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有哪些大快人心的「外交事件」?

2021年12月6日

2011 年 2 月,我国组织的「利比亚撤侨行动」轰动全世界。

但鲜少有人知道,在撤侨之前,身在利比亚的中国人也在拼了命地「救自己」。

(一)危机降临

2011 年 2 月 17 日,农历正月十五。

在利比亚东部小城艾季达比亚,一群中国人正聚在一起「欢度元宵」。

他们是宁波华丰建设有限公司驻利比亚分公司(以下简称华丰公司)的员工,为了能多挣些钱,跟随公司来到了利比亚做建筑工人。

这天,工人们吃了公司下发的汤圆后,纷纷回到宿舍里跟国内的亲人视频通话。

只有少数几个年纪大的工人,围坐在一起讨论着「国家大事」:

利比亚最近不太平,就在前一天,第二大城市班加西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游行

不过,这几个工人聊归聊,一点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因为利比亚近两年发生过好几次动乱,后来都被官方平息了,再加上班加西离自己的工地有一百多公里,不用杞人忧天。

这几乎是华丰公司每个工人的想法。

然而谁也没想到,就在元宵节后的第二天,事态的走向突然来了个急转弯!

班加西的武装冲突在一夜间升级了。

上百名利比亚民众在游行示威时被警察枪杀,那血腥恐怖的场面在电视上被反复播放。

一时间,群情激愤,卡扎菲政府与民众之间的矛盾越发尖锐。

就在这时,利比亚的反政府武装力量趁虚而入,成功「撂倒」了班加西的军人和警察,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了班加西大部分地区。

很快,武装冲突在利比亚境内「遍地开花」。

一场「示威游行」逐渐演变成了反政府武装与卡扎菲政权的军事战争。

2011 年,利比亚民众游行抗议
2011 年,利比亚民众游行抗议

2011 年,利比亚民众游行抗议

短短三天内,利比亚全国陷入了混乱。

因此,一些利比亚当地的青年开始趁乱打砸、抢劫。

而他们的首要目标,就是有钱、有物资,但无武装力量的中资企业。

当时,我国在利比亚承建了上百亿美元的大型建筑项目,分布在这个北非国家的各个角落。

其中驻扎在艾季达比亚的华丰公司,就与利比亚政府签下了高达 33.54 亿元人民币的住房建筑项目,有 936 名员工在此工作和生活。

那些懒散不上进的当地青年,看着中国公司在自己的土地上搞建筑、赚大钱,看着中国工人们不愁吃穿,月月还有不菲的薪资,早就眼红不已。

所以在动乱爆发后,他们第一时间就「盯上」了华丰公司。

(二)暴徒的狂欢

利比亚局势动荡,让华丰公司的工人们坐立不安。

华丰公司的高层们也预感到,此次武装冲突的严重程度不似往常。

所以,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倪永曹立即下发通知:全面停工,所有员工不要出门!

与此同时,其他城市的中资企业被袭击的消息,源源不断传进了华丰公司。

一股紧张焦躁的情绪在工人间迅速蔓延。

到了晚上,窗外突如其来的暴雨和此起彼伏的炮弹声,更是将这不安的气氛推向了极点。

华丰公司每个人的心弦都绷的紧紧的,难以入眠。

2 月 19 日凌晨 2 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五个利比亚当地青年挥舞着大刀,突然闯入了一间砖厂宿舍。

他们在宿舍里一通乱翻,抢走了几台电脑和少数财物。

庆幸的是,宿舍里的工人们都没有受伤。

然而当所有人都因此松口气时,副总经理倪永曹却如坐针毡。

他知道,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兴奋的利比亚青年
兴奋的利比亚青年

兴奋的利比亚青年

果然,第二天天一亮,几十个凶神恶煞的利比亚青年就来「登门拜访」了。

他们开着几辆破皮卡车,朝华丰公司飞驰而来,意图直接开车冲破大门。

结果,一辆体积庞大的铲车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群人骂骂咧咧地下了车,一窝蜂地冲进了华丰公司的办公大楼。

