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学舞蹈的女孩子私生活乱吗?

 2021年11月28日

大多数是好的,但那一小撮乱的,能乱到你怀疑人生。

高一下学期摸底考成绩出来,我就想明白了,凭我的成绩,是考不上大学的。

有次逃课,我逃到了学校的艺术楼,透过窗户玻璃,看着一个个盘正条顺的女同学身姿优雅地跳着舞蹈,我一阵激动。

激动之余,我灵光乍现。

我一米八四的身高,六块腹肌,柔韧性也挺好,为什么不加入他们,走艺考路线来考大学?

我走进教室,径直来到最漂亮的领舞同学身边,问她老师在不在,我也想学舞蹈。

领舞女同学看了我一眼,让大家先自己练习,随后把我带到了舞蹈老师的办公室。

舞蹈老师打量着我,说单看我的外形,是颗好苗子,但我学得太晚了,没有一定的基础,艺考没戏。

我很沮丧,愁眉苦脸地和领舞女同学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领舞女同学可能是看我太丧了,安慰我说,民族舞确实需要很深的根基,但体育舞蹈会相对好一些,如果你愿意吃苦,学体育舞蹈应该来得及。

她这番话,拨云见日。

我询问了关于体育舞蹈的入门要求,发现她从小就学过拉丁,后面选民族舞是因为,她爸妈都是体制内根正苗红的人,她不忍忤逆父母,所以才学了民舞。如果我对体育舞蹈感兴趣,她可以把她小时候的体舞老师介绍给我。

我看到了希望,顺便留下了她的电话。

她叫田小娇,我高二的学姐,一个美丽又善良的女孩子。

从此之后,田小娇每周带我去找她的老师上课,当然她自己也没有丢下拉丁的练习。

上课之余,只要有时间,她都会指导我做一些基础功课。

说实话,她不指导我,我还能进步快一些;她一指导我,难免肢体接触,尤其夏天,动手动脚的,这谁能受得了!

不过我认了,都是为了考大学,还能欣赏一些旖旎的风光,我就勉为其难吧。

到了高二下学期,虽说我进步神速,但底子毕竟摆在那里。

为了更快地进步,我放弃了午休的时间,同学们在睡觉,我跑到学校小树林练功。

选在这里,一方面是因为树林相对比较凉快,另一方面是因为练功太疼了,嗷嗷叫也没人听见。

田小娇偶尔会来小树林看我,给我带雪糕和饮料。

我总觉得糖分过高了,可能有我喜欢上田小娇的成分加持吧。

但我不敢跟她说,她太优秀了,我感觉自己配不上她。

她告诉我,她最喜欢的拉丁 cp 是迈克尔·马列托斯基与乔安娜·露丽斯,他们是黑池舞蹈节职业拉丁舞的 8 连冠获得者……

什么迈克尔乔安娜黑池白池的,我就知道,我喜欢她都喜欢得快变成白痴了。

如果有一天我能像迈克尔一样,她像乔安娜一样,那该多好啊……

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实现梦想,应该脚踏实地,日拱一卒,我一定要成为她的骄傲。

田小娇率先考上了山东艺术学院舞蹈表演专业,我得努力先跟她考上一个学校再说。

艺考的时候,我信心十足,反正都是舞蹈表演专业,我都没仔细看,就报了山艺的这个专业。

按照惯例,体育舞蹈第一项是考核体能,我进了考场,二话没说,就趴下做了 30 个俯卧撑。

等我做完爬起来,发现评委老师看着我一脸懵逼,随后给我说了两个字:出去!

我问为什么?

她说体育舞蹈是体育类专业,这里是音乐类,你报错了。

我太着急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我讷讷走出考场,只好选其他体育类院校。

最终,我考上了江苏某体育学院,和田小娇所在的山艺相隔 600 多公里,有些遗憾,但我不怕,到时候上了大学,我跟老师请假,找田小娇玩儿就完了。

万万没想到,我上大学的第一节课,就把新来的老师王亚妮得罪了。

2.

王亚妮是北京体育大学刚毕业没多久的博士,来我们学校做形体与健美课程的讲师。

这是她报道后的第一节课,也是我的第一节课。

南方的九月,天气阴晴不定。

那天正好下大雨并伴随阵风,我去上课的路上,雨伞被吹沟里了,以至于我迟到了五分钟。

王亚妮把我堵在教室门口,问我,为啥第一节课就迟到?

