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你看过最爽的爽文有多爽 ?

 2021年11月3日

我老婆是个空姐。

有一次,我坐她的航班,却眼睁睁看着她和一个头等舱的中年秃顶男一起走到了机舱后面。

那秃顶男路过我时,眼神轻蔑,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我怒火中烧,却发现了我老婆一个致命的疏漏。一个计划在我脑内慢慢成型……

我叫陈明泽,是做建材生意的,三年前,我常去广州出差,在飞机上,认识了我老婆,她是那趟航班的空姐,叫孙雅洁,个子很高,有一米七二,人也比较瘦,身材很好。

我是坐了三四次她们那趟航班,才跟她熟悉起来的,后来,我主动要了她微信,聊了一阵子,鼓起勇气表白,她接受了,我们恋爱了。

恋爱期间,我的开销陡然增大,因为,她时不时就会给我要个一两万的 LV 包,或者是几千块的鞋子,她说,她们同事都用这些。

我以前谈过一个女朋友,还是在大学,还真没接触过这些奢侈品,一开始,我买得挺肉疼。可我确实很爱孙雅洁,再加上有点小积蓄,也就满足她了。

她虽然偶尔会笑我,给她买东西时不够潇洒,但看得出来,对我还比较满意,所以,又过了一年多,我主动向她求婚,她答应了。

婚后,我的生意做得更好了,我老婆买的包,也一个比一个贵,我倒没在意,我觉得,我爱她,何况,我是男人,我不需要买什么奢侈品,省下钱给她买一点,也是应该的。

但是,我没想到,去年,疫情来了,我们这个行业,也大受影响,我投进去的一笔大钱,都押在了货上,很快就赔光了,我们家的生活,一夜间跌入了谷底,还欠了一屁股债。

我整天着急上火,可我知道,这是疫情导致的,我一个人努力,根本没用。

那段时间,我老婆也经常跟我吵架,因为,她的生活质量也下降了。

原本,她几乎每月都会让我给她买个包或者买双鞋,但我欠了债后,显然没能力承受了,可她依然保持着高消费。

有一次,她去逛了一趟国贸商城,又拎回来了一个 LV 的手包,我看了看标签,要一万五,顿时一阵肉疼,我委婉地说:「老婆,你都那么多包了,以后,咱能不能克制克制,少买一点?」

我老婆边走向卧室边说:「这是当季新款,我们好几个同事都买了,我要是没有,怎么跟人家玩?」

没有就不能玩了?这个圈子真不健康啊。

我有点生气:「我现在还欠着客户的债,你说,咱们家还过得这么奢侈,不太合适吧。」

我老婆原本在换衣服,一听,情绪上来了,直接出来说:「我又没用你的钱买,他们管得着么?你说,你多久没给我生活费了?」

这话,让我特别惭愧,我丈母娘常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老婆嫁给我,就该穿我的吃我的,可我现在,说实话,有点穷困潦倒,真是无颜面对她。

我老婆见我不说话,轻哼了一声:「幸亏我攒了些私房钱,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心里不好受,我安慰她:「老婆,现在有疫情,确实是特殊情况,有点委屈你,你相信我,等疫情彻底过去,咱们的生活,还会回来的。」

我以为,她也不会再说什么,可她一听,又来了精神:「疫情?天天就知道怪疫情,哦,我们同事的老公,也都做生意的,有一个前几天还刚提了一辆三百多万的宾利车,怎么,人家在疫情面前,就不受影响,单单是你承受不了了?」

我想说,那是因为行业不同。

我老婆没给我机会,直接说:「我看,就是你买卖做得小,一点小挫折都承受不了,一夜之间就变回了穷逼,早知道,我不嫁给你了。」

什么?我有点吃惊,她竟能说出这种话?

虽然我知道,她是在气头上,可这也太过分了,我本想争辩,可见她斗志正浓,我只能叹了口气,闭了嘴。

这事,让我郁闷了好几天。

但过了没多久,我又发现了一个新情况,她买了一个卡地亚的手链,我偷偷查了查,要三万多一条。

这也太奢侈了,她到底有多少私房钱?

