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舍友的什么骚操作让你笑了四年?

 2021年11月26日

我室友,一个富二代,拉着我们这群室友狠狠地报复了她的表哥,一个在妻子怀孕时有外遇的渣男!

「我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孕期有外遇的男的!」

大学室友站在寝室里愤怒地低吼。

假期她回家和亲戚们聚餐,正在吃饭的表嫂突然站起身来,径直跑到厨房拿起了菜刀,直接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眼泪啪嗒啪嗒地滴在刀刃上。

因为表哥在饭桌上的冷不丁来了句:「女人啊,当妈了也得拾掇拾掇自己。」

就是这句不痛不痒的话,把表嫂激怒了。

全家都吓坏了,有吓得躲到一边的,有规劝的,有埋伏在表嫂身后准备给一闷棍的,室友也觉得表嫂简直无理取闹,低声跟她妈嘟囔了一句「表哥没说错啊。」

她妈捂上她的嘴就把她带到一边,室友才知道她老王家隐藏多年的秘密。

1

室友名叫王佳佳,平时我们都叫她 Coco。

不是因为她喜欢这种小可爱的英文名字,而是因为她太爱喝 Coco 奶茶。

Coco 家里在山西做钢材生意的,她爸是名副其实的山西大富豪,比煤老板们还要有钱。

具体有钱到什么程度呢?

2008 年之前她爸就在北京建国门地铁旁某高档小区买了一栋楼,一栋 23 层,每层 4 户。

掐指一算都是我辈一辈子算不清的钱,Coco 是真金白银的富二代,但她却每天穿着 GAP,背着耐克,与我们这些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住校、学习。

因为她父亲的工厂做得大,所以家里各种亲戚的工作基本都围绕着这个工厂,有能力的负责一个生产小组,有渠道的做个供应商,要啥没啥的就当个门卫。

Coco 的表哥,当时就负责一个生产小组,28 岁的他每个月能挣到个三四万,和当地同龄人相比必然一骑绝尘。

所以他这个家族年轻一辈里唯一没上大学的人,娶到了正儿八经一本毕业的表嫂。

说实话,Coco 家的大厂子可没少给表哥加光环,表嫂娘家人都觉得这是家族工厂,女儿嫁过去物质生活肯定有保障,也就没多考虑表哥其他的条件。

不止表嫂娘家人误会了,时间久了连表哥自己都快以为自己是大老板了,飘得不行,以为自己能力超群、收入过人。

如果只是行事张扬一些,Coco 她爸妈基本都不会插手,但是有一件事表哥却玩过火了。

在表嫂嫁进门的第一年怀孕了,等到怀孕六个月的时候,表哥出轨了。

出轨对象就是工厂的一个年轻小文员,平时负责编辑报表、归纳文档。

一开始表哥只是和那个小女工眉来眼去,一起加加班什么的,谁知道后来变本加厉,直接睡到一块去了!

「但凡要点脸,都不会去当小三儿,你们知道吗,当时那个女的就差在厂子里横着走了。」

Coco 气愤地嘬了一口百香果双响炮,加冰。

表哥和小文员是在办公室瞎滚时被发现的。

那天已经晚上九点半,到了月末 Coco 妈通常会跟出纳一起加班一两天对账,走到办公室找文件,推开门后出纳反手往开关一拍就把大灯打开,就听见 Coco 妈「啊」一声尖叫。

看到眼前的画面,让两人犹如被冻住一般。

之前文文弱弱的小文员裙子都褪到了腰上,白天马尾辫也变成了散发,嘴上的口红被蹭的半张脸都是,怪吓人的。

表哥更是吓得一激灵,赶紧把堆在地上的裤子一把提起来。

「我妈跟我说,她当时老脸一红,上一次看见表哥屁股,还是他三岁的时候呢。」

「太刺激了,Coco 你继续啊。」连寝室的学霸年子都放下了 GRE 红宝书,聚精会神地听,更别提我和另外一个鹅组女孩了,恨不得手边能有袋儿金鸽瓜子儿。

Coco 妈妈撞破奸情后,并没有发作,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况且还是有可能破坏婚姻的事,不好插手,只是告诉了 Coco 爸,之后也没说什么。

