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可以分享一个最见不得人的秘密吗?

 2021年10月30日

去幼儿园给孩子办入学手续那天,园长告诉我我女儿的名额被别的小孩占了,而且,是我老公占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女儿上幼儿园有多难我老公是知道的,谁家的孩子能比自己女儿还重要?

出于好奇,我特意去看了眼那孩子,只一眼,就惊呆在原地。

那孩子,长得跟我老公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自从经历了大女儿幼升小的折磨后,我才知道,原来给孩子选个好的幼儿园也是同等重要的事,所以在我刚刚怀上小女儿的时候,我就开始托亲戚找朋友,几乎把所有人脉都用上了,终于在京城一家比较好的幼儿园占到一个名额。

眼看小女儿该上幼儿园了,上个星期,我带着所有证件去幼儿园办入学,却被园长告之,那个名额没有了,是被一个比我小女儿大半岁的小男孩占用,而申请人正是我老公!

我立即打电话质问老公原因,老公吞吞吐吐的说,他需要用这个名额谈下一笔重要生意,还说京城幼儿园很多,我们可以再找别家。

我气得火冒三丈,再重要的生意能有孩子的教育和前程重要吗?当初我求到这个名额有多难,他不是不知道。

不过我也理解他。我们本是大学校友,就算他研究生毕业,毕业后依旧工作不顺利,后来在我爸的资助下开了家公司,又利用我爸的人脉总算把公司经营了起来,如今盈利也能上千万。

但我知道,公司的大股东是我爸,我老公其实更像是个打工的,所以他想做得更好,证明自己的能力,甚至想摆脱我爸的影响力,成为真正的成功人士。

就在我准备离开这家幼儿园的时候,正好赶上园里孩子们出来户外活动。园长是我表舅的亲戚,多少也算沾点儿关系,她指着一个孩子告诉我,就是那个小男孩占用了我女儿的名额。

出于好奇,我多看了几眼那孩子,这一看我惊住了……

我见过我老公小时候的照片,这孩子跟我老公儿时简直一模一样!

一个可怕的念头冲进大脑,我立即放弃这个想法,不断告诉自己:这只是巧合,很多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也会长得非常像,网络上这样的对比图可不少。

我逃似的要离开,余光中似乎看到了什么熟悉的东西,定睛一看,只见那个男孩子脖子上挂着一个别致的金锁。

还没灭下去的怒火再次燃烧。这金锁我再熟悉不过,小女儿周岁的时候,我在国外读书的弟弟专门找人定制了这个长命锁,之所以别致又与众不同,不仅是因为它的造型,更因为金锁上镶着很多颗碎钻。

我说怎么一直没找到,还以为自己放在哪里给忘记了,原来早就戴在别人的脖子上了。

我想:难不成老公为了讨好那位生意伙伴,把小女儿的金锁也送出去了?

鬼使神差地走到小男孩面前,我蹲下,此时这小孩越看越像我老公,我心跳如鼓,却笑着问:「小朋友,你的金锁好漂亮,是谁送给你的?」

小男孩抬头,看到园长就在旁边,这才回答道:「我爸爸。」然后把金锁塞进了衣服里面。

我又问:「那你知道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吗?」

小男孩又答:「殷志勇。阿姨,你认识我爸爸吗?」

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五雷轰顶……

他爸爸叫「殷志勇」,我老公也叫「殷志勇」,我不相信我老公的生意伙伴跟他同名同姓。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那家幼儿园的,我无数次的拿出手机想问问我老公到底怎么回事,可我最终没这个勇气。

我怕这是真的。

在护城河边呆坐一下午,甚至都忘了接我大女儿放学,直到老师打来电话我才回过神,急忙打电话让我爸接下孩子。

既然起了疑,不如就找出事实真相,要么还老公一个公道,要么给自己一个交待。

我立即赶回那家幼儿园,此时已经有不少家长在园外等着接孩子了。

我在人群中寻找,想知道我老公到底喜欢了哪样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样不要脸的女人竟然会不要名份的给我老公当情人、还给他生孩子?

到最后,我虽然没等来那个女人,却意外的看到我公婆。

我婆婆拿着我弟从国外寄给我女儿的护牙棒棒糖,牵着那个小男孩,我公公一直笑呵呵的,他们一起往旁边一个小区走了过去。

呵,闹了半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女人和孩子的存在,唯独把我蒙在鼓里……

还说什么生意伙伴的孩子,原来他们是让那孩子占了我给女儿争取来的教育资源。

我一路跟踪,不但知道了她的住处,还蹲守到了那个女人。

她年纪不大,看样子二十出头,长相一般,一看就是没上过多少学的,虽然一身名牌加持,却依旧掩盖不住她一身的乡土气息。

我真不明白,就算我老公也是小地方的,但怎么说也是受过高等教育,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女人?

没多久,我老公也开车来了,轻车熟路地停好车,再上楼。

我看到他手里买了不少小孩子的新衣和新玩具,都不用想就知道,那一定是给那个私生子的!