我说我伞掉沟里了……

她扫了一眼我湿漉漉的衣服,脸色缓和,关切地问道,「都湿透了吧?……」

我看着她身上也有一部分湿漉漉的,颤抖着回了一句,「您……也湿了吧……」

王亚妮瞬间脸红了,她恼羞成怒,罚我做 200 个俯卧撑,做完才能进去上课。

我就纳闷了,我说错了吗?迟到五分钟,又不是故意的,至于吗?这老师脾气也太差了,怪不得大家都说,长得漂亮的女人脾气都不太好。

腹诽归腹诽,我还是按照要求,很快做完了 200 个俯卧撑。

我进教室后,明显感觉到王亚妮惊诧的表情一闪而过。

我心想,小样,才二百个俯卧撑,也太看不起我了。

那两节课,王亚妮根本就没再搭理我,不过我看她的示范教学,身体的升降、倾斜、摆荡,都行云流水般,翩跹回旋,热烈奔放,令人叹服。

这不禁让我对她多了一丝敬重。

我习惯把日常的点点滴滴都分享给田小娇,下课后,我把今天迟到的事情告诉了她,没想到,她只回了我俩字:色胚!

然后就不搭理我了。

女人真奇怪,搞不懂她们脑子里想什么。

不过无论田小娇怎么对我,想起她的一颦一笑,我都觉得非常开心。

3.

自从有了第一节课的迟到风波,王亚妮算是记住我了。

此后的每节课点名,念到我的名字她都会抬头确认一眼,而其他明显可以听出来是被代答「到」的同学,她毫不计较。

如果仅仅是这样就算了,她还会在每节课正式开始之前,把我揪到第一排的中间位置,然后示范演练这种事儿,都点名由我来完成,这简直让人窒息。

不过好处在于,我不敢逃课,也不敢偷懒,甚至为了不出丑,晚上还要到练功房多训练几遍。

一个学期下来,我取得了实践课程第一名的好成绩,也成为了王亚妮最喜欢的学生。

宿舍的老司机挺多,我也早就明白了为什么第一节课的迟到风波,会让她那么生气。

幸好,她大人不记小人过,相对于其他同学,她对我的关心逐渐多了很多。

她教导我说,我现在的技巧越来越好,但总是少一些淡定和从容。体育舞蹈虽然划在体育类专业,但它是艺术和体育的结合,更具艺术性,让我不要只追求技巧和力量,更不要把它理解为传统意义上的交谊舞,它有尊严,有品格,更需要注重内心的修养。

我不太懂,觉得体育舞蹈本身就是交谊舞来的,怎么就不能理解为传统意义上的交谊舞呢?

不过王老师对我挺好,我听她的就是了。

当务之急是,我室友都陆续谈恋爱了,而我和田小娇,至今都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我成了舍友嘲笑的对象,这很不好,我得想办法加快进度了。

而且,我们这个专业,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天天搂搂抱抱,我又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那太容易犯错误了。

都成年人了,田小娇如果能考虑到这一点,如果恰好她也喜欢我,就不应该放任我受这种煎熬。

想到这里,我跟田小娇发了一条微信,上面写着:在干嘛?想你了……

发完这条带有暧昧性质的消息,我心脏砰砰直跳,但过了好久,她都没回我,我打电话,也无人接听。

4.

我慌了,她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我一遍又一遍地打电话,过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接通了。

接电话的是田小娇的室友,她说田小娇发烧了,现在刚醒,现在还没什么力气……

我问怎么回事,那边回复说大姨妈,加运动量大,天气也不好,就感冒了。

听到这里,我心急如焚,当即定了去济南的高铁票,着急忙慌地向高铁站赶。

在高铁上,我看着窗外夜色渐浓,想起明天有王亚妮的课,必须得跟她请个假,于是,我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说家人生病了,现在正赶回去,明天请假一天。

