多种因素掺和在一起,变成了世界上民族文化最复杂的地区,没有之一。

那么,这么多民族可以在这个小国里和平共处吗?

答案是可以。

被逼独立

20 世纪初期,当了几百年牛马的苏里南突然咸鱼翻身,这地方找到矿了!

在苏里南中部的丘陵里发现了大片金矿和铝矿,本来万年无人理的苏里南一下子成了香饽饽,美国铝业公司入驻苏里南。

相比于奴隶制,资本家的敲骨吸髓显得是如此的温情脉脉。

由于苏里南人口实在太少(当时约三十万),二十世纪也不再是强制劳动的年代,美国资本家破天荒的大方了一些,给苏里南人开出了较高的薪水。

为了方便运矿石,荷兰人关掉了本来已经赔得底掉的种植园,开始大搞基建,铁路修上了,发电厂也建起来了。

而且,为了培养工人,他们甚至搞起了义务教育。

因此,苏里南人的识字率极高,长期维持在 80% 以上,20 世纪后半段开始更是超过 90%。

在小富即安中,苏里南无惊无险地渡过了一战。

二战中由于荷兰被灭掉,关键时刻美国伸出「援手」,在跟荷兰流亡政府签订协议后接管了苏里南,以免它落在轴心国手里,同时为苏里南提供必需的工业品。

当然,咱老美忙里忙外不能白跑,那边的矿咱们就不客气啦。

另外提醒荷兰,你们最好在战后最好审视一下和殖民地的关系,原则上我们美国是不鼓励搞殖民地的。

荷兰在战后已经没有任何话语权,同时随着殖民时代的结束,荷兰只能认真地去殖民地化。

经过 6 年谈判,新版《荷兰宪章》在 1954 年发布,在这部宪章,荷兰给了苏里南极大的自治权,他们可以自己选总督,可以自己组织政府,除了外交和军事权还在荷兰手里,基本实现了自治。

按照荷兰的构想,这部宪章距离独立也就差一步了,就等着苏里南人下一步自己要求独立了。

结果,荷兰人足足等了二十年,也没等来这个要求。

对于苏里南人来说,独立?我才不独立呢,我跟你们结婚!!(郭德纲)

苏里南人拒绝独立的原因很简单,因为 1954 年宪章里给的待遇实在太好了,他们自动获得荷兰国籍,拥有全部荷兰公民的待遇,但税收却由自己定。

在足足 20 年的时间里,苏里南人把荷兰羊毛薅得风生水起,教育经费不够,找(荷兰)女王要,基建自己不够,找女王要,刮台风要赈灾,找女王要!

可是等到交税的时候,那我苏里南自有国情在此,尚请女王陛下怜悯。

总之,在这二十年时间里,荷兰对苏里南那不能叫作包养,只能叫爱的供养。

在薅了宗主国二十年羊毛后,苏里南的经济实现了跨越式腾飞。

1960 年他们的人均 GDP 才 346 美元,到 1975 年居然飙升到 1296 美元,简直是用气泵抽荷兰的血。

所以,虽然情感上苏里南人觉得独立的名声更好些,但是架不住他给的实在太多了。

苏里南经济结构如此单一,靠着荷兰可以拿到大笔低价的工业品和生活用品,进出口也可以不用关税,一旦失去这种优势,光剪刀差就能要了命。

而苏里南的精英阶层更清楚,没有了荷兰,自己读八辈子书都没处施展,所以,自己打死都不独立。

在国际社会上,还没有宗主国强令殖民地独立的先例,苏里南由此成了荷兰的心病。

荷兰政府深恨前人造孽,搞的什么鬼殖民地,现在好,报应了吧?!

