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历史上有什么比小说还要荒谬的事情?

 2021年11月20日

2003 年元旦前后,河南漯河、周口、驻马店一带的农村出现了不少奇怪的现象。

原本赶在过年前才回的务工人员,这会儿已经提着大包小包进了村。到了晚上,他们也不再出去打牌,而是老老实实守在家里。

更令人费解的是,仿佛是执行某个命令一般,这一带不少农民家里的院墙都加高了,有些没有院墙的人家也火急火燎地买了砖石水泥,一两天的功夫就会砌起一堵墙来,有条件的甚至还加装了防盗铁丝网。

都说农村人淳朴好客,但在这里,只要出现陌生人,村民都会投以警惕的目光。如果村里突然出现脸生的青壮年男子,村民甚至会偷偷跑到村头小卖部,抄起电话就报警。

不消说,这一带肯定出了什么可怕的事。

1

事情还得从漯河、驻马店两市公安的一次偶然发现说起。

2002 年 10 月 22 日,河南省驻马店市西平县宋集乡翟胡村发生惨案。村民方春禾家中闯入歹徒,方春禾及其 6 岁女儿当场死亡,方怀孕的妻子身受重伤,虽经抢救得以脱险,但孩子却流产了。

西平警方走访调查后认定,罪犯极有可能是本地人,年龄在 25-40 岁左右,遂对案发现场 5 公里范围内的几个乡镇作重点排查。凶手在犯罪现场留下了一枚掌纹,西平警方以此为突破口,逐一排查 56 个行政村共 5924 名青壮年。

因这起灭门惨案影响极大,民情沸腾,警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遗憾的是,一阵忙碌下来,西平公安徒劳无功。

又是一桩悬案?在刑侦条件并不发达的当时,这样的悬案各地也常有发生,并不稀奇。

直到几位外地民警找到西平公安局。

说是外地,只是行政上的划分——来的警察隶属漯河市公安局,与驻马店公安局平级,但因西平县紧邻漯河,两地相距不过半刻车程,鸡犬之声相闻,平时也有较多联系。

宋集乡惨案传遍豫南,漯河警方当然也有耳闻,当他们听说更多细节后,便再也坐不住了,决定到西平一探究竟。

这么一聊,两边的民警都惊了。

西平警方说,宋集乡案件中,受害者都是遭钝器击打头部致死,凶手极为残忍,连小孩儿也不放过。女主人虽侥幸存活,但遭到强奸。

漯河警方立刻就觉得不对劲,「这八成是一起连环灭门案」。

西平这边还在疑惑,漯河警方道出了另一桩大案:

一年前的 8 月 15 日深夜,漯河市临颍县巨陵乡纺车刘村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家住村西的留守妇女邱云仙一家半夜遭袭,12 岁的女儿、9 岁的儿子双双毙命,邱云仙头部遭重创而死,且也有被性侵的迹象。

有这么巧的事?西平警方既疑惑,当然也看到了希望——这极有可能是同一人所为。

事不宜迟,西平刑警大队立即派人赶赴临颍查看。这一趟没有白跑,8.15 案嫌疑人的作案手法和现场物证,无一不在支持他们猜想。

并案有希望,破案的希望就更大,西平、漯河两地公安局当然期待能够联手破案,但并案也要个过程,没有省公安厅牵头,两个拳头还是合不到一起去。

两地警方本以为会耽搁一段时间,可就在此时,一桩新案如同给事态上了发条,让一切都变快了。

2002 年 11 月 8 日,驻马店市上蔡县再现魔影。该县高李村突发刑案,4 死一伤,其中两名女性遭到强奸。

西平警方立即赶赴上蔡,发现本案案情与 8·15 案、10·22 案如出一辙。

三案并举,豫南地区存在连环杀人魔这个事实已是不容置疑,三地警方同时向省公安厅发去通报。

河南省公安厅当机立断,11 月中旬,由省厅牵头,漯河、临颍 、驻马店、西平、上蔡等市县警方齐聚西平召开会议,多方信息汇总后,省厅认定临颍、西平、上蔡三起案件应为同一人所为,决定并案侦查,成立「 8·15 系列杀人案侦破指挥部」 ,在省厅协调下联合办案。

各案发地警方松了口气,之前由于沟通不畅,各自为战,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现在总算可以劲往一处使了。

警方看到了希望,老百姓却慌了。这样惨烈的灭门案就发生在身边,而且连续发案,任谁也会心惊。起初村民只是变得多疑,碰到陌生人会主动防范。但专案组成立几天后,豫南又发生了几起恐怖的血案,杀人狂魔施加的恐惧终于迫使村民采取进一步的自保措施。

