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8你遇到过哪些心理变态的人?

 2021年12月11日

婚前体检,医生竟然说我得了那种病……

可是我没和任何人做过不该做的事,包括我的男朋友。

潜伏期 2-4 周,我回忆着任何有可能的男人。

直到我的猫不小心喝了我的牛奶,我才恍然得知,如此恶心的经历,就发生在我自己家,那个变态,就是我最爱的人。

01

恋爱三年今天准备领证。但是婚检说我黏膜损伤,炎症挺重。

医生说让我注意点,别太粗暴。

这不可能!

我家庭观念偏保守,跟徐宾谈了三年,我都没有让他越过雷池一步。

我还没来得及询问医生,检查报告过来了,医生拿起来一看,顿时便变了脸色。

「验血的检测结果,你得了传染病,还在潜伏期。是梅……

「不可能!」我激动地阻止。

我无法承受医生说出这俩字

这两个阴森可怖的字眼让我不停地发抖。

我在哪里染上这种脏病……

和谁做了那种事?

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徐宾有事来晚了,看我脸色苍白便问怎么回事。

我一个劲地颤抖,手中的报告也掉到地上。

他捡起来看,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我。

他有些激动,声音透着寒意:「这就是你说的新婚之夜,会把完整的你交给我?!」

他很难过,我也有些委屈和气愤,辩解道:「我没骗你,我真的没和别人……」

「够了!你还要撒谎!」徐宾的话音陡然升高:「我是高攀你这个名校高材生,互联网公司高管,没你有钱有能力,但不代表我是个傻逼愿意被你骗!」

他歇斯底里,完全不像平日里把我捧在手心里的那个暖男。

以往,他在我面前都有些自卑,自卑于我的青春靓丽,学历工作家庭。

他从来都是如同对待公主一般宠着我。

但现在,他却眼神恶毒地盯着我,甚至还想抬起手打我。

边上不少人都看向我,异样的眼神让我倍感羞。

我气得浑身发抖,冷冷看着他:「你再说一句!」

交往三年,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他徐宾应该比谁都清楚。

莫明其妙出了这种事,他不关心我、安慰我也就罢。

还上来就怀疑我的原则与人品。

太让我失望了。

我如果做了直接认。

但没做就是没做。

徐宾一脸被我欺骗的愤懑,夺门而出。

扔下了我。

我第一次看见徐宾掉眼泪,看着他落寞的背影,我的心有些酸。

我很痛苦,但是他可能是心碎。

站在他的角度看,他深爱的准妻子「欺骗」了他。

「骗」他我是处女,结果却得了这难以启齿的病……

02

在医院注射了长效青霉素之后,我开车回到独居的家。

还好处于一期潜伏期,打几针青霉素注很快就好。

但我心里依然轻松不下来。

我把我养的猫抱在怀里,开始冷静分析这件诡异的事。

没毕业之前,我的心思只有学业。

毕业后,我全部心思都放在了业上。

没时间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男女之事。

我十分肯定,我没有跟徐宾做那种事,更没有让徐宾之外的男人碰过我。

那到底是谁侵犯了我?

还让我变得那样的脏。

我强忍着恶心想吐的感觉,上网查询着这种脏病。

电脑屏幕上出现这可怕的传染病名称,还有那些让我浑身颤抖的图片。

潜伏期 2-4 周……

我压制着战栗的心,回忆着任何有可能的男人。

今天的婚检报告中,我可以得到两个肯定的证据。

第一,我在 2 到 4 周前,被他感染。

第二,我还有些皮肤黏膜损伤,说明他极度粗暴,可能不仅仅只和他做了一次,而是做了好几次……那,地点在哪?

一个多月前,我每天 007 地加班工作,吃住都在公司。

因为手头上这个大项目,关系到公司一笔上千万的订单。

努力没有白废,我圆满完成任务,董事长极为满意,将我升职为经理并且给了一个月的假期。

累坏了的我,哪都没去,天天都宅在家里休养。

最多,也就是和徐宾吃吃饭,看看电影。

如果有人侵犯了我。

地点。

一定是在……

我家!

