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一个母亲真的能毁好几代人吗?

 2021年12月23日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妈生病,我辞职照顾了她两个月。

出院后,我正在给她做饭,她突然说:「你以后有了孩子可不要指望我给你带哈。」

我愣住了。

她讪讪解释道:「人家都说憨家婆带外孙,带得再好,还是别人家的孩子。」

我炒着菜,一句话都没回她。

后来我结婚生了孩子,她真的只在出月子时来看了我一眼,当天就回了家。

她说家里有事走不开。

我知道,家里屁事没有,是有我的表妹。

而那个时候为了给她治病,我几乎花光了我大学的所有存款。

1、

表妹是我小姨的女儿,比我小两岁。

她十二岁那年,小姨夫打伤了人,表妹暂时被送到我家寄养。

一住就是十多年。

我们一家三口,原本是两室一厅。

我一间,爸妈一间。

表妹搬过来后,我妈把客厅隔出来。

是一个狭窄的房间,靠着阳台。

我在心里一万个觉得应该是表妹去住那个隔出来的房间。

可是我妈看着我极其失望地说:「刘念念,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妹妹已经那么可怜了,你马上就要读高中了,你还能在家待几天。」

我把目光朝向我爸,他只是内疚地看了我一眼。

便装作不知道,然后就转向了电视机。

最后我不仅让出了房间,还背上了自私的一个名头。

我们家就这一个阳台,平时要晾晒衣服。

因此这个房间是没有什么隐私的。

我就向我妈祈求要一张床罩子。

她说:「你当钱是大风刮过来的呀!你当我是捡钱吗?你就不能为我想想吗?」

看着她声嘶力竭的样子,我没敢再说话。

可是没多久,我看见表妹换了新窗帘。

高二的时候,我数学成绩不好。

眼看就要高三了,很多同学都在补课。

我也想去补下这门课。

想了很久,终于鼓足勇气和我妈说。

她先是愣了一下,后又问我多少钱。

我说一学期两千块,我们班的老师私下不补课。

其他班有老师弄这个,两千一学期,每周补两次,已经很划算了。

「划算」这两个字像是一下子触动了她敏感的神经。

「你觉得两千块很划算吗?你是挣钱了吗?你可以说这话。」

最终她还是没有给我掏那个补课费,我也结结实实的挨说了一顿。

后来我才知道,我表妹中考没考好。

我妈给她花了很大一笔择校费,那个时候我爸工作有些不顺。

家里经济紧张,自然要开源节流。

我妈开始给我算每一笔花销,她说你们学校的饭菜。

早饭两三块就搞定了,午饭六元,晚饭四元,一天不到十五块。

一月 26 天待学校,一月吃饭就给你打 390 块,再给你添一些给你四百五,完全够了。

你之前六百一月,都没剩下钱你以为我们家是有钱人家嘛。

就这样轻飘飘一句话,我的生活费从 600 变成了 450。

其实吃饭也够,但是我不可能完全不买其他东西。

那个时候我开始意识到了钱的重要性。

我基本晚饭不吃,午饭和一个家境贫困的室友合买一份饭。

这样午饭可以省三块出来,晚饭可以省四块。

一天可以省七块。

就这样直到高三,无意间被教数学的宋老师知道了。

她开始每天下午帮我补课,还不收我的钱。

虽然我当时兜里没钱,但是我想我以后能挣的。

我给她写了一张借条,约定高考后打暑假工还她。

她犟不过我,收了那张条子。

每次还总是带很多饭,美其名曰说她吃不完,让我帮她。

甚至偶尔给我递上一盒牛奶,也是喝不完。

我知道她是维护我那可怜的自尊心

我们家的牛奶大多是给我表妹喝了多,我妈总是说她年纪小,你和她争什么争。

她在长身体。

我都这么大了,没什么长头了。

因为宋老师的存在,我整个高三过得挺好的。

我那个时候,就在心里发誓我以后一定要报答她。

整个高三我和我妈的接触只是买几本复习资料找她要额外的费用,还有放假回家。

表妹的妈妈回来住了两天,表妹和她不对付。

于是她住了我的房间,这下好了。

我连小隔间都没有了,我曾为了这个和我妈争论过。

她只会骂我:「你连忍几天都不行吗?你觉得这个家是你说了算?」

我非常愤怒得想要冲出去。

却突然可悲的发现,我连一个可以去的地方都没有。

爷爷奶奶早就死了,最疼我的人早就没了。

去外婆那儿,他们不过是再重申一遍我的小气。

我只能站在那儿任我妈发泄。

夜里表妹起来,我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

四目相对,我们谁也没说话。

她怨恨地看了一眼小隔间的方向,然后突然说道:「我有时可真羡慕你!」

我直视着她的目光道:「我每天都很讨厌你们!」

到底还是年纪小,她在我的目光下,落荒而逃。

很快高考结束了,我如愿以偿考上了心仪的大学。

我在外面打暑假工,白天发传单,晚上去火锅店帮忙。

有天晚上已经是半夜了,我才忙完回到家里。

那个时候我表妹已经是初三了,不小心将她吵醒。

2、

我妈也适时的起床了,看到我表妹楚楚可怜的样子。

她说:「大姨,我怕我明天迟到,你一定要叫我起床呀!」

我妈皱眉,双手互相搭着,一般她做这个动作就是要开始骂我的时候了。

我抢在她之前说:「火锅店包吃住,明天我就可以搬出去住。」

