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如果拿五百万去澳门赌博,赢到了十几亿,不考虑赢钱的人的主观因素,赌场的人会放他带着巨款离开澳门吗?

 2021年11月25日

张世豪都不敢说他绝对能离开,钱肯定得吐出来很多,保不齐还得缺胳膊少腿,最坏的就是人间蒸发,那些说可以安全离开的我只能呵呵。

我认识一个老千,赢了一辈子钱,最后为保命一无所有。

这个人就是王洪义,他是一个神秘的千术师。

1975 年,王洪义出生在辽宁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因为好玩扑克和打麻将,无师自通学会了一些小技巧。上初中时,他经常偷偷跑到校外和大人去玩。有一次,在玩「小九」时,发牌者在给王洪义发牌时多发了一张牌,王洪义没有声张,悄悄地将最小的牌藏了起来,结果正是凭借着这张多发的牌,王洪义一下子把桌面上的 100 多元钱全赢进了自己的腰包。

这多出来的一张牌,仿佛给王洪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此后,每回打扑克时,王洪义都靠偷牌赢钱。 在小试牛刀后,王洪义自以为可以「勇闯天下」了。

那个时候他脑海里,做梦想的都是赚大钱,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于是,年纪轻轻的王洪义,就辍学跑到县城一个地下赌场里玩。

但这一次,却让王洪义栽了跟头,输得很惨。

在鱼龙混杂,手段频出的赌场。王洪义这点偷牌藏牌的本事,真是拙劣的可笑。

每次王洪义小心翼翼的藏牌,希望能够一把赢个大的。

可对方的牌,全都比他的大。

有一次,王洪义在袖口藏了一个黑桃 A。结果对方一掀底牌,竟然就是黑桃 A。

这下,王洪义输的彻底,不仅把先前赢的所有钱都输进去了,就连从亲属那里骗借来的五千多元也都陆续给输掉了,就剩一身衣服。

那可是九十年代,五千多元,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这一次输了之后,王洪义差点一蹶不振了。

王洪义的姐姐知道后,哭着抹泪,骂了王洪义一顿,然后给他找了一个厂子上班。

刚开始,王洪义一副痛改前非,勤勤恳恳的样子。

可每个月工资一到手,才不过二百五十块钱。还要用去还债。

王洪义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二百五十块钱,在当地已经算不错的收入。可却比不上他去赌场一把耍的。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还完债务。什么时候才能过上有钱人的生活?

王洪义又动起了赌博的心思。

可这一次王洪义学精了,他知道自己那点手段,如果去赌博,肯定又是输钱。

因此他想找个高手做师傅。

于是他四处打听,哪里有玩牌的高手。

只可惜他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好几次还差点被骗。

几经周折,还真让王洪义找到一位。

这位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巧手王。

据说他玩牌从来没输过,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手段。

王洪义决定去拜他为师。

他先是跟姐姐要了一千八百块钱。

姐姐一个月的工资不过三百五,这些钱是姐姐省吃俭用,辛辛苦苦才攒下的。

姐姐不给,王洪义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叫:「你不给我钱,我就不活了。」

看着他这个样子,姐姐实在没办法了,抹着眼泪把钱给了他。

给他钱的时候,姐姐再三嘱咐:「求求你了,弟弟,别赌了。」

「你放心吧姐,我就是用这些钱学门手艺。」王洪义急忙说道。

只是转头,王洪义就买了一板车好米好面,鸡肉,花生油。准备送给巧手王。

可怜他的姐姐,连病了也舍不得买药。

但王洪义不在乎,他只要能学会千术,到时候肯定能赚大钱。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姐,我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来到巧手王家里,把板车一放,他立刻就跪下了。