03

虽然我胆子比一般的女生大,但现在我内心极度恐惧,手脚全是汗。

这平时温馨简单的家,瞬间变得如同魔窟一般恐怖。

也许,每天晚上,我都在这沦为他的玩物。

也许,他现在就在我家里,躲在衣柜,床下,阳台或是洗手间!

我的心仿佛要跳出嗓子眼。

拿出一个防狼喷雾,我在家中查看起来。

床下。

没有……

衣柜和阳台。

没有……

洗手间!

当我屏住呼吸,拉开洗手间的门。

空无一人。

我长舒一口气,胸口的石头于落地。

那家伙怎么可能大白天潜在我家……

冷静下来,我在家中寻找着蛛丝马迹。

我相信他一定会留下破绽。

头发,指纹,床下的灰尘,甚至连门口拖鞋,浴室漱口杯的摆放位置,沐浴乳的用量与空调风扇温度风力,我都无一遗漏地查看过了。

一切都是我一个人在家的样子。

他聪明得就像是藏在黑暗中的猎豹,我明明知道他在,却找不到他存在的证据。

我忍不住想起了徐宾,他是这期间我唯一接触的男人……

但我摇头,徐宾那么爱我不可能。

我马上就是他的妻子了,他也没有动机。

不甘心地坐在沙发上,还是纠结地拨打了报警电话。

凶手聪明且狡猾,而且敌暗我明,报警是上上策。

门被敲响,徐宾却来了。

我叹了口气,让他进了屋,给他倒了一杯水。

「我……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徐宾很动情地说着,用力地抱紧了我。

眼泪一下便漫出眼眶,心里的委屈化为无数的眼泪滴在他身上。

我需要他的信任。

他动情地在我耳边说,我是上天赐给他的天使,以后好好守护我,绝不让任何人欺负我。

我也抱紧了他,毕竟他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

虽然不是我的过错,但我守身如玉,却得了脏病……

警察很快来了,仔细检查每一个角落。

没有任何问题,我床垫上任何体液都没有,更别提男人头发之类的。

一圈下来,只在沙发上找到了两根短发,可能是徐宾的。

难道事发地点不在我家,而是其他什么地方?

这说不通。

因为我这半年来,公司和家两点一线,从来没有在外边夜宿过。

我领导的项目组五六个人一起加班,根本不可能。

但家中又没有任何疑点。

在我心烦意乱的时候,我的猫可能被这么多人吓到了,跳向我的衣柜躲了起来。

我连忙过去抱它,却突然发现衣柜里少了东西!

04

我少了一件内衣。

那本是一套 Lise Charmel,黑色蕾丝边的。

它昂贵又漂亮,我本想新婚之夜穿给徐宾看,奖励他等了我三年。

有人潜进过我家,还偷了我的内衣!

顺着这个发现,警察很快发现,我卧室防盗网上有问题。

那是防盗网上预留的逃生窗口,也是空调外机维修窗口。

上面的锁被人打开了!

我忽然想到,隔壁住着个鳏居老头,总是抱着手机看各种美女视频。

听说他中年丧妻,一直未娶,大概六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矮小佝偻,看女人的眼神总是色迷迷的。

而且每次坐电梯,他都会有意无意盯着我看,眼神充满了猥琐。

不是看我的胸,就是看我的腿,甚至有一次试图用手机拍我的裙底……

会不会就是他,半夜里爬过阳台迷晕了我,然后侮辱我?

