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中国历史上发生过什么恐怖的事?

 2021年11月18日

讲一个清末百姓吸毒贩毒的真实故事。

1940 年,宜昌。

一个老头,将家里仅剩的一根皮条,锤成了绒。

他看起来身形佝偻、面色灰黄,满头白发,哆嗦着双手,把皮绒放在火上烘烤了一会,急不可待地往嘴里塞。

饿!太饿了!此时的他双眼通红,活像从地狱里来的饿鬼,只要能填饱肚子,什么都敢吃。

一口黝黑残缺的牙齿,用力咀嚼着连猪都不会吃的东西,奋力往嗓子里咽。

他叫陈祖德,实际上才 40 岁,是出了名的大烟鬼。饥饿感刚刚消失,他就急忙跑出去乞讨,期盼有人能赏点钱给他抽几口。

可是他遭遇到的只有路人的啐口水,骂他「活王八」。

陈祖德的烟瘾又犯了,眼泪和鼻涕混合起在一起,涂了满脸,他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一无所有了。

陈祖德的一生,因大烟得福,又因大烟而活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倒在路边衣衫褴褛的乞丐仍然手握烟枪

一、十担烟土换美娇娘

1900 年,是庚子年。

老人们传说,庚子之年,必有大灾。

但富户老陈家,却满门欢喜。陈家三代单传的男孩诞生了,全家人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到了这个叫陈祖德的孩子身上,倾尽所有细致呵护。

而在此时,八国联军已经打到北京城外,慈禧太后匆匆换好了便装,裹挟着皇帝仓皇逃出了紫禁城。

腐朽的清庭摇摇欲坠。

上个庚子的 1840 年,英国人用鸦片打开了中国的大门,老陈家正是走上了贩卖鸦片的道路,而发家致富。

此刻的陈家人还不知道,他们做下的恶行,将全都报应到陈祖德的身上。这个孩子的未来,如同命运多舛的国家一样,被鸦片荼毒了个彻底。

1902 年 1 月在旧金山进口的 5 两罐盖关税印章的鸦片膏

「少爷,别放过这小子,打打,使劲打!」

土坡上,两个十几岁的男孩正打架,一名衣着光鲜的光头男孩,正骑在另一名男孩子的身上狠狠地挥动拳头。

他就是陈祖德,在家人的宠溺之下,打起架来不要命,手上的狠劲儿仿佛要杀人。

边上围观的孩子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拦的,只有陈祖德的仆从,那个面色枯黄身材瘦小的小海子在不断地呐喊助威。

见少爷占了上风,小海子小圆眼珠骨碌碌一转,偷偷把一块砖头递到祖德的手上。

陈祖德顺手接过来,狠命地往地上男孩的脸上一拍,顿时鲜血迸溅。

那男孩当场昏死过去,一个小女孩尖叫着冲了过来,大声哭喊:「我表哥死了,你杀了我表哥!」

陈祖德一愣神的功夫,马上就被小海子给拉起来:「少爷快跑!」

所有人顿时一哄而散,唯恐惹祸上身。

就在这一瞬间,陈祖德却记住了那女孩白嫩俊俏的小脸,心里一颤,又马上扭头跑回家。

几天之后的晌午,佝偻在榻上的陈家老太爷,过完大烟瘾后,缓缓咳出一口浓痰,转头对儿子说:「祖德越闹越不像话了,这次还好没出人命,再这么闹下去,咱家就是有座金山也不够他祸害的,早晚要吃『断头饭』!我看,是时候给他娶个媳妇,让他收收心了。」

陈祖德的爹连声赞同,垂手而退。

谁承想,这从小顽劣叛逆、不服管教的陈祖德,竟对娶媳妇的事儿没有丁点反抗。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娶就娶镇上最漂亮的姑娘——那个差点被他打死的孙寿山的表妹,李秀娘。

为了陈祖德的婚事,陈家找来了镇子上最有名的媒婆。

那媒婆一张嘴,便把事情挑明了:「陈老爷,您家少爷的本事可是镇上有名啊,去李秀娘家说亲的人都踏破了门槛,这事儿我可不敢接。」

陈家听得出媒婆话里有话,当场表示,只要能办成,聘礼、彩礼、谢礼、酬金,全都不在话下!陈家有的是钱。

几天后,媒婆带来喜讯,这事儿有门儿,但李家的聘礼要整整十担烟土,也就是一千斤未经熬制的大烟!