真是讽刺,我的两个女儿一个十岁,一个三岁,殷志勇当爸爸这么多年,几乎就没给我的两个女儿买过任何东西,还说什么需要就去买,他很忙,没时间逛街。

全是扯淡,只因为我生的是女儿吗?

想象着他们全家其乐融融一起吃饭,我的心生疼生疼的,好像他们才是正经一家人,而我和我的女儿们才是外室、才是多余的那个……

心如刀割,我怎么都无法接受,我最最依赖和信任的丈夫,竟然早就抛弃了我和我的女儿们。

我和我老公在大学校园认识,我们都是学生会的,他比我大三岁,是彼此的初恋。虽然他家经济条件不如我家,也不是京城人士,但他对我极好,他爸妈也待我为亲生,毕业后,我们顺理成章的结婚了,还把他爸妈也接了过来,并给他们买了房子。

婚后他忙于事业,但依旧待我如初,我头胎生了个女孩,不过因为胎位不正,当时难产,差点儿一失两命。

我爸妈吓得不轻,不过我婆婆却说我还年轻,头胎虽然费劲,以后再生就好了。

02

因为这个,我妈跟他家没少吵架。可能殷志勇也想要儿子,也可能是他受他爸妈影响,竟然也开导起我,劝我再生一个。

我是爱他的,既然殷志勇想要,那我就再生一个。老大刚上小学,我就怀上了二胎。在我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我还特意找医生朋友偷偷给我测了男女,结果还是女孩。

我以为老公和公婆会很失望,没想到他们却来安慰我,说什么如今男女都一样,孩子平安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那一刻,别提我有多感动了,我以为他们放弃重男轻女的观念,全是因为我。我更加爱我的老公,更加孝敬我的公婆,甚至多次求我爸,让他把他在公司的股份都转让给我老公。

现在回想,早在我怀我小女儿之前,我老公就已经有别人了,而且他们已经知道那女人怀的是男孩,所以才无所谓我怀的是男是女!

亏我还想方设法给他生儿子,亏我还在感动,还想让我爸让出所有股份。

背叛与隐瞒的愤怒与耻辱感,让我以前有多爱我老公,现在就有多恨他。

离婚,这是我唯一念头。

回到我爸妈家,吃饭的时候我爸突然说:「莉莉,志勇的工作是不是特别忙?你跟他说,钱是赚不完的,但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今天我接大丫的时候,老师说大丫上学这么久,都没见过她爸爸,父亲的缺失对孩子成长不好,我觉得老师说得对。」

「是啊妈妈,」大女儿也说道:「我和妹妹好久没和爸爸说话了,每天爸爸回来的时候我们都睡着了,我们起床的时候爸爸还在睡觉。」

我如鲠在喉,看着我的两个女儿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样子,再看看我爸妈已经泛白的双鬓,离婚的话我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在感情上有洁癖,男人对我而言就如牙刷,不可与人共用。既然那个女人用了我老公,既然我老公已经背叛了我,殷志勇我决不会再要了。

我嫌脏。

心里想着要背着我爸妈偷偷把婚离了,这一刻,我突然想到,我家所有的钱都是我老公在管,股票、债券、基金、保险都是他一手打理,甚至我家有多少资产我都不知道。

而且婚后我们还买了三套房,在两套记他的名下,一套记在他父母名下,我名下除了需要还钱的信用卡,什么资产都没有。

我怎么这么缺心眼,竟然如此相信他们!

婚要离,但我不会轻易便宜了他们,我所有财产、还有他们花在那女人和私生子身上的钱,我要全部拿回来。

还有他们应该给我的赔偿金。

「志勇工作是挺忙的,」我笑着说道:「不如这样,爸,您和我妈帮我管一阵孩子,我去公司帮忙,而且不管怎么说公司您都占了大半股份,我得女承父业不是?」

老爸疑惑地看着我,不过我自认伪装得很好,老爸也没看出什么,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当晚我住在我爸妈家,我老公竟然连问都没问,这要是我和孩子们在外面出了意外,他会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

我的心更冷了。

第二天,我直接杀到公司,我老公还没来。

自从生了大女儿,我就没再去过公司,公司里来了不少新员工,认识我的老员工不多了,其中财务主管和两个部门经理还在。

财务主管白鹤是我爸老部下的儿子,跟我年纪差不多,由于一直未婚,为了不让我老公产生误会,我并没说出他的身份。

白鹤看到我来挺意外,又往我身后瞧了瞧,知道我是自己来的,把我叫到财务室,犹豫了好一阵才跟我说道:「周莉,我知道我不该怀疑殷总,不过我得对得起周叔,毕竟这笔支出挺多的。」

我的神经立马紧绷,我知道,我老公一定动用公司的钱花给那个女人了。

果然,白鹤拿出工资支付明细,又拿出行政部给他的出勤复印件,指着其中一个名字对我说道:「周莉你看这个叫高小月的,入职咱们公司快半年了,一个月两三万的工资,五险一金各种福利一样不落,可就是没见这人上过班。」

我立即叫过行政部经理和业务部经理,他们一个说没见过这人,一个说这人不是他们部门的。

我又让行政部经理把高小月的入职档案拿给我,上面的照片差点儿刺瞎了我的眼,这人正是殷志勇的情人。

竟然把情人养到公司里来了,让她领工资福利吃白食?看来我的所作所为也真够让殷志勇放心的,让他竟然如此光明正大……

在行政部经理和业务部经理离开后,白鹤又告诉我,最近殷总从公司提取现金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繁,问我和我爸知不知道这事,还是家里出了什么紧急情况?