而进入七十年代,就在荷兰政府无计可施的时候,苏里南终于出现了一个好人。

1973 年,坚持死不独立的苏里南进步改革党(印度裔的政党)选举失利,接替他们上台的是苏里南国家党,国家党的领导人叫亨克·阿龙。

亨克·阿龙
亨克·阿龙

亨克·阿龙

阿龙和国家党的主要支持者是黑棕混血人,祖上大多是奴隶,算独立倾向比较强的群体。

虽然由于这些年来荷兰给的太多,他们一直也没什么实际行动要求独立,但口嗨还是要口嗨的。

阿龙组阁后他立刻开始口嗨,宣布苏里南要独立,最迟不能晚于 1975 年。

其实对于阿龙来说,这只不过是日常吹吹牛而已。

但这边话音刚落,荷兰首相登乌伊尔立马跟进,迅速表示殖民地是旧世纪的产物,野蛮且不人道,本届内阁将全力支持海外殖民地独立,最好在 1977 年之前所有海外殖民地全都独立,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在荷兰的稀里糊涂突然落锤计下,苏里南人全体懵逼。

荷兰首相发言当天,苏里南就有 1000 多人冲上首都街头,抗议独立议案,差点酿成流血事件。

纵观历史,这可能是第一个因为不想独立而游行的殖民地。

不过,急于甩锅的荷兰可不管你这个,立刻开启了苏里南独立谈判。

在这边,苏里南的反独派也缓过神来,强行挤进谈判代表团,誓要把谈判搅和黄。

这帮大哥一出手,果然是老神仙放屁——不同凡响啊。

他们表示,我们在荷兰治下数百年,兢兢业业,流血牺牲,让我们独立,对我们的感情伤害不亚于骨肉分离,所以!得加钱!65 亿荷兰盾!

苏里南人的条件震惊了整个荷兰,别人独立给原宗主国补偿,你们免费独立还要另要钱,要点脸吗?不给!

苏里南代表团立刻表示不给没问题啊,那这就算谈判破裂呗?好,我们不独立了!

荷兰政府说你等等你等等,荷兰首相表示,65 亿实在太多了,换算下来相当于当年苏里南八年的 GDP,吃绝户都没有这么狠的呀。我们愿意出 15 亿分手费,这是荷兰政府最大的诚意。

苏里南说 15 亿就想把我打发走?门也没有啊!

经过数周的口腔体操,最终双方将这个数字敲定在 35 亿荷兰盾,曾经的海上马车夫荷兰,由此成了帝国主义之耻。

1975 年 6 月 26 日,双方正式签署协议宣布苏里南即将独立。

消息一出,苏里南立刻掀起一场疯狂的移民潮,三分之一苏里南人扶老携幼的润荷兰,走的人几乎都是精英和中产阶级,因为他们很清楚留在这个国家没有任何前途。

1975 年 11 月 25 日,荷兰女王的雕像被从奥兰涅广场移走,前苏里南总督费里尔宣誓就任苏里南第一任总统。

费里尔是末代总督,也是开国总统,但是,他只是个虚位元首,真正掌权的就是那个要求独立的总理——亨克·阿龙。

虽然全国的精英阶级都选择了润荷兰,但阿龙总理丝毫不慌。

走就走,爷手里掐的分手费比那谁媳妇还多。

再说了,现在正是美苏争霸惠全球的时代,此处不留爷,爷去投勋宗,美苏全球争霸的大背景下,我随随便便薅点超级大国羊毛也 OK 吧?