王亚妮回了一个 OK,让我放心照顾家人,有需要随时联系她。

到了济南,我买了两大袋子水果,一袋是丑橘,另一袋是脐橙,都是补充维生素用的。

医院的发热门诊,最多只能让一个人探望,我把田小娇的室友换了出来,看着一脸憔悴的她,我一阵心疼。

田小娇指责我,不应该跑这么大老远来看她,而且还把功课落下了。

功课再重要,也没有你重要,我当然得来。我说。

此情此景,我也不好当面表白,我就静静地陪着她,一直到输液结束。

出了医院,田小娇再次表示了歉意,她没有力气陪我逛逛,而且山艺这个地方,属于长清区,大郊区了,也没什么好玩的,让我找个酒店休息,然后明天一早就回去。

我有些不舍,但还是答应下来。

第二天一早,她的精气神好了很多。

分别前,她叮嘱我,要好好练功,自己也不会放弃拉丁。

我向她保证,一定不会偷懒。

随后我又问她,如果有时间,能不能经常来找她玩儿?

她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我想,那就是答应了。

买完返程的高铁票,我才发现,车票真贵,我的生活费都没多少,还经常来玩儿,玩儿个屁!

我回到学校,满脑子都是怎么能搞点儿钱,要不然我连谈恋爱的经费都没有,那太尴尬了……

我推开寝室门,室友猛地敲了一下我的肩膀,把我给敲醒了,他说,「行啊你,跟个狗似的,你可以啊你……」

我摸不着头脑,问他我怎么就跟个狗似的了?

他说今天王亚妮的课,本来想冒着生命危险帮我答「到」,但王亚妮根本没念我的名字,直接把我的学号跳过去了。

室友阴阳怪气,说我搞老师,道德沦丧,丧尽天良,还追问我什么时候把王亚妮都拿下的?

我想起昨晚给王老师发的微信,一下子就明白了,本来就请假了,她当然不会点我名了。

想到这里,我直接岔开了话题,问室友有没有赚点零花钱的办法?

他指着课桌上的广告单,说有商家找跑场跳舞的,一小时 150,你去不去?

我咬咬牙,记下了广告单上的电话号码。

5.

我利用周末的时间,跑了两天场,总共赚了 900 块钱,万万没想到,这件事周一就被王亚妮知道了。

她把我叫到办公室,劈头盖脸一顿训斥。

大意是亵渎艺术,胡乱抛头露面,浑身散发着廉价的商业气息。

我顶嘴,说商业演出不廉价……

她更生气了,说演出要分场合,更要有底线,那种 150 块一小时的演出,如果演多了,会不自觉地让我降低对舞蹈的要求,也会降低自身的追求,到时候整个人就废了……

我想,话虽然难听,但确实有道理,我在那种舞台上演出的时候,确实是随便跳跳,一心想着赶紧结束,拿钱。

我诚恳地向王老师道歉,并表示以后再也不敢了。

王亚妮脸色缓和,随后,她又关切地问我,是不是缺钱,如果缺钱的话,跟她说,她还不至于让自己的学生跑场去讨生活费。

我赶紧说不用,激动之下,我全交代了,把想恋爱的心思和田小娇统统说给了她听。

听到我说要谈恋爱,她的脸色唰一下变了,建议我现阶段不要谈恋爱,把时间和精力全部放在训练上,她对我的期望很高,还打算打我一块去英国参加黑池舞蹈节……

黑池舞蹈节?

这不是田小娇曾经提过的那个节吗?

就算要去参加,我也是想跟田小娇一起去,我心里暗暗想着。

王亚妮看我发呆,问我在想什么?

我回过神来,告诉她恋爱目前还只是我一厢情愿,我还没表白,田小娇也不一定能答应我。我还保证,以后一定会起早贪黑地练功!

看到我的表态,王亚妮的表情松弛了下来,她说,「从明天开始,每天早上 6 点,我在舞蹈房等你。」

好严格!

行吧,反正只要我努力,田小娇也会高兴。

6.

我和王老师早上练功的流程,一般是前半小时热身,然后一个小时的基础训练,剩下的半小时实战演练。

不得不说,王老师的柔韧性和节奏,根本不像 30 岁出头的女人,而是像豆蔻年华的少女。

节奏 4/4 拍的伦巴,每分钟只有 27~29 小节,她跳得婀娜多姿,柔媚抒情;即使到了每分钟 42~44 小节、六拍跳八步的牛仔舞,她也能在旋律欢快,强烈跳跃的情况下,腰和胯部作钟摆式摆动得有力且干净。

唯一令我难受的是,她紧身短裤,吹气如兰,勾肩搭背又搂腰,让我血脉喷张又无处安放。

如此持续一个多月下来,我感觉自己像生气的河豚一般,随时可能爆炸。

太难受了!