家丑不可外扬,我不想让外人知道太多,更何况,我现在也不能打草惊蛇,只说这事我知道,不过从今天起,我会天天来上班,所有财务支出和报销,需要我签字。

这边刚交代好,老公就来上班了,看到我在,他特别意外,毕竟我好几年都没来过了,公司的业务更是从不过问。

「志勇,」我笑着迎了上去,心里却恶心得要命,我说道:「我看你天天早出晚归的,知道你工作忙,我爸说他帮咱们看孩子,让我过来帮忙。」

殷志勇的表情特别纠结,他别扭的说道:「莉莉,我是你老公,赚钱养家本来就是我的份内事,你好好带孩子,公司的事你让爸别担心,我应付得来。」

这样的话殷志勇以前经常说,我特别受用,也都当真了,现在知道了高小月和私生子的存在我才知道,他是想把我排挤在外,想让我一直蒙在鼓里。

看着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此时我的感觉只有恶心!

我转过身,我怕我厌恶的表情藏不住,说道:「我爸不放心,毕竟一大半都是他的股份,既然他让我来,我就来看看吧。」

殷志勇以为我是无奈而来,扶着我的肩膀,柔声说道:「莉莉,要不……让爸把股份都转给咱们吧,那些钱算是我借的,等我赚够了,马上都还给他老人家。」

03

这话他以前也说过,所以我才一次次跟我爸提起这事,现在想想,只怕他早就计划吞没我爸财产,好带着他的情人和儿子,幸福快乐过日子去了!

「志勇,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我爸。」我转过身安慰着他,同时按计划说道:「只不过,有件事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殷志勇紧殷了,连声问怎么了。

我说道:「小轩不是在国外留学嘛,前段时间听他说,他和同学一起建了家外贸公司,现在生意初期,需要挺多钱的,他已经跟我爸要过一笔了,不好再要,所以就借到我这儿了。你也知道,咱家钱都是你管,我也没钱,所以……」

小轩就是我弟,一直在国外留学,他的确和同学一起开了家公司,不过是高科技公司,启动资金也是他勤工俭学挣下的,没跟家里要一分钱。

我心里默默念着:小轩啊,为了老姐,你就牺牲下你的名誉吧,老姐会感激你的。

毕竟有公司股份做诱饵,殷志勇到是没犹豫,爽快的答应:「这个没问题,小轩需要多少,我让财务把钱打过去。」

公司的钱?我冷笑,公司的钱本来就是我周家的,还用得着跟你要?

我又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志勇,这次有些麻烦,我爸也不知道怎么了,说要来公司查账,借给小轩的钱只怕不能从公司走了。我记得咱们手里还有些存款,对了,最近股市不太好,把股票都卖了吧,只要帮小轩挺过这一阵子,他很快就能把钱还回来。」

果不其然,殷志勇的表情很难看,说什么他最近忙,那些股票债券他一时没时间打理。

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我立即接话,告诉他我怎么也是个商科毕业的,既然他忙,我就应该帮他,以后我会帮他打理那些股票债券,并再一次用公司的股份做诱饵。

也不知道他跟那个女人承诺了什么,殷志勇对公司的股份特别执着,最后不情愿地将他股票和债券的账号告诉了我。

但我知道,这只是我家财产的一小部分,因为过了工资发放日,也没见那女人跟我老公闹,想必是我老公用他的钱买给那女人发工资了。

我又去找了我做银行经理的大学同学,查到我老公名下所有的资产账号,让我气愤的是,我老公竟然背着我给我的公婆转了好几百万,而我公婆又用这笔钱给情人买了房产。

呵,他们可真会玩儿。

这样一来,就算我发现了他情人的那套房子,他们也可以说是我公婆赠予的,算不上我夫妻共同财产。

我回公司上班了,可即便家里还有两个孩子,我老公依旧早出晚归,很多时候还夜不归宿,理由当然是工作和应酬。

以前我信了,还很体谅和心疼他,现在我知道,他是去陪那个情人和私生子去了。

自己的两个女儿完全不管不顾,却顾着外面的,他可以不爱我,却对自己的女儿如此冷漠,我报复的心越来越强。

我知道,他一直很在意我爸妈对他的看法,我借口我要上班、工作忙,我把我爸妈接回了家,让他们帮忙照顾我的女儿们。

我虽然离开职场有好几年了,但公司业务上的事,熟悉一下就可以捡起来,不过为了我的计划,我还是跟我爸说,我很多业务不知道怎么操作,需要他老人家亲自指导。

我爸也有自己的公司,不过多年的运营,他现在基本上就是一个甩手掌柜,正愁一身本事无处施展,看到我向他求助,他毫不犹豫答应,还经常跑去公司。

这下,殷志勇不但确信我爸来公司查帐,也不敢以工作和应酬为借口不回家,更不敢再乱动公司的钱了。

不过一到晚上,他的电话就没断过,每次他都是偷偷跑去书房接电话,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显得特别烦躁。我知道那是情人再给他打电话,要么催他过去,要么是在要钱。

我也不戳破,就跟我爸妈说他工作忙,都是工作上的事。

我爸是过来人,一次两次他没在意,连着三四天,他就板起脸问殷志勇,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难解之题让他搞不定了,所以才会这么烦?