而表哥这边,战战兢兢了几天发现啥事没有,又飘了——不止跟小文员吹嘘自己在工厂中流砥柱的地位,还不断和自己组里的人炫耀自己红旗、彩旗、事业三丰收。

小文员被表哥影响也浮躁了起来,厂里第一大会计当天要的资料能拖两天,要不就是给的东西丢三落四,会计多问一句,小文员就会说「你要的我都给你了,还需要其他的你自己可以找。」

2

这种态度持续了一个多月,很多人都去 Coco 爸妈那抱怨,二老这才觉得得出手干预了,毕竟开始影响工作了。

Coco 妈先是找来了会计,把最近小文员纰漏的实证拿到手里,然后叫来了小文员。

「娟子,最近厂子到了人员考核阶段,目前你的工作评估没有通过,需要面临调岗或者辞退。」

「为什么?我每天都工作很久!」小文员不服,跟 Coco 妈发出质疑。

「嗯,我知道你辛苦,我考虑你生活问题,给你一个月的缓冲期,你可以有时间找下一份工作,或者补偿辞退,你可以选,咱们厂都可以配合。」

「我不走!为什么我的评估没通过!」小文员依旧叫嚣。

「这是近期因为你的工作疏漏导致的损失,共计 100 吨钢材,并且让厂里损失了一个长期合作买家,现在这些损失,工厂已经全担下来了。」

Coco 妈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证据,摆在了小文员面前,冷冷地看着她,目前已经给她留足了面子,就看这姑娘开不开窍。

结果小文员哭了,从呜呜呜到啊啊啊,让 Coco 妈很是无奈,怎么自己又出了钱还又成了坏人?自己厂子被搅浑的工作气氛还不知道多久能掰正呢。

不一会儿,表哥就冲到了办公室,一把把小文员搂在了怀里,怒目瞪向 Coco 妈,也就是他的大姑妈。

表哥说小文员是他的人,他今天必须保,不然他就不干了,一副大丈夫男子汉的大义凛然。

Coco 妈当然不虚这套,只是做生意的人都不想把局面搞太僵,秉承着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宗旨,从不会得罪人,所以柔声劝道:

「小雷,这娟子是办公室的人,不属于你们生产组,你的事情和工作的事情不要混淆在一起,这样大家都好做事,再说,她离开工厂对你也没什么损失。」

Coco 妈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开了她也不影响你们奸情,干嘛非得在工厂恶心别人,搅乱工作氛围。

事情到这里,Coco 妈对表哥可谓给足了面子。

对于之后的发展,我彻底理解了之前一直不懂的「升米恩斗米仇」。

表哥他妈,也就是二舅妈,找上门了。

她听说自己儿子连「手下的人」都留不住,当天下午就驱车赶到了工厂,坐在了 Coco 妈面前。

「大姐,工厂几百人,这也就是跟小雷的一同事,你们至于逼他开人吗?」

Coco 妈一脸懵逼。

「我们小雷,为你家工厂付出一切,你们就这么对待我儿子。」

表哥他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Coco 妈依旧一脸懵逼。

「我妈说,她当时用尽吃奶的力气才压制住想脱口而出的那句『你们都滚吧』,还好我爸当时进来的及时。」

Coco 说的时候气得要命,没想到自己那对在商场驰骋的优秀父母,能被自己家里的亲戚恶心成这样。

「这也太逗逼了吧,厂子是他们开的似的,赶走得了。再说了,你那二舅不管管?」另一个鹅组女孩零儿听完简直开了眼。

「我爸妈肯定不会,他们总说不要打狗入穷巷,容易被狗咬。而且,我二舅前两年生病走了,不过他家一直都是二舅妈做主。」Coco 摇摇头颇为遗憾地说道。

最后,Coco 爸爸的折中办法是,不开掉小文员,但需要把人调到表哥那组。

表哥和表哥他妈简直开心得不得了,认为 Coco 爸就是有格局。

我们寝室几个人听到简直无法理解,这叫折中?这不是正合了这对狗男女的意了吗?