那天,她洗完澡出来,我拿起卡地亚手链问道:「老婆,这条手链,得三万多吧?」

她看了,都来不及包住身体,赶紧过来一把夺走:「别乱动,弄坏了怎么办。」

我问:「你私房钱有这么多?」

她把手链放好,瞥了我一眼:「我发季度奖金了,怎么,不行啊?」

我觉得不对劲:「你们季度奖金,哪能有这么多啊,我又不是不知道。」

被我这么一问,她有点急了:「你瞎问什么,季度奖一半,我私房钱一半,怎么了?你给我买不起,倒还管起我来了。」

我有点委屈,却不敢说什么了。

可我总觉得,这不对劲,这不像是她自己买的,或许,是有人送她。

那是谁送的呢?我不知道。

但我最近观察到,她每次下班回来,总是第一时间就去洗澡,就好像自己很脏似的。

按理说,这是正常习惯,可问题是,她以前不这样,以前,她回了家,往往是换套睡衣,就看网剧、吃零食什么的,睡前才会洗澡。

我觉得蹊跷,有一次,我在家,她下班回来,又直接脱衣服进了浴室,我拿起她丢在卧室里的内衣闻了闻,好像有股烟味。

当时,我听着厕所里的水声,越发感觉,她在外面做过什么,一回来,就着急冲洗。

我又一转头,发现,她脱下来的丝袜中间的地方破了。

空姐平时在飞机上都穿丝袜,我老婆也有很多条,但我没记得哪一条破过。

我细细观察,这条丝袜,是连根儿破的,像是被撕了。

怪了,她没事自己撕丝袜玩?

她洗澡出来后,我问:「老婆,你袜子怎么破了?」

我老婆一愣,看到了破裂处,脸明显红了一下,可又镇定道:「谁知道呢,不小心扯破了吧。」

不小心扯破了?那得是什么情况下?我脑子里出现了一些猥琐不堪的场景。

但我又暗暗告诉自己,别猥琐了,可能真的就是不小心而已。

可我那时并没想到,那丝袜,是不小心破的,可这个不小心的主角,并非她自己,而是另有其人!

上周五,她上午飞广州,下午紧接着回来,六点多到了家后,又急匆匆进了洗手间。

我又觉得不对劲,想去拿她衣服闻一闻,可突然,她手机响了,是微信,我瞥了眼,显示有一条消息。

她当时还没打开水,也听见了,探出头来问我:「老公,是我手机吗?」

我镇定道:「是。」

她直接从洗手间出来了,急匆匆走过我身前,拿起手机,回了浴室。

我心想,是什么重要信息,这么急着出来看?

我悄悄走过去,趴在洗手间门口听。

里面一开始没什么声音,也没有水声,我想,她八成是在忙着回微信。

我这么听也听不到什么,刚要离开,可突然,里面传来了「咔擦」的一声,像是在照相。

我一愣,这是自拍呢?

可那是什么场景啊,她没穿衣服,这是拍给谁看?我顿时警惕了起来。

但是,她随后又没了声,我估计,她是发现,刚才忘了调静音,现在调静音了,应该还在拍。

我恨不得直接拉开门,冲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可平时,我很尊重她的隐私,所以,还是忍住了。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她在给人小声发语音:「这下你满意了吧?」

我顿觉心惊肉跳,这是给谁?

那边估计是回了文字,我又听我老婆说:「你太坏了,洗个澡也不让人家消停。」

我浑身如堕冰窖,对方是男的吗?那她这段话是什么意思?

傻子也懂了吧!

我知道,她肯定想不到,我会猥琐地躲在门口偷听,所以才那样发语音。说实话,我都觉得自己无比屈辱,我怎么沦落到了这地步!

对方估计又回了什么信息,我老婆终于打开了水龙头,最后又跟他说:「行行行,下次来我家,让你看着我洗。」

我呆若木鸡。

随即,怒火冲天,她就是背叛我了,她在外头,勾搭上了别人!

太明显了,我要是再听不懂,我就是傻子了。

我顿时想到,她那些包、手链,肯定是那个人给她买的,而听那意思,她们还在飞机上发生过什么,简直就是无耻!

我心特别痛,可又多希望自己听错了,万一,对方是个女的,就是闺蜜间在开玩笑呢?

