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有钱人都喜欢玩什么?

 2021年12月6日

我认识一个常年泡健身房的富二代,有钱又无聊,他就成天在健身房里物色美女,女朋友换了一茬又一茬,在健身房里把妹这件事儿上,他觉得自己是无敌的。但后来听说,他在一个绝色美女身上栽了个大跟头。

这事儿说起来有点邪性。

有一次,我去三亚出差。

一个老同学知道了,非要拉我到他那个种着榴莲树的大别墅里叙旧。

你是不是觉得在豪宅院子里种榴莲挺特别的?

因为我这个同学是个富二代,家里巨有钱。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好色,把妹手段无数,为了贴合妹子们的不同喜好,想出了无数花招。

他叫赵震东,是同学们口中始乱终弃见异思迁的「渣男」,要不是跟我在初中做过一年的同桌,我也懒得待见他。

赵震东不但有钱,而且长得巨帅,特别像《魔戒》里面的精灵王子。

长得帅还不够,他还坚持健身,时刻保持俊朗迷人的外表。所以即使他不主动去追女人,也会有女人扑向他。

我们有将近 5 年的时间没见过面,但是当我再次看到他时,还是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因为他看上去足足老了 10 多岁,腰板都有些挺不直了。

我调侃他:「是不是女朋友换多了,把自己身子搞虚了?」

他喝了口茶,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兄弟,别提了,我以后再也不敢滥情了,不然非把自己玩儿死不可。」

说完,他神经质地把自己从头到脚仔细摸了一遍,那样子看起来特别诡异。

那天晚上,他给我讲了一个亲身经历的邪性事儿。这件事彻底颠覆了他的生活态度,让他知道了,千万不能再渣下去了。

1.

两年前,赵震东在健身房里遇到了一个女人。

用「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来形容这个女人一点也不过分。前凸后翘的火辣身材,配上又纯又欲的面庞,让一帮撸铁壮汉心旌荡漾。

她那双会勾人的大眼睛随便忽闪几下,就能让健身房里的荷尔蒙气息瞬间爆表。但是这个美人很高冷,对围绕在身边的人都爱答不理。

而这里面最蠢蠢欲动、按捺不住的人,就是赵震东。

为了看美人,好几次差点把杠铃砸胸口上。

按说他阅女无数,怎么就会对这个女人抱有如此大的兴趣?

因为赵震东从未见过身材如此性感健美的美人。这不是靠化妆美肤就能塑造出来的美,是长期自律用无数的汗水换来的原始美。

高冷的气息、健壮的大腿、细窄的小蛮腰和结实的翘臀,太对赵震东的胃口了,赛过他以前招惹过的各种莺莺燕燕。

赵震东被勾出魂的样子,全被他的私教老于看在了眼里。

作为一个老江湖,老于深谙这些公子哥的心,于是便怂恿他说:「去呀,看她能不能逃出你的魔爪,考验你小子魅力的时刻到了!」

去就去,还有我拿不下的女人?

赵震东刚要走,老于一把薅住他,神秘兮兮地低声道:「那个东西下周就有货了,到了我就替你预约,你得坚持用下去,不能断,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好!尾款什么时候付?」

「到货之后再付,等我通知。贵是贵了点儿,但是效果不错吧?」

赵震东冲着老于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点了点头,然后自信地向那个窈窕身影走去。

那个女人名叫刘欣。让人没想到的是,赵震东追求她的过程相当顺利,根本没什么挑战性。赵震东甚至觉得她对自己很热情,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两个人的关系迅速升温,没过几天,刘欣就搬进了赵震东的别墅里。俩人出双入对如胶似漆,让健身房里的那帮钢铁直男艳羡不已。

但是怪事儿很快就来了。

有天夜里,熟睡中的赵震东被一阵阵尖锐的吵闹声惊醒了。刚要问刘欣有没有听见,却发现身边没有人。

赵震东起身细听,声音是从卧室门外传来的。

他打开灯下床,拉开卧室门想看个究竟。

没成想,一幅令人头皮发麻的景象出现在眼前:卧室外的长廊尽头,竟然有一群光屁股小孩在地上爬着。

那些咿咿呀呀的吵闹声,就是他们发出来的!

