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如果一个人染上了艾滋病,那么他还能活多久?

2021年12月26日

说一个在急诊科遇到的病例,起初以为是普通肺炎,后面高度怀疑艾滋病。

年轻护士听到都吓得浑身发抖,拼命洗手连忙带双层手套,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那天我值夜班,来了一个年轻男性,33 岁,跟我年纪差不多。

来的时候呼吸偏急促,而且口唇似乎有点发绀,我赶紧让护士安排他进抢救室。

几个护士手脚麻利为他接了心电监护,测量血压。

血压还算正常,但是心率很快,达到 110 次/分。

他告诉我,连续十多天都有点咳嗽,好像也有发烧。

平常忙,也没当回事,没想到今晚就加重了,有点憋气,稍微活动就觉得气喘。

护士给他量了体温,38.2°C。

「发热了。」我告诉他。

病人有咳嗽、气喘,发热,而且双肺听诊有湿性啰音,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肺炎了。

而且很有可能是重症肺炎,必须住院。

他显然被吓到了,问我是不是有生命危险,住院的话要住几天。

我不想吓坏他,让他别担心,到了医院什么都好说。

所有检查他都答应。

做 CT 之前,他问护士,能不能去厕所抽根烟。

被我听到了,当场骂他个狗血淋头,怀疑重症肺炎还吸烟,简直是嫌命长。

他有烟瘾,这点我一开始就察觉了,一排的烟屎牙,连左手食指都是有点发黄的。

他也很坦白地说,吸烟十多年,每天大概有 2 包。

好家伙,十几岁就开始吸烟了。

也正是考虑到这点,我对他的肺炎才更担心。

我安排规培医生和护士推他去 CT 室,好在抢救室跟 CT 室距离比较近,有惊无险做完了检查。

结果也跟着出来了,双侧肺炎,双侧病灶比较大。

这点在我意料之内。

抽血结果也出来了,白细胞计数比正常值还低了一点。

规培医生很疑惑,说感到有些意外,还以为白细胞计数会高得离谱呢,毕竟是一个这么明显的肺炎,而肺炎又以细菌性肺炎最为多见。

我说白细胞计数不高反而低,这不是什么好事,这说明患者可能存在严重感染,连免疫都被抑制了。

一些重症感染患者白细胞计数都可能比较低的,说不定患者下一步就多器官功能衰竭了。

药房的抗生素回来了,护士先给他用了第一次药。

这种严重的肺炎,早一个小时上抗生素,都会降低一分风险。

之前有个病人,刚来时还好好的,下一秒就直接器官功能衰竭了,我不能再让这种悲剧上演。

考虑到患者是重症肺炎的可能性很大,我叮嘱一旁的规培医生,找呼吸科一同来看看。

没多久呼吸科医生就下来会诊了,评估情况后,同意肺部感染诊断。

本来该收入呼吸科立马住院的,但由于暂时没床位,今晚只有先让病人在急诊科待着了。

为了安全,我让他直接住抢救室,不去留观室了。

对于这样一个严重的肺炎患者来说,目前能做的就是吸氧,用强力抗生素,补足液体,确保电解质平衡。

然后旁边备着气管插管箱,万一情况转差,随时可能需要上呼吸机。

然后让病人自己签病重知情同意书。

我本来想让他把家属叫过来的,但他告诉我,是临时来广州出差的,在这边没亲人,女朋友虽然一起来了,但还没结婚,自己能签。

他大概是了解了签署这份文件的重要性,笔停在半空犹豫了好一阵子,最终才落下,歪歪扭扭写了自己的名字。

安排好病人后,我叮嘱规培医生看好他,就去处理其他病人了,有什么事及时来报。

没过多久,规培医生告诉我,病人的家属来了。

是他女朋友。

很快,他女朋友就过来找我了解病情,问我是不是病得很重。

我对眼前这个年轻女孩没什么好感,因为她两只手臂都有纹身,左边是朵花,右边好像是几个字,看不清楚。

在我当时的观念里,纹身不是一个正经人家做得出来的事情。后来我对这个事改观了,但那都是后话,暂时不提。

在得知男朋友有比较重的肺炎后,她很着急地问我,有没有生命危险。

听得出来,她还是蛮关心病人的。

我刚说到现在好一点了,护士急匆匆跑过来,说患者气喘加重了,心率很快,达到 130 次/分了。

情况非常危险。

「怎么回事?」我快步回到抢救室。

规培医生满头大汗,说病人要起来上厕所(后来发现是想借上厕所偷溜出去抽烟),劝不听,强硬起床。

折腾了几下,呼吸就更促了,心率也飙得厉害。

