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有文化可以有多可怕?

 2021年11月18日

父亲带着美美去医院检查身体,做试管婴儿之前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能。

既然自己和女儿没有血缘关系,为什么不用自己的精子来做试管婴儿呢?如果成功的话,那才是自己真真正正的孩子啊!

于是,他花费巨资买通了一个内部人员替换了精子,剩下来就是等待了……

——————

某一天,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打扮很是时髦的女子带着两份检材过来做隐私亲子鉴定,按照她的要求,所有名字全部采用张三李四王五之类的化名。

女子加钱做的加急鉴定,上午提交的检材,结果下午就出来了,是匹配。

得知结果后女子几乎癫狂了,在我们鉴定中心大喊大叫,气极无比,甚至用拳头狠狠砸向休息室的桌子,砸得鲜血横流。

我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年轻女子脾气暴躁到如此程度,费尽口舌苦劝不住,只能求助杨姐让她来处理。

毕竟杨姐是女性,有亲和力,而且经验远比我丰富。

杨姐在休息室足足呆了半个小时,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让女子心态稍稍平和了一点。

等女子走出鉴定中心的大门,我们一同松了口气,鉴定结果为匹配女子却如此激动,原因很容易猜到:

这个女子一定是发现自己的丈夫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有染,偷偷生下了孩子,所以鉴定结果出来之后才暴跳如雷。

能够预想到她回家后必将爆发另一场腥风血雨,不过这些都是人家的隐私,我们无权过问。

但万万没有想到,之后发生的事情远远超乎我们的意料。

仅仅数天之后,就有两个警员找上门来,说想了解一下该女子来做鉴定的详细情况。

我和杨姐心里一惊,如实将情况告知。

警员了解清楚之后便离开了,我按捺不住好奇心,给小谢打了个电话,问她是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谢道:「这个案子不是我办的,不过情况我知道一些,确实挺奇葩的。」

我一听立马八卦浴火焚身,追问小谢究竟什么情况。

小谢却神秘兮兮道:「现在还在调查,不方便说,等调查清楚再和你说吧。」

我只能无奈地挂断电话,自那以后,我度日如年,无比煎熬。

煎熬持续了整整一个多月,终于,小谢给我打电话,说案子尘埃落定了。

敲诈了我一顿西餐后,小谢才晃晃悠悠地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原来在当时来鉴定的那个女子身上,发生了一件超乎常人意料的狗血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一对亲姐妹,就叫她们美美和丽丽吧。

美美和丽丽外貌很相似,都遗传了父母的优良基因,长得漂亮,个子也差不多,旁人如果不仔细区分的话,说不定会误会她们是双胞胎。

虽然外型相似,但姐妹俩成长的轨迹却不一样,美美高中之后就没有读书,在家帮父母打理店子,而丽丽则读完了大学,毕业之后父母招人花钱托关系给她找了一份还不错的工作。

除了成长轨迹不同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性格。

美美如同一潭幽谷池水,难以泛起波澜,而丽丽则如同一团烈火,一触就发。

两人的遗传基因一样,成长环境一样,性格按理说性格也应该差不多才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区别呢?

这一切都是因为父母对待两个女儿的态度截然不同。

姐妹俩的父母很有生意头脑,开了几个连锁店,赚了不少钱,但却有一个落后的思想——重男轻女。

家里大几百万的财产算不上很多,但还是希望有一个男孩来继承。

可惜天不遂人愿,妻子身体不好,连怀了三个都是女孩(第三个偷偷做了 B 超,检查出来是女孩后打掉了)。

第四胎虽然是个男孩,但妻子上了年纪,身体扛不住,最后流产了,医生很严肃地告诉妻子,不能再怀孕了,否则有难产的风险。

夫妻俩死心了,断了生男孩的念头,一心一意将两个女儿抚养长大。

但要个男孩的想法一直在心里,于是,两人便将小女儿丽丽当成男孩子抚养,将所有的爱倾注在她的身上。

也因此,养成了姐妹俩完全迥异的性格。

从小美美就让着丽丽,好吃的、好穿的都紧着丽丽来。

而丽丽也在父母的娇惯下养成了如同男孩子一般的蛮横性子,在外欺负其他小朋友,在家欺负姐姐,成了一个典型的熊孩子。

在两人的教育上,夫妻俩也偏向丽丽,美美只读了一个高中就让她回来帮忙打理店子,而丽丽一直供她读完了大学。

随着时间的推移,姐妹俩陆续都到了该成家的年龄,美美也先于妹妹找到了一个男朋友,两人顺顺利利地结了婚。

父母考虑到家里生意需要人帮忙,让美美晚几年生孩子,反而对比美美小两岁的丽丽的「育儿大事」非常着急。

要想让丽丽快点生孩子,当然先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丽丽从小被当成男孩子养,脾气很臭,虽然外型漂亮,但相亲之路很不顺利,谈了好几个都没有成功。

