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你曾经喜欢的女神现在怎么样了?现在你对她又是什么感觉?

 2021年12月2日

在某灵魂软件上,我匹配到了暗恋多年的高中校花,王小晴。

软件显示,我们相距 3km 以内,当晚我们就约在酒吧见了面。

她穿着吊带,披着长发,在角落的位置,手指间夹着烟,红点忽明忽暗。

我一坐下,就闻到她身上的酒气,今晚,她不知道喝的第几场了。

她点了两瓶威士忌,配了几瓶冰红茶。

经典的假酒套餐。

我知道我是着了她的道了……

即使过去这么多年,她的声音我还是立马就能听出来。

估计,她还没听出我的声音。

缘分这事很难说。

我默默关注了她那么多年,最后居然在这个以约着称的 App 相遇。

要不怎么说,万般皆是命。

我不是一个喜欢玩社交软件的人。

某陌,某探,我连实名认证那一步都没完成就卸载了。

钢铁般坚硬的意志,终究挡不住岩浆般滚烫的欲望。

我下了个灵魂软件,随机匹配。

1

王小晴的普通话还是和高中时一样标准。

她是我们高中的广播站成员,那时候,她总在广播站念我投稿的诗。

在陌生人面前,我们总是过分坦诚。

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时:「晚上挺无聊的。」

我特地选择的同城匹配,软件显示,我们相距 3km 以内。

她说这句话时,明显上了夹子。

「噢~台北下了雪,你说那是保利龙……」

这种人妻说唱的调调。

我回她:「是啊,我刚刚还在冥想,酝酿睡意。」

她:「我失眠快半年了。」

我:「可以试试褪黑素。」

她:「没用,都得开安眠药。」

我:「那就难搞了。」

她:「睡不着太痛苦了,有时候,真的希望有个人,能救救我。」

我忘记我们是怎么聊的,总之,我们在娱乐城的一个清吧见面了。

2

她明显还是没认出我。

毕竟,在北京挣了点钱之后,我整了牙,脸型变化不小。

高中时候满脸的痘坑,也被点阵激光抹平了。

她穿着吊带,披着长发,在角落的位置,手指间夹着烟,红点忽明忽暗。

我一坐下,就闻到她身上的酒气,今晚,她不知道喝的第几场了。

我对她这几年的遭遇产生了兴趣。

她点了两瓶威士忌,配了几瓶冰红茶。

经典的假酒套餐。

我对她的职业有了大概的判断。

我小心翼翼地问了她一句:「你是三中的吗?」

她点点头:「你认识我?」

我:「认识,我高中时候暗恋过你,不过你肯定不认识我。」

聊天就像泄洪,最难的是开口子,口子一旦挖开,之后的顺流而下。

3

王小晴也变了很多。

在学校里,漂亮女生像圣母,身后泛着白光。

心情好,能奖励你一个亲吻她脚趾的机会。

现在,她身边只有弥漫的白烟。

清纯褪去,剩下被生活折磨的疲惫,和刻意表演的妩媚。

王小晴说,她这些年过得很不好。

毕业后去深圳干过一阵子奢侈品销售,后来得了一种怪病,晚上睡不着。

状态越来越差,回到了赣州。

反正睡不着,晚上就在各个酒吧兼职干销售。

社交软件上约人,喝酒,点酒,拿提成。

我说,我这些年过得还行。

在北京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做到了管理层。

但是压力实在太大,发际线不断上移,睡眠被压缩,辞职回赣州休息一阵子。

顺便看看,能不能找个女朋友,把人生大事解决了。

王小晴对我的情感计划毫无兴趣,她对我的经济比较关心:「在北京,能挣了不少吧。」

我:「还可以,刚买了辆车,在看房,调节好状态准备自己干个工作室。」

她夹烟的手颤抖了一下,烟灰落在她的酒杯里。

我帮她另外倒了一杯。

4

我知道,在王小晴这种职业的人面前露富很愚蠢。

可一个男人最大的满足感,无非就是,在自己女神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成就。

尤其是在落魄的女神面前。

让我意外的是,这顿酒钱,王小晴付了。