洗手间里水声越来越大,我什么也听不见了,我咬着嘴唇悄悄回到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好一阵子,我才平息下来,我想,我不能直接问她,我要找证据,其实,我确实怕这是一场误会,万一我闹起来,影响了夫妻感情。

但是,她根本不让我知道手机密码,我怎么查?

从这天开始,我密切观察着我老婆的一举一动,但是,架不住我有时候也得去忙工作,不能每次她下班时我都在家。

三天前,我陪一个老客户喝酒,回到家后,我老婆正躺在沙发上,没搭理我。

我进卧室换衣服,却闻到,卧室里有一股烟味。

我是抽烟,可我从不在家里抽,一般都去楼下,这烟味是哪来的?

我心里当时就「咯噔」一声,难不成,是她那天在浴室跟人语音时说的,把人带家里来了?

我当时就火了,没压住,出了卧室问我老婆:「家里怎么有烟味?」

她听了,一愣:「烟味?」

我说:「你来闻闻,满卧室都是。」

她的眼神有点躲闪,可故作镇定,起身进了卧室,还假装闻了闻:「哪有啊,我怎么没闻到?」

我心想,你真是能演啊,我刚要戳穿她,可她突然说:「哦,我知道了,今天我搭同事老公的车回来,她老公抽烟,估计,是沾我身上了。」

我倒不知道说什么了,她这解释,很合理啊,难道,是我多虑了?

她见我没话,冷笑了一声:「怎么,看你这意思,好像我往家里带男人了一样,你整天不好好想着怎么赚钱,瞎琢磨什么?」

说罢,她回了客厅,又瘫在了沙发上。

我无言以对,我心里安慰自己,但愿这是真的吧,我希望,我千万别摊上那种窝囊事。

可我真的没有料到,后来,老天相助,竟真让我撞到了我老婆的丑事!

最近,疫情基本控制住了,我的生意也在回暖,我广州的一个老客户,又有了新业务,让我过去谈一谈,这于落魄中的我来说,当然是个好机会,我必须抓住。

而按照习惯,我定了我老婆的那趟航班。

我很久没坐飞机去广州了,当我登机后,她的同事见了我,都很亲切,我老婆也冲我笑了笑。

她现在,已经专门服务头等舱了,只不过,在起飞前,要帮着乘务长进行全仓清点人数。

我跟我老婆打了招呼,就去经济舱坐了,可没多会儿,她的一个女同事悄悄过来,跟我说:「陈先生,今天头等舱有空位,你去那里坐吧。」

说实话,这算是一个家属福利,大家都心照不宣,我也没争执,跟着她到了头等舱坐下,也默契地点头,感谢她的美意。

头等舱只有五个人,在我旁边,是个中年男人,看着有五十多岁,他有点秃顶,长得挺油腻的。

他想必是经常坐头等舱,通过我跟空姐的轻声交流,一眼就明白,我是个关系户。

等我坐好,换了拖鞋后,他竟然放下手机,冷不丁地说了句:「老弟,免费给调过来的?」

他这声老弟倒让我觉得亲切,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没掩饰,小声说:「托我老婆的福。」

他懂了:「你老婆是这飞机上的空姐?」

我点头,还下意识找了找我老婆,但她不在跟前。

可没想到,这人下一句,话风直接变了,竟嘲讽我道:「真是艳福不浅啊。不过,你这也算是吃软饭了吧。」

我脸一红,这才察觉,他不怀好意,就没再跟他说什么。

没多久,我老婆清点完了人数,回来了,专门服务头等舱,可她一见到我,分明一愣。

随后,我发现,她又看了眼我旁边的秃顶男,秃顶男同时也在看她,他们眼神特别古怪。

我老婆迅速低下身子问我:「谁让你来这里的?」

我也小声告诉她,是她同事。

我俩的对话,被旁边的秃顶男听见了,他越发明目张胆地看我老婆,而我老婆的脸有点红。

我心想,他俩啥情况,怎么跟认识似的?

