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有哪些很短的恐怖故事?

 2021年10月30日

我老婆养了五年的狗,被她爸爸杀了吃。

疫情的时候不是不能出去嘛,感冒了去药店也买不着药,正好老婆的哥哥感冒了。

她爸爸寻思着给儿子补身体,当时正好我和老婆出去领菜,老婆难得出去,拉着我在楼下偷偷逛了半小时透气。

结果回来的时候狗就被剁了,一块块的装在盆里,狗头被丢进了垃圾桶。

老婆当场崩溃大哭,说你把我的球球杀了,球球就是那狗的名字。

他爸说早就该杀了,这狗自从搬来新家,每天晚上都叫,叫了整整两年,老婆根本管不好它,自己反正是早就想把狗给宰了。

其实球球晚上爱叫这件事,我们是真想过办法。

戴嘴套,戴防叫项圈都试过,每次球球叫了以后被电都嗷呜嗷呜的,老婆就心疼地抱着它哭,让它千万别叫了。

可球球仿佛经过训练一样,自从搬来新家,它就会跑到大门口,从晚上十一点开始叫,一直叫到凌晨一点,叫足两个小时。

大舅子就站在我们旁边笑,我就问他杀狗的时候有没有拦着?

他说自己不仅没拦着,还帮忙按着。

后来球球挣扎得厉害,他就好像杀鱼一样,把球球举起来往地上砸了两下,球球立马就动不了,然后他们就开始杀狗。

他故意说得特别详细,老婆当时就忍不了了,站起身大吼骂她爸和哥哥是人渣,然后跑回自己房间哭。

结果大舅子还不乐意了,让老婆为自己的言行道歉。

我更加恼火,我说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条狗是她从小养的,他却说那又怎么样,谁让你们管不好狗,每天晚上叫。

我不想和他吵架,就回房间去安慰老婆。

大舅子故意在外面说一些很伤人的话,我很想发火,但我因为疫情封路寄人篱下没地位,只好捂着老婆的耳朵让她听不见。

老婆哭了很久,最后哭得太累睡着了。

我想着球球也有要哭的感觉,也不敢惊扰了老婆,就自己偷偷抹眼泪。

一直到深夜,我还难以从球球被杀害的阴影里走出来,结果忽然听见外边有动静,好像是响起了狗叫声。

那狗叫声特别像球球,就是听着比以往弱很多。

老婆也在我怀里醒了,她擦着眼泪,说好像听见球球在叫她。

她有点神经质了,爬起身往外跑,说球球回来找她了,就往外边跑。

我也觉得纳闷,跟她一起去了客厅,打开灯后外边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我特意看了看时间,是到晚上十一点了,那就是球球平时叫的时间。

老婆又继续哭,狗叫声也时不时响起,我觉得可能是楼下的狗在叫,就抱着老婆说睡吧,她不肯睡,一直跟我说球球的事情。

到了晚上一点,那狗叫声又不响了。

我陪老婆聊到天亮,出房间的时候,岳父还在厨房里忙,他见到我们出来,很稀奇地说我们今天起得早,还知道帮忙把垃圾给丢了。

但我们哪有丢垃圾呢,我一直都在房间里陪老婆说话。

岳父就指着垃圾桶说狗头、骨头、狗皮都丢了,垃圾桶里干干净净的。

一说这事儿,老婆又哭,但她已经哭不出眼泪了,就又逃回自己房间。

我寻思着应该是她哥哥丢的,就去哄她别难过了。

没了球球,老婆一整天都不肯吃饭,我心疼得厉害,我就说球球虽然死了,但家里不是还有咩咩吗?

咩咩是我自己家养的猫,老婆也特别喜欢它,我说你要是饿瘦了,等路上解封回去,咩咩就不认识你了。至少让我带你去楼下的小卖部买点零食,看看店里还有什么存货,也陪你去逛逛。

老婆就同意了,和我出去逛了一会儿,特意在不被防控人员发现的情况下,偷偷看了下小区里平时遛球球的地方。

回到家以后岳父就骂我们,说买这么多零食回来,他说零食包装上会有病毒,要我们赶紧消毒。

我就和老婆回房间了,想着先把一大袋零食塞进床底下,我们的床是带收纳的那种。

可当我把床垫掀开,老婆打开了木板,她当时就傻了。

我们的床底下竟然放着一条狗的尸体,可不就是球球吗?