实际上,这种东西就是凝固后,未经加工的罂粟汁,学名「生鸦片」。有刺鼻的氨水味或陈尿味,被很多人贩卖、走私,获取暴利。

美丽的罂粟花开败后,割取罂粟果的汁,制成害人的毒品

这在当时可是一笔惊人的财物,一担云南出产的上等烟土,几经周转运到宜昌后,价值将近一千至两千大洋。足够一个普通人家生活一、二百年的!

李家人不傻,李家这几年欠了一屁股债,如果能把女儿换成当下的硬通货鸦片,以后家里的生活就会陡然逆转。

陈家虽然趁钱,但拿出十担烟土,也算动了家底。

没过多久,陈祖德便如愿以偿,娶到了「美娇娘」。

二 初尝鸦片

可是安稳日子没过几天,陈祖德又被小海子扯着上街,不务正业。

他学会了赌钱,一玩就是通宵,杀红了眼时,竟回家偷房契地契往外押,就连怀孕了的媳妇都拦不住他。

眼瞅着债台高筑,经常有要债的人堵上门,陈老太爷被气得一口痰没上来,一命呜呼。

就在家人到赌场报丧时,陈祖德愣是等到赌桌上的大小开出结果了,才悻悻离去。

无奈之下,陈父把李秀娘叫来,语重心长地说:「祖德过于顽劣,他娘死得也早。本想着娶你过门,能让他有所收敛,可是看他总是不求上进,早晚得把家业败光。如今我年纪也大了,以后陈家总要交到你们手上,为了你们的孩子,为了陈家不绝户,如今只有一个方法把他留在家里了,行不行,你掂量下。」

说完,陈父就把一支精美的烟枪递到秀娘面前。

这是根极其考究的烟枪,铜胎掐丝珐琅的管子上,嵌满精美的花纹,景泰蓝的烟斗、象牙烟枪,一看就价值不菲。

精美的烟枪,是当时富人专属的昂贵玩物

陈家虽是靠贩烟土发迹,但都知道抽鸦片的危害。因而陈家只有老太爷吸几口,陈祖德的爹绝对不敢碰。

当年陈老太爷去南方贩烟土,十个兄弟只回来两个,另一个还因为抽大烟早就死了。因此全家靠着收租生活,紧守家业。

李秀娘摸着隆起的肚子,点头答应。只要能把祖德栓在家,总比他烂赌败光了家产,让全家老小上街要饭、喝西北风的好。

为此,李秀娘还跟着伺候过老爷子的下人学会了烧烟的手艺。

生鸦片是不能直接吸食的,需要加水后加热发酵,成为熟鸦片,又称烟膏。

抽大烟的人,需要把烟膏烧制成烟泡,再放在烟枪上的「斗」里吸食,有强烈的香甜香气味。

有钱人怕麻烦,就由下人伺候抽烟。

抽大烟时所用到的全套烟具

这一天,秀娘用尽温柔,把陈祖德留在屋内,端出了一套烟具。

鼓惑般说道:「都说这大烟膏子是好东西,只要抽一口,赛过活神仙。你爹不让你出门,在家闷得厉害,你不如试试这个?」

陈祖德纳闷:「这是谁给你的?我爷爷留下的话,不让家里人抽大烟,这东西不能沾,会死人的。」

秀娘哄骗道:「是我表哥送给你的,听说是宫里贵人赏赐的稀罕物。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听过你爹的话?怕什么?抽两口玩玩,不会上瘾的。」