我想,她是我的老师,何况我更不能对不起田小娇,我连胡思乱想都不应该。

控制!必须得控制,也只能控制!

5 月 18 号那天,田小娇给我发了一条神神秘秘的微信,问我能不能后天去找她,她有话对我说。

我心脏狂跳,518 的后天,那不就是 520 吗?不会有好事儿发生吧?

但我转念一想,5 月 20 号那天有王亚妮的课,她会不会准我的假?

如果不准呢?

顾不了那么多了,即便她不准,我也得去。

我 5 月 19 就坐上了去济南的高铁,但到了 20 号早上,我才撒了个谎,对王亚妮说吃坏了肚子,请假一天。

王亚妮也没怀疑,叮嘱我可以吃几片肠炎宁,如果还不好,就去学校医务室。

我没再搭理她,这哪还有时间!

我买了 99 朵玫瑰,拿到田小娇的宿舍楼下,向她表白了。

田小娇很羞涩,扭扭捏捏答应了下来。

我内心狂喜,给了她一个拥抱。

她把我推开,说有东西送给我,说完,她拿出一个袋子。

我打开一看,是一件 T 恤。

她说,她也有一件一模一样,小号版的。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她心里也一直有我!

田小娇把我带进了她们学校的舞蹈房,我们一起跳了拉丁,我们之间出奇地默契。

这种默契,让人感觉如鱼得水,而跟王亚妮一起训练时,我总有一点儿「畏惧」的感觉。

大汗淋漓跳了一个多小时,田小娇表示要回宿舍洗澡。

我问她,你回宿舍洗澡,那我呢?

她说,你回你住的酒店呗。

「酒店条件肯定比你宿舍好,一块儿去吧?」我这话说的,自己都心虚。

「乖,我衣服都在宿舍,你先回去,完事儿姐姐带你逛逛大学城。」

田小娇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再坚持。

我们各自洗完澡,开始逛大学城。

恋爱的感觉太奇妙了,我们一边压马路一边聊天,仿佛有永远说不完的话,永远用不完的精力。

等吃完晚饭,已经快 11 点了。

田小娇一看时间,惊呼:「不好!再过 7 分钟宿舍就关门了。」

她撂下这句话,拎起自己的包就往回跑。

我反应过来,追上去,追到宿舍门口,我们还是晚了一步,宿舍关门了。

很遗憾,但我心里有点儿窃喜是怎么回事?我好无耻!

无奈之下,田小娇只能跟我回酒店了。

等我洗完澡的时候,看见田小娇穿着睡袍,背靠着床头喝牛奶,小脸一鼓一鼓的,甚是可爱。

我扑上去,但被她揪住了耳朵,「不能碰我,知不知道?」

知道,但不想知道。

我还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我也知道,要尊重女性……但也不能太尊重……尊重就是不尊重,不尊重就是尊重……

想到这里,我说,「我不会碰你,我就想亲亲,总可以吧?」

田小娇犹豫了一下,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慌乱,她没有拒绝。

我捧住她的双颊,她缓缓闭上了眼睛,我亲了上去……

室内的温度,像是突然升高了许多。

有些底线,会随着意识逐渐模糊而松懈,我晕晕乎乎地想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田小娇有些瘫软。

正当我手不老实的时候,她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倒了我。

她的眼神很坚定,说了两个字:不行!

不行就不行吧。

两米宽的床,空间足够,我必须离她远远的,才有可能控制住体内的洪荒之力。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天,她刷完牙后,我熄了灯。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这能睡得着吗?

这种情况,搁谁身上,谁都睡不着。

但我只能尽力克制!

田小娇仿佛感受到了我的躁热,转过身来,用一只手搂住了我,小声说道,「等你带我去参加一次黑池舞蹈节,如果到时候……无论能不能拿成绩,我都……给你……」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在我耳边却似惊雷。

我心花怒放。

其实在我的内心里,我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田小娇,她各方面都比我优秀。但如果我能带她去参加黑池舞蹈节,若侥幸还能拿个名次,那……那简直……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想到这里,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睡吧,我一定能做到!但你要现在还抱着我,我就得炸了。」

田小娇捶了我一下,嘀咕了一句「死样儿」,转身去了另一边。

尽管我心里有了底,但这个夜晚仍然是格外难熬。

我感觉都要憋炸了,上了好几次厕所都无济于事,一直到凌晨四点多,我才睡着。

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我定睛一看,王亚妮的一个未接,我室友的三个未接!