而且父母提出的要求也很苛刻,婚后至少要生一个男孩,这个男孩必须随丽丽姓,这也就和入赘差不多了,绝大多数男的都不怎么愿意。

功夫不负有心人,失败多次之后丽丽终于遇到了一个合适的男子小任,不但能够容忍她的臭脾气,而且同意不管生几个孩子,都会让一个男孩跟着丽丽姓。

虽然丽丽对小任不是很感冒,但还是和他在一起了,她知道家庭情况特殊,可选择性不多,况且年纪也不小了,再挑挑拣拣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大龄剩女。

当然,丽丽还有一个小心思,她想在姐姐之前生孩子,以父母的性子,只要能生一个和自己姓的男孩,家产自己就能多得许多。

不久之后,丽丽如愿怀孕了,和小任奉子成婚。

怀孕的阶段还是温馨又甜蜜的,两口子你侬我侬亲密无间。孩子出生之后,却开始闹起了矛盾,因为丽丽生了个女儿。

丽丽的父母倒是无所谓,反正现在医学发达,大不了第二胎做个试管婴儿就能怀上男孩了,但丽丽却极不满意。

她本来就不是很喜欢小任,之所以和他在一起就是看中了小任能容忍她的臭脾气,而且想赶在姐姐之前生个男孩。但现在却生了一个女儿,又因为是剖腹产,自己恢复也不怎么好,想生下一个至少要等两年,万一到时候姐姐先生一个男孩,自己的小算盘就砸了。

丽丽越想越气,加上有轻微的产后抑郁症,开始频繁对小任动起手来。

小任原本还能够容忍丽丽的臭脾气,她破口大骂当做听不见就行,现在丽丽变本加厉对他拳打脚踢,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呢,这样天天被老婆打怎么可能一直容忍下去?

怨气积累久了,总有爆发的时候。

有一次,丽丽将小任的脸上挠出了鲜血,还依旧不依不饶,脱下鞋子就朝小任的脑袋砸去,小任忍不住反手推了丽丽一把,丽丽一个把持不稳,摔倒在地。

这下天塌了!

丽丽如同疯了一样,从厨房拖出菜刀就要砍小任,小任吓得大声喊救命。

当时美美和父母在楼下仓库清货,听到小任的求救声,连忙赶来劝架,好不容易将丽丽手中的菜刀夺下来。

丽丽却依旧不依不饶,一哭二闹三上吊,大声咒骂小任,说男人打老婆不得好死,还说小任能力不行只知道吃软饭,是个窝囊废。

丽丽只顾自己出气,当着家人的面骂小任,什么话都能说得出口,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小任气得满脸涨红跑了出去,两人之间的矛盾从此变得无法调和。

经过这件事之后,父母看向小任的眼光也开始不一样了。

严格说来,小任确实个人能力有很大的欠缺,脑子算不上聪明,收入也很低,家境也不怎么好。

美美的父母原本是看不上小任的,但考虑到自己家条件可以,不缺钱,而且丽丽脾气暴躁需要一个老实听话的男人来照顾,就同意他们在一起了。

除此之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小任同意第一个男孩和丽丽姓。现在看到丽丽和小任相处如此不愉快,而且生的还是女儿,就对小任严重不满起来。

小任忍受不住丽丽的辱骂和岳父母的冷嘲热讽,收拾衣物搬回了老家,说是母亲生病需要照顾,实际上是想躲避妻子一家。

但数月之后小任就回来了,而这次示弱的居然是丽丽!

以丽丽的臭脾气,怎么可能示弱呢?

原来,在小任离开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一件大事:

美美怀孕了!

不仅如此,丽丽还发现姐姐和姐夫经常会凑在一起闭门不出,显然是在密谋着什么。

丽丽内心很是紧张,假如姐姐生下一个男孩的话,父母就会偏向于姐姐,财产分配就会处于不利的地位,甚至她怀疑,姐姐和姐夫已经去做过非法 B 超,确定了肚子里的是男孩。

要想逆转局势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丈夫回来,和她怀二胎生男孩。只要生个男孩和自己姓的话,就肯定会比姐姐的孩子受宠。

丽丽想得很好,但结果却并不如她的意,虽然小任回来了,但始终不同意和她发生关系,甚至连提供精子做试管婴儿都不愿意,当然,他的理由冠冕堂皇:丽丽头胎是剖腹产的,而且恢复得并不好,这种情况下最好是等个一两年再怀孕。

这是医生说的原话,丽丽根本无法反驳。

父母也劝丽丽,让她多多休息,等身体完全恢复再怀孕,丽丽没有办法,只能安心在家呆着,不过有了姐姐肚里孩子的威胁,她没有心思再去训斥丈夫,家里难得地保持着一个表面的平静。

