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世界各国和地区有哪些以为「我能但中国不能」然后悲剧的事例?

 

2021年11月11日

2001年中美南海撞机事件,美国人认为他们的飞机可以抵近侦察,却不允许中方跟踪监视。中方飞行员王伟牺牲后,美国国会议员还要求中方道歉。由此,中国10万黑客展开了一场针对美国的网络战争,这便是2001中美黑客大战。

——————

1999 年 5 月 7 日 23 时 45 分(北京时间 5 月 8 日),美国几架 B-2 隐形轰炸机投下多枚炸弹,击中了贝尔格莱德樱花路 3 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新华社记者邵云环、《光明日报》记者朱颖和许杏虎当场遇难。

两天后,朱福来终于在贝尔格莱德急救中心见到了女儿和女婿。

他们身上裹着绿色的布单,满脸血迹伤痕——早已没了呼吸。朱福来扑在女儿的尸体上,泪不能持:「你还不到 28 岁,就这样走了吗?我赶来看你了。」他又转过身来,搂住女婿的尸体恸哭,「虎子,我的好虎子啊。」

一旁的记者们含泪拍下了这个镜头。

此刻,贝尔格莱德仍是一座危城,北约飞机没有停止轰炸的迹象,防空警报也不时响起。在临时住处,这位失去心头肉的父亲忍痛下笔,他要给凶手去一封信……

一、

感到的悲愤的不止朱福来先生。惨剧发生后,中国各地爆发了大规模的反美示威活动。媒体镜头之下,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沈阳出现无数义愤填膺的中国人。有人捧着烈士遗像,在游行队伍中痛哭流涕;有人怀举当天的报纸奋力高呼。

而美方的态度是那么地漫不经心——误炸。

屈辱感笼罩着整个中国。

图片
图片

愤怒的年轻人

当时来看,这是一种无力的屈辱,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实力,中美都不在一个等级上。朱福来先生或许也有这种感觉,他甚至没法让克林顿总统和美国人看到那封信。

但并非所有人只能喊一喊口号,挥一挥拳头。在中国各地的隐秘角落里,一群热血沸腾的年轻人早已厉兵秣马。

5 月 12 日,朱福来写下这封信的第三天,美国空军「雷鸟」飞行表演队的网站上出现了朱父的这封信。准确来说,是在官网首页,除了原版,还贴着一份英文版。

图片
图片

朱福来写给克林顿的信

所有看到这封信的美国人都知道,这是来自大洋彼岸的报复。一位名为「中国天行」的黑客是这次入侵的主角,他的真实身份已不可考。那天,他入侵了雷鸟的官网,帮朱福来完成了这个小小的心愿。

这不是双方第一次短兵相接。在这场攻击发动之前,中国黑客已经登上美国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

5 月 8 日,惨剧传回国内的当天,美国驻华使馆网站被黑;午夜时分,中国黑客又成功突破白宫防线,更改了白宫网站的主页。对美国人来说,中国人的攻击手段似曾相识。

图片
图片

美国驻华使馆网页被黑

美国作家哈伯斯塔姆在《最寒冷的冬天》中记录了这样一个场景:1950 年 11 月 1 日,美国陆军第 1 骑兵师在朝鲜云山遭袭。信号弹照亮之处,8 团 19 岁的下士戴维斯看到满山遍野的志愿军,这让他想起家乡纽约州农场里翻滚的麦浪。

是役,美骑 1 师第 8 团大部被歼,几乎全军覆没。

1999 年 5 月 8 日之后的几天里,美国人再一次感受到这种人数碾压式的攻击。来自中国的网络入侵在美遍地开花。雷鸟网站被黑这天,这场网络大战已经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

美国人当然不知道,在「五八事件」的第二天,一个名为「中国黑客紧急会议中心」的组织就宣告成立,他们公布了美国 250 多家网站的密码。这些网站成了中国黑客现成的目标。

美国媒体称这些中国黑客为「脚本小子」,这是对黑客技术初学者的一种戏称。脚本小子不像真正的黑客那样能发现系统漏洞,他们通常使用别人开发的程序来破坏系统。

美方这样称呼他们不是没有道理。当时互联网、电脑在中国都是新鲜东西,中国的网民数量、质量也远远落后于美国。作为互联网的发明方,美国人当然足够自信。

美国人没有猜错,这些通过网线涌入美国本土的年轻人大部分都是新手。那几年,中国各大城市街头的书摊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计算机杂志,有些印刷质量低劣,明显是匆忙赶制出来的。但它们却是许多计算机爱好者的入门读物。这些结群攻击美国网站的年轻人从街头买了几本计算机入门书籍,自学了几周,只会些基本操作,的确不算什么正经的黑客,作为个体,他们也掀不起什么波浪。