这种心态,跟在校学生说「现在的社会随便什么工作也能月入过万吧?」是一个感觉,很快他就被现实锤了。

首先,苏里南独立后,美苏两国都没过来下注。

美国铝业公司已经深入苏里南各个方面,根本不需要加注。

苏联也难得清醒一回,虽然都是苏家人,但这种拉美边角料有啥价值?百亿补贴勋多多都没他的份。

然后,国内的情况也出乎阿龙的预料。

由于人口大量跑路,苏里南大量企业停产,劳动力极度短缺,引发全国经济和产业危机,国家收入锐减。

再然后,阿龙万万没想到独立后支出也跟着暴增。

苏里南独立后,军费由自己负担,凭空多了一大笔开支。

由于已经独立,进出口成了国际贸易,苏里南的工业品很快出现短缺。

企业大量破产导致经济危机,进而在 1979 年居然闹起了失业危机,全国四分之一人口成为街溜子。

对于国内乱局,总理阿龙无力管制,几年下来国民逐渐放飞自我,种种思想主义如雨后春笋,国内一片勃勃生机万物竞发的景象。

果然,1980 年,我们喜闻乐见的军事政变终于来了,而领导这次政变的,就是在苏里南历史上的灵魂人物——德西·鲍特瑟。

德西·鲍特瑟
德西·鲍特瑟

德西·鲍特瑟

小号独裁者

1945 年,德西·德拉诺·鲍特瑟出生苏里南的一个小村庄,祖上虽然不能说是达官显贵吧,至少也可以说是世代牛马。

鲍特瑟不仅出身低,性格也比较焚书坑儒,由于成绩太差早早辍学,他选择去参军,至少有碗饭吃。

1968 年,鲍特瑟跑到宗主国荷兰当兵,还成功进入了军校。

由于家里太穷,鲍特瑟不得不靠在学校里销售刘备(黄书)来维持生活。

1970 年他在军校毕业,成功当上了士官,然后,有格局的地方来了。

苏里南独立后,苏里南的精英阶级乌泱泱地润荷兰,而鲍特瑟先生居然逆潮流而动,退出荷兰军队回国了!

因为他知道,苏里南军队本来是由荷兰负责。苏里南独立后,过去的军队一哄而散,新政府肯定要组织新军队,自己这种科班出身的海归回去,这还不重用?

果然,鲍特瑟的猜想是对的,他刚一回国立刻被赋予了重建军队的重任,总理给了一纸命令,你去拉队伍吧!

本来鲍特瑟觉得这是个好差事,然后他就傻眼了。

因为他发现苏里南政府最大的问题——没钱。

前文说了,苏里南独立后,几乎光速切换到了经济危机模式。

为了节省开支,阿龙总理只能对军费进行可持续性地竭泽而渔,苏里南军队的装备奇差,工资更是低到忽略不计,连退休老汉都招不来。

鲍特瑟回国是为了升官发财,现在官倒是升了,钱则是一分没有。

为了过日子,他和部队里的几个小头目向总理请愿,希望能给涨点工资。

可是,连这么卑微的要求都被阿龙拒绝了。

抑郁的鲍特瑟偶尔听了一次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演讲,突然就被激发了灵感。

别误会,这大哥倒是没想投共,只是觉得工会罢工是个不错的思路。

他立刻联系了几个军头,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几个人决定成立士兵工会。

但最离谱的地方在于,他们作为国家干部,非常守法,决定成立工会后,哥几个兴冲冲地去找政府批准去了!

阿龙总理也是个明白人,二话不说派警察把几个来申请的军官抓进了监狱,放出风要狠狠收拾一下。

不发工资不说,连正常的维权活动都镇压,资本家看了想落泪。

鲍特瑟很幸运的没有被抓,他一看这种局面感觉自己下场不太妙,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反戈一击。

他串联了 15 个下级军官在 1980 年 2 月 25 日开始提刀上洛,直接冲进首都军营把一艘小炮艇给偷了,顺着河冲到警察局附近就是一顿猛轰。

这场迷你版的炮打冬宫,到底是政变还是救战友很难定论,从结果上说第二个目标无疑失败了,因为炮击引起警察局大火,那被抓的几个人全给烧死了。

警察被打个懵逼后也逐渐组织起了反击,但他们却没有勇气冲炮艇,隔着老远开枪,双方枪炮齐鸣爆发激战,总理阿龙一看形势不妙立刻决定跑路,留下虚君总统在风中凌乱。

为了收拾局面,总统派人去通知鲍特瑟,你停火吧!总理已经跑路啦!

就这样,这场莫名其妙发生的不算政变的政变莫名其妙地成功了,军警火拼一天的唯一战果,除了烧死了监狱里的几个倒霉蛋以外,就只有一个路人被流弹打伤了胳膊,可谓战况惨烈。

停火之后鲍特瑟也蒙了,他本来就是为了要点工资,并没有想要接管政府呀,这怎么打了一天后我成替身了呢?

鲍特瑟并没有什么施政纲领,也全然不懂如何治国,他一开始想把那个给他讲社会主义的大哥请来当总理,没想到大哥表示自己才疏学浅断然拒绝。

鲍特瑟感觉自己当总理也实在难以服众,于是他成立了一个军事委员会,以委员长的身份开始了对苏里南的统治。

十二月谋杀

鲍特瑟政变上台之初,苏里南人并没反对,前任阿龙实在太烂了,大家都觉得,再烂还能烂到哪去呢?