我看病人自己也是气喘吁吁,血氧饱和度掉到了 90%(吸氧状态下),赶紧拿听诊器听了他双肺。

这种情况我最怕是气胸,因为他双肺炎症很明显,肺泡都可能是受损的。

万一肺破了,出现了气胸,就可能呼吸急促加重,缺氧加重,如果不及时发现,性命堪忧。

还好,双肺呼吸音听起来还是对称的,不像是气胸。

这时病人回到床上,情况稍稍好了点。

我叮嘱他一定要卧床休息,现在情况是很危险的,一定得听我们医生的,不能下床。

想上厕所用个尿壶直接在床上解决吧,或者插尿管也行,总之,不能乱动,不能下床。

这时,我留意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盒饭,问是不是他点的外卖。

他说今天没怎么吃过东西,肚子有点饿了,点了吃的。

但没吃两口,太辣了,口腔溃疡,很痛。

病人还有口腔溃疡?刚才没听他提到。

我急忙吩咐规培医生去拿点氯己定漱口液给他,漱漱口可能口腔溃疡会好得快一些。

好不容易把他安顿好,我这边又去忙别的病人了。

可没过多久,他女朋友又来找我,说病人想拉肚子,要上厕所。

当时我以为他是看病情稍微好点了,又想找借口去抽烟,心里吐槽他可真是让人无语了。

难怪人家说戒烟困难,看来这瘾一上来就真的收不住了。

处理了其他病人后,我就奔向抢救室,准备数落一番他。

没想到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恶臭,护士告诉我,病人实在忍不住,直接拉床上了。

哦,真的是想拉肚子了。我为自己的冲动感到羞愧。

「都拉了什么?」我凑过去看看。

「黄色的稀烂便,都是水了。」护士说。

病人看到我后,说实在憋不住,这段时间都会这样,说来就来。

他有点难为情。

「腹泻很长时间了?」我问。

「也就个把月吧,反反复复,我也买了些止泻药吃了,效果时好时坏。」

护士和他女朋友在一旁帮忙换了脏的衣物和床单。

真的是很臭,我本来鼻子不大好,被过敏性鼻炎荼毒了十几年,嗅觉都已经衰退很多了,但眼前还是扑面而来一股没办法掩藏的恶臭。

这么臭的大便,可能存在细菌感染了。

「一天能拉几次?」我问他。

「多的时候有四五次,少的时候一两次,今天就拉了两次。」

他告诉我,除了拉肚子,其他也没什么,偶尔会觉得肚子有点微痛,不剧烈。

很少有超过 1 个星期的肠炎的,病人这个情况持续一个月了,要考虑一些慢性疾病,比如克罗恩病、溃疡性结肠炎了。

这些病都会引起腹泻,还会有腹痛,部分会有便血的。

这时,病人突然一阵剧烈咳嗽,让我又变得警惕起来。

我问规培医生,你说病人有没有可能是肠结核呢?

肠结核也会有慢性腹泻、腹痛的,而且肠结核同时还会可能有肺结核。

部分肺结核也会类似普通肺炎的,低热、咳嗽、虚弱、乏力等等。

你看病人这么瘦,像不像林黛玉……

规培医生似懂非懂,说可是胸部 CT 没提示是肺结核啊,不是肺结核那种典型表现。

我陷入沉思,没错,肺结核影像学特点是病变多发生在上叶的尖后段、下叶的背段和后基底段,跟眼前这个病人不大符合。

但凡是疾病都有不典型的时候。

如果患者真的是肺结核,又在这里无遮挡地咳嗽,咱们几个可就算是密切接触了。

我下意识地捂了捂口罩。同时也提醒大家接触患者时做好自身防护,口罩一定要戴好。

抢救室大门就别关了,通通风。

然后让护士再给患者留一次痰送检验科,看看到底痰液里面有没有抗酸杆菌(抗酸杆菌多数都是结核分枝杆菌)。

并且多开了两瓶液体静脉用,以防患者因拉肚子丢失过多液体而血容量不足。

离开抢救室之前,我还是叮嘱他,尽量少下床,减少意外发生。

这次他很配合,说比较累,也不想折腾了。

谁知道没过几分钟,又出事了。

先是规培医生又来找我,说患者女朋友突然气冲冲走了,离开急诊科了。

护士了解情况,说刚刚好像听到患者接了个电话,似乎是另外一个女朋友打过来的,然后这个女朋友就生气了,撒手不管了。

「这么狗血?」规培医生瞪大了眼睛。

「不小心听到的,谁那么有空趴窗口听他们讲话。」护士边忙边说。

患者情况比较重,万一需要抢救或者入 ICU,没有家属是比较棘手的。

女朋友走了,干脆找他要直系家属电话吧,我们直接联系他家里人,通知一声。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这病人看着弱不禁风似的,想不到还有这一手,一脚踏两船。」护士有些不满。

渣男!