但中国人向来抱团。一些技术精进的黑客大神聚沙成塔,组成了一个个黑客兵团,在他们的带领下,这些年轻人用最原始最低级的手段释放他们的爱国热情。

比如 5 月 10 日,中国网民自发地在同一时间内向北约网站发出 ping 指令,导致网站服务器过载,一度瘫痪。

这种攻击方式哪怕放在当时,也没有多先进,日后甚至引来了诸多国人的嘲笑。

的确,跟美国人猛烈的反击比,脚本小子的进攻原始且乏力,以至于可拿出来夸耀的战绩少之又少。但这是千禧年门槛前,中国普通年轻人表达愤怒的一种新姿态。

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出击。

整整一年前,也就是 1998 年 5 月,一场「黑色五月暴乱」席卷印尼。这场原本因经济危机而起的暴乱最终演变成一次针对华人的抢劫和屠杀。据估计,最少有 1200 多华人在骚乱中丧生,被强暴的华人妇女总数多达 300 人。

这便是中国人一直耿耿于怀的「98 印尼排华事件」。华人的惨状被许多摄影师记录下来,时至今日许多照片已经失真,即使如此,看一眼还是能让人毛骨悚然。

由于是别国内政,当时国内媒体并没有大肆报道。但是国内的年轻人还是在网上看到了消息和那些照片。印尼暴徒的行为激怒了中国的年轻黑客们。他们攻击了印尼的一些网站,并在首页写下「苦难的同胞,我为你悲愤哭泣」「严惩暴徒!严惩凶手!血债血还!」等口号。

脚本小子们别无所长,但他们有一腔热血。在攻击印尼网络时,他们最常用的一招是「邮件炸弹」,也就是用大量密集的信息「轰炸」印尼重要部门的电子邮箱。

印尼官方对此表示抗议,个别官员公开指责中国,称「(针对华人的暴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如果中国人不想分清华人和中国人的区别,那就说明中国是一个充满威胁的国家」。

这套说法在政府之间或许还有市场,尊重彼此内政,互不干涉嘛。但在民间,中国人朴素的同胞感情对此嗤之以鼻,正如二战结束后犹太人的同仇敌忾一样,他们不会认为纳粹屠杀犹太人是德国内政,只要你残害我的同胞,那我势必复仇到底。

脚本小子给印尼网络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有人指责他们不识大体,罔顾大局,纯粹是年轻气盛瞎添乱。可在他们看来,不气盛那还叫年轻人吗?

也正是这股朝气,在两年后引燃了那场影响至今的中美黑客大战。

1999 年的这次黑客战争也并非水落大江,悄无声息,它还是在国内激起了几圈波纹。

我们现在熟知的「中国红客」就源于这次行动。这一称谓的发明者 lion 参与了这次黑客大战,并组建「中国红客联盟」。经此一役,lion 名声大噪,红客一词也慢慢流传开来。红客精神让人们相信,这群年轻人是为维护网络安全和国家利益而战,也激发了网民的荣誉感和凝聚力。在两年后的那场黑客大战中,lion 一呼百应,中国红客联盟与中国鹰派联盟、中华黑客联盟一起成为国内最知名的三大黑客组织。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有趣的历史大事件也在这时萌根发芽。

1999 年 5 月,在武汉的一家网吧里,17 岁的李俊撞见一位正在攻击美国网站的黑客,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彻底迷上黑客技术。7 年后的 2006 年,李俊造出「熊猫烧香」,酿成中国首例计算机病毒大案。(详见本专栏《熊猫烧香:李俊的互联网蛮荒故事》)

类似这样的历史细节走向谁知道改变了多少。

更让人始料未及的是,这次黑客战争影响了无数年轻人。黑客技术成了年轻网民们最热衷的话题之一,这间接推动了中国黑客组织募兵征勇,奠定了第二次中美黑客大战的庞大规模和影响力。

二、

2000 年 11 月,共和党候选人乔治·沃克·布什当选美国总统,为区别其父亲老布什,中国人称他为「小布什」。

这位给媒体和文艺界留下无数段子的美国总统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憨厚。他在任期间大力推行「布什主义」,明确主张在一定情况下可以先发制人。上台后,他对外是动作频频,对中国也采取了更加强硬的外交政策。从他当选开始,美军飞机便频繁贴近中国领空进行侦查。尽管中方多次提出严正抗议,但美国依然我行我素。