她愣了一下,然后马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做给谁看?怎么了?我虐待你了吗?你要搬出去。」

她不依不饶地在那儿念着。

直到把我爸也吵醒了,我爸披了一件外套,眼睛都还没有完全睁开道:「刘念念,大晚上的,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能不能消停点,这都十二点了。」

我看着他们三个,多么像一致对外的一家三口。

我没有说话,却控制不住让眼泪出来。

只能将头低着,我表妹看了我一眼,心虚地低下了头。

我爹这时候发现我哭了,过来安慰我。

他讷讷地伸手想要拍下我的肩膀安慰下我,我快速地躲开了。

然后逃一般的躲进了那个小隔间。

那晚我一夜没睡,我走到阳台上,看着天上灰扑扑的月亮。

如同我灰扑扑的人生一样。

眼泪止不住流。

我在心里发誓,我一定要给自己买房子,我一定要离开这个小地方。

我要让他们都后悔。

第二天早上,我的眼睛肿的有些睁不开。

一开门,却看见我妈冲着我笑,她手里拿着一件粉色的裙子。

我一眼认出,这是前几天她给表妹买大了的。

她伸手,想摸我的头,我反应灵敏的躲开了她。

她马上变了脸色道:「母女之间还有隔夜仇吗?都一晚上了,你还记恨我?」

我没说话,转身就要回小隔间。

她却拦住我道:「就没有比你更小气的人。」

我没理她,她追进了小隔间继续道:「你知道的不是我,你小姨不会过得那么惨的。如果不是当初我帮她隐瞒,她怎么会最后嫁给那样的人。」

「我心里有愧,别人不理解我,你也不理解吗?」

我妈一边说着,一边掉眼泪。

我却已经麻木了,这件事我听她和我爸说了很多次。

后来,每次我和表妹发生冲突时。

她也私下和我说了好几次。

我已经从最开始的动容,到现如今的满心麻木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心里的话脱口而出,其实有些后悔。

因为争吵没有意义。

「刘念念,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我是你妈妈,我们是一家人呀!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

我的那句话好像让她一下子找到了发泄口,她情绪开始特别激动。

昨夜的小插曲导致的那一点点的小愧疚很快就荡然无存了。

她伸手打了我一巴掌,我有些没反应过来。

只是隔了会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依旧没有说话,只觉得有些讽刺。

因为我们的这层母女关系,她只敢欺负我,只敢对我发火。

我妈打完我一巴掌后,先是愣住了。

而后我们目光相聚,她突然极其怨恨道:「你恨我对不对?你看你看我的眼神。」

我依旧和她直视着,最终她转身离开了这个小隔间。

那条裙子被留了下来。

我给火锅店老板打了个电话,说明要搬到员工宿舍去住。

在征得他同意后,火速收拾了行李。

那条粉色的裙子,我故意放在了客厅的椅子上。

仿佛那是一份决心,我会一点点和你分离开。

火锅店老板为了节约成本,宿舍是六人间的。

我一搬过去,我下铺的一个年纪稍大的阿姨就问道:「你是外地的吗?」

我一点也不想谈论我的家庭,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她不好意思道:「现在的小孩可真能干,暑假还出来打工,哪里像我家那两个,十七八了还爱撒娇。」

很普通的话,我却听起来有些刺耳。

我在火锅店干了整整一个暑假,我感觉我已经浑身是火锅味了。

拿了工资,第一时间,洗澡换衣服给宋老师打了电话。

我们在学校附近的奶茶店见了一面,她手里拎着个电脑包。

我想宋老师可真勤奋,还没开学就开始备课了。

她却将电脑递给我道:「我给我儿子买了一台,他爸爸也给他买了一台,这不买重了嘛?你要是没买就将就用了。」

她和之前一样,都是刚好,碰巧。

可我知道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多碰巧。

「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看着她,将眼泪死死忍住。

她捏了捏我的脸道:「小孩子,心事别这么重。」

我心一酸,想到我妈的态度,差点忍不住落泪。

最终,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她收了我的钱。

之后,我给我爸打了电话,就回家了。

有些讽刺,当时,我一个人拎着箱子走。

现在,也是我一个回来,而表妹每次去学校都是我爸妈送。

进了屋子,我刚进小隔间,却看见凉椅被收起来了,

不远处放着书桌和椅子。

上面还有一些初三的书。

我的存在已被抹去。

而我妈却还在因为我回家的事和我的表妹解释道:「你姐姐很快就走了,她要去念大学,将就几天嘛。」

我的手脚在这一刻变得冰凉。

站在那儿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我妈则不满地抱着被子进来道:「你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搞得我慌忙得很。」