说起来,南美小国的人到底是没见识,他们很快就被打脸了。

上台后鲍特瑟开始改革,他声称这是一次社会主义改革,所以起手就把国内企业全部国有化。

然而这个举动却连共产党都反对,因为他压根就没碰苏里南最大的企业——美国铝业公司。

并且,收回的企业也没有变更劳动模式,唯一的变化就是把老板从个人变成了鲍特瑟。

这种情况下,这些企业的下场可想而知。

没过几天这些企业就统统倒闭了,苏里南的外汇迅速见底。

由于没钱,他遇上了当年阿龙的窘境——没法给军队涨工资。所以,大家也都按规矩来。

从 1980 年到 1982 年,苏里南发生了四次政变,鲍特瑟艰难地弹压了下去。

不过由于自身理亏,所以他也没报复,每次都这么不了了之了。

但是,1982 年 10 月 30 日这天他开始变了。

那一天格林纳达总理莫里斯·毕晓普前来苏里南参加会议,按道理说有重大外事活动的时候,国内有啥矛盾都要往后放放,等外宾走了再闹。

可是,苏里南的工会偏偏就在那天组织了一次大规模讨薪活动,这边毕晓普正满街参观呢,那边一票工友铺天盖地杀了上来!

鲍特瑟赶快紧急发表讲话,对这帮讨薪大哥一通求饶:「你们工会今天才向我提交欠薪数额文件!现在银行都快关门了!我会给钱的!但我得调动现金吧?你们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吗?」

按说,一国领袖姿态低得确实让人同情,奈何鲍特瑟平时信用太差,卑微到这种地步工会依然没放过他,到底把那次会议给搅和黄了,毕晓普觉得自己受到侮辱,提前结束行程回国。

临行前,毕晓普给鲍特瑟上了一课,他从社会主义的角度提醒他——你想要赢得无产阶级的支持,就必须带领他们去消灭另一个阶级!

毕晓普的意思,大概是让鲍特瑟把矛头对准美国铝业公司。

可是文盲鲍特瑟把话完全听岔劈了,他觉得消灭阶级自己肯定是不会,但消灭承载阶级的肉体,自己倒是可以尝试一下,你们不是觉得我不够狠吗?那我就狠给你看!

1982 年 12 月 7 日深夜,狠人鲍特瑟出手了,军队将 16 个长期反对他的人抓紧了军营,毒打了一整天。

次日鲍特瑟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有人阴谋发动政变,现已被英勇顽强的苏里南军队抓捕,还找了个倒霉蛋来认罪。

苏里南人压根没摸清状况,正到处打听时,更惊人的消息传来了。

12 月 8 日深夜,16 个被捕的反对派中的 15 个居然被捕鲍特瑟给毙了!(留下一个被鲍特瑟用来杀鸡儆猴)

按照官方说法,这些人是因为越狱失败而被击毙的。

但谁都不相信一群律师记者和工会领袖会集体越狱。

更不用说所有人的弹孔都来自正面,背后身中八枪被判自杀了属于是。

这次谋杀震惊了整个世界,多年小透明的苏里南,这回终于有机会在联合国获得了专案,包括美国苏联在内的诸多国家一致谴责鲍特瑟的罪行,并表示苏里南不拿出个说法就要制裁你!

面对国际施压,憋屈了好几年鲍委员长难得的雄起了,他丝毫不在乎国际观瞻,拒绝任何调查,反正那些人就是越狱被杀,爱信不信。

同时,他宣布实行全国宵禁、关闭大部分报社、广播和电视台,甚至为了避免学生闹事,直接封了苏里南唯一的一所大学。

这种行为的结果自然是求锤得锤,美国和荷兰带头制裁,停掉了苏里南的贷款和援助,荷兰政府甚至放出话来,荷兰依然欢迎苏里南人,完全开放移民。

荷兰话音刚落,独立时没跑掉的苏里南人又一次掀起移民狂潮,集体润荷兰,把鲍特瑟气得在各种场合对着荷兰猛烈祖安输出,两边的梁子算是结大了。

此时,国内国外双重压力之下的鲍特瑟感到了危机,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他从军队中提拔了不少人加入了自己的卫队。