再打开微信,发现王亚妮早上六点二十三分问我为啥没去舞蹈房,还肚子疼吗之类的。

而 9 点多的时候,室友发来消息,说王亚妮去宿舍找我了,留下了一包蒙脱石散(治拉肚子的药)。

我赶紧给室友回了个电话,问他具体什么情况?有没有跟王亚妮说我干嘛去了?

室友说,他已经如实告知王亚妮,我去济南找女朋友了……

忘了提前跟室友通气,完了,我完了!

7.

回学校的高铁上,我脑子里两个想法盘旋交织。

一个是去英国参加黑池舞蹈节,我一定要加倍努力训练,报名,想办法攒钱,我总不能连去英国的机票钱都让田小娇出……

另一个是我对王亚妮撒谎被发现了,还忘了只请了一天假的事儿……算了,我不撒谎也要去,撒了谎也要去,无论撒谎不撒谎,她都不会高兴,那能怎么办呢?好好表现,跟她道歉,她应该会原谅我吧?

第二天一早,我五点半就到了舞蹈房,一直练到八点,王亚妮都没有来。

第三天,她还没有来。

我已经像她微信道过歉了,她没有回我。

后来上她的课,她也不再要求我站在第一排中间,也不再让我做示范,好像一切都发生了,一切又没有发生过。

我麻着头皮,课后去办公室找她,想当面道歉,没想到,她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让我除了专业上的问题,其他话都不要说。

她已经大半个月没有到舞蹈房练早功了,我内心虽然忐忑,但没有放弃独自训练。

又是连续两节的形体与健美课,我发现王亚妮有些不对劲儿,脸色发白,额头上还有些细密的冷汗,她没再跟我们做示范,而是弯着腰,捂着肚子坐在一旁观看。

大姨妈?

不管是不是,我趁第一节课课间的十分钟,飞速跑到卫生室,买了元胡止痛片悄悄递给了她。

她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小声说了两个字,「谢谢。」

第二节课后,她看上去好了很多,给我发来一条微信,「晚上一起吃饭。」

8.

晚饭期间,她跟我有说有笑,一切都好像是没有发生过。

趁着酒意,我再次向她道歉,深刻检讨自己不该对王老师撒谎。

她摆摆手,举杯,「恭喜你恋爱成功。」

我愕然,她怎么知道?

转念一想,也对,恋爱的酸臭味是遮挡不住的,王老师这么聪明的人,肯定看出来了。

对聪明的人,更不应该撒谎,坦白就是最好的选择。

我跟她说了自己的愿望,一定要在大三结束之前,带田小娇去参加黑池舞蹈节,并且当场向她求婚。

她轻轻鼓了鼓掌,表示支持,但我还是发现,她有一丝黯然的神情一闪而过,里面还夹在着一丝……愤怒?

她喝了一口红酒,展颜一笑,说道,「去黑池,有没有需要老师帮助你的?」

我心想,只要你别管我管太多,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当然,这话不能说出口。

「英国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讲究所谓的『贵族』调调,和我们这的人文环境,差别很大……而且往返住宿,吃饭睡觉,都比我们这贵很多……」

我告诉她,无论有多少困难,我必须且一定会克服。

听我这么说,她看上去很高兴。

随后,她告诉我说,想请我帮她一个忙。

她有一个闺蜜叫张冉冉,是当地保时捷俱乐部的成员,过段时间要参加俱乐部的一个酒会,想让我去教她一些拉丁基础动作,当然,还有可能会跟她一起参加酒会。

我特别想答应,但此时,我脑子里也产生了一个疑虑,我问王亚妮,「王老师不嫌弃的话,我肯定会帮忙。但是,参加酒会,这不是您之前说的,亵渎艺术吗?……」

王亚妮笑了笑,说道,「没那么严重。我想的呢,一方面,她们这个俱乐部的成员不是有车就行,也是有筛选门槛的。这里面的成员都是艺术家,包括有一定成就的音乐人,某舞蹈家协会的副主席,艺术团团长等人,保时捷俱乐部虽然算不上所谓什么『贵族』团体,但也可以提前感受下略高级的氛围。另一方面呢,有费用,陪练一天 5000,不用想着给我闺蜜省钱。这样你多攒点儿,到时候往返机票的费用就有了……」