陈祖德哈哈大笑:「你表哥逗你玩你也信,尝一口就尝一口,我怕过谁?」

「嚓」的一声,李秀娘点上了烟灯。

火光点起的一刹那,照亮了通往地狱的道路。

自此之后,陈祖德果然老实了下来,三年之间,秀娘接连生了一女一男。

陈家三代同堂,但随之而来的灾难开始了。

三、家道中落

好景不长,陈父得了重疾,请遍大夫查不到根源,发作时四肢百骸痛不欲生。

陈祖德听信小海子的偏方,以罂粟壳和籽炒熟研末,再加蜜做成药丸。

初时有效,但每次发病的间隔越来越短,最后就直接将生鸦片制丸吞服。

生鸦片毒性更大,不知道是剂量没掌握好,还是陈父病发,吃下没多久,陈父便一命归西。

而此时的陈祖德明显有了烟瘾,一天不抽就难受得慌,就连亲友赶来奔丧时,他也哈欠连天,丑相百出。巴不得赶紧回屋,抽上一口。

染上烟瘾的人

陈父一死,陈家算是倒下了。各路债主纷纷上门,有的是陈祖德以前的赌债,还有一些来路不明的债务。

陈祖德慌得六神无主,但小海子倒是挺镇定:「少爷,这些人来路不善,咱们家现在可是惹不起,不如把家里的老宅和田地出售。一部分还债,一部分开个买卖,重振家业!」

陈祖德被说动了心,还是小海子的话直戳心窝。

小海子又道:「少爷,我现在就是个拖累,您不用管我,我自有吃饭的门路。」

小海子的重义气差点让陈祖德流泪,立下决心,卖掉产业,开个茶楼!

此时的陈祖德正好二十三岁。

宜昌因为开埠较早,各地买卖人往来于此,甚至有外国客商到这里交易,三街六市好不热闹。

但陈祖德的茶楼一直不景气,毕竟是一个纨绔子弟,没有生意头脑。

还有那不老实的客人,对着秀娘直勾勾地往肉里看,更有胆大的言语挑逗,祖德也因此打了几架,好多客人不敢登门。

晚上夫妻二人和两个孩子就住在茶楼后巷的一间小屋,请了一位本乡孀居的张妈照看生活。

陈祖德的烟瘾越来越大 ,常年咳嗽不止、吐痰不净;白发猛增、未老先衰,看起来像个身子被掏空的中年人。

除了抽大烟,他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每天混吃等死,眼瞅着积蓄越来越少,甚至动了把茶楼出手的念头,都是秀娘坚决反对才作罢。

这一天,店里来了位身着长衫,戴着墨镜的客人,大马金刀地往桌前一坐,大声吼道:「掌柜的,把你家最好茶叶端上来,再上四盘点心,要是大爷不顺口,就砸了你的茶楼!」

陈祖德刚巧在店里,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以为是外面来闹事的流氓,等走到跟前,不禁笑起来:「好小子,你敢唬我,我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那人把墨镜一摘,两只灵活小圆眼闪着丝丝狡猾的光芒,他哈哈一笑:「哥,你还真没忘了我。」