之后,各个办公室的木门被他们一脚踹开,窗户玻璃也被砸得稀碎。

办公室内还有几个正在值班的工人,他们看到突然闯入的暴徒,当即被吓的尖叫起来。

这让暴徒们更加得意。

他们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和长枪,威胁工人们不要反抗。

之后,他们开始搜罗值钱的物件儿,大到办公用的电脑、电视、打印机,小到衣服、鞋子和皮包,通通都被搬到了皮卡车上。

至于不好搬、不值钱的桌椅板凳,暴徒们直接乱砸一通,然后一把火烧掉。

而此时华丰公司的工人们,见办公区情况不对劲,立马聚集起来向公司外跑去。

不过也有一些胆子大的工人,忍不住与暴徒们起了争执,想要赶走他们。

可暴徒们已然抢红了眼,哪里还听得进去大道理,直接挥起长刀就朝工人们砍去。

幸好这几个工人身手敏捷,躲过了袭击。

至此,没有人再敢去拦着这些亡命之徒,任由他们打砸抢烧。

当那几辆皮卡车塞满了「战利品」,暴徒们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被打砸抢劫后的某中资企业办公室
被打砸抢劫后的某中资企业办公室

被打砸抢劫后的某中资企业办公室

看着被搬空的办公室,华丰公司高层宣布放弃总部,让所有人员都撤往工区。

然而没多久,新的一批暴徒接踵而至。

他们好像时刻盯着华丰公司一般,抢劫的目标竟然也从办公楼换到了工区。

暴徒们用工人们听不懂的阿拉伯语疯狂叫嚣着,更有甚者为了震慑华丰工人,扛着冲锋枪朝天空一顿胡乱扫射。

紧接着,石块、燃烧瓶就如同雨点般砸向工区宿舍,瞬间就有几间房子燃起了熊熊大火。

尽管工人们在每个工区的门口都设下埋伏,预埋了一圈钉满钉子的木板。

但这并没能阻止暴徒们疯狂抢夺的步伐。

一时间,工区沦为了暴徒们狂欢的「乐园」。

2 月 20 日凌晨 4 点,最后一轮暴力洗劫终于结束。

惊恐不安的工人们稍稍放松了紧张的神经。

这时,一个在华丰公司工作的利比亚当地人却低声说:

「我听见他们说,还有一伙暴徒集结了 1000 人,准备明天过来攻打工区……」

(三)一个原则

从凌晨到天亮,工人们几乎没合过眼。

每个工区门口都有几十个手执钢筋的工人轮流放哨,以防有暴徒趁夜溜进来。

同时更令人绝望的是,利比亚境内的通讯网络全断了,手机信号时有时无,连续拨打电话一个小时,也未必能接通一次。

对此,副总经理倪永曹焦虑不已。

这九百多名员工的生命安全,不能一直暴露在如此危险的境地。

天亮之后,倪永曹郑重地向大家宣布:全体撤离艾季达比亚,并设法向外求救。

此消息一出,工人们立马开始收拾行李。

他们谨记着一个原则:轻装上阵,能扔就扔,没有比命更重要的东西。

而倪永曹这边则在紧锣密鼓地规划撤退路线。

当时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

一个是撤离到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距离 1000 多公里。

那里有中国驻利比亚大使馆,他们可以向大使馆寻求帮助,并且还有国际机场,方便回国。

另一个是撤离港口城市班加西,距离 150 多公里。

那里有很多中国公司和驻利人员,只要能找到愿意救助他们的船只,就能安全撤离。

![华丰公司员工面临的两条撤退路线](data:image/svg+xml;utf8,)

华丰公司员工面临的两条撤退路线

但因为通信中断,谁也不清楚两个路线的安全情况。

所以倪永曹决定先派出两拨队伍去探路,剩下的 900 多名员工先藏身到距离工地 20 公里的沙漠中,以躲避暴徒们的再次袭击。

然而大部队还没出发,负责探路的人就回来了。

他们根本没能走出这个城市。

此刻的艾季达比亚,子弹、石块、燃烧瓶「嗖嗖嗖」地在行人的头顶上乱飞,探路小队的车子刚一上路,会遭到了利比亚青年的拦截和哄抢。

这一消息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副总经理倪永曹思来想去,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穿越沙漠,直奔班加西。