我勒个乖乖,任谁半夜起来发现家里多了群孩子,都会心里发毛。

更让他感到恐怖的是:那群小孩看到赵震东后,竟然冲着他一起喊起了「爸爸」,然后一个个向他快速爬来!

赵震东傻眼了,他感到了危险的气息,虽然这群孩子在边爬边笑,但他们脸上的表情却十分扭曲。

他们一边咧开嘴「咯咯」地诡异笑着,一边露出了尖锐阴森的牙齿,那些牙齿像锯齿似地向外呲着,还向下滴着口水。

小孩们的猩红眼珠直瞪着赵震东,有的眼球甚至挂在了眼眶外!

卧槽!这哪是什么小孩?这是小鬼!

赵震东吓得「嗷」地一嗓子退回到卧室,可是来不及了,一个小鬼噌地蹿到了他肩膀上,张嘴就啃了下去!

赵震东伸手想拉他下来,小鬼一抬手,「刺啦」一声,赵震东的胳膊上被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皮开肉绽,鲜血涌了出来。

鲜血的味道似乎刺激了后面那群小鬼,第二只、第三只……数不清楚多少只小鬼蹿到了他身上。它们好像是在做游戏,一边继续天真无邪地「咯咯」笑着,一边毫不留情地把他撕碎了!

~啊啊~!

赵震东浑身一阵痉挛,惊醒了。

伴随每口呼吸,他感到浑身肌肉撕裂般的疼痛,伸手摸了下,全身皮肤都好好的。

又是这个噩梦!

赵震东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这个噩梦他已经连续做了好几天了。

黑暗中,他感到枕边的刘欣忽闪了下大眼睛。开了床头灯看过去时,却发现她正闭着眼睛,看上去睡得很沉。

幸亏只是个梦。赵震东想着,心里安稳了些。

困意袭来,他慢慢地合上了眼睛。可就在他似睡非睡的时候,楼上突然「咚咚咚」地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就好像有人在上面跑步。

随后,他听到了楼上发出「吱吱扭扭」的开门声,紧接着,「咣当」一声,一扇门被谁给大力合上了。

赵震东这下完全清醒了,楼上有人!他不会听错,声音就是从卧室正上方的位置传来的。

他的卧室位于二楼,头顶三楼的位置是一个储物间,里面只放了些杂物,还有刘欣的一些行李,平时根本没人上去。

别墅区监控密集,二十四小时有保安巡逻,不可能有小偷爬到楼上。

那会是谁?赵震东想到了刚才的梦,难道有鬼?

不可能,当初买这房子的时候请高人看过,说这房子的风水不错,面朝大海、紫气东来,还是新房,没有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

哥们什么没见过?怕啥?赵震东决定上楼看看。

当他披着睡袍来到储物间门前时,突然一阵恍惚,感到四周温度突然降低,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紧接着一阵冷风吹来,让他有些微微发颤。真邪门,窗户关得好好的,哪来的冷风?三楼连个空调都没有!

他抓住门把手,想要拧开进去看个究竟。

「啪嗒」一声,门从里面被反锁上了!

玛的,里面真有人!

一阵刺骨的冰冷从手上传来,赵震东低头一看,门把手上结了一层白霜!上面还有他的手印!

「深更半夜的,怎么不睡觉?」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赵震东浑身一激灵,扭头一看,穿着性感睡衣的刘欣出现在背后,睡衣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

赵震东此时根本顾不上馋她的身子,情绪失控地喊道:「赶紧拿手机,报警!里面有人!」

刘欣眼中似乎有一丝紧张,但只是一闪而过。

「你别吓唬我,家里除了咱俩还能有谁?」

「我哪知道,门从里面反锁上了!你看!」说着,赵震东又去拧门把手给刘欣看。

没想到,「啪嗒」一声,门开了。

刘欣眯起眼睛,瞥了一眼一脸迷茫的赵震东,推门走了进去。

赵震东这时才发现,冷风没有了,门把手也恢复了温度,别说白霜了,连滴水都没有。

储物间在灯光的照射下一览无余,没人!里面静悄悄的,什么动静也没有。

难道是老鼠在作祟?