这是一个让鲍特瑟后悔很久的决定,因为那批人中,有一个叫龙尼·布林斯韦克。

龙尼·布林斯韦克
龙尼·布林斯韦克

龙尼·布林斯韦克

穷人龙尼

龙尼·布林斯韦克 1961 年 3 月 7 日出生于苏里南的某乡村,家里属于那种计生办来了恨不得给他销户的家庭,光活下来的兄弟姐妹就有十个,生活条件远不如牛马。

在 10 岁那年,龙尼在某个午后从森林里救出一个迷路的神父,为了感谢救命之恩,神父出资供龙尼到首都的学校学习。

但跟鲍特瑟一样,龙尼的性格也比较焚书坑儒,所以在学业上没有任何成果,于 1980 年加入了薪水极低的苏里南军队。

加入军队后,龙尼倒是如鱼得水,因为他作为一个二百多斤的苏里南大力士,一看就是当大鸽的料,所以很快被鲍特瑟选入总统保镖队伍。

当上保镖的龙尼对生活很满意,一个边境牛马能混成总统保镖,那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所以他非常卖力,就为保住自己的工作。

1984 年 3 月,鲍特瑟去某地视察,龙尼如常贴身进行保护。

当队伍接近围观群众,鲍特瑟正频频挥手致意时,突然一声枪响压过了喧嚣。龙尼反应飞快,一个箭步冲到鲍特瑟身边,二话不说将其撂倒,用二百多斤的身体压住了鲍特瑟,试图挡住刺客的子弹。

一片大乱之后,保镖们发现,原来刺客并不存在,只是一个卫兵的枪走火了。

这时候龙尼的情况就变得尴尬起来,本来的剧本应该是英雄保镖神勇救主,现在变成 200 多斤的大力士差点压死雇主,刺王杀驾了属于是。

龙尼觉得,无论什么原因,自己充分提现了一个职业保镖的价值,得加钱!

而鲍特瑟则是个不明是非的人,可能是因为被压得太惨,他不仅没给龙尼加钱,还在 4 月把人家解雇了,连退役补贴都没给。

满腔怒火的龙尼就这样离开了军队,他微薄的教育经历不可能让他知道什么叫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有锁链,但他朴实的道德观中有一样东西是确定的,就是无论如何,你得给钱!如果你不给,我就自己拿。

1984 年后半段,龙尼开始物理讨薪,连续抢劫数家银行,抢银行的同时,他还颇有阶级感情,把抢来的钱大部分分给了穷人,一来二去居然赢得了苏里南罗宾汉的美称。

苏里南警方在鲍特瑟的指示下成立了一个专案组,于 1984 年 12 月逮捕了龙尼。

结果在审讯期间,龙尼居然用一根藏起来的饭勺拆掉了牢房的铁窗,成功跑路。

在朋友的帮助下,他一路登船出海,他也润荷兰了!

按说这些年来润荷兰的苏里南人多了去了,多龙尼一个不多。

可是这次不一样,由于在国内的声望(压总统抢银行给穷人发钱),很多对鲍特瑟不满的苏里南人来找他。

不久,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荷兰政府找到龙尼,表示我们愿意给您提供钱和武器,阁下愿不愿意反攻大陆,光复苏里南呢?

因为鲍特瑟长久以来的祖安行为,荷兰政府早就对他极其不满,所以为了扶持龙尼,荷兰人也给他提供了法属圭亚那的一片营地,还提供了军事教官,征集了不少苏里南人来投军。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龙尼·布林斯韦克于 1986 年 7 月重返苏里南,爷要反攻大陆了!

国土大战

1986 年 7 月 22 日凌晨,龙尼带着自己的游击队偷袭了苏里南东北边境一处哨所,将 12 名政府军全部俘虏,放一把火后扬长而去,正式打响苏里南内战的第一枪。

随后几个月里,这支游击队四处出击,今天抢劫银行,明天炸警局,把整个苏里南搅得天翻地覆。

为了反击,鲍特瑟多次组织政府军进行围剿,奈何苏里南树高林密便于躲藏,实在打不过还能润国外,政府军几乎一直在单方面挨打。

鲍特瑟非常恼火,亲自带队杀向龙尼的老家莫埃瓦那村,然后干出了一件丧心病狂的事——在问不出龙尼下落后,鲍特瑟下令屠村,政府军杀掉了 39 名老弱妇孺,把小村庄烧成了白地。