来人竟然是发了财的小海子。

故人相见,两人都兴奋不已,彼此挎着肩膀来到酒楼叙旧。

话是拦路虎,衣是瘆人毛。陈祖德见小海子衣着阔绰,出手大方,就酸溜溜地说:「小海子,你真是混出了人样了,不像哥哥我,唉,快要饭去了。」

不成想,小海子老老实实地把发财的路告诉了陈祖德——贩烟土。

但这可是把脑袋别腰带上的事儿,陈祖德既没能力又没条件。

可是小海子给陈祖德支了个招儿:开烟馆。

「我倒是想,可是镇子上烟馆不少,我既没钱也没进货门路。」陈祖德叹息道。

「钱我可以借给你,至于开什么样的烟馆,跟我去上海滩开开眼就知道了,保你发财!」小海子意味深长的暗示道。

陈祖德顿时兴奋地不住搓手,跟着小海子连夜启程。

四、学艺销金窟

此时的上海,是全国的贩毒、制毒、销售毒品中心,尤其是租界里大烟馆林立。

小海子把陈祖德带到中华里一家有名的烟馆,那真是气派辉煌,把陈祖德都看傻了。

旧时上海外滩风貌

进屋之后,小海子就笑嘻嘻地把陈祖德推进了一个充满脂粉味的单间里。

华丽的装饰、描金的家具让陈祖德暗道这可是个高消费场所,尤其是床头的那支烟枪,一看就是高档货。

心里正砸么着滋味呢,一只粉藕似的胳膊搭上了他的肩膀。陈祖德扭头一看,是一个身着高开衩旗袍、风骚妖艳的女子,正对他妩媚一笑:「大爷,您是第一次来吧,刚才彭大爷吩咐过我,得好好伺候您。」

「彭大爷?哪个彭大爷?」陈祖德听得一头雾水。

「就是跟您一起进来的彭大爷啊。」

陈祖德这才想起,小海子的全名,就是彭志海啊。

那女子身上的香气,混着高级鸦片特有的香甜味,让祖德立刻欲罢不能,立刻爬到烟榻上。

只见那风骚女子用烟扦子挑起一块烟膏,在烟灯上烤了,那膏在火上发出层层细沫白泡。

女人笑着说:「这招叫『美女脱衣』」。说着就将烟泡填在烟斗上,再把烟枪轻轻塞到陈祖德嘴里。

当陈祖德吞云吐雾时,又替他捏脚捶腿、讲着荤笑话。

陈祖德哪享受过这等温柔乡?顿时身心全都酥了,一把把那女人按倒了身下。

这种烟馆就是个妓院跟烟馆的混合体。在上海,尤其是租界区,颇为盛行。

女人坐在男烟客身上陪抽,以满足瘾、淫二欲

当晚回到旅馆,陈祖德还陷在回味中无法自拔。

小海子趁机劝说:「哥,知道人家怎么发财的了吗?一是烟好,二是得有女人啊,那才够劲。我说句不当讲的,嫂子挺漂亮……」

不出所料,陈祖德猛地点头,连连称是。

五、开大烟馆

回到宜昌,陈祖德对小海子感激涕零。先是小海子借给了他一笔钱,又是找了个好渠道给他供货,甚至还能赊账。

至于秀娘那关,陈祖德骗她只是伺候客人抽烟,并没什么其他服务。

迫于生计,这个原先的少奶奶成了服务员,亲自为客人烧制烟泡。

茶楼二层被隔出了几个单间,烟馆就这么开张了。

陈祖德亲自把上等烟土熬成烟膏,绝不像其他烟店老板那样往里面掺土;再加上容貌娇媚的老板娘亲自伺候,烟馆生意兴旺起来,在人口仅 6 万人,烟馆 100 多家的地方,有了立足之地。

可李秀娘没多久就迅速染上了烟瘾。

开烟馆后,天天都浸在烟雾中,还有那不规矩的客人,要么动手动脚,要么就往李秀娘脸上喷烟,甚至把烟枪往李秀娘嘴里塞。

一来二去,李秀娘沉沦了。一天不吸就难受得慌,可吸了后呢?整个人被毒品控制,麻木不仁,任凭各种男人怎么摆弄都不反抗,连孩子都不管了。

吸大烟的女人,侧卧塌上眼神迷离

这天陈祖德出门进货,一路上烟瘾发作,眼泪鼻涕横流,回店后急忙冲进最里面的单间,准备抽两口杀杀瘾。

本以为里面没人,却见一男一女同卧塌上,互相一口一递的吸烟。那男人的手正在女人裸露在外的腿上来回摸索。

这不是自己老婆李秀娘么?

