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男生失去了很好的女生会后悔吗?

 

2021年11月11日

我的男朋友,跟我的闺蜜告白了。

而我的闺蜜将这件事作为谈资,难为情地告诉了我。

作为他们共同认识的「朋友」,我们三个人还一起吃了一顿饭。

饭桌上,他们两个自然而甜蜜的表现,让我几乎怀疑起自己的认知,我和刘子聪,真的算是曾经在一起过吗?

01

于曼结婚的时候,我是伴娘。

婚礼前一晚,她在酒店套房,穿着睡裙,端着红酒杯,望着窗外满脸惆怅。

「欣欣,你知道吗?我其实并没有那么爱张超,可是我妈说我们还挺相配的,他是事业编制,家里也挺有钱的,全款买房买车,嫁给他,我的生活会过得很安稳。」

我内心里也觉得她老公的条件不错,关键是对于曼好,就劝她:「张超真的挺好的,明天就是婚礼了,你别想那么多了。」

于曼回头看我,欲言又止,最后摇了摇头,「算了,你不懂。」

婚礼现场,新郎哭成了一个泪人。万众瞩目下,于曼将捧花直接塞到了我手里,泪眼婆娑地祝我幸福。

这是来自我最好的闺蜜的祝福,我深受感动,这一刻,哪怕被完全掩盖在她的光芒下,我也愿意做她一辈子的朋友。

不过有句话她说对了,我确实不懂,不懂她婚后到底是怎么能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

于曼婚后的半年就出轨了,这是于曼的秘密。

02

于曼是全职太太,但是连家里的碗都是她老公洗的,张超工作忙不开,不能陪她,她就经常独自出去旅游,一走就是半个多月。

只有我知道她根本不是一个人,于曼是跟着她各个男朋友一起出去的,她不瞒我,甚至还让我帮她跟张超打圆场。

在于曼跟男朋友在三亚的酒店大床上翻云覆雨的时候,我就在家里跟她老公通电话。

「于曼在洗澡,对我们已经到酒店了,对我们明天要一起出去玩……」

张超半点不怀疑,询问过后还叮嘱我:「曼曼怕凉,你明天出门的时候别忘给她带件外套。」

「好的。」

「麻烦你多照顾她了。」

「没事,你放心吧。」

有张超这种二十四孝好老公,说一点不酸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也有我的另一半——我的男朋友刘子聪。

刘子聪是我的男朋友,准确说,是网恋男友。

有一段时间特别流行玩吃鸡游戏,我和刘子聪认识,就是在一个游戏群里。

除了于曼带我认识的朋友们以外,我只有这一个小圈子。

我们游戏里玩得好的五六个人,拉了个微信小群,都来自天南海北,平时在群里约着打游戏,聊聊天。

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刘子聪经常会找我私聊,我们老家是一个城市的,只是他被外派出差,我们至今还从来没见过面。平日里,刘子聪会分享他生活的细节给我,只给我一个人。

渐渐的,我们的关系变了质,会语音,会视频,他长得和我想象中是一个样子的。

他会在视频的另一边,开玩笑似的问:「你想不想我啊?」

看着屏幕那边堪称英俊的脸,我心跳加速,「嗯」了一声。

他于是就笑了起来,「下个月我就调回去了,好想早点见到你啊。」

视频里,我的耳红清晰可见,含糊地问他:「见我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啊,我还缺个女朋友。」

「哦。」

他调侃着笑,「等我回去,给我做女朋友,嗯?」

我当时太害羞了,没有明确答应,只是含糊地应了几声,从这之后,刘子聪在联系时也都会以我的男友自居,我也从没有反驳他。只是我们都默契地没有公开,他在游戏时暗戳戳地只保护我,我享受着这个秘密,无比期盼着见面的一天快点到来。

有一天群里的几个人连麦玩游戏,于曼走过来好奇地听了一会儿,强烈要求我带她一起玩。

我把她拉近群里,于曼叫这个哥哥,叫那个弟弟,几句话群里就热络起来,我不在的时候,于曼也会喊群里的其他人陪她玩。

渐渐地,我有一种很奇怪的错觉,仿佛我才是那个被拉进来玩的。这种事情太常发生了,我的朋友,最后都会变成于曼的朋友。

有一天我突然在群里看到一条消息,是小鸣聊天的时候打出来的:「曼曼你也太菜了,刘子聪都带不赢你,你俩一晚上落地成盒多少次了?」

于曼说:都怪刘子聪,他一落地就光顾着捡东西,根本不保护我!