Coco 爸爸后来解释说,表哥行事张扬许久,他既是长辈又是老板,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经过二舅妈一闹,Coco 爸爸觉得该做一些割舍了,对二舅家的扶植也许到此为止了。

表面上,他「不明智」地把小文员调到表哥组,但后面他会等到表哥那小组混乱不堪时,裁撤员工、缩减份额,慢慢消掉表哥在工厂作用。

听完我们一起给 Coco 爸竖起了大拇指,真是太妙了!

是我们小看了这位大一新生报到,爬到上铺给自己闺女铺床的中年大爷!

3

表嫂怀孕快 30 周了,还剩 10 周就要生了的时候,还是发现了表哥出轨的事。

这位正经大学毕业,一直在大企业上班的女白领从没想到,老公孕期出轨的事儿能砸自己头上。

当时正值三九天,表嫂站在单位挥手门口打车的时候,比手冻得更僵的是心,整个脑子都是空白的,不知道做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

她依着本能,捧着大肚子打车回了娘家。

等表嫂哭诉完,她父母也懵了,妈妈为自己女儿可怜的遭遇哭了一晚上,爸爸在阳台抽了一宿的烟,不敢离女儿太近,怕肚子里的孩子吸了二手烟。

可一晚上了,表嫂娘家无一人找上渣男门质问,只是一家三口自怨自艾,这让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Coco 更是气愤说道:「如果我被男人这么欺负,我爸肯定第一秒冲上去给他开个瓢!让他后悔这辈子当人!」(仅为 Coco 气话,作者本人并不支持暴力解决。)

平时温柔的年子也说:「对呀,哪有这种时候娘家人怂的,自己女儿都被欺负成这样。」

零儿说:「我靠,我突然觉得我爸虽然挣得少,但至少我被欺负,他肯定保护我!」

表嫂娘家的态度,注定了她的结果。

两家人后面坐在一起解决此事时,只见二舅妈一上来就掌握主动权,对自己儿子直接开骂,让他跪下,表哥「咚」一下跪在表嫂面前。

表嫂父母见对方如此「知书达理」,做样子批评了几句表哥,就劝自己女儿看在肚子里孩子的面子上原谅表哥。

本来拿不准要不要原谅的表嫂,看着面前四个嘴巴一张一闭都在劝自己大度的亲人,头脑似乎又开始发蒙了。

「男人可能都会出轨吧……他只是一时没想开……是我太计较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这就是婚姻……」

从那时起,表嫂就陷入了一种全新「牺牲自我,家庭最高」的失控认知里。

跪下的表哥自然会再站起来,他的出轨更不会就此打住,而且愈演愈烈,从本来只有个小文员小三儿,到各种约 P,乱得不得了,表嫂第一次的原谅,让她以后也说不出「不原谅」。

要不说蹬鼻子上脸呢,人就应该在对方刚刚蹬到你脚面的时候就给他踹下去。

一次又一次吃到甜头的表哥开始给自己的出轨合理化,他认为是表嫂太差劲所以自己才会向外索求,更认为是表嫂太弱所以才不离开自己。

并且还打着照顾孩子的名义,让表嫂辞掉了好工作,在家成了个整天带娃、收拾屋子的主妇。

有时候忙活起来,形象自然是顾不了的。

因此,表哥对她的态度就开始变本加厉,好几次指着鼻子侮辱表嫂,说了一堆不能入耳的话。

「你就算脱光了,躺在大街上,也没人要你。」

「你看看你长得那个样子,丑到家了。」

「连个工作都没有,还不是指着我养你。」

而表嫂在这两年的洗脑中,早就忘了当年自己的意气风发,渐渐认可了自己男人对自己的否定,认为是自己的不优秀才栓不住表哥。

更从未想过离开。

前几天,一个表哥的新情人见到了表嫂,说了一句「黄脸婆」就走了。

表嫂那颗奉献的心一下子就被打碎了,一文不值了,才会在亲戚聚会时一下子崩溃动了刀。

「年子!零儿!霍然!(霍然是我)」Coco 好像突然想通了什么,冷不丁地喊我们。

「咱们帮帮我表嫂吧!这个渣男,跟我有血缘关系我都想弄死他!」

「你想怎么帮?」我们问道。

「我要让表嫂离婚、分钱、报复!」

然后,我们寝室这四个女生干了一件这辈子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的大事——救赎一个女人,低调的那种。