美美怀孕了,不仅如此,丽丽还发现姐姐和姐夫经常会凑在一起闭门不出,显然是在密谋着什么。

丽丽内心很是紧张,假如姐姐生下一个男孩的话,父母就会偏向于姐姐,财产分配就会处于不利的地位,甚至她怀疑,姐姐和姐夫已经去做过非法 B 超,确定了肚子里的是男孩。

要想逆转局势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丈夫回来,和她怀二胎生男孩。只要生个男孩和自己姓的话,就肯定会比姐姐的孩子受宠。

丽丽想得很好,但结果却并不如她的意,虽然小任回来了,但始终不同意和她发生关系,甚至连提供精子做试管婴儿都不愿意,当然,他的理由冠冕堂皇:丽丽头胎是剖腹产的,而且恢复得并不好,这种情况下最好是等个一两年再怀孕。

这是医生说的原话,丽丽根本无法反驳。

父母也劝丽丽,让她多多休息,等身体完全恢复再怀孕,丽丽没有办法,只能安心在家呆着,不过有了姐姐肚里孩子的威胁,她没有心思再去训斥丈夫,家里难得地保持着一个表面的平静。

但让丽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数月之后,一场更大的风波发生了!

风波的爆发来得毫无征兆。

随着美美肚子越来越大,丽丽内心的危机感越来越强,一心期盼着姐姐生个女儿。

虽然以姐夫的性格不会让孩子随姐姐姓,但凡事都是先入为主,一旦父母抱上外孙,说不定就会将关爱全部倾注到孩子身上,就算自己到时候也生个男孩,冠上自己的姓,父母也可能舍弃不了对大外孙的爱,那么自己就无法分得大部分财产了。

这对于从小和姐姐的争夺中总是胜利一方的丽丽来说,完全无法接受!

随着预产期越来越近,丽丽内心的抑郁感也越来越强,这个时候她反而希望姐姐尽快将孩子生下来,以结束内心的煎熬。

终于,这一天到来了!

一个可爱的小生命呱呱落地的同时,丽丽的心情变得无比昏暗。

姐姐果然生了一个男孩!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懊恼也没有任何用处,丽丽干脆放下心中的抑郁,安心在家里养起身体来。

现在唯一的应对之策就是让自己身体恢复,生一个男孩,假如自己不生男孩的话,以父母的性子说不定会将财产留给姐姐一个人,那自己就真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但这个时候却发生了一件完全超乎丽丽想象之外的事情:

姐姐姐夫居然离婚了!

一直以来在她眼中相亲相爱的姐姐姐夫居然离婚了,而且是在刚刚喜得男宝的最幸福时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丽丽完全懵逼了!

她询问姐姐,姐姐只会流泪;询问父母,父母三缄其口;想找丈夫商量,丈夫却躲躲闪闪一言不发,甚至都不敢直视她的目光。

亲姐姐发生了变故,自己表示一下关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为什么感觉其他人都在躲避自己?

丽丽就算神经再大条也意识到了一点:

包括丈夫在内,一家人都在对她刻意隐瞒什么!

而这个时候更让丽丽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丈夫小任居然提出了离婚!

如果在几个月前丈夫提出离婚,以丽丽倔强的性子肯定是大发雷霆之后便毫不犹豫同意,那个时候的她已经对丈夫有点厌倦了,何况自己年轻漂亮,家里又有钱,就算带着一个孩子也不怕找不到对象。

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这种复杂的情况让丽丽不再鲁莽,她终于能静下心来思考这一切不寻常的变故究竟是为了什么。

丽丽仔细回想起之前经历的一些散碎片段:

在自己和丈夫闹翻之后,姐姐怀孕了;

怀孕后,姐姐姐夫经常凑在一起紧闭房门,不知道在谈些什么;

每次父母来探视自己的时候,那不自然的笑容;

还有丈夫回来之后,连发生关系都不愿意的敷衍态度。

……

此时,丽丽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了大脑,因为她想到了一个最恐怖的可能——

姐姐和丈夫之间存在不正当的关系,那个孩子是丈夫的!!!

丽丽越想越有可能,姐姐姐夫经常凑在一起紧闭房门,并不是在密谋和她争夺家产,而是在闹矛盾,因为姐夫也有同样的怀疑;

丈夫始终不愿意和自己发生关系,就是因为他让姐姐怀孕了,知道和自己的婚姻坚持不下去,有了放弃自己的想法,只等姐姐肚里的孩子顺利出生,他就会和自己离婚,和姐姐在一起!

而父母的态度也间接证实了这一点,他们有可能早就知道这其中的变故,只是一直在瞒着自己!

如果姐姐提前去做非法 B 超检查出是男孩,以父母重男轻女的尿性,很有能真的会默认这一切!

想通透之后,丽丽把控不住自己的情绪,几乎癫狂了。

她又习惯性地从厨房里摸出一把菜刀,将小任堵在角落里,逼他说出真相,不然就杀掉他之后再自杀!