谁知道巧手王根本看都不看这些东西,不耐的挥挥手:「你回去吧,我教不了你。」

王洪义再三哀求,巧手王依旧不为所动。

王洪义激动的喊了起来:「东西我已经拿来了,既然你不要,我就扔掉。」

「我已经在这条路上走的很远了,你不收我我只能去死了。」

看着他越来越激动的样子,年纪六十多岁的巧手王,内心也有点害怕。

他生怕王洪义做什么过激的行为,于是考虑了一下,他还是收了王洪义这个徒弟。

不过思前想后,巧手王只答应教王洪义三招。

第一招为手心藏牌。

就是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牌藏到手背。

如果有人要看手背,就立刻切到手心。

一张牌放在手中,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

第二招为袖箭。

这一招就是将牌藏到袖子里,然后立刻换掉桌子上的牌。

动作必须极快,让人肉眼都反应不过来。

第三招为胸牌。

就是藏到胸口的小口袋里,速度同样需要极快。

巧手王告诉王洪义,这三招练成,一般的人是赢不了他的。

王洪义兴奋无比,看着神乎其神的千术。他知道自己要发了。

但师傅却叹了一口气,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们师徒缘分已尽,我就教你这三招,学不学得会,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多谢师傅。」

「别谢我。」巧手王挥挥手,然后说道:「等你练会再说吧。」

王洪义心灵手巧,再加上巧手王倾囊相授。

他在师傅家住了半个月,就将这三招融会贯通。

临走的时候,师傅说道:「以后别来了,我也不认你这个徒弟。」

「我知道了。」王洪义还沉浸在,即将在赌场大杀四方的兴奋中,完全没有看到师傅眼中的悲哀。

师父看着他那张年轻的脸,嘴唇颤抖了一下,叹息说道:

「最后,我再送你八个字吧。」

「江湖险恶,好自为之。」

说完这句话,师傅扭头回到了屋子。

王洪义听到这句话,不以为意,告别了师傅后,他就准备去赌博了。

他发誓,自己一定要用千术,将失去的东西,全都赢回来!

王洪义学会千术,第一场赌博,就是跟一群工地的工人赌博。

短短一个小时,他就赢了四百多。

他已经将千术练的出神入化,就算当着众人的面换牌,众人也不会察觉到。

就这样,他短时间内,就赢了别人一个月工资。

这些每天辛苦在工地搬砖的工人,一个月的辛苦,到头来就这样落在了王洪义的口袋里。

看着手中的钱,王洪义心里美滋滋的。

他回去就把钱给了姐姐,姐姐询问他哪里来的。

他骗姐姐,自己学了修车的手艺。当时修车很赚钱,姐姐很高兴,收下了钱。

此后王洪义一发不可收拾,开始进入地下赌场。

在地下赌场,王洪义跟一个老板赌博。

老板很毫气,王洪义却很害怕。

如果他被人看出了千术,那么自己的下场不用多说。

不过他还是勉强平静下来,跟老板玩着。

他们玩的是「炸金花」。

这在东北地区非常流行。

王洪义刚开始没敢用千术,依靠运气赢了不少。

后面他开始一直输。

这下他坐不住了,准备使用千术。

将牌握在手中,下一瞬间,牌就已经消失在了手掌中。

而在袖口,一张牌滑落而下,代替了原来的牌。

正是袖箭!