刘子聪发了个捂嘴笑的表情。

于曼又回他:你笑什么!打你哦!

几个人在下面跟着起哄,都说刘子聪不会照顾人,群里热热闹闹的。

我拿着手机愣了半天,模模糊糊地想到,原来他们私下里也会联系啊,他们是什么时候加上了微信的?他们已经……这么熟了吗?

又过了两周,刘子聪终于要调回来了,回来之前他有几天的假期,在群里说想趁着休假,直接去外地玩一圈,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干脆来个网友面基,群里纷纷响应。

在群里说完,刘子聪又私聊我:「你去吗?」

我说:「我去。」

可是第二天我们就吵架了。

是一件很小的事,他发来的微信我没有回复,我当时为了一个工作焦头烂额,加班到半夜,回家后才拿手机回复消息,问他怎么了。

那天直到最后,刘子聪都没有回复我的消息,我登录游戏,看见他的记录里,他连赢了好几把。

我来了脾气,打电话过去问他:「你怎么打游戏都不回我消息?」

「你不也没回吗?」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没什么态度,你不想回可以不回。」

他莫名其妙发了一通脾气,我也觉得委屈,接下来的几天,干脆赌气地也不再主动发消息了。

——反正我们还要一起出去玩,就不信你不联系我。

结果刘子聪真的没有联系我。

于曼问我:「你真的不来啊,我们机票都买好了。」

我可以选择主动去,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但是未免显得太廉价了,于是我假装不在意:「算了,没意思,我还要加班呢,你们好好玩吧。」

我没有告诉于曼我和刘子聪的关系,我当时总觉得,还不是时机。

几天后,我在于曼的朋友圈里,看到了他们几个人聚会的身影。

于曼稳居 C 位,她身旁是笑得很开心的刘子聪。

看到照片,我终于忍不住了,给刘子聪发了消息:「你们玩得好吗?什么时候回来呀。」

消息犹如石沉大海。

又过了几天,一天深夜里,于曼突然给我打电话。

「亲爱的,我跟你说个很好笑的事。」

我心情不太好,刘子聪一直都没有回复我消息,我没什么谈话的欲望,但还是打起精神附和她:「什么啊?」

她语气轻快地说着:「刘子聪他竟然说喜欢我,你说好笑不好笑?」

我一点也没觉得好笑,我的手指冰凉,甚至开始耳鸣。

「刘子聪说不在乎我结婚了,他看起来那么真挚,我狠不下心拒绝他,我该怎么办啊?」

我的男朋友,跟我的闺蜜告白了,而我的闺蜜将这件事作为谈资,难为情地告诉了我。

也无需我说什么,于曼一向都是个有主意的人,很快,她就和刘子聪在一起了,作为他们共同认识的「朋友」,我们三个人还一起吃了一顿饭。

饭桌上,他们两个自然而甜蜜的表现,让我几乎怀疑起自己的认知,我和刘子聪,真的算是曾经在一起过吗?没有见面,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就像小孩过家家一样,开始和结束,都没有人知道。

03

这一次跟她以往的出轨都不一样,于曼似乎动了真感情,两个人甚至一起租了房子——就在距离于曼和张超家不到五公里的小区里。

可是除了甜蜜的日常,两个都需要别人哄的人也开始争吵,每当这时,于曼都会来找我抱怨。

「我和刘子聪是你介绍认识的,你得对我负责啊。」

可是每次安慰她的时候,我心里总有一种喘不上来气的郁闷。以至于有一次,她在她老公结婚时候给她买的房子里对我抱怨,她老公和出轨对象都太粘人了,他们都深深渴望着她的爱,让她有点平衡不了婚姻和爱情。

