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你有过一不小心和异性亲密接触的尴尬经历吗?

 2021年12月5日

双十一,我奔现了。

清晨,我蒙在被子里红着脸叫他,「周浩。」

「谁亲了你分不清?」他垂下眼,脸色铁青。

我的心咯噔一下。

空气有片刻的窒息。

「什么意思?你不是周浩?」我开始抖了,「那你是谁?」

他臭着脸,将我脖子下的手臂抽回去,冷笑一声,「反正不是什么周浩……」

救命,奔现奔错人了!

1

我被吓出一身冷汗。

立马用被子捂住自己,「你你你……到底是谁?你对我……」

被子太短,被我一拉,他八块腹肌就这么暴露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下,馋得我猛咽了一口口水。

他侧过脸,盯我一眼,长手一拉用被子一角盖住我的眼,不让我继续欣赏。

「我是谁?」他轻笑一声,「你昨晚叫我哥哥。」

哥哥?

我真想把自己一头撞死。

耳边传来细碎的声音……

等我掀开被子,他已经穿戴好。

「那个哥哥……不是……呸……」我有些语无伦次,抱着一丝侥幸,「我们昨晚……只是……亲了……吧?」

他替我拿衣服的手停了一秒,随后笑着摇了摇头。

没有的意思?

我心里舒了一口气。

结果下一秒,他修长的手指勾着我的衣服,将我拉到他面前,指了指垃圾桶。

2

我的呼吸停止了,头皮开始发麻了,腰也开始痛了,手脚都不知道动了……

想到昨晚,我……痛心疾首。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周浩?

我心虚地按了接听键,「喂……」

「在哪儿呢?我给你买了早餐,我去接你。」

我抬头看了一眼坐着的男人,心里一紧。

「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我要哭了。

「洲际酒店。」旁边的男人平静地说。

我!!!!

谁让他说话了?

「洲际酒店?」电话那头明显愣了几秒,「鹿彦,鹿彦在你旁边?」

鹿彦?

「鹿彦是谁?」我捂住手机,小声问眼前的人。

他看起来有些生气,我很蒙。

过了一秒,他缓和了情绪,凑到我耳边,压低声音,「下次再让别人做体力活前,记得先问清楚名字!」

我!!!

我的智商被冻结了几秒。

「鹿彦是我室友啊,昨天我有点事耽搁了,让他去接的你,他人不错吧?」周浩还在电话里巴拉巴拉说了一堆。

室友?

我望着鹿彦停止了思考。

「还……行……」我把眼泪吞进肚子里。

3

一小时后,我和周浩一行人坐在校门口的早餐店,面面相觑。

事情我猜了个大概,周浩昨晚因为忙着双十一抢购,派室友鹿彦来接喝醉的我,然后我就把鹿彦当作周浩,生扑了。

我还没有双十一重要!

「这是我兄弟,鹿彦,出手就是五星级酒店,牛逼。」周浩拍了拍鹿彦的肩膀跟我介绍,「这就是兄弟,值得深交。」

值得深交……我笑着打哈哈,脸颊逐渐升温。

「你看看你们,平时找你们借几百块都难,学学人家!」周浩说这话把另外几个室友损了一道。

「怎么学?我们又没有当校长的爹。」

「整个南城大学他都横着走,我们敢吗?」

……

一群男生叽叽喳喳说得我心烦。

我一边喝粥,一边偷偷看鹿彦。

比起我的偷偷摸摸,他大大方方,一副毫不怕事的样子。

他怎么敢的?

「只是你昨晚怎么自己也在酒店开了一个房?」周浩像是后知后觉,想起我和鹿彦一同出现在电话里,又一同走出酒店的异样。

话落,一群人都看了过来,看得我心头一紧。

完了!怎么解释?

多半是要暴露了。

我屏住呼吸,看了一眼鹿彦,他却淡定到令人发指。

你睡了你兄弟的准女友,你不慌吗?!

他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豆浆,轻飘飘来了一句,「我姑妈开的,怎么,不可以住?」

一句话把在场的人堵到心梗。

大家一副,「你行,你有钱,你可以,天王老子来了也是可以。」

「那……下次,去住,能让你姑妈打个骨折吗?」周浩笑着缓解尴尬。

「你和谁去住?」鹿彦反问一句。

周浩转过头来看我,轻轻撞了我一下,「老子以后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我第一反应是去看鹿彦的反应,恰好碰上他盯着我,质问我的眼神,心不由得抖了一下,「大家……都是……朋友。」

我低下头不敢再去看他了。

「你们嫂子害羞,你们别看!」周浩还觉得我是在娇羞,得意地炫耀。

我只好默默吃碗里的面。

大家一番恭喜后,商量着带我去他们这里的桃花山爬山。

爬山?

我的脚开始软了。

4

「我……不太舒服。」我低声拉着周浩的衣服,委婉地告诉他我可能不想去爬山。

「没事,爬不动,我背你。」他胸脯一拍,让我放心交给他。

「第一次见我室友呢……给个面子。」他小声让我答应他。

我没办法,只好点了点头。

「蠢。」坐对面的鹿彦没好气地盯着我来了一句。

算了,我现在尽量跟他保持距离,免得弄得大家很尴尬。

「鹿彦,不对啊,你昨天不是去接你女朋友吗?她人呢?」有人问鹿彦。

我心里一惊,他有女朋友……

有女朋友还……人渣。

「前女友。」鹿彦不耐烦地来了一句。

「又分手了?」

「是啊,昨天还给我们发信息说过来请我们吃饭。」

「哎,你们分分合合,床头打架床尾和,大家都懂……」

……

「自己不会拉黑?」鹿彦没了耐心,站起来就要走。

「你别这么绝情,我看弟妹挺乖一个女孩子,对你百依百顺,对我们也是好得不要不要的,你就从了她得了……」周浩开始苦口婆心地劝他。

鹿彦停住脚步,侧过脸来,笑着问:「这么好,跟你换?」

换?

这什么人!

渣男!

「那……那不行,我跟你不是一个路子的。」周浩被吓到,不敢再叽叽歪歪,「况且你嫂子可 hold 不住你这样的。对吧,瑶瑶?」

突然被 cue,我差点被呛到,只好敷衍,「啊……嗯。」

鹿彦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出去。

5

爬山爬了两步,我就不行了。

趁着周浩去买水的空隙,坐在石凳子上,一坐不起。

「还有力气?」头顶一片阴影投下来,我抬头一看,是鹿彦。

我狐疑地看了看周浩的方向,知道他什么意思,略显为难,「爬不动了,可是……我答应了周浩。」

「你是不是傻?」他突然凶我。

「我……」我总得找个好的理由,突然说不爬了,那不是逗别人玩,「算了,你别管我。」

我属于自暴自弃。

「行……」他不知为何有些生气,瞥了我一眼,「待会儿别哭。」

不用等到待会了,事实上,周浩告诉我只走了 1/10 的时候,我已经在哭了。

周浩看我的确有些困难,大方地说要背我。

几个室友更是一阵起哄。

想想爬山的痛苦,我硬着头皮爬上了周浩的背。

不知道为啥,我有些别扭。

「我不想走了。」刚走了几步,鹿彦发话了。

一群人望着他,不明所以。

「兄弟,怎么了?」周浩问。

「累了。」鹿彦直接坐下不走了。

「能问问怎么累着了吗?」周浩不死心,结果被鹿彦一个眼神怼回去。

鹿彦摸出一支烟,偏头点燃,抽上了,「我坐车,你们随意。」

「今天怎么了?」室友一脸疑惑。

鹿彦仰头望着那人,一脸痞样,「腰痛。」

他说这话时还特意瞟了一眼我。

我!!!