球球骨瘦如柴,那狗头就盯着我们看。

我把它抱起来,这分明就是一具狗尸,里边的肉和内脏都没了,抱着特别轻,就是一条狗被重新组了起来。

我他妈当时就气炸了,直接冲进大舅子的房间,这家伙还在睡觉也没锁门,我扑上去抓着他的头发,抡起拳头往他脑袋上砸。

我砸了一下又一下,大舅子被我砸醒,他不停地挣扎大叫。

岳父看见我在打他儿子,也冲进房间打我,他拿着扫把往我脸上怼,让我脸上火辣辣的。

我就不管岳父,使劲地打大舅子,还骂他变态,杀了狗还来虐待我们。

但我让大家失望了。

我打不过大舅子,他常年在车间工作的,我常年坐办公室的,根本没机会锻炼。

三两下的功夫,我就被他反过来按着打,最后老婆急了冲过来咬着他的脸。

岳父一个中年男人,当时哭得嗓子哑了,他说家不成家了,就为了一条狗。

我被大舅子按着打,还要大骂他不是个东西,岳父就拿扫把往我嘴巴里怼,说滚出他的房子,从哪儿来的就滚哪儿去。

然后他直接坐在地上哭,说家给你这外人搞没了,这样动手以后一家人还怎么见面。

接着他骂我老婆不是个东西,为一条狗生这么大气,都说了赔给她还不领情,不懂得将心比心。

大舅子按着我,抽我耳光,问我为什么来打他。

我说你他妈傻逼,把狗重新装一起放我们床底下,我不只要打你,等解封了我要叫人弄你。

大舅子说瞎扯,他没干这事儿,老婆就把球球抱过来。

结果大舅子说他真没干这事儿,不信的话可以看监控。

岳父家里是有监控的,不过只监控大厅,因为这房子是法院拍卖买来的,刚买的时候很多人劝他不要买法院拍卖的房子,他不停,说这房子便宜。

结果经常有老房主的债主来闹,还会砸门,岳父害怕就装了监控,总要和很多人解释,说这个房子换主人了。

我看大舅子恬不知耻,就同意打开监控,还说老子今天要是错怪了你,老子他妈跪下来给你道歉。

于是我们就打开监控,可当监控画面出现的时候,我和老婆却傻眼了。

监控画面显示晚上十一点,我和老婆从房间出来了。

那时候我们应该是去找狗叫声的来源,但我们却是走到了垃圾桶旁边,把垃圾倒了出来。

我俩就那样坐在地上,拼接球球的骨架。

大舅子脸色越来越冷,他把视频快进,我看着视频里的我和老婆把球球拼接好,又披上狗皮撞上狗头,抱回了自己房间。

岳父骂了一句我日你妈,扇了我两耳光,强迫我跪下来给大舅子道歉。

大舅子也没放过我,他用力地踹我的脚,要我跪下来,还骂我栽赃陷害是个小人。

我是真不知道自己干过这事儿,我说昨天我听见球球好像在叫,只是出来看看。

大舅子说叫你妈,昨天根本没狗叫。

老婆也说听见球球叫了,昨天晚上真没干这事。

这个事情就闹得很僵,最后岳父告诉我,他的原话是说等解封了你他妈就滚蛋,以后我和你们老死不相往来,我老了不用你们养!

然后他愤怒地拿起球球的尸体,直接砸进垃圾桶里,拿出去丢掉了。

我和老婆呆呆地回了房间,都觉得这件事情匪夷所思。

我不知道是因为羞愧还是脸上被扫把刮出很多伤痕,火辣辣的厉害。

这天晚上,我们倒是没有听见狗叫了。

我被打得浑身都疼,又疼又累,老婆也哭了一天多很疲惫,我们就一起睡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俩走出房间却傻眼了。

大舅子和岳父都在调监控,桌上放着球球的尸体!

