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你身边是否有边缘性人格障碍患者?他们最终以什么方式生活?

 2021年12月12日

边缘型人格障碍也是看起来非常的情绪极端化,非常的不稳定。边缘型人格障碍可以说是所有人格障碍里面最为情绪极端化、最为摇摆不定的一种人格障碍。

我们先来介绍一下在 DSM5 育中关于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描述。

什么是边缘型人格障碍?不了解这个词的人会觉得什么是边缘型?我觉得其实特别形象的一个记忆这个词的办法,就是你想的是两个极端,它都在边缘。

他要不然一下子跟你好的不得了,特别爱你,觉得全世界你最好;要不然他就恨你恨之入骨,觉得你一定要抛弃他,你要伤害他,他甚至可以说你要离开我,那我先死给你看,我先自杀,我先来威胁你一下,我看你能不能离开,在两极化的情感行为表达的状态中。

所以和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患者处于一段亲密关系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情,比如家里面有一位长辈,或者说孩子有边缘型人格障碍,或者是朋友同事有人格障碍的时候,都让我们身边人能体会到这种和他相处交往的困难感。而且因为对方的极度边缘化,极端的行为和情绪表达,也往往会引起病患的身边的人,他的关系对象有很大的愤怒不解甚至受伤等情绪。

除了情绪表达不稳定的心理模式,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核心其实还在于他自我价值的不稳定,自我形象的不稳定。什么是自我价值的不稳定?如果在童年成长的经历中父母给我们有基本的互动,那么我心里面是比较稳定的,我知道我是谁,我知道我是比较被接纳的,我知道有的时候我会犯错爸妈会训我,但是他们总体上还是包容我的,我在这个家是安全的,我不会轻易被抛弃的,这种成长起来的经历会让我们有一个比较稳定的自我价值感。

那么当我们没有这种体验的时候,自我价值感觉就会非常不稳定,我一旦做错事情,我有没有可能被抛弃?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自我形象的不稳定。打个比方,我以前在美国接触过的有的人,他们头发的颜色总换,染不同颜色的头发,或者说是不同风格的装扮,穿衣风格也变化,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他们的自我形象的不稳定。我究竟是一个淑女类的人?还是我是一个特别狂野派的人?还是我是一个特别的专业范的人?还是我是很朋克的,是很艺术家的?他们对这些问题的答案不稳定。

一般来说绝大多数时候,一个成年人进入到社会工作若干年,他慢慢的有了自己稳定的社会的圈子,家庭的支持的氛围的时候,他会比较舒服的接受自己的一个自我形象的状态,那么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往往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自我形象和他们的自我价值一样,都是非常容易动摇,随着生活中任何细微的变化或者压力的增加减少,会有一些改变,有的时候会是极端的改变。

我把大体的描述说了一下,那么下面是边缘型人格障碍的 9 种特质,我跟大家一一来介绍一下。

第一种特质就是前面提到的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患者有非常严重的被遗弃的恐惧。他们会极力避免真正的被遗弃,或者是他们想象出来的被遗弃。往往这样子的做法其实也符合了一个心理学概念叫做自我意念效应,就是我们心里面怎么想,觉得什么事情会发生,我们就会顺着这个结果去做。因为我心里面很担心自己被抛弃,所以我时时刻刻都在准备着,一旦我被抛弃我要怎么做,一旦对方想要抛弃我,我要怎么去坚持,我要怎么去让他改变他这个想法。

所以我一直处于一种潜意识的战斗状态,所以我非常累,不仅我很累,我的关系对象也很累,往往这样的关系很难真正的长久下来。所以偏偏是他们担心被抛弃,却最后常常得到的结果就是被抛弃,所以这是没有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很难想象的一种痛苦的自我循环。这是第一点,他们极力避免真正的或自己想象出来的被抛弃。

第二个特征是他们有一种或者说有多个非常不稳定的、特别紧张的人际关系模式。紧张这个词可以理解为是关系紧张,你也可以理解为情绪的紧张。很多人情绪特别饱满,一下子我好爱你,这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就是你,我特别的需要你,要不然就是我对你恨之入骨,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你伤害到让你痛苦到不可想象的程度。

所以他们常常会在极端理想化和极端对对方的贬低和伤害之间交替变化,有的时候交替变化甚至会在一天内进行,甚至几个小时内进行,上一个小时我还恨你恨得不得了,然后下个小时就觉得我们两个和好如初,我简直特别爱你。所以这是一个对于常人来说很难承受,然后也非常疲惫的一种人格障碍的类型。