「懂。」

「兄弟,我们懂。」

一群人暗笑起来,相互传递眼神。

一个室友语重心长地过去拍了拍鹿彦的肩膀,「兄弟,悠着点,不能仗着年轻……」

鹿彦懒得理他们,只是低着头笑笑。

「你们收敛点,女生在!」周浩吼了大家一句,他们才猛然醒悟一般闭了嘴。

「那个……」我轻轻扯了扯周浩的衣角,「要不,我也坐车好了。」

「你不想要我背?」周浩反问我。

「不是……」我连连摇头,泄了一口气,「我挺重的。」

「有吗?」周浩还故意把我往上颠了颠,最后认真地来了一句,「是有点。」

我有被伤害到……

「那我们大家都坐车吧!」

最后大家都坐车上去,又在山顶喝了茶、吃了饭,一直折腾到晚上才回家。

6

回到家,躺在床上,我感觉骨头都散架了,腰也疼得厉害。

周浩说要陪我打游戏,把我和他室友都拉到一个群。

我哪还有力气打游戏,洗漱完,秒睡。

第二天醒来,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跟鹿彦说清楚。

于是,在群里,点开他的头像给他发消息。

「在吗?昨天的事……我喝醉了,就把你认错了,对不起。」

过了好半天那边才回过来,「认错了?」

「嗯。」我忍气吞声。

「我和周浩长得一样?你在侮辱我?」

……

仔细回想,两人还真是天差地别,一个憨憨大哥,一个人间痞子。

我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似乎能想象到他此刻轻蔑的表情。

「你也有责任。」

「嗯,我的责任在哪里?」

「你……」我咬咬唇,「你没有推开我。」

其实,后来爬山的时候我隐约记起来一些,鹿彦接到我大概说了一些什么他室友有事,他来接我之类的话。

我当时脑子发晕,又突然见到这么一个大帅哥,脑袋直接短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直接回了我一串省略号,仿佛我在胡扯。

终究是理亏,我有些急了。

「你知道我来找周浩,你不推开我,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也有错,怎么一副全怪我的感觉。

「你都说了我不是好人,一个长得还行的女生喝醉了送上门来,我还推开,我还是不是男人?」

「你……」

长得还行?

我真不知道他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我被他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又急又气,不知如何扳回一局。

「那你想怎么样?」

「昨天叫我哥哥,今天被其他男的背着,打情骂俏。我问问你,我算什么……」

我看着屏幕被气到吐血,脾气上头,回了一句,「算你倒霉。」

「?」他就回了个问号。

无所谓了,我没有再回他。

7

和鹿彦那次并不太愉快的聊天之后,我和他便没有再联系。

我也跟周浩说清楚了,就当朋友。

「见面让你失望了?」周浩不死心地问我。

「不是!」我斟酌着如何委婉地拒绝他,「我已经工作两年了,你还在读大学,我觉得,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他沉默几秒,回了我一句,「你不想养我?」

我???

现在的大学生,如此躺平的吗?

思来想去,我决定让他接受一下社会的毒打,「实不相瞒,姐姐工资很低,连自己都养不起。」

过了会儿,他回了一句,「能撑到月底吗?」

我缓缓打出一个字「能」。

「太好了,姐姐,我双十一过后,就已经断粮了,我吃得很少,一点也不费钱。」

我直接心梗,但是想着自己终究是愧对于他,只好答应,养他到月底。

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感觉元气大伤,整天没精神。

周末,周浩约我吃饭。

「过来吧,我和室友们都在,我们还可以一起玩一会儿游戏。」

我本想拒绝,可是想着他说他没钱了,还是想着过去,顺便付个钱。

加上鹿彦那件事没解决,始终让我觉得有些烦。

去了吃饭的地方,我才知道那是一个农家乐。

鸟语花香,格调很高,一看就不便宜。

还真不替我省钱……

推开进去的时候,几个人在打游戏。

我扫了一圈,没看到鹿彦,心里松了一口气。

看着我进来,一群人热情地给我让座,其实是把周浩旁边的位置空出来。

「坐这儿,打会游戏,等会才开饭。」周浩笑着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怎么想到来这儿吃饭?」我坐下,小声地问他。

「鹿彦选的。」他拿过我手机,给我登录游戏,又给我倒了茶,还给我用扇子扇风。

「鹿彦?」一听到他的名字我就有些心理不适,「不用给我扇,我不热。」

「对呀,今天他过生日,请我们吃大餐。」周浩笑呵呵地又给我剥橘子,看着五大三粗的,倒还挺细心。

「过生日?」我蒙了,第一反应竟然是我没带礼物。

「我们过生日都不送礼物的,你别多想,他不在乎这些,只是这小子从来都出手阔绰,有好吃的我肯定带着你。」他把剥好的橘子放到我的手里。

我不好拒绝,只好吃掉。

「浩哥,对媳妇这么好?我们也想吃橘子。」

「不对,我们狗粮都吃饱了。」

周围人开始起哄,我尴尬得说不出话。

「滚,瞎说什么,我和瑶瑶暂时还只是朋友。」他朝那几个使了眼色,又朝向我,「你别听他们瞎说。他们就是爱开玩笑。」

听他这样说我放松了一些。

我能理解,他们这个年龄的大男孩,是挺爱开玩笑的,这就是青春。

8

「怎么不玩打野了?」我看着他选的英雄,有些蒙。

「最近觉得不能只打野了,练练别的英雄。」

我看着他选的「安琪拉」,额头闪过三条黑线。

他一个大男人,玩安琪拉?

硬着头皮跟他和室友组队玩了几盘。

五连跪!

「我刚开始练……」周浩解释。

练得很好,下次不许再练了!

「鹿彦呢?」一个室友受不了一直输了,开始呼叫鹿彦。

「等鹿彦吧……」周浩也尴尬地放下了手机。

我还从来没跟鹿彦打过游戏,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说等他。

后来我就知道了。

他进来的时候还在抽烟,看见我后愣了一下,也就一秒,夹着烟去了窗口的位置。

他就那么夹着烟打游戏,姿势慵懒……

然后 9 连胜。

麻了……

我看着每一盘的 MVP 都是那个 ID 是「LuY」的名字就很震惊。

这明明是我第一次跟他打游戏,但感觉却莫名地熟悉。

比如,我玩鲁班,被妲己二技能定住了,他的凯总能从不知道哪里的草丛冲出来,替我挡住所有伤害,然后丝血反杀,操作骚到叹为观止。

「为什么不动?定在那里挡伤害?」我问他。

他磕了磕烟,余光瞟了我一眼,「让她觉得我很弱,要不然怎么反杀……」

「啊……」还能这样?

「又菜又爱玩。」他灭了烟,轻飘飘来了一句。

嫌弃我?

「要不你别玩鲁班了,你试试玩庄周?」周浩友情建议。

「瑶妹也行。」

「小明也可以。」

他们果然是嫌弃我。

就在我有些尴尬的时候,鹿彦灭了烟来了句,「随便玩吧,输了算我的。」

这样一说,大家又没什么好说的了。

因为他真的神一般的存在,一直打下来,就没输过。

这就是躺赢的感觉吗?

9

越打到后面,我越觉得鹿彦的实力和以前周浩带我的感觉很像。

可是,他的 ID 明明就没跟我打过游戏啊。

难道所有打野都是这样的套路?是我自己多想了吧。

打到后面,鹿彦的前女友突然来了。

是个可爱的妹子,叽叽喳喳热情到很难不喜欢。

「哥哥,我也要跟你们一起打游戏。」她笑起来像一个小太阳。

鹿彦却非常不给面子地站起来,「累了,你们玩。」

我也玩得差不多了,总觉得有些闷,起身出去透气。

一出去就看到他又在抽烟。

烟瘾这么大?

我本想跟他打个招呼,想到他前女友来了,总觉得很尴尬,想想还是算了。

他过生日,前女友过来,天经地义,我也不明白我在别扭什么。

刚走开,身后一个声音叫住我。

「你答应他了?」他懒懒的,拖着长长的调子,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答应什么?」我转过身,看着他。

他嘴角自嘲,「他说带女朋友来给我庆生。」

我愣了一秒。

这个周浩,又是吹牛吧。

「我和他是朋友。」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必要跟他解释。

「朋友?」他垂下眼看着我,声调里带着不屑,「朋友养着他?这么博爱,怎么不把我养了?」

我……

听说他家挺有钱的,洗刷我呢,让我养。

「我工资低,养不起你这样的富家子弟。」我怼了一句。

他不说话了,抽掉最后一口烟,灭掉,手指一弹,将烟蒂弹到垃圾桶,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了一个字,「蠢。」

骂我?