一举两得,王老师对我真是太好了,而且为了照顾我的自尊,用帮她忙的名义把好事儿介绍给我……

我表态一定好好努力,不给老师丢脸。

兴许是喝酒的原因,王亚妮的脸色有些泛红,她又跟我讲了一些有关爱情,有关责任的事情,希望我好好对待自己的女朋友,要从一而终,不要伤害她……

我一一记在心里,感动得无以言表。

9.

王亚妮的闺蜜张冉冉,是个很有气质的少妇,皮肤白皙,和她白云石色的座驾保时捷 Macan S,一样白。

按照我室友的话说,保时捷俱乐部入门级的车,那至少也得是 911,马砍也好意思加入,肯定是装大尾巴狼,硬往俱乐部里凑……

对于这种言论,我都懒得反驳,说得好像你能买得起马砍似的,而且人家女生喜欢小一点的 suv,好看就行,哪像屌丝天天 yy 豪车?

而且,能不能加入,也不是你说了算。

张冉冉知道我是王亚妮的学生,也知道王亚妮对学生的训练抓的很严,所以我们第一次见面,就练习了不到两个小时,也算作是一整天的费用。

我对她这种善意的理解和支持,由衷感谢,但是好景不长,那天晚上,她吓到我了。

当时她带我去吃牛排,她喝多了,满嘴胡话,说我长得像她老公年轻时候的样子……问我能不能经常陪她喝酒,她每个月给我三万块零花钱……

我吓尿了,找到代驾把她送回去,以后都不想再联系。

第二天,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王亚妮。

王亚妮也没有想到,她的闺蜜会酒后失态到这种程度。

但她还是劝我,每个人都有有压力,释放压力的时候,而且机会难得,帮她完成酒会任务,就不再联系了都可以,就当帮老师一个忙。

我忐忑答应下来。

当然,这件事我没敢跟田小娇说。

10.

可能是我想多了,张冉冉那天好像是断片了,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此后的日子,她也没有提过烂七八糟的要求。

酒会现场,有个小型的交响乐团,非正式演出;

他们西装革履,觥筹交错。

随着桑巴舞曲的旋律响起,我和张冉冉全脚掌踏地和半脚掌垫步之间游走,步法摇曳紧凑,没出现任何错误;

张冉冉也成为了全场最受瞩目的焦点。

酒会结束,我心里默默盘算,十三天,每天不到两小时,我就赚了六万五,接下来,我就要心无旁骛,好好训练,等着带田小娇一起去英国,然后就……

想到这里,我心情大好,多喝了两杯白葡萄酒。

万万没想到,白酒一斤的我,竟然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些什么。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一间豪华酒店套房的大床上,身上没穿什么衣服,地上一堆卫生纸。

张冉冉穿着睡衣,身姿婀娜,从卫生间走出来,杏眼含笑,看着我说,「年轻人身体就是好。」

我被睡了!

我满脑子都是这四个字。

我脏了,我还没有跟田小娇……

我问张冉冉,这是怎么回事?

张冉冉根本懒得搭理我,慢条斯理地换好衣服,丢下几句话,「酒店我开了七天的,想住就住这。还有,姐姐之前说的话,一直算数,你想想吧。」然后离开了酒店。

半天我才回过神来,你特么这是拿我当 duck 呢?

我认认真真洗了个澡,临走收拾东西时才发现,我被下药了,让人梆梆硬的那种药。

11.

我失魂落魄离开酒店,回学校的路上就想,王老师跟这个张冉冉是闺蜜,她不能对张冉冉的为人一无所知吧?

王老师要害我?