我问他们咋回事,大舅子让我别说话,然后打开监控看。

监控里显示,昨晚的晚上十一点,大舅子的房门打开了。

他离开了家,十分钟后抱着球球的尸体回来了,还仔仔细细地给它擦干净。

大舅子放完视频,然后问我们昨晚有没有听见狗叫声,我们都摇头说没有。

岳父就说邪门了,这狗成精了,要把一家人都变成神经病。

发生这种事情,要说我心里不慌,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他妈怕死了,就怕自己得梦游症了。

岳父絮絮叨叨骂着球球,我和大舅子就来回检查监控,把这两个晚上的监控反复播放。

我看着看着,忽然觉得不对劲,说等一下。

时间是球球死去的第一晚,时间是晚上十一点整。

当我们房间的门被打开,我死死地看着门口的地毯。

我问大舅子能不能放大,他打开电脑操作了一会儿,又看了看说明,还是搞不懂。

我拿过来操控了一下,很快就搞懂了,然后把画面放大了。

地毯不对劲。

我和老婆出来的时候踩在了地毯上,可那个时候,地毯上凭空出现了一个脚印,看着好像是往房间里边走。

我和老婆出来了,却有一双脚往房间里走。

这一幕让我毛骨悚然,那是什么东西?

岳父骂我们别再看了,看这些东西没意义,就不该杀那条狗,邪门得很。

我没有理岳父,而是从厨房里拿出淀粉,铺在了三个房间的门口。

我告诉他们走路的时候小心点,别踩到面粉了,关门的时候也要轻轻地。

岳父受不了这气氛,他恼怒地带着球球的尸体出去了,说要在外面把这条狗给烧了,免得狗回来害人!

事情到这个地步,老婆哭不出来了,只会在我怀里怕得发抖。

过一会儿岳父回来了,他说球球的尸体已经给它烧了,这狗没法再回来害大家。

我们轻轻地关门,岳父却根本不当一回事,直接将门用力关上,弄得淀粉到处都是,还大骂了几句脏话。

我只好又在他房间门口铺了淀粉。

晚上的时候,老婆很害怕。

我也怕。

等十点多,大舅子来敲我们的门了,他说先不和我打架了,这事情有些邪门,我们不如就在这等到半夜。

于是我们在房间里等着,等到晚上十一点,也没听见狗叫声。

大舅子突然说从搬过来的第一天起,球球就都是在半夜子时开始叫,那是最邪门的时候。

老婆很害怕,让他不要继续讲,于是大舅子就起了身,说去看看他爸的门口。

结果一打开门,他急忙让我们赶快出来。

我们赶紧出门,我发誓我这辈子都忘不掉看到的情景。

岳父房间门口那平静的淀粉,突然沾上了一个脚印。

那脚印就这么在我眼前凭空出现,我们赶紧打开了岳父的房门。

岳父还在房间里打呼噜睡觉,老婆冲进来大吼大叫,嘴里喊着滚出去,赶紧滚出去。

岳父被吵醒了,他嘟哝着让我们别大半夜乱叫,是不是又发神经了。

我担忧地问他有没有事,他说没事,就是暖气温度太高,热得睡不着,去把窗户打开透透气。

他走到窗户旁边,把窗子打开了。

一阵凉风吹进来,岳父却突然将脑袋往前探,他背上的衣服诡异地被揪了起来,嘴里恼怒地说你们干吗呢别推我。

下一秒,他就被丢出去了。

我睁大眼睛,他不是自己跳出去的,他分明是被丢出去的!