别说殷志勇的工作能力还可以,就是真有搞不定的事,他也不敢让我爸知道,否则我爸更不会放权给他,更别说公司所有的股份了。

也不知道殷志勇是怎么跟那个女人说的,高小月变得消停了起来,晚上也不给殷志勇打电话了,似乎一切都回归了平静,而殷志勇也好像对我的两个女儿开始关心了起来。

但我知道,他心里依旧挂着那边,在家里的表现,无非就是做给我父母看的。

我再一次偷偷跑到幼儿园,看到依旧是我公婆在接送那孩子,然后再回高小月家给他们母子做饭。

这几天正好我妈过生日,我弟小轩也回国探亲。我并没有把我和殷志勇的事告诉我弟,我太了解小轩的性子了,如果他知道殷家这么欺负我,他一定不会轻饶了殷志勇,还有外面那个女人。

我妈生日那天,我还把我公婆也请到了家里,我亲自下厨给他们做饭。

当着所有人的面,我故意问向我弟:「小轩,你还记得二丫周岁的时候你送的那个长命锁吗?我怎么也找不到了,我想再买个一样的。」

「姐,那个是我去欧洲旅行的时候找人定制的,你总不会再为了长命锁去趟欧洲吧?再说了,那个老匠人能不能再得到还两说呢!」我弟说道。

我妈不高兴了,「我说莉莉,你也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怎么还会找不到了呢?你不是把所有珠宝首饰都放一起了吗?」

我偷偷看了眼殷志勇和他爸妈,他们显得很慌乱,我公婆并不知道这长命锁的来头,只见我小女儿戴过一次,看来就给惦记上了。

而殷志勇显然扭不过他爸妈,真就把属于二丫的东西拿给了他的私生子!

你爸妈一阵埋怨我,我公婆干笑几声,说这东西就是怪,有时候想找怎么也找不到,不找的时候自己就冒出来了。

这话不假,但只限于随手乱放。珠宝首饰这类价值不菲的东西,我可是从来不会乱放的。

04

我也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大家说道:「我想起来了,不光是二丫的长命锁不见了,我以前买的一条钻石手链也不见了……」

我爸问:「你确定没戴出去?」

「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虽然喜欢这些东西,但不喜欢戴,买来后就一直放在盒子里。」我说着,还把我专门放珠宝首饰的那个盒子取出来,打开让众人看。

里面还有些过时的戒指耳坠什么的,不新不旧,都还在,只有钻石手链和长命锁不见了。

长命锁在那个私生子身上,而手链……那天我可看得清清楚楚,就在高小月的手上。

殷志勇还真会借花献佛,知道我平时不戴,也很少查看这个盒子,干脆拿去送人了。

小轩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桌子,「姐,你别急,我想起来了,当时我一时脑抽,给二丫的长命锁买了保险,你报警,只要证明它真是丢了,保险公司就可以照价赔偿!」

这个小轩,可算想起来了,当时他买这个财产险,我还说他乱花钱,锁在家里又不会丢,买这个险根本没用。

看来老天都在帮我。

一听我要报警,殷志勇和他爸妈都慌了,特别是我婆婆,显然没想到偷我一个首饰会引发这么大的麻烦,连忙说道:「莉莉,别什么事动不动就报警,警察天天往家跑,被邻居看到了还以为咱家出什么事了呢。你再想想看,是不是忘在哪儿了,或者是不是落在我家了?我先回家找找,如果找不到,你再报警也行。」

我弟是个急性子,执意要报警,而我到想看看,我公婆怎么收场!是把东西要回来,还是再给我买个新的。

不过就算要回来,别人用过的东西,我也不会再要;而新的……那我到要看看他们的本事了。

「小轩,算了,妈过生日呢,叫警察过来不好,反正丢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过几天再说。」我对我弟劝道。

一顿饭总算吃下来了,我公婆如坐针毡,刚吃完饭就让殷志勇送他们回去。

今天晚上要热闹了。

我叫我弟下楼散步消食,跟他说,我有一好朋友的妹妹刚刚失恋想不开,男朋友是被一个叫高小月的给撬了,我要替姐们儿报复,让他找个帅气的朋友好好整整高小月。

我弟一口答应,我把我查到的高小月的情况都告诉了他,当然不会告诉他,这是你姐夫的情人,否则小轩会直接亲自出马,用最直接的手段让殷志勇和高小月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

不过那样的话,我弟这辈子也完了,所以我不能告诉他,只能采取这种迂回的方式。

正如我所料,殷志勇借着送他爸妈回家的名头,直接驱车到了高小月那里,我婆婆也是拐歪抹角地想要回长命锁和钻石手链,但高小月就是奔着钱财来的,怎么可能吃到肚子里的再给吐出来?