说着说着,于曼捂着脸哭了起来。

我看着满脸伤心欲绝的于曼,没忍住跟她说了一句:「那你赶紧做个取舍吧,你这样拖着对他们都不公平。」

于曼当即就甩了我一个巴掌。

这一巴掌打在我脸上的时候,我的脸火辣辣地疼。

我都没哭,她却崩溃哭了,满眼泪水嘴唇颤抖地看着我,像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一样。

她一边掉眼泪一边说:「我心里有多痛苦你知道吗?我们是好闺蜜啊,你怎么能把我想成那种不要脸的女人?我真的对你太失望了。」

我捂着脸,脑子都是懵的。

「我——」

于曼打断我:「我以为你是我的闺蜜才把这些事告诉你的,一个是爱我的,一个是我爱的,我真的很为难啊,要是你你怎么选?」

我不说话了。

要是我我怎么选?

我不是她,没有她这么会说,也没有她这么会周旋。

巴掌不是不疼,可是于曼哭完就道歉了,我原谅了她,因为我能称得上朋友的人很少,至于好闺蜜,只有她一个。

我能感觉到,随着她和刘子聪的日渐情浓,她花费了比过去更多的精力维系同丈夫和情人的关系,可是百密一疏,于曼还是被发现了。

张超发现于曼出轨这件事,我竟然是第一个知道的。

一个周五,临下班的时候,领导又下发了几项工作,我被迫留下来加班收尾。

张超打电话过来,语气很不好,第一句就是:「你出来一下,我有事要见你。」

「可是我要加班,有什么事——」

「于曼和那个男人的事情我知道了,是你介绍的吧。」

我刚要反驳,就听张超阴恻恻地威胁:「如果你不出来,我就去你公司找你,到时候看谁丢脸!」

此时还有一些同事也没走,我不想影响到我的工作,只能带着工作准备回家再继续。

张超定的地方,是他和于曼经常一起吃饭的餐厅,有包厢,谈事情也不会被打扰。

一进去,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张超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男人毫无风度,和婚礼上那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形象大相径庭。

张超眼睛红着质问我:「你给有夫之妇拉皮条,到底要不要脸?」

他接近,我闻到了一股酒味。

我试图解释:「不是我介绍的,我也没想到他们会在一起,这是你和你老婆之间的事,你们还是自己……」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明知道她出轨,你还帮着她瞒着我,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吗?」

张超说了很多,我第一次见到,一个温暾的男人能说出这么多刻薄的脏话,将人的脸面往脚底下踩。

「全都是因为你!」张超起先对着我骂,后来又对着我哭。

他喝多了,叫我过来也只是为了出气,并不是真的想让我辩解这事和我无关。

出门的时候,张超踉跄着,眼看他要摔倒,我在旁边搭了把手。

不远处忽然传出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你们在干什么啊!」

我抬头一看,对面的包厢门打开,是于曼还有她的几个朋友,大部分我都有印象。

「我……是张超说有事找我……」

于曼就像是没看见我一样,走过去扶住张超,细声细气地关心。

先前尖叫的那个女孩子充满敌意地看着我:「刚才曼曼还说你加班,不能来参加聚会,怎么……」那个人眼睛转了一圈,自认为隐晦地说,「怎么就和曼曼的老公独自在包厢吃饭啊。」

我盯着她看了几秒,认出来这是我和于曼的高中同学,这么一看,身后那几个人都很眼熟了。

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于曼没有告诉我今天有同学聚会。

我独自一人靠墙站着,前面是于曼扶着张超关怀备至,后面她的朋友们都堵在门口,捂着嘴低声说着什么,余光明显地瞥着我。

一股羞愤从心底里窜起,我声音大了点:「曼曼,我们刚才是在说你的事,不信你问张超。」

张超不知道是真的醉了,还是不想回答这个话题,闭着眼靠在于曼身上,没有回答,于曼也没理我。

一个喝醉了酒的男人哪怕说话了,又怎么能当真呢,投射在我身上的目光已经隐隐夹杂着鄙夷了。

我突然冷静下来,走过去,拍了拍于曼的肩膀,「张超今天知道了一些事,所以找我谈谈,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于曼立刻扭头看我,像是才意识到我的存在一样,「我知道,抱歉了。」