大舅子大喊一声,急忙冲出去抓岳父,幸好我们楼下的人装了防盗窗,岳父摔下去后先是砸在防盗窗上,然后身体就往下滚。

他不断地往上爬,可却掉得越来越快,大舅子急忙伸出扫把给他抓,但那扫把手滑,渐渐从大舅子手上滑下去。

大舅子急坏了,大叫着爸爸,爸爸。

其实就那几秒,我的脑子却转得比什么都快,赶紧扑到地上双手沾了淀粉,然后回来抓住了扫把。

正巧那扫把从大舅子手里滑出去,却被我给抓住了。

淀粉给我带来的摩擦里很强,而岳父抓的是扫把的另一头,不容易滑落。

他膝盖使劲地往防盗窗上撞,隔着秋裤都被撞破了渗出血来,大舅子赶紧也回去抓了淀粉,和我一起把岳父扯了上来。

扯上来以后,岳父腿软地坐在地上,突然歇斯底里地哭了起来,那嗓子哭得特别哑,说自己差点就死了。

老婆和大舅子也一直哭,他们都被吓坏了,也许因为岳父不是我的父亲,我没哭出来。

大舅子哭着跟我说谢谢,他说我救了他爸爸,以后他做牛做马都要报答我。

说着说着,他还给我下跪磕头,说要把我之前跪的十倍百倍还给我。

我赶紧把他扶起来,今天这事儿太怪异了。

我们正在讲话,老婆却突然尖叫起来。

她的衣服也仿佛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使劲地把她往外面拖。

我急忙扑过去抓住她的脚,结果我的身体也被拖行着,那看不见的东西立即特别大。

我和老婆被拖到了厨房里,老婆的脑袋被按在砧板上,厨房的菜刀飘了起来,直接就朝着她的脑袋剁!

我哪里能让老婆出事,正要爬起来帮忙,岳父大吼大叫着冲过来,双手抓住菜刀,愣是不让那菜刀落下来。

老婆哭着在喊救命,我将她扯了回来,此时大舅子也跑来了,我们把厨房的刀都抓在手里,吓蒙了看着四周。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我们几个人的喘息声和老婆的哭声。

我们这样死死地熬着,我都记不清时间有多久,只觉得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不知过了多久,我看了看时间,发现我们熬到一点多了。

屋里完全一副没动静的感觉。

老婆这时候哭起来了,她说养了球球五年,前三年从来不叫的,自从搬过来这两年,球球每天都在叫,它是在保护我们。

就连它现在死了,也保护我们逃出去不被伤害。

她哭着说狗护主这句话,讲得一点都没错。

我很明白老婆的意思,她是想说这屋子有脏东西。

用通俗点的话来说就是……闹鬼。

岳父抓着菜刀,让大家先去休息,可我们哪里敢睡呢?大家就坐在一起说话。

我问岳父这房子以前发生过什么,他摇头说啥也不知道,只知道房子的主人有债务纠纷,被法院拍卖,于是他买下来了。

大舅子说天亮了去问问邻居,邻居在这儿住了好多年了,虽然没打过交道,但问一下也是可以的。

我们就等到天亮,然后去敲邻居家的门。

邻居很有防护意识,估计是隔着猫眼看我们,问我们有什么事。

我说我们都戴着口罩,我们不进你的屋,能不能和你聊聊。

邻居问我们聊啥,我们就说房子以前的主人是谁,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邻居总算把门打开了,那是个老太婆,她也戴着口罩,和我们保持着安全距离。

她告诉我们,房子以前是一对夫妻的。

那丈夫好赌,欠了很多高利贷,闹得债主天天来上门,而他就逃出去躲债了,一躲就是七八年。

结果两年前他偷偷回来过年,谁知道一位债主得知了这个消息,直接带人上门打他,两边闹得很凶。

结果那丈夫耍无赖,他把菜刀给债主,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把我杀了嘛,我用命抵你的钱。

他本身就是想耍无赖,把事情渡过去。

可问题就在于,他是个下三滥,那债主也是个吸毒的下三滥,来的时候刚吸过毒。

那债主拿了刀说好,那我就要你的命。

然后他真把丈夫的脑袋剁下来了,当时所有人都吓傻了,传闻那丈夫脖子被砍第一刀的时候都懵了,当时他人还活着,捂着脖子坐在地上说你怎么真的杀我。

他话刚讲完,第二刀就落下来了。

丈夫死了之后,债主也被枪毙了。

妻子债务纠纷解决不了,房子也被抵债。

再之后,这房子就被岳父买了下来。

我们听了这个事情,心里都特别不是滋味。

毫无疑问,我们的房子闹鬼了。

也许真如同老婆说的那样,一直都是球球在护着我们。

岳父就很抱歉地和邻居说谢谢,这两年狗叫吵着你了,从来没跟你道歉过。

可那老太婆却睁大了眼睛,用一种很惊愕的态度跟我们说:「我从来没听你家狗叫过啊。」

我们人都傻了。

仔细一想,球球叫了整整两年的时间,从来没邻居投诉过。

在那个时候,就应该察觉到不对劲的。

我们回了自己屋里,岳父哆哆嗦嗦地说要走,我说怎么走?