陈祖德刚要转身出去,那榻上的客人就哑着嗓子招呼道:「祖德,别走啊,咱们仨挤挤不就行了。」说完嘿嘿一笑。

毒品令人丧失人性,把人变鬼,不惜出卖肉体和灵魂。从此后,陈家夫妻俩的名声算是臭了,谁在背后走都会啐上一口,骂一句「不要脸」。

在同一时期,各种烟馆推出的「特色服务」,层出不穷:娈童开烟、妓女待烟、开设赌局等等,黄赌毒大集合;还有卖唱的、说书的、弹琴的汇聚烟馆内……种种不一而足。

竞争越来越强,陈祖德的烟馆很快败下阵来,加上夫妻俩吸烟的开销,有点入不敷出了。

陈祖德赶紧找小海子想办法。

小海子出主意:「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出了事你得自己担着。」

陈祖德唯恐没钱再抽大烟了,让他干什么都乐意。

「卖红丸!」小海子从牙缝挤出几个字。

「什么红丸?」陈祖德第一次听说这个词。

「说是日本人搞出来的玩意,比鸦片劲大。看着就是个红色的小药丸,也叫『一粒金丹』,是在鸦片中加入特殊配料制成的。抽的时候把小丸扎个眼,放烟斗上就能抽。之前抽鸦片的,只要沾上红丸,他就不碰鸦片了。」

陈祖德一听就急了:「这么好的东西你不早说。」

小海子倒是不紧不慢:「一是这个玩意儿查得比较严,不好搞,二是劲大,容易玩过了。」

陈祖德这时候已如烟鬼无异,脑子只有两个字:「钱」、「烟」,有了这两样,哪管那许多。

搞来了红丸,陈祖德自己第一个试烟,果然是劲爽无比,抽起来欲仙欲死。

掌握了紧俏货源,没用多久,陈祖德的烟馆就招揽了大批回头客,有些本不抽烟的人,认为吸红丸是时髦,买来抽着玩,玩来玩去,也成了红丸的俘虏。

陈祖德在通往地狱的路上越走越远。

六、再次败落

一个看似普通的一天,彻底结束了陈祖德刚刚有点眉目的红丸生意。

那天烟馆搭伴来了几个烟客,要了几个红丸,也没叫女人,也没叫饭食,直接倒头就吸。没过一会,突然就有人喊起来:「出事了,死人了!」

吓得陈祖德和李秀娘过来查看,只见其中一人两眼翻白、口吐白沫,只有出地气,没有进地气,眼见是活不成了。

这伙人大吼大叫的开始闹起来,把其他烟客全吓跑了。

在自己店铺里死了人,这还了得!

陈祖德跟李秀娘只好赔钱了事,可是对方要价太高,家里根本没这么多,只好又写了欠条,好歹把这帮人哄走了。

不成想尸体前脚刚被抬走,街面上的巡警就到了,说杀人偿命,要把陈祖德带走。

陈祖德急眼了,把两个警察一推,想从后窗逃跑,结果摔坏了一条腿不说,门牙也摔掉了。

到了局里,陈祖德被直接扔进了死牢里,他腿疼得满头大汗,烟瘾也犯了,佝偻在地上呻吟不已。

李秀娘急得团团转,就赶紧去找小海子帮忙。

小海子使了重金把要判死刑的陈祖德给暂时保出来了。

小海子对着死命往肺管子里吸烟的陈祖德说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把烟馆卖了换钱。一是赔死人的钱拿回欠条,二是打点官家的人。要是顺利,就能保命。」