小任被逼无奈之下,终于说出了实情。

一切就和丽丽预料的差不多,姐姐肚里的孩子确实是小任的,但这却是丽丽自己种下的苦果。

原来,丽丽在和小任争吵的时候经常会口不择言,什么话难听就说什么,从来不会考虑这些话是否合适。

她除了咒骂小任能力不行只能吃软饭之外,还经常会说小任性功能不行,连男人都算不上。

这些话被姐姐美美听在耳里,误以为真。

数月前的那场大吵后,小任收拾衣物离开了家,说是回老家照顾生病的母亲,实际上是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毕竟自己被妻子赶出了家门,这种情况会被街坊邻居笑死,怎么可能敢回去?

美美出于对妹妹的关心,联系上小任,劝他主动向妹妹认个错,将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小任这次却不愿意。

笑话,丽丽都已经提刀砍自己了,还要主动凑上前去认错,怎么可能?

苦劝无果之下,美美只能独自来到出租屋找小任,苦口婆心地劝解他。

小任当时喝了一点酒,不想谈论这些让他烦恼的话题,而美美却丝毫不顾忌他的感受,这让他情绪逐渐激动起来。

美美自小被父母劝导着要照顾丽丽,一家子都将丽丽当做「巨婴」,习惯性地为丽丽辩护,无视小任受到的伤害,这更是让小任怒火中烧。

当美美说出某句话的时候,小任彻底被激怒了!

美美说:「小任,你有病的话就不要藏着掖着了,去医院看看吧,婚姻中性生活很重要,你满足不了丽丽,她情绪激动一点也是很正常的。」

酒精和愤怒一下让小任失去了理智,他大声道:「谁 TM 说我性能力不行?谁 TM 说我满足不了她?我今天就证明给你看!」

于是,美美身上的衣服被小任疯狂撕裂,极度狗血的一幕在出租屋里上演了……

事后,两人非常尴尬地分开。

美美从小任的野蛮动作中知道之前丽丽说的有许多是假话,而小任则无言面对美美。

以两人的性子,这种事情自然是谁也不提,让它过去算了,但让美美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怀孕了!

因为父母交待让她晚两年生孩子,所以她和丈夫发生关系都采取了保护措施,这个孩子很可能是小任的。

她想偷偷摸摸地去打掉,但她天天和父母在一起,结果被发现了异样,在父母的追问下,她说出了事实。

父母却没有立即让她去打掉,而是让她先怀着,坚持到三个月再说,美美一开始没有明白什么意思,直到满了三个月后,父亲带着她偷偷去了一家医院做黑 B 超她才明白过来,原来父母是想知道孩子究竟是男是女!

(正常情况下,怀孕三到四个月就能 B 超看出胎儿性别,不过我国法律严厉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一般正规医院是不会给做胎儿性别鉴定的,只能找黑 B 超。)

确定了是男孩后,父母欣喜若狂,几十年的宿愿终于实现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孩子的父亲是小任,可以和他们姓,给他们当孙子,而且以小任的性子,出了这种事情躲得远远的都来不及,肯定不会去和美美争孩子的抚养权,那么孩子就永远是他们家的。

至于美美和大女婿的关系那更不需要他们操心,大不了让美美离婚再找一个!

就这样,父母找到了小任,给了小任一笔不小的钱财,让他守住这个秘密。

不过孩子还没有出生,为了防止丽丽在这期间出什么幺蛾子,父母建议小任住回来,稳定丽丽的情绪。

所以丽丽刚刚表露出让小任回来的意思,小任便顺水推舟回来了。

小任已经打定了主意,反正就在一起呆个半年,等美美孩子出生,他就会和丽丽离婚,自然不会再和丽丽发生关系。

他和丽丽在一起图什么?

丽丽确实长得漂亮,但脾气那么臭,他已经受够了,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他才不会忍下去,现在钱已经到手,自然要远走高飞了。

以上,就是小任道出的所有经过。

听完小任的讲述,丽丽万念俱灰,万万没想到父母会为了抱孙子这样对待自己。

原来父母根本就不是爱她,只是希望能借她的身体得到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现在姐姐能够更好地完成这个任务,她也就无足轻重了。

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在那一瞬间几乎化为乌有。

信仰崩塌的丽丽已经无力再去争什么,既然父母单纯想找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那就让他们去找吧,反正自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带着孩子去浪迹天涯算了。

倔强的丽丽是个想到什么就会去做的人,她当即在小任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上签字,随后收拾好行李带着女儿离开了家中。

她要找到一个无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和女儿相依为命过完下半辈子。

「这个故事,到此也就结束了……」小谢给故事收了个尾,喝完了最后一口饮料。

「结束了好啊,也该结束了!」我叹息道:「出生在这种家庭纯粹就是一种悲剧,希望丽丽能带好孩子,等她长大嫁给一个开明的家庭,不再重踏丽丽的覆辙。」

小谢笑眯眯地看着我,眼中满是促狭之色。

小谢这种眼神我太熟悉了,她每次戏弄我的时候就是这样。

突然,我脑海里灵光一闪。

不对啊,来我们中心做亲子鉴定的情节呢?