到处路被封了,根本就走不了。

岳父说可是家里闹鬼。

我说你往外边走,别人不让你出去,你说自己家闹鬼,别人非把你当神经病不可。

我很清楚,这屋子我们还得住下去,因为我们根本就走不掉。

但如果要我们回去住,我是怎么都不愿意的。

大舅子想了想,忽然说家里不是闹鬼吗?现在封路不是不能出去吗?那我们就两个都占了,拿上被褥睡楼道去!

说实话,我觉得这方法行。

我们一致同意,就先回家补了个觉,本以为闹过鬼的房子会让人睡不着,可昨晚大家太辛苦了,都是回去倒头就睡。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岳父去厨房做了许多吃的,我们又拿上被褥和夜壶,往楼下走了几层楼,直接睡在楼道里。

幸好这屋子里都是暖气片,否则这么冷的天,还真要被冻死不可。

我们都挤在楼道里边,大舅子拿出了手机查看监控,说要看看屋里会不会闹动静。

大家都很好奇,就凑在他旁边看着。

等时间到了晚上十一点,屋子里什么动静也没有。

但我死死看着门口的地毯,亲眼看见上边出现了脚印的痕迹。

我连忙指着地毯说快看。

那地毯确确实实凹陷了一块,说明有人站在上边,但监控里却什么都拍不到。

过了一会儿,厨房里的刀忽然飘起来了。

那把刀缓缓朝着我和老婆的房间飘去,门被轻轻推开,老婆害怕极了,她说要是我们当时睡在里面没走,恐怕就已经死了!

我也是看得心惊胆战。

紧接着,那把刀从房间里出来了,又轮流进了大舅子和岳父的房间,他俩也是一阵后怕。

在发现屋内没人后,那脏东西将刀放回了原位,然后他在屋内进行了一场破坏。

他先是把我岳母的遗照从墙壁上拿下来,狠狠砸在了地上,然后又开始砸烂我和老婆放在家里的婚纱照。

岳父说真够狠的,就是不允许屋内有别人的存在。

这东西在屋内闹了很久,几乎是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闹得我们屋内一片狼借。

在砸过东西之后,屋里没了动静。

再过一会儿,厨房的燃气灶忽然被打开了。

我们都是一愣,莫非他还要在这儿做饭不成?

可紧接着,厨房的窗帘竟然被扯了下来,直接丢向了燃气灶!

岳父惊得大叫一声,这龟儿子是要把屋子给烧了!

我们三个男的急忙跳起身,大舅子把手机丢给我老婆,然后我们撒开腿就往屋里跑!

万万没想到,那脏东西在发现屋里没人的情况下,竟然会选择烧房子!他自己死在了这屋内,就不允许任何人进这个屋!

这他妈的当然不是房子和人命哪个重要的选择题,我们如果不去的话,那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现在到处封路消防车不好通行,楼里是几百户在家不出门的住户,要是燃起火灾来,多少人将要死于非命,多少家庭会随之破碎!

既然看到了,就必须要阻止!

老婆不敢一个人待在楼道里,也是跟在我们后面追。她抱着手机,对着我们大哭大喊:「他拿着刀站在门口!拿着刀在等你们!」

我哪顾得了这么多,冲到房屋门口将钥匙插进了锁里,随后用左手横在胸前,只要那家伙拿刀捅我,我大不了牺牲自己的左手保住性命,再把他的刀夺下来!

我这不是什么善良大义,而是头脑一热直接就决定去做了。

不能让几百户无辜的邻居跟着我们一起丧命!

我打开门,一把刀果然朝着我刺了过来。

我早有准备,直接用左手去抓刀,那刀划在手上真是钻心的疼,我死死抓着刀不松手,头发也被什么东西扯住了,把我放房间里面拖。

大舅子他们冲了进来,一见到我出事儿了,连忙要来帮忙,我急得大吼让他们先灭火,万一火烧大了,所有人都要死这儿!