谁料我老婆又小声跟我说:「你还是回经济舱吧,别违反公司规定,招人闲话。」

我没想到她会这样,但看她态度坚决,只能起了身。

这时候,旁边那秃顶男故意笑道:「哟,这软饭不让吃了啊。」

这话太过分,我懒得搭理他,可谁料,他蹬鼻子上脸,又说:「头等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你还得努力赚钱啊,老靠着女人可不行。」

他这话故意很大声,让旁边的人都听见了,我顿时又恼又羞,可我怕影响我老婆,赶紧走了。

但是,我却瞥见,我老婆分明在跟他对视,那种表情,就跟被调戏后,责怪他一样,很古怪。

那秃顶男,看我老婆的眼神,充满暧昧,他还明目张胆地打量了她的丝袜和屁股。

其实,在飞机上,这种猥琐之徒不少,我想管,又怕影响到了我老婆,索性闷着声回了经济舱。

没多久,飞机就起飞了。

慢慢地,我看着窗外的云海,心情好了些,我觉得,这次广东之行,可能会让我的生意有所起色,或许不久以后,我就会东山再起吧。

飞了半个多小时,飞机进入高空,大家可以上卫生间了。

我看到,有几个乘客去过之后,头等舱的秃顶男出来了,他也要去。

这架飞机不大,头等舱和经济舱是共用卫生间的,就在机舱尾部。

那秃顶男一路走过来,经过我旁边时,一眼就发现了我,他冲我笑笑,而我故意不搭理他,没想到,他竟小声丢了俩字:「穷逼。」

这声音是哼哼出来的,可我听得真切,我顿时又火了,这人怎么这么阴险,做派这么小人呢?

可我并没站起来跟他硬刚。

随着一些上完了卫生间的客人纷纷回来,不久,我发现,我老婆也从头等舱出来了,要往后走。

我心想,她估计是要去操作间准备头等舱午餐了,她看到了我,并没什么表情,径直走向了后头。

我也没多管,低头看提前下载好的视频去了。

但也就过了五分钟吧,我也有点尿意,起来去上厕所。

这架飞机没坐满,后头的座位,空了好几排,也没什么人。

机舱的最后头,有两个卫生间,我发现,其中一个锁着,显然里面有人,另一个则开着。

我进开着的那个之前,还特地看了看后面的食品操作间,发现没有人。

我有点纳闷儿,刚才,分明是看到我老婆回来过,她怎么不在呢,她去哪了?

而我也突然回忆,秃顶男上了厕所后,好像也没见回去啊。

我不由自主地,看向那个关着门的卫生间,觉得不太对劲。

我把头轻轻趴在门上,仔细听。

门的隔音非常好,听不到什么。

可我心里想,我老婆和那个秃顶男,难道会在里面?我心里突然很急,真想把门给他们打开。

其实,飞机的洗手间,如果里面锁住,是可以从外面打开的。因为,很多时候,飞机遇到气流会颠簸,此时如果洗手间没人,空姐会从外面把门直接锁上,防止门在颠簸时来回碰撞,而既然能从外面锁上,那当然也可以从外面打开,只是除了机上工作人员,一般没人知道罢了。

这个小机关,我老婆曾经告诉过我,所以,我也能打开。

可我又有点胆怯,万一,不是我老婆,是别人呢?或者,根本就是我听错了呢,贸然打开,岂不是很尴尬?严重的话,可能还会被人找麻烦。

这时候,里面又没有声音了,我纳闷儿,难道是完事儿了?我正要细听,却忽然发现,身后有声音。

「你上不上了?」

我吓了一跳,原来,是一个大姐正看着我,排队等着上厕所,看她眼神,分明把我当偷听狂了。

我脸一红,赶紧点头,说了句「马上」,进了旁边的洗手间。

等我方便出来后,那大姐鄙视地看着我,我更不好意思了,瞥了眼隔壁洗手间,灰溜溜地回了座位。

但我脑子里一直在回想,刚才听到的,到底是真是假?

我不断回头看洗手间的位置,但离着远,看着费劲。

没过多久,我老婆从后面出来了,也不知是从洗手间还是操作间,她并没看我。

我发现,她脸红扑扑的,嘴上的口红有点花,她目不斜视地走回了头等舱,我还看到,她制服的后背处,有点褶皱。

我心里一阵堵,她这分明没干好事呀!

