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高智商犯罪吗?

 2021年11月18日

说一个高智商劫机的真实故事吧。

丹·库珀至今都没让 FBI 找到他本人和关键线索。

还一不小心推动了航空安全领域的技术发展。

故事发生在一个平静的下午。

1971 年 12 月 24 日 14:50,时年 23 岁的美国西北航空公司乘务员芙萝伦丝·沙夫娜,正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到工作上。

第二天就是感恩节了,想到即将到来的节日,她的思绪就总是往外飘。

好在这次 305 次航班是一趟短途飞行,从波特兰出发到西雅图,开车也不过一个半小时。

波音 727-51 虽然是小型短途客机,但再慢也能在一小时内赶到西雅图,基本不会影响她的假期。

飞机冲过云层的抖动过后,沙夫娜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她负责给客舱后半段的乘客提供服务,不过一般这样的短途飞行,很少有乘客会买饮品或食物,工作量应该不会太大。

沙夫娜似乎有些失算了,飞机刚刚稳定后,坐在 18C 的乘客就向她示意需要服务。

那时一个年过 40 的白人男子,肤色偏暗,白衬衫黑西装,连领带都是黑色的,看起来像个常年在外的商人。

沙夫娜走近后,男子表示自己需要一杯波旁威士忌加苏打水。

乘务员手脚麻利地将饮料奉上,同时接过钞票(在美国,坐飞机点酒类饮品要自己花钱)。

与钞票一起递过来的还有一张折叠的纸条,沙夫娜已经习惯了这种搭讪方式,总会有些寂寞的旅客在纸条上写下自己将要入住的酒店,期望一段艳遇。

所以她娴熟地把纸条揣进衣兜里,直接丢掉可能会让乘客恼羞成怒,她才不会那么傻。

空姐这一手似乎把这个男子给整不会了,他明显呆了片刻,然后才在沙夫娜再次经过的时候低声对她说:

「小姐,我建议你还是看看那张纸条,我这里有炸弹的哦!」

小丫头在极度震惊的同时,悄悄打开了那张纸条。

纸条上的字是标准的印刷体,为了强调紧急性,还把所有字母全给大写了!大体上内容是:我有个随时能引爆的炸弹,请坐到我身边来。

沙夫娜看完纸条抬起头时,发现男子已经挪到靠近窗户的空座上,顺手还拍了拍之前坐着的椅子,示意小姑娘坐这里。

搞得沙夫娜也不清楚,这是真有炸弹,还是一次别出心裁的搭讪,只能坐了过去。

坐稳后,沙夫娜自然是先要求看看炸弹的,男子先从她手里拿回了纸条,然后打开了脚边的公文包。

包里有 8 根红色圆柱体物品,用绝缘电线连接到一个大电池上,看起来确实像一个简易炸弹。

展示了足够长的时间后,男子合上公文包,提出了要求,20 万「可流通的美国货币」,4 个降落伞(两用两备),1 辆能给飞机加满油的加油车在西雅图机场待命,17:00 之前准备好。

确定真不是搭讪的,沙夫娜说自己没法做主,需要去通知机长,男子颇为绅士地做了个请的手势,还表示自己不会主动制造乘客恐慌。

沙夫娜赶紧跑去驾驶舱,把这个消息传给机长威廉·斯科特。

机长大人毕竟久经考验,他一方面指示沙夫娜回去陪那个炸弹哥继续坐着,随时掌握动向;另一方面紧急联系了西雅图南郊的塔科马机场,把这个消息传了出去。

机场这边立刻通知了西北航空公司的总部和联邦调查局,斯科特机长在告知机场时,已经把飞机的自然信息一并发了出去:

除劫匪外,乘客 35 人,机组工作人员 6 名,油料充足,起码够在空中航行 3 小时以上。

随着警方和航空公司的响应,一场警匪斗智即将展开!

1

沙夫娜回到劫匪身边时,发现他已经戴上了深色墨镜。

劫匪表现得很轻松,询问她是否将消息传出并得到肯定答复后,就靠在座椅上养神,把沙夫娜弄得手足无措。

地面那边,西北航空的总裁唐纳德·尼罗普先做出了反应。

考虑到公司声誉等问题,他授权支付赎金,并命令全体员工配合劫匪的要求。

FBI 的探员也飞速赶到机场塔台,他们认为飞机在空中确实办法不多,可以配合,但希望能就细节问题跟劫持者交流。

机长只好让另一名叫蒂娜·穆克洛的空姐给劫持者传话,询问他是否方便到驾驶舱来沟通。

男子听完后笑了笑,表示愿意和警方交流,但不会去驾驶舱,可以让蒂娜继续传话。

同时他还示意已经蒙圈的沙夫娜该干嘛干嘛去,不用蹲这陪自己。

借助蒂娜,FBI 很快和劫持者展开了交锋。

他们表示,如果需要的是大面值钞票,筹措起来比较方便,但 1 万张 20 美元旧钞,还得不连号,确实比较麻烦,希望可以多给一些时间。考虑到燃料问题,飞机是否可以先降落到西雅图的机场,慢慢等我们送钱?