我努力想挣脱开那无形的束缚,可这东西的力气比我大太多了,他把我拖进了房间里,随后还将门给关上了。

房间里没开灯,漆黑一片。

那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我摸索着想去打开灯,又生怕黑暗里被捅一刀,不知道该护着脖子还是该护着肚子。

大舅子在外边大喊问我怎么样,我本来以为自己是不怕的,可说话的时候却直接喊出了哭腔。

我一个大老爷们,哭着说我看不见,我怕是要死在这儿了,你们先把火灭了,别让我死得一点意义也没有。

他说别急,马上让我看见。

突然,他明明在外面的大厅,我房间的灯却亮了。

原来是房间里的应急灯亮了。

大舅子在外边把电闸给关了,应急灯自以为停电,就亮起了灯光。

在亮灯的那一瞬间,一把尖刀朝着我的眼睛刺了过来,在我的视线里不断放大。

我吓得急忙将头往后面一撞,两只手护着脸,结果后脑勺磕到了门。

正常人哪他妈会像什么格斗家,脑袋一侧就把别人的攻击给避开了,正常人的下意识反应都是吓得往后躲!

我后脑勺疼得厉害,那刀刺进了我的左手胳膊,让我本来就受伤的左手更是增添了一道伤痕。

那尖刀没刺中我,又往后拔开,再次朝我刺了过来。

我这次总算是往旁边躲了,尖刀刺进了木板门,而我不知脑子是怎么想的,在大脑空白的情况下,脱下了自己的上衣,然后将衣服像网兜一样扑住了尖刀。

成功扑住后,我疯狂地将衣服不断缠绕,全都缠在了尖刀上,这样我抓着也不会受伤,总算是松了口气。

可就在这一口气刚松下来的时候,尖刀却被丢在了地上,我的头发再一次被扯住了,直接朝着窗户拖去!

他是要将我丢下去!

该死,这家伙的力气特别大,我根本就挣脱不开!

我感觉身体好像飞起来了一样,直接就朝着窗户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响,我人被砸在了窗户上,但是玻璃没有破,反而是我自己被砸得不轻,摔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房间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大舅子和岳父冲了进来,他们看见我身上这么多血都吓坏了,连忙护在了我身边。

老婆不在这儿,应该是他们让老婆躲起来了。

岳父问我怎么样,我哆哆嗦嗦地说没事,好不容易才爬起来,三人都是警惕地看着四周,大舅子赶紧把那把尖刀拿了回来。

他说忍着,快到一点钟了,那脏东西一点钟就走了。

我们都很害怕,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

好不容易熬到一点,屋内果然什么动静都没了。

我筋疲力尽地坐在地上,此时老婆也跑进来了,她抱住我问我要不要紧。

在放下松懈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起来,我哭着跟岳父说刚才我被砸玻璃上了,你家玻璃的质量也太好了,不然我肯定没命。

岳父说那必须的,好歹住得这么高,总不能像电影里那样,撞一下就碎了。

他走出房间去打扫屋子,大舅子则是拿来家里的应急箱,帮我处理伤口。

那毕竟是家庭医用箱,也只能简单消毒包扎,他很仔细帮我看了伤口,说伤得不深,没必要去缝针。

我很怀疑他的话,因为他根本不是学医的,就说了句我觉得要去医院缝针。

他问你现在敢去医院吗?

我想了想觉得不敢,就决定先忍着。

等岳父将房子打扫好,天都亮了。

我们凑在一起愁眉苦脸地想办法,这房子必须要有人待着,否则就有可能被烧了。

但我们又如何与那脏东西对抗?

老婆忽然说她有办法,她在楼里有认识的姐妹,那姐妹养了两条金毛,她想去借一只来。

我们连忙说好,狗可以把脏东西挡在外面,要是能弄条狗来就太好了。

老婆就赶紧去了,幸好她跟那姐妹关系不错,疫情期间人家也愿意开门,还真把金毛给借来了。

这金毛叫少尉,看着高大威猛的,而且她那姐妹特意训练过金毛,听得懂一些指令。

我们一晚上都累得不行,借来金毛之后又是倒头就睡。

少尉很乖,虽然是在陌生家里,却不会叫唤,因为老婆常去那姐妹家里玩,跟少尉有些熟悉。

高大威猛的少尉,给了我们很大的安全感。

到了晚上,我们吃了点东西,都特别紧张地看着大门口。

少尉就坐在客厅,哈赤哈赤地喘着气。

时间,到了晚上十一点。

原本乖巧的少尉明显有了变化,它忽然站起身,局促不安地在原地转圈,正当我们以为它要吼叫的时候,它却做了一件我们怎么也想不到的事。

它竟然发出呜呜求饶的声音,随后窜到了房间里,躲在了角落。

那样高大的金毛,此刻竟然还没球球有用!