如此倒行逆施的做法迅速激起了全国和国际社会的震怒,连美国都宣布严厉地制裁苏里南。

内外交困的鲍特瑟只能让步,宣布在当年恢复宪法改为总统制,并且于当年 11 月举行大选。

果然,在 11 月的大选中,鲍特瑟大败亏输,反对党获得压倒性优势,只要等程序走完,在国际社会的逼迫下,鲍特瑟下台是板上钉钉的事。

就在鲍特瑟四面楚歌的时候,一个关键人物将他拯救出泥潭,那位无私的好人叫龙尼。

在听说老家被毁后,龙尼急火攻心,为了实施对等报复,他也开始袭击支持鲍特瑟的村庄。

这样,本来在道义上占优势的游击队变成了恐怖组织,国际组织无法再对鲍特瑟进行单方面清算,由于两方势力的摆烂行为,各国想介入都不知道以什么理由好。

在苏里南国内,政府军和游击队不断刷新底线,双方不停针对敌区的基础设施进行破坏,把本就不多的家底砸了个稀烂。

我们说起来很热闹,但其实这场战争规模很小。

苏里南当时正规军不过 2000 人,刨除吃空饷的有 1000 人就不错了。

游击队那边号称 1200 豪杰,真交火时能有 700 人就算满编。

按规模算的话,只能算南方的村级火拼。

这场毫无下限的内战持续一年后,双方都有点撑不住了。

苏里南财政早就一穷二白,而荷兰不是美国苏联,给龙尼的援助也很有限。

再打下去,双方怕是得动用冷兵器了。

关键时刻,还得是鲍特瑟脑子活泛,每次当你震惊于他的下限时,他都会给你展示更低的下限。

没钱不要紧啊,拉美国家想搞钱还不容易?贩毒啊!

但是,往美国贩毒的胆子,他是没有的。

这倒不是怕美国报复,实际上他要担心的不是美国,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的大毒枭们也不是他能对抗得了的。

所以,鲍特瑟将国产毒品的市场腹地选在了荷兰。

就这样,由国家领导人主抓的贩毒活动在苏里南轰轰烈烈地展开了,苏里南既为南美毒枭提供销售渠道,也有自营业务。

靠着大笔毒资,鲍特瑟重新发力战场,龙尼被打得节节败退。

危急时刻,龙尼也顾不上许多了。

不就是钱吗?这时候他也不在乎什么金主态度了,龙尼跟荷兰的往来更密切,贩毒比鲍特瑟更容易,他也开始大量向荷兰贩毒。

很快,双方再次达成了均势。

时间来到 1989 年初,双方的贩毒业务迎来重大扩张期,手里的港口都有点不够用了,可是在抢夺港口的过程中,双方都发现对方的抵抗力度异常激烈。

鲍特瑟和龙尼思考良久,最后都意味深长地看向远方:「哦~~~~早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什么好饼!」

这时候,鲍特瑟率先完成了王八退壳——自我开脱。

他觉得,既然咱俩都不是啥好饼,那还打什么啊?联手做生意不好吗?

老鲍果断派人去找龙尼商量,你看现在咱们国家也开始恢复民主化(民主个屁)了,你的核心诉求已经得到满足,何不放弃暴力抗争,从此安心做生意(贩毒)和从政(捞钱)呢?

鲍特瑟的建议与龙尼的想法一拍即合,双方在 1989 年 7 月 21 日同意立刻无条件停火。

就这样,几千人激战三年,共阵亡一百四十余人的苏里南内战就此告一段落,以双方握手言和告终。

东窗事发

摆平了内战的鲍特瑟志得意满,1990 年,他派人打了几个电话就推翻了民选政府,准备继续掌握政权。

但是这件事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弹,对于这个和五大流氓都没有利益纠葛的国家,联合国真正行使了权力,联合国派了一组观察员来监督苏里南进行重新选举,鲍特瑟无奈之下只得交出军权,回家专心倒腾白面去了。

见他放弃了权力,荷兰政府也不再对他穷追猛打了。

在另一边,龙尼也懒得再折腾,要了一片金矿和森林的开采权后就解散部队,准备回家在花天酒地中度过枯燥无趣的下半生了。

本来关于苏里南的故事就应该到底为止了,但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掉井里呢?