赵震东低头观察地面和墙脚,没有老鼠屎,大大小小的纸箱子也没有被咬的痕迹,没有老鼠,就算是有,也不可能发出那么大的脚步声!

赵震东又张望了下窗户,关得很严实,纱窗没有钥匙打不开,如果有个大活人在这屋里,不可能从窗户上逃出去!

玛的,真是出了怪事儿!

难道藏在柜子里?

赵震东屏着呼吸一把拉开储物柜,没人!

但当他低头时,却发现柜子里有个从没见过的东西。

这个东西放在储物柜的底部,黑不溜秋的。凑近一看,原来是个二尺来高的泥塑娃娃。

它正盘腿端坐在一个宝座上,紧闭双眼,双手合十。

赵震东以为这是个泥塑小和尚,再仔细一瞧,心里一惊。

那娃娃的嘴角微微上扬,好像正在微笑,但怎么看都觉得这微笑很邪性,透着一股子邪气。

赵震东越看它越觉得跟梦中撕咬自己的小鬼长得像!

更诡异的是,在泥塑娃娃的周围,摆了一圈打开的零食和饮料,饮料瓶子里插着吸管,管子里有水珠,像是刚被人喝过的,而且旁边还摆有几件玩具。

这些该不会是……

赵震东扭头问刘欣:「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的?你该不会是在供养小鬼吧?」

刘欣马上瞪起大眼睛,嘟着嘴,撒娇地说:「你恐怖电影看多了吧,哪儿来的小鬼,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

「那这些怎么解释?是你带来的吧?你摆这些零食不是供品是什么?」

「是我带来的,但这是个东南亚的小财神,求财的,我这不是想着能保佑你多赚钱嘛?看你想哪儿去了,辜负了人家的好意。」说着,刘欣双手晃着赵震东的胳膊,眼圈红了起来。

赵震东一看那楚楚可怜又娇艳欲滴的模样,立马心软了,马上跟刘欣道歉:「唉,宝贝儿,你早说不就行了,真对不起,都怪我没休息好,做噩梦后神经敏感了。你愿意供着就供着,我不干涉,这总行了吧?」

刘欣梨花带雨地说:「没告诉你是因为我请财神的时候人家说了,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然容易漏财。那你同意我把它摆在这儿了?」

「当然同意,别说摆一个了,摆十个咱家也摆得下。」

说着,他一把抱起刘欣性感的娇躯,下了楼。

没想到,更大的恐怖在等着他。

2.

说起赵震动的私教老于,可不是一般教练。他自称是原体操国家队退役的,还当过裁判,人到中年还保持一身完美的腱子肉。这就让一帮年轻人很是佩服。因此赵震东明明家里有健身室,但还要去健身房跟着他练,对他言听计从,该怎么练,该怎么补,无不一一做到。

赵震东睡不好觉,精神自然萎靡,先开始老于并没有在意。家里有那么出众的一个美女,能踏实睡觉才怪。

但是有一次做器械训练时,赵震东一个恍惚没听口令,差点儿把腰闪了。老于发现不对劲,就追问赵震东到底怎么回事。

赵震东把刘欣搬进来之后发生的怪事,还有那个噩梦,一起告诉了老于。

「她说什么怪声都没听到,是我在做梦,可我明明听见楼上有动静。每次我上楼去看,上楼梯时还能听见储物间内有声音,等我一开门,就安静了。」

老于一边帮赵震东勒紧护腰,一边猥琐地问道:「该不会是白天高强度训练,晚上又不节制,导致身子虚,才屡做噩梦吧?」

赵震东一听就不乐意了,说道:「不能够!要虚也是你先虚。」

老于干笑了下,继续说道:「看她那样子,不太像是个有心计养鬼的人。据说养小鬼的人都面色惨白,身体会被小鬼反噬。刘欣那样的身材……要哪儿有哪儿……」刚说到这儿,老于突然意识到有些失礼,马上向赵震东道歉,「哎呦不好意思,不该这么说你女朋友……不过话说回来,你是不是欠下的风流债太多了,被人下了咒?」