她说:「我买单有内部价,你买的话,就没底了。」

我:「多谢女神救命之恩。」

她:「怎么谢?」

我:「你定?」

她:「下次我睡不着,你还陪我喝酒吧。」

5

连着一个星期,我都去找小晴喝酒。

每次都是她付钱。

劝都劝不住。

她说,我付钱,她会感觉自己在上班。

她付钱,她才能意识到自己是在消费,能放松喝。

吃人嘴短,喝人家的,就更不合适。

我总想为她做点什么:「你最近缺不缺什么东西?」

她把烟按灭,抬头盯着我的眼睛:「我缺觉,还缺钱。」

我:「我尽量都给你。」

她:「先补什么。」

我:「先补觉吧。」

她:「觉和钱不能一起补,违法。」

我:「那今天光补觉。」

成年人的撩拨,点到为止。

懂的都懂,我也没多说。

我:「你那还是我那?」

她:「你那。」

6

我在万象城附近租了一套三房,精装修,双开门冰箱,75 寸电视,L 型大沙发。

对于出租屋来说,已经是高配了。

她被我略显奢侈的居住环境震撼:「你一个人住?」

我:「之后可能两个。」

她嘴角轻轻颤抖了一下:「你女朋友挺幸福的。」

我:「你觉得幸福,那就幸福。」

脱离酒吧的灯光后,她身上的风尘气也随之褪去。

男人至死是少年,但少年之气不会永远存在男人身上。

我以油腻市侩的形象与少年时的美好碰撞。

18 岁时,我大战 300 回合还能满血复活站起来再战一场。

现在,草草缴械只剩烟草燃烧后消散的白烟。

7

第二天在同一张床上醒来,我问她,昨晚睡得怎么样。

她说,这是她今年唯一一次睡着。

我不是好色之徒,我仅仅是想让她每天都能睡着。

她也没有异议。

和我在一起后,她迫切地想找一份工作。

柜员、文员、美容店,都去问过。

我果断制止了她的行为。

这一个月,先陪我休息,找工作的事,以后再说。

我买了两张赣州旅游年卡。

200 块,包含赣州各县市几十个景区。

自驾去各地闲逛。

在宁都的翠微峰,爬 90 度垂直的涯壁,我走前面,小晴的头就在我脚下

在会昌的温泉,泡到犯困。

我们在鱼疗池里比谁坚持的久。

去万象城开卡丁车,体验现实版的飞车漂移。

8

她是一个很细致的人。

车上的储物柜,被她整理得井井有条。

我每天要穿的衣服,都被折好,放在衣柜最好拿的位置。

她跟着视频学做饭,很少有翻车。

我因为长期坐在电脑前,颈椎不舒服,她还特地去买了一个按摩教程。

在北京被 996 当电池压榨的我,哪里体验过这种生活。

我沦陷了。

9

生活不是慈善家,突如其来的幸福里,往往藏着毒刺。

我也渐渐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事情。

比如,我的手机,她可以随便看。

她的手机,永远要随身带。

我接电话,永远光明正大,开扩音都没问题。

她接电话,下意识就往远离我的地方走,压低声音。

要不就找理由去洗手间接。

我一个老直男,也不好直接问。

只能用「现在这样的生活也好,多的我也不管」来安慰自己。

10

我休息完一阵后,也开始了自己的创业。

更没有时间关注她接了什么电话。

在生意场上,我学到最重要的道理就是:水至清,则无鱼。

如果我们互相都能把对方看透,所有事情都不用做了。

因为太肮脏了。

允许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有一些秘密。

小晴还没找到工作,我每个月 15 号会给她打 5000 做生活费。

这个月开始,她跟我商量,能不能在 9 号打给她。

我想着,9 号和 15 号都是打钱,也就没多问。

她很开心。

过分的那种开心。

我答应 9 号给她打钱,比我给她打钱这件事情本身还要让她开心。

我开始确定,她有事瞒着我。

是件大事。

如果有时间,我会选择好好调查。

可惜,生活没给我这个时间。

11

小晴怀孕了。

当她拿着两条杠的验孕纸放在我眼前时,我脑袋里一片空白。

就像有人泼了一桶白油漆,把我的大脑糊住了。

我明明做了措施,为什么能怀上?