第三个特征是他们的身份紊乱。就像我前面讲到的,他们很难或者几乎无法拥有持续的自我形象,或者说对自己价值感的的认定。他们常常会在这个领域感觉到很不稳定,非常容易极端化。

第四个特质是他们至少在两个方面有潜在的自我损伤的冲动性。恰恰就是因为边缘型人格障碍的这种极度不稳定的自我状态,甚至是自我价值感,所以他们在很多时候会特别容易被一种行为惯性所拖走,比如说他们会过度消费,他们在很难过的时候就买买买,想让自己感觉好一些,或者说是过度的性行为,短时间进行很多的性行为,还有物质滥用,甚至鲁莽的驾驶,暴饮暴食等等。

这些自我损伤的行为惯性其实也很多。在临床的案例中,我们看到很多有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同时也有一些比如说性瘾,或者说是物质滥用,包括过度饮酒,赌博,甚至是一些不可控制的,严重伤害到他们身体健康的一些毒品滥用的这些行为。

第五个特征是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他们常常有反复发生自杀的行为。他们尝试自杀,他们有自杀的姿态,或者说对关系对象有自杀的威胁,或者自残的行为,你要不怎么样,我就要把我自己给伤害,或者说你要不按我的心意做,你要敢抛弃我,我就不活了。类似这样的表达其实都是在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身上非常常见的特征。

第六个特质是由于显着的心境反应所导致的情感不稳定。比如说在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情绪变化期,他们也可能会伴随有严重的焦虑症或者是抑郁症,有的时候会持续几个小时,有的时候会超过几天甚至几个月。所以人格障碍常常会伴随一些其他的情绪方面的心理疾病。

第七点是慢性的空虚感。他们常常觉得很空,这个空其实又回到了我们前面讲到的自我价值感很低,我没有被父母看到,我在这家里面没有一个稳定的地位,得到的尊重和看见几乎是没有的,所以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否是值得的,是有所谓的,所以一个没有稳定自我价值感的人会觉得自己是无所谓的,别人也认为自己是无所谓的,有他没他是不重要的。

这样的一种成长经历或者是心理的认定,会让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有一种深刻的慢性的空虚感,他们心里总是很空,不知道为什么活。

第八个特质是他们有不恰当的或者极度强烈的愤怒,或者难以控制的去发泄愤怒的情绪。

比如经常性的发脾气,一旦发脾气会持续的发怒,甚至是重复性的斗殴去施加暴力,去和别人吵架和打斗。我们其实很多时候会在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人,他们一旦有情绪,他们不会去留意这个情绪。边缘型人格个体对他们来说觉知是个非常难的事情,让他们去觉知到,然后在觉知的时候想到我现在有这个情绪,但是我的情绪是我的,而非我是我的情绪的,这里面谁是控制者非常重要,如果我是控制者的话,那么我可以控制我的情绪,我要不要表达愤怒?

这个时间地理位置合不合适去表达?如果我要表达的话表达多少?我去表达的时候我的目的是什么?我要说明的信息是什么?我的最终的结果我希望和对方达成的一个结果又是什么?我们一般来说通过练习自我觉知可以做到这些,所以我们对情绪的管理会非常游刃有余。但是对于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来说觉知非常难,因为他们情绪太激烈,而且发生的太快,他们都没有机会让意识潜入进去来帮助他们觉知。

所以常常会看到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几秒钟忽然就暴怒,然后大吵,争吵就一下子爆炸就开了,这房间一下子就炸掉了。

所以他们很难做这样的一件事情,即使是尝试开始练习,觉知之后,对于他们来说不把自己体会到的情绪完全表达出去,然后完全攻击出去,也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所以这种不恰当的强烈的愤怒和无法控制的发怒行为,也是边缘型人格障碍个体非常常见的一种表现。

第九个也是最后一个特质,就是他们的状态,比如说在平时情绪极度变化的状态里面,如果生活中出现了重大的变故,比如说我的伴侣竟然抛弃我了,竟然出轨了,或者说跟另外一个人做了一些严重伤害到我的利益的事情,那么我作为一个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我会处于一种极度高压的状态。像这种事情对一个普通人来说都是很痛苦,那么对于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来说,这个痛苦会让他们在那个时间有极高的可能性会进入到一种精神分裂的状态,他们会有很强的幻觉,会觉得这个人是不是要来伤害我,我要怎么样去折磨他。

所以这就是第九个特质,就是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一旦在遇到重大的应激事件的时候,他们甚至可能会有一些精神分裂人格障碍的表现,甚至偏执性人格障碍的这些表现。所以也是为什么在临床工作中,其实常常会有,如果是一个高压的环境下,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来寻求专业的帮助的时候,他们有时候会被误诊为是精神分裂人格障碍,或者是其他类别的人格障碍。

好了,现在我就把这个特质表现说清楚了,那么下面来说一下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形成了这样的病态?