紧接着,那个油腻男也从后面过来了,他一脸神清气爽,路过我的时候,跟我四目相对,鼻子里还发出了「哼」的一声。

我血涌上头,他妈的,刚才我听到的,绝对是他俩!洗手间里传来的哼哼声,就是我老婆发出的。

我顿时怒不可遏,又十分悲愤,老婆,我打死都没想到,你竟然会在飞机上做这种事!你们俩肯定勾搭上了,而且,这行为太野、玩得太花了!

我真想奔向头等舱,当面斥骂这两个奸夫淫妇,但是,这毕竟是在飞机上,我又没有直接的证据,我极力忍住了。

这一路,我老婆再没回来过,我的心,就像被一把刀子来回抽插了几百遍。

飞机到了广州,等我下飞机,路过头等舱时,油腻男的座位早已空空如也,我老婆则在机舱外送别客人,见到我,她小声说:「一会儿我就飞回北京,你办完事回来前,记得告诉我。」

我看着她,悲从中来,这句话,听起来像在关心我,可现在我看明白了一切后,这就是不怀好意,怎么着,你还想带着人,去咱们家里搞?

可我没说什么,点了点头,我想,你就演吧,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你们捉奸在床,然后把你们的丑事公之于众!

当天下午,我拜访了客户,晚上,在一个快捷酒店住下了,我老婆,早已跟着航班飞回了北京。

虽然下午我跟客户谈的不错,看到了我生意复苏的可能,但是,我独自躺在酒店床上,还是辗转难眠。

我老婆一定出轨了,那个油腻老男人,必定也跟当年的我一样,经常飞广州,是他们航班的常客,我老婆必然是在这个过程中跟他勾搭上的。

他能经常坐头等舱,肯定很有钱,我老婆那些包、手链什么的,肯定是他买的!

孙雅洁啊孙雅洁,你太令我寒心了,就为了那点破奢侈品,为了那点虚荣,你竟然跟这样的老东西好了,还在飞机上!,简直丧尽天良!

老东西一定爽翻天了,毕竟,这可是真的空姐,不是什么角色扮演,这可是真的在飞机上,恐怕,我老婆极大地满足了他的猥琐幻想吧!

我一定要让他们得到报应。但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要先知道那男的究竟是干什么的。

所以,我留了个心眼,原本,我只需要在广州待两天就可以,但我告诉我老婆,我要待五天。

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会去我家里做苟且之事,其实,上次的烟味,我就有所怀疑,想必,他们不是第一回了。

第二天下午,我跟客户又见面会谈了一下,当晚,就飞回了北京。

但我没立即回家,而是找了个便宜的酒店住下,然后,给我老婆发视频。

我老婆接了,可她分明有点着急,草草聊了几句,她说,她明天还有航班,就先睡了。

我想,那油腻男,极有可能在我家里,但今夜不是我捉奸的时候,因为,就算我把他们捉奸在床,也没什么用,顶多吵一顿打一顿罢了,根本形不成报复。

我早就计划好了别的方法。

第二天上午,我估摸着家里没人了,才回了家,我本想搜查一下,可我老婆显然太大胆了,垃圾桶都没收拾,里面有一个用过的计生用品。

同时,卧室的床头,还有烟蒂。

证据确凿了,我有一种释然感,但更多的,是屈辱的怒火。

我在家里待了一天,几次想打电话给我老婆,可最终还是忍住了,一直到六点多,是她下班的时间,我收拾好了自己的行迹,而后,躲进了床底下。

没错,这就是我计划的一环。

也就半个多小时,家里门响了,我听到,是我老婆走了进来,她心情显然很好,嘴里还哼哼着歌。

随后,她进卧室换了衣服,但是,并没去洗澡。

我屏住呼吸,生怕她发现我。

她躺到了床上,应该是聊了会儿微信,而没多久,点的外卖到了,她边吃着,边看网剧。

我在床下待得十分煎熬,我想,如果她今晚不跟那人做苟且之事,那我该如何是好,在这里待一夜?