4

我们的第一步,就是唤醒表嫂。

学霸年子担负起了找资料的重任,《什么叫做美好婚姻》《好伴侣是 1+1 大于 2》《孕期出轨的男人该不该原谅》。

年子一边看一边啧啧称赞:「这几天看资料真是超大收获,往常总是觉得能在宿舍楼下摆心形蜡烛的是真爱,现在看来都是虚的,找个那种交往之后为二人思考接下来三年五年十年发展,并且极度自律去完成的伴侣,才是最好的选择,真是学到了。」

年子把这些资料梳理好都发在了我们群里,Coco 隔个三五天就转发在朋友圈,美其名曰社会调查作业,然后仅表嫂可见。

大概发了一周多,表嫂在其中一条《毁掉一个女人多简单,一直否定她就可以了》点赞了。

然后又过了两周,年子发现在一个她一直找资料的公众号最新推送的文章里,表嫂评论了。

当天我们就开了四杯大杯百香果双响炮庆祝,至少表嫂开始慢慢看这种类型的内容了。

为了让效果再加强,我派出了自己年入五十万、处处比我强的亲姐——她虽然是个月光族,但她三天两头就出去旅游散心,用心工作、用力生活的样子肯定会影响表嫂。

所以,Coco 以地陪我姐的名义,跟表嫂约了一场 SPA。

当天结束后 Coco 就在电话里对我姐赞不绝口了,「咱姐太牛逼了,简直让我开眼,我早知道把我妈也带来学习了,我表嫂眼睛都直了!」

我姐说的我自然知道,因为她已经无数次地教育我了,人就要活得潇洒,尤其是女人。

在她的认知里,人需要既保证一份稳定的收入,又要制定一套长期的成长路径,还要规划一份兜底的资产配置方式,这不仅仅针对女人,只要是一个优秀的人都要做到。

「你们知道我表嫂私下问我什么吗!她问我,我现在开始还来得及吗!!!」

我们的第一步,算是小胜一局。

5

因为表哥的小组人员规模骤减,很多人自愿调到了其他组,自然收入也比两年前降了不少。

在这越发艰难的环境里,小文员如今比两年前能屈能伸多了。

毕竟她从厂里一位呼风唤雨男人的唯一情人,变成了厂里一位普通男人的众多情人之一。

暑假时间我和 Coco 去了她家的工厂,拜会了这位口红老花的小文员。

只见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和一条灰色一步裙,曾经的马尾辫也变成了齐肩短发,可我脑子里却满是她裙子提到腰间的画面,散都散不去。

小文员看到我和 Coco 后,走了五六米的距离也要过来打声招呼,「大小姐来了。」

Coco 没说话,只是点个头从鼻腔了发出了一声「嗯」,然后就转头跟我说:

「霍然,中午吃食堂吧,尝尝我爸最喜欢的姚大厨烧的菜。」

「好啊,这厂里怎么都是男的,让人怪害怕的,要不让这个姐姐陪我们一起吧。」

「她?好吧。」

Coco 随意的上下打量了小文员一眼,就应了,丝毫不问对面小文员是否愿意,把一个富二代大小姐的刁蛮演的淋漓尽致。

到了食堂后,小文员特意问我们意见,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后又忙前忙后端了许多菜。

我差点一个没忍住弯腰感谢,被 Coco 瞪了回来才又端起了架子,装富二代可太累了。

要想对方相信你说的话,最便捷的办法是先让他觉得低你一等,这是 Coco 从他爸妈多年商场经验学习到的,今天就运用了。

「霍然,你知道我表嫂吗?妈呀,太无趣了,每天就是孩子家务,表哥一点都不喜欢她,特无趣。」

吃了两口,Coco 抬眼随口跟我聊起来了。

「真的呀,那样的女人有什么意思,我最烦那种说自己婚后把一切都奉献给家庭的女人,摆明了无能嘛,还非得把自己说得这么崇高,说白了,要脸没脸,要脑子没脑子。」

「可不,她离开我表哥还能干点啥,就这样还不知足,上次我家聚会,她还哭了还拿刀瞎比划,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我们,我们老王家亏待了她嘛,这么委屈赶紧走啊,有的是人愿意嫁我表哥呢。」