小晴:「泡温泉那天,我们喝了红酒,有点醉,没做防护。」

一发入魂。

小晴问:「怎么办?」

我:「生!」

有了准爸爸身份后,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挣钱。

我开始跑流程,注册公司,拉合伙人,找投资。

把之前在北京的资源都盘活,找到可以固定变现的业务点。

小晴也尽自己的能力,帮我处理杂事。

12

赣州这边稳定后,我去北京出差。

临走前,给小晴转了 1w。

让她自己多注意,伙食吃好点,别累着,有需要就叫保洁。

我在北京把之前的合作方都拜访了一遍。

发现,当老板比做员工还憋屈。

员工不想干了,拍拍屁股走人。

干累了,摸一天的鱼。

自己干,别人让你在门口等一个小时。

你还得捧着笑脸进去。

挣钱嘛,不寒碜。

再者,为了孩子。

13

我虽然不是什么好男人。

但对于做一个好父亲,我还是有追求的。

孩子对我来说,是生命的重启。

所以我一直比较慎重。

意外来临了,我也只能竭尽全力给 ta 准备最好的条件。

我这边业务谈得风生水起,那边疫情也卷土重来了。

一个会议的功夫,北京外出需要核酸加隔离了。

怀孕之后,小晴愈发敏感。

每天两三个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这下,至少要在外面半个月了。

都说祸不单行。

隔离期间,业务停滞,成本开支都在。

我还在想处理公司业务的问题,小晴那边传来噩耗。

她流产了。

她给我发了一张妇幼保健院的病例,上面写着,自然流产。

我疯狂地打她的电话,她一直不接。

晚上,她给我回了电话。

她:「我好想你。」

我:「我在隔离,也回不去啊。」

她:「……」

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不在她身边。

我只能用金钱,弥补陪伴。

我给她转了 2w。

14

隔离结束后,我第一时间回家。

小晴的状态很差。

满地的外卖盒,烟灰缸里都是整根没有点过的烟。

怀孕后,她就戒烟了。

从那以后,她心烦的时候,就会把一根没点着的烟放在嘴里,再把它按灭。

看见地上没有酒瓶子,我心安了不少。

我把她搂在怀里:「对不起。」

小晴的电话响了,她把我推开,想起身去厕所。

我紧紧抱住她,把她的手机接通。

她疯了一样过来抢手机。

电话那头说:「小 x 货,你那个傻逼男朋友还没打钱吗?」

她抢过手机,砸了。

15

我很冷静地坐在床边看着她:「把事情都说清楚吧。」

王小晴:「对不起,我不是人,我骗了你。」

事情并不复杂。

王小晴原先在深圳一家奢侈品店做销售员。

原本也是在逃公主,精致的猪猪女孩,还能有点存款。

某天,她的一个同事,拉她一起玩网络游戏。

游戏很简单,大转盘、比大小,押三公。

与其它游戏不同的是,这个游戏里玩的不是游戏币,是人民币。

最开始的几天,她和同事,每人赢了好几千。

下班后躺床上随便玩玩就能挣小半个月的工资,这样的诱惑,很难拒绝。

很快,小晴就上瘾了。

上班不忙的时候,也偷偷玩几局。

业绩直线下降。

店长批评也不听。

有了这么简单粗暴的发财道路,她哪里还会在乎上班这点钱。

16

可是,赌博这事,哪有常胜。

很快,小晴就把开始赢的钱全吐进去了。

输了想回本,赢了想翻倍。

上了赌桌的人,都雷同。

小晴觉得,自己一开始能赢,现在输只是运气不好。

再赌,肯定能赢。

赌博是最容易上头的,输的越多,想挽回损失的欲望越强。

下注的金额也就越高。

很快,小晴自己的存款输光了,还欠了不少信用卡。

这时候,一个客服过来告诉她。

拉人头,平台可以免费给她送筹码。

小晴终于清醒了,她就是她同事换筹码的人头。

她把软件卸载了。

辛苦攒钱把信用卡还完后,她又打开了那个软件。

人对于已付出的成本,是无法忘记的。

她已经在这个平台输了那么多,一旦有机会,她就想让平台吐出来。

结果可想而知,她欠下了更多钱。

她跟家里坦白过 2 次。

她父母帮她清了 2 次欠款后,跟她断绝了来往。

他爸是我们当地小有名气的儒商,把名声看得比命还重。

一个染上赌瘾的女儿,他必须划清界限。

再次输钱负债后,她整夜整夜睡不着,辞职回赣州,做卖酒的销售。

17

再后来,遇见了我。

她的确是想好好过日子的,奈何,欠的钱太多,条件不允许。

我每个月给她的钱,只够她还各个平台的利息。

那些电话,都是催债的。

为了还债,她只能从我这多要钱。

怀孕本身就是假的,所以,更没有流产一说。

我在北京隔离的期间,她又赌上了。

她想拿我给她的几万做本金,赢钱,还债。

18

听完她说的一切,我很冷静。

我抱着她的手都没有松开。

我默默她的头:「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我们一起面对。」