劫机男子冷笑了一下,告诉蒂娜,自己很清楚落在地上的飞机更容易被外部控制,我要的东西没准备全以前飞机不可能降落,让他们死了这条心吧。

不过时间可以放宽,希望他们可以在飞机没油之前准备好,不然就真的会发生悲剧了。

说完男子轻松地用火柴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吸了口,侧头思考了一会儿后,递给蒂娜一张 20 美元的纸币:

「请再给我一杯波旁威士忌加苏打水,别放冰块,对了!记得找零钱给我。」

蒂娜多少有点佩服眼前这个毫无紧张感的男人,这家伙和那帮情绪激动,上来就「带老子去古巴」的土帽劫机犯完全不同,非常懂礼貌又口齿伶俐,显然受过较好的教育。

在将男子的回复传给地面后,蒂娜将开始准备威士忌和零钱。

机长斯科特旁听信息后,指示飞机到基普特湾上空盘旋,万一没油了可以水上迫降,并且机长对乘客进行广播,声称因为气象条件恶劣(当时确实下着大雨)和轻微机械故障,到达西雅图的时间将会延误,暂时把其他乘客都蒙在了鼓里。

FBI 那边虽然对初级忽悠未能成功有点失望,但大体上还是比较满意,因为他们赢得了最宝贵的东西——时间!

只要时间足够充裕,庞大的国家机器就能启动,起码可以收集到足够的信息,做出更全面的准备。

FBI 的探员很快找到了第二个交流点——降落伞和加油车。

他们清楚这是劫机者布置的疑阵,拿到钱后这人的出路也无非就这两条,飞行途中跳伞或挟持飞机到国外,比如……古巴……那毕竟是美洲唯一不怕美国的地方。

探员们向飞机上传达消息,降落伞的问题很容易解决,我们已经在附近的空军基地借了 4 个降落伞,很快就能送到。油车也准备好了,请耐心等待我们筹款,有消息会及时通知。

其实在这阶段 FBI 那帮玩儿战术地又设了一个套,军用降落伞为了实现战争中能够在区域内密集伞降,大多设计成纯粹的阻力装置,不能大幅度调整方向,下落速度很快。

如果劫匪同意使用,只要他敢跳伞,FBI 就可以快速确定较小的搜索范围,抓捕的几率将极大提高。

此外因为军用降落伞下降速度快,操作不当的话很容易摔伤,那么劫匪就更难逃脱搜捕。

拿到烈酒的男子没急着答复,反而跟蒂娜开始闲聊。

看着窗外他表示,飞机似乎正在经过塔科马(波特兰和西雅图之间的一个小镇),随后笑着说,麦科德空军基地距离西雅图机场不过区区 20 分钟车程,这帮家伙确实够慢的。

不过随后他的话就不那么友好了:

「告诉地面那帮家伙,不要再耍这种小花招,降落伞必须配备有手动开伞绳的民用品。如果他们说找不到就提醒那帮笨蛋,西雅图有不少跳伞学校。对了!现在似乎已经到了晚餐时间,请他们给机组人员点食物吧!虽然你们应该没有啥胃口。」

接到消息的 FBI 探员倒也不怎么失望,他们觉得已经收获不菲了,起码可以知道劫匪对西雅图非常熟悉,可以准确在空中找到位置,清楚建筑之间的车程,甚至知道有跳伞学校。

并且能够确定这人对跳伞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不是个小白,这些都能成为未来侦破的线索。

最重要的是利用这些消息往来的时间,探员们调动大量人手将准备的钞票全部拍照,每一张的编号都照得清清楚楚,虽然它们不连号,但只要劫匪敢花这些钱,就不愁摸不到线索!

小兄弟!玩儿战术你还是嫩了点!

2

都认为取得自己想要成果的警匪双方沉默了下来,静静准备后面的手段,钞票、降落伞、加油车都送达机场,FBI 清空了所有跑道,大量狙击手也各自隐蔽就位。

17:24,一个消息传上飞机,所有东西准备妥当,可以降落了!