但很快,我听到,她微信响了,是有人发来了视频。

她很快接了起来,那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在家里?」

我浑身毛发倒竖,这就是油腻男,他的声音,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我老婆娇滴滴地说:「对啊,怎么,你要来吗?」

我不在家,她必然肆无忌惮,手机音量也调到了最大,我都听得清楚。

油腻男在视频里说:「哎呀,昨晚咱们睡那么晚,有点累。」

我老婆笑得浪荡:「都怪你闹个没够,今晚不会早点睡么?那傻叉再过两天可就回来了,明天我是晚上的航班,也不能找你,你要是今晚不来,以后可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傻叉?我一愣,说的是我?

我顿时满腔悲愤,孙雅洁,你竟然当着他这么称呼我?太没良心了!

油腻男迟疑了会儿,说:「行吧,那老夫就豁上了,你等着我。」

随后,视频就断了。

我气得要死,但是,心里也激动异常,他妈的,总算要抓住他们现形了!但我不清楚,到时候,我会不会因为屈辱感,从床底下钻出来,跟油腻男拼命!

我老婆半天没动静,应该是又发了会儿微信,不过,她突然换成了语音,说道:「老公,我最近看上了一个爱马仕的手包,很小,只要两万多,你给我买嘛。」

说实话,我当时头昏脑涨的,差点回答了,可立即意识到,这句老公,根本不是叫我,而是叫那个老东西!

我气得脑子更加昏沉了。

那边也不知道回复了什么,反正,我老婆又发了条语音:「好啊,今晚,你想怎样就怎样,我绝对听话!」

我快恶心死了,就为了一个破包,你竟然这么没底线,孙雅洁,你再也不是我老婆了,你这个贱货!

我强行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耐心地等待油腻男的到来,可以说是度秒如年。

但我没想到,刚才他们那些无耻的对话,还不是最严重的,等他来了之后,从他们的聊天中,我听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简直让我悲愤欲死!

随后,孙雅洁去洗澡洗了半个多小时,我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就像是我自己在滴血。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门响了,孙雅洁急匆匆地去开门,只听她娇嗔一声:「老公,你也太磨叽了,我都快等睡着了!」

油腻男哈哈大笑的声音传进了门:「小东西,我就知道你着急了,路上太堵了。」

而随后发生的事,我简直不忍描述!

我只知道,我躲在床下,恨不得把床板掀翻!

但我再三告诫自己,要沉住气!我偷偷打开了手机,开始录音。

孙雅洁口口声声「老公、老公」地叫着他,我如堕冰窖。

我发誓,迟早让他们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没多久,他们各自去洗手间冲了冲,随后,一起躺在床上,我听到「啪嗒」一声,而后烟味传到了床底,我知道,是那油腻男在我卧室里抽烟了。

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油腻男还夸赞孙雅洁身体好,他说:「你比咱们刚认识的那会儿,可瘦了一些。」

孙雅洁说:「我是怎么瘦的,你心里没数儿?」

油腻男说:「当然是被我累的啊。」

孙雅洁却哼了一声:「光是累的吗?为你流产的那次,多伤元气啊,我直接瘦了十斤,我们家那傻叉,还以为我在刻意减肥呢。」

流产?我一蒙,啥时候流产的,我怎么不知道?

油腻男说:「哎呀,没事,反正流的是那个傻叉的孩子,不要紧。」

我头皮都炸了,我老婆怀过孕,我的孩子?

孙雅洁说:「还好,我一直瞒着他,他也不知道,不过,如果是你的孩子,你也不心疼?」

油腻男说:「当然不会啊,你要是怀了我的孩子,我绝对头三个月不碰你,咱好好保胎,不过,你得让那傻叉以为,孩子是他的,让他帮我养一辈子。」

孙雅洁故作不高兴:「那你干什么去,一点责任不负?」

油腻男说:「我这不是得瞒着我老婆么,不然,不靠着他们家的林瑞药业,咱俩钱从哪来?我怎么给你买包?你就忍了吧,人生就是这么难,咱们偷偷摸摸享福,也是一样的。」

随后,孙雅洁娇嗔了一声,又是一阵接吻声。

可我趴在床下,整个人都呆滞了。

这段对话,信息量太大了,若非亲耳听见,打死我都想不出来!这油腻男,有老婆,听那意思,家里有家族企业,叫什么林瑞药业?他估计也在企业里做事,才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而我老婆,真的为他流过产,是我的孩子!