我嘲讽地想:我不是不该打招呼,是不该回来打扰你们一家三口。

自此我去念大学,整个大学期间。

就连过年我都只回来了两次而已。

我妈对此,只是夸赞道:「念念都懂事了,晓得为家里减轻负担了。」

对此,我已然麻木

还好,宋老师的儿子和我念同一所大学,所以我们一起去报道,一路上也有个照应。

送电脑那次,我回家才发现,老师将钱偷偷塞在了我的书包里。

一分都没要我的。

所以我逢年过节以及她的生日,都会送礼物。

今年攒了一笔钱,想给她买个按摩椅,结果她又让江扬给我带了很多吃的喝的。

还给我买衣服。

从没想过,我的数学老师比我妈对我还好。

下楼时,我本以为江扬会把东西就放宿舍楼下,结果他拿着东西在楼下等我。

我怕别人误会我们,给他带来困扰,于是撒谎说他是我哥。

却不知道这件事怎么被江扬知道了。

他质问我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哥哥了?」

「我只是怕别人误会我们的关系!」我想了想同他解释道。

他却突然间发火道:「怎么了?误会我们关系,影响到你谈恋爱了吗?」

「我谈什么恋爱?你干嘛这么生气?」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我想着江扬平时对我还不错,从不嫌我麻烦,于是尽量心平气和地和他说话。

「那你编这理由干嘛?」他说这话时,眼睛直直地看着我。

我第一次被人那样看,有些不自在。

只道:「我怕影响你啊!」

「怎么你还盼着我谈恋爱吗?」他更加没头没脑了,我抬头望着他,满眼都是迷惑。

他却恨恨的叹气道:「刘念念,你这个笨蛋。」

自那以后,

他开始对我更加好,宋老师没叫他带东西,他也会每天找我,还给我抢座位,天天带早饭。

我感冒发烧时,他比我还着急,直接带我去医院。

偶尔还给我送花,问他,他说他逛街看到,就随手买了。

我有了怀疑,却又担心是不是因为宋老师,他才对我这么好?

但是却一直没敢开口。

直到大三,有天夜里我兼职回来太晚,下暴雨。

手机已经没有电了,我在离学校几个站的地方。

望着瓢泼的大雨,决定自己走回学校了。

我将我的背包死死地抱在怀里,直直的往前冲。

已经太晚了,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

远方还有雷电,我是真的害怕了。

不停地跑,然后没踩稳直接摔在了坑里。

身上全是泥水,这应该是我最狼狈的一天。

却恍惚间听到有人在喊我:「刘念念!刘念念!」

4、

我抬头见他自雨中朝我奔跑而来,那一刻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掉落。

幸好!这雨水够大,他看不见。

江扬走到我面前,将我扶起,整个伞朝我这边倾斜。

我看见他的衣服都湿掉了,这一路他都是跑着来的。

我甚至听到了他的喘息声。

他劈头盖脸地骂我道:「你要是出事了怎么办?刘念念,你是脑子进水了吗?」

「你能不能注意下安全?你就这么要钱不要命吗?」

「就算你非要挣这个钱,不能给我说下你去哪了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江扬是个话很少的人,但是他今夜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好多。

说到最后,他将我紧紧抱住。

「你多顾惜你自己些好吗?」说这话时,他竟带了一些祈求。

我心一颤,却又带着难言的温暖。

此时,学校宿舍已经关门了,只能住酒店,好在江扬开了两个房间,我暗松口气,却又莫名有点小失落。

冲完澡后,我换了浴袍,他敲门叫我把脏衣服给他,开门后,他也是同样的一身,结果

不碰巧,竟然遇见了他们班、的一对情侣。

男生看着江扬说了句:「兄弟可以呀!」

我想解释,但是人家已经进房间了。

我想着「完了!」

江扬却对我道:「刘念念,你想我去解释吗?我现在就给他发微信,或者我发条朋友圈把我的关系撇清,反正你不是一直怕别人把我们扯在一起吗?我这就给你证明清白。」

他坐在我对面,极其冷静地说道。

「江扬,你可以找个更好的女孩子。」我最终说了这样一句话,话从嘴里出来好苦涩。

「什么是更好?」他眼眶微红,认真道:「我觉得,你就是世界上最好的那个」听到这句话,我的心仿佛被狠狠撞了下。

这是我第一次,被如此坚定地选择。

我哭着抱住了他,他低头,像怕吓到我,轻柔吻上来,

吻着吻着,他却哭了他说:

「念念我看到你过得辛苦,就想把你抱在怀里好好护着。」

他说「刘念念,你这个笨蛋。」

他说「不会有什么其他人比你更好了,他们好不好,关我什么事。」

他单纯地抱着我,像我倾诉衷肠,我静静依偎在他怀中,只觉得所有伤痛都仿佛在被缓缓治愈。

最后,江扬亲了下我的额头,转身关门出去。

我很开心,却又开始担心自己到底是不是真心,担心宋老师知道会不会责怪我

她那样帮我,我却拖着这种家庭和她儿子搞到一起?

还有,万一以后分手了……

我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

一晚上没睡,最后早上眯了下。

睁眼却收到宋老师的微信。

开头就是「江扬喜欢你,我很早就知道了。」

很早就知道了?江扬很早就喜欢我了?

「我希望你不要有负担,你喜不喜欢他,这都是你们两个的事。但是你们能在一起我好开心,真的。我希望小朋友可以幸福呀!」

很简单的几句话,安抚了我所有担忧,眼泪猝不及防的掉落

退房时,江扬就开车在酒店门口等我了。

我坐在车上,不知道说什么。

只是不停地喝着水。

他突然道:「我是认真的。」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天上的星星。

即使月亮是灰扑扑的,但是有星星在,好像路也不是那么难走。

我听见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声音。

他往前开着车,说完这句就没说话了。

但是我看到他的手握方向盘握得很紧,他的额头上还有一些细密的汗珠。

「好,我们试试」这一刻,我突然什么都不想去担心,只想和这个人在一起。

谁知话音刚落,江扬突然将车调头,吓我一跳。

「干嘛?还要上课呢!」我急忙道。

「请假!」我第一次旷课,我和江扬在学校后面的大湖旁边,风把湖水卷起一阵又一阵的波澜,我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他直直地看着我,我可以确定他的眼里只有我。

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那一刻我的心不受我指挥。

他将我抱起,大声道:「我们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了!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那年冬天我和他一起回了家,宋老师在知道我们在一起后,边哭边笑道:「我就知道,我们很有缘分。」