我有些气,懒得理他,转身去上厕所。

他却一直双手插兜跟着我。

「跟着我干吗?」我停下来,问他。

「我也去。」他眼神指了指厕所。

我哽了一下,收起情绪,去厕所。

10

还没走到厕所,突然胃里翻江倒海,我身子有些不稳,只好靠着墙缓了缓。

来不及了,我直接冲进了厕所,大吐特吐。

我吐得脑袋嗡嗡的,感觉魂都被抽掉了一半。

撞鬼了,今天的饭有问题?

出洗手间的时候,我后背还冒着冷汗,肚子也有些痛。

一出来,就看见他站在门口,直勾勾地盯着我。

「怎么了?」他上下扫了我一眼。

「有点不舒服。」我整个人有些虚脱。

「哪里不舒服?」他又问。

我有些失去思考的能力只好答,「胃和肚子都有点……」

「不舒服还来这里?你是不是傻!不懂拒绝吗?」他突然好凶,凶到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是讨厌我吧,要不然怎么总是凶我。

我都这么难受了,还凶我。

「我现在就走。」我没话可说了,低着头,感觉鼻子有些酸,转身就走了。

回到包间,我跟周浩说我不舒服,想回去了。

「那你回去好好休息,我送你。」说着他就去拿外套。

「啊……你们玩啊,我自己打个车回去就行。」

饭都没吃,他因为这样走了不太好吧。

「这里不好打车。」周浩走了过来。

正在这时,门口开过来一辆黑色奥迪,停在那儿,按了按喇叭。

大家都望过去。

鹿彦?

我看了一秒,就收回了目光,因为刚才的事,我现在很不想看他。

「我有事,先走了。」他摇下车窗直接跟大家说。

「你过生日,饭都没吃,你又去哪儿?」她前女友问他。

「饭你们先吃着,我爸找我有点事。」他真的是够直,干什么事都那么随心所欲。

「那我跟你一块走。」女生说着就要去开车门。

「不方便。」他直接锁了车门,那女生怎么都打不开,涨红了脸尴尬地杵在那儿。

「那你去市区吗?顺便送送瑶瑶,她不舒服。」周浩拉着我过去。

我其实有些不愿意,而且刚才我和他才闹了不愉快,他也不会同意吧。

「可以。」他轻飘飘地来了一句。

可以??

「谢谢啊,兄弟!」周浩送我过去。

我看见那个女生脸更红了。

我有些尴尬,但是胃里有些难受,真的想回去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车。

我拉开后座车门,他却偏过头,「坐前面。」

「不用了,我就坐后面。」

他盯了我一眼,「不是胃难受吗?坐后面不怕吐了?」

我倒是忘记了。

的确胃难受坐后面更容易吐。

我只好又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11

车子在公路上行驶了一会儿,我把头偏到窗外。

我和他都没说话,气氛很尴尬。

等红绿灯的时候,他突然从后座拿了一个东西给我。

「什么?」我有点莫名其妙。

「自己不会看?」他语气还是很冰冷。

我打开口袋,一个热水袋。

我疑惑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那个快到了。」他支支吾吾的,也不看我,「我听人说,那个的时候,就是肚子又痛,又想吐,你用热水袋捂捂。」

他一说,我恍然大悟,我快忘了这件事。

「这都能听人说,送过很多人热水袋?」没交过几个女朋友都不可能搞懂大姨妈这件事。

虽然这样说,我还是拿出热水袋捂住肚子。

「我送给谁?」他反问我,然后有了一些情绪,「你是猪吗?这种事不会自己算?临近了还到处跑,不痛你痛谁?」

他可真爱生气啊,气得耳朵都红了。

有一说一,我也不是不会算,是根本没算。

因为经常熬夜打游戏,我那个一不准时。

我也不知道哪一天就来了。

后来捂着热水袋,胃子勉强舒服一些了,我还是感谢他的。

没想到他凶是凶了一点,还能找到热水袋给我,还算有些震惊我。

后来他把我送到小区门口,看了一眼药店,「不买药吗?」

「不用,我从来不吃药。」我一直会有点痛,但还不至于吃药。

他停好了车,又想到什么问我,「你一个人在家?」

「嗯。」我捂住自己,「你想干吗?」

「我能干吗?我还能在清醒的时候对你有什么想法?」他上下扫了我一眼。

他这话太伤人了。

我喃喃道:「你那天也没喝酒。」

「说什么?」他侧过脸,盯着我。

「没什么。」我赶紧闭嘴。

「手机拿过来。」

「干吗?」

他懒得回答我,直接拿过我的手机,噼里啪啦输了一串数字,备注「鹿彦」,然后还给我,「有事给我打电话。」

「微信不行?」我真就随便说说。

「有时不看信息。」他回答得很认真。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俩讨论得有点莫名其妙,赶紧拉回话题,「我能有什么事……有事的是你,你不是找你爸有事,还不走?」

「走了。」他又臭脸。

我麻了,我到底哪里招惹他了。

12

回到家,我迷迷糊糊躺了一个小时,醒来准备出去买点吃的,结果公交卡不见了。

想了半天,我觉得是掉他车上了。

只好硬着头皮给他发微信。

「你能帮我看看你车上有一张公交卡吗?」

发了信息,我就去上了个厕所,出来才发现他回了消息。

他拍了一张公交卡的照片过来,「这个?」

「现在要用?」

「说话!」

信息是在十分钟之前。

他不是说不常看信息吗?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嗯,不好意思,你放周浩那吧,我改天去拿。」

刚回完消息,电话就过来了。

「五分钟后下楼。」

「下楼?」我有些蒙。

结果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挂了。

五分钟,换衣服都来不及,我只好穿着我的睡衣,鬼鬼祟祟地下楼了。

一下楼,我就看到楼下那颗榕树下立着一个人,一手提着一个塑料袋,一手夹着烟,有一下没一下地抽着。

傍晚时分,风很大,他的头发被吹得有些乱,他回过头来看我的一瞬间,我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等很久了?」我小步跑过去,压住内心的激荡情绪,轻轻碰了碰他肩膀。

他低下头来看我,一张不羁的脸上划过一闪而过的笑意,「拿着。」

他把袋子递给我,然后将手里的烟摁灭在花坛上。

我接过来,看到袋子里面有公交卡,还有一份盒饭和一杯红糖水。

「趁热喝,应该没冷。」他突然伸手想探探我有些烫的额头,像是想到什么,又尴尬地抽回手。

我有些震惊,勉强挤出一句,「谢谢。」

「多少钱?我微信给你吧。」

我说出这句话,他看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又恢复了以往的傲慢,「要给我钱,那把那天酒店的钱和两个……的钱结一下。」

「你……」他还是男人吗?这么抠?

「怎么,不想给?什么便宜都想占?都敢占?」他语气里带着刺。

「微信转账,多少钱?我扫你。」我也不甘示弱拿出手机就要给他。

他却丝毫没有拿手机的意思,就那么盯着我,最后说了一句,「你是真蠢还是傻?」

什么意思?

他总是这样说我蠢,真的有点气到我了。

「我蠢,你聪明行了吧。」

他这下没话说了,但又站着不走,我搞不懂。

「你不是跟你爸在一起吗?你们就在附近谈事?」我岔开话题。

他又瞪了我一眼,「我爸哪有这么闲找我。」

嗯?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气得叹了一口气,「你就当我在这里发神经。」

「行了,我看你也没事了,再待下去我得有事了,走了。」说完他就走了。

然而我并不明白,他脾气怎么就这么不好,总生气。

等他走远了,我看到花坛上竟然好几个烟头。

回去的路上,我脑海里一直是那几个烟头。

突然有一个想法蹦出我的脑海,他不会根本没走一直在楼下吧?