2001 年 4 月 1 日上午,美军海军一架 EP-3 型侦察机闯入中国南海上空。EP-3 是美国的战术侦察机,可携带大量侦查探测设备,对中国来说无疑是一大威胁。中国航空兵立刻派出两架歼-8II 型战斗机,对美机进行监视和拦截。

上午 9 时左右,由王伟少校驾驶的僚机抵近美机进行监视。9 时 7 分,美国飞行员违反飞行规则,突然驾机大角度转向,EP-3 的螺旋桨击中了王伟座机上的垂直尾翼,王伟随即失控坠海。美军飞机也不好受,他们受损严重,不得不闯入中国领空,并迫降在海南陵水军用机场。

这便是轰动全球的「南海撞机事件」。

图片
图片

81192——王伟的座机

中方经过漫长的搜寻,没有发现王伟的下落。后来王伟被确定牺牲,官方授予他「海空卫士」的荣誉。

美方这次的态度与 1999 年「五八事件」如出一辙,非但没有道歉,还要求中国立即释放侦察机上的机组人员。更过分的是,美国国会议员在电视上公然宣称,撞机是中方的责任,中国应当向美国道歉。

![图片](data:image/svg+xml;utf8,)

美方的「中国道歉论」

中美双方就此问题唇枪舌剑,关系一度降至冰点。

官方交涉必须正式且合乎国际法,所以都保持了最大的克制。但在民间,这股怒火早已燎原。

美方对撞机事件的态度激怒了中国人,同时也迷惑了美国国内的黑客。他们认为中方应该为这次撞机事件负责。双方网民在网上互相叫阵,并最终促成黑客大战。一场规模更大、打击面更广的黑客战争,再次逾越浩渺的太平洋,在网络上爆发。

黑客战争没有宣战一说,所以没有人知道谁先动的手。从 4 月 1 日撞机事件开始,中美国内都出现了零星的网络攻击。美国一个名为 poizonB0x 是攻击中国网站的主力,以 http://edu.cn 和 .cn 结尾的网站都会成为他们的攻击目标。

美国黑客在这场战争中抢占了先机。根据一份资料,2001 年 4 月份发生在国际互联网上的黑客事件多达数千起,其中针对中国大陆的接近 15%。国内一家知名企业的技术人员证实,在 4 月份,他们检测到针对自家网络的扫描和探测行为突然剧增,每天多达 8 万起,实际发生的攻击也不少,每天在 100 起以上。

到 4 月中旬,美国黑客组织已经袭击了至少 100 家中国网站,而且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仍在积极地策划进攻。一位美国黑客号召所有国内黑客们联合起来,把中国的服务器全部搞砸。

此时,中国黑客还处在被动挨打的境地。尽管人数众多,但缺乏整齐划一的指挥和调度,而且在整整一个月时间内,也没有大规模成建制出击的迹象,难道中国人这次打算忍气吞声了?

时间过去半个月,4 月 16 日,一则悲伤的新闻打动了无数读者。那天上午,「五八事件」中遇难者朱颖的父亲朱福来找到北京某医院,看望王伟烈士年迈的父母。朱福来是自己找来的,他想见一见这对因美国暴行失去儿子的老夫妻,他们的痛苦同病相怜。

与此同时,美方也察觉到了中国人的计划。4 月 19 日,美国某网站在一篇分析中提到,中国黑客计划在五一国际劳动节期间发动一次七天战役,全面袭击美国。

美国人没有猜错,中国人也没有忘记。2001 年 5 月 8 日正是中国大使馆遇袭两周年,中国黑客决定新仇旧恨一起算。

2001 年 4 月 30 日晚上 7 点,一场战前总动员在网络世界召开。几个小时后,中国红客联盟发动的「第六次卫国网络战」就将打响,脚本小子再次成为输出主力。

三、

HUC-1133,中国一位无名脚本小子的 ID。

现实世界中,他是一名大四学生,即将毕业。2001 月 4 月 2 号这天,他跟室友在宿舍里听广播,得知中美撞机、飞行员王伟失踪的新闻后,他气到发狂,宿舍里另外几个同学也都破口大骂。急于得知更多事实的他们去了趟网吧。没过多久,他就知道红客联盟要对美国的黑客行为采取报复行为。