于曼冲我安抚地笑了笑说:「我们是闺蜜啊,我相信你,你先走吧。」

「你不跟你朋友们解释一下吗?她们误会了。」

于曼声音很小,小得除了我和她以外都没人听得见:「对不起,我没办法说,只能委屈你了。」

「但是我的名声……」

她空着的一只手推了推我,「没事的,反正你以后也不跟她们相处。」

她真的觉得我委屈吗?怎么连一句解释都不愿为了我说,生怕我多说什么,着急要赶我走。

所谓闺蜜,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当了真。

04

如果说,这天晚上的遭遇让我心凉,真正让我从过往的情分里走出来,审视我们之间友谊的,是一次和小鸣的见面。

他也是和我一起玩游戏的朋友,来本市出差,周末的时候,避开了于曼和刘子聪,只约了我吃饭。

小鸣说:「上回我们一起出去玩,你没来,有点可惜。」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喝了两杯酒,小鸣语出惊人,脸上露出了苦笑,「你知道吗?我和于曼在一起过。」

我太惊讶了,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相比较两个人之间还有这样一段过往,我其实更想知道,于曼为什么能吸引这么多人。

我问出了口,小鸣也没想隐瞒,独自喝了一杯。

「你刚把她拉进群里不久,她就来我家这边旅游,找过我。」

「于曼很亲切,很能照顾别人的感受,我们俩一起去爬山,第一次见面,她就蹲下来伸手摸我的裤脚,说我穿得太单薄了,拉着我去超市买了一条秋裤。」

「有时候,不是被吸引,而是不想拒绝。生活太平淡了,现在的姑娘们都矜持,有主见,于曼那样的,真的很容易让男人动心。」

「不过我后来知道她结婚了,就和她分手了。」

我听得入神,手机亮起,是于曼打来了电话,我没接,连续两次之后,于曼又给我发微信,「我和张超吵架了,你在哪?」

小鸣毫不避讳地低头看着我的手机屏幕,「上次大家一起出去玩,我知道了一件事,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

「什么?」

「于曼知道你和刘子聪在暧昧。」

「我们一起玩的时候,我和他们俩坐在一起,她看了刘子聪的手机,我看见她翻完了你们的聊天记录。」

我彻底愣住了,于曼是以什么表情去翻看的我和刘子聪的聊天记录呢?又是以什么心情,没事人一样,以闺蜜的身份告诉我,刘子聪追求她。

最后小鸣意味深长地对我说:「再不远离她,你的人生会变得不幸。」

在「闺蜜」两个字还没有烂臭的时候,她就是我的好朋友了,从学生时代开始算的话,我们认识十五年了。

她自小就讨人喜欢,长得并不是十分漂亮,也不是魔鬼身材,相反,她身材略丰满,性格阳光开朗,和陌生人见了第一面就能迅速熟络起来,无论男生女生都喜欢和她做朋友。

我就是其中之一,也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但是我很幸运,是她的同桌,并且接下来,高中、大学都在同一个学校,工作也在同一个城市,顺理成章的,我们两个女孩子关系亲密。

我不大会交际,可于曼是一个自带光芒的人,身边总是有很多朋友,她跟谁玩都愿意带着我。一般情况下,我总是坐在旁边看她玩闹的人,看她在男男女女中如鱼得水,提醒她走时别忘记带手机,她喝醉了还得负责把她的美瞳摘下来。

其实与其说我们是闺蜜,不如说我是她的小跟班。

我工作上的领导在一次聚餐见到于曼之后,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人生中最幸运的就是有这么一个好朋友,小赵,你要知道珍惜啊。」

我陪着笑点头,心里却别扭。

是我工作不努力,加的班不够多吗?怎么我能被人夸赞的地方,只有身为于曼的朋友?

兴许是看出了我的违心,领导脸上的笑容淡了点。

他意味深长地说:「女孩子啊,嫉妒心太强了不是好事。」

我被老板那副充满智慧的表情唬住了,甚至忍不住在想,真的是我嫉妒于曼吗?

这天晚上我睡了很久,直到同事的电话把我吵醒,我才意识到,已经快中午了。

拿起手机,里面有好几条未读微信。

有张超的:对不起,那天是我失态了,对你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我知道你的为人,你很善良,我相信你说的话,你可以把他们俩进展到什么地步,两个人是什么想法都告诉我吗?」

有于曼的:我现在好难受,昨天我和张超大吵了一架,没回家,你为什么不理我?