还有,既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那就只能算是家事,警方为什么会出动,甚至还来我们中心了解情况?

再仔细想想,还有一个细节完全不符合常理:

既然小任和美美只发生了一次关系,而且美美又天天和丈夫住一起,那么小任肯定无法知道美美肚里的孩子是他的。美美的父亲去找小任,还给钱给他封他的口,不是多此一举吗?

我看了一眼笑得贼兮兮的小谢,好你个小谢,原来又在忽悠我!

看来这个事情的真相,根本不是小谢刚说的那么简单!

「谢大人,求您老人家放过我,不要卖关子了,这样吧,明天再请你吃一顿西餐!」我哀求道。

小谢展眉笑道:「算了,给你省点钱,我口还有点渴,给我点一杯芒果沙冰就行。」

我掏出钱包拍在桌上,大声道:「一杯哪够,咱点十杯!喝一杯,倒九杯,不然怎么能显示出咱谢大人的牛 X 呢?」

小谢被我逗乐了,轻笑了一阵,在我期盼的目光中说出了这个故事最后的真相。

丽丽在外面独自带着女儿生活,饱尝了生活的艰辛和苦楚。

中间母亲隔段时间会来看她一次,每次都会给她一笔钱,丽丽倒是没有拒绝,她知道自己历来娇生惯养,而且现在带着年幼的女儿没法出去工作,如果不接受赠与,可能母子俩就会饿死在大街上。

但丽丽不会因为这点钱恢复和母亲的关系,而母亲也没有要求她回去,只说要她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

这也让丽丽完全相信了小任所说的话,父母已经将爱全部放在了姐姐和孙子身上,她和女儿如今只能算外人。

那上千万家产,也和她绝缘了。

唯一让丽丽觉得奇怪的是,小任和她离婚之后并没有和姐姐结婚,而是选择彻底离开。

不过想想也正常,小任离开的话,孩子就不再和他有瓜葛,这样孩子也能成为更纯粹的「本家独苗」,父母的愿望也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实现了。

丽丽咨询了律师,律师告诉她父母有权单方面决定财产如何分配,子女只能被动接受,她便彻底死了心,更换了手机号码,断绝了和之前所有亲友的联系,和女儿开始了新的生活。

当然,母亲按时送来的生活费还是照单全收,要不到大钱,收点利息也好。

这样的生活过去了一年多,丽丽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独自一人让她懂得了许多之前不明白的道理,整个人也完全沉静了下来。

母亲给她送生活费的时候,她也会拉着母亲聊上两句,说点体己的话,也知道现在姐姐和小外甥非常受父亲宠爱,衣食住行完全不用操心,父亲甚至还全款买了一套洋房和一个门面,只写了姐姐一个人的名字。

丽丽从母亲的话语中听到一丝酸味,那似乎是对姐姐的嫉妒。

就连母亲都嫉妒姐姐受到的优待,可想而知姐姐有多么的受宠。

丽丽很是懊恼,都怪自己把一手好牌打坏了,这种生活原本应该是自己的啊,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灰姑娘,只能眼睁睁看着公主们在宫殿里享受着奢华的生活,但比起灰姑娘来又远远不如,因为她没有属于自己的王子。

日子一天天过着,平淡而又无趣。

某一天,当丽丽看到自己银行卡里的数字越来越小的时候,这才发现母亲很久没有来了。

丽丽一直没有上班,也没有稳定的收入,母亲不给钱的话生活就无法继续,她被逼无奈只能偷偷回家,想找到母亲要完钱就走。

等她到走到那个阔别近两年的家附近时,尚且来不及回忆,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呼小叫:「哟,这不是丽丽吗?怎么出去这么久才回来,听说你在外面赚了大钱啊,对了,这次是来接你妈的吗?」

丽丽回头一看,原来是邻居李大婶,她根本就不想和这些喜欢背地里嚼舌根的邻居打交道,只能敷衍道:「不是,我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就走。」

李大婶咋咋呼呼道:「这哪行啊,你妈这段时间老毛病又犯了,把她一个人丢家里怎么行,万一……呸呸,瞧我这嘴,没有万一……没有万一……」

丽丽一听愣了,道:「怎么,我爸和我……美美都不在家吗?」

丽丽很自然的一问,没想到李大婶却瞪圆眼睛张大嘴巴,如同看一只怪物一样盯着她,半晌没有说话。

丽丽被李大婶瞪得有点发毛,道:「李大婶,你这是……?」

李大婶仿佛如梦初醒,脸上堆满极度不可思议的神色道:「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丽丽心里浮现出一股不详的预感,忙道:「李大婶,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李大婶盯着丽丽的脸看了半天,确认她不是在说假话,这才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咛声,这是极度八卦之人遇到最合适的倾诉对象才会显露出的神情。

李大婶将丽丽带回家,关上房门,神秘兮兮地对丽丽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只有短短十几个字,却如同炸雷一般将丽丽炸了个外焦里嫩、头晕目眩!