年少轻狂的他亟需展示愤怒,发泄不平。他决定加入红客联盟,为那些摇旗呐喊,哪怕是「充当人海战术的炮灰」也行。

4 月 30 号晚上 6:30,他带着面包来到网吧,下载好用来沟通的 IRC 聊天软件后,他根据要求修改了自己的 ID。中国红客联盟(Honker Union of China)的首字母再加上编号成了一个个脚本小子的兵牌。

他分到的编号是 HUC-1133。

网吧里那台大脑袋显示器上,越来越多的人涌了进来,他也越来越激动,感觉自己成了大事件中的一员。

晚上 7 点,中国红客联盟创始人 lion 现身聊天室,召开作战会议。他将策划已久的作战计划全盘托出,「按省份分小组进行,互相配合展开攻击」,这是 lion 当时发出的一条重要指令。

lion 的出现也点燃了他的爱国热情。这个缺乏基本黑客技术的菜鸟决定现场自学。会议结束后,他到处找高手,要求学点速成的黑客技术。

一位高手通过 QQ 给他发来了点资料,他仔仔细细地看,生怕漏了一个字。就在他临时抱佛脚之际,聊天室里开始出现美国各类政府网站、军事网站的 IP 地址。与此同时,他又在邮箱里收到了专门用来攻击的软件。

软件下载完成,打开运行,一面精致的五星红旗飘在页面上角,他心里美滋滋的,像是已经看到美国的某个网站在他们这群菜鸟的围攻下奄奄一息。

就在这个菜鸟黑客幻想之际,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他。

「你先把账结了。」原来是网管过来催钱。临近深夜,网吧得关门了。过一会儿,网管就得关上大门,只留下包夜通宵的人,且不能出去。

通宵 8 小时 15 块钱,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他痛快地交了钱,等待分配任务。

晚上 11 点,他吃了点面包,又去聊天室看大家激烈的讨论。漫长的等待也消磨掉了部分激情和热血,这会儿他竟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就在观看大家聊天时,几条突然蹦出的消息又让他热血沸腾:中国鹰派联盟参加了,中华黑客联盟也加入了,绿色兵团也来了……

一时间,他觉得到处都是自己的战友,热血重新上涌。

与此同时,「××网站被攻击完成」「××网站已经停止服务」这样的字眼不断的跳入眼帘,他迫不及待地点击链接,高手们的一件件成果——黑色肃穆的背景上飘扬着五星红旗——让他久久不能平静。这个脚本小子渴望自己也能攻入美国某个网站,更改他们的页面,最好还能写上「HUC-1133」到此一游。

在高手们攻城拔寨的同时,无数像他一样的脚本小子也没闲着。他们在电脑上挂载 DDOS 软件和邮件炸弹,用这种简单无技术含量的自动攻击影响美国人的网络。

凌晨时分,困意十足的他听到一声高呼,「我们胜利了」,这声音吓醒了几个趴在电脑前的人。他循声望去,发现那竟然是另一个班的熟人。再聊两句,他又在网吧里找到了几个同道中人,就连那个板着一副脸的网管也是这次攻击的参与者,而且这网管还是个不错的高手,至少比他们几个菜鸟强。

原来战友就在身边,原来高手就在眼前。这位网管在让他们几个结账时就注意到 ID,他只是没有点破。

5 月 1 日下午,几个人结束了 20 个小时的征伐。离开网吧前,网管突然抛过来一句话,「休息好了再来,我们的战斗还有几天,这几天你们晚上的网费全免了。」

几人睡意全无,兴奋地离开网吧。回到宿舍时已是下午四点,他倒头便睡……

这是 HUC-1133 的一段回忆——2012 年,已经工作十年,可能也已成家的他从供应商那里拿到了一份网络安全资料,他突然想起当年的红客联盟。上网搜索之后发现联盟重组,在网站里,他听到当年那首激烈、鼓舞士气的背景音乐,几乎泪流满面。平静下来后,他写下了这段回忆。

HUC-1133 的回忆只还原了这次黑客大战的前半段,没有提到战果,也没有提到接下来的事态:

经过一天一夜的攻击,中国红客联盟宣布攻陷美国站点 92 个。5 月 1 日当天,美国《洛杉矶时报》发出消息称,加州政府网站遭黑客入侵,黑客在网站张贴反美言论及中国五星红旗的图片,把网站首页换成黑底红字,并使用中英两种文字书写「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打倒美国」「打倒美国佬」等字眼。