赵震东立即反驳:「切,本少从不亏待女人,分手都给分手费的,多少姑娘还想再回头找我呢,哪来的风流债。」

老于见尬聊了,马上转移话题,「最近感觉怎样?那玩意儿打进去之后是不是觉得肌肉更结实了?」

赵震东捏了捏自己的右臂上鼓胀的肱二头肌,点头说道:「确实有效果。对身体没副作用吧?这药算不算违禁?」

老于拍了拍赵震东的肩膀,说:「你放心吧,我什么时候给你推荐过有问题的东西?这个药国内没有,国外的健身圈里早就开始用了,稍微有一点兴奋剂的成分,对身体没有害处,更不会上瘾。你又不参加比赛,根本不用担心这个。」

「那就好。」赵震东欣赏着镜子中希腊雕塑一般的自己,举起了杠铃。

3.

那晚开车回家的路上,赵震东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楼上的怪响只有自己能听见,刘欣却听不见?

他心里有些发毛,还是怀疑刘欣供的那个小财神,一脸邪气。这个来路不明的东西别是个什么「邪神」。

听说这种「邪神」鬼得很,别请神容易送神难!

而且怎么跟梦里梦到的小鬼长得那么像?

想到这里,赵震东怀疑噩梦和小财神是不是有些许关联。

但他又不想在女人面前流露出胆怯,准备上网查下楼上的「小财神」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刻不容缓,他猛踩油门。

车子驶进别墅区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车子在一条林荫小路上快速行驶,眼见着还有 200 米就到家了,拐过前面的弯道就能看见那一排三层高的别墅,他的位于最东侧……

突然,一个黑色人影出现在了路当中。赵震东赶紧踩下刹车。

可是太迟了,就听见「砰」的一声,人被撞飞了!

赵震东趴在方向盘上,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撞人了,撞得还是个小孩,如果没看错,他撞的是隔壁邻居家那个八岁大的熊孩子。

大黑天的,那小男孩站在路中间找死么?赵震东有些气急败坏。但是他开车撞了人,怎么说都是他的不对,事不宜迟,得赶紧救人!

可是,等赵震东下了车,往后一看,愣在了原地。

地上根本没有人。

赵震东觉得奇怪,在附近开始寻找,很快,就有了发现。

那个熊孩子就在车后十几米远的地方,但他并没有倒在地上,而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背对着赵震东。

赵震东有些难以置信,但还是感到庆幸,心想:看来这孩子躲开了,不然我的麻烦可大了。

可是,他为什么还站在路当中?

他走过去,拍了拍男孩的肩膀。

男孩没动。

他又拍了拍男孩的肩膀,说:「你没事儿吧?你爸妈知道你出来了吗?我带你回家吧。」

男孩说话了:「你要带我回家吗,爸爸?」

赵震东心里一惊,这时,男孩回过了头。

「咔吧咔吧」的声音从男孩的脖子里传出,就像干枯的树枝被折断的声音。紧接着,一张蜡黄干瘪的脸出现在赵震东面前,血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嘴一咧,伴随着诡异的笑容,两排利齿闪出了寒光……

「啊!」

赵震东顾不得多想,连滚带爬地跑回到车里,猛踩油门,车子像箭一样蹿了出去。

4.

房子里漆黑一片,刘欣还没有回来。

赵震东觉得事情愈发邪门儿了,一定和那个「小财神」脱不开关系!