17:39,客机携带着巨量的风雨从天而降,狙击手们立刻就明白自己可以歇菜了,甚至 FBI 那帮玩儿战术的还隐隐有了一种上当的感觉。

本来他们拖延降落时间是为了给钱拍照,营造对自己有利的局面,可此时他们才发现,拖延时间对劫匪同样有利!

因为当时正处于冬季,日落时间较早,拖延降落的结果是此时天已经黑了,劫匪指示飞机降落在一个四面空旷又灯火通明的停机坪上,还关闭了机舱的灯光和窗帘。

这样他就可以随时清楚地观察到机舱外的情况,外面却看不到里面,杜绝了接近突袭和狙击手打黑枪的可能。

FBI 指挥官懊恼地敲了敲脑袋,觉得这种情况下玩不出太多花样,只能让西北航空的员工穿上便装(工服和警察有点像,避免误会)给飞机送钞票和降落伞,试试能不能找出点破绽来。

其实指挥官并没抱太大期望,以劫匪展示出的谋划和机敏,大抵不会在这种关键节点上犯错误。

果然,男子压根就没露头,只是开启后仓门放下伸缩梯,让空姐蒂娜取走了所有东西。

好在劫匪还算比较有口齿,确定东西没被捣鬼后,释放了全部 35 名乘客,还多赠送了两名机组人员,其中就包括仍在蒙圈中的沙夫娜和另一名高级空乘员。

只留下了 3 名驾驶舱成员和比较聊得来的空姐蒂娜,正好 4 个人,对应 4 个降落伞。

FBI 暗自庆幸没在降落伞上搞鬼,否则万一劫机者逼机组人员跳伞就麻烦大了。

感觉有点狗咬王八无处下嘴的 FBI,终于等来了一个有用的消息,波特兰查到了劫匪的登机资料。

这个人买机票用的名字是丹·库珀,这可能是个真名,探员们决定诈一诈!

在无线电中,探员陡然喊出了这个名字,看看能不能震慑中那个劫匪。

突然这么一嗓子,确实把正在跟蒂娜讨论后仓门在飞行中是否能打开的劫匪吓了一跳,但人家并不惊慌,只是在无线电里用一声嗤笑回应,并要求地面立刻开始给飞机加油。

其实这件事只能说 FBI 里无肥宅,因为所谓丹·库珀是一部法国漫画的主角,职业是加拿大空军的试飞员,这根本就是个化名。

无奈的 FBI 只能指示油车给飞机加油,警匪双方又开始了新一轮布置。

FBI 这边认为制止起飞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于是联系上空军基地和国民警卫队,请求他们派三架飞机跟踪,起码要保证出境前能拦截,跳伞能锁定大体位置。

劫匪这边则开始给驾驶舱布置任务,他要求向东南方的墨西哥城飞行,而且详细设定了飞行参数,具体为速度不能超过 185 公里/小时(正好是飞机失速的临界点),高度不能超过 3000 米(有氧气能呼吸),起落架升空后也不能收起。

为了降低起落时间和失速速度,他居然很专业地让机组把襟翼降低了 15 度。

机长斯科特见他如此专业也不敢怠慢,立刻提出这家 727 是短途客机,油箱没那么大,根本飞不到墨西哥。

双方认真讨论了一番后,决定在内华达州的里诺-太浩机场再加一次油,续航到墨西哥。

全程旁听的 FBI 开始倾向于库珀是准备驾机外逃,研究得这么细,不出境一次简直辜负死去的脑细胞。

随后事态的发展则更坚定了他们的判断,因为库珀下一个要求是不要把后仓门关上,就这么起飞。

机长斯科特立刻提出反对,他认为不关舱门起飞非常不安全,可能造成飞机失去平衡。

库珀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告诉斯科特这是安全的,但自己不会坚持,反正到了天上总还是要开的。

如此随意的态度让 FBI 觉得他对跳伞这件事儿不太在意,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准备逼迫机组人员跳伞,自己驾驶飞机逃出国境。波音公司那边已经确定,727 确实可能单人驾驶。

19:00 左右,美国联邦航空局的官员也赶到了机场,希望可以跟库珀面对面地谈一下,并表示自己可以脱光了再上飞机。

库珀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个要求,并提醒警方原则上给这种型号的飞机加满油只需要 15 分钟,不要再耍花样了,以免自误!