图片
图片

中国黑客留下的口号

此后两天内,中美黑客交锋战火爆燃。仅 5 月 1 日和 2 日,就有超过 700 家中美政府及民间网站被攻陷,战况相当惨烈。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各国黑客援军也加入了这场战争。包括欧洲、中南美洲、亚洲以及阿拉伯国家的黑客不再作壁上观,他们为自己支持的一方出力,俨然是一场网络上的世界大战。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巴西、阿根廷、印度等国家黑客多站美国一方,而韩国、日本及印尼黑客则同情中国,为中国黑客助力。

悬挂五星红旗,并打出各类口号,这是中国黑客在美国网站上最常见的操作。王伟烈士的遗像成了黑客声讨美国罪行的最佳展示。

图片
图片

美方被黑网页

5 月 4 日青年节这天,中美黑客大战热度达到顶峰。在三大黑客组织的协调下,8 万名中国黑客(一说 10 万人)同时涌入白宫网站,堵塞了白宫与其服务提供商的连接通道,美国不得不短暂将其关闭。

广州一家报纸用「中国八万黑客冲垮白宫网站」这样的显赫标题报道了这次攻击。中国鹰派联盟负责人 Chinaeagle 告诉采访他的记者,中国有这么多人,人海战术嘛!他的话没有错,参与这次攻击的几乎都是不懂什么高深技术的脚本小子。

此后攻击事件转入低潮。5 月 8 日,lion 宣布结束入侵,停止攻击美国网站。根据他的估算,真正被攻破的美国网站有 1600 个,其中主要网站( 包括政府和军方的网站 ) 有 900 多个。而中国被攻破的网站有 1100 多个,主要网站有 600 多个。大部分人认为,这场战争没有胜利者。

偃旗息鼓之时,参加这次黑客大战的中国年轻人没有想到,他们的行为即将引来一场巨大的震动……

四、

事件最先影响到的是离互联网最近的人。

国内广大网友在看到被黑的美国网页后,几乎一边倒地支持这些「为国出征」的脚本小子。他们留言中不吝赞美:「怀着激动的心情向黑客们致敬!」「向黑侠们问声:辛苦了!」「我太佩服和尊敬黑客了!谁在关键时候为民族尽力,谁就是英雄!」。

受此感染,不少网友想拜师学艺,学一学黑客攻击的技术。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5 月 17 日,中国黑客紧急会议中心推出一项调查也印证了普通网民的态度。调查题目是「你对近期中国黑客的行动的看法」。

在 700 多份答案中,超过 80% 的调查对象选择「绝对支持,我想加入行动」,有 13% 的人选择「支持,但不会加入」,另有 3% 的人选择「基本支持,但在细节上有些意见」,只有 1% 的人表示「绝对反对」。

种种好评并不代表差评就此绝迹。更何况,在持反对意见的人里,有一位分量十足的大牛。

2001 年 1 月,解放军出版社上架了一本新书《网络战争》。本书热卖的同时正巧赶上中美黑客大战,热点碰上热点,作者很难免俗不作评价。

本书作者来头不小。他是国防大学军事科技与装备教研室主任张召忠教授,也就是日后网民口中的「局座」。

图片
图片

局座的书如今打折得厉害

局座的点评一针见血。他站在军事网络战的角度去点评黑客大战,认为这是网络战中层次最低的,或许算不上网络战。中国的黑客用的最多的战术是阻塞攻击,即用大容量去阻塞美方的线路。也有人去删改对方的网页,写一些口号,但这种手法顶多导致网站暂时的瘫痪,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损失。

局座对此事的定性也很直接,他的原话如下:

这种做法是错误的,不管是中国黑客还是美国黑客,不管是谁先动手,即使我们黑掉的是白宫,这种做法也是错误的。因为根据战争法中的目标区分原则,在战争或敌对国家之间,攻击非军事目标是非法的。

但局座和其他人一样,支持并肯定了这帮脚本小子的初衷:

对于黑客,我们一定要正视,能当黑客的绝对是聪明人,最可贵的是他们有责任感,这帮小子日夜奋战,无酬无薪,无怨无悔。以后为了维护国家的网络安全还得靠他们。我们国家早晚要成立一支网络部队,就像时候到了,要成立一支战略导弹部队二炮一样。从哪儿招募兵勇,农村扛锄头的肯定不行,还得从这些人中挑选。