他立马蹿到了三楼,打开储物间的门,伸手去开灯,灯泡闪了两下,灭了。

真是该死!这种节骨眼上,灯居然坏了。

赵震东打开手机上的手电,向里面走去。他倒要看看,那个小财神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走几步,他突然感觉脚下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低头一看,是饼干的碎渣。什么人会在这里吃饼干?

赵震东心里一惊,想到了什么,他赶紧拉开柜门。果不出所料,小财神跟前有包打开的饼干,里面只剩一半了,周围都是饼干渣。

这一幕令人头皮发麻!玛的,这小财神果然是个邪物!

赵震东一股子火儿蹿了起来,弯腰就要把那泥塑砸个粉碎。没料到手刚一触碰到它,就像触了电似地缩了回来。

小财神睁开了眼!嘴上的笑越咧越大,露出森森牙齿!

「爸爸!」它张嘴说话了!

轰地一下,赵震东顿时脑子充血,浑身的汗毛都乍起来了,他吓得往后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机也摔了出去。

黑暗中,小财神站起了身,一步步向他走来。

赵震东连滚带爬地捡起手机,再次把手电灯光对准了小财神,却发现它没有任何变化,还是跟第一次看见时一样,盘腿端坐在宝座上,紧闭双眼,双手合十。

赵震东不敢在这里久留,赶忙把柜门拉上,锁上房门,向楼下跑去。

刚到二楼,就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一看,正是刘欣。

刘欣一脸吃惊地看着赵震东:「怎么了?」

赵震东怒气冲冲地朝着她叫喊起来:「刘欣!我 X 你姥姥的!你特么的在我家养小鬼!那个小鬼活了!你想弄死老子!」

刘欣不但没吃惊,反而平静得很。她把身子贴近赵震东,柔声说道:「亲爱的,你眼花了吧?我都跟你说过那不是小鬼了,你怎么不信呢?小鬼会反噬主人,那种事我可不敢。再说了,我养小鬼做什么?」

赵震东的心脏还在狂跳,瞪着刘欣,判断她是否在说谎。

刘欣继续说:「你是不是又做那个噩梦了?休息不好就容易出现幻觉。要不,我明天陪你去精神病院看看?」

「我没有精神病!你才有病!」赵震东没想到刘欣会把自己当成个疯子,这不但侮辱了他的人格,还侮辱了他的智商。「你没来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些怪事,这都是你带来的!告诉你,咱们结束了,你现在就搬走!需要多少钱你说个数,总之,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我报警!」

刘欣平静地看着赵震东咆哮,淡淡地说:「看来没什么可商量的了,我现在就走。明天来收拾行李。」

赵震东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似乎在哪里见过。

5.

赵震东不敢睡觉,他把房子里所有的灯都打开,还连灌了 5 杯咖啡。他不确定刚才在楼上是不是自己眼花了,怕储物间里那个东西真的下来找他。

也许是白天在健身房消耗了太多体力,深夜里他终于支撑不住,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他忽然被狂乱的心跳惊醒,睁开了眼睛。

一阵奇怪的声音传来,这次不是在房顶上,而是在身边。

一个二尺来高的小小黑影蹲在他枕头边,手里攥着一把长刀,伴随着小黑影发出的「嗬~嗬~」的喘息声,一股股恶臭传来。

这不就是楼上那个「小财神」嘛!他娘的,它真的活了!还跑下楼了!楼上的跑步声果然就是它干的!

赵震东吓得想起身躲开,却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捆在了床上,衣服还被脱光了。他闭上眼睛,嘴里直喊:「你是谁?滚开!滚开!」

吱呀一声,卧室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

「你让谁滚开啊?」

是刘欣!她不是走了吗?