2002 年 11 月 16 日,专案组刚刚成立,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刘庄村传来案情,该村 2 人深夜被杀,受害女性遭到强奸。

开封也遭殃了?专案组民警马不停蹄赶往开封,调查现场后确认这是同一人所为。他们还没来得及做进一步案情研究,坏消息又来了。

11 月 19 日,魔影再袭临颍县,当天晚上,临颍县石拐村一对老年夫妻在家中惨遭杀害。凶手延续了以往的残暴不说,这次竟然公然挑衅警察——他将杀人用的八角锤丢到受害人家中,那上面沾满了血迹。

连续的流窜杀人案终于摧毁了豫南农村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自那之后,外出务工村民在家人催促下不断返乡,加盖围墙、装铁丝网更是靡然成风。

当地居民加高的院墙(图片来自《新闻周刊》)
当地居民加高的院墙(图片来自《新闻周刊》)

当地居民加高的院墙(图片来自《新闻周刊》)

专案组清楚,再不破案,村民的恐惧只怕会日甚一日,整个豫南都将不得安宁。

2

民众要的是结果,为难警方的却是过程。

并案调查后,专案组将视野扩展,着眼全省,又发现了更多类似的案件。

2000 年 9 月 19 日,河南周口发生入室抢劫杀人案,两人遇害;这年冬天,河南省平顶山市也发生过一起类似案件,两人被杀。

至 2002 年年底,专案组已确定省内 12 起同类案件为同一人所为,涉及 7 市 11 县,死亡 39 人,重伤 4 人。

新中国建立以来,性质如此恶劣的连环杀人案实属罕见,河南省公安厅决定双管齐下,尽快侦破此案。

专案组首先分析案情,希望能够依赖现有证据破案。

几起案件的作案手法较为隐蔽,凶手多在夜间行动,并且只针对治安力量相对薄弱的农村,对城市秋毫无犯,这说明凶手存在一定的反侦察意识。作案时,凶手能娴熟地打开受害人家中的门闩,这说明他可能有入室盗窃的前科。因其频繁在豫南作案,警方推测此人很有可能就在这一带生活。

结合这几点,专案组民警大胆推测,嫌疑人家就住在漯河、驻马店、周口地区,可能因盗窃、抢劫被公安机关打击过。

有了这一侧写,再加上现场指纹和毛发体液,民警终于能够有的放矢。2002 年 11 月底,专案组将侦破重点放在了大规模排查上,排查对象为 1995—2001 年 8 月以来因入室盗窃、抢劫、强奸的劳改、劳教释放人员身上,年龄性别仍框定「25—40 岁男子」这一人群。

这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西平县公安局一名副队长在 30 多天跑遍了豫南 10 所监狱,除了服刑犯人,他也排查了时间段内的释放人员,共比对指纹 3 万多份,但是没有发现线索。

这期间,也有不少在逃杀人犯落网。警方总会在第一时间赶去化验,但都与此案无关。

排查无果后,专案组又尝试发动群众,警民联合侦破此案。

2002 年春节前后,河南省公安厅下发了一份「豫南 8·15 系列杀人案宣传提纲」,提纲对犯罪嫌疑人的特征作了大概描述:

一、犯罪嫌疑人为 1 人,男性,年龄在 25—40 岁左右,身高 160—167 厘米,体态中等偏瘦,八字步,行走时稍有左右摇晃,随身可能携带有作案工具。

二、该犯罪嫌疑人熟悉农村生活环境,长期有家不归、无家可归或时出时归,流窜于农村地区,昼伏夜出。

三、嫌疑人家庭经济条件差,性格内向、孤僻,有前科或是作案史。

四、其家庭成员也有可能是受过打击处理的人员。

为求尽快破案,河南警方开出高额悬赏,对提供重要线索使此案得以直接破获的有功群众,奖励人民币 10 万元。

为不打草惊蛇,同时深入农村进行调查,专案组决定不将提纲张贴,而是发动基层民警挨家挨户进行走访,一边散发宣传提纲,一边留心可疑人户。

这份宣传提纲仅在西平县就印刷了 30 多万份,豫南其他市县也有大面积散发。

一番努力果然调动了群众的积极性,举报电话不断打进 110 接警中心,有的乡镇派出所一个月能接到上百起举报。

遗憾的是,警方投入了大量精力追踪群众提供的线索,但在长达几个月的时间内,这些线索并没有牵出凶嫌。

与此同时,事态仍在持续恶化,那个鬼魅般潜伏的魔影还在顶风作案。

2002 年 12 月 4 日,周口市鹿邑县王皮刘乡发案,凶手杀死 2 人强奸 1 人,重伤 1 人;

2003 年 2 月 5 日,平顶山市库庄乡又有 3 人被杀,1 名妇女遭到强奸;