FBI 这边有点无奈地答复加油车的泵送机构有气锁,时间紧任务重,油箱气压变化大,触发了输油锁定,咱们只能再找一辆车加油。

对这个解释库珀表示理解,但还是嘲讽冬季能触发气锁有点不可思议(气锁确实在夏季更容易被触发)。

好在第二辆油车很快就怼满了油箱,完成了劫匪的全部要求。

3

7:40,波音 727 再次起飞,机舱里只有库珀本人、机长斯科特、空姐蒂娜、副驾驶拉塔扎克和飞行工程师安德森共 5 个人,飞机顶着风雨向东南方飞去。

与此同时,麦科德空军基地也起飞了两架 F-106 战斗机,在库珀的视野外尾随跟踪,一架在上方,一架在下方。

空中国民警卫队也从其他任务中抽调了一架洛克希德 T-33 教练机,在客机视野外的正下方,随时保持对客机的呼应。

按说 FBI 这么安排已经算至矣尽矣,客机想越境有战斗机拦截乃至击落,有人要跳伞下边的教练机也能保持关注,起码能确定大体落点,指导地面围捕绰绰有余。

然而国民警卫队那帮哥们毕竟不是那么专业,他们的教练机之前在执行别的任务,没落地就一个弯道漂移了过来,伴飞了 20 来分钟油就不够了,只能降落加油去。

坑爹的是他们还没安排其他飞机接力,这成了整个围捕过程最大的漏洞。

与此同时库珀也开始亮底牌,下令将客舱增压装置关闭后,他把四名机组人员统统赶到驾驶舱,并把驾驶舱和客舱之间的连接门关死。

当时飞机上的连接门没有观察孔,也不可能有监控,机组人员再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有工程师在关门的瞬间看到他的腰上似乎缠着一个帆布包,很可能装的是赎金。

好消息是驾驶舱这哥几个算暂时摆脱了劫匪的控制,可以立马把最新情况报告地面,FBI 大惊失色,那货要自己跳伞!

原因很简单,之前说过 3000 米的高度有空气,而关闭增压装置后机舱内外的气压就会平衡,可以轻易打开舱门,且没有太剧烈的风,完全具备伞降条件!

此时正下方伴飞的教练机已经返航,根本观察不到降落点,FBI 赶紧命令后方两架战斗机逼近客机,但为时已晚。

20:00 左右,驾驶舱的仪表显示后仓门已开启,机长斯科特赶紧用机组广播电话联系劫匪,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库珀接起了电话,高声回答「NO」后挂断,随即在 20:13 机尾突然上扬,以至于驾驶员不得不手动恢复配平才能继续飞行。

机组成员记录了此时的位置,飞行最早的起点波特兰以北 25 公里左右,在刘易斯河边。

机组这几个人简单商量了一下,认为机尾上扬很可能是劫匪跳伞造成的,但是为了小命考虑还是别开驾驶舱门为好,飞到之前约定的里诺机场落地再说。

后方高速迫近的战斗机也没观测到有人跳伞,无论在雷达上还是视线里,为了谨慎起见,FBI 也同意客机到机场再说。

22:15,两架战斗机伴飞的客机终于在里诺机场降落,反复联系劫匪无果后,FBI 谨慎地包围了飞机,再冲上去搜查。

然而,他们只在驾驶舱里找到了劫后余生的四人组,库珀已经踪迹杳然。

4

发现劫匪已经不见的 FBI 立刻展开侦破工作。

他们快速分成三组,第一组就地在飞机寻找一切线索;第二组联系劫匪跳伞附近的警察、探员立刻展开搜索;第三组则要尽快绘制劫匪图像,在劫匪登机的波特兰、熟悉的西雅图和飞机落地的里诺寻找目击者,尽量锁定嫌疑人。

第一组的工作专业而顺利,他们在飞机上提取了 66 个可疑指纹,找到了劫匪跳伞前丢下的黑色领带,上面还有一个金属领带夹。

另外库珀未使用的两个降落伞也被收回,其中一个被打开且护罩线被切断两条,怀疑是劫匪用来捆紧帆布包。

整机搜索后他们没有发现炸弹,但在库珀使用的酒杯提取了指纹和唇印,还收集了 8 根劫匪抽过的罗利牌香烟的烟头,在上面提取了齿痕,确定他有一颗犬齿是后补的,算是把能收集的物证都收集了起来。

第二组就比较惨了,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展开搜捕,给出的理由是当时天气太恶劣,目标区域地势又太过复杂,一直到次日上午雨停天亮才把搜索队撒出去。

一夜的狂风暴雨把地面痕迹全部毁灭,搜索队天上地下地折腾了几个星期,连直升飞机都用上了,总算找来一对破布头、烂鞋带,却一件和案件有关联的东西都没有,白白浪费了大量人力。