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他们大多都拥有比较充满了虐待,甚至是情感忽视,性虐待,肢体虐待,包括情感上的一些伤害,这样的一些童年创伤的体验。在这个基础之上很有大量的研究发现,其实很多的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他们也有一些基因和大脑的异常。

但是我觉得其实大家在读这些信息的时候都可以留意到一点,就是我们在说大脑的状态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大前脑前额的部分其实是控制冲动的,比如说我现在很怒,但是我的脑前额如果很发达,我时常有觉知,然后时常能体会情绪。我的情绪管理能力很强的话,在我的大脑构造的层面就体现在我的前脑额的力量会更强,神经连接会更密更多。

那么如果我没有具备这个能力,我一直都没能练习这些能力,我一直以来都是一旦有愤怒就要表达出去,然后我的生活就是一个恶性的循环圈,因为我会一直对别人做不好的推测,那么别人也会因为我对对方做出了所谓不好的推测,比如对方会抛弃我,因为我严重的恐惧被抛弃,而对方会有应激的反应,他可能很愤怒,我觉得不被理解,会觉得很受伤,然后我们的关系又会下降到冰点。这样子一遍一遍循环。

所以如果这个时候我的大脑会去检查的话,在核磁共振扫描图像可以看到主管我神经冲动的大脑区域其实发育不是非常好,这里的神经连接度也没有非常好,血清素的分泌也不是完全的符合正常值的。我们去这样想的话,可以说很多时候我们在说边缘型人格障碍,其实是因为大脑的不正常性导致的,但是换个角度一想,或许是他们从来没能有过成长的机会练习的机会,让他们的前脑额部分得到一个更好的发展。

我们的大脑其实是可以练习出来的,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实验和数据证明,去做冥想,去做这种深度的自我觉知,虽然很难也很慢,但它的确假以时日会对我们的大脑构成有一些积极的影响。所以我想把这些原因告诉大家,然后大家去理解这些原因的时候,也可以稍稍的带着一些更全面的视角来看,我不想让大家带走这样的信息:如果一个人是边缘型人格障碍的话,证明他脑子有问题,他就是没救了,一辈子都这样。我觉得这样的定论是比较局限的。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做这个区分呢?也是要下面讲的一部分,如果你的关系对象是边缘型人格障碍的话,你可以怎么做?

我前面要做这个原因的区分,是因为我想要给你一点希望,当然这个希望不是我给你的,是现实数据可以给到我们的。边缘型人格障碍,经过长久的持续的支持和治疗,尤其是有一个有爱的关系、稳定的环境的时候,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的行为的改善,包括边缘型人格障碍的这些消极之处,痛苦之处,慢慢的做出积极的调整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也就是边缘型人格障碍,其实听起来很可怕,相处起来也很累,甚至是很恐惧的,一种让我们很容易产生恐惧情绪的关系对象。但是如果可能的话,如果对方得到了足够多的支持的话,他的边缘型人格障碍的这种具体症状的发生频率和严重程度,都是可以大大下降的。

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我们有大量的研究说,维持稳定的专业的心理咨询,包括适当的药物的使用,双管齐下,共同的去帮助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慢慢的得到更多的对自我情绪的觉知,还有掌握,对自己的关系也拥有了一些力量去维护这个关系的稳定度。

所以你不用心里面马上失望,觉得放弃了不可能了,我要远离边缘型人格障碍的关系对象。因为你抛弃他,也就验证了他心中最深的恐惧,所以你的抛弃也会成为他又一层的心理创伤。

我们知道这种病是可能治好的,或者说可能大大的去做出改善了。那么作为你一个普通的边缘型人格障碍身边的关系对象,你能怎么做?因为你又不是专业医师,你可以做什么?有一些事情也是你可以做的。

当然第一步还是鼓励他去寻求到专业的医生专业的心理方面的支持,配合药物的使用,是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出现很好的效果的。这是你要做第一步。第二步我觉得就是,你自己一定要稳,你不要被他带偏,不要带走。一个很小的信号,普通的情侣关系或普通的家人关系里面可能都不觉得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但是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他在很脆弱的时候,会保持脆弱的感觉,因为他时时刻刻的担心自己被抛弃,所以想象他心中的恐惧有多多,我们去这样想象的时候,也可以更多的能同理于他的这种脆弱感。