除了否定这场黑客行动的实际作用外,也有一些业内人士指责这场黑客行动起的是反作用。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他们挤占了国内带宽,反而给自家添了乱。

舆论场的震动只是一时的,第二次中美黑客大战带来的影响没有止步于此。

时任国家软件工程研究中心网络安全分中心主任的徐超汉教授观战后忧心忡忡。在中国红客鸣金收兵的当天,他对来访的《羊城晚报》记者吐露心声——我们要尽快研制出自己的网络安全产品。

在徐教授看来,中美黑客大战是一场不对称的网络战争。「服务器是人家的、防火墙是人家的、操作系统也是人家的,这想起来都可怕!」

在这次黑客大战中,美方率先攻破的中国网站用的都是美国人的安全产品。这就像是一个人卖出了一把锁,但是他自己却留下了一把钥匙,想什么时候进来就什么时候进来。

在越来越多的反思和建议出现后,中国也越来越重视构建安全的网络环境。

这次黑客大战的另一大影响也不容小觑,从这儿之后,入侵网络系统成了中国民间对外输出愤怒的一种重要手段。

2001 年 8 月,中国黑客因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对日本发动网络入侵。

2002 年 4 月 21 日,小泉纯一郎再次参拜靖国神社,中国黑客组织原计划在劳动节发动对日大规模攻击。中国互联网协会出面协调,民间五大黑客组织发表公开声明放弃这一计划。

但攻击没有停止。

2010 年 6 月,因韩国人气团体 Super Junior 在华演出导致踩踏事件,引爆了哈韩网民对其粉丝的网络大混战,战火很快烧向韩国,50 多名黑客的入侵导致韩国 SJ 论坛关闭,中国红盟还黑掉了 SJ 成员的网址,这便是当时火爆互联网的「69 圣战」。

图片
图片

「69 圣战」口号

同一年,因钓鱼岛争端,中国内地爆发反日大游行,一些黑客也在网上攻击日本网站。

2012 年,因黄岩岛争端,中国与菲律宾的民间黑客也爆发了网络对攻,一时成为热点。2016 年南海仲裁案时,双方黑客又在网上角力……

中美黑客大战对个体的影响更是巨大。

中国红客联盟创始人 lion 经此一役,名声大噪。后来,他成为安氏因特网安全系统有限公司的高级技术专员。2004,lion 宣布解散红客联盟(后又重组),并成立自己的网络安全公司。2009 年,lion 获得 COG 信息安全协会影响力奖。

同样参加那次黑客大战的中国鹰派联盟创始人万涛也成了一个神话。他被誉为「中国黑客教父」,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广东铁路集团、普华国际会计公司等任职。后正式进入信息安全领域,在某国际 IT 公司任职高级安全咨询顾问。

腾讯湛泸实验室负责人袁仁广也被传曾参与过二次中美黑客大战,他曾是中国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库特聘专家,北京奥运会特聘信息安全专家。

与这些大神的轨迹不一样,当年近十万脚本小子如今散布全国,他们大多年近 40,早已成家立业,当年的一腔热血是否还在也无人知晓,但在与黑客大战有关的内容下,你可能还会见到他们的身影。

图片
图片

这些脚本小子并不是什么顶级的黑客,他们的黑客故事却是顶级的……

附:中国红客六次网络反击战

第一次,1998 年。印度尼西亚发生一系列排华反华事件,中国红客向印尼反华暴徒的网站发动了攻击。

第二次,1999 年 5 月。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后,中国上下一片愤怒,红客们袭击了美国能源部、内政部等互联网址。

第三次,1999 年7月。李登辉公然抛出「两国论」后,台湾「国民大会」、「行政院」、「监察院」等网站均遭到了大陆红客的攻击。

第四次,2000 年1月 23 日。日本右翼在大坂进行了以「南京大屠杀:20 世纪最大的谎言」为主题的大型集会,中国红客和海外华人黑客多次进入日本网站,回击日本右翼丑行。

第五次,2001 年 2、3 月间。由于三菱事件、日航事件、松下事件、教科书事件、《台湾论》等等,中国黑客将攻击目标扩展到日本的官方网站。

第六次,2001 年 5 月 1 日前后。美国黑客组织对至少 100 家中国网站进行了「毁容」,中国红客大规模反击。

(附件资料来源:《羊城晚报》2001 年 5 月 7 日)

世界各国和地区有哪些以为「我能但中国不能」然后悲剧的事例? - 提灯夜行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