赵震东努力向门口看去,刘欣已经把大波浪扎成了马尾,还穿着一身旧运动服,看上去像是学校的校服。赵震东确信曾经对这个身影很熟悉,只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人人都说我和我妹妹长得像,为什么你却发现不了呢?」

妹妹?赵震东这才想起来,刘欣说过她有个妹妹,和父母在一起生活。可是,那妹妹跟他有什么关系?难道是……

「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你不是渣男,你就是个人渣。你对那些女孩都只是玩玩而已,能记住她们的名字就很难得了,更不会负责。」

赵震东想起了刘欣离去时的背影,有个女孩哭着被他赶走时,也是那样的背影。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对了,她也姓刘,叫刘然!

赵震东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儿,他挣扎着开始求饶:「你是刘然的姐姐!我知道我对不起她,可是,我跟她分手时根本不知道她怀孕了,后来听她同学说起这事,想找她也找不到了。」

「呸!你根本没找过她!知道吗?她为了瞒住这事,偷偷去小诊所做流产,引发了感染,以后再也无法生育了,我们全家不知为了她流了多少泪。我父母早就说你就是个花花公子,让刘然离你远点儿,可她完全被你欺骗了,根本不听我们的。你为什么要祸害这么个单纯的姑娘?」

「都怪我那时候不懂事,那时我还年轻,不懂得体谅人。求求你,把我放了,我一定努力补偿刘然,还有你们全家。」

刘欣不耐烦地一挥手,冲他喊道:「闭嘴!王八蛋!补偿有什么用?你治得好她的病吗?……她现在已经是重度抑郁症了,身边离不开人,不然,她随时都有可能自杀……」

赵震东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他想起了那个噩梦,想起了老于的话,难道现在就是他还掉孽债的时候?可是,到底要他怎么还?

就在这时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枕边的小财神举起了刀,正要往下扎去!

难道要被凌迟吗?想到这,赵震东浑身绷紧,大口喘气,任凭他怎样挣扎都被困得动弹不得,一股热流从两腿间淌了出来,他被吓尿了。

刘欣厌恶地一皱眉头,嘲讽道:「哼,就是个怂屁。」然后,她冲着小财神低声说道:好好玩,把他剐了,别留一点肉在骨头上!」

小黑影举起了刀,切开了赵震东的皮肤,一片片带着血的肉被剐了下来。

赵震东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巨大的呻吟声被卧室里忽然响起的交响乐掩盖住了。

蓝牙音箱被刘欣打开了,赵震东眼见着刀锋在自己的身上乱割,白骨露了出来。

今晚得死在床上!这个女人够狠毒!

6.

赵震东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白色,他打量了一下四周,手上插着针头,床头柜上有一个纸杯,里面有几个药片。

原来是在医院里,他感觉踏实了些,然后下意识地在自己身体上胡乱摸了一气……

「你醒了?」

原来旁边一直有人,看样子是在等他睡醒。

一个漂亮性感的女人坐在房间的一角,忽闪着一双会勾人大眼睛。

「你是谁?」赵震东想不起她是谁,只是觉得眼熟。

「算是你的前女友吧。不过这都不重要,我就是来看看你是不是还记得我。」

赵震东皱着眉努力思索。

「看来你不记得了。你记得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吗?」

赵震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只记得有一个小黑影用刀割他,他浑身只剩下白骨,但具体是怎么回事儿,想不起来了。

「你还记得老于吗?健身房里那个私教。」女人问道。

赵震东有点印象,点了点头。

「老于被抓了。因为倒卖违禁药品。你现在这样就是被那些药害得,他卖给你的进口注射液,说是能增肌,但是里面有违禁成分,会让人产生幻觉,你就是受害者之一,还是最严重的一个。」

赵震东这下想起来了,虚弱地说:「他说过,里面只是有点儿兴奋剂,不会伤害身体,也不会上瘾。」

「你是不是浑身肌肉疼?其实是用药后产生兴奋,过度锻炼导致的肌肉撕裂。 但你产生幻觉后,非说浑身的疼痛是小鬼造成的,还说是我养的小鬼。」

「我这么说过吗?」赵震东拼命回忆。

那个女人笑了,压低声音说:「那天夜里你大喊大叫,还尿了一床,多亏我给你叫了救护车。不然的话,你可能就从窗户跳出去了。」

「哦,你……那会儿住在我家?」

「是啊,要不怎么说我算是你的前女友呢?」

那女人慢慢走到床边,俯下身子,低声说道:「其实要我说,即使是幻觉,也不是凭空而来的,是你的报应。你到处拈花惹草,始乱终弃。现在,你把自己吓到了精神病院里,说不定一辈子就在这呆着了。你说,这不是人渣应得的下场吗?」