李大婶说:「你父亲抛弃了你母亲,和你姐姐同居了!」

那一瞬间,丽丽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同居」可不是「同住」,「同住」可以解释为父亲在帮姐姐带孩子,但「同居」则说明两人的关系不一般,何况李大婶还特意加上了一句「你父亲抛弃了你母亲」,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父亲抛弃母亲和姐姐「同居」了,怎么可能?!

「李大婶,你别吃饱了没事做就乱嚼舌根!」丽丽气急道,虽然父亲和姐姐」背叛「了她,但毕竟是她的家人,这种事情传扬出去,一家子的名声这辈子都无法翻身。

自己的话被质疑让李大婶觉得脸面无光,她嚷嚷道:「这个事情街坊邻居都知道,你不信回去问你妈啊,你看她怎么说!」

丽丽摔门而出,她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为了弄明白这一切,她径直回到了家中,果然见到了躺在床上喘息的母亲。

母亲的哮喘是老毛病了,丽丽倒不怎么紧张,轻车熟路在床头柜里找到了药喷到母亲嘴里,稍等片刻之后,病情就得到了缓解。

见母亲稳定了下来,丽丽忍不住询问道:「妈,你怎么一个人住在家里,爸和美美呢?」

看到眼前的丽丽,母亲情绪突然崩溃了,抱着丽丽大哭,哭得死去活来,嘴里一直念叨着一句话:「丽丽,是妈妈对不起你,都怪妈妈鬼迷心窍,信了你爸那满嘴的鬼话!」

痛哭良久之后,母亲的心态稍稍平和了下来,不等丽丽追问,她就如同竹篮倒豆子般说出了自己经历的一切。

母亲第一句话就将丽丽的灵魂都震出了九霄云外。

原来,美美和丽丽根本就不是父母亲生,而是被收养的!

早在三十年前,母亲阿芳(化名)和父亲大刘(化名)在一次赶集的时候认识,很快陷入了热恋。

那个年代还以包办婚姻为主,两个人自由恋爱很是难得,所以都很珍惜这段感情。

不久之后,两人喜结连理,虽然物质生活匮乏,但两人之间有很深的感情,日子过得幸福快乐。

但好日子并没有持续下去,几年后,大刘的父母劝大刘休妻,另外找一个,因为阿芳怀了两胎,都流产了,医生说是习惯性流产,很难怀上小孩。

以当时的医疗条件,习惯性流产就等于断绝了阿芳生孩子的可能,对于传宗接代观念根深蒂固的农村人来说,这是不可能接受了。

但大刘却不同意休妻,坚持要和阿芳在一起,为此,他做了一个决定,收养一个孩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养。

夫妻俩跪下来求父母,希望他们同意这种做法,坚持了许久之后,父母终于同意,不过他们提出一个要求:必须领养一个男孩子,就算传递不了血脉,也要将家姓传下去。

但可惜,这个愿望也无法实现。

那个年代被遗弃的孩子远远比现在多,想要领养的手续也比现在简单,但却很难领养到正常的男孩,因为当时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严重,就算家里再穷没有人舍得将正常的男孩遗弃。

即使有那么一两个出现,也早就被别人领走了,轮不到大刘夫妻俩。

夫妻俩没有办法,只能选择领养女孩。

他们原本只想领养一个,但在挑选孩子的时候却被一对年龄相仿的姐妹俩吸引住了,被福利院阿姨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姐妹俩如同一对瓷娃娃特别可爱,夫妻俩一冲动,就将姐妹俩领回了家。

这对姐妹俩,自然就是美美和丽丽。

回家之后,大刘的父母很生气,领养男孩传递香火的愿望泡汤了,但木已成舟,他们也没有办法。

为了弥补内心的遗憾,大刘父母决定将丽丽当成男孩子养,大刘和阿芳也同意了,因为这事在那个年代很常见,算不得什么。

几年后,家里出现了重大变故,大刘的父母相继去世了。

美美和丽丽还小,需要人照顾,大刘和阿芳又忙于活计无法分心,而且他们也担心有人对姐妹俩的身世说三道四,对她们的成长不利。

夫妻俩一商量,干脆卷起铺盖去城里打工,多赚点钱给两个孩子提供好一点的教育。

于是,夫妻俩便来到了省城,在一个工地安了家。

随着时间的推移,美美和丽丽都上了小学,夫妻俩也靠自己的勤劳扎实存了点钱。

在工地劳作时间久了,大刘得了椎间盘突出的毛病,做不了重活,于是他便辞了工,在附近开了一家小店,专门卖东西给工地的农民工。

没想到因祸得福,开店居然比打工赚的钱多得多,于是阿芳也辞了职,和大刘一起打理店子。

就这样,夫妻俩从小店到大店,从偏远工地到闹市区,从贫穷到富足,开始了人生的跨越。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终于拥有了几家连锁店,上千万家产。