我说呢,我们这么久了,一直没动静,也不对啊,原来是她怀过孕没告诉我,还在孕期跟他肆无忌惮地乱来,把孩子搞掉了!

我已经泪流满面,我真不配做一个父亲啊,我简直就是天下最大的傻子!

我把嘴唇都咬破了,可我内心更加坚定,不为我自己了,就是为了我的孩子,我也要让他们两个血债血偿!

过了一个多小时,孙雅洁说,她饿了,要叫外卖,但油腻男说,他从来不吃外卖,要带我老婆去三里屯吃宵夜。

孙雅洁特别高兴,俩人穿上衣服,简单收拾了下,就走了。

我确定家里没了声音后,像个缩头乌龟一样,从床底爬了出来。

我看着满屋的狼借,泪流满面,我无法在这个恶心的环境里待下去了,我出了门。

随后,我回了酒店,上网查了林瑞药业的资料,发现,这家企业不大不小,但毕竟是做药的,收益颇丰。

在企业资料的官网上,我看到,董事长是个女的,五十多了,叫林贞萍,而副总裁的介绍栏里,我分明看到了油腻男的相片,他名字叫陈德海!

那一夜,我在酒店,几乎咬碎了枕头,我发誓,我要一步步地,实现我的报复,陈德海,孙雅洁,我一定要让你们这对令人发指的奸夫淫妇,死无葬身之地。

两天后,我回到了家,家里已经焕然一新,孙雅洁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网剧,对我爱答不理,丝毫没有因为时间久了不见我的想念,这让我充分认识到了,在一个势利的女人面前,一个没钱的男人,是多么卑微。

但我假装告诉她,我的生意,又有了起色,客户要跟我谈订单了。

孙雅洁这才高兴了点,并紧接着对我提了个要求:「等你做成了第一笔生意,是不是该还我个包包啊?」

我心想,你买包买疯了吧,不是刚让陈德海给你买了爱马仕去了么?可我没戳破她,只是点了个头。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频繁地坐飞机,往广州客户那里跑。不过,其实我也不是完全编的,毕竟上次见面后,广东的客户确实要跟我做一笔生意,只不过,不需要我跑得这么勤。

我每次都定孙雅洁所在的航班,连她的同事都说,果然疫情好转,我的生意也跟着恢复了呢。

但是,前三次,我仔细留意了头等舱,一直都没有陈德海的身影,说实话,飞一次广州不便宜,要是总碰不到他,我可赔大了。

但老天有眼,就在第四次的时候,我一进机舱,赫然发现,陈德海正笑眯眯地坐在头等舱里,跟空姐聊天!

我估计,他未必能记清楚我的样子,而我当时戴着个帽子,头一低,过去了。

孙雅洁则一直在机舱里来回巡视,直到起飞前,才回了头等舱,这期间,她只是跟我点了个头,比较冷漠。

飞机很快就起飞了,我坐在座位上,静静地观察着头等舱的位置。

没多久,飞机进入高空,有的乘客开始去卫生间了,但足足半个多小时,头等舱仍然不见动静,我老婆也没出来。

我心想,难道这俩人还是担心在飞机上会被发现,所以,不做了?

但也就一晃神儿的工夫,我看到,头等舱的帘子掀开了,一个秃顶钻了出来,正是陈德海!

他故作无事一般,镇定地往后走,路过我身边,也并没察觉,我清楚地看到,他进了后头的卫生间,此时,那附近并没什么人。

我心跳了起来,继续观察头等舱,果然,也就一分钟后,孙雅洁也出来了,她路过我身边时,还做贼心虚地看了我一眼,我没回应,她径直向后头走去。

但是,我微微偏着头,用余光观察了她,她到了卫生间门口后,还特意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而后,迅速进了陈德海进去的那个卫生间。

我都替他们心惊肉跳!

我立即起来,假装要去方便,到了卫生间门口,仔细去听。

可那隔音太好了,依然什么都听不到。

行,那我也不听了,直接让你们原形毕露!

我低下身子,找到了那个只有机组人员知道的开关,只是「啪嗒」一声,解开了门锁。

随后,我猛然把门拉开,我看到,孙雅洁和陈德海,就在里面!