赵震东好像明白了一些,警觉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怎么进来的?」

女人又一笑:「我不是刚刚告诉你嘛,你是注射了违禁药物,引起幻觉……」

「不对!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女人耐心地坐在床边,对他说:「我只不过是受人之托,来看看你这个老相识罢了。我所做的,只不过是牺牲一些色相接近你,然后再把你的药量加大一点点而已。跟你同吃同住,想给你加大药量还不容易?当然了,产生什么样的幻想就靠你自己了,我能保证的只是配合你,把假的弄得像真的一样,还让你觉得家里有鬼,仅此而已。」

「老于那个药的致幻能力真是超强,能把你的幻想无限放大,说到底,我得感谢他。」

赵震东瞪着这个女人,想起来了一切,怪不得自己那段日子总是萎靡不振,原来都是她在搞鬼。

一瞬间,他感到所有的血液都涌向了脑袋,他腾地一下坐了起来,伸手就要抓住那个女人。

女人一回头,看到了他伸过来的手,就在那只手刚刚碰到她的胸口时,她顺势一倒,发出一声尖叫。

外面的护士马上跑了过来,看见倒在地上的女人和一脸狰狞的赵震东,马上又叫来几个壮实护工,大家七手八脚把赵震东捆在了床上,把女人扶了出去。

只听见那女人哭着说:「他彻底疯了,连我都伤害。我已经死心了,请医生别保守治疗了,加大药量吧,钱不是问题……」

7.

「后来呢?」

看着正在倒茶的赵震东,我知道后来他没事了,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赵震东说:「后来还是多亏了我妈。那些年她和我爸在美国给我妹妹陪读,跟我联系很少,后来有半年的时间,他们怎么也联系不上我,我妈就着急了。当时我爸还不当一回事,说没人拐卖 30 岁的男人。可我妈不信,她直觉里我就是出事了,所以就回了国。先是报了警,后来又多方打听,甚至找到了健身房,才找到线索,把我从那家精神病院接出来了。」

「你那个女友呢?」

「消失了。而且找到她也没什么用。等我回家时,房子里她所有的东西早就搬走了,我没有证据证明她害我,更不能说她养小鬼,不然我又成精神病了。」

我打量了一下四周:「你出事的房子,不会就是这套吧?」

「当然不是了,」赵震东叹了口气,「一靠近那房子我就觉得喘不过气,还有那个被我撞了的熊孩子,人家根本没事,那都是我的幻觉。不过我现在一看见那么大的孩子就发憷,连车都不敢开了。」

说着,赵震东又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

我安慰他说:「是啊,那种房子不能留,还是卖了好,大不了价格低点儿,总比砸在手里强。」

赵震东摇了摇头,说:「原先我也准备低价出售。因为外面早就传开了,说我在里面被小鬼缠身,吓疯了。可没想到,居然有人出了个高价,我不但没赔,还赚了五百万。」

F**K!我正准备悄咪咪地幸灾乐祸一下,听到这个结果,心态有些失衡。

「那人什么来路?图什么啊?」我的声音有些发颤。

赵震东扬起头,想了想,说道:「我也不清楚。听中介说,那个买主好像是靠做传销起家的,买那房子就是看中了那房子有什么『灵性』。所以我怀疑他在那里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惊呼:「为了利益,真是连鬼都不怕啊!」

赵震东冷笑着说:「那是因为他们还没见到过鬼。」

有钱人都喜欢玩什么? - 人间陪审员孙达雱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