这是个极为可怕的猜测。

警察立时去敲开了老头的门,很快在他家中,搜出了一抽屉的女生内衣。

而我的那件黑色内衣赫然在列。

那上边浸染着一些难以启齿的痕迹,要不是老头亲口承认,我都羞于认领。

我捂着嘴,差点恶心到吐出来。

徐宾见我准备新婚穿给他看的衣服变成这样,顿时眼冒血丝。

冲上去就对老头拳打脚踢,警察费了好大劲才把他给拉开。

小区内衣大盗,意外落网。

他承认且交代踩着空调外机,撬开了锁从窗户进我卧室偷内衣。

但对侵犯我一事却直喊冤枉。

他哭嚎着说他错了,他不该在网上看那种视频,这才让精虫上脑偷了我的内衣。

他说他老了,有心无力,只能意淫我。

只能拿我的内衣做些龌龊事,要真让他来,他还来不了。

我说警察已经找到了证据,现在狡辩,等 DNA 结果出来罪加一等。

老头跪到了地上,口吐白沫地诅咒发誓,说他一个半月前找到个叫欢喜院的暗网,学里面的视频偷拿了我的内衣,其它什么都没敢做。

我生气又疑惑。

一个半月前偷的……那,时间对不上啊。

而且,对我施暴又不留痕迹的人,一定心思缜密到了极点,怎么会家中如此凌乱邋遢……

05

我的心很乱。

为了我暴打老头的徐宾,我很感激。

但是,不严惩那个糟蹋我的狗东西,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在徐宾宽厚的怀里睡了一会,醒来让他自己先回去。

我现在真的很乱,想一个人静一静。

徐宾心疼地抱了抱我,亲了我的额头,说有事打电话,十分钟就到。

这样的温柔让我更加难过。

后来的几天,我发现我又开始梦游了。

我小时候有轻微的梦游症,原本成年后就没再犯过。

没想到因为这件事让我精神衰弱,又复发了。

好在症状还算浅,所以我没有太在意。

又过了几天,我在做瑜伽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对面有个楼层有反光。

那反光不是玻璃的自然反光,而是在窗帘缝里,是望远镜片的反光!

有人正在偷窥我!

我汗毛直竖。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那反光却消失了,缩到了窗帘后边。

他发现我了?

我惊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假装自己没有发现,继续站在阳台上。

报警吗?

思考过后,我摇摇头。

因为我不能确定那栋楼里,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偷窥我。

如果不是,又者没证据。

不仅打草惊蛇,警方的过多介入,可能让整个小区都知道我被侵犯过。

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永远是人言与人心。

我能承受全世界的指指点点,风言风语。

但我不想让徐宾难看。

我不想我和他的婚礼上,别人指着我说这个女人被侮辱过。

而且被染上了……

06

我把华为 MATE40PRO 架在酒水架上,开五十倍变焦,对准了对面大楼的窗户。

只是隔了三十米宽的街道,我的手机能拍的挺清楚。

然后像往常那样,继续做瑜伽。

我耐着性子做了半套瑜伽,然后假装休息,从酒水架上拿起手机,躲进洗手间查看。

手机录下的画面里,窗帘后边有个硕大的长筒式望远镜,真的有人在偷窥我!

我认真地盯着手机画面,突然。

一阵风刮过,掀起了那窗帘。

赫然出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

这家伙看上去挺有钱,住在三百多平的大平层,房间里的装修也极为奢侈豪华。

他……我竟然认识他!

他是我的大客户,我之前疯狂工作的那个项目,就是他名下分公司提供的。

沟通项目的时候,见过他好几次,他都是彬彬有礼,很有种儒商的感觉。

但真没想到他就住我对面大楼,而且还用专业级的望远镜偷窥我……

神经病!

变态!

我忍不住破口大骂,恨不得把手机都给扔进马桶。

我用冷水洗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难道是上市公司总裁的他,白天用望远镜偷窥我,然后晚上潜入我家迷晕侵犯我?

让我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我过去质问他,他却打电话约我在他家见面。

他说,是之前的项目有些问题,要再沟通下。

既然是公事,为什么不去公司,要把地点约在他家?