这一次王洪义赢了。

他笑了笑没说什么,对面的老板也不在意。

接下来,王洪义每次到了关键时刻就换牌。

很快,老板越输越多。

当时老百姓一般用的票子,都是十块,五十的。

很少用一百的。

在王洪义面前,十块,五十的钞票堆积如山。

放眼看过去,让人目瞪口呆。

很快,一副牌发完了。

老板输的脸都绿了,在洗牌的时候,他突然喊着:「不对,是你出老千!」

周围的人一听,顿时围了上来。

王洪义脸色大变,急忙喊道:「我可没出老千,你别冤枉好人。」

「我要查牌。」老板拿起牌,就开始查了起来。

看到这里,王洪义反倒是放心了。

果然老板查了牌,一切正常,他悻悻的说了一句:「我搞错了。」

然后他就离开了牌桌。

王洪义松了一口气,他换的牌,刚才已经偷偷换了回去。

否则会出大事的。

要知道,他换的牌,都是一些大牌。

如果这些牌混在里面,出现两张一样的牌,那么王洪义就完蛋了。

这一次,王洪义仿佛过了一个鬼门关。

说句不好听的话,要是被老板发现他出老千,他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问题。

毕竟,当时平均工资才不过几百块钱。

这个老板,已经输掉了一万。

一万,这在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对于普通家庭,那可是天文数字。

十块,五十的钞票堆积起来,王洪义看着眼前的钞票,将这些钱划拉到自己怀中。如同傻子一样狂笑起来。

赚了钱,王洪义自然不会亏待自己。

他开始挥霍起来,租车租房,他还给姐姐一大笔钱。

姐姐已经知道了他赌博,苦口婆心的劝他收手。

这一大笔钱,在当时已经足够做个小买卖了。

可在赌徒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收手这个概念。

王洪义口头答应,却跑到了外地。开始了自己的老千生涯。

见识到了花花世界,王洪义满脑子已经被金钱冲昏了头脑。

他要赚大钱,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个穷山村。

于是他开始四处出入地下赌场,开始了一场又一场赌博。

刚开始,王洪义十分警惕,不会一直赢钱,也不会每次都出千。

有输有赢,输的时候是大输,赢的时候是小赢。

一来二去,他还是赚了不少。

渐渐的,王洪义开始不满足这种情况,真正开始下手了。

一个千术师,若想赢钱,实在是太简单了。

王洪义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赢了不少钱。

当时的九十年代,王洪义就已经过上了奢华的生活。

他每天开着自己的车,到处去赌场赌博。每次回来的时候,车的后备箱里,都会有大把大把的钞票。

不过渐渐的,王洪义发现,自己这三招,已经行不通了。

这三招虽然巧妙,可仅限于玩牌。

而且万一牌没放过去,被对方查牌,自己就死定了。

他急需新的千术,让自己变得更厉害。

可师傅已经不会再教自己了。

于是王洪义开始自己钻研千术。

很快他就自创出了一个千术。

这个千术名为魔镜。

关于这个千术,相当简单。

王洪义每次发牌的时候,都希望能看到对方的牌。

可想要看到对方的牌,却并没有那么容易。

在这个时候,他利用镜子的反光,想到了一种办法。

在赌场的桌子上,金属打火机,烟盒,都能成为他千术的工具。

看似平平无奇的东西,在阳光的折射下,会显露出底牌的样子。

虽然只是一瞬,却已经被王洪义记在心里。

在赌场上,能轻易知道对方的底牌,那么想要赢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

仅仅是一个烟盒,一个平凡无奇的烟灰缸。

只要是能反光的东西,都会成为王洪义手中的魔镜。

他只要一发牌,一切都会清清楚楚。

可想要做到这一点,不仅需要极高的眼力,还需要高深的记忆能力。

而王洪义恰恰就是这样的人。

在赌术上面,他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

于是王洪义的赌博,用横扫赌场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不藏牌,不偷牌,仅仅是用反光的东西看穿底牌。王洪义就能轻而易举获胜。

可魔镜也是有局限的,有的时候,赌桌周围不允许有任何东西。

在这个时候,王洪义定做了一个不锈钢的戒指。

只要王洪义发牌的时候,戒指发出的反光,就能一瞬间映入王洪义的眼中。让他洞悉一切。

手起,牌一张又一张落在桌子面前。

除了王洪义,没有人知道,所有的底牌他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

依靠这个手段,王洪义的生活,用多姿多彩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不过王洪义依然不满足,他交往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

这个女大学生花钱如流水,可王洪义不在乎,他希望能通过这个女大学生,进入有钱人的圈子,赢有钱人的钱。

在这个时候,他认识了一个水产商人。

这个水产商人财大气粗,非常有钱。

王洪义很羡慕他,经常跟他喝酒吃饭。

偏偏这个水产商人,也十分好赌。

于是,王洪义和水产商人一拍即合,准备来一场豪赌。

当时的王洪义,拿出了自己全部积蓄,足足有二十多万。

于是在一间房子里,王洪义和几个水产商人开始了赌博。

这场赌博,用昏天黑地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大家可能没见过赌红眼的人,一个人赌红了眼睛,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一个水产商人,输了十万。因为没钱翻本。

竟然一怒之下,押上了自己的车。

当车也输光之后,他就抓住旁边看眼的二奶,推了她一把:「这个女人,我赌五万!」

赌徒就是这么疯狂。

屋子里烟雾缭绕,大家全都红着眼睛,拿着手中的牌。

在他们面前,是各种各样的钞票,堆积如山。

王洪义这一次不负责发牌,他也红着眼睛,盯着自己的牌。

利用频繁的换牌,王洪义每次都不是赢的最多的,可每次都有收获。

这场牌局,持续了四天四夜。

虽然中途也有吃饭休息。

可赌徒一旦开始赌博,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这场持续四天四夜的赌博结束了。

四个人,王洪义赢了五十万,而一个水产老板赢了九十万。至于另外两个老板,全都输的惨痛无比。

王洪义是故意这么做的,他似乎天生就有谨慎性。

生怕被人认出自己是老千,所以他忍住金钱的渴望,只赢了五十万。

可在当时,五十万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当时没有移动支付,大家都是用钞票来赌博。

于是,王洪义硬生生赢了一麻袋的钱!