那晚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但我能从殷志勇的神情上判断上,他们闹得很不愉快,还把他爸妈气得够呛。

我再一查帐,我公婆竟然把他们的养老保险赎出来,只为了把钱给高小月,让她安心养儿子,别再闹腾了。

真不错,他们闹腾得越厉害,我这里的计划才越好实施。

只不过拿回来的长命锁和钻石手链,已经显然旧了许多,我婆婆睁眼说瞎话,她说以为这是假的,随手扔在了抽屉里,所以被其他物件磨得没了光泽,还说什么幸亏我提起这件,否则她就当垃圾扔了。

扔啊……她真敢说出扔掉的话,我就敢报警。

不过我表面上还是要感谢他们,此时正好孩子们放暑假,我给我妈我和婆婆买了机票,让她俩带着我的两个女儿去外省玩玩。

殷志勇白天上班,晚上被我爸拉着问公司的情况,我婆婆跟我妈去了外地,高小月那里只有我公公每天过去帮忙接送孩子做做饭。

小轩那里进展得不错,他有个同样在国外留学的朋友刚回国不久,我认识,叫郑涛。郑涛可是个花花公子,泡妹子是把好手。

郑涛最初还挺嫌弃高小月,嫌她说话有口音,嫌她没怎么上过学,一看气质就不好,嫌她长得也不算漂亮,个子也不高。

小轩告诉他,「这是我姐的任务。」

从小郑涛挺怵我的,听到是我的意思,郑涛委屈吧啦地接下任务,开启了他不情不愿的把妹日程。

我给了郑涛很多钱,让他给高小月送礼,让他请高小月吃饭,让他带高小月去夜店嗨,还让他带高小月却高档的地方消费。

虽说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但舍不得孩子也套不着狼,为了让他们尝尝背叛我的苦果,这点儿钱根本不算什么。

高小月就是个穷山区的年轻姑娘,可以说,她在来京城之前连县城都没去过,也不知道殷志勇怎么就找到这么个人去给他生儿子,也不怕影响他儿子的整体素质。

年轻人喜欢的,郑涛都带高小月去了。郑涛能说会道,出手阔绰,长得又帅气,在殷志勇缺席期间,郑涛几乎占据了高小月所有的生活。

殷志勇不去,我婆婆又不在,高小月面对我公公一个老男人又觉得别扭,怎么也不如郑涛这个帅哥看着养眼,她在外面玩的时间越来越多,甚至一天一夜都不回去。

虽然郑涛什么都没说,但郑涛这个老手告诉我,高小月已经爱上了他,并以自己是她女朋友而自居。

只不过,高小月并没有告诉郑涛她有情夫、她生过小孩的事实。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那天我给了郑涛一盒上好燕窝,让他在特定时间交给特定人。

郑涛依旧带着高小月到处浪,按常规,郑涛带高小月吃完晚饭,再带她去酒吧,然后去迪厅。

「小月,我先帮朋友送个东西,很快就回来,你去买两瓶可乐。」到了殷志勇私生子入学的那家幼儿园,郑涛停住了车,递给高小月一百块钱,同时说道。

此时正好是放学时间,幼儿园门口停了好多车,门口也聚集了很多接娃的家长。

高小月紧张了,她不肯下车:「郑涛,我、能不能在车里等你?」

郑涛知道我要修理高小月,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间去幼儿园给园长送东西,还要高小月一定下车去买饮料。

「在车里坐着干嘛,怪热的,乖,快去吧,我也赶紧送东西去。」郑涛的态度不容置疑,直接将高小月轰下了车。

05

东西是送给园长的,园长很好找,她正在幼儿园维持放学时的秩序,只要随便找个人一打听就能找到。

郑涛送完东西,站在车旁边一边抽烟一边等高小月。幼儿园旁边的确有个小超市,高小月提着两瓶可乐刚一出来,就看到殷志勇他爸领着她儿子正要进超市。

我可是打探得清清楚楚,她那个儿子被惯得不像样子,每天放学必须要去旁边的超市买零食和玩具,而我公婆每次也都纵容。

她儿子以前从未离开过高小月,最近一连几天,那孩子都没见过他妈,现在突然见到,小男孩紧紧抱着高小月的腿,大哭着喊「妈妈」。

我公公对高小月最近的表现也很不满意,他们又破财又委屈求全,还不是为了让高小月好好养他们唯一的孙子。

高小月总不回家,也不管儿子,此时遇到,我公公也板着脸, 说道:「小月,这是你儿子,你是不是也得管管!」

小孩子一哭,立即引起周围吃瓜群众的围观,当然也包括郑涛。

我只告诉郑涛会有好戏,让他当好他的影帝,顺着剧本该怎么演就怎么演,越投入越好。

郑涛凑过去一看,意料中的女主角果然是高小月,只是……孩子?叫她妈,还有一位老爷子!