而相比无可奈何的第二组,第三组就是真的蠢了。他们初步画出的嫌疑人图像只能算小鸡吃米图一类的漫画,靠着这玩意儿他们锁定了一个叫 D.B.库珀的家伙。

那位仁兄之前有过轻微犯罪史,凑巧又长期在俄勒冈州四处晃荡,非常熟悉那边的地形。警方毫不犹豫地就传唤了他,起手就是一通大记忆恢复术,然后发现自己搞错了,那老兄犯罪发生时正在一个超过 20 人的大趴上喝得烂醉,压根没作案时间。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错了就放呗,可偏偏某个不靠谱的警员把他的名字透露给了媒体。

当然,透露给媒体也不是啥大事,无非半小时后再宣布排除嫌疑就是了,但坑爹的是那天不靠谱的警员遇到了同样不靠谱的记者。

美国记者大家都是晓得的,为了抢新闻基本都视节操为无物,一个叫詹姆斯·朗的记者听到名字就冲回去发了一篇报道,压根就没听到排除嫌疑的事儿,因为他的报道最早,所以丹·库珀就变成了 DP 库珀,一直流传至今。

很快三个小组的负责人就聚在一起开了个碰头会,发现手里掌握的线索根本不足以锁定罪犯,于是他们又商量出两个比较笨的办法同时开展,试图在利用足够的人力得到线索。

他们的第一个办法叫控制渠道,你劫钱不就是为了花嘛?那不就是现成的线索?

FBI 很快就把钞票的编号发送到金融机构、赌场、赛马场等经常进行大笔现金交易的地方,要求他们留意这些钱,并提供了追回金额 15% 的奖励。

发现效果不大后他们又把号码全美公布,准备用广撒网来多捞鱼,遗憾的是这招在美国完全失效了。号码全美公布后非但一张赃款没找到,还促进了印假钞的生意。

无数逗比拿着印有赃款号码的假钞找他们领赏,劫机犯没抓到,造假团伙倒是打掉一堆,大约这也算一种偏得吧。

FBI 想到的第二个办法叫继续搜索,之前在跳伞区找不到线索,咱们扩大范围不就完了,从北边的西雅图到南边飞机最后降落的里诺,再来一次拉网式搜索,就不信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事实上他们确实啥也没找到,这次找不到线索倒不一定是因为 FBI 无能,只怪美国的官僚效率实在太丧心病狂,磨叽到次年 2 月才展开搜捕。

案件都过去 3 个月了,还哪有线索能留给他们?就算动用了潜水艇也全然没个卵用。

花活用尽的 FBI 只能结硬寨打呆仗,成立专案组用最笨的办法排查嫌疑人,这份工作一直持续到 2016 年,他们筛选了 1000 多个目标,除了 24 人全部排除了嫌疑,工作量很大,但依然没个卵用,因为那 24 个人确实无法排除嫌疑,但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定罪。

更坑的是 FBI 为了比对牙印,把最重要的证据烟头给弄丢了……

DB 库珀和那笔巨款就这样消失在了广袤的美洲大地,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5

其实如果我们说数十年来一点东西都没发现也不现实,毕竟只要存在就会留下点痕迹。

1978 年的时候,一个猎鹿人在华盛顿州城堡石以东 20 公里的密林里下陷阱,意外地发现了一张被劫持飞机的后仓门说明书。

这个发现把 FBI 的脸打得啪啪作响,因为那里就在他们之前的搜索范围内,两次都没发现,过了好几年居然被一个业余选手给找到了。

只是这张说明书对案件侦破没啥帮助,它可以是库珀带下来的,也可以是风刮下来的。

到 1980 年的时间又出现了一个重大发现,那年 2 月 10 日八岁的布赖恩·英格拉姆和家人一起在哥伦比亚河沿岸度假,这熊孩子在河边沙地上架篝火,随便找个地方挖坑,却意外地发现了 3 捆钞票!

虽然那些钞票已经腐蚀得不像样子,但捆它们的橡皮筋却保存完好。

赶来的 FBI 很快确定这 3 捆钞票就是被库珀劫案中的一部分,奇怪的是 3 捆钞票中有两捆是原封不动的 100 张,却有 1 捆是 90 张。

这个发现除了依然把 FBI 的脸打得啪啪作响外(也在搜索区里),还对侦破工作起了反作用,因为专案组的侦破思路因为这些钱彻底分裂,吵得不可开交。

军方过来帮忙的水文学家认为那些钱是从水里冲上岸的,又经过层层自然冲刷被埋了起来,证据是钱烂成了椭圆形,中间部分又粘连在一起,符合泡水冲刷的特点。

如果这个推测成立,对案件一点推进都没有。哥伦比亚河的支流很多,鬼知道是从哪冲过来的。况且这也没法判断劫匪的任何行为,它可以是游泳时掉河里的,可以是跳伞时掉河里的,也可能是库珀无聊扔在河里的。