刘子聪的微信则更直接,他说:我们见一面。

窗外的阳光让我有一瞬间的恍惚,我一直都努力满足周围人的要求,我以为只要这样就能拥有友情和爱情,但实际上,我一直都在围着别人打转。就像在一个恶俗的言情小说里,我只是一个工具人女配,终日忙于主角的事情,不配拥有自己的人生。

我想听听刘子聪要说什么。

刘子聪约我在咖啡馆见面,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单独见面。连咖啡都没端上来,他就着急地说:「我是真的喜欢曼曼,我现在工作挣得也不少,能给她幸福的生活,欣欣,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劝劝她吧。」

「劝于曼和她老公离婚吗?那是他们之间的事。」

刘子聪那张还算俊俏的脸,因为着急变得扭曲,「曼曼和张超结婚是被迫的,我们才是真爱,做人不能这么自私,你难道不希望你的好朋友得到幸福吗?」

「那我呢?」

这句话说出来,我突然感到一身轻松。

刘子聪张大嘴看着我,神情有点傻,「你说什么?」

「我们一年多的语音、视频,算什么?你寂寞的消遣吗?就算是暧昧,你也不能装傻假装不认识我吧。」

这些话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难说出口,

我为什么守口如瓶,或多或少也有好面子的成分在里面吧,我的暧昧对象追求了我已婚的闺蜜,每一个字都透着我不如她。

「你可以把我看作于曼的闺蜜,但是在此之前,你先把我当个人吧。」

我站起身想走,刘子聪突然拉住我的手哀求,「就当是我对不起你行不行?我给你道歉,你就帮我这个忙行不行?」

「就当」「行不行」,刘子聪根本就不在乎我说了什么,在他们眼中,毫无怨言地帮忙就是我存在的价值。

我也第一次这么久没有回复于曼的消息,连续几天后,于曼在午休时来了我公司,还给我的同事带了几杯咖啡,亲亲热热地挽着我走了。

于曼的心思看起来也不在饭上,没另外找吃饭的地方,直接在公司楼下的餐厅找了个角落。

我连菜单都没看完,于曼就抓着我的手摇了摇,表情不太满意,「这两天你怎么都不理我,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你说出来,看看有没有我能帮得上忙的。」

「没什么,就是工作忙。」

我点了个套餐,今天搞不好还要加班,得多吃点。

于曼连说了几句话,我的反应都很淡,她短暂地沉默了一下,对我说:「欣欣,你得帮我。」

我抬头看着她,虽然她化着精致的妆,但还是掩盖不住皮肤厚重粉底之下的痘痕,眼底也发青,有种令人心疼的憔悴。

于曼说:「你去找张超认错好不好,他以为是你介绍我和刘子聪认识的,不如将错就错,就说我当初是被你怂恿了,一时鬼迷心窍,现在已经后悔了。」

「他现在天天在家跟我发脾气,问我和刘子聪进展到哪一步了,我烦得要命。你就说我和刘子聪断了,让张超别在闹了,你说的话他能相信。」

我紧紧地攥着筷子,第一次拒绝她:「我不能再替你撒谎了。」

「他们两个人因为你难受,你是应得的,你尽早选一个吧。」

于曼不笑了,严肃地看着我,像是我在胡闹,「这是我的事。」

「张超会知道,别人迟早也会,谎言是没办法永远隐瞒的。」

我自认为言尽于此,可是于曼却立刻冷下脸,看起来马上就要生气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把我的事告诉别人吗?」

「刘子聪确实是你的朋友没错吧,是你介绍的没错吧,我们俩在一起后,没少找你一起吃饭吧?你觉得你撇得清关系吗?」

她现在的样子就像个无理取闹的人,想清楚了一些事,我反而很平静,「我没想告诉别人,我如果想,这几年的事足够我写本书了——」

也是话说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每次于曼找我打掩护,都是打电话,纵观我们两个的聊天记录,只有姐妹情深。