「不至于吧,你表哥又不是什么大帅哥,怎么算都是个二婚男,怎么可能抢手。」

「那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姥姥姥爷家拆迁,表哥他妈,也就是我二舅妈家分了八套房子,我舅妈可就我表哥一个儿子,就这条件你上哪找!」

「八套?!我的天,Coco 要不你把你表哥介绍给我吧,哈哈哈哈我不想努力了!」

「想得美,先让我看看你屁股大不大,我舅妈可放话了,谁给她生个孙子,就给一套,让我看看你像能生儿子的样儿么!」

Coco 作势伸手去摸我的屁股,一下子被我躲开了,「去你的!」

我俩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起劲,听得旁边的小文员像得到什么独家消息一样,眼睛都亮了。

然后我俩也没问小文员的意见,吃了两口就走了。

走出食堂的时候 Coco 喘了口大气,说了句「累死本仙女了」。

6

人只能挣到认知范围内的钱,所有超过这个范围得到的钱,早晚会凭「本事」再赔出去。

所以表哥家分到的那八套房,他们守得住吗?

关于这八套房分房时,全家已经看清表哥一家的做派了。

那房子本来是 Coco 姥姥、姥爷家老宅拆迁得到的房子,Coco 爸妈平时做生意忙没时间照顾老人,就想着不跟自己弟弟、弟妹(也就是表哥爸妈)分这几套房子了,全当补偿。

没成想,我那老实忠厚的二舅没享福的命,早早走了。

二舅妈倒是在悲伤中保持着理智,把这八套房子全部放在自己名下,姥姥姥爷的名字一个都没写,着实让二老心寒的了一把,临老临老突然什么家底都没了,跟「借住」在自己儿媳家一样。

二舅妈美其名曰,「这不是省了等二老走了还得办继承手续花钱嘛」,听听这是做儿女该说的话么。

这房子不仅没写二老的名字,也没写表哥的名字,因为二舅妈就担心自己儿子万一离婚了,还得给表嫂分走一笔。

真是算计到家了。

但表哥一家人并不懂房产投资,让我们和 Coco 钻到了空子。

Coco 的亲姐生了个双胞胎,是家里出了名的育儿专家,特别重视下一代的教育,堪称山西的「海淀家长」,在教育方面,家里任何一个同龄人有什么事儿都要请教 Coco 姐。

其实,她早就看不惯表哥欺负女人,一直在找时间跟表嫂聊聊,却总是没个机会。

所以 Coco 姐一听妹妹的计划,兴奋得直接在客厅里转悠,三下五除二就有了个好计划。

在最近的家族群里,Coco 姐开始不断透露自己准备配置学区房的想法。

今年中秋节又是一次家族聚会,表嫂因为上次提刀的事情不想出现在大家面前,这次就没来。

饭桌上,姐姐一改往常招待亲戚的样子,一直不停地用手机、发语音,期间还出去接了两次电话。

「姐,别老出去了,你就在这接嘛。」Coco 一边喝着八宝茶,一边对身边的姐姐说。

然后姐姐连头都不抬,只是点了点头,就继续在手机上发信息。

「老大你干什么呢?」Coco 妈看自己女儿没吃几口,也发起了疑问。

「不就是学区房那个事儿嘛,我得了内部消息,市里新的小学划片刚出来,我之前想买那个房子对口的小学之前是个二类学校,现在变成一类了,房东还不知道,我这不是催着中介赶紧给我签约嘛,要等房东反应过来,我得多出一百多万。」