无数的钞票,绿色,蓝的,各种各样的钞票,就这样铺在床上。王洪义躺在上面,兴奋的来回打滚。

此后的几年,他继续赢钱,一直没出过事情。

他的谨慎,让他一次次死里逃生。

好几次,王洪义总在最后关头不出千,哪怕输钱,他也不在乎。

他觉得自己就是天生的千术师。

因为他有赌徒,最难能可贵的品质:见好就收。

跟女大学生很快分手了,王洪义又去了南方,在南方地下赌场,他收获颇丰,没有对手。

这时泰州一个地下赌场,找到了他。告诉他有一场大赌局,希望他能来当发牌手。

此刻的王洪义,千术出神入化。

只要他经手的牌,他想要什么牌,就需要什么牌。

因此他毫不犹豫答应了。

赌局很快开始了,带局者是一个光头男子,他笑吟吟的带着几个南方商人,玩起来梭哈。

王洪义穿着一身西服,作为发牌手,站在一旁。

很快一副还没有拆开包装的扑克,被送到了桌子上。

王洪义开始发牌。

哪怕是新扑克,王洪义只是随便洗了几下,然后透过手指的戒指,就已经看到了所有牌。

因此当赌局开始的时候,结局早就已经注定了。

光头男子一开场,就赢了这四个商人一局。

他们也没在意,王洪义继续发牌。

结果一连开了六把,每次都是光头男子赢。

王洪义十分聪明,光头男子拿的牌并不是很大,却偏偏是最大的。

这几个商人只能一个个摇头,说自己运气不好。

可王洪义已经敏锐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

第八局,光头男子又一次大获全胜,他狂笑一声,将桌面上的钱划拉到自己面前。

几个南方商人,已经不想玩了。

王洪义也看出了不对劲,顺坡下驴:「不如就到这里吧。」

只可惜,光头男子并没有答应,嚷嚷着要继续玩,无奈之下,王洪义继续发牌。

这一局,牌很快被发了下去。

但这时,一个商人猛地站起来喊道:「都别动!你们肯定出老千了!」

当他站起来的时候,整个场面一片肃静。

王洪义脸色顿时大变,出千被发现绝对找死!

商人直接把所有人的牌都掀开了,一边掀开他还一边骂着:「你们看,他肯定是赢。我们全输!」

但当他翻开光头男的牌时,顿时呆住了。

光头男的牌非常差,只是一堆杂牌。

而他们当中,甚至有同花顺。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这个男人不敢相信。

光头男很快笑了起来:「开什么玩笑,我们可没出老千!」

这下,这些商人说不出话来,只能继续玩牌。

这一局结束后,他们纷纷不玩了,王洪义也松了一口气。

事后,王洪义得到了光头男给予的十五万的报酬,然后转身离开了。

不过在这之后,光头男又找了一个老千,继续去赌博。

只可惜,这次他比较失败,老千当场被人认出来,他也被一顿暴打。

对于光头男的遭遇,王洪义觉得理所当然。

当时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如果不是他急中生智,把最差的牌发到光头男手中。当天晚上,他的下场有多悲惨,他自己都不敢去想。

他只知道,光头男请的那个老千,被人当场砍掉了三根手指。

王洪义觉得自己天生就是老千的材料。

他变得更谨慎,而且更低调了。

有几次,他被人请去当发牌手,意识到事情不对,他宁可不要报酬,也要明哲保身。

因此,一来二去,他竟然从未出过事。

逢赌必输的铁律,仿佛在王洪义身上失效了!