「别急着给人贴标签,说不定事实不是这样。」我赶紧结束了话题,「咱们的任务是稳住他,让他能顺利去呼吸科。」

「什么叫跟我们无关,这种人女朋友这么多,说不定还会出去花钱找乐子,有没有什么病的还不一定呢,咱们可是还得跟他打针输液的。」

护士继续发牢骚,又来了一句:「想想就觉得恶心。」

护士这句话我,让我后背一凉。

我全身像被电击了一样,伫立不动。

糟糕透顶了,左分析右分析,我竟然忽略了一个令人生布的疾病。

我拔腿就冲入抢救室。

患者刚挂了电话,人比较淡定,好像女朋友走了丝毫没有影响到心情。

我直截了当跟他说,问个问题,希望没有唐突,你有没有吸毒。

他显然被我这个问题吓到了,说没有,仅仅是吸烟而已,毒品从来没碰过。

我仔细检查了他双上肢血管,的确没有见到针眼,最起码他没有通过静脉吸毒。

但不能排除他通过鼻孔吸入方式吸毒。

为什么我怀疑他吸毒呢?

因为我见过长期吸毒导致严重感染的病例,他这么瘦,又吸烟,差不多半个月的发热,现在又有肺炎、肠炎可能,不得不让我心存疑惑。

更重要的是,我怀疑他有艾滋病。

规培医生听我这句话的时候,吓得嘴巴合不拢。

本来我就觉得他有些古怪的,年纪轻轻怎么就发生这么严重的肺炎了呢。

一般我们见得最多的重症肺炎都是中老年人,尤其是老年人,年轻人发生重症肺炎的概率偏小,除非合并了其他可能损伤免疫力的疾病。

而且这个肺炎的 CT 看起来跟平时的不大一样,这是间质性肺炎,很多毛玻璃影。

尤其是我发现他还有口腔溃疡、不明原因腹泻,而且时间都不短了,都有个把月,这让我的疑惑进一步加深。

更重要的是,他的血常规提示白细胞计数是减低的,这可能是严重感染导致的免疫抑制。

但还有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他本身存在削减免疫力的疾病。

还有,血常规提示他的淋巴细胞计数是偏低的,这一点我最初忽略了,但刚刚我重新拿来看的时候,这个偏低的淋巴细胞计数让我更加疑惑。

直到护士骂他是渣男,并且怀疑他有性病的时候,我的思路一下子清晰了!

我是真的怀疑他有艾滋病!