姐姐拿起手机声音不大不小地发了条语音,「你尽快啊,能搞定我私下多给你五万。」

放下手机后看了眼饭桌上的众人,说了一句「只要能进那个小学,以后孩子的学习是不愁了。」

二舅妈果然率先发问:「大外甥女儿啊,你说那房子还有吗?」

Coco 姐看了一眼二舅妈,有些防备地说道:「舅妈你想买啊?」

二舅妈见 Coco 姐抗拒的样子反而来了精神,殷勤地说道:「对呀,能白赚 100 万呢,舅妈也想买一套。」

Coco 姐依旧摆出一副不太愿意配合的样子,嘟囔了一句「我这还忙着跟中介走签约呢,没时间帮舅妈你问。」

「放心,舅妈不麻烦你,你把中介联系方式给我,舅妈自己跟他聊。」表哥妈妈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

「行吧,对了舅妈,房子 500 多万,你钱能一下子拿出来吗?」

「这么贵啊,那舅妈哪有这么多钱。」说着只见表哥妈妈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到了 Coco 爸身上,「姐夫,要不你先借我们点?我挪出钱来立刻还你。」

还没等 Coco 爸回答,Coco 姐就抢过话头:「舅妈,我就知道你会问我爸,不过你问太晚了,他能立刻拿出来的钱已经打给我了,不过你可以跟中介商量贷款买房,出个 200 万首付就行。」

「行啊行啊,那可以啊。」

然后 Coco 姐就把中介的电话发给了二舅妈。

就在她俩一来二去说话的功夫,Coco 看到表嫂又点赞了一条我发的朋友圈——《听见她说:我都快忘了自己是女人了》。

她自己偷偷勾起了嘴角,抬眼瞪了低头吃饭的表哥一眼。

转天上午十点,这个中介就给 Coco 姐姐发来了微信,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姐姐的同学。

「不出你所料,果然想放自己名下,但是你二舅妈名下房子太多,贷不出来几个钱,现在正磨我让我帮她想辙,我哪有辙,国家的规定、银行的审批,市委书记都没办法,但老太太还是不放弃。」

「你跟她说啥了?」Coco 姐回复道。

「我肯定建议放他儿子名下,其他无论是抵押还是借款,都有审批流程,一时半刻可拿不到钱,结果老太太犹豫了。」

听说表哥跟他妈吵了一架。

这么多年来,父母无论置办多少套房子,没写过自己一个名字,表哥心怀芥蒂多少年了,毕竟他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还是个喜欢充大摆阔的。

这么一闹,就让本来还在四处打听借钱的表哥他妈停下了脚步,萌生了「要不就放儿子名下」的想法。

因为表哥妈妈觉得,只要自己不说,儿子不说,儿媳妇怎么会知道房本上是谁的名字,这套房依旧安全得很。

可惜,Coco 姐姐知道了。

7

天气渐渐冷了,小文员不喜欢穿一步裙了,喜欢上穿长款卫衣了。

可能因为着凉,最近吐得也挺厉害,表哥每每问起来,她都回答因为闹肚子。

这天,Coco 跟她姐时特意在小文员身边晃悠了一圈,然后姐姐突然开口:「四个多月了吧。」

小文员一时没准备脱口而出「还没」,说完自己立刻用手捂上了嘴巴,后悔的要死。

Coco 和姐姐当作没看到小文员的动作,两姐妹继续聊天。

「怪不得你表哥要买房,因为这胎?」姐姐自顾自的说。

小文员听完,眼睛从悔恨立刻转为不明所以又马上转为惊讶,一双剪水秋瞳放佛在说「真的吗?」

Coco 和姐姐继续往另一边走着,一边走一边无意地说着。

「姐,我这是要换表嫂了吗?」Coco 装作懵懂。

「那得是儿子。」姐姐偷笑。

转天,Coco 姐姐的中介同学就打电话过来了,为我表哥一家的八卦感到异常激动,多少年没听过这么刺激的了。

「你表哥外面的那女的怀孕了,你知道吗?我的天哪,闹着要把这房子放她名下,指天誓地说自己这胎是个男胎。」

「你怎么知道这些?!」Coco 和姐姐惊讶道。

「都闹到我们门店了,一堆人看热闹,你表哥想让我帮他敷衍过去,可这女的查了不少资料,不好忽悠,结果还是你们二舅妈来才镇住场面。」

「你舅妈说,姑娘,放在你名下肯定不行,现在是男是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儿子的可能都不太确定呢。你们说说,话脏不脏?」