13

这个想法让我想了好几天。

没想通。

实在是因为我最近太不舒服了。

什么都不想吃,想吐,而且大姨妈一直不来。

终于我没忍住,百度了。

一查,大家的建议都是让我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有什么心愿就去做。

往下翻,一条评论躲在角落里,「姐妹,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怀孕?

这怎么可能呢?开什么玩笑,我男朋友都没有……

我沉思三秒,连滚带爬地去楼下药店买了一根验孕棒。

怀着忐忑的心,看到两条杠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劈下来,我人没了。

坐在马桶上,怀疑了半个小时的人生。

怎么想怎么不对,那天明明用了……

我没那么倒霉吧?

在家里折腾一晚上,睡不着,第二天,我还是硬着头皮去挂了个号。

排队、交钱、抽血……一阵折腾,最后报告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被结论吓到不敢呼吸。

「宫内活胎 6 周。」

「这个孩子是要的吧?」这是女医生问我的第一句。

「啊……」我的思绪被她抽回来,「可能……不能要。」

她打字的手停下,开始认真地看着我,「怎么不能要?」

这怎么要,这就是个意外,这是要我的命啊。

「现在社会压力大,很多人想要都怀不上。」她大概是鄙视我的吧,虽然语气很平常。

「我喝了酒。」我找了一个不太合适的借口。

「哎……就因为这个?」她拿起我的报告单,看了一眼,「这指标挺好的啊。」

放下报告单,她解释道:「我们是建议备孕的时候不喝酒,但是也不是绝对的喝了酒就不能要,还是要看检查指标。偶尔一次喝酒,只要指标和后续的检查没问题也是可以要的。」

她跟我说了一大堆,弄得我脸都红了,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孩子的爸还是个大学生,而我也没跟他结婚,就是一次意外的结果。

「我……回去想想。」我拿了报告,逃一般走出了科室。

14

去了洗手间,我又仔细看了看报告,头痛。

这下好了,玩出人命了。

在洗手间冷静了几分钟,我刚出去又撞到刚进来要上厕所的医生。

我伸手,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鹿彦。

他就站在洗手的地方,弯着腰正在洗手。

我立马屏住了呼吸,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回厕所。

拜托千万不要看到我。

结果……

「诶,是你。」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麻了。

我低着头,勉强地朝着医生笑了笑,「嗯。」

「刚才我跟你说的事,好好考虑,孩……」

「知道了,谢谢您,我一定好好考虑,我还有事先走了。」我立马打断她的话。

「行……」她大概也是真以为我忙到来不及跟她说话,也没多说什么。

我抬头的一瞬间,看见鹿彦站在那里好整以暇地看着我,心跳陡然增速。

我本想装作没看见他,正要走——

「妈。」他轻轻地喊了一声。

妈?

什么路子?

我蒙了。

「你怎么来了?」身后那个医生转过身来,脸上露出笑容,「等我十多分钟就下班了。」

我直接无法呼吸了。

那个医生是他妈妈?

我脑海里全是,事情要败露了的恐惧。

「你们……认识?」鹿彦妈妈也不傻,看着鹿彦盯着我,一下就看出了端倪。

「不认识!我先走了。」我尴尬地扯出一个笑容,然后转身,以最快的速度走了。

我以为我跑得够快,恐惧就追不上我。

结果,我还是被他拦在了公交站。

15

「跑什么?」他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一阵头皮发麻。

「没跑。」我不敢看他。

结果他伸手拦住我的去路,「我又不吃人,你至于这样躲着我吗?」

「不是,我有点事,急事。」我求求他了,放我走吧,我脑子好乱。

「什么急事?」他依旧不让我走。

「就……」脑子太乱,编都编不出来。

我手心开始冒汗了。

「我知道你来看什么,害羞什么……」他笑着看我。

「你知道?」完了,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就等着老天爷给我最后的一击。

「我妈是妇产科医生,挂她的号还能看什么。看那个……不调?」他低着声音问我,「改天我让我妈给你好好看看,看怎么才能不这么难受……」

我松了一口气,原来他以为我来看大姨妈。

「你别问。」我赶紧打住他,「你别管。」

「你都这样了,还不引起重视?」他又有些生气了。

「这是隐私。」我推开他,走了。

「行,我不问。」他又跟上来。「去哪儿,我送你。」

他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你不是来找你妈吗?」我停下来,烦了。

「找完了。」

找完了?

我幻听了,刚才他和他妈妈的意思不是下班后要干什么?

「我真的有事。」我严肃地看着他。

「我说了送你。」他也说得很认真。

我有些烦,不想再跟他这样纠缠下去,只好同意,「行吧。」

16

车上他问我有什么急事,要去哪儿。

我撒谎的,我怎么编一个地方出来?

只好说临时取消了。

「带着我跑了一大圈……」他盯着我,「我有点饿了。」

「那……你把我放在路边,你回去吧。」

他脸一下子垮下来,「周浩都能吃你一顿饭,我不配?」

这……

他突然扯什么周浩啊?

感觉到他生气了,我有些怕,硬着头皮说了一个字,「行。」

饭店是我挑的。

他嘴里说着随便,却条件苛刻。

不喜欢吵,我不吃辣,想要有音乐的,没 Wi-Fi 不去……

这大少爷,真难伺候。

最后我们去了一家昂贵的西餐厅。

看着他满意地点餐,我默默看了自己的余额,生生咽下眼泪。

「怎么点这么少?」他看见我就点了一份蔬菜沙拉。

「我还没饿。」也不是没饿,而是我根本吃不下,看见肉就想吐。

他放下菜单,叹了一口气,「你不会真以为我会让女生付钱吧?」

「啊!不是。」

「不是,那就想吃什么点什么。」他把菜单放我面前,问我,如果我没说不,他就勾上。

后来是点了一大堆。

我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

「怎么吃这么少?」

「我真吃不下了。」

他也没在强求我吃,只是放下叉子,看着我,「不舒服?」

「有点。」我如实说,又想起刚才医院的化验单,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家里有弟弟妹妹吗?」

「没有。」他回答得很干脆。

看来是独生子,难怪脾气这么差。

「那……」我有些纠结不知道该如何试探他的态度,「你喜欢小孩子吗?」

他不说话了,认真地看了我好久,皱着眉头问:「秦瑶,你到底病得有多严重?」

「没有……我就随便问一下。」

他沉思几秒,叹了一口气,「不喜欢,没有也行。」

听到他说不喜欢,我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脑子嗡嗡的,没了声音。

他不喜欢孩子。

我苦笑。

也对,他都是个孩子,怎么会喜欢孩子?

我到底在期待什么……

后来,我们俩都很沉默。

他把我送回家,我想着肚子里面的孩子,一夜难眠。

17

后来的几天,我反应更大了,大到我觉得自己快死了。

没办法,我给我妈打了电话。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妈向单位请了假,连夜赶到我的城市。

我已经做好了,她骂我的准备。

结果,她进门的第一句就是,「我的宝贝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

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哭什么,傻孩子。」我妈抱着我,拍着我的背安慰我。

数十日积压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了,我在我妈怀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等我哭够了,我妈给我剥酸橘子,守在我床边喂我。

「妈妈有你那会儿,反应也特别大,都靠这酸橘子,吃了就好受些。」

我一边掉眼泪,一边吃。

「他人呢?」我妈最终还是提到了重点。

我支支吾吾不说话。

「不要孩子对女生伤害很大,妈妈不逼你,只是什么事,好好考虑。」

「那个男生是谁,不是说非得让他怎么样,这终究是大事,总得两家人一起商量。」

我觉得我妈都说到这了,我肯定是瞒不住了。

只好硬着头皮告诉我妈,「他……还在上大学。」

我妈明显震住了,看我眼神都变了。

缓了好几分钟才又开口道:「小一点,也不是不行,只要两个人有感情,他人品好,没钱也没关系,以后毕业了也能有工作……」

她可能是说不下去了,停了一会又道:「妈明年正好退休了,也有退休金,可以暂时支援你们一下。」

「不是这个原因……」想到我妈还要用退休金来替我养孩子,我觉得我太没用了。

「那是什么原因?他知道吗?」

他知道吗?