2003 年 2 月 18 日,周口市迟营乡 4 人被杀……

![案发现场(截图自 CCTV《法治在线》)](data:image/svg+xml;utf8,)

案发现场(截图自 CCTV《法治在线》)

这时河南警方仍然没有头绪,凶手特殊的作案选择让他们难以追踪:他作案只选偏僻农村,21 世纪初城市天网系统尚未成型,农村就更不必说了,没有任何现代科技能够捕捉到他的身影。而且,警方推断凶手每次都是骑自行车或步行到达案发现场,作案后又以同样的方式消失,隐蔽性极强。

有心栽花,无心插柳,河南警方也没想到,一场看似无果的追踪和搜捕让嫌疑人的心态发生了改变,案情也因此柳暗花明。

3

2003 年 3 月 23 日,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发生一起同类案件,4 人死亡。

大年刚过,又发血案,这是一个不好的开始,掌握凶手作案规律的专案组民警则更加担心——他的犯案频率越来越高,且流窜地域越来越广。

凶手一定会在近日再次犯案,让民警揪心的是,下一个目标会是哪儿呢?漯河还是驻马店,又或是周口?

几天后,外省的一个电话中断了他们的猜想。

这年 4 月 2 号,河南警方突然接到山东菏泽曹县公安局电话,对方称其辖区内发生重大命案:当天凌晨,曹县桃园镇三李寨村李永宁一家遭遇不速之客,凶手翻过低矮的土墙跳入院内,又挑开了堂屋大门,将新婚宴尔的李永宁夫妇杀害,妻子陈芒云肚子里 3 个月大的孩子也未能幸免。

曹县警方之所以主动联系河南,是因为他们发现本案与民权县 3·22 命案十分相似。

专案组民警这才缓过神来——凶手可能已经溜出河南,往山东去了。展开两省地图,河南省民权县与山东曹县相邻,仅一目之遥,这个流窜方向并不让人意外。河南警方不知道的是,正是由于他们在春节前后发动了强大的破案攻势,嫌疑人自知留在河南境内继续作案的风险极大,于是转道山东。

兄弟省份遭殃,河南警方自然不能作壁上观,更何况两地对付的极有可能是同一名凶手。

4 月 3 日,河南省公安厅派出刑侦干部到达现场,对比曹县案情后,基本确定由同一人所为。

随后,山东省公安厅和公安部也相继派出人手赶赴曹县,经过详细的侦察分析后,公安部决定将此案与河南系列杀人案并案侦破。

悬而未破的系列恶性案件引起了公安部的高度重视。曹县命案后,公安部协调各省展开了一次案件清查,又发现了多起类似案件。据查,2000 年 10 月 1 日,安徽省阜阳市发生过一起强奸杀人案,作案手法与河南系列杀人案如出一辙。于是,安徽警方也加入系列案侦破工作当中。

2003 年 8 月 5 日,嫌疑人出现在河北省邢台市李道村,杀死村民李胜军一家 3 口,三天后,他又在石家庄市东良厢村作案,菜农魏现增一家 5 口遇害。三天内连续作案两起,凶手已猖狂到极致。案发后,河北警方也与邻省一道,全力缉凶。

面对严峻的现状,公安部决定亲自督办。2003 年 8 月 15 日,公安部在河南郑州召开多生分刑侦部门会议,对皖豫鲁冀四省出现的系列杀人案进行并案。因嫌疑人最早在河南犯案,且恶行累累,公安部将河南设为破案的主战场,并根据现有证据线索,再次精准刻画其基本特征:熟悉农村的生活环境,有抢劫、盗窃前科,具备反侦察意识,年龄 30-40 岁之间,体态偏瘦,河南口音。