「高小月!」郑涛戏精上身,怒气冲冲上前就给高小月一个耳光,当着所有人的面怒骂道:「你吃我的喝我的花我的用我的,你身上每一样东西都是我买给你的,你特么竟然背着老子在外面跟个野男人生孩子!你是不是眼瞎,还找个老不死的!」

当我听闻这件事差点儿笑喷,郑涛竟以为高小月和我公公生了个孩子。

面对郑涛的抓包和谩骂,郑小月应该是懵了,只想着怎么给自己辩解,也没注意到郑涛嘴里说这孩子是谁的。

周围的吃瓜群众都是这个幼儿园的家长,平时也经常看到殷志勇的爸妈,特别是这几天,每天都是老头儿自己接送孩子,大家都以为是爷爷和孙子的关系,没想到是父子!

这一下子就炸锅了,都指着我公公说他老牛吃了嫩草,弄得我公公解释也不对,不解释也不对。

高小月一个劲儿的让郑涛听她解释,可她又解释不出来什么,一狠心说她根本不认识那个孩子和老头儿,他们是在讹诈自己!

我公公哪儿遇到过这种事,见有人还给他们拍视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竟给我老公打电话,让他去救场。

还真是出乎我意料,我的本意是想让我公公厌烦高小月,将他们母子赶走也好,去母留子也罢,反正就是让他们先内讧起来。

我公公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我老公正好刚下班,急匆匆就赶去了幼儿园,高小月既然想挽留郑涛,谎也说出来了,便咬牙说不认识我公公。

等殷志勇到的时候,我公公终于松了口气,他这么大岁数跟个二十岁的小姑娘生娃,他这老脸还怎么要?

我公公也顾不上其他,拉着殷志勇对质高小月,「小月,你做人不能没良心,你跟志勇生了孩子,我们殷家也没亏待过你吧,钱、房子,哪样没给你?」

我还真没想过郑涛会跟我老公对上,郑涛是个聪明的,他虽然对我老公没什么印象,但知道我老公姓「殷」,前后因果一结合,他隐约猜出了事情真相。

他立即给我打电话:「姐,你马上过来一趟,事情好像闹大了。」

「小涛,辛苦你了,这事你先别跟我弟说,我马上过去。」郑涛帮了大忙,我也不想再瞒他,挂了他的电话,我直接开车到了幼儿园旁边的超市。

我都那么说了,郑涛也肯定了他的猜测。他是小轩的好友,也算我半个弟弟,姐姐遇到麻烦,他这个当弟弟的义不容辞要替姐姐出口气。

一想到是我被欺负了,郑涛更来气,直接指着我老公怒骂道:「你叫殷志勇?你是高小月什么人?高小月是我女朋友,她可跟我说,她是未婚。」

高小月的孩子终究太小,这边紧殷的气氛吓到了他,他抱着高小月的腿叫「妈妈」,高小月没理,看到殷志勇来了,又抱着殷志勇的腿叫「爸爸」。

殷志勇左右为难,郑涛又逼问高小月到底和殷志勇什么关系,那孩子到底是不是她的。

我公公好不容易有了孙子,生怕自己不承认再被高小月带走,他指着高小月怒声道:「小月,你要是跟这个小白脸走,就把我殷家给你的钱和房子都还回来!」

相比郑涛给高小月花的那些钱,当然殷家给的钱和房子更值钱了,高小月一下子泄了气,支支吾吾不说话了。

郑涛一开始还希望这一切都是误会,但现在看,想误会都误会不起来了。

高小月知道她跟郑涛没戏了,像根墙头草一样,立即拉着殷立勇,哭着说道:「志勇,我是被他骗了,我其实跟他没什么,你千万别误会。」

殷志勇被气得不轻,可他更紧张,推开高小月,他叫上他爸准备赶紧离开,却又被郑涛拦下了。

我还没到,郑涛不可能放他们走,好在我是从公司出发,离幼儿园不算太远,十几分钟就赶到了。

三方对质,这本来就在我的计划中,只是没想到会提前这么多,律师那边我已经申请了资产保全,只是那边还在查资料,还没给确切的回复,高小月到底拿了我家多少钱,我也没算清楚呢。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面对殷志勇和高小月那对狗男女,我内心毫无波澜。

估计殷志勇和他爸怎么也没想到我会赶过来,而郑涛看到我急忙问:「姐,我记得你老公就叫殷志勇,该不会是这个人吧?」

高小月也没想到会在这个场合对上我这个原配,不过她竟然能做出这种事,而且一直想取代我,应该早就做好了心理建设。

「你就是那个生不出儿子的黄脸婆?」高小月看到我,突然强势了起来,看来殷志勇和他爸妈在她面前没少说我坏话。

06

殷志勇还在忐忑呢,高小月这个猪队友直接拖他后腿,我故作惊讶和委屈,殷志勇伸手就扇了高小月一个响亮的耳光,同时恶狠狠的说道:「这是我老婆,你算什么东西,我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这话说的,表面是在维护里,可话里的意思还是嫌弃我生不出儿子。

见我不说话,只是眼圈红红,殷志勇真急了,急忙跟我解释:「莉莉,你别听她乱说,我爸只是帮他的朋友接送孙子,我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我公公还想说些什么,估计是想承认了他们的关系吧,看来我和他儿子的婚姻比他的私生孙子重要多了,不过殷志勇瞪了他爸一眼,老头儿立即闭上了嘴。