(四)一个决定

倪永曹之所以作出这个决定,也实属无奈。

在这种战乱时刻,近千名外国人浩浩荡荡地穿越城区,无疑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而取道不远处的撒哈拉沙漠,能让他们最大限度地躲避暴徒们的袭击。

这一决定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

他们都明白,大难当前,必须团结起来,抱团自救。

2 月 20 日傍晚,这群身在异国他乡的中国工人们,身背必需的干粮和水,头戴工作时的安全帽,手握工地里的钢筋条,向茫茫沙海徒步进发了。

这支出走的队伍一共有 936 人,其中包括一个刚刚出生 10 多天的婴儿。

队伍浩浩荡荡,排下来长达一公里。

随着夜晚的降临,骤然下降的气温让人不由地打着寒战。

他们这些人中谁也没有沙漠徒步经验,也没有足够的食物和防寒衣服,只能互相搀扶着一步步往前走。

在长达 20 多个小时的艰难跋涉后,前方探路的几个年轻工人终于带回了个好消息:

不远处有一个当地人的农庄,庄主说愿意伸出援手!

这一消息瞬间刺激了饥渴难耐的众人,纷纷把热切的目光投向了领头人倪永曹。

而此时的倪永曹,却在犹豫。

因为之前亲眼目睹了暴徒们的打砸抢烧,他当下有些不太相信利比亚人,不敢将这九百多个员工的性命,置于一个危险的境地。

然而就在他还在与其他几个骨干商量时,庄主竟然亲自来到了歇脚点。

他环视了一圈疲惫不堪的众人后,视线在那个襁褓中的婴儿身上停留了许久。

老庄主找到倪永曹,语重心长地说:「此刻你要做的,就是让他们吃好,睡好。」

倪永曹刚想推辞,结果却换来了一份极为真诚的保证。

老庄主满怀歉意地说:

「中国人远道而来为利比亚人建设家园,却遭受这样的待遇,我心里很难过。」

「我会保证你们所有人的安全。」

「如果有子弹,我们会挡着;如果真的要死人,那也一定是我们的人。」

听到这些话,倪永曹终于卸下防备,带领大家往农庄走去。

(五)同命相连

当华丰公司遭到暴徒袭击时,其他中资企业也没能躲过这次浩劫。

其中第一个被袭击的,就是驻扎在班加西的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公司)。

中建公司在利比亚的中国员工人数达近 1 万人,承包了班加西 2 万套住宅建设项目。

自班加西爆发武装冲突后,中建公司立即全面停工,并且派出员工轮流在工地的屋顶上值守,以防有暴徒的袭击。

2 月 20 日下午 6 点,工地值守队员发现几个暴徒扛着霰弹枪冲进了工地。

虽然大家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队员们也及时发出了警报,但工地仍遭到了严重破坏。

一波又一波暴徒如同蝗虫过境一般,将工地里大大小小的物品,甚至是没拆封的新内裤都贪婪地抢夺而去。

![被洗劫后的营地](data:image/svg+xml;utf8,)

被洗劫后的营地

两个小时后,工地在遭遇了四轮大洗劫后,终于又恢复了宁静。

工地中的所有人都悄悄松了口气。

可没过多久,负责人的对讲机里就又响起了一阵打砸声!