王洪义有的时候,也自鸣得意。

当时正在流行赌神电影,可王洪义觉得自己比赌神高进更厉害。

后来,王洪义来到了富豪汇聚的浙江,在金华开了一家店,以做生意为幌子继续行赌。此后,他接触的人更是非富即贵,所设赌局也令人咋舌,短短几年间,赢得了大量的金钱。穿名牌,吃山珍海味,身边天天跟着女人和保镖,日子过得好不逍遥快活!

2002 年 3 月,王洪义回到了家乡。

此时的他,表面上是一个在南方开饭店的大老板,背地里却是一个大老千。

他感觉,自己已经有了衣锦还乡的样子了。

在家乡呆了一段时间,姐姐知道他赌博,一直劝说他。

于是王洪义难得的消停了一段时间。

不过赌博的人,是不可能收手的。

当时王洪义的饭店,已经在盈利了。

可见识过大场面的王洪义,完全不在乎这点钱。

赌徒是很难正常工作的,因为赌博,能彻底破坏人的金钱观念。

当一个月辛苦的收入,比不上赌一把的时候,又有几个人会认真工作呢?

见识过外面的大场面,对于本地赌局,王洪义总觉得小家子气。

他决定在当地玩一段再去外面。有一天,在玩的时候,他认识了一个老千张乾。王洪义看出了他的鬼招,可他却没有识别出王洪义。王洪义认为他是高手,想与他决一雌雄,就故意在他面前装傻。

从此以后,王洪义就把张乾当朋友处。没有事了,就请他吃饭喝酒。有一天,他见张乾真把他当成了朋友,就对张乾说:「大哥,我看你手儿高,我有个局打不下来。你去打一下吧。」

张乾说:「行!」王洪义说,我没有钱呀。张乾说我有 3 万,王洪义说,那我借 3 万吧。两人带上 6 万元进了王洪义设计好的场子,几把下来,就输光了。

王洪义故意埋怨张乾,说我好不容易借的钱,你却这么快就输了。张乾没吱声,出去找过去的战友借了 5 万。王洪义又假装借了 5 万。两人带着 10 万又上场了。又输了。张乾回头把一辆富康车卖了 4 万,王洪义说,这回我可没有钱了。张乾说,我自己来,结果,4 万又扔了进去。

张乾走了,王洪义换了手机号,就消失了。半年后,两人不期而遇,张乾变成了流浪街头捡垃圾的人。

王洪义目瞪口呆,忍不住询问他什么情况。张乾凄凉一笑,苦笑道:「上次输钱后,老婆离了,孩子也不要我了。」

王洪义听了,心里产生强烈的不适。他许久没说话,半晌,他问:「能复婚不?」张乾说:「我老婆那么大岁数,她找谁去?她临走时说,什么时候把钱挣回来,什么跟我复婚。我孩子也是这么说的。」

听到这句话,王洪义要了张乾的电号码走了。

回到住处,他召集那些当年参与暗算张乾的朋友开会,他说:「我们害得老张倾家荡产,虽说赌场无父子,可我们伤天害理了。这样吧,给他凑十万元吧,我是罪魁祸首,我拿五万。」大家很快凑齐了十万元钱。