很有缘分成了一家人。

但可惜,和江扬在一起后,原生家庭的伤害依旧没有彻底散去。

我总在想,万一我们结婚了?我该拿什么和他匹配。

经过斟酌,我放弃了乱七八糟的兼职。

专心写网文和找实习,实习时,我进了业内排名第一的公司。

却不是做技术,

而是做销售。

因为这个最赚钱。

我们的销售是检测服务,一般人跨行很难,但我本身就是学这个的,事半功倍。

所以领导们也很欢迎我转岗。

工作期间,我几乎除去基本睡眠外很少休息,忙成了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

江扬一边骂我掉钱眼,一边给我准备可口营养的宵夜。

最后他实在看不过去了,给了我一张银行卡道:「这是他从小到大的所有存款,够不够休息一下。」

他说这话时,眼睛都发红了。

他性子一向好,我从没见过他这么生气。

但是我这样本身就是想弥补掉我们之间的差距,自然不可能要他的钱。

幸好,就在我的身体快撑不下去的时候,我的小说居然卖出去了版权。

我拿着合同去给江扬看,他只是心痛的替我把散落在脸颊的头发别在耳后。

然后用力地将我抱住道:「真好,你可以休息了。」

这一刻,我决定,以后就是他了。

卖版权的事,只有宋老师和江扬知道。

我看着那笔钱有些恍惚,感叹自己竟然可以拥有这么多财富。

可是我却不打算告诉我的亲生父母,因为,我已经不再信任他们了。

我拿出钱在市里买了一个房子,写的我和江扬的名字。因为父母岁数越来越大,所以我把他们接进市里,这样平时看病买东西也方便些。

把钥匙交给我妈的时候,只跟她说这是我半生积蓄,是我能给她的全部,让她珍惜。

她看着我时候,眼睛里透漏出满满的赞赏。

她仔仔细细地参观完房子后夸我道:「念念,你日子过得好好呀!江扬他们家应该也有好几套房子吧。」

我皱眉,没答话。

她自顾自说了好多,无非是说我日子过得好,有学历又有钱。

可怜我表妹,还离婚了,什么都没有。

说着说着她突然掉了泪,眼神悲伤地盯着我。

要不,把这个房子让给你表妹?她真的过得特别辛苦。。

我看着她巴结的神色,脊背发凉。

很悲哀,却已经没有眼泪可以哭:「你要是再有这样的想法,这房子我就租出去。」

我拒绝了她,她就开始说我不孝顺。

指责我从高考后就不怎么回家。

指责我上街会挽着婆婆的手,却连牵她一下都不愿意。

我淡淡看着她,她从头到脚都是我买的,可能是童年补偿,这么多年,我一直极力地想证明什么,满足她一切物质要求。

而现在,只显得我像个大笑话。

「我再听见一次这样的话,以后就别见面了吧,赡养费我会定期打给你。

她呆住,似乎没想到我会突然说这种话。

我也懒得搭理,扭头就走。

房子的事情办好后,我和江扬结婚了。

七年前在学校里因为一顿饭哭的我,绝没有想过我会得到幸福。

会和宋老师及她的儿子成为一家人。

这就如同是老天怕我撑不下去,给我的一颗糖。

甜入心脾。

只是我没想到这颗糖后,还有狠狠一鞭子。

表妹结婚不久后就生下了孩子。

全程是我妈一直在照顾。

我亲眼去见证她们的母女情深。

顺便打量了我妈,她如今也老了。

性子软了,不会总像个炮仗。

她的语气染上小心翼翼,可说出的话还是那么刺耳道:「你别太介意,你看,你妹妹那么可怜,但你还有婆婆帮,多幸福。」

我没回她,只是讥讽地看着她。

她恼羞成怒:「你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怨气。你一直恨我!」

在说到「恨」这个字的时候,声音简直像是从她的嗓音里撕扯出来的。

我垂眸,不想搭话。

她见我没反应,停顿了下,又继续道:「就算我帮你带孩子又怎么样?你也不会稀罕的。」

「呵,还挺会自我安慰。」

我起身,走了。

再没回头,不知走了多久,我发现我满脸都湿了,我自嘲一笑,仿佛被抽了力气,缓缓蹲下,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没什么,反正早就习惯了。

我现在过得很好,不需要她的爱

到了晚上,我像个孩子,使劲儿缩进江扬的怀里,一遍又一遍地问他:「你会一直爱我对吗?」

他不停地亲吻着我,亲吻着我的脸,我的嘴唇,我的眼泪。

然后在我的耳边不停道:「念念,我爱你,我会一直陪着你。」

6、

从那以后,即使离得很近,我也没回去看过父母。

直到中秋节,我爸给我打电话,由最开始的试探到后来的恳求道:「我今年已经五十二了,你如今一年都不肯回来一次,假如我能活到七十岁。」

「我还能见你十八次吗?你每次待不了两小时,算下来我们父女的缘分,竟然两天都不到了。」

其实,这之前,他打过很多次电话,只是我每次都敷衍。

这回,看着女儿好奇的眼,我还是带着女儿和江扬回去了。

我不想让她遭遇我受到的痛苦。

午后,我和我爸还有江扬在阳台聊天。

我爸喝了喝茶道:「念念小时候可乖了,就是爱吃糖,那个时候特别担心她长蛀牙,幸好没长。」

我看得出来,他努力地想找话题。

但是除了很小的时候,可以讲出一些来。

后面的,我们默契的都没有开口。

看起来有些心酸。

却突然听到女儿的大哭声,我忙冲出去。

却见我妈在训斥我女儿,碎碎念道:「你不知道大气点吗?珠珠没有爸爸了,你什么都有,你不能让着点她吗?」

珠珠是我表妹的女儿,在孩子一岁的时候,她和孩子爸离婚了。

一时间,我只觉得气血上涌。

这话我已经听了无数遍。

小时候是,她都没有爸妈,已经那么可怜了。

你就不能让让她吗?

长大了以后就是,你读了大学,你就不能帮帮她吗?

……

因为这样,我每年都给表妹的烟酒店介绍很多客户,。

,没有要一分钱。

哪怕她当着我妈面说:「虽然表姐那些客户没创造多大业绩,但是我还是要感谢姐姐的。」

我也没有计较。

因为我说不到两句,我妈就会马上说:「刘念念,你什么都有了还同她争这些干嘛?」

可现在,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的话用在了我女儿身上?

凭什么?

我女儿做错了什么,我把她带来这世上是让她来受委屈的吗?