原来,是工地的一号大门正在被暴徒袭击。

而紧邻着大门的,是女工宿舍。

此刻,暴徒们举着冲锋枪对准了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项目经理。

他多次与暴徒交流无果后,绝望地喊出一声,「打死我也不能进这个门!」

这一句话像一剂强心针,激起了在场所有员工的愤怒。

为了反击这群暴徒们,中建公司的一个党委书记带领着工地上的 1000 多名工人,按照施工时的小组分成三队,与暴徒连续作战了 11 个小时。

并冒着被空袭的危险,在大门外挖了一条深 3 米、宽 3 米的壕沟,来保卫员工安全。

与此同时,在利比亚北部沿海地区,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建公司)的 10 个工区,也先后遭到暴徒的多次冲击。

工人们在每个工区的门前都挖了一条宽 4 米、深 1 米的壕沟,在暴徒们准备冲进大门时,工人们通过扩音喇叭高声播放《义勇军进行曲》。

在高亢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中,工人们将铁锹、石头、钢筋当作防身武器,守在离大门四五米远的地方,坚挺地守护着身后的工友。

当利比亚内战的枪声响起,70 多家中国企业、3 万多中国公民在一夜之间居无定所,时时刻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生命安全受到了严重威胁。

他们每个人都明白,仅靠个人和小团体的力量,根本难以在这个动荡的国家中自保。

此刻唯一期待的,就是背后的祖国。

(六)撤侨了!

2011 年 2 月 19 日,中国外交部接到驻利比亚大使馆的紧急报告:

在利中国公民的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中资企业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袭击。

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黄屏迅速作出反应,安排各部门协同工作:

一、亚非司负责分析利比亚当前局势,和一旦启动撤侨可能会遇到的阻力。

二、领事司与中国驻利比亚大使馆联合起来,尽快确认在利中国公民的数量及分布情况。

三、领事保护中心汇集各方传来的信息,在利比亚地图上绘制中国公民聚集点。

然而,由于利比亚的通讯信号时好时坏,信息收集工作并非易事。

领事保护中心立马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便充分利用互联网的优势,在各大论坛、社区和 QQ 群中发布信息,尽可能摸清每个在利公民的情况。

没过多久,外交部就收到了汇报:

当前利比亚大约有 3.5 万中国公民,多数人为中资企业员工,其余是留学生、投资者和外企员工。

这些人主要集中在利比亚境内相对发达的城市,例如首都的黎波里、班加西和艾季达比亚……

当一波波消息向外交部涌来,司长黄屏陷入了沉思。

如何在短时间内,将分布在利比亚各地的 3 万多中国公民安全接回国呢?

要知道利比亚地处非洲北部,距中国上万公里,与北京的空中距离为 9500 公里,飞机需要飞 12 个小时,跨越 5 个国家、6 个时区才能到达。

并且,中国飞机经过别国的空域,还需要提前向对方报备,得到这些国家的许可。

这一连串的棘手问题和难以预估的意外情况,让撤侨这件事难上加难。

2 月 22 日上午 8 点 30 分,国务院副总理就利比亚撤侨问题作出了重要指示。

「国家将不惜一切代价,让所有中国民众从危险中迅速撤离!」

这一句话像定心丸,让所有身在利比亚的中国人重新打起精神,等待国家的救援。

经过多方分析和研究,我国政府决定采用一个极其「大胆」的方案:

海陆空、多国多点,立体协同撤侨。

之所以称其「大胆」,是因为这将调动起国内外所有可用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民航局、交通运输组织部、商务部、财政部、中国气象局等部门全部配合撤侨。