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他又不喜欢我……

「我和他只是意外……我错了。」说到后面,我不敢去看我妈了。

我妈大概是懂了,也没有再逼问我,只是让我好好想想。

「两个人没那个意思,不能因为孩子绑在一起,但也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就一个人做决定。」

「好好睡一觉,明天醒来,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事。」

「有妈呢……」

……

我妈越是善解人意,我越是羞愧。

不过,自从她来了,我终于不那么害怕了,也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18

我向公司请了两天假,我这种状态也上不了班。

我妈整天给我弄各种治孕吐的,吃了我的确状态好些了。

「老一辈的说,反应越大,孩子求生欲越强,这孩子跟你有缘。」

我妈说得话里有话,我却只是装没听见。

她刚说完,我胃里一阵反胃,又往厕所冲。

吐到关键的时候,电话来了,我妈递给我一看,「鹿彦」。

我吓得赶紧偷瞄我妈一眼,没发觉异常才拿过手机接电话。

「在干什么?」他那边听起来挺安静。

「我现在不太方便接你电话。」说完我就想挂。

「又不舒服?」

「嗯,有一点,呕……」没忍住,我又吐了。

我妈赶紧帮我拍着背。

「怎么这么严重?你住几单元几楼几号?」他在电话那边有些急。

「你问这个干吗?」我真是服了,我都吐得快没命了,我实在没精力跟他纠缠。

「问你你就说!」他语气有些重,「问你话呢,不说我就挨家挨户敲门了。」

「你!」我缓了一口气,他怎么这么痞?罢了,「3 栋 2 单元 808。」

「电话别挂……」接着电话里就传来爬楼的声音。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又吐了一次,才勉强拖着身子出去。

等我走到客厅,就看见他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喘气。

还是我妈开的门。

看到他一脸的焦急,我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了这是?」他显然被我这副样子吓到了,眼眶都红了。

「没什么,你跑来有什么事?」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却不信了,转向我妈,「阿姨,您能告诉我她怎么了吗?」

我妈看看我,又看看他,最后像是知道了什么,平静地来了一句,「她没得绝症,她只是怀孕了。」

虽然这件事他迟早会知道,但这一刻,我还是紧张到脑袋一片空白。

「怀孕?」他也蒙了,好久才回过神来看我。

气氛过于尴尬,我有些受不了,也怕听到他让我失望的答案,于是转身回屋了。

我没想到他跟了进来,安安静静地待在我身后,一句话不说。

直到我在内心接受了他拒绝的答案,他却又开口问我,「你除了我,没别人吧?」

我没想到他问的第一句是这个。

气得我反问他,「如果我说没有,你是高兴还是失望?」

他愣在那里不说话,扶着额头,深吸一口气,「是那天晚上吗?」

「你不用担心,我会自己处理好,那只是一个意外。」我实在不想跟他兜圈子,直截了当地说。

他又不说话了,只是盯着我。

我有些难过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我只好埋头玩手机。

他却走过来,将我手机夺过去,「玩手机不会有辐射吗?」

「你不回去吗?」我觉得他该走了,事情已经通知他了,他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还难受吗?」他完全不听我在说什么,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停留在我肚子上,看得我发毛。

「过几天就不难受了。」我赌气道,「没了就不难受了。」

「什么意思?」他沉下脸质问我。

「没什么意思。」他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他愣了几秒,过来拉住我的手。

我条件反射地躲开,他却不依不饶地又拉起我的手,用额头低着我的额头,轻声问我,「你那天挂我妈的号,是看这个?」

「嗯。」

他轻轻捏了捏我的手,算是安抚,「怪我,怪我,你别生气,我先去打个电话。」

我有些被他声音蛊惑。

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嚣张的一个人会突然熄火了,语气里竟是小心翼翼的温柔。

19

他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又回来了。

「我妈说需要看检查结果才知道有没有影响,你别急。」

「我急什么……」说完我眼泪就掉下来了。

这一阵我都在因为那天喝酒了、怀孕而纠结,上网查了很多资料,什么严重后果都有,不害怕是假的。

他大概是没想到我会哭,愣了一秒,就把我搂进怀里,「对不起。」

「现在说对不起,你不觉得晚了吗?你那天晚上到底怎么……」

「我……」他咬咬牙,在我耳边道,「第一次,我也不太会用……」

第一次???

我俩都愣住了。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

等他松开我的时候,我看见他耳尖都红了。

他一个男生,这种事还害羞?

「你回去吧。」我总不可能让他在这一直待着,好尴尬。

「不行。」

「你赖在这里干吗?」

「能干吗?怕你难受!」他觉得我赶他走,又开始有脾气了,想到什么又软下声音,「我去问问阿姨,我能睡沙发吗?」

「随你。」

他等我躺下,又待了好一阵,最后给我关了灯,迟迟不出去。

「出去呀。」我推着他,怕我妈进来撞见,好尴尬。

他却顺势俯下身子,撑在我两侧,低声喊我的名字,「秦瑶。」

「嗯。」这个距离有些暧昧的过分了。

「我……」他顿了一会,「有些话说不出口,但,你明白吗?」

「不明白。」

他没声音了,最后叹了一口气,「我迟早被你气死。」

「我看你活得好好的。」我没好气地来了一句。

结果,下一秒,唇上一个温热的东西就贴了上来,只是轻轻一下,他又撤离。

我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了。

他压低声音在我耳边问道:「现在呢?明白了吗?」

我心跳得好快,快要冲出来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没等到我的回答,他又贴了上来,轻轻地亲吻着我的唇,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脸上、脖子上,让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到最后,我被他亲到脑子发晕,呼吸都有些困难,条件反射伸手去推他,他却抓住我的手举过头顶。

「鹿彦……」我轻声叫着他的名字,「手痛。」

他猛然刹车,缓了好几秒,才放开我的手,「抱歉,下次我温柔一点。」

「你……」我又急又气。

「睡吧,别胡思乱想,有什么事叫我。」他在我额头轻轻一吻,终于转身离开。

等他出去十几分钟了,我还躺在那里,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20

第二天,我起得有些晚。

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

而且我竟然是被饿醒的。

踩着拖鞋去客厅,就看见鹿彦在跟我妈谈事情。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了,竖起耳朵静静地听。

「多大了?」我妈语气还算平静。

「满了 22 了。」鹿彦坐得挺规矩。

「那你怎么想的?」

「我想留下孩子。」

……

听到这我的心被猛地撞了一下。

我妈也是有些意外,愣了一会儿。

「留下……我听秦瑶说你们没有感情基础。」

鹿彦愣了几秒,低下头嘴角自嘲,「没有吗?那我对她是单恋。」

单恋?

原来他早就喜欢我?

我的心突然就被他注进了蜜。

「你还在读书,你打算怎么养?」

大概是我妈谈到了太现实的问题,他沉默着没有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我刚想过去让我妈别为难他,他却开口了。

「之前我挺混蛋的,没想过以后的人生,也没做过规划。昨晚我想了很多,我觉得是时候好好生活了。」

「我快要毕业了,工作我爸之前给我联系过……阿姨您放心,不管我过得怎么样,我绝对不让他们饿着,不让他们受欺负。」

他说得很真诚,我从没见过他如此认真的时候。

说不感动是假的,在我印象中他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哪知道他认真起来如此让人心动。

我妈终于也开始有些认可他了,又问道:「你父母呢?在什么地方?做什么的?她们知道吗?」

「我爸是教授,我妈是妇科主任。」他笑着说,「她们暂时还不知道。」

「那你条件挺好,她们不知道……知道了会同意吗?」

「那这事他们得听我的。」他说得很有自信,「我又不靠他们。」

「不靠那也是你父母,况且两个年轻人刚起步,家里多少都会帮衬一些。」

「秦瑶……不喜欢我啃老。」

我……

我什么时候说了不喜欢了?