我紧紧挽着殷志勇的胳膊,就像以前我们恩恩爱爱时的样子,只是我的心此时却是冷的。

冷冷的看了眼高小月,我依赖的殷志勇说道:「志勇,你不用解释,咱们夫妻这么多年,我是信你的。现在你的生意做得好,钱也挣得多,肯定早就有人对你的钱眼红了,真想不到,现在骗子什么花招都敢使,真不要脸……」

高小月可能对她能生儿子太自信了,没想到关键时间殷志勇不认帐。郑涛那边没戏了,如果殷志勇这边也泡汤,她只能回到穷山区,与阔太太的身份擦肩而过。

「志勇,小宝明明是你的儿子,你这个王八蛋,说好接我们过来是享福的!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认我们娘俩儿,我就带小宝走!」高小月歇斯底里的叫着。

她说完又来拉我,像个泼妇一样要跟我打架,郑涛急了,先是推开了高小月,怒视着殷志勇问道:「姓殷的,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背叛莉莉姐?」

殷志勇的表情开始纠结,看来儿子对他还真是重要!

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我劝开郑涛,对他使了个眼色说道:「小涛,我和志涛感情很好,我爸也很器重他,他不可能做出背叛我的事。对了,这就是你新交的女朋友?小涛啊,你的眼光怎么变成这样了?要不是她一身名牌,我还以为是街边卖菜的呢……」

郑涛明白我的意思了,嘴角抽了又抽,显然是想笑,不过一想到我的遭遇,他恶狠狠地瞪着殷志勇,倒也不再说什么了。

我再一次提到公司和我爸,殷志勇有些犹豫的神情再次坚定的起来,瞪着高小月,「你这个疯女人,你要是再纠缠我们夫妻,我马上报警。」

高小月根本没有法律意识,一听这话老实了,只是眼里仍有不甘。

我和殷志勇带着殷志勇他爸走了,他爸还是舍不得那个孩子,竟然连殷志勇的私生子一起带走了。

我们直接回了我公婆家,看着那个孩子,我平静的心又开始起了波澜。他本是无辜的,但他却有一对错误的父母。

他抢走了属于我小女儿学龄前的教育资源,也因为他的存在,我的家庭毁了,我和殷志勇再也回不到过去,我的女儿们再也没有爱她们的爸爸。

我咽下对他的厌恶,故作喜爱地说道:「爸,这孩子真可爱,为什么他家人不管他,到让您天天接送?」

我公公是个嘴笨的,平时都是我婆婆张罗各种事,我这么一问,他习惯性地看向屋里,这才想到我婆婆我跟我妈出去玩还没回来呢。

「那个……」我公公一时语塞,我老公怕他说错话,暗示着他爸:「我听您说过,这孩子的爸妈离婚了,结果都不要他了,是吧?」

「对对,这孩子也是个可怜的,父母都不要他了,就我那个朋友帮忙带着,前一阵子老家伙入院,这不没人管了。」我公公煞有介事的一起骗我。

他们当我傻吗?刚才还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孩子就是殷志勇的儿子,现在又改口。

我顾作相信了,可怜的看着那个孩子,计算着我的计划,感叹道:「多好看的孩子,虎头虎脑的,应该跟二丫差不多大,这孩子也可怜,无父无母的,咱们要是能收养他就好了。」

不出所料,我的提议点醒了殷志勇跟他爸,我公公立即兴奋了起来,迫不及待地问向殷志勇:「莉莉这个提议好,志勇啊,你去相关部门问问,咱们能不能领养小宝?寄在谁的名下都无所谓,反正让咱们家养着就行。」

看来老头儿对高小月的态度也就那么回事,完全拿那个姑娘当生育机器。也是,如果不考虑生儿子的问题,我比高小月条件好太多了。

但出乎我意料的,我老公竟然犹豫了,「爸,收养这事……没那么简单,孩子跟着他亲生父母其实更好。」

哈,殷志勇这什么意思?怕我虐待他儿子?还是舍不得高小月这根小嫩草?

他还有脸说孩子跟着亲生父母会更好,难道我的两个女儿就可以没有爸爸?难道我的两个女儿就不需要父爱?

我的心更冷了。

「爸,志勇说得对,这孩子的父母只是离婚,又不是双亡,没准人家过几天就来接孩子了。这样,我妈有同学在医院做主任,我让我妈去问问,看看有没有弃婴,没人要的孩子我们领来养,这样就不怕人家父母要回去了。」

我公公一听我们要领养别人家的孩子,自己亲生的反而不能认,当时就怒了,拍着桌子喊道:「不行,这孩子咱们家一定要收养。我现在就作主,就是等你妈回来,她也会同意!」

高小月的儿子被我公公那样子给吓哭了,一个劲儿的哭喊着找妈妈。可能最近高小月的所作所为真是气着我公公了,他一边哄着小宝一边说道:「小宝乖,你原来的妈都不要你了,以后这就是你的家,莉莉就是你妈妈。」

我伸手去抱那孩子,那孩子倒不认生,不反抗,到是我公公,犹豫片刻,这才让我抱起小宝,同时还说着:「这孩子可怜,以后你得多疼疼他,也让大丫二丫多让着他。」

二丫比他还小,为什么不说让他让着二丫?