而这个方案简单来说,就是除了让中国公民从利比亚的黎波里、塞卜哈等国际机场乘坐包机直飞回国,还有多个转运方案。

例如中国公民可以从陆路撤向「的黎波里港口」或「班加西港口」,这两个港口有政府从希腊租来的邮轮,分别驶向希腊克里特岛或马耳他。

如果有些公民距离这两个港口较远,也可以按照中国大使馆的指示,从陆路向埃及、突尼斯边境撤离,那里等着由政府租来的近百辆大客车。

之后,这些转运至希腊、马其他、埃及、突尼斯的中国公民,都会被安排乘坐包机返回中国。

中国撤出在利比亚中国公民的主要线路,图源新华社
中国撤出在利比亚中国公民的主要线路,图源新华社

中国撤出在利比亚中国公民的主要线路,图源新华社

从 2 月 23 日晚上开始,中国派出的首架包机从北京起飞,拉开了利比亚撤侨行动的序幕。

之后中国各大航空公司纷纷派出飞机,分别从北京、上海、广州等多个机场飞往利比亚、开罗等机场接中国公民回国。

然而由于利比亚局势不断恶化,海陆空撤侨小组竟然全都遇到了突发意外。

(七)特殊的通行证

由于遭到了暴徒的轮番抢劫,很多中国公民的护照都丢了。

异国他乡,没有护照,可以说寸步难行。

我国驻利比亚大使馆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为了顺利撤侨,他们连夜赶制了 1000 多份回国证明。

临时护照与回国证明
临时护照与回国证明

临时护照与回国证明

然而由于撤离时间紧急,大使馆工作人员能力有限,还是有很多人没能拿到回国证明。

当时,中国政府已经与突尼斯和埃及官方交涉成功,同意中国人入境。

但必须出示有效证明。

也就是说,撤离人员需要证明自己是中国人。

这就难住了使馆人员,很多人一没护照,二没回国证明,该怎么自证身份呢?

一时间,聚集在边境处的同胞们变得紧张不安,都在担心自己回不了国。

在这一紧急情况下,使馆人员经过多次沟通,终于与这两个国家的边境工作人员商定:

只要是会唱中国国歌,就是中国人。

凭此放行。

于是在遥远的非洲大陆上,一遍遍响起了中国国歌。

这些中国人规矩地排成一列,口中唱着他们最熟悉的曲调,一个接一个地顺利撤离利比亚。

而早就等候在埃及边境的陆竞春(时任中国驻埃及大使馆新闻处主任),看到同胞的第一时间,便张开了手中的五星红旗。

在那一刻,所有人的眼眶都是湿润的。

(八)重重意外

就在陆路撤侨小组成功协商「唱国歌入境」时,航空撤侨工作组竟然被「放了鸽子」。

要在短时间内撤出那么多中国公民,仅靠中国国内的飞机是不够的,所以我国政府与埃及航空签订了 10 个架次的合同。

按照合同,埃及航空主要负责运送在利比亚重镇塞卜哈的近 5000 名中国公民。

但埃及航空在执行了一个架次后,竟然单方面毁约了!

对方给到的理由是:埃及也要撤离在利比亚的本国公民,飞机已经被征用。

这让我国的撤侨小组始料未及。

众人既无奈又焦急,来不及与埃及航空多争论,马不停蹄地开始寻找其他撤离方式。

由于塞卜哈位于利比亚中部,临近撒哈拉沙漠。

如果让当地的中国公民向北由陆路经过突尼斯边境,不仅路途遥远,而且途中还会经过战区。

所以,「空运撤侨」仍是最保险的选择。

时间紧任务重。

在得到撤侨小组的求助后,中央军委临时派出的 4 架军用运输机来执行这一地区的撤侨任务。

由于军用运输机机舱内没有座椅,机组人员接到任务后,紧急给 4 架飞机加装了双层座椅和简易厕所。

2 月 28 日早上 7 点,这 4 架飞机在中国空军某基地机准时出发了。

他们在新疆的冰天雪地中起飞,连续飞行 30 多个小时,途径 5 个国家,跨越 6 个时区,8 个空中情报管制区,航程达 9500 余公里。

他们抵达利比亚的塞卜哈机场时,地表温度已经接近 50℃。

当「中国空军」的字样出现在天空中,当解放军从机舱中列队而出,等候已久的中国同胞激动到热泪盈眶,纷纷挥臂欢呼。

3 月 2 日,四架空军飞机顺利完成撤侨任务
3 月 2 日,四架空军飞机顺利完成撤侨任务

3 月 2 日,四架空军飞机顺利完成撤侨任务

实际上,我国在寻找海运的船只时,也颇费了一番周折。

利比亚的邻国马耳他,并不是一个对外经济发达的国家,几乎没有可用的大型邮轮。

在这情况下,驻马使馆的张克大使只好向意大利和希腊求助。

虽说这两个国家海运发达,但中间隔着一层微妙的国际关系,再加上目的地是战火中的利比亚,所以想找到合适的船只并非易事。

在一番商讨后,我驻马使馆终于从意大利方面租到了一艘名为「罗马巡洋舰号」的邮轮。

img
img

(2 月 26 日,从利比亚班加西乘坐客轮撤离的中方人员,抵达了马耳他瓦莱塔大港)