陈祖德两口子这时候还有什么选择?自然是感恩戴德,让小海子帮忙出面去办这些事。

小海子果然有手段,事情办得出奇地顺利。

但是这么一折腾,两口子彻底落魄了,成了租住贫民窟的穷人。

李秀娘的烟瘾小,一天抽一两口,还能挨过去,可陈祖德烟瘾大啊,每天抽不够数,烟瘾犯了,就是打老婆骂孩子。

两个孩子吃不上喝不上,吓得哇哇大哭。

张妈是个好人,她实在看不下去,就把两个孩子带到自己家去。

没了孩子在场,陈祖德更没了忌讳。时常瞪着猩红双眼对李秀娘发狠:「要么把孩子卖掉,要么你去卖身,否则咱们谁也好过不了!」

李秀娘想哭,却没了眼泪,只是鄙夷的冷笑着。

没过两天,李秀娘就勾搭上了几个以前经常来吸烟的烟客,公然在家当起了暗娼。

有时候,秀娘跟嫖客在前炕的一个被窝里睡觉。而陈祖德就自己在后炕上点上烟灯,象一个灰色的鬼影子蜷在角落里残喘。

蜷在床上,面黄肌瘦仍在吸鸦片的大烟鬼

有路人当面嘲笑陈祖德当了活王八,他却恬不知耻地说:「只要挣出钱给我抽烟,你也可以来我家玩啊。」

直到有一天,李秀娘不见了。

有人说,是秀娘去窑子里当了妓女;也有人说,秀娘跟男人跑了。

终于有一天,陈祖德把租住的小屋里,能吃得都吃完,能抽得也抽净了。他只能挥舞着锤子,把家里仅剩的皮条锤成了绒,塞到了嘴里。

随即烟瘾又来了,他两眼呆滞,身体仿佛不受控制般地向街上爬去。脑子里空荡荡的,想的就是一个字——抽!

没有钱,他把主意打到了女儿兰芝的身上。

来到张妈家,陈祖德花言巧语把女儿骗了出来,转手就卖给了二道巷子里的人贩子。

等二十块大洋到手后,他头也不回地跑到烟馆,迫不及待地吸上了一个烟泡。

等烟雾从喉咙吞下去之后,就马上喝一口浓茶,把这团烟雾压到胃里,不让一丝发散出来。等抽上第二口的时候,再如法炮制,让烟雾沁到身体的每处细胞。

陈祖德离死不远了。

七、落入魔掌

兰芝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亲爹给卖了。转了两手后,落到了一个毒贩子手里。

那个叫刘连荣的老男人,当天晚上就把兰芝强奸了,从此把她当做了发泄对象和运毒的「工具」。

刘连荣化名刘金坤,一直在南北各地跑单帮,利用各种手段走私鸦片。

他表面上伪装成商人,运输烟酒、饼干、罐头之类的合法货物;暗地里把鸦片掺入其中,倒运到各处。

令人发指的是,刘连荣还会在避孕套里装上纯度极高的烟膏,搓成条状,强行塞入陈兰芝体内。

这是在当时很常见的人体运毒法,有男人组成,靠肛门和胃部存毒的「肛门队」;女人组成,靠下体存毒的「水门队」。

倘若避孕套破了,人体会快速吸毒,造成死亡。

可走私烟土利润太大,无数亡命之徒趋之若鹜。

还有用出殡的死人棺材、死猪、船舱夹层运毒的方式,五花八门。

不久之后,陈兰芝发现自己怀孕了。

刘连荣丝毫没有当了父亲的兴奋,而是逼着陈兰芝堕胎!因为陈兰芝行动不便,会影响他走私鸦片。

几经抗争,陈兰芝产下一个死婴。畜牲不如的刘连荣竟一把抢过孩子,开膛破肚!

陈兰芝见状当即昏死过去,等她清醒过来后才知,那孩子已经成了夹带毒品的「容器」,早就被倒手了。

八、魂归地狱

1940 年 6 月,侵华日军攻入了宜昌城,这一年,陈祖德正好四十岁。

卖掉女儿后,钱没多久也就花光了,等再去想卖掉儿子陈子业的时候,张妈已经带着孩子远避他乡。

他只好再找小海子,小海子却搬了家,不知去向。

宜昌沦陷,陈祖德本想随着难民的队伍跑到别处安身,可他戒不了烟,烟瘾一发作,浑身大汗淋漓,骨头上像有无数蛆虫子爬过。

当他路过当初自己开的烟馆时,发现门口已经挂上了日本国旗。他体力不支,双腿一软,倒在门口。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烟馆里走出来,竟然是小海子。

陈祖德用尽全身力气,匍匐前行,哭求道:「兄弟,快给哥哥口烟抽,我快死了。」

等小海子看清这个浑身泥灰,像狗一样爬过来的人是陈祖德时,冷笑道:「哪来的臭烟鬼,跟我要烟,你以为自己还是富少爷呢?」

说完,就叫人把祖德拖到了后面,递上一张锡纸,在上面撒了点白面,用火一燎,让陈祖德吸上面的烟气。

陈祖德用焦黄的手指接过来,贪婪地嗅着升起地毒雾。这是「白面」,是从吗啡中提炼出来的。他早就听说过,比鸦片更毒,金贵得很!