任凭于曼发着脾气,我低头摆弄着手机,没再说话。

如果仔细想想,我和于曼之间的关系有迹可循。

初中的时候,我认识了于曼,我被她的热情吸引,我们成了好朋友,放学我们都在一起玩。

我的父母工作很忙,我喜欢跟着于曼,哪怕她做的事情与我无关,我还是会有一种被陪伴的感觉。

可以说,除去晚上睡觉,我见到于曼的时间,比我和父母待在一起的时间都长。

我也曾经因为得不到朋友全部的关注而不满,可是那点不满,比起失去的惶恐不安来说不算什么。

因为很快,于曼又有了新的朋友,她毫无保留地挥洒着自己的热情,周围总是围满了人,时常会有我不认识的人,指着我的方向问于曼:她是谁。

于曼就会介绍我的存在,说我是她的朋友。

于是我顺理成章地继续跟在于曼身后,看着他们玩闹,虽然这些人都是于曼的朋友,很少照顾到我,但是身处其中,就好像我也成了那些热闹人群里的一员。

我就像个影子,安然地享受友情带给我的便利,渐渐的,我觉得在意见分歧的时候退让也没什么,一点退让,换回来陪伴。

随着时间的流逝,于曼周围的圈子越来越大。她喜欢朋友的言听计从,每每她其他的朋友不愿意和她一起做什么的时候,于曼就会想到我。

为了继续我们之间的友谊,我变得越来越卑微。吃什么?随便,去哪里玩?都行,只要她有时间,我就无条件配合。

于是,哪怕于曼的生活圈在变,她身边的朋友也来来去去,但我是陪伴她最长时间的人,这让我有了误解,我们真的是最要好的闺蜜,所以,为了这份珍贵的情谊,我做了许多的事——比如她婚后第一次出轨被我撞见的时候,我挣扎了半宿,还是答应了她,选择视而不见。

我劝说自己,于曼只是在爱情上的观点我并不认同,但是除此之外,她还是善良的,没有变。

但是我反复地回忆,其实于曼从没有为我做过什么,她像个太阳,耀眼的光恩泽众生,照耀到我,不是有心,只是不可避免。

她其实只是没有纠正过我对两个人关系的错误认知。

这是一种畸形的友谊,是我单方面的付出,我不能在放任它发展下去了。

05

虽然那一天我和于曼之间不欢而散,但是半个多月之后,于曼和张超的三周年结婚纪念日,介于我过去十来年的「优秀表现」,于曼还是邀请了我。张超和于曼邀请了一大堆朋友,在饭店包了一个大包厢,里面五六张圆桌,能坐下几十个人。

这对夫妻明面上还是很恩爱的,听说张超升职在即,这次还特意邀请了几个领导,也算是拉近一下关系。

我被安排在了同学朋友那一桌,周围坐着的都是于曼的朋友,我基本都见过,但也紧紧停留在认识上,不熟,只打了招呼,说了两句场面上的话。

身旁的空座上突然坐了一个人,竟然是刘子聪来了,他跟于曼遥遥相望,有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在看电视剧,虐恋情深型的。

有个朋友好奇地问:「欣欣,这是谁啊,不介绍一下?」

这时候于曼已经走了过来,不远处站着脸色不佳的张超,没等我开口,于曼就笑着对大家说:「这是欣欣的男朋友,刘子聪。子聪,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不放心欣欣啊。」

我看见刘子聪脸上的挣扎,可是下一刻,他就往我身边凑了凑,伸出手想要搭我的肩膀,看起来准备为爱献身了。

可是我不愿意,我不想再变成他们呼来唤去的工具人,我起身倒水,刘子聪朝我伸过来的手落了个空。

可能是我摆明了不配合,刘子聪的脸色也不好,桌上的几个人都停止了交谈,面面相觑,只有于曼镇定地微笑:「欣欣,希望你能幸福。」

她婚礼上的点点滴滴依稀浮现在我面前,她将捧花交到我手里的时候,也说过这句话,相比那个时候的感动,我惊讶地发现,此刻自己已经心如止水了。

庆祝蛋糕推上来之前,我掐掉了原本链接的设备,在饭店的工作人员苦恼的时候,我掏出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笑着说:「用我的手机吧,里面的歌单正好合适。」