为什么?没道理呀……

况且,这能谈不上是……害我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思不得其解。

回到学校,我直接去了王亚妮的办公室,发现她不在。

据其他老师说,王亚妮在力量训练的时候,膝关节受伤,请了两周的假。

我跟王亚妮打电话,表示想去看看她,她拒绝了,叮嘱我好好训练,不要辜负了老师的良苦用心,到时候去黑池,一定要拿个奖回来。

我内心五味杂陈,还是按她说的做。

高强度的训练,让我渐渐从心理的阴霾中走出来,但我总感觉,体力一天比一天弱,到后来发展到练习半小时就冷汗直流。

最尴尬,也最让人难为情的是,我总觉得小腹以下的位置越来越痒。

实在忍受不住,我偷偷去医院做了检查。

医生拿着我的检查报告,说是近卫淋巴结肿大,还有溃疡……

翻译过来,就是梅毒的早期症状。

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每天行尸走肉,短短的二十多天,瘦了十几斤。

12.

王亚妮膝盖康复的差不多,就回来上课了,她发现了我的异常,问我是不是生病了。

我支支吾吾,给了她确定的答案,但没有告诉她具体是什么病。

我发现,当她得到我确切答复的时候,她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随后,她鼓励我,让我好好休息,抽空去查查病因,年轻人免疫力强,相信过段时间就会恢复健康……

她的一堆叮嘱,我听得很模糊,唯独记住了那四个字:查查病因。

都不用查,一定是张冉冉把病毒传给了我。

我鼓起勇气,打电话,约张冉冉见面,没想到,她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在市区一家咖啡厅,我见到她,直接把我的病历报告拍在她的眼前。

如果目光能杀人,她已经死了一百次了。

她拿起病历单,微微一笑,说道,「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病会伴随你一生。如果你抵抗力实在强大,或者运气极好,过些年病毒消失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为什么要害我?」

「看不惯你那清纯白莲花似的臭毛病!呵~」

「就因为我不同意拿你每月三万的零花钱?」

「这就说来话长了。」她扶了扶眼镜。

13.

原来,王亚妮和张冉冉在一个小区长大,她们的父母也是多年好友。

她们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都在一个学校读书,后来,两人分别考入北京的大学,她们的关系像小时候一样好。

但这种极好的闺蜜关系,就像帕慕克小说里描述兄弟情那样,兄弟之间最大的感情是嫉妒,换做女性也一样。

当初一个很英俊的男人,追求王亚妮,王亚妮比较矜持,迟迟没有同意,还每天和张冉冉分享她的心路历程。

张冉冉在明知王亚妮喜欢那个男人的情况下,主动追求了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直接放弃了王亚妮,投入张冉冉的怀抱,后来成了她的老公。

这么说起来,之前张冉冉跟我说,我长得很像她老公年轻时的样子,那岂不就是说,我长得很像王亚妮大学时喜欢的那个男人?

当时王亚妮知道她们在一起之后,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姐妹花变成了塑料姐妹花。

再后来,张冉冉和那个男人结婚了,那个男人婚后放飞自我,不知从哪沾上了梅毒,传给了张冉冉……

自此,张冉冉怀恨在心,但离婚这种东西,不是上嘴唇碰下嘴唇,说离就能离的。

于是,张冉冉开始花天酒地,跟老公互不干涉,各自寻找各自的猎物。

王亚妮早就看清了这一点,所以把我「介绍」给了张冉冉……

我从来没敢想象过,王亚妮一直阻止我谈恋爱,是因为喜欢我?或者说把我当成了她大学时喜欢的男人的影子?

我撒谎请假去找田小娇,她不是因为我撒谎才生气,重点是我去找了田小娇?

所以,我和田小娇恋爱后,王亚妮看阻挡不成,就想办法报复我,她利用张冉冉想报复老公的心态,来毁掉我……

没有别的理由!

张冉冉看着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尖酸刻薄地说道,「不要得罪大龄剩女,尤其漂亮的大龄剩女,更不要得罪被臭男人伤害过的女人,你太嫩了……拿去,自己去治病吧。」

说完,她丢给了我一张银行卡。

14.

尽管我心里已经有了很笃定的答案,但我还想亲眼看看,王亚妮到底会怎么说。

我找她对质,她对我的质疑拒不承认。

无论我怎么说,她都说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临别时,她冷冷地丢下几句话:不是想和你的小女朋友去黑池舞蹈节吗?不是还要现场求婚吗?钱也攒够了,准备准备,去吧。

我感觉天旋地转,跟田小娇提了分手。

未来和爱情,我可能永远都得不到了。

学舞蹈的女孩子私生活乱吗? - 青青河边哥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