「还没完呢,还说你把孩子生下来,只要是雷子的儿子我会给你一套房。你们二舅妈的其他房子我可知道,最多不超过 80 万,跟这套可没法子比。」

「后面又给个甜枣,说现在这套只能写雷子的名字,雷子的,不也是你肚子里孩子的。哎哟你二舅妈可真是可劲儿忽悠。」

「然后呢?那女的同意了?」Coco 姐姐也迫不及待知道结果了。

「不同意能怎么办,她除了肚子里孩子还有别的牌吗?你们表嫂知道这些事吗?」

「我也不知道,对了,你们店里有摄像头吗?」姐姐问。

「怎么问这个,肯定有啊,干嘛,你要看撕逼现场版啊!」那同学一副惊讶的口吻。

「怎么,就许你看个热闹,还不许我看了?快快,导出来发我。」

「行行行,明天发你。」

最后,房子买好了,表哥的名字,我们计划启动已经过去了五个月,表嫂终于拥有了一套具备婚后属性、且需要用夫妻共同财产还贷的房子。

我们还拿到了表哥出轨实锤证据。

8

自打自己名下有了房,还是个市里学区房后,表哥飘得更厉害了,开始想换车了。

毕竟 500 万的房子,怎么可以配个二十几万的雅阁,至少奥迪 A6 才配得上他的身份。

然后表哥就去找自己妈妈要钱,但一口被回绝了,最近二舅妈出了太多的钱了,想到之后那个孩子生下来可能还得继续往外掏,她头都有点疼。

表哥手里就十几万,卖了雅阁也还有个二十多万的缺口,表哥就把目光放到了表嫂手里那笔 40 万的存款上。

这是当年结婚时双方家里给的彩礼嫁妆,以及收上来的份子钱,表嫂这么多年一直没动过这笔钱,当然也是拒绝了表哥。

结果当着孩子的面,表哥就发飙了,以下的话,是表嫂后来哭着转述给 Coco 的。

「40 万那是咱俩的钱,怎么就你紧紧把着不让用,你什么居心?」表哥质问。

「我这是给孩子存的教育钱,现在三岁了再过几个月就要上幼儿园了,各种补习班都得用钱。」表嫂解释道。

「这些你都不用操心,到时候我给孩子买个学区房!钱拿来。」表哥隐瞒着已经买房的事情。

「老公,这个钱咱们别动了,车不是开得挺好的吗?家里就这点钱,以后万一有点什么意外,咱们至少能保证生活。」

「你看你那样,能说点顺耳的话吗?什么意外?」

「真的,别动这笔钱,孩子的教育不比一辆车重要吗?」

最后,表哥又说了很多特别难听的话,指责表嫂就是丑人多作怪,甩手摔门走了,把孩子吓得哭了半个多小时。

三天后,表哥给表嫂说他妈炖了牛肉,让表嫂去取,等到再回来时,银行卡已经被拿走了。

表嫂好几天之后才发现,因为他从没想过自己老公会偷钱,然后立刻打开手机银行,发现里面原来的 40 万,现在只剩 5 万。

9

现在,表嫂就坐在 Coco 和她姐对面不停地哭。

「表嫂,我们都是亲戚,本来这些话我不该多嘴,表哥外面有人你知道吧。」

表嫂沉重地点点头,既像认可,又像认命一般。

「你的日子我们都看在眼里,你痛苦,但你不敢走,也不甘心走,可是你才 30 岁,你之后的年月还长着呢,耗在这何必呢?」

「我想离婚,可我担心我什么都没有了。」

「再耗下去你更被动!」Coco 义愤填膺,「那女的最近怀孕了,四维已经拍了,确定是个男孩,谁知道他买车是不是因为要迎接他那黑户儿子。」

「什么?!」

表嫂像是被打了一棍子世界崩塌一般,眼神从无助立刻转成崩溃。

「你的婆婆,我的二舅妈,也都知道了,放话说只要对方让她抱上孙子,就奖励一套房。」

「表嫂,你还留恋什么?」

表嫂眼睛瞪得大大的,胸口剧烈起伏,呼吸困难。

「畜生!都是畜生!他们简直不拿我不当人啊!」

Coco 和她姐对视了一下,说出了我们的最近的行动。

表嫂听完重重点了点头,目视前方。

「我离,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10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说的就是表嫂。