不是,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我的话了?他不是混世大魔王吗?

我妈一转头就看见了门口偷听的我,朝我使了个眼色,又道:「行了,阿姨该了解的都了解了,最终做决定的还是瑶瑶。你跟她说吧,我没意见了。」

下一秒鹿彦也看到了我,起身就往我这边走。

躲也来不及,我只好转身。

21

「怎么起来了?」他转到我面前,低着头看我,自然而然地就来拉我的手。

「饿了。」我躲开,退了一步跟他保持距离,结果他丝毫不顾及,强势地拉住我。

「我妈在……」我压低声音警告他。

他抬头看了看我妈的方向,笑着道:「在又怎么样?」

「你……你收敛一点。」一想到他昨晚亲我,我就羞得耳根泛红。

「哦?我以为我这样就算是收敛了,我不收敛的样子你又不是没见过。」他故意用指腹在我掌心揉了揉,揉得我浑身一个激灵。

「你……」说不过他,我只好闷着头往房间走。

他也跟了进来。

看着我整理好东西,拿好包,他瞟了一眼,「不是饿了,这是要去哪儿?」

「我得去公司一趟。」请了几天假,公司的事都堆成山了,我必须去整理一份资料。

「这么难受还上班?」他沉着脸,不让我走。

「我必须得去,你别管了。」我拿了包,绕过他,出去跟我妈说了句就出门了。

他跟了上来。

「那我送你去。」他也走进了电梯,非要给我拿着包。

「你不回学校吗?」我有些无语,他怎么这么赖皮,就整天寸步不离地跟着我?

他盯了我一眼,「明知故问,你这样我怎么回学校?」

「那你待会儿把车停远一点,我走两步。」我不想被公司同事看见。

大家都很八卦,我不想成为八卦中心。

上车后他闷着不出声,开了几分钟终于忍不住问我,「你什么意思?」

「让我把车停远一点,」他气得拍了一下方向盘,「我那么见不得人?」

正在啃面包的我,面对他突如其来的脾气,有些蒙。

「不是,你看起来太小了,我们公司那些姐姐很八卦,我不想……」我试着缓和他的脾气。

他却不买账,直接问我,「你怕那些姐姐误会,还是公司的那些男的误会?况且小不小,你不清楚?」

我……

他这人怎么就那么不服管教,随时炸毛?

我不说话了,好像说什么他都能跟我吵起来。

车厢里变得有些沉闷。

我甚至想,他这样性格的人,和我大概率是不适合的。

怎么就这么容易生气?

所以后来他直接开到公司楼下,我也没再说什么了。

我推开车门,刚要下车,他却也下了车,从前面绕过来,弯下腰,来给我解安全带。

解开全带就解安全带,他还挨我这么近,还盯着我不放。

楼上是透明的玻璃墙,同事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我们。

「有人看着。」我提醒他在这里不要乱来。

他却很不屑地勾了勾唇,「怕谁看?我是你男朋友!或者你还想去勾引别的谁?」

「谁同意了?」他真是过于自信,我答应他了吗?他就这样自作主张!

「不同意?」他偏着头问我,一脸痞样,下一秒直接凑过来,摁住我的头就吻了下来。

一瞬间我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在我公司门口啊,我社死了。

22

吻了一分钟,又推不开,急得我咬了他。

他终于放开我,舔着自己的唇,轻笑。

「你这样让我面对同事会很尴尬。」我责备他。

「尴尬什么?」他倒是一点不害臊,把我从车子上拎下来,替我整理好衣服,「没见过别人情难自已?大惊小怪。」

还情难自已?

我真是服了他了。

他摸了摸我的头,轻声道:「去吧,下班我在这儿接你。」

「你来接我干吗?」我真是怕了他在这儿了。

「一劳永逸,省得被人惦记。」他说完,上了车,又对着我挥挥手,示意我快上去。

我一走进办公室,同事全把我围了起来。

「刚才那小帅哥谁啊?」

「你什么时候交了一个这么帅的男朋友?」

「看起来好小啊。」

「是啊,是弟弟吗?」

「一定是弟弟,占有欲这么强,到了公司还在车里亲亲!」

……

一群八卦的同事立马化身尖叫鸡,在我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各种 yy,说得我面红耳赤。

我就知道会这样。

「嗯……啊。」我只好支支吾吾地点头承认,心里却暗暗地骂了鹿彦一句。

「你这两天请假不会是和弟弟……嗯?」

「不是!」我立马否认。

可是大家却一阵暗笑,表示都懂。

「还说不是,前几天就说不舒服,还是折腾得够呛,要我说,让弟弟悠着点。」

「没有……真不是……你们误会了。」

任凭我说什么,她们都不听。

我麻了。

在公司待了几个小时,太难熬了,一下班我就溜了。

鹿彦早早就给我发信息,说在下面等着了。

就很要命……

23

晚上吃了饭,他待在我房间,看我以前放在书架上的漫画书。我太无聊,悄悄拿手机准备打游戏。

他却像是头顶长了眼睛,明明在看书,却在我登录游戏后立马目光锁定了我。

「都说了,手机有辐射。」他放下书,又要过来拿手机。

「我好久没打游戏了,很无聊。」我哭丧着脸。

前一阵,我一打游戏就想吐。

这两天好不容易好些了,他还霸道地管起我来了,说什么打游戏有辐射,至于吗?

「无聊我陪你。」他就是不让我玩。

哭了。

「等我打完这一盘吧,我都登陆了,我不能坑队友,挂机要被骂死。」我还在挣扎。

他不说话了,盯着我看。

就在我以为他要妥协的时候,他拿着手机坐在我旁边,「我帮你打。」

我……

「我妈作为医生的建议是,怀孕期间不易做情绪波动太大的事情。」他说得振振有词。

「打游戏而已。」

「一直输,情绪波动还不大吗?」

行吧……

他说的是事实。

「不是,你什么时候问你妈妈了?你怎么问的?她知道我……」

「知道。」他淡定地登录,选英雄。

知道?

额……

他怎么如此淡定。

我不说话了。

「你想选什么英雄?」他用胳膊碰了碰我,问我。

「你选吧,喜欢什么选什么。」又不是我打,还问我。

「没有喜欢的。」他轻飘飘来了一句。

「没有喜欢的,你游戏打得那么好?」

每次打到敌方哭爹喊娘,他怎么这么随性。

「因为某个人爱打,练得多了……」

「啊?你什么练得多?」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蠢。」

又骂我?

气得我不想说话。

周浩却发话了,「瑶瑶,你怎么玩刺客了?」

是的,我又和他室友组队打游戏。

「你们先选,剩下我选。」鹿彦直接替我回答了。

「牛啊,瑶姐今天口气好大。」另一个室友说。

「开语音啊,瑶姐。」

我……

「别开。」我摁住鹿彦要开语音的手。

这一开语音,不就暴露我和鹿彦在一起了吗?

他抬头盯着我,盯到我心虚。

最终他还是没开语音。

我松了一口气。

鹿彦最后选了一个没人要的辅助,庄周。

打到一半,他的室友都在忍不住夸赞我。

「瑶姐,你玩庄周太棒了。」

「这走位太骚了。」

「是啊,上一个这么骚的还是鹿彦。」

「鹿彦那小子最近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好几天不见人影了。」

「能干什么去?泡妞去了呗。」

「他真够浪的。」

……

听到这,我偷偷看了鹿彦一句,心虚万分。

刚说完,安静打游戏的鹿彦突然来了一句,「你们吃饱了撑着了?」

我!!!

他什么时候开了语音?