陈祖德贪婪地大口吸着,每吸一口就像蛤蟆一样鼓着腮帮子不忍吐气。

小海子挥退众人,低声说道:「陈祖德,你还真是命大。趁你死之前,再过把瘾吧。」

随即说出了一番让陈祖德如遭雷击的话:「你现在这个鬼样子,其实都是我害的!」

「从小我就记恨你,凭什么你生来就是少爷,我就是个下人,凭什么你干了坏事,老爷倒要打我?跟我比,你明明就是个废物。」

「我一直想弄倒你,可是我苦于没有办法,谁知道天助我也,你老婆竟然让你去抽大烟,真是天赐良机!」小海子狂笑起来。

「从那时候起,我就想好,我就用这大烟翻身,也要用这大烟把你搞掉!」

「我拉你赌钱,让你给你爹吞鸦片药丸,让你出卖家产、把茶楼改烟馆;还有那个在烟馆抽死的人,上门抓你的警察,都是我安排好诈你的!」

小海子嘿嘿一笑:「秀娘去了外地当妓女,是我让人撺掇干的,或许现在已经死在外面了。不过,是她心甘情愿走的。她要跟着你,也是死路一条,我还算是帮了她一把。还有,你闺女兰芝被人贩子转卖给烟土贩子,也是我干的。」

「没想到你今天主动找上门来了,也罢,现在彭大爷我靠上了日本人,你就是全世界说理去,也没人敢把我怎样。」

说罢,狂笑离去。

陈祖德听完呆立原地,混浊的双眼泛起泪花,此时的他已经满头白发,全身干瘪,活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

看不出年龄形销骨立的大烟鬼,却还在猛吸不止

他呲着剩下的几颗黑牙,嚎了几下,不知是哭是笑。

可又马上顿住,捧起地上的锡纸,又狠狠吸上了一口。

这年冬天,宜昌的温度罕见地降到了零下。

陈祖德因偷衣服,被人抓住打断了另一条腿,扔在一个后山坡上。

第二天一早,人们发现一团黑色的东西仰躺在地,以为是一条死狗,走进了才发现是一具尸体,手里握着一张皱巴巴的锡纸,满脸狰狞,死不瞑目。

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没有人去关心一个烟鬼的死亡。

九、忍辱负重

抗战开始后,陈兰芝跟着刘连荣定居到了上海。刘连荣勾结上了日军和汉奸,从走私鸦片升级到贩卖海洛因等毒品。

陈兰芝亲眼看到这些毒品流入社会,毒害着民众的身体和精神,可却无力阻止。

1945 年,日本投降了,可国民党政府并没有真心禁毒,蒋介石在暗中控制着鸦片的买卖,加紧内战。

1949 年 5 月,上海市郊传来隆隆炮声,马上就要解放了!可此时的刘连荣却惶惶不可终日,仿佛大限来临一般度日如年。

他把手中的毒品还有凶器,都偷偷藏了起来。隐姓埋名,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这一年的 10 月,新中国成立,新生的人民政权向全国发出了《关于严禁鸦片毒品的通令》,要从根本上整治旧中国这积弊已久的社会顽症。

解放后重庆为吸毒者所开设的戒烟学习班,帮助他们重新做人

自雍正七年(1729 年),中国颁布了世界第一部禁烟法令后,民国政府也曾下达了无数的禁烟指令,发动过无数禁烟运动,却无一成功,反而使毒品越禁多,越禁越盛。

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全国约有毒贩 30 万人,种植罂粟面积达 100 万公顷,吸毒者约 2000 多万,平均 20 几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瘾君子!