我们都以为表嫂会直接拿着小三怀孕、老公名下一套房的事儿提起诉讼,但她依旧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每天一如往常。

但我们都知道,她在谋划。

两个月后,嫂子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搬了出去,然后以夫妻感情不和向法院提出了诉讼离婚的请求,诉状里唯一出现的就是表哥接连出轨的事儿,其他的一概不提。

二舅妈自然不虚,她早就做好了「准备」,甚至有些开心,毕竟在自己儿子拿走了 35 万后开庭,又能少给一笔。

调解时,表哥就说夫妻共同财产就剩一辆车和 5 万块,可以平分,表嫂不说认可,也不说不认可,就说回去想想。

然后表嫂拒绝了调解,因为她「查出来」表哥隐匿了一套市区 500 万的商品房,表嫂提出隐匿财产行为恶劣,要求房子归到自己名下。

表哥自然不同意,毕竟首付是二舅妈出的,表嫂在这套房子里贡献有限,法院也不太予以支持。

之后,表嫂当庭拿出了中介门店的监控录像,想以此博得法官的同情票,让法官多照顾一下这个被婆家如此欺骗的女人。

但结果依然不尽如人意,那套 500 万的房子依旧不能全给她。

最狠的来了,下了法庭后,表嫂把老公婆婆约在了一个茶馆里。

「没想到,我们一家人能闹到这般地步。」表嫂率先发言。

「你个贱人,我家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二舅妈一拍桌子,差点把茶壶拍倒。

「别生气了,这么大岁数,再气死了,到时候,你那八套房,也得有我一半了。」表嫂彻底撕破脸了。

表哥一个没忍住,举起拳头就准备抡向表嫂。

可是表嫂一句话表哥就停顿了。

「我听说,拆迁办的张强现在升官了。」

「什么?」表哥母子二人愣住了。

「我还听说,巡查组最近会来山西呢。」表嫂继续说着。

「你什么意思。」

「王雷,你家当年行贿张强,多拿到拆迁补偿款的事儿,我已经拿到了实证,我的要求不高,你们一个月内把市区那套房子贷款还清,然后归到我名下,我们一刀两断。」

表嫂冷漠地看着对面母子二人,继续说道。

「如果不同意,我就把那些资料直接寄到巡查组,到时候,你们判个三年应该不成问题。」

「贱人,你告去吧,不就是三年,用我三年换你一无所有我觉得挺值。」表哥耍狠了。

「是么?你但凡多读点书,也不会无知成这样,巡查组查的是官,不是你这种老百姓,到时候张强折了,那一串人都会受牵连,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们母子俩吗?」

说到这,表哥和二舅妈愣住了,有背景的张强实在惹不起。

「我言尽于此,你们自己想吧。」

表嫂说完,就走了,留下母子二人不知如何是好。

11

官司拖了快一年,才有了结果。

表嫂成功拿到了那套房,也真是应了表哥那句「到时候我给孩子买个学区房」。

表哥被 Coco 爸的工厂辞退了,因为表嫂把表哥做假账的证据托 Coco 交给了她爸。

这是高压线,谁都知道 Coco 爸向来概不容忍,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就把表哥辞退,还无补偿。

现在,表嫂在市区找了一份出版社的工作,安安稳稳。

而表哥一家却依旧纷争不断,因为小文员生下儿子后一直索要那套房,但表哥的妈妈因为离婚损失惨重,一直赖账,婆媳二人指着鼻子天天互骂。

这次暗中救赎计划——成功!

在过了很久之后的一个清晨,表嫂突然给 Coco 发了条微信:「谢谢你。」

就在她正准备回复个问号时,又弹出来一条消息:「那些专属于我的文章,还挺好看 [调皮] 」

我们会心一笑。

一个女性,如果失去家庭,那她会失去很多。

但如果失去自我,那就是失去了一切。

舍友的什么骚操作让你笑了四年? - 鹅子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