对于你来讲,作为他的关系对象这个人来说,你一定要稳,就是他来和你吵的时候,你可以很稳的、平心静气的去问他:你现在是很生气吗?我做了什么让你很生气,或者说你的痛苦的情绪来自于哪里?我非常想知道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又稳又真诚的去跟对方对话,其实就是你在告诉对方,你并没有要抛弃他,你虽然没有说这句话,但你的行为本身就在给这样的一个回应,所以还是很有效果的。

其实在过去做家庭的心理咨询的时候,我也发现其实身边是否有一个比较稳比较愿意接纳和支持的这么一个关系对象,像如果是家人的话,是否父母愿意做这件事情?如果是家里的长辈之一的话,是否她的孩子她的伴侣,她身边的其他人愿意做这件事情,都有很大的预测性预测是否边缘型人格障碍个体可以拥有很好的症状改善。

如果你自己觉得就是有边缘型人格障碍的话,你要怎么办?

其实对于你来说,你是非常的努力的想去摆脱自己被抛弃的可能性的,你心中的受伤感,这种容易体会到受伤的规律,这是如此的强悍,惯性是如此之强,很多时候你都来不及去练习觉知去体会,五分钟之内,你的情绪已经从感觉有一些受伤窜到了极度愤怒,想要攻击对方,然后已经大吵一架。所以因为这个速度太快了,你有的时候很难真的去改变自己的行为,或者单方面的来控制自己的节奏,这一点对你来说真的非常难。

但是我觉得其实对于你来说一个很重要的优势,或者说跟其他的人格障碍相比的话,一个很重要的闪光点就在于,你是不放弃的,你不会轻易放弃自己。因为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和其他的人格障碍之间一个很不同的点在于,他们在发完怒,施加了这个动作可能伤害了别人,可能让别人觉得痛不欲生之后,他们又会陷入到深深的恐惧之中,觉得我做错了对方现在肯定要抛弃我了,他们又会有更深的被抛弃的恐惧,然后恐惧感又会被愤怒感再去掩盖。所以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常常在恐惧和愤怒这两者之间挣扎徘徊,所以他们自己是非常辛苦的。如果你就是这样的一个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个体的话,我说这段话你一定是深有同感的。

我觉得去留意到自己的闪光点是什么,就是你愤怒的情绪都是你想要去让自己不被抛弃的一种本能反抗。所以我们留意到这一点,拍拍自己肩膀,说:好,这是我努力自救的一个信号。但是你也一定要知道,去用愤怒跟别人表达你不想被对方抛弃,去用愤怒来表达你是有价值的,想要从别人那里索取某一种认定,这个方法不仅是无效的,其实是非常有毒的,它是反面的作用。

如果你现在年龄已经比较大了,在边缘型人格障碍的影响下,已经生活若干年的话,我说这句话你就知道是事实,你不需要我告诉你这个道理,你知道它是无效的。那么怎么做才是有效的?你需要去寻求帮助,把自己的不放弃然后特别想要改变的这股劲儿,调整到一个新的方向上。

这个工作其实是非常需要一些长期的投入的,你需要一个人来跟你细细的把你的情绪掰开了,把你短时间像火山爆发一样马上生成起来的情绪节奏放慢了,放到一个慢镜头下面细细的回放,然后在慢镜头回放的过程中,你可以来看到什么时候你从感觉被抛弃,感觉要被抛弃,很受伤的体会,或者感觉自己很没有价值很不稳定的时候,马上切换到了愤怒,然后以来表达和攻击。这个时候你可以慢慢的练习:愤怒是没用的,往往这样的表达是效果非常弱的,所以我尝试用其他的方式来表达。

当然这样其实说起来非常容易,但做起来很难。大概率你在生活中还是需要一些药物的平衡,帮助你来稍稍的不那么冲动,所以可能还需要一些药物来减少这种冲动的可能,或者说降低冲动的强度。所以还是刚刚讲的那句话,一边寻求专业的帮助,一边去借用药物的支持,给自己一些耐心和时间,如果有可能建立一个比较好的支持的网络系统的话,那就最好了。

总的来说,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你是拥有很大的希望,慢慢一步一步走出这样一个极度充满消耗力极度充满攻击力和伤害力的自我循环的。你要保有希望,然后也给予自己耐心。

你身边是否有边缘性人格障碍患者?他们最终以什么方式生活? - 盐选推荐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