可尽管良心未泯,王洪义依然没有放弃赌博的事业。

2005 年,王洪义已经三十岁了,此刻的他,找了一个餐厅女服务员结婚。当时他的妻子才二十岁。

婚后半年,妻子生下了一个女儿。

可王洪义依然要去赌博。

妻子无数次劝说,都根本毫无意义。

王洪义固执的告诉她:「我不会输的。」

事实也是如此,他一次也没输过。

王洪义仿佛有着惊人的嗅觉,一次次死里逃生。

可幸运女神,不可能一直眷顾他。

噩耗,还是发生了。

王洪义赢了一个商人一大笔钱。

这个商人自然是气恼无比,他就故意设局将他钓到外地的一个地下赌场。

当王洪义一进屋就知道坏了,对方拿着枪,指着他的脑袋逼着他,玩也得玩,不玩也得玩,想走是不可能的。

王洪义这辈子,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忍不住干笑道:「我玩还不行吗?」

于是他就硬着头皮上阵,开始玩牌。

王洪义自然知道对方这次,肯定不会放过他。

于是他也不弄什么千术,故意输牌。

就这样他一口气输了四十多万。

可即便如此,这个商人依然不打算放过他。

连续输了十局,王洪义带来的钱,已经全部输光了。

商人又让他交出自己的银行卡,存折,让手下去取。

无奈之下,王洪义只能交了出来。

就这样,王洪义一下子损失了几百万。

可就在王洪义以为,这个商人会放过自己的时候,商人却带着手下,直接将他绑了起来。

然后,王洪义被拉到一个偏僻的宾馆里,每天都被毒打。

商人直接打电话,给王洪义的妻子,让她交钱赎人。否则自己就撕票了。

王洪义妻子六神无主,只能不断把钱汇过去。

可商人依然不满足。

那段日子,是王洪义最痛苦的日子。

每天他都要承受毒打。言语的羞辱,更是让他无比痛苦。

从那个时候,他就发誓,自己出去后再也不赌了。

后来,商人再也勒索不到钱,干脆把王洪义打了一顿,就放了回去。

伤痕累累回到家里,看着哭着扑过来的妻子,王洪义内心无比煎熬。

他当众向妻子发誓,自己再也不赌了。

可养好了伤后,王洪义内心又起了波澜。

现在家里没什么钱了,他也没有工作。不如再去赌几把?

而且从内心深处,王洪义并不认为,自己会输。

上次的事情,并没有给王洪义足够的教训。

王洪义从来没有在赌桌上输过,就算输钱,也是他故意输的。

他觉得自己只要小心一点,就没问题了。

商人的事情,毕竟只是小概率发生的。大家还是很讲规矩的。

可是他错了,大错特错。

王洪义找来了自己的徒弟,继续转战赌场。

只是表面上,他隐瞒妻子,说自己在找工作。

来到一个赌场,王洪义随意就赢了三万多。可刚赢完钱,他就感觉气氛不对。

「你出老千!」马上有人站出来。

王洪义泰然自若让他们搜身,表示自己从来没出过老千。

可刚应付过去,离开赌场,王洪义就意识到不对劲,他急忙把钱给徒弟,然后他们分头跑。

当时天色已黑,王洪义身后,却出现一群人。

「抓住他。」

「别让他跑了。」

王洪义大惊失色,急忙疯狂逃跑。

当时天色比较黑,他很快甩掉了这些人。可周围一片漆黑,也没什么路人。他无比绝望。

就在这时,来了一个骑摩托车的人。王洪义像见到救星一样,央求人家:「大哥,有人追杀我,能不能送我一程?」那人说:「好吧!」王洪义把那人的帽子摘下来戴在自己头上,然后把头紧紧地贴在那人的后背上,企图蒙混过关。

摩托车刚一上路口,那 20 多人就围了上来,七手八脚,那些人把王洪义拽下来丢到一个面包车上。然后,开走,然后,停下,把他再拽出来,关进一个铁笼子里。

白色的刀子,黑色的枪,都逼在了胸前,刀枪未动,但拳打脚踢却一直在进行。

「别打死他,我们要的是钱!」一声断喝之后,大手们的手脚停止了。

一个黑胖子对王洪义说:「我知道你的大名,你赢了我兄弟二十万,让我兄弟跳楼自杀了。」

「今天,你要不拿出二十万,要不然就给我兄弟偿命!」

王洪义一听,吓了一跳,说:「我没有那么多钱,就是打死也没有。」最后,几番谈判,价格锁定在十万,钱到位后,王洪义才捡回一条命。

这件事后,王洪义真正感受到了,师傅曾经说过的话。

江湖险恶,好自为之。

他从未输过一场,也从未被人发现。

可他依然输掉了所有。

在这件事情后,王洪义找了一份工作,过上了安稳的生活。

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王洪义的内心深处,都会涌现起一丝波澜。

「这些人,根本不讲规矩。」

王洪义心里骂着,内心竟然多了一丝不甘。

此后的两年,王洪义依然过着平常人的生活。

虽然收入微薄,但起码稳定。

所有人都以为王洪义悔改了,连他自己都这么认为。

可两年后的七月,徒弟回来了,开着豪车,戴着名表。

他告诉王洪义,他认识一个大老板,这个大老板,希望王洪义能代替他,去公海的一条船上,跟一个仇人来一场惊天豪赌。

输的,算大老板的。赢的,全部属于王洪义。

这个剧情,就跟《赌神》一样,只是王洪义不是高进。

王洪义思考了一下,依然在犹豫。

他很想赌博,却不想破坏自己现在的生活。

徒弟看出了他的犹豫,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师傅,你害怕什么?你又没输过!」

这句话彻底打动了王洪义。

王洪义虽然落魄到现在,可有一点他十分自豪。

他没输过。

虽然被人说成老千,可他一次出千都没有被人抓到过。

他总能嗅到危险,总能全身而退。

只是那些人太不讲规矩,他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一次,王洪义认为,自己也不会例外。