气氛凝固半秒后,那边就炸开了锅。

「什么情况啊这是……」

「这不是瑶姐的账号吗?」

「你们在一起啊!这是……」

「周浩!你头上有点绿。」

……

我缩在旁边,钻进被子里,想和这个世界隔绝。

这下完了!啥也藏不住了。

几秒后,头顶的被子被人捞开。

「没做亏心事,你躲什么?」

「我……我想静静。」

「你还静静,你和周浩到底怎么回事?操。」

「我和他就是朋友。」

「朋友也别做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不爽。」

「为什么不爽?」

刚问完,看他看我的眼神不对,我只好哄着他,「你别小心眼行不行?」

「我女朋友被起哄成别人女朋友,你说我小心眼?」他直接就压了下来,「我是小心眼,我不仅小心眼,我还……」

话没说完,他就不依不饶地亲了下来。

亲到我整个人都七荤八素的。

他躺在我旁边,望着天花板,哑声道:「秦瑶,我后悔了。」

啊?

渣男!

刚亲完就后悔了。

「后悔什么?」我咬牙切齿地问他。

他偏过头,静静地看着我,轻声说了句,「年纪轻轻守活寡。」

我有些蒙,听着他说这话,心莫名地跳得好快。

我……好像懂了。

24

正在这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吓得我一个激灵,赶紧爬起来,坐规矩。

鹿彦在我催促下,也懒洋洋地坐到床边的凳子上。

「瑶瑶。」是我妈的声音。

「嗯,进来吧。」我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

门推开了,我拿起手机假装玩手机。

「怎么了?」我漫不经心地问。

「鹿彦,阿姨挂阳台的被套太重了,能麻烦你帮忙取一下吗?」我妈保持着微笑。

「行。」鹿彦站起来就往外面走。

我妈却没有跟上去的意思,狐疑地走向我。

那眼神,看得我发虚。

「那什么……妈可提醒你,刚怀孕是不能……你懂的吧?」

「你在说什么?」我小声地装听不懂。

「年轻人,妈能理解,特别男孩子太年轻了,容易冲动,待一起容易出问题,你们可别……」我妈后面不说了让我自己意会。

「没有那事!」我立马反驳,「你想多了。」

「行吧,妈过两天就走了,你们反正自觉一点。」

「走吧走吧。」我不敢看我妈。

我妈终于走出去了,我松了一口气。

想到刚才鹿彦亲我的画面,我的心还是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阿姨刚才跟你说什么?」刚缓了一会儿,一个声音又猝不及防地让我心跳加速。

「没什么……她说过两天可能回去了。」我故作镇定。

「就这?没别的?」

「没。」

「那怎么阿姨特别提醒我可以睡客房?」他笑着问我。

我妈还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那是心疼你睡沙发。」我装不懂。

「心疼我睡沙发,怎么不让我跟你睡?」他又问。

「鹿彦!」我真是次次都被他逼到无处可逃。

「行了,睡吧,我去洗个冷水澡。」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不打算继续逗我了。

吼!

冷水澡,我不说话了。

25

趁他洗澡走了,我摸出手机看群消息。

他的室友群快炸了。

周浩在群里@鹿彦,鹿彦一个字没回。

他又给我发消息,我有些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回。

明明我当时就跟周浩说了,他也同意了只当朋友,为什么现在说得好像是我出轨?

「别看了。」鹿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边,拿过我的手机。

「都让你别开语音了。」我小声嘟囔。

现在好了,闹得有点难以收场。

「那些信息别理,我给你退了。」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给我退群了。

「这样不好吧。」我望着他,觉得他过于武断。

「先睡觉!」他替我盖好被子,手机关了机。

看了我几秒,见我睁着眼,又道:「还是你想要做点什么再睡?」

「睡了。」我赶紧把头缩进去。

他这种人,言出必行,我怕了他,没他不敢的。

呵……

他轻嗤一声,俯下身,在我额头轻轻一吻,「晚安。」

「晚……安。」

后来我睡了,睡得不算好,做了一晚上梦。

第二天醒来是周末。

吃过早饭他说要带我去个地方,结果去的地方是一个豪华包间,而包间里是他的室友。

大家吃饭这气氛简直冷到让人窒息。

「鹿彦,你什么意思啊?」周浩率先发话了,「请大家吃饭是什么意思?」

鹿彦放下筷子,安静地看着站起来的周浩,浅浅道:「有女朋友,请大家吃个饭不是你定的规矩?」

周浩听到这,腾地一下火气上来了,「谁是你女朋友?说清楚!」

大家都不吃饭了,盯着鹿彦,又盯着我。

不心虚是假的,我终于知道什么是如坐针毡了。

鹿彦倒是一副神情自然的模样,大方介绍道:「秦瑶,我女朋友。」

碰!

他话刚落,一个杯子就砸了过来,与他擦脸而过,最后撞在墙上,碎了。

他白皙的脸上,被刮出一丝血丝。

他也没火,就那么坐在那儿。

「我把你当兄弟,你泡我女朋友?」周浩一副就要过来打架的架势。

几个室友拦住他。

「谁是你女朋友?她答应了?」鹿彦抬头直视着他,丝毫不退让。

「快了,而且大家都知道我在追瑶瑶,你半路杀出来,算什么?你还是不是兄弟!」周浩有些激动,连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我没料想到局势如此紧张,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浩是在追我吗?

什么时候?

不是说好了做朋友吗?

怪我,说得不够清楚……

「你太不够朋友了,那么多妞儿追你,围着你转,你倒好盯着我的人不放。」

「跟瑶瑶奔现的人是我,我信你是兄弟,你倒好直接截和?」

周浩情绪激动地说了一大堆。

鹿彦只是听着,也不说话。

沉默了几秒,等周浩情绪稍微缓和了才开口说话。

「截和?」他冷笑一声。

「过去的三个月,是谁陪她打游戏,陪她聊天,到底谁截和?」

26

「什么意思?」我感觉有些事有点不对。

我望着鹿彦,他却朝着我无奈地笑了笑。

周浩坐不住了,「你那是用我的账号,帮我跟她打游戏,说好了帮我追她,你怎么出尔反尔?」

我幻听了吗?

意思是,这三个月以来,一直跟我打游戏的都是鹿彦。

只是他用了周浩的账号,目的是帮周浩追我?

难怪,上次跟他打游戏就觉得莫名地熟悉,结果……就是他!

「你觉得我是那种替别人泡妞儿的冤大头吗?」鹿彦直接没好气地笑了。

我却望着鹿彦说不出话了。

「鹿彦,你到底什么意思!」周浩的表情有些崩溃。

「我对她不感兴趣,我疯了没日没夜陪她打游戏……你有脑子吗?」

原来,他早就对我有感觉,还把我当成了猎物?!

「你说好了帮我的。」周浩直接要哭了。

「泡妞儿还要我帮,双十一放人鸽子也让我去接,我给过你机会了。」鹿彦顿了一下,「你这么不靠谱,有什么资格要求我让给你。」鹿彦突然站起来,拉着我的手,「况且我鹿彦这辈子,从不让着别人。」

说完,他就拉着我往外走。

我就在大家的注视下,跟他走到门口。

身后又传来一句,「反正……你不对!」

鹿彦的步子顿了一下,微微侧脸,「我不对就不对,我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大家合得来就当兄弟,合不来就不当,我这个人独来独往惯了。钱我付了,就这样。」

刚要走出大门,一个室友过来讲和。

「鹿彦,你这就走了,大家都是兄弟,别闹这么僵。」

其实我也觉得有点太僵了,不好。

结果鹿彦来了一句,「喝酒下次再找我,我女朋友最近得早睡。」

大家都被他的话噎住了。

鹿彦还是带我走了。

回去的路上,我问他,「你早就瞄准了我?」

他一手打着方向盘,侧过脸笑了笑,「算是。」

我心中万马奔腾。

「那晚……是你蓄谋已久?」

他顿了一秒,叹了一口气,「没计划那么快。」

「见到你本人有些失控。」他说得很淡定。

所以,我每晚把他当出生入死的队友,他却想上我?

气啊……

「那你还让我负责,追人可不是这样追的。」

天知道因为喝醉了扑了他我还愧疚来着。

结果,到底谁是猎物,谁是狼?