本案由此成为公安部 2003 年 1 号挂牌督办案件。

会议结束后主战场河南忙成一片。为求尽快破案,河南警方在省内特别是豫南一带展开了大规模的人口清查,重点针对有盗案前科又长期在外的农村青壮年男子。

其他各省也无丝毫懈怠,辖区内各重点场所都张贴有嫌疑人的悬赏通告,各省也都在河南交界处增加警力投入,防范新案发生。

一张大网悄悄铺开,嫌疑人一旦踪迹败露便无处可逃。

2003 年 11 月 2 日,漫长的努力终于等来了回报。

这天,河北省沧州市新华分局刑警大队接到辖区内一宾馆报警,称自家住进了一名形迹可疑的中年男子,此人操河南口音,没有身份证,与悬赏通告上的特征相符。

新华分局立即组织警力扑向宾馆,秘密布控,并于第二天上午将这名自称杨新海的男子抓获,同时提取其血液样本送往河北省公安厅进行检测。

被抓获后的杨新海
被抓获后的杨新海

被抓获后的杨新海

2003 年 11 月 5 日,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传来。

河北省公安厅发出通报,经比对,送检血样的 DNA 与「皖豫鲁冀系列杀人案」现场提取的毛发 DNA 相同度为 99.9999%。

4

杨新海,1968 年出生于河南省驻马店市正阳县,身高不足 1 米 6,体型偏瘦,犯案时正值 30 多岁,且因盗窃和强奸被劳教两次、判刑一次。

这与警方的侧写完全一致。

短短 3 年时间,杨树海作案 26 次,杀死 67 人,致重伤 6 人,轻伤 4 人,强奸妇女 6 人,奸污尸体 19 具,抢劫现金人民币 6300 余元。

你没有看错,如此冷血的杀伤背后,杨新海所获钱财不过 6000 多元,也正因为这一点,犯罪心理专家认为杨新海作案的目的不是为财,而是单纯地发泄暴力和性欲,有明显的反社会人格。

但这样一个杀人狂魔,在熟人眼中却是另一个样子。

杨新海出身农村,家中姐妹 6 人,他排行第四。他从小性格内向、胆小,不爱说话,小时候连只鸡都不敢杀。邻居对他的评价是:勤快,是个好孩子,老实得很。

杨新海无疑有副聪明的头脑,家里 6 个姐妹,只有他考上了高中,但因为家中贫穷,父亲不愿意供他念书,杨新海在高三那年辍学,并离家出走。

这年杨新海 16 岁,出了学校,他转身踏入社会。

也是从这时开始,恶魔一点点成型。

杨新海幻想「靠自己的双手过上好日子」,但现实中他处处受挫。

在外打工时,杨新海经常被拖欠工资。有一回,因打工的餐馆拖欠工钱,杨新海一气之下偷拿了餐馆里的一个铝盆。

这件小事改变了杨新海。

从此之后,他不再认为自己需要累死累活地赚钱,偷东西钱来得更快。杨新海很快成为盗窃惯犯。

1990 年,他因盗窃被陕西西安警方抓获,劳教两年。重获自由后的杨新海不思悔改,1993 年,他又栽在河北石家庄,这次是一年劳教。

时间停在这里,杨新海也不过是个喜欢小偷小摸的人,他怎么就突然变成嗜杀成性的恶魔呢?

据杨新海说,「走上杀人这条路,是因为两个女人。」

第一个女人是他的女友。第二次进劳教所前,杨新海的女友对他海誓山盟,说一定等他回来,然后两人结婚。杨新海说,「她的誓言成了我的精神支柱。」

释放那天,杨新海欢天喜地地找过去,却发现女友当天大婚,跟别的男人。

杨新海遭受沉重打击,他开始丧失理智,固执地认为「那个女人做所以这样做,就是要出我的洋相,让我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也是从这天开始,杨新海的性格开始自我扭曲。他渴望女人的安慰,又仇恨女人。

杨新海说的第二个女人其实是个受害者。

1996 年,寂寞难耐的杨新海在阳平县一僻静处碰见一个女人,欲火焚身的他不顾一切扑了上去。但由于身材矮小再加上女人强烈反抗,杨新海非但没有得逞,反而还被受害人咬掉了一大块舌头。

强奸未遂也是犯罪,法院判处杨新海 5 年徒刑。这时还没人知道,杨新海对女性的仇恨已经不可收拾。

2000 年,杨新海减刑出狱,也是这一年,恶魔开始在豫南大地流窜。

他先是纠集一帮人乞讨、盗抢,一次失手后,他总结出经验,认为只有单干才保险。从此开始了他长达 3 年的孤身犯案。

杨新海爱财,却不以劫财为目的。作案前他会事先踩点,发现家中有年轻女性或者幼童之后才会动手。

对女性的仇恨让杨新海丧失了理智。因为那次失败的强奸,他自知在成年女性面前不占力量优势,所以总是先杀死对方,确保没有反抗后实施性侵。

第一次杀人时,杨新海还有恐惧,很快,他发现这种恐惧能让他更兴奋,于是,他卸掉了所有的心理负担,「作一次案也是作,倒不如一直干下去。」此后,他几乎不留活口,次次皆是灭门。

受害人家中的钱对他来说越来越没有吸引力。一次他在现场翻出几十块钱,瞧都没瞧便将钱随手丢弃。

杨新海说,如果不是警方突然出现,他会去往天津静海区,继续流窜继续作案,然后再去北京……

丧失人性的杨新海也料到了自己的结局:

2004 年 2 月 1 日,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杨新海死刑,2 月 14 日,杨新海被执行死刑,罪恶终于伏诛。

历史上有什么比小说还要荒谬的事情? - 案件手记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