于是,五天后,王洪义不顾老婆苦苦哀求和阻拦,坐上了前往公海的船。

他知道,自己是不会输的。

公海,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赌开始了。

王洪义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三天后,王洪义回来了,他失去了三根手指,两条腿被人砍成半截。

他没输,却变成了残疾人。

为什么?

他明明没有失手。

原来,在公海的船上,王洪义与那位大老板,赌了八个小时。赢了对方八千万。

可最后一局的时候,出事情了。

王洪义的徒弟,早就被对方买通。

他知道王洪义最后一局,肯定会出老千。

于是在最后一局的时候,从外面冲进来一群人,包围了王洪义。

然后他们开始对王洪义进行搜身。

一切都完蛋了。

真的吗?

王洪义却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原来他早就看出徒弟的背叛,他最后一局,并没有出过老千。

搜身的结果,让这些人大吃一惊。

王洪义果然不愧为千术师,他已经提前预知到了所有的危险。将所有道具,偷偷扔进了海里。

他赢了。

在徒弟面如死灰的脸色中,王洪义收走了八千万。

正如徒弟所说,王洪义真的没有败过。

他真的是一个完美的赌徒!

可赢了这么多钱,他真的可以离开吗?

输红眼的大老板,直接命令手下,抢回了所有的钱,然后让手下弄残了王洪义。

在这之后,大老板逃亡海外,不知所踪。

等王洪义苏醒的时候,他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残疾人。

他一生不败的骄人战绩,配合这样的残躯,显得那么讽刺。

王洪义彻彻底底明白了,师父曾经说过的话。

江湖险恶,好自为之。

只可惜,他真正明白时,却已经晚了。

2009 年 5 月 7 日,王洪义的妻子向他提出离婚,女儿归妻子抚养。王洪义什么都没要,将所有的家产都留给了女儿,就这样带着深深的愧疚与失落,离开了自己的家乡。

漂泊在外,王洪义的内心充满了痛苦。

他想自己两手空空地来到这世界,是赌让他带来常人一辈子也赚不来的财富,又是赌让他几乎失去了全部。想到此,王洪义万念俱灰,他跳楼、割腕、绝食……几次试图轻生,到最后都被人发现后救了过来。

就在这时,他偶遇了一个朋友,这个朋友也是老千。

在酒桌上,朋友老泪纵横:「我儿子死了,被人砍死的。」

「为啥会这样?」

「还不是我做的孽,我用手段骗了那人五十万。」

「他看不出我的手段,就想让我还他一部分,我自然不答应。」

「后来他气急败坏,冲进我家里,砍了我儿子,把我老婆也杀了。」

王洪义呆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朋友抬起头,眼珠子红红的充满了血丝:

「我算是明白了,什么规矩不规矩。输红眼的赌徒,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我们愚弄他们,他们就愚弄我们。」

「我们想要他的钱,他们就想要我们的命!」

「很公平,真的很公平!」

朋友笑的很悲惨,王洪义也笑了起来,只是笑容充满了悲凉。

再次回到了家乡,师父已经去世。

在坟前,王洪义坐在旁边,眼睛红红的,低吟道:「师父,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

「我一生没输过,可我也没赢过。」

「如果再让我选一次,我肯定不会再赌了。」

「我终于明白了。」

「可晚了,一切都晚了。」

在这一刻,王洪义老泪纵横。知乎盐选 | 赊刀人、剃头匠和傀儡师:那些民间古老行当的隐秘故事

如果拿五百万去澳门赌博,赢到了十几亿,不考虑赢钱的人的主观因素,赌场的人会放他带着巨款离开澳门吗? - 火星君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