我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大喊道:「滚!给我滚!」

他们全都震惊地看着我,我将女儿抱在怀里,冲着表妹吼道:「你也给我滚,这是我买的房子,你给我滚。」

我妈最开始有些被我吓到了,缓了一会儿忙道:「你在干什么?大家都是一家人。」

这话她从从小说到大,就这一句话,让我就像被点燃的炮仗一样。

「一家人,谁和你们是一家人?你们才是一家人,我他妈什么时候被你们当一家人了?」我眼睛里的泪水将我的视线都挡住了。

「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这是我妈第一次在我面前红了眼眶。

江扬伸手将差点站不住的我扶住。

我指着表妹继续道:「是我生的她吗?」「她爸妈不养她关我什么事?她没读大学是我不让她念大学的吗?」

「她离婚是我让她离婚吗?她可怜关我什么事?你凭什么一次又一次这样对我,还这样对我女儿?

你为什么你会是我妈!」

「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到底怎么你了?为什么你要这么欺负我?为什么你们一家人就不能放过我?」

我表妹在我的连番轰炸下,逃出了这个家。

这个中秋节,将我们家的团圆毁得一干二净。

我自此便再没联系过他们。

可是这个世界很小,我和江扬在逛街的时候我见到了我那多年未见的小姨。

她被一个中年男人挽住了腰。

江扬一眼认出那是他们公司的保安队长。

他很快去打听了,原来他们两正在谈恋爱。

保安队长即使人到中年都还有几分样子,很是博得一众大妈的心。

江扬从保安队长那儿得知,我小姨对他一片痴心。

还说会搞套房子他们一家人住。

但是他嗤笑道:「那女人脑子不合适,她姐姐的房子怎么可能给她,还说她姐姐对她女儿好,会给。这再好能好过自己亲生女儿吗?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

真的有这样的事,对别人的孩子比对自己的孩子好。

江扬给了保安队长一笔钱,大概在保护隐私的情况下,介绍了下情况,让他那边要是有什么情况给他说声。

真的被他弄到了一些信息。

他把表妹母女的谈话录音卖给了江扬。

江扬最开始不让我听。

最终还是挡不住我。

我听着我表妹炫耀我妈对她的好,感觉血液都有些凉了。

她说,只要她提要求,我妈都会满足。

她说,我买的房子虽然没有挂在她头上,但是她也一直住着。

、、、、、、、、、

她从小享受着我父母的优待,长大后还住着我买的房子。

凭什么让她占我一辈子的便宜。

我不甘心。

没过多少日子,我妈就给我打电话,她哭着给我道歉,我还想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

她却道:「江扬家里好几套房子,也不缺这套,真的不能把这套给你妹妹吗?」

她果然还是那样。

我隔着电话道:「你再说,我就把表妹赶出去!」

我知道她不会放弃,也没打算再搭理她。

但是我想让她尝尝我以前的感受。

没多久,我就过生日了。

其实以前都是我一个人过,但是自从和江扬在一起后。

都是和他的家人一起过。

往年我都是故意把我爸妈屏蔽,因为我爸妈也就是给我打个电话,意思一下。

然后我表妹过生日,她的朋友圈全是我我妈给她做的饭菜,发的红包,买的礼物的截屏。

宋老师是个仪式感很强的人,生日的时候还会在家不知氛围。

会给我准备惊喜,江扬也是,和大家一起过完后,还会单独在拉我出去过。

江爸爸最好笑,每次都是给我一大沓红票子,然后极其不好意思道:「我就只有这个了。」

我今年把这些都发了朋友圈,配文道:「我以前没有的,现在都补上了,结婚后的家人是老天对我最大的馈赠,被人珍重的感觉真好。」

还把以前屏蔽我妈的说说都打开。

没事就在朋友圈里发个小作文,表白宋老师。

「今天看见这件大衣的时候,就在想我婆婆穿起来一定很好看果然。」

「我以前是个不会撒娇的人,但是遇到妈妈后变得特别黏糊。」

这些表白,反而无线插柳让我和宋老师的关系更亲近了。

她时常笑眯眯地道:「我以为特别想要一个女儿,老天爷真的给了我一个,我就是这么有福气的人。」

我妈在某天深夜给我发微信道:「你是不是特别恨我?」

我没回她。

7、

第二天一早她就给我打电话道:「你们婆媳关系挺好的呀!」

我回道:「对啊,怎么了?」

「没什么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她哽咽道。

我很不耐烦道:「没有别的事,我就挂了。」

最终,我妈问了句,你就那么喜欢你婆婆吗?你们连血缘关系都没有。

「有血缘关系的对我很好吗?」我反问道。

「你要我怎么对你,把心肝刨开给你才算对你好吗?」隔着电话,我都能感觉到她的情绪激动。

她继续道:「你天天在朋友圈晒,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妈死了呢?怎么我就那么见不得人吗?」

「你在街上连挽下我的手,你都不会。你为什么那么记仇,为什么那么记仇?」

她最后放声大哭。

我只道:「说完了吗?说完我挂电话了。」

挂电话的一瞬间,我有些迷茫。

明明我现在已经过得很好了,怎么还是那么痛苦?