她惊讶地看着我:「你不恨我吗?」

我笑了笑:「我不恨,你永远是我的女神。」

这时候,一个庞大的计划开始成型。

要知道,能在北京这样残酷环境做到中层管理的人,他不可能是舔狗,他只能是一只恶狼。

19

我的计划很简单。

先安抚好小晴。

她的信任,是执行这个计划的根基。

我答应,她每个月的分期还款,都由我来还。

她只需要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我们争取怀个小孩。

愧疚是控制一个人最有力的武器。

现在,她对我的愧疚,已经要溢出了。

她立刻表示,马上可以开始备孕。

我们的生活很快恢复了正常。

我白天忙工作,谈业务。

晚上回家有香喷喷的饭菜,睡前还有小晴的颈椎按摩。

再进行一轮无保护措施的造人运动。

抛去小晴负债的问题不谈,她的确是个优秀的妻子。

20

不过,我的目的可不是把她变成我妻子这么简单。

我要把她推入深渊。

某天,我假装不经意跟她聊起,如果我有办法能立刻帮你把债还清,你愿不愿意尝试。

小晴两眼发亮:「当然愿意。」

我跟她讲了我的计划。

你看,所有的赌博平台都有个特性。

刚开始的时候让你赢,给你点甜头。

等你上钩了,再下手收割。

如果我们的策略跟他们相反,我们只尝甜头就撤,不就大概率能挣钱吗?

我一个在澳门的朋友,说他们新做了一个平台。

现在刚上线,为了吸引新用户,他们的代码设定前 3 把一定赢。

如果我们前 3 把投 10w 一把,还不算翻倍,那不就能把你的钱还清了吗?

小晴皱着眉头:「我不想再碰这个了。」

她这种态度也在我的预料之中。

可是,一个赌徒的自制力,能有多强呢?

她缺的,无非是一个案例,一个证明。

我早有准备。

21

我拿出自己的手机,注册了一个账号。

现场给她演示。

先用我的账号试试,如果前三局都赢的话,你就可以用你自己的账号下注了。

我在我的手机上下注,每局 100,三局全胜。

小晴动心了。

鱼咬饵了,离上钩,只有一步之遥。

她拿出手机,点击了我给她的链接,下载,注册。

接下来的事,我就不关心了。

因为,结局已经注定了。

她一定会亏得血本无归。

我也是个赌徒。

我没有骗她,前 3 局确实一定赢。

如果她只玩 3 局,那我就输了。

我赌的是,她这个赌徒不可能只赌 3 局。

22

结果很明显,我赢了。

小晴输了。

她欠下了平台 200w。

你一定以为,我会跟她分手?

不,还没到时候。

我安抚好她后,抱着她入眠。

我想,我们是时候,要个孩子了。

也许是觉得亏欠我太多。

小晴在繁衍后代这件事情上,格外卖力。

有时候,连我都觉得脸红。

而这种因内疚产生的自我牺牲精神,正是我想要的。

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下,小晴怀孕了。

23

我因为公司业务繁忙,没有时间陪她去做各种产检。

她只能自己去。

新欠钱的这个平台,不是信用卡,也不是网络机构,是纯纯的高利贷。

他们的催债方式很简单。

派几个戴墨镜的壮汉跟着你,不动手,也不恐吓,就是你走到哪跟到哪。

平时,我一去上班,戴墨镜的壮汉就端着小马扎在我门口喝啤酒,打牌。

小晴一个女孩子哪里受得了这些。

很快就精神崩溃了。

24

我也以公司业务发展不顺利为由,断了给她的每月 6000 零用钱。

她一个孕妇,欠了几百万,没有收入,一出门就有几个催债的壮汉跟着。

生活早就已经无法继续。

这才是我离开的时候。

我要让她尝尝生活的苦。

25

我的离开,当然不能是负心汉抛弃孕期娇妻。

我的离开,必须让她更内疚,对我感觉更亏欠。

那天早上,我亲吻她的额头,照常去上班。

只不过,晚上,她做好饭,等来的不是我,而是一通电话。

电话里的人会告诉她,我为了给她还债,涉嫌商业欺诈,现在已经被拘留。

我要让她一个人面对现在的状况。

沉重的债务,怀着的生命,看不见的收入,如影随形的危机,还有对我无尽的亏欠。

这是我给她安排的保留节目。

26

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什么都没做。

我一直以拯救者的身份出现,甚至我为了拯救她,把自己搭进去了。

我被「拘留」的这些日子,一直在五星级六点通过摄像头看她的反应。

她躲在墙角瑟瑟发抖,连外卖都不敢点。

好在,我有屯食物的习惯,冰箱里啥都有。

我看着她裹着被子大哭,用手扯着头发大喊:「我为什么要碰赌博。」

第四天,她终于忍不住出门了。

她小心翼翼地通过猫眼看楼梯间,几个催债的人似乎休假了。

她打开门,就立刻把门关上,背靠着门大喊:「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一定会还钱的,我生下孩子后,无论做什么工作都会还你钱的。」