这对于一个出身农村的夫妻来说,无异于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人是一个很奇怪的动物,当他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想的只是能吃饱穿暖。

但当他拥有许多财富的时候,欲望却会无限膨胀。

随着家产越来越多,夫妻俩已经不仅仅只满足改善现在的生活了,他们还想到了身后事,想到了巨额家产谁来继承!

两个养女再亲也是别人的孩子,以后嫁人更是姓都改了,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拱手将上千万家产送给别人,夫妻俩实在不愿意。

但情况已经是这样了,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夫妻俩便要求丽丽必须生男孩,而且男孩必须随家姓。

因为丽丽从小被当做男孩子养大,在夫妻俩看来更像自己的儿子,所生的孩子自然更有资格来继承家业。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丽丽和丈夫小任发生争吵后的那天。

当时,小任收拾行李离开了家中,而丽丽又关上房门发脾气,谁劝也不听,大刘和阿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们心痛丽丽,更心痛自己,小任和丽丽闹矛盾,生孩子的事情遥遥无期,想抱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子都做不到,人生真是太失败了!

煎熬了几天之后,夫妻俩找到了美美和大女婿,说他们可以生孩子了,但一定要随他们姓,而且必须去医院做试管婴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生儿子。

大女婿一开始不同意,岳父母甩出了一颗糖衣炮弹,大女婿拿到六位数的银行卡后,终于答应了岳父母的要求。

如果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或许丽丽会因为失宠离开家里,但美美一家却会因祸得福,和父母过上幸福的生活。

不过现实远远比电视剧精彩许多!

某一天,大刘带着美美去医院检查身体,做试管婴儿之前的准备。

他看到医院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器械之后,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能。

既然美美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而且妻子生不了孩子也不是自己的原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精子来做试管婴儿呢?如果成功的话,那才是自己真真正正的孩子啊!

大刘被自己想到的这个可能刺激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马上找到医生,给自己做体检,确定了精子活力足够,符合试管婴儿的条件。

于是,大刘便暗中开始了行动。

他花费巨资买通了一个内部人员替换了精子,剩下来就是等待了。

不久之后,美美果然怀孕了,大刘幸喜若狂,对美美照顾得无微不至,因为美美肚里怀了他们刘家真正的血脉!

大刘被兴奋冲昏了头脑,对美美过于关心,举动都变得有些异常,结果被妻子看出了端倪。

在妻子的追问下,大刘道出了实情,对他来说这种事情没有必要瞒着妻子,反正美美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自己也没有和美美有过身体接触,妻子肯定可以接受。

果不其然,阿芳经历了短暂的犹豫之后,便接受了此事,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丈夫享受不到正常人都能享受的天伦之乐,这几十年来她一直有负罪感。而现在这样处理的话,不但能让丈夫抱上真正的孙子,也能让自己的内心不再愧疚,她自然不可能反对。

与此同时,大刘和阿芳之间的异常也同样被大女婿发现了。大女婿不好去质问岳父,便关起门来质问妻子,美美是不知情的,她骂丈夫思想太过龌龊,两个人闹得很不愉快。

大刘害怕两人的争吵会影响到胎儿的发育,便干脆将大女婿叫到一边,说出了实情,没等大女婿暴怒,又拍给了他一张六位数的银行卡,加上上次那张,总共达到了七位数!

大女婿终于闭嘴了,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损失,最差结果不就是离婚?经历一次短暂的婚姻,换个百来万存款,美滋滋。

而美美那边,大刘也打定主意等她生下孩子就坦白,他太了解一手带大的美美了,以美美的性格,一定会将秘密埋在心里。

整个事件中,就丽丽和小任被蒙在鼓里,小任不在家,而丽丽住在楼上带孩子,和父母姐姐相处的时候较少,所以没有发现端倪。

大刘要求大女婿等美美生完孩子再离婚,免得对孩子发育不利,同时,他也想到丽丽会有怀疑,到时候对家庭的稳定不利,更不想这种狗血的事情传扬出去,于是他干脆给了小任一笔钱,让他配合演了一场戏。

所以在丽丽追问小任的时候,小任才会有那场精彩的表演。

大刘对丽丽同样非常了解,知道自己这个娇生惯养的女儿是个暴脾气的大嘴巴,心里藏不住话,而且又对家产有欲望。

自己和美美生孩子这事万一被丽丽知道,以她的性格说不定会破罐子破摔,四处宣扬。不过总要编造一个理由让丽丽相信,那么当然是小任和美美发生关系这个理由最好,因为这样的话,丽丽就会因为「自己的丑事不可外扬」而守口如瓶。