我立即大喊:「你们在干嘛!」

他俩没反应过来,都呆住了,飞机上的乘客,都听到了我的喊叫。

我立即掏出手机,它虽然调成了飞行模式,但依旧可以摄像,我举着手机直接点了拍摄:「你们一个空姐,一个头等舱的乘客,在厕所里,竟然干这么不要脸的事,作孽啊!」

已经有离得近的乘客好奇,起身过来看了,而此时大部分的机组工作人员,都在前面,飞机的过道就那么窄,他们急于想看这里到底怎么了,却过不来。

我趁机一把将陈德海拉了出来,他正光着屁股,一下跌进了过道,而孙雅洁也被他不小心拽了出来,俩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春光乍泄!

那些看到了的乘客也惊了:「这是……干嘛啊!」

可谁都知道他们在干嘛,他们就是在洗手间里乱搞,一个空姐,一个头等舱乘客!

这场面太刺激了,我血脉偾张,愤怒之中,也带着狂喜,我看到,很多乘客都掏出了手机,对着他俩猛一顿拍,陈德海这才反应了过来,呜嗷乱叫,冲着我道:「小兔崽子,我他妈弄死你!」

随后,他直接扑到了我身上,跟我扭打在了一起,而孙雅洁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中,并没来得及整理衣服,她的丑态,被那些人拍了个精光。

虽然陈德海在打我,但我并没还手,只是抱着头,一边爬一边躲闪,那些乘客见状,也都义愤填膺,纷纷上来拉我,并顺脚也踹向了陈德海。

陈德海疯狂对他们叫道:「都不准拍,谁拍,我他妈让谁以后没法活!」

可这话更激起了众怒,大家恨不能一拥而上弄死他,但这时候,空中警察已经扒开人群赶过来了,他直接制服了在地上撒泼的陈德海,把他跟乘客们隔开,而后,机组成员也都纷纷过来,他们吃惊地看着我老婆,眼神之中,显然充满鄙视和无奈……

后来的事,基本条条符合了我的预料。

飞机到了广州后,那些拍到了视频的乘客,第一时间都分享到了各个群里,

在飞机落地前,孙雅洁就被带到了机舱最后面,我下飞机时候,根本没见她。

陈德海也早就灰溜溜地跑了。

可是,也就一两个小时内,我在一个毫不相关的群里,看到了视频,随即,短视频软件上,也上了头条 ,当然,是打了马赛克的。

这件事,彻底火了,很多人给它打上了「空姐机上偷情」,甚至「空姐卖淫」的标签,一夜之间,传遍了大江南北。

不过,由于影响不好,视频也没几天就被禁了。

但在很多微信群里,依然还有相关截图流传。

有人甚至恶意地说;「真是想不到啊,头等舱竟然还有这么好的服务!」

这件事最终的结果,当然大快人心,孙雅洁当天就接到了处分,航空公司连夜宣布,开除她。

陈德海也被网友人肉出来了,林瑞药业也在第二天就给出了说法,也是开除,并且会追究责任。

我想,这事一出,他老婆必定会跟他离婚,而且说不定那个家族能整死他,他必将瞬间变成穷光蛋,活该!

这还不算完,他们俩的这种行为,其实是扰乱了公共安全秩序,航空公司已经起诉,不久的将来,他们会面临法律制裁。

并且,陈德海在飞机上,打过我,也打过那些离得近的乘客的,我国刑法规定,对飞行中的民用航空器上的人员使用暴力,危及飞行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处 5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造成严重后果的,处 5 年以上有期徒刑。

我断定,他基本完了!

这对奸夫淫妇,再也不要想做人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我给我自己,还有我那被他们流掉的孩子,报了仇!

不久以后,我跟广东的客户,签好了订单,在收到他预付款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的事业,要东山再起了。

孙雅洁一直没有再联系我,但我们还是夫妻,我也不想再等,我会直接联系律师,跟她离婚。

其实,自从结婚以后,仍然有很多姑娘,会喜欢我,甚至主动向我示好,可为了家庭,我都拒绝了,而我知道,等我离婚成功的那一刻,我全新的人生,即将开始。

你看过最爽的爽文有多爽? - 婚前婚后故事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