艾滋病最常见的传播方式就是性传播,然后才是血液传播、母婴垂直传播。

但这个不能那么快就说出来。

我关上抢救室的门,低声问他,有没有过不洁性行为。

他也很爽快,没有隐瞒,说几年前有过,而且不止一次。

我的心拔凉拔凉的。

「戴套了吗?」我小心翼翼问他。

「有时候戴,有时候没戴,不总是准备地那么充分的。大家都是男人,你也懂的。」

他这句话,彻底让我发疯了。

有过高危性行为,加上眼前这所有的一切,我有非常充分的理由怀疑他有艾滋病了。

如果他真的是艾滋病,那他的肺炎可能就是肺孢子菌肺炎了,这是一种只发生于免疫力严重削减的患者身上的真菌性肺炎。

当然,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推断而已,没有证据。

本来所有患者入院都要常规抽血查免疫四项的,包括艾滋病、梅毒等。

但我忍不住了,必须现在就抽血查。

我明确告诉他,怀疑有艾滋病可能。要完善检查。

他怔了一怔,没有拒绝。

我把患者可能有艾滋病这件事告诉了当晚所有的护士、护工和规培医生,让大家在照顾他的时候一定要加倍小心。

艾滋病是性传播、血液传播疾病,只要不接触他的血液就不怕,大家戴好口罩,平常护理工作没问题的。

尤其是护士,给病人打针输液一定要小心。

几个刚刚给患者打过针的护士听到我的话后,吓得浑身发抖,拼命洗手,然后带了双重手套。

其实大家手上都没有破损皮肤,不会被传染到的。

再说,仅仅是怀疑他有艾滋病而已,没有确诊,大家不要太害怕。

即便他有艾滋病,也没那么可怕,艾滋病现在是慢性病了,可以通过长期吃抗病毒药物遏制住病情,不是绝症了,不要恐慌。

话虽如此,几个年轻姑娘还是吓得不轻。

最后年资稍高的护士挺身而出,主动说换她去护理这个病人吧,她经验丰富一些,不容易犯错误。

我现在只希望他今晚能安全度过,病情不要恶化,不需要气管插管上呼吸机,不需要更多有创伤的治疗。

假如说他血压不好了,需要大量补液、使用升压药,我可能就得给他做深静脉穿刺,那样的话,我自己暴露的风险也会增高。

但如果他真的进展到那个程度,硬着头皮也要盯上。

另外,我希望我的猜测是错误的,是自己吓自己。

最终我们还是没有联系上他的家人,他也说了,如果真的出事的话,他会找家里人来的,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嘛。

年资高的护士给他抽了一管血,送检验科,查免疫四项,其中就包括艾滋病抗体。

抽完血后,我见她额头上也冒汗了,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艾滋病是绝症这种观念在我们医护人员群体里面根深蒂固,更别说普通人对艾滋病的恐慌了。

事实上,传染病院的同行多次跟我们强调了,艾滋病现在是慢性病了,不是绝症,大家不要太恐慌。

那天夜里,我一有空就巡过去看病人情况,幸运的是,经过吸氧、用上抗生素后,他的肺部情况稍微有些好转,安静状态下呼吸急促没那么明显了。

我的心也一直悬在半空中,担心他一下子转差,需要各种抢救,那就有些棘手。

我可以说服自己不去害怕他,毕竟病人在我手里,我义无反顾。

但我不确定我的同事们会不会因为这个而有所犹豫,毕竟我们处理艾滋病都没有什么经验。对于没经验的、未知的东西,我们心存害怕是正常的。

但同事们的表现超出我的意料,大家该干嘛还是干嘛,反而是我多虑了。

即便他真的是艾滋病,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接触血液、戴好手套就行了,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主任来了,我把情况跟主任汇报了。

本想着汇报完之后跟呼吸科要床位,但主任拦下来了,说暂时不着急联系床位,等艾滋病抗体结果出来再说吧,如果是阳性的,得直接转传染病院了,我们这边不能留他。

主任说的有道理。

我忙了一个晚上,跟接班的同事交代些注意事项后,就下班走了。

过了没多久,接到了同事电话,他迫不及待告诉我,阳性。

我一下子爬了起来,再也睡不着了。

没错,这个年轻男子的艾滋病抗体是阳性的,就是我做完留的那管血,在我们自己医院检验科化验的结果是阳性的。

再结合他有过不止一次的高风险性行为,诊断几乎是板上钉钉了。

我后背一阵冷汗。

我猜对了,但一点都不开心。

这次没有以往那种分析正确患者病情的快感,反而是一种隐隐的失落,言语难以表达。

这是我第一次跟艾滋病患者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虽然后续我也陆续见过几个艾滋病患者,但都没有这次印象这么深刻。

患者最终没有收入呼吸内科,而是直接转去了传染病院。

听说后来做的艾滋病确证试验也是阳性的,我们医院做的筛查试验阳性,疾控中心做的确证试验也是阳性,真相大白了。

这个肺炎,原来是艾滋病惹的祸。

病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后,会经历很长一段时间无症状期,可能是几年,也可能是十几年,等到病毒破坏了免疫系统后,才逐渐出现艾滋病症状。

比如肺部感染了细菌或者真菌,肠道也被感染了,口腔溃疡也会有等,总之全身各处都可能发生问题,因为免疫系统被击溃了。

后来我了解到,这个病人在传染病院死亡了,死因是多器官功能衰竭。

终究还是无力回天。他发现的太晚了,治疗也太晚了,又合并了严重的肺部感染,救不回来也在常理之中。

我突然好奇他的几个女朋友有没有被感染到。

同事打听了,说那个纹身的姑娘也去做了检查,结果是阴性的,没有被他传染到。

我长长舒了一口气,真的是幸运至极啊。

而那天晚上护理这个病人的几个护士,都咨询了我们的专业人士,经过谨慎评估,大家都没有暴露的风险,也是虚惊一场。

长点心吧,高危性行为还不戴安全套,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科普小课堂:艾滋病可怕吗?

艾滋病是通过什么途径传播的?用对方的毛巾真的会传播吗?