至于小任,自然是拿了钱滚蛋最好,就算他不主动和丽丽离婚,也会逼得他离婚。

整个事件在大刘的计算之内稳步地发展着,而阿芳作为助手,帮助大刘实现了这个计划。

计划非常成功,孩子顺利生下来了,大女婿和小任都滚蛋了,美美经过短时间的困扰之后也接受了父亲的道歉,唯一让大刘和阿芳伤心的是,被蒙在鼓里的丽丽一定要带着女儿离开。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按月给她们一些生活费,让她们能正常生活就行,夫妻俩相信她们母女总有一天会回来。

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大刘终于享受到了天伦之乐,这种血脉牵连的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而内心枷锁被释放的阿芳,也觉得这样的生活就是她想要的。

但生活总是会和自以为幸福的人开玩笑,就在阿芳以为快乐会继续下去的时候,现实给了她狠狠一个巴掌!

阿芳发现大刘和美美交流的话题越来越多,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有什么事情都是两个人打商量,从来没有考虑过她的意见,她唯一的作用就是做做饭、打扫下卫生,换而言之,大刘和美美像夫妻,而自己却像一个佣人!

阿芳对此颇有怨言,大刘却无动于衷,说阿芳想多了。

后来,大刘给美美买了一套二手洋房,说是附近有个好的幼儿园,到时候对孩子的教育有好处。

洋房买回来不久之后,美美便搬了进去,大刘经常会借故去看孙子,一去就是几个小时。

阿芳再傻也知道两人有问题,偷偷关注起大刘的行踪来。

某一天,大刘说去看孙子,让她在家做饭等着。她尾随着丈夫进了小区,拿出早就偷偷配好的钥匙开了门。

门一打开,她便被狗血的一幕震惊了!

大刘和美美居然将孩子丢在卧室的床上,两人肆无忌惮脱光衣服在客厅的沙发上做着日本爱情动作片里最常见的动作!

阿芳爆炸了,她一边咒骂着大刘一边厮打着美美,说两个人都是贱货,不得好死!

大刘将她提了起来,狠狠扇了她几个耳光道:「连孩子都生不出的没用东西,我忍了你几十年了,还好意思说我贱?」

阿芳被击中内心最大的软肋,痛哭着回了家,而大刘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东西搬到了洋房,和美美光明正大地同居了起来。

狗血事情传得最快,很快大刘和美美同居的消息就在邻里和亲友间传遍了,唯一不知情的就是删除了所有亲友联系方式的丽丽。

风言风语击倒了阿芳,她的老毛病犯了,神情有点恍惚,稍微走动几步就喘息严重,所以很久没有来给丽丽送生活费。

今天病情更是严重,躺在床上怎么都爬不起来,如果不是丽丽回来,阿芳甚至想过就这样死掉算了,总好过生活在痛苦和嘲笑中。

听完母亲诉说的丽丽崩溃了,她不敢相信这一切。

于是,她找到姐姐和父亲居住的洋房,将母亲所说的一切复述出来,并质问父亲是不是真的,但父亲却不承认,说阿芳精神有问题,这些都是她妄想出来的,自己和美美搬出来不是为了同居,而是不想让孩子接触阿芳这个精神病人。

父母各持一词,各有各的说法,甚至在丽丽厚着脸皮前往几位邻居家询问的时候,都有不同的答复。

有的和李大婶一样,说肯定是大刘和美美有不正当关系。

有的却说大刘和美美也是没有办法,阿芳确实有点疯疯癫癫,不搬出去会害了孩子。

为了证实这一点,丽丽只能采取她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做亲子鉴定。

于是,她费劲心机取到了父亲和孩子的检材,来到我们中心做亲子鉴定。

最终匹配的结果确定了母亲所说属实。

愤怒万分的丽丽抑制不住内心的恶魔,带了一把菜刀冲到了姐姐和父亲的姘居处,将大刘砍成重伤,幸好美美及时打电话报警才不至于酿成大祸。

这也才有后来警方到我们这里了解情况的情节,持刀将人砍成重伤,已经算是严重的刑事案件了!

故事说到这里,也该真正的结束了。

整个事件既狗血又曲折,姐妹俩迥异的性格也导致了她们完全不同的命运。

而导致悲剧发生的根源,就是大刘心中那股根深蒂固的思想。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将「孝道」视为最大的美德,所以,传宗接代无可厚非。

但现在已经是新时代了,我们需要明白,无论男孩女孩,无论亲生领养,都是我们自己的孩子,都应该去尽心爱护。

有文化可以有多可怕? - 小鉴定师大宝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