刘连荣心里一直抱有侥幸想法:禁毒,皇帝没这个本事,老蒋没有,他共产党也没办法!

于是他又开始嚣张起来,暗中联系上了之前的烟贩、烟民,又开始偷偷贩毒。

陈兰芝却坚信,人民政府为人民。她在报纸上看到了上海政府禁烟禁毒工作的决心,看到了一批批毒贩落网,知道摆脱刘连荣的机会到了。

解放后,人民政府积极开展工作,销毁毒品烟具

十、毒贩伏法

1952 年,上海。

上海南市肃清毒品工作组成员陈子业,看着桌上的一份材料,陷入了沉思。

这是一份匿名的检举材料,里面列举了辖区居民,化名为刘金坤的贩毒罪行。

铲除毒品,先除烟贩!

经过细致的侦查和准备,8 月 13 日夜,陈子业和当地公安分局的同志,连夜冲入刘连荣家,将其本人抓获。并起获伪装好的鸦片等毒品,还有枪支、匕首等凶器。

可等审讯刘连荣本人的时候,这家伙一推二五六,问什么都说不知道,还大吵大嚷说是被陷害的。

陈子业和其他工作人员原本想以刘金坤为突破口,一举破获隐藏在上海的贩毒网,苦于没有更多的证据,无法得到有用的线索。

就在这时,刘犯的老婆突然要求跟工作组见面,说她之前写过检举信,现在要当面揭发刘犯的罪行。

等陈兰芝走进来的时候,忽然认出了陈子业,这是她失散多年的亲弟弟!

此时此刻,历经劫难的姐弟俩,却在这种场合相见了。

十几年天各一方,姐弟俩抱头痛哭。

陈子业告诉姐姐,失散后,张妈带着他四处逃难,不幸死在了路上。

身为孤儿的他幸运地参加了人民军队,在军队中成长,在军队中工作。

解放后,他有一阵子回到了宜昌,通过翻阅毒贩彭志海的档案,大致知道了自己的爹娘,都被他所害,尸骨难寻。姐姐的被卖失踪,也与他有关。

因为手上有人命,彭志海已经被当地人民政府枪决了。

陈子业之后调动工作,来到上海,负责南市的禁毒工作。

9 月 25 日,肃毒委员会在沪南体育场召开公审大会,公判毒品犯 26 名,其中罪大恶极如刘连荣者,被判死刑。

陈兰芝在台下看到刘连荣终于伏法,激动得泪流满面。

陈兰芝和陈子业姐弟,也作为代表,被请上台,在大会上向大家讲述自己家族的兴衰,控诉毒品的罪恶。

十一、写在最后

陈氏家族的故事,就是一部毒品在中华大地肆虐到消失的近现代史。

陈祖德、李秀娘,他们是旧中国千千万万倒在毒品脚下的人物的缩写。

在旧中国的毒雾之下,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够领导和帮助那些被毒品控制的人,真正的认识并警惕到毒品的危害,勇于对那个吃人的旧时代进行斗争,团结一心,抵制毒品的侵害。

在中国人民与毒品斗争的近 200 年的历史中,也只有中国共产党,能够放手发动广大人民群众,仅用三年左右的时间,就基本禁绝了百年沉疴的鸦片毒品,洗雪了「东亚病夫」之辱,开辟了一方鲜有毒品的净土,创造了世界禁毒史上的伟大奇迹。

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

时至今日,在毒品仍然在为害的世界的时候,中国,在用最大的决心,最大的力度,积极宣传毒品的危害,打击毒品犯罪。

而现今中国人民对那些劣迹吸毒明星的零容忍,证明了我们一直在以史为鉴,保持警醒,防止毒患卷土重来。

那个毒品在中华大地肆虐的黑暗时代,永不复返!

参考文献:

《毒品的历史》

《禁烟史话》

《民国毒品秘档》

《中国禁毒史》

《上海禁毒史》

中国历史上发生过什么恐怖的事? - 历史环游记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