荷兰是毒品转运大国,但并不代表荷兰政府就不缉毒。

1997 年 10 月,荷兰警方在斯泰伦丹港意外查获了 1.2 吨毒品,这恐怖的数量把警察都吓傻了,缉毒警顺藤摸瓜向源头查,终于知道这批货有半吨属于鲍特瑟,有 150 公斤属于龙尼。

荷兰人的怒火瞬间点燃了整个北海!

好家伙,我说你们两头烂蒜怎么愿意放弃权力了呢,原来财富密码在这呢?!

暴怒下的荷兰警察和法院飚出令人难以想象的效率,不顾抓没抓到罪犯,直接在 1999 年 7 月缺席审判苏里南双雄,鲍特瑟被判 16 年,龙尼 8 年。

同时,荷兰把贩毒证据和判决结果直接呈交国际刑警总部,把国际通缉令给申请下来了。

并且,荷兰政府授意苏里南的新政府继续追查内战中两边的罪行,势要把这两个人渣搞进监狱!

虽然在国内盘根错节的势力保护下,俩人不至于被捕,但长期被通缉还是让两位大佬如坐针毡。

随着荷兰的政治追杀越逼越紧,哥俩神同时瞄上了一样东西——国家元首的豁免权!

按照国际法,一国元首在任期间即使身背案子,各国对其也没有执法权。

所以从 2000 年开始,两人同时出来选举。

为了共同的利益,鲍特瑟和龙尼成功联手,最终在 2010 年的大选中一举把鲍特瑟推上总统宝座!

当选总统的鲍特瑟
当选总统的鲍特瑟

当选总统的鲍特瑟

鲍特瑟一上台后,立刻拿出了一部「大赦法案」,赦免之前内战时期产生的种种罪行,大家不要沉迷过去的哀伤啦!将来谁要再提内战期的破事可就是犯法了哦!

荷兰人对此目瞪口呆但毫无办法,就这样,国际通缉犯鲍特瑟再次主政苏里南 10 年,直到 2020 年 7 月 16 日离任。

他离任之后,龙尼立刻当选副总统,这也就是他以副总统的身份上场踢球的原因。

但老哥即使上了球场依然不改猛人本色,除了开心时给人发钱外,在被出示黄牌时随手掏枪也是正常举动,甚至还因为殴打裁判被禁赛过。

不过,相比于鲍特瑟,龙尼的名声稍微好一些,他最近还给家乡接通了电线,终归还是做了点人事。

只不过,这件事只是看起来很美好。要知道,苏里南的人均 GDP 一度比中国还高不少,2014 年时甚至接近一万美元,这种国家居然连通电都需要个人出资,本身就是一件很荒唐的事。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由于长期的政局动荡加上领导人过于离谱,苏里南从独立以来没有做过任何一件靠谱的事。

2010 年鲍特瑟再次当选总统后,恰逢苏里南独立 35 周年,他想以此为由好好庆祝一下,结果,当年跟荷兰签的《独立契约》居然被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了,如此重要的文件居然能搞丢,国家的混乱可想而知。

如果你以为这是因为苏里南政府缺乏人手而导致的,那你就错了,因为只有区区六十万人的苏里南,按照官方说法居然有四万公务员,按照民间说法则有八万人,这个比例可以让王安石当场暴毙。

而且,苏里南人并不是瑙鲁那种胎教肄业的水平,他们的识字率很高,如此多的公务员居然连一份文件都管不住,你很难想象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现在,苏里南的人均 GDP 从数字上看并不低,但贫困率基本跟非洲穷国看齐,甚至每天两美元的国际贫困线下人口也有 20%,可谓穷得荡气回肠。

在全球减贫的大背景下,联合国甚至都对苏里南绝望了,认为他直到 2030 年也无法消灭贫穷,因为其贫困人口还在增长。

而且,苏里南的贫穷甚至怪不到帝国主义头上。

荷兰前后为苏里南提供了海量的援助和贷款,美国铝业公司在苏里南也非常守规矩,2018 年撤出时甚至追加投资恢复了环境。其他大国则更是从未染指过这片土地。

这样一个资源丰富,教育发达,地广人稀的国家,在没有任何大国觊觎的情况下,居然仅仅凭自己折腾自己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穷国,这也不得不说是一种奇妙的本事。

拿到一手好牌却被自己打烂了是种怎样的体验? - 小约翰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