我急于知道答案,但我多留一个心眼。

这种事不适合告诉徐宾。

我叫来了闺蜜,告诉她如果五分钟后我没给她打电话,她马上帮我报警。

07

他将我迎进门,笑着说欢迎我的到来。

他很期待我见到他豪宅的惊艳表情,但我平静如水的脸色让他微微一愣。

我直视他的眼神,单刀直入想给他一个下马威:「你为什么偷窥我?」

我以为他会否认,没想到他却直接承认了。他说很早就关注我了,沉迷于我雷厉风行又骚媚的风姿,如同毒药一般吸引他。

所以他才找我们老板做生意,指定要我来谈。

而我老板心领神会。

工作中,他更是被我迷得不能自拔。

甚至,他特意打听我住在哪,三天前在我家的对面买了这套精装修的豪宅。

为的就是能每天从望远镜里,看到我穿着职业装、家居服、甚至是穿着睡衣浴袍的模样。

我气得脸色发白,怒骂道:「无耻!」

他哈哈大笑,眼神之中是那样的高高在上。

坐在沙发上,他拿起一杯香槟递给我,说这瓶巴黎之花 1985 是香槟中的瑰宝。

这一杯就要好几千块。

我想都没想就把他递来的高脚杯打掉,昂贵香槟在羊毛地毯上泛起泡沫。

他没有动怒,依然是那副衣冠禽兽的斯文模样。

他说他的女人太多了,但像我这么有味道的却从来没见过。

但他看穿了我的小心眼,像我这样事业心极重的女人,要么为了钱,要么为了权。

他高傲得如同国王,说只要我主动脱一件衣服,他就给我一百万。

或者,脱个精光,他可以为我单独开一家一千万注册资金的公司。

我气的浑身发抖。

「在你眼里,女人都是名码标价的玩物?」我冷冷地问道。

「难道不是?如果男人征服不了一个女人,那一定是他的筹码不够。」他慢条斯理地说着,甚至得意地抿了一口香槟,接着说道:「脱吧,一件都不要留。」。

「让你妈给你脱!」我气得直接飙了脏话。

他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原本的优雅变成了暴戾。

「立什么牌坊,你就是个婊子,在我面前装成一个禁欲系女神?」

「你连和别的男人拍片这种下贱事,你都做得出!」

他恶狠狠地骂着,说他以为我是个高冷女神,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结果我骨子里就是一个贱货,主动拍性爱视频发网上。

生活中,我高冷得如同冰山,视频里我依旧高冷,被人百般玩弄却是一言不发。

我简直就惊呆了。

我和别的男人拍那种视频?

我下意识地叫道:「你……你在哪看到的?」

「呵呵,还在这装呢?」

「欢喜院 APP 你不是在里面公开约人了吗!你在那可是红透了半边天,每次你的视频一出来,所有的狼友都为你而疯狂!」

他手里出现一根皮鞭,如同看着猎物一般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那一刻,他极度兴奋,呼吸都粗了很多。

我好怕,不停地向后退,退到房门前却拉不开门。

他把门反锁了!

他舔着嘴唇,皮鞭凌空抽出啪地一声,向我扑了过来。

我鼓起勇气,冲进厨房抢下一把刀,阻止他的靠近。

「别装了,你应该就是想要钱吧?毕竟能拍那种片的女人不都为了钱吗?多少钱我都给得起!」

他喘着粗气,脸色越来越吓人,狰狞地仿佛要把我生吞活剥。

我转身想逃,他却狠狠地抓住我,把我手反扭控制住,开始在我脸上舔来舔去。

恶臭,恶心。

我大叫救命,但他却疯狂大笑,更加兴奋。

我急哭了,警察怎么还不来。

「砰!」

大门被撞开,一群警察冲了出来,把这家伙按倒在地。

我拖延了他一刻钟,终于得救了。

他一脸惊愕,惶恐又奇怪地问我为什么会报警。

他说我在欢喜院的视频里明明不反抗。

「去你妈的,不是所有人都爱你的臭钱!」

我给了他一记重重的耳光。

很快,就爆出特大新闻,本地知名企业家涉嫌性犯罪被绳之以法。

但很遗憾,侵犯我的凶手并不是这个自以为是的霸总。

如果他已经通过暴力手段得到我,还用得着给我开出价码吗?

而且,没有哪个男人,饥渴到敢和一个有梅毒女人那样……

08

欢喜院 APP,又是这个名字。

之前偷我内衣的老头,是看了这个网站的视频。

而企业家更夸张了,他说在这网站上看到了我和别的男人欢好的视频。

我怀着极度的疑问,想办法在网上找到了这个网址,登入上去。

一入眼,就是各种不堪入目的动图,让我一阵恶心想吐。

强忍着不适,我一眼便看到排行榜第一的视频画面上,赫然就是紧闭双眼的我!

标题,更是取的触目惊心。

超美的冰山高管丽人,被吊丝男肆意玩弄……

下面网友的留言多达上千条,下流恶心至极。

不是议论我身材如何火辣,就是说我如此高贵的女神被男随便玩,真是下贱。

视频下的打赏数以万计。

我手心在疯狂冒汗,一个劲地倒吸着冷气。

伸出颤抖不停的手指,将鼠标点了进去。

视频开始播放,我仅有的侥幸都没有了。

画面之中,我躺在床上,正在沉沉而睡。

周边的一切都显示这就是我家!