老婆忍不住地说:「狗忠心护主……可我们不是它的主人,它不会护着我们!」

这一下,我们才预料到事情有多麻烦!

少尉是别人的狗,可不是我们的,它没有义务保护我们!

我急了,连忙从厨房拿来淀粉,洒在了旁边的地板上。

我们就躲在淀粉中间,死死地看着四周。

一个脚印,凭空出现在地上,这次是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急得将菜刀往前面乱砍,却什么都被砍中,反而被提了起来,感觉自己在空中飘浮。

岳父和大舅子连忙把我扯了回来,大舅子急了大骂:「我草你妈,我死了也是鬼,我怕你妈个卵!」

动静又没了。

我们警惕地防御着,而这个时候,厨房里传来了异动。

却见厨房的点火器缓缓飘了过来,那点火器点燃了桌布,桌布也熊熊燃烧起来。

一个人影,缓缓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原本在灯光下,我们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可在火光下,却看清了。

那是一个没有头的身体,上边的伤口清晰可见,还流着血。

可当血液滴在地板上,却什么也看不见。

是那死去的丈夫!

岳父哪里肯看着自己辛苦买来的房子被烧,他急忙扯来桌布把火踩灭,可那无头鬼魂却拿着点火器,朝着阳台走去。

他是要点燃窗帘!

我他妈……

我尝试着跑过去拿菜刀劈他,我也真的砍中了,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身上的伤痕,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我算是明白了,我们是人,他是鬼,我们根本就没法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这个时候,那无头尸体放弃了点火器,直接就掐住了我的脖子。

他的力气很大,竟然把我给提了起来!

我双腿不断乱蹬,视线开始迅速模糊,根本就喘不过气来,有一种恨不能要吐的痛苦。

老婆急了,连忙上来动手,可饶是她怎么拳打脚踢也没有用。

这时候大舅子抢过点火器,尝试着拿火去烧他。

突然,那无头鬼混好像很害怕一样,直接就放下我躲开了!

我摔在地上,痛苦地咳嗽了好几下,又难受地吐了起来,把晚饭都吐在了地板上。

老婆把我扶起来,哭着跟我说:「他怕火!他怕火!」

我们急忙躲在大舅子身旁,火光可以帮助我们看见他,而且火焰似乎会对这个家伙造成伤害,否则他就不会这么怕了。

岳父拿起椅子往地上砸,他把椅子给砸破了,然后拿了椅子腿给我,自己又拿椅子腿去点燃,却怎么都点不燃。

我急忙说我来,然后脱下衣服,包裹在了自己的椅子腿上。

但我知道这样是来不及点燃的。

我抱着椅子腿,迅速往自己的房间跑去,打开抽屉拿出 ZIPPO 打火机的燃油,把燃油使劲往衣服上面挤。

正在挤着,大舅子突然对我喊:「朝你去了!」

我吓得一哆嗦,差点没把椅子腿掉地上。

这房间里没火光,我啥也看不见,赶紧就拿出打火机点椅子腿。

火光瞬间出现,在出现的那一刻,无头尸体紧贴着我!

我条件反射地将燃烧的椅子腿扑向他,这东西俨然变成了一个火把。

无头尸体不停地后退,非常惧怕我的火把,他一路逃到了大厅,而我挥舞着火把,对他大吼:「来啊!你他妈来啊!」

他躲在远处,虽然他没有脑袋,但我就是有一种他在盯着我看的感觉。

我鼓起勇气,让老婆他们后退,然后一个人举着火把,朝着他步步逼近。

我一边走,一边吓得尿了裤子。

我是真的很怕,但我的老婆就在旁边,我必须保护好她!