而驻希腊大使馆则租用了「希腊精神号」「奥林匹克冠军号」「韦尼泽洛斯号」三艘邮轮。

为了确保中国公民撤离的安全,我国政府还紧急调派「徐州号」导弹护卫舰进入地中海,为运送中国公民的船只护航。

徐州舰为利比亚撤侨护航
徐州舰为利比亚撤侨护航

徐州舰为利比亚撤侨护航

交通工具有了,安全保障也有了。

但中国公民在中转站的食宿安排却又是一个难题,其中在希腊克里特岛遇到的难题最为棘手。

希腊克里特岛当时正处于淡季,岛上的酒店几乎已经全部关门歇业。

按照希腊的惯例,一家酒店需要提前准备 7~10 天,才有可能重新开张。

更令人忧心忡忡的是,从班加西转运至希腊克里特岛的中国公民人数还远远超过了原本的估算。

紧急情况下,使馆人员只得求助于希腊华人商会。

得知国家需要自己助一臂之力,在希腊的中国商人们,特别是人数众多的浙江商人,毫不犹豫伸出了援手。

他们出钱又出力,自愿来到克里特岛当志愿者,贴心招待那些刚刚经历战乱、惊魂未定的中国同胞。

(九)平安回家

那么此时此刻,在沙漠中奔袭的 936 名华丰公司工人们,情况如何呢?

在出走沙漠的第二天,也就是 2 月 20 日,他们通过固定电话与我国驻利比亚大使馆取得了联系。

他们在大使馆的建议下,一行人开始往班加西港口进发。

沙漠气候无比恶劣,幸好得到了老庄主和当地许多热心的利比亚民众的帮助。

这些当地人不仅给他们提供过夜的地方,还向他们捐赠了不少食物和水。

最后,这些工人们搭乘农庄民众辛苦找来的 10 辆货车,前往班加西。

2 月 23 日,在颠簸了整整三天后,这一行人终于抵达了班加西港口,他们一个不落地坐上了开往马耳他的邮轮,最后乘坐东航的包机顺利回国。

许许多多像他们一样的在利中国公民,在经历了这辈子都难以忘却的劫难和艰难跋涉后,登上撤离包机,返回繁华安定的中国。

下飞机的那一刻,有人高呼「祖国万岁」,有人激动落泪,还有人忍不住双膝跪下,含泪亲吻了他脚下的土地。

中国工人王克荣乘军用运输机回国后激动亲吻祖国大地
中国工人王克荣乘军用运输机回国后激动亲吻祖国大地

中国工人王克荣乘军用运输机回国后激动亲吻祖国大地

2011 年 3 月 5 日晚上 11 点,当最后一架撤离包机飞抵上海时,这场历时 12 天的利比亚撤侨行动终于全部结束。

在这次撤侨行动中,我国成功撤离中国驻利比亚公民 35860 人,共出动 12 架次军机、35 架次外航包机、91 架次中国民航飞机,租用外国轮船 11 艘,中运、中海货轮 5 艘,军舰 1 艘……

并且,我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还帮助 12 个国家撤出了约 2100 名公民。

时任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黄屏得知撤侨顺利结束时开心地笑起来
时任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黄屏得知撤侨顺利结束时开心地笑起来

时任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黄屏得知撤侨顺利结束时开心地笑起来

利比亚大撤侨,国家行动之迅速、撤侨人数之众多,令世界为之震惊。

而身处危局中的中国人,团结一致拼命自救,实现了一场人民和国家的「双向奔赴」。

有哪些大快人心的「外交事件」? - 盐选科普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