饭吃了一半,工作人员推了一个双层蛋糕出来,引起了一阵欢呼,于曼握着张超的手,两个人举着刀对准蛋糕,朋友们热热闹闹地围着拍照起哄,任谁看这都是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音响里,一首甜歌结束,有十几秒的空白时间,一开始大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长久没有背景音,显得空间气氛都干燥了,人的讲话声被放大了几倍,让人不由自主地将音量低了下来。

一个女声透过电流传出来——「我是把你当成闺蜜才会跟你说这么多的。」

我听见身边有人问:「这是什么动静?」

下一刻更多的人反应过来了,有人在放谈话录音,只是谈话的内容令人震惊。

「我确实喜欢刘子聪,想跟他在一起,但是也不能放弃我的家庭,两个人我都爱,我真的很难做选择。」

「我只是结婚后才碰到爱的人,爱情本身有什么错呢?你该不是在嫉妒吧,嫉妒刘子聪爱我,我一直都当你是好闺蜜,我知道你不是这样尖酸刻薄的人,你别让我失望。」

「不是我威胁你,你如果要到处说我的事,别人可能会觉得你倒打一耙,我说这些是为了你好,这三年间我和其他人的感情你都替我保密了,现在更不要做傻事。」

这个录音声音清晰可闻,顺着音箱传遍了在场的每一个角落,录音里的女声,任谁听都是于曼。

于曼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双眼直直地瞪着我,我从来没在她脸上见过这么可怕的表情,好像下一秒就要扑过来把我撕碎。

我的心在加速跳动,有点紧张,但更多的是一种舒畅。

在于曼来公司找我那天,后半段谈话我录了音,这是我唯一一次对她使用心计。

那天于曼的话点醒了我,我要留一些证据,防止于曼将所有的事都推到我身上,比如,为了给她自己解围,将我当作个物件似的,给刘子聪当女朋友——如果今天她没有这样做的话,那段录音或许根本不会有公开的时候。

张超脸色难看极了,有些神经质地甩开于曼的手,大步走开,他不是羞愤离场,而是直奔旁边一桌解释。这一桌坐着的都是他的公司领导和同事,看他们的表情——家事都处理不明白的张超,看起来升职无望了。

于曼找到了音响,发疯似的拔下了我的手机,冲到我面前,将手机朝我砸过来,质问我:「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真是瞎了眼才觉得你是我闺蜜。」

我站在她对面,顶着房间里众人各式的目光,挺直了腰背,「这句话我要还给你才是,你可别侮辱『闺蜜』两个字了,你想要的是在你需要时陪在你身边,无条件听你的话的跟班,那你不如养条狗。」

于曼被我激怒了,抬手就要朝着我的脸打过来,这回有了准备,我反手抓住了她的手,用力甩开,于曼一个趔趄后退,碰倒了身后的杯盏,身形更加狼狈。

刘子聪想上前扶她,但是周围嗡嗡的议论声更大了,喜欢看热闹是人类的本质,尤其是男女之间的多角关系,总是能激起围观者极大的热情和传播欲。

刘子聪伸出的手不由自主地收了回来,顿了几秒,朝周围看了看,忽然头也不回地走了。

原本秀恩爱的纪念日演变成一场闹剧,张超和于曼在包厢外的走廊上吵得毫无形象,其余的宾客也都交头接耳地纷纷离场。

我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辣得我直流眼泪。从我身边经过的人,都向我投来怪异的目光,他们或许在揣测着,我在这场闹剧里充当的角色,没有一个人跟我说上半句话,但是我不后悔。

一个面生的女孩伸出手,给我递了一张纸巾。

「给,擦擦吧。」

「谢谢。」

我接过来,那个女孩儿没有离开,而是顺势坐在我身边,「你可真牛啊,不过气是出了,但是你就不怕这件事传开之后,对你自己也有影响吗?毕竟你一早就知道于曼出轨的事,还帮她保密这么久,也不算无辜。」

这是一句善意的关怀,我还是能分辨得出来的。

我摇摇头,「就当是我交的学费了。」

她好奇地问:「什么学费?」

「让我今后记住,哪怕一个人再渴望关心和陪伴,也不要在垃圾堆里找朋友。」

男生失去了很好的女生会后悔吗? - 红尘男女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