最近,我越来越嗜睡,现在又接了这么个电话,简直筋疲力尽。

在公司的时候还能强撑着。

在家里,我无时无刻都想睡。

有些时候边睡边哭。

我总是梦见以前的事,梦见我爸妈特别凶。

梦见他们对我表妹特别特别好,梦见所有人都喜欢表妹,不喜欢我。

梦见过年他们发红包,都给表妹发,不给我发。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

可是为什么在梦里会那么难过?我总是哭醒。

然后江扬就在我身边,他总是很温和地道:「饿了吗?我给你做早饭。」

后来,江扬说带我去医院,我说忙完这阵再说。

我在等,等我妈会不会真的这么做。

我在向我自己证明一样,看吧!她就是那么疼她。

我妈真的带着表妹去过户房子,他们让那个保安队长假装我爸。

但是房子是写的我的名字,所以怎么可能。

于是我妈在那里大闹。

她给我打电话,我也没接,把那些录音和我妈在房管所的照片一起发在家族群里。

里面有好多亲戚。

然后,我 了我妈,说我不欠你的了。

我妈给我再次打电话了,这次我接了。

「你在哪儿?我们见一面嘛。」她说这话带着哭音。

可是我的内心毫无触动。

接着她又碎碎念道:「当初是我帮你小姨隐瞒,她才所托非人,你妹妹才会过成这样,但我没想到,她们竟然这样算计我?我们是一家人啊」她痛苦地抱怨。

这些话,以前冲我说,我可能有几分怜悯,可是现在,

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只是有气无力地道:『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念念,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那么狠心地对我!』她在电话那边急促的哭诉道。

我只觉得不可置信,伤害她的是她们,最后,又是我的错吗?

「妈,我常想,要是我可以睡一觉就死该有多好,可是现在我有孩子了,我不敢死。你能别折磨我了吗?」

「你回老家吧,那套房子我要卖了。」我用尽全力,说了最后一句话。

接电话的时候,我正对着镜子修眉毛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不小心用修眉刀割破了手腕,地上好多血,我的衣服上也都是,眼前越来越模糊,但我却好轻松。

却发现,地上好多血,我的衣服上也是。

都是从我的鼻子里涌出来的。

眼睛越来越模糊。

我看见江扬朝着我冲过来,好像说句对不起,总是给他添麻烦。

可是我实在没力气了。

我太累了。

我从医院醒来,趴在我旁边的是江扬,女儿就睡在我旁边。

她见我睁眼,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欢快地喊道:「妈妈醒了!」

江扬眼睛里都是血丝,胡子都没刮,看起来邋遢得很。

他以前是很爱干净的。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胡子。

他却反手将我握住,不停地用脸来蹭我的手。

宋老师,见我们这样泪眼婆娑地笑了然后拉着江爸爸离开了病房,临走说道:「杨杨,有什么给我打电话哈。」

我的眼光瞥见我爸爸在门口不远处踌躇着。

见我望过去,他试探着走了进来。

女儿却像一只发狂的小狮子一样扑过去道:「坏人!坏人!不许欺负我妈妈。」

我爸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掉,一个劲儿地给我说:「念念,对不起!对不起!」

一时间我像国宝一样,所有人都在和我道歉。

我抬眼看了看我爸,用尽我全身的力气道:「我以后可以少见你们一些吗?可是我真的见到你们就好难过。」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呀?」

「我是你们唯一的孩子呀!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说着说着我又开始哭了,完全控制不住。

我大口大口地喘气,女儿在旁边极力的忍住哭声。

爬到床上抱住我,瑟瑟发抖道:「妈妈,你不要不要我呀!我会听话的,你流了好多血我好怕啊。。」

「是我不乖吗?那你可以打我,骂我的,我不会怪你的,妈妈!」

我爸的眼泪大滴大滴掉,最后哽咽道:「你不欠我们,是和你妈对不起你,别为难自己了。」

「不见,就不见吧!你活着就好!」

我才知道,原来医生说我得了中度抑郁症,会伴随很严重的自杀倾向。

自杀吗?有过的,很久以前就有过的。

但是以前是不敢,怕疼。

现在有了女儿,更怕了!怕我不在这世上。

但是医生说这是病,要吃药。

不能说完全去靠自己。

我了解了一些这方面的资料后,有些后怕。

从医院回家,有些不知所措。

万一我要是死了,我好对不起江扬一家。

他本可以娶一个很好的妻子,心理健康,身体康健,陪着他一起和和美美地过日子。

可是他娶了我,我成了他的拖油瓶。

一直在给他添麻烦。

因为生病我的工作也辞了,我只能依靠于写文。

可是我真的没有状态。

又是一个不眠夜,我做起来,拿着笔记本不停写一些小灵感。

可能是因为吃药的原因,我的记忆越来越差,这让我十分害怕。

江扬站在我面前,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

「刘念念,你他妈的在干嘛?你是觉得我连你都养不起吗?」他额头上的青筋都出来了,眼眶通红。

说着将我一把抱起,扔在了床上。

然后趴在我的肩窝处,我感觉到他在哭。

有些无措。

他声音嘶哑道:「我真的好怕!我好怕!你不在了,你好好活着好吗?对不起,没能在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就保护你。」