众所周知,艾滋病是性传播疾病(还有血液传播、母婴传播等)。因为 HIV 存在于血液、精液和阴道分泌物中,不管是同性、异性性接触都可能导致传播。

性接触当中,只要有细微破损都可能让病毒侵入人体而致病,所以不要以为性接触时间很短就安全,一点都不安全。性伴侣越多、没有保护措施就越不安全。

之前有人得了艾滋病,不肯承认自己有不洁性行为,把锅甩给毛巾,说是艾滋病人污染了毛巾,而自己接触了那条毛巾才导致的感染,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艾滋病病毒对外界环境抵抗力很弱,离开人体后活不了多久,尤其是热敏感。

资料显示常温下艾滋病病毒可存活数小时到数天,但如果加热至 100°C 20 分钟就可以完全将其灭活,并且能被常规消毒剂杀灭,所以马桶盖、毛巾、泳池等都不会传播艾滋病的,它们不背锅。

握手、拥抱、共同进餐会传播艾滋病吗?

这是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可以明确地说,不会。因为艾滋病病毒传播依靠性传播、血液传播、母婴传播及一些医疗途径(比如污染的针头刺伤),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能通过普通的生活接触传播艾滋病,所以跟艾滋病病人握手、拥抱、共同进餐并不会传播艾滋病。大家不要太害怕。

艾滋病病人看起来有什么异常吗?怎么判断一个人是不是艾滋病?

很难。传染病院很多艾滋病病人,每年也有几万新发艾滋病病例,但即便是长期接触艾滋病病人的医生,也没办法单独从外表上判断哪个病人有没有艾滋病,必须依靠检查。

艾滋病病毒感染人体后会有三个阶段:急性期、无症状期、艾滋病期。

急性期就是感染最初的那段时间,持续 2-4 周,部分感染者会有类似感冒的表现,比如全身不适、头痛、恶心、呕吐、腹泻、咽痛、关节痛等,这时候患者体内还没有产生艾滋病抗体,所以没办法通过检测抗体来判断有没有艾滋病,这也叫窗口期。抗体查不出来,但是患者的确有艾滋病,这段期间是可以传播艾滋病的。

过了急性期后,患者逐渐平稳,进入无症状期。一般持续 6-8 年。这段时间内患者外表看起来一切如常,能工作能生活,但体内病毒含量很高,有传染性。这段时间的病人最危险,以为自己正常,如果到处跟别人发生性关系,那就是个行走的传播器。这时候的病人往往是无意中检测发现艾滋病的,比如要做某个手术,术前常规查艾滋病才发现的。

等到患者的免疫系统被破坏得差不多了,患者就开始出现各种症状了,这就进入了艾滋病期,这是感染病毒的终末期,患者会有发热、腹泻、体重减轻、淋巴结肿大等,然后会有各种器官感染及肿瘤,比如肺部感染、中枢神经系统感染、消化系统感染等。很多病人都是这个时候才来医院检查,才发现的艾滋病。

艾滋病怎么治疗?是绝症么?能活多久?

上面我们讲了,艾滋病本身有个无症状期,差不多有 10 年时间。所以艾滋病感染了不是马上就不行的,而是会活很长时间。

目前有很多抗病毒药物,越早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越早启动治疗,预后会越好。传染病院的医生告诉我们,艾滋病已经可以做到是慢性病了,尽早启动合适的抗病毒方案,可以长期存活,并不是说一旦确诊就毙命的,从这点来讲,狂犬病比艾滋病恐怖的多。

但如果一直没发现艾滋病,直至终末期才来治疗,那时候可能有了很多并发症,那预后肯定比较差,数据显示 1 年病死率 50%,3 年 80%,5 年几乎全部死亡。并且如果不规范抗病毒治疗,病情也恶化地快。

所以,如果无意中发现有艾滋病,一定要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只要启动正规适当的治疗,是有机会长期存活的。从这点来说,艾滋病也没有十年前那么恐怖了。

如何预防艾滋病?

洁身自好,杜绝不洁性行为,万一真的有,一定一定要做安全措施,并且是全程戴安全套。

发生了不洁性行为,突然后悔了,害怕惹上艾滋病,赶紧去医院,72 小时内服用阻断药物,可以非常高效地阻断艾滋病感染风险。

去哪里检测艾滋病?

各地都有疾控中心,可以去那里咨询。国家实施免费的艾滋病资源咨询和检测,而且这是保密的。如果怀疑自己有艾滋病,又暂时不想其他人知道,可以去疾控中心咨询。

如果一个人染上了艾滋病,那么他还能活多久? - 李鸿政医生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