忽然,有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出现,将沉睡的我暴露在镜头前,一一寸地拍摄我的肌肤。

他不停地说着猥亵下流的话,但经过了变声器的处理,我听不出是谁的声音。

然后,他脱掉了我的衣服……

我猛地关掉网页。

我想吐,我好恶心。

无数的委屈,害怕,愤怒和难过,都化为我喉咙间的呜咽和滚滚而出的眼泪。

那个该死的男人,他不但在我家侮辱了我,还把视频发到了网上!

可我家没有任何蛛线马迹,甚至没有一枚他人的指纹。

他一直带着手套,反侦察意识强到可怕!

这样恶毒又凶残的男人,怎么会盯上我……

我仿佛至身黑暗,找不到一丝光明。

我抱着我的猫,哭得好伤心。

晚上我又梦游了,醒来时我身上好几处伤痕……

09

又等了一周,警方说找不到网站上传人的 IP,欢喜院 APP 的服务器也在国外,没办法锁定嫌疑人。

他们能做的只是把这个欢喜院 APP 封掉。

我苦苦哀求警方,不要封掉 APP,这会打草惊蛇。

我能做的只是以身做饵,等侵犯我的男人再一次犯罪。

警方担心我的安全,但我极度坚持。

不把侵犯我的人绳之以法,我这辈子都会活在梦魇之中,永世不得安宁。

警方同意了,在我身上装了窃听器和追踪器,在我家中也偷偷装了摄像头。

他们说会 24 小时保护我,但这个期限只有一个月。

因为不可能一辈子都安排警力在我身上。

10

我没告诉徐宾视频的事情。

这段时间徐宾的关心,让我在绝境之中感受到了丝丝温暖。

他说一周后约了知名的医生,看看我的梦游症。

不过今天公司要加班,他问要不要请假过来陪我。

我想。

但我现在真的有些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自己的未婚夫。

我让他下班后过来就好了,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他还安慰我说,这一切跟我没有关系,我是受害者,他会更疼我、更爱我。

我心里很感激他,可我又忍不住怀疑他。

这世上,真的存在如此男人,连脑袋上的绿帽子都不在意?

他真的如此爱我?

除非,这顶绿帽子是他自己给自己戴的。

不会……真的是他吧?

我思来想去,还是选择相信他。

11

警察对我的保护再有两天就要结束了,这一个月都没有任何动静。

我依然在等待。

徐宾来了,对我嘘寒问暖,拉着我去超市补充水果零食。

我睡前都会喝牛奶,徐宾见家里奶粉快没了,贴心地帮我买好。

回到家后,他还亲手泡了杯热腾腾的牛奶给我喝。

我刚喝了杯奶茶,一时不太想喝。

徐宾也没勉强,他把牛奶放在桌上,叮嘱我记得喝完,说今晚加班,先回去了。

我送他走后,我的猫不小心将牛奶打翻。

这个坏家伙一脸开心地快速舔着桌上的牛奶。

我抓着它打了几下屁屁,忽然公司老板打电话过来,问我什么时候能去上班。

上班?

这家伙为了和偷窥狂做生意,哪怕知道偷窥狂居心不良也安排我去对接。

资本家的丑恶嘴脸。

我早就不想干了!

我直接挂了他的电话,拿过电脑就准备写辞职信。

突然,我发现了不对劲。

我的键盘被人动过了。

我的键盘是 WIN/WAC 双系统,连接了苹果和 WIN 两台工作电脑。

我最近都用苹果,当切换到 WIN 系统时,键位会错乱,需要手动拨一下切换按扭。

我的记忆力很好,我非常确定我不可能用 WIN 系统下的输入法。

那,是谁用了我的电脑?

是……

是侮辱我的人,用了我的电脑!

我倒吸一口冷气。

终于,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那家伙心思极为缜密,警方几次搜查都没有找到他的破绽。

我的沐浴乳容量,纸巾多少,风扇档位,空调温度,那人都做到了一模一样,仿佛只有我一个人在家。

他注意到了一切,但这世上没有纸能包住火。

他为什么用我的电脑?