江扬是个嘴特别硬的人。

他很少说这样的话。

我回抱住他,大哭道:「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不会和你结婚的。」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要害你们的。」

「我知道自己有病的话绝对不会嫁给你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对不起,我总是给你添麻烦!」

我在他的怀里已经哭得快喘不过气来,他也哭。

他一遍又一遍的亲吻我的眼泪。

和我说:「对不起,我没照顾好你。」

「对不起,我该早点出现在你身边。」

「只是生病了而已,没关系的。」

「真的,没关系的,我陪着你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等我们一起把病治好,我们还要陪孩子长大,我们还有去到处旅行。」

「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去过呀!」

「刘念念,你会好的,你给我想好点呀!」

那一晚,我们相拥而眠。

8、

第二天开了一场家庭会,宋老师和江爸爸给我看了他们的存款,还有我们家的房子已经商铺。

江扬的工资和收入我是一直都知道的,但是之前我一直怎么没花他的钱。

这次在他一大堆理由下,我拿了他的工资卡。

女儿抱着我的腿仰头望着我说道:「妈妈,我也可以少吃点的,妈妈做你喜欢做的事嘛。」

我爸带着我妈回了老家,他没给我打电话。

我将所有给表妹介绍的客户都陆陆续续转移出去了,她很快资金链出了问题,店也开不下去了。

房子我也卖了,我妈自己都被我爸带走了。

表妹也没有免费劳动力了,她带着孩子去了其他城市。

临走前,她给我打电话道:「刘念念,你真狠。」

我还没来得及接电话,江扬就把电话抢走挂了。

「我要把所有令你不开心的事都挡在门外。」

我偶尔从其他亲戚嘴里听过,自从那次微信事件后。

不光我表妹和我小姨没脸,我妈在亲戚面前也抬不起头来。

大家都在说她脑子糊涂了一辈子,这事还传到了老家。

平时她一出门就被很多人说。

但只要她想见我,就会被我爸爸拦住,并且放话,她敢来见我就离婚。

我爸也很久都没有联系我。

但是他时常给江扬打,我偶尔能听到:「她吃了吗?那个菜我肥料都没撒,那个鸡我拿纯粮食养的,给她炖汤嘛,她有问过我吗?」

江扬看到我过来,就会马上把电话挂了。

他生怕我的情绪再受到影响。

又过了一年多,新年到。

我爸问江扬能不能让我录一段话给他,就听听我声音就好。

我看着江扬小心翼翼的模样,亲了下他的额头道:「我现在有你们,我什么都不怕!」

我给我爸打了个电话,隔着电话我都感觉他没有以前有精神了。

我们都心领神会的没有提从前。

只是说说天气,老家的鱼塘果园之类的。

我问他缺钱吗?他说他有退休金,还给我攒了很多钱。

我让他花了吧!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十年前的刘念念很需要,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了。

我爸最后在电话那边哽咽道:「已经说了这么多了,会不会影响到你?你叫我一声爸爸,我就已经满足了。」

「念念,你要是不想想起我,就别想吧!」

我快速地挂了电话,泪流满面。

我的状态已经好了很多,很少想到以前的事了。

偶尔给大家做做饭,接女儿放学。

江扬休息的时候,和他一起自驾游。

我开始慢慢有灵感,写了一个故事。

有一只小狐狸长出了九条尾巴。

传说九尾狐的心脏一直传说可以起死回生,她妈妈将她的心挖了出来,喂给了她快要死的妹妹。

九尾狐逃出来,就快堕魔。

被一个普通人类救走,那个人类什么都没有。

但是他把他的心脏分了小狐狸一半,小狐狸有了人性。

江扬问我后来呢?

后来才知道,小狐狸的妈妈是被执念所化的魔诱导的,小狐狸也差点着道。

但是因为那半颗心脏,它有了人性。

「那她原谅她的妈妈了吗?」江扬问道。

「原不原谅都无所谓了,因为小狐狸已经有了她最重要的人了。」

一个母亲真的能毁好几代人吗? - 十四州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