专案组里的一部分探员对水文学家的推测不屑一顾,他们通过实验得出一个结论,捆钱的橡皮筋如果泡水又经过较长的时间很容易腐烂,而这些钱橡皮筋全都完好,显然是有人埋的,那个人应该就是库珀,不然也没法解释有一捆钱少了 10 张。

从目前看支持人为埋下的吃瓜群众比较多,但其实这依然对破案毫无帮助,因为除了能证明库珀来过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可以推进案情,只是平白多了个库珀曾经用赎金生篝火取暖的谣言。

FBI 的头目对这些小争论毫不在意,人家的格局毕竟在那摆着,干脆咱们以发现残币的河滩为原点,扩大范围挖掘吧!如果是埋的,有可能别地方还有,兴许能找到更多线索。

然而似乎冥冥之中确实有些意志不想让他们顺心,1980 年 3 月,附近的圣海伦火山喷了,这次喷发一直持续到 5 月,这期间连绵不断的地震、水下爆炸、雪崩大幅度改变了那里的地貌,这还挖啥了吗?

当然,探员们不可能毫无作为地任由外人打脸,一个叫拉里·卡尔的家伙发现了有趣的情况,他在仔细对比资料后提出,我们应该高估了库珀的伞降能力,给他准备的四个降落伞中他挑选了最旧的两个,却对性能更优越的运动伞视而不见。

而且库珀在案件中的跳伞行为一点都不专业,虽然他摘掉了碍事的领带,但穿着西装和衬衫跳伞显然没有考虑温度问题,更没有要求提供防护用的头盔,最致命的是他还带着装炸弹的公文包……

同僚们纷纷表示卡尔大哥简直是福尔摩斯附体,推断如神,那么请问下一步咱们该干嘛?这一句话就把神探给整不会了,是啊!即使如此又怎样?再去排查几千号人?还是没办法。

随着科技的进步,一些微证据也逐渐被挖掘出来,探员提取出了一些 DNA,又用电子显微镜在库珀留下的领带和领带夹上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石松孢子,又或者纯钛金属颗粒、铈和硫化锶颗粒。

除了石松孢子外,这些东西凑巧在 20 世纪 70 年代波音公司的超音速项目里都有,更凑巧的是那两个厂子都在波特兰,故事开始的地方。

6

FBI 一直把这个案子查到了 2016 年,期间他们遭受了无数次调戏,起码一打人跳出声称自己或自己的某个亲属就是库珀,但每个都有关键证据对不上号。

到 2016 年 7 月,FBI 的头目也疲了,宣布不再积极调查这起案子,把宝贵的人力转移到其他地方。

搞笑的是时任局长小詹姆斯·科米居然想到了人民战争的社会主义绝招,同时宣布鼓励民间团体参与破案,并在 FBI 的官方网站上把数十年来全部的资料都放了出来,共 60 卷。

根据这些资料,我们可以对库珀这个人进行一点程度的掌握,此人身高约 1.78 米,体重约 82 公斤,犯案时年逾 40,肤色偏暗,有一双锐利的棕色眼睛,左下侧犬牙是补的。

他熟悉西雅图的城市结构,拥有丰富的航空知识,对于 727-51 这种飞机了如指掌,比一般工程师懂得都多,很可能就供职于波音公司或航空公司。并且掌握了一定跳伞技能,根据探员卡尔的推测,这项技能并未达到专家级。

劫匪的烟酒习惯符合一般美国人特征,波旁威士忌算美国特产,罗利香烟也是典型的美国生烟,从其领带夹的固定方式看,这人极有可能是左利手或者两只手都足够灵活。

另外丹·库珀这部漫画当时并未在美国发行,也没有英语版本,劫匪采用这个化名排除偶然外,极有可能有过法语地区生活经历或精通法语,最大的可能是参加过二战或越战。

其语言习惯有一部分并不符合本地特征,比如「可流通的美国货币」,结合其烟酒习惯,推测有可能是一、二代移民。

FBI 多年调查后确定,从西雅图到俄勒冈里诺,在犯案那个周末没有可疑的人口失踪,探员卡尔推测其在跳伞过程中毙命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排除。

基于这些线索,大量民间组织开始了全民柯南行动,虽然提供了不少清奇的思路,但对案情的推进依然不大。

这帮哥们也弄了个网站出来,试图搞一把三个臭皮匠的套路,遗憾的是时至今日除了把嫌犯规模一扩再扩并写成若干流行小说外,大体还是在原地踏步,民科也拯救不了 FBI。

7

根据目前的资料梳理,比较有意思的嫌疑人有这么几个:

特征最符合的嫌疑人叫肯尼斯·彼得·克里斯蒂安森,这老兄出生于 1926 年,年龄符合,幼年随父母移民到美国,符合二代移民推测。

1944 年他入伍伞兵部队,但因为欧洲战场太过顺利而没有投入战场,又符合懂跳伞但缺乏经验的特征。

战争结束后肯尼斯先在西北航空(就是出事的那家)南太平洋区域担任机械师,确实非常熟悉飞机结构,又能接触到那部漫画。随后又在西雅图长期担任空乘长,可以对那个城市了如指掌。

肯尼斯的烟酒习惯与劫匪完全一致,又是个左撇子,空姐沙夫娜在看过他的照片后表示这个人和飞机上的库珀非常相似,起码是自己看过所有照片中最相似的一个。

据肯尼斯的弟弟披露,他发现了哥哥的一个文件夹,里面全是关于西北航空的新闻剪报,这些剪报从 20 世纪 50 年代开始从未中断,却在劫案发生的前一天莫名停止了,可以侧面印证他就是库珀。

但是 FBI 对上面的说法持保留态度,他们认为肯尼斯明显比库珀矮,只有 1.73 米,这么大的身高差不可能随便抹平,而且体重也不对。更重要更重要的是人家更多的是军用降落伞使用经验,不太可能非要个民用伞跳。

又因为肯尼斯已经在 1994 年病逝,FBI 无法取得口供,他的嫌疑只能永远存疑了。

最被 FBI 关注的嫌疑人叫谢里丹·彼得森,这哥们也是 1926 年出生,但生日比肯尼斯小,所以在案发时 44 周岁,也符合年龄。

他二战期间曾在海军陆战队服役,也去过越南战场,符合接触法语区漫画的条件。

更要命的是他的身高、体重、外貌都和库珀高度相似,退伍后还长期在西雅图担任波音公司的技术工程师,完美符合了解波音飞机特征的条件。

而且彼得森的烟酒爱好与库珀相符,又热衷于冒险和滑翔伞运动,具备充沛的野外求生经验和非常规跳伞经验。

而且是他还在 1970 年给波音公司的宣传中拍过一张照片,那张照片里这哥们穿西服打领带,还登着一双和库珀一模一样的牛津鞋从飞机上跳了下去,连高度都和库珀一样……

这套组合下来不止 FBI 盯上了他,连他身边的同时都认为这哥们就是大名鼎鼎的库珀先生。在媒体的长期轰炸下,这老兄的心态还算保持得不错,时不时就出来调侃几句,也算自得其乐。

在接受 FBI 询问时,彼得森声称案发时自己在尼泊尔旅游,但没人能证明这个说法,他也配合警方完成了 DNA 采样,就不再有下文了。

根据 FBI 在 2016 年披露的资料上看,他们也挺无奈的,最合适的 DNA 收集物烟头被他们自己弄丢了,领带、酒杯和降落伞都倒过好几手,采集出不止一个人的 DNA,几乎失去了比对意义,压根无法确定劫匪是谁,他们给彼得森采用的只是一种心理战术而已。

无论如何,这个最被广泛接受的嫌疑人于 2021 年 1 月去世,人世纷扰与他再无瓜葛,他或许就是库珀,或许只是无辜被牵连,对他本人来说已经不再有任何意义了。

整个案子最扯淡的嫌疑人叫芭芭拉·代顿,这姐妹还是出生于 1926 年,没错!她是个姐妹!

芭芭拉女士在商船队参加的二战,战后去了建筑企业从事爆破工作,手艺应该比赫尔曼·拉姆好很多。

作为一个有追求的新女性,芭芭拉一直想去航空公司当飞行员,奈何天生的学渣让她考飞行员执照屡屡被挂,逐渐开始痛恨这个歧视女性的社会。

案发后不久,芭芭拉就宣称自己是 DB 库珀,就是我劫了那架该死的飞机!目的?很简单!抗议这个歧视女性的社会!为啥都说库珀是男人?我化妆了不行吗?你看我这块头,不像个男人吗?

啥?钱放哪了?被姑奶奶扔到波特兰南郊伍德本附近的一个水库里了,你们有兴趣就捞吧!仔细点肯定能找到!反正你们要是不给我商业飞行员执照咱就继续作案!