莫非……

他是用我的电脑,将侮辱我的视频上传到欢喜院 APP?

万一以后被人发现 IP 地址,他也可以将罪责全推到我身上。

他可以说是我配合他拍的视频,并且是我用我的电脑上传。

这简直就是死无对证的证据!

用心何其歹毒,心思何其缜密!

我的心跳动得无比激烈。

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用技术恢复了最近我电脑的上网地址,果然发现更换 IP 软件启动的痕迹。

然后,抽丝拔茧,我看到了欢喜院的网址,以及上传视频的步骤。

我懵,我的电脑是有密码…

而知道密码的人……

我感觉如坠冰窟。

突然,徐宾的电话响了,我没有去接。

仅仅响了几声,他便挂了,然后又打过来。

我依然没接,我的恐惧越来越强。

因为,我的猫躺在了地上睡着了。猫,晚上是不睡觉的。

牛奶里,有安眠药。

突然,阳台那儿传来悉悉嗦嗦的响动声。

有人从楼上下来,站在了我家的阳台。

刚才的电话,只是试探!

12

他的身影如同恶魔一般出现在窗帘之上,让我的心仿佛被死死地掐住。

我的思维从来没有如此快速而敏捷。

距离房门七八米,跑的再快,也不能抢在他之前打开房门。

如果我急于逃跑,或是大叫呼救,有可能直接激怒那人。

搞不好,他会杀了我。

我立刻便装着被安眠药药翻,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现在只需要拖延时间,监控我的警察发现我家进了人,十分钟之内便会赶到我家。

拖,必须拖过十分钟。

防盗窗轻车熟路被打开,一个全身黑衣,浑身都散发着黑暗气息的男人走了进来。

我浑身都绷紧了,装着睡着的样子完全不敢动弹。

他看了看我,先是把门反锁,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上。

然后,来到我的身边。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将灯光打到最亮,这时候我才看楚他是谁。

果是徐宾。

我最爱的那个男人。

然真的是他。

我万箭穿心。

强忍着想哭的突,我极力的让自己保持镇定。

但我没有时间去害怕和心碎。

他手中有刀。

摆好了摄像机,徐宾一脸兴奋地说道:「欢喜院的兄弟们,感谢大家为我打赏,今天再玩狠一点!」

他的眼神之中透出无比的兴奋与欲望,直接用刀挑开了我的裤子。

冰冷的刀锋沿着我的肌肤前进,我陷入从所未有的恐惧。

怎么办,怎么办?

13

我不能被他羞辱,我也不敢激烈反抗让他失去理智。

那把足有十几公分长的尖刀,分分钟能要了我的命。

我忽然想起之前告诉过徐宾我精神衰弱,梦游症复发了。

他还说帮我约了医生。

我腾地就坐了起来。

徐宾吓了一跳,急忙往后一缩,拿着尖刀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而我双眼紧闭,只是按着脑海中对家的认知和熟悉,慢慢向房门处走去。

同时,我脚步轻松,如同在家游玩的猫。

徐宾狐疑地看着紧闭双眼的我,他马上想到了我的梦游症。

他一脸奇怪地看着我。

我直直地朝他走去。

他闪到一边,尖刀紧紧地抓在手上,这家伙也很紧张。

他知道如果惊醒梦游者,后果会很严重。

我走到房门前,开门,门却打不开。

我呆板而机械地重复着开门动作,徐宾狐疑地伸出手打开保险。

开门出去,我的心几乎都跳到了嗓眼。

这是面对死亡的表演。

我必须演得真实,就像是真正的梦游。

当然,我不能借着梦游跑去开大门,那样徐宾必然狗急跳墙,痛下杀手。

我在赌。

赌他不敢太过声张,赌他等待我的梦游症过去。

徐宾果然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紧紧地跟在我的身边。

他不停地上下打量我,想要找出任何一丝破绽。

看他那铁青的脸色,颤抖的尖刀,如果他发现我再演,他一定会捅死我。

走进厨房,我打开冰箱拿了一瓶盒装牛奶,慢悠悠地喝着。

然后,我慢慢走回卧室。

我既要拖时间,又不能让徐宾等得不耐烦。

浑身僵硬,我每走一步,都是极度的煎熬。

但路再长,也有走到的那一天。

我回到卧室,躺在床上。

我再不能做什么了,只求监控早点被警察发现,早点派人过来救我。

但这时,徐宾却是阴恻恻地一笑:「原来你和我说梦游症,就是为了今天?」

他发现了!