「没追过,以后我改改。」

「以后?」我细细想了这句话的意思,「没追过骗谁,你不是还有个前女友?」

「是她追我。」他看起来心情有些好,伸手过来牵了牵我的手,「我对她没那感觉。」

男人的话最不能信了。

「什么感觉?」我才不信他。

「看不见,抓不住,抓住了也觉得不真实……」他轻轻捏了捏我的手,然后抬头盯着我,「心乱如麻。」

心乱如麻?

我的心被他的情话撩起一阵涟漪。

只好安安静静被他牵住。

「刚开始的一两次,我的确是帮他打的。慢慢地就变成我等你上线,期待周浩让我跟你打……」他笑了笑,「那一阵是我人生中少有的轻松愉快。打游戏会不会上瘾,我不知道,后来跟别人打,我却没了感觉,我才知道我哪里是对游戏上瘾,我是……对你上瘾。」

27

「真的假的,你不觉得我菜?」我听他的情话,听到耳根发软。

这该死的男人,怎么这么会?

明明说着最不着调的话,却又感觉深情无比。

「是挺菜。」他直接到我心梗。

吼!

该死,我判断失误了。

渣男。

「但你每次快要死了,就叫我哥哥,我就……受不住了。」

丢死人了……

叫哥哥不是为了让野王让一个蓝给我吗?

早知道野王比我还小,我断是叫不出口的。

「我比你大,你还让我叫你哥哥,你天天占我便宜。」我不满抗议。

「那你想怎样?」他笑着问。

「叫姐姐。」

他把头转了回去,不理我了。

「叫姐姐,我比你大,你有礼貌吗?」我不依不饶。

他又侧过脸,盯了我一眼,吐出两个字,「休想。」

我就纳闷了,叫个姐姐有那么困难?

后来我发现这是他的死穴,碰不得。

嗯,我偏要碰。

惹得他一晚上都没怎么理我。

28

我妈周日回去了。

后来的日子,鹿彦直接搬到我家住了。

不过他还算自觉,每天就亲亲,晚上睡客房,还算中规中矩。

临近检查的日子,他给我挂了号。

我很紧张。

因为,医生是他妈妈。

虽然鹿彦说他妈妈已经知道了,我还是觉得紧张无比。

鹿彦陪我在候诊厅坐着,这样一坐,大家的焦点都在他身上了。

我才发现,他还是长得有些过于引人注目了。

叫号系统叫到我的时候,他起身我跟我一起进去了。

他妈妈正在埋头看病历,一抬头看到我们,表情有些僵硬。

「你怎么来了?」

我思考了一秒,这话应该不是问的我。

我越发紧张地看着鹿彦。

他却极其淡定来了一句,「陪女朋友做产检。」

他妈妈彻底傻眼了。

「什么情况?」他妈妈问。

我也想知道什么情况,鹿彦不是说他妈妈知道吗?

「上次跟你说的,我女朋友怀孕了。」

「我……我以为你在开玩笑。」他妈妈蒙了。

我也蒙了。

「你说如果你女朋友怀孕了……」他妈妈回忆了一下。

「嗯,今天我就来告诉你,是事实。」他笑着拉了一张凳子让我坐下。

「你……」他妈妈欲言又止,朝我看了几秒,终究是没再说什么。

我整个人吓到后背直冒汗。

他妈妈还算敬业,仔仔细细地帮我做了检查,说宝宝发育良好,不用担心。

我全程都很尴尬。

走的时候,我很担心,担心他妈妈的态度。

结果,他妈妈来了一句,「等我十分钟,中午一起吃饭。」

然后我就和他等着他妈妈下班。

29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你妈妈?我好尴尬。」我问他。

「跟她说了啊,她不信。」

他伸过手来抚摸的我背,安慰我,「我妈人很好,不会为难你。」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担忧的事都没发生。

他妈妈人很好,竟然跟我说了很多怀孕的常识。

趁着鹿彦上厕所的空档,她跟我解释道:「鹿彦这混小子,平时跟我吊儿郎当的,我没当回事。怪我,平时对他就是散养,他随着自己性子惯了,是得找个人好好管管了。」

「我也……管不了他。」我小声地说。

「管不了,他犯浑,你就跟我说。」他妈妈立马就跟我统一了战线,缓了一会儿又道,「上次一个人来医院,吓到了吧?」

「嗯,有点。」想到上次发现自己怀孕被吓到腿软,现在还心有余悸。

「怪他,整天不着调。」他妈妈顿了一下,拉住我的手,「鹿彦这孩子,虽然不服管教,其实心眼不坏,看起来不着调,其实他心里什么都清楚。

「我和他爸爸平时工作忙,他可能觉得得到的关注少了,才会这样。其实他最懂事了,表面上到处闯祸,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其实最是在意。

「阿姨看得出来,他很在乎你。之前,他爸爸给他介绍工作,他都不愿意,前一阵突然找他爸说想工作了,想挣钱了,把我们都吓了一跳,就是因为你吧?

「他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考虑的,他想得很远,阿姨相信他,所以才会放他不管,希望你也相信他,给他一点时间。」

……

他妈妈跟我说了一大堆。

其中包括了一些医生角度的注意事项,事无巨细,比如他想知道的几个月……,还有频次……

我听了之后脸烧得滚烫。

晚上的时候,他问我,「我妈跟你聊什么?聊了那么久。」

「啊?没什么?」我躲开他的眼神。

他盯着我,嗤笑一声,「还不就是那些三个月后才能……之类的嘱咐,害羞什么?」

30

「你偷听?」

他低下头,「我妈跟我说这话,我耳朵都起茧了。」

「我去洗漱了。」我直接躲开他,却被他一把捞回来,拦腰抱起。

「你干吗?」我挣扎着要下来。

「抱你去。」

「不用。」

「你现在怀孕了,我妈说,不能让你累着。」他笑着说。

「我怀孕了,又不是瘫了,我自己走。」

「不行。」他霸道地将我抱到洗手间,替我挤好牙膏。

就那么痞里痞气地看着我刷牙,那目光,不像是看我刷牙,倒像是看着一顿晚餐。

「下周抽一天时间出来。」他邪邪地看着我。

「啊?我下周挺忙。」我以为他要带我出去玩,怀孕后我变懒了,根本不想。

「再忙也得抽一天出来。」他不依不饶。

「你到底要干吗?」

他盯了我一眼,目光望下,盯到我肚子上,伸手摸了摸,「不干吗,结个婚。」

这么突然!

「我……我没准备好。」我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其实心跳到快要蹦出来了。

「扯个证,准备什么?」他笑着问我。

「我……我没想好。」

「那待会儿慢慢想。」

「待会儿?」

我刷完牙,他的吻就压了下来,亲到我腿脚发软,哑着嗓子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三个月了?」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又将我抱起来,直接去了房间。

「姐姐,我好喜欢你。」

「姐姐……姐姐……」

「行了,别叫。」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好的,姐姐,我人都是你的,都听你的。」

我人没了。

31

领证那天,我爸妈和他爸妈都来了。

两家人吃了饭,我就这么结婚了。

像做梦一样。

别人双十一,买一送一。

我看了看手里的红本子,又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双十一奔现都是买一送一了?

「不一定买一送一。」鹿彦在我耳边轻笑。

「趁着年轻,拼个二胎,趁你妈还能帮你们带。」我妈直接来了一句。

我麻了。

晚上他悄悄在我耳边哀叹,「还是暂时别想二胎了,我们还是留点二人世界吧。」

「想通了?」我笑他。

「看得到吃不到,我去和尚庙算了。」

「去吧……」

「不去,去了见了你还得还俗。」

「睡吧。」我安慰他。

他盯了我一眼,侧过脸来亲我一口,「你睡吧,以后不许逗我,我现在根本睡不着。」

「行……那我睡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凑过来,「亲亲我,我要疯了。」

「我要睡觉。」我抗议。

「姐姐……」

「就一下。」

行吧……这黏人的弟弟,要命。

- 完 -

你有过一不小心和异性亲密接触的尴尬经历吗? - 闲得无聊的仙女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