我尿着裤子走路,感觉裤子湿哒哒的,而随着我的逼近,那无头尸体也在后退。

他诡异地退到了门口,那门明明是关着的,他的身体却诡异地穿过了大门,出去了。

我看了眼时间,十二点半。

都还没到他以往离开的时间。

我们又重新躲在一起,用火把对着门口,熬过了这半个小时。

等一点的时候,我们全身都软了,坐在了地上喘气。

老婆抱着我哭,说你好勇敢。

我有点不好意思,说我身上骚,别靠近我。

她说不嫌弃,然后就抱着我哭了很久,一抽一抽的。

我有些尴尬地举了举火把,说以后的日子可能要靠它了,就是怕家里东西烧完了没得烧。

岳父说没关系,他天亮就把床板给劈了,能做多少火把就做多少。

天亮后,岳父果真在劈床板了,老婆把少尉送回去后,则是接到了物业的电话,说有东西要取,让我们自己去取一下。

我们下了楼一看,我才发现竟然是咩咩被带来了。

我问保安怎么回事,他和我保持着安全距离,让我别靠得太近,然后说是我妈送来的。

我纳闷地给我妈打电话,问她怎么把猫送来了。

我妈说这些天她找了份志愿者工作,在宾馆给人做隔离工作,她是负责送盒饭的。

上班的路上她正好会路过我们家,而她又懒得铲猫砂,觉得屋子里很臭,就把咩咩送来给我了。

我真的是一阵无奈,我本身就遇到了麻烦事,但我也没法跟妈妈说,因为我不想她担心。

于是我只好将咩咩提回去了,帮它摆好猫砂盆,放了猫粮和水。

新环境让咩咩很害怕,但因为跟我和老婆特别熟悉,它就腻在我俩的身边,老婆就抱着它摸,抚慰失去了球球的痛苦。

到了晚上,我知道我们的战斗又开始了。

在十点五十分的时候,我们提前燃烧了火把,将火把对准了门口。

猫是好奇的动物,咩咩看着我手上的火把,好几次跳起来想玩,让我特别无奈,生怕烫到了它。

但咩咩脾气很差,见我不给玩火把,还用爪子抓了我的腿,让我的腿隔着裤子都有了伤痕。

我妈在家根本没照顾它,没给它修指甲,那指甲锋利得很。

我只能说咩咩不要闹,而大舅子跟我说时间到了,小心点。

我赶紧不管咩咩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咩咩却也不闹我了。

它走到了房门口,睁大眼睛一直看着房门,动也不动,叫也不叫。

我担心咩咩会有事,小心点凑近。

但那个无头鬼魂,却没有出现。

我不敢放松警惕,一直举着火把,等快烧完了就换一根。

可到了一点钟,也没见到那无头鬼魂的出现。

时间到了之后,咩咩回到了我组装好的猫爬架上,它伸了个懒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要我去摸摸它。

第二天,第三天也是这样,无头鬼魂没有再出现过。

每当到了子时,咩咩都会出现在门口。

哪怕它当时在睡觉,也会爬起身出现在门口,死死地看着大门。

我老婆跟我说,以前是球球守护我们,现在变成了咩咩守护我们。

我看着在那坐着的咩咩,我说是啊,为了报答咩咩,不封路的时候就把它带去医院阉了,万一它发情跑出去找母猫不在家,那一家人不是死绝了吗?

老婆难得笑了,她说还有这样报答的吗?咩咩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无头鬼魂,一直没有出现了。

道路解封后,岳父特意带着球球的照片去做了遗照,回来挂在家里,说自己对不起一条狗,希望球球如果泉下有知,可以原谅他。

他对着遗像道歉的时候,大舅子也一直在对遗像说对不起。

之后大舅子抱回了一只小猫咪,细心把它养大。

等新的小猫咪三个月了,也开始跟着咩咩看着门口发呆,虽然偶尔会被咩咩欺负,但终于会看门了。

我们尝试着带咩咩回了家,一直等到深夜一点,大舅子给我们打来了电话,说小猫咪一直看着门,那脏东西没有出现。

这一刻,我们总算是放心了……

有哪些很短的恐怖故事? - 浙三爷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