我的心跳声之响,在这寂静的夜里咚咚有声,震耳欲聋。

怎么办……

怎么办?

我心情如同掉入深渊。

我不敢睁眼,也不敢有任回应。

他孔武有力又带着刀。

屋外起风了,呼呼作响。

而屋内死寂一片,只有我的呼吸声,针落可闻。

14

我只能赌,赌他是骗我,诈我。

我不能动。

徐宾把尖刀放在了我的脸上,冰冷的刀锋让我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刀锋缓缓地移动,从我的脸,到我的肩,再到我的衣扣之上。

他用刀一颗一颗地挑开我的衣扣,阴阳怪气地说了起来。

他说,在学校,在职场,我过太优秀,让平庸的他一直都抬不起头来。

他对着我吼,说女人不就是生育机器,好好给他生孩子,把饭做好把家看好不就行了。

为什么我要比他强这么多。

而且,他最恨的是我为什么不和他发生关系,哪怕他苦苦哀求。

他觉得自己在其他男人面前,丢尽了脸面。

因为我不和他好,他跑去外面找小姐传染上的,得这种脏病全都怪我。

所以他想好了,想尽一切办法把这病传给我。

这样以后就算是他被检查出患病,也可以说是我传给他的。

后来他知道了欢喜院,上传各种那个视频还可以得到钱,他更觉得老天对他不薄。

一石三鸟之计。

他偷偷找人帮忙租下了我楼上的房间。

每一次,他都用放了安眠药的牛奶让我沉睡,再从楼上爬下来,在我家侮辱我,拍摄视频并用我的电脑上传。

这样,错的就全是我,我还得对他心存愧疚!

他细细地在我耳边说着,仿佛想看到我任何一点情绪变化。

而我,只是平静地躺着,如同被安眠药迷晕了。

其实,我的心都碎成了渣。

我真的没想到我深爱的男人竟然如此无耻!

徐宾见我没反应,放下了心。

但却突然对准我的前胸,一刀猛刺了过来。

我吓得几乎跳起来。

这是正常人的反应,但不应该是我的反应。

我尽力控制着紧张到了极点的心,控制自己不动一丝一毫。

那猛刺下的刀,终于在我前胸停了下来,差一点点它就要扎进我的心脏。

徐宾终于信了,他相信我只是梦游。

他笑着开动了摄像设备,粗暴地撕扯着我的衣服……

当他刚打开我第二颗扣子。

「轰!」

门被人撞开,一队警察猛冲了进来,瞬间便把他压倒在地。

闪亮的手铐锁住了他的手腕。

他一脸懵逼地看着警察,还想狡辩。

「误会,误会了,我……我和我老婆玩游戏呢!」

他大叫着。

可他没想到的是,我霍然起身,猛甩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畜牲,我不是你老婆!」

他懵了,下意识地说我不是着了吗?

「无耻,混蛋!」我终于控制不住我愤怒又悲伤的情绪。

一边哭,一边疯狂地骂着他,也在骂着自己的有眼无珠。

我劈头盖脸地扇着他的嘴巴,把又惊又恐的他打得嘴角冒血。

……

15

三个月后。

在三亚散心的我,接到了好几个跨国公司的 OFFER。

我挑了个最心仪的工作,打电话给 HR 说我下周就可以过去上班。

挂了电话,蓝色的海岸线与红色的鸡尾酒相映成趣。

随手拿起手机,看着最近的新闻。

「欢喜院 APP 被彻底捣毁,海外主谋被遣送回国接受正义的审判!」

「犯人徐 X 在监狱内由于不堪受狱霸折磨,今晨在 XX 监狱自杀身亡……」

我放下手机,看着天边美丽的云彩。

美好的生活,从新开始吧。

愿所有的女孩,得遇良人……

你遇到过哪些心理变态的人? - 红尘男女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