对于这种疯批 FBI 表示我正眼看她都算输,不过实在架不住她长期到处蹦跶后,FBI 还是派人找她谈了谈,出去谈判的人应该把大记忆恢复术练到了满级,第二天芭芭拉就表示一切都是误会,做女人挺好,没必要跟飞机过不去……

8

其实劫机跳伞这个创意并不是库珀首创的,1971 年 11 月上旬,加拿大有个哥们叫保罗·约瑟夫·西尼,他在蒙大拿州的上空劫持了加航 DC-8 号航班,一番洗劫后,这老哥心满意足地准备跳伞。

但在跳伞前西尼犯了个错误,这哥们把霰弹枪绑在了自己带的降落伞上,正要开后仓门的他被一群毫无武德机组成员和乘客围殴,打得那叫一个惨,落地后还喜提 15 年监禁……

而库珀成功以后也从来不乏模仿者,只是那帮人都无一例外地失败了,一来他们手艺确实比较潮,二来航空公司和 FBI 也对这种犯罪方式有了充分的准备,想复制库珀的成功不那么容易了。

比如 1972 年 1 月 20 日劫持休斯航空 800 号航班的理查德·查尔斯·波因特,这老兄几乎完美地复制了库珀的操作,他用打在手臂上的石膏藏炸药混过了安检,在飞机升空时控制住局面。

波因特要求 5 万美元现金、2 个降落伞,还比库珀更专业地要了一个头盔。

在释放了 51 名乘客后,他命令飞机开往丹佛,然后在科罗拉多州东北部一处平原上空跳伞逃脱,可谓至矣尽矣!

然后 FBI 不费吹灰之力就在草丛里把他薅出来一顿痛打,劫飞机是吧?学库珀是吧?拿我们当傻子是吧?还弥补库珀的漏洞!你知道头盔里安定位器了吗?就这智商还敢跟我们玩儿?

1972 年的时候,飞机劫匪们经过一系列惨重的失败后,再也不敢模仿作案,全都消停下来。

一直到 1980 年 7 月 11 日,有个叫格伦·K·特里普的哥们才再次出击,他没辜负自己的名字,那次抢劫特离谱……

那天他同样在西雅图国际机场劫持了同样是西北航空公司的飞机,索要 60 万美元(考虑通货膨胀的话也不多)和两个降落伞,FBI 的头目接到报警已经无语了,还来?这纯粹是想作死的吧?

然而那次几乎没用到 FBI 出手,因为特里普先生为了致敬库珀也要了一杯波旁威士忌,早已做好预案的西北航空乘务员在那杯酒里下了安眠药,对峙十小时后,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的特离谱同志降低了要求。

这次他要三个芝士汉堡加一辆可以逃跑的汽车,FBI 表示这赎金跨度实在大,但很快满足了这个要求,还贴心地又给汉堡里加了点料,可怜的特里普开车没上路就睡着了,莫名其妙地被抓了进去。

因为这起案子实在太搞笑,法官都没好意思重判,给了他 3 年有期了事。但这哥们觉得这次实在太卡脸,1983 年出狱后又把西北航空的一架飞机给劫持了,要求飞往阿富汗。

他不敢再点威士忌,不敢吃飞机上的食物,把乘客和空姐都绑起来集中蹲在客舱前半部分,做的可谓至矣尽矣,就是忘了降落加油的时候把窗帘拉上……

站在客舱后半部分比比划划的特里普被狙击手一枪爆头,结束了自己悲惨的一生……

9

就这样,经过半个世纪的发酵后,DB 库珀成了犯罪史上的无解传奇,大抵就跟开膛手杰克的待遇差不多,属于可以在影视作品中永生的狠角色。

也因为侦破过程中屡屡的天公不作美,脑洞大开的漫威影业让恶作剧之神洛基扮演了他,强行把一切归于神话。

其实从现实角度看,DB 库珀对航空领域的安全还是起到很大促进作用的,案发后一贯强调人权隐私的美国舆论开始转向,次年联邦航空局轻易通过了「空军元帅计划」,授权机场设立安检,允许检查包括行李在内的一切登机物品。

波音公司也痛定思痛,在舱门外加了一道气流锁,这种锁的结构非常简单,就是一组弹簧连接一块叶片,飞机在飞行时舱外气流增加,叶片会压过弹簧垂直于舱门,从内部就无法打开。当飞机降落气流减小后,弹簧又会压过叶片,将锁打开。

他们管这玩意儿叫「库珀锁」,用来纪念逼着他们发明这东西的人才。

另外,飞机制造商们还在驾驶舱的门上安装了无法遮挡的窥视镜,以避免再发生劫匪啥时候跳伞都没法确定的情况,后来又用大量隐蔽摄像头进一步完善了客舱的观察能力。

简单说罢,DB 库珀先生最大的成就并不是策划并执行了一次完美犯罪,而是以一己之力快速推动了航空安全领域的技术发展,从这一点看,这也算是他做了一些微小的贡献吧。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高智商犯罪吗? - 小约翰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