我看着她微隆起的肚子,皱了皱眉头。

但想想过去,我攥紧拳头,把监控关了。

27

14 天后,我骑着共享单车回家。

王小晴看到我时,只顾着流泪,一句话也说不出。

我说:「别哭,有我呢。」

王小晴:「我好想你,我好担心你,我每天都睡不着……」

我拍拍她的肩膀:「我知道,现在好了。」

小晴:「那天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被抓了,我想去找你,但是门口一直有人,我不敢出去。我自己受伤没什么,我怕孩子受影响。」

我:「现在没事了,我把车抵了,给对方公司赔钱了。不过,现在我们一分钱都没有了。」

小晴:「我不要钱,我只要你,我只要安安稳稳过日子。我们可以一起挣,慢慢还钱。」

我想了想,把她抱住了。

28

你一定想知道结局是什么。

我也不会隐瞒。

我和王小晴结婚了。

先别惊讶。

一切,在一开始就有苗头了。

这不是一个关于报复的故事,而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高中,我曾经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

是的,我偷过东西。

我在上教导主任课的时候听 MP3 被抓了,教导主任把 MP3 缴了。

那是我借同学的,我又赔不起。

我只好去办公室把它偷出来。

在我拉开抽屉的时候,教导主任出现了。

抽屉里,除了有那个被缴的 MP3,还有教导主任的钱包。

教导主任一口咬定,我想偷钱。

写了一份通告,让广播站念。

那时候,广播站的负责人是王小晴。

这是她第一次念这种稿子,她想了想,只连通了老师办公室的音响。

如果不是这样,我就要在高中做 3 年的小偷。

29

所以,故事其实是这样的。

我从北京辞职后,在同学那里听到了王小晴的消息。

我在那个软件上匹配了 n 次,终于遇上了王小晴。

我早知道她欠了赌债,我也知道赌瘾有多难戒。

你苦口婆心告诉一个赌鬼,赌博有多可怕,没有人会理你。

所以,我只能把结果摊开给她看。

我选择把她带进深渊。

其实,我推给她的那个赌博软件,是我让我公司程序员做的。

整个软件,就只有我和王小晴两个用户。

里面的输赢倍数,都由程序员控制。

王小晴输的钱,我都帮她存起来了。

王小晴欠的钱,都不存在。

因为她欠的是我们公司。

那几个催债的墨镜壮汉,都是我花钱请的。

我被拘留,也是为了让她体验最残酷的现状。

痛彻心扉的疼痛,才能长出教训。

30

我和小晴结婚后,请了个月嫂,照顾孩子的起居。

我鼓励她出去找一份工作。

我相信,她已经对赌博完全提不起兴趣了。

但是,赌博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摧毁一个人的价值观。

赌博下注,分分钟是平时一两个月的工资。

这个需要一点点恢复,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份正经的工作。

我推荐她去一家演讲培训机构。

她面试顺利通过,第一个学期就带领学生获得了市里演讲比赛的名次。

31

我出社会以后,经常有人告诉我:

不要幻想自己是救世主,你改变不了任何人。

在遇见王小晴之前,我一直将这句话视为真理。

救赎是个什么概念呢?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其实我也很自私。

我帮王小晴戒赌瘾,也许是为了还债,也许是为了自己能有一个理想中的妻子。

我一直没告诉王小晴我们其实没欠几百万这事。

这能让我们保持简约的生活。

32

当然,生活也有一些意外之喜。

我把一切告诉了小晴的爸爸。

我觉得,小晴恢复正常生活,也包括恢复跟父母的关系。

她爸对我的印象很好,也原谅了小晴。

他极力邀请,我把公司搬到他的写字楼。

我拒绝了,我说,这样显得我吃软饭。

他说,那就给我打点钱,告诉小晴债还清了。

我说,那更不行,这个得让我慢慢还,小晴才能爱我更深。

岳父:「啧啧,你小子,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全文完)

你曾经喜欢的女神现在怎么样了?现在你对她又是什么感觉? - 专三千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