我并没有把孩子带回家,只说我现在工作忙,我爸也要工作,我妈和我婆婆都不在家,没人照顾小宝,等她们回来再把小宝接回家。

07

这个期间,我知道我公公不方便跟我婆婆商量这件事,他一定会跟我老公说,所以我给他们充分的时间空间。

而我也需要时间和空间。

律师给我回复了,将我提供的所有证明进行保全公证,其中有我偷偷给我老公和那孩子进行的 DNA 对比证明,有他去那女人家里的照片,有我们夫妻财产证明。

目前为止,我老公已经没有自由财产再给高小月了,而我公婆的退休金也没多少,就他们那点儿钱还不够贴补那个孩子的。

前段时间还有郑涛给高小月钱花,现在郑涛对于高小月而言就像仇人一样,更不会再给她花钱,而殷志勇的钱、以及有价证券,已经全部被我拿到手,而且很大一部分都以借给小轩为由被我卖掉了。

殷家已经没钱再给高小月花了,而高小月一直作为筹码的孩子也要被殷家夺走了。

收养?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收养那个女人的孩子?我只想让他们狗咬狗斗起来……

没多久我妈和我婆婆回来了,我婆婆知道这件事时有些懵,偷偷找我公公嘀咕了好一阵子才明白怎么回事。

我婆婆也表示赞同,还说我家有了儿子,殷志勇的财产就有继承人了。

我妈听到这话不高兴,怼了她一句:「我也有个儿子,照你这么说,我周家的财产就应该都给小轩,跟莉莉没关系才对。」

我爸也说道:「亲家,咱家不缺孩子,领养这事以后再说。如果你们可怜这孩子,到是可以先领回你们家养着。」

见我爸妈生气了,我在中间打着圆场,安慰他们,我爸妈的气刚刚消下去点儿,我就当着大家的面对我爸说:「爸,最近公司业务做得挺好的,我想再扩大规模,您再借我点儿钱呗。」

我了解我爸,我爸情绪不对的时候,千万别提钱,果然,我爸立即把我怼了回去:「没钱。你们那叫做好了?所有的订单还不是靠我的关系?还想扩大规模,不会走就想跑,也不怕摔跟头!」

「爸,再借我点儿吧,五百万就行,也就半套房子的钱。」我故意说出这个数,还提到了房子。

我妈终于在我的提醒下想起来了,问我:「对了莉莉,你和志勇的存款不是打给你婆婆了吗?我记得好像就是五百万?没买房子吗?」

说完她又问向我婆婆,「那些钱要是没买房的话,就先把钱给孩子们,他们现在正是做事业的时候。」

我期待的看着我公婆,心里却幸灾乐祸。我公婆很惊讶,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似的,慌忙看向我老公。

我笑嘻嘻的对我老公说:「你放心,我可是管帐好手,咱家的钱都去哪儿了,我每一分都查得清清楚楚。你也是,借钱给妈也不跟我说下,好像我不乐意似的。」

「莉莉,我……」殷志勇结结巴巴,这才说道:「都是一家人,这钱给谁花不一样?前段时间房市不错,我妈想买套房等着升值再卖掉,所以我就把钱给我妈了,后来太忙,就忘了跟你说。」

我暗暗翻了个白眼,忘了说?是压根儿没想让我知道吧!

「志勇,是借!咱们已经成家,这钱就得算清楚,否则我还跟我爸要股份做什么?你说是吧?」我再提股份,殷志勇不说话了。

我妈不高兴了,补充了一句:「亲家,这钱可不少,莉莉他们借给你,是让你们买房子。如果你们不买的话,也别存在银行里,投资也行,拿来扩大生意也行。」

「是是是。」我婆婆一个劲儿的点着头,总算把这五百万给糊弄过去了,而我,偷偷关掉了录音。刚才我们的对话,我一字不差的都录了下来,而证据就是让他们亲口承认跟我借了五百万,而且还没还。

我见机时可以了,又旧事重提,嬉皮笑脸的对我爸说:「爸,既然不借我们钱,要不,把股份都给我们吧。」

这话可是点在殷志勇的穴位上了,他立即来了精神,也应和道:「爸,您放心,有莉莉帮我,公司一定会经营得更好。」

我爸做了一辈子的生意,最见不得有钱扔在银行里不动,在他的财富观里,只有把钱投进资本市场,让钱变成资本,才能真正的实现钱生钱,否则只能干等着贬值。

刚才提到的五百万,既不给我们,也不买房,还没做任何投资,我爸心里不得劲了,现在我又提起这件事,我爸说道:「既然你们想让我放权,也行,我把股权都卖给你们。我算过,我手里的股权值两千多万,你们五百万买走就行。」

其实我爸一点儿都没难为我们,他就是见不得那五百万静置,而且最后他肯定也会把那五百万用在我们身上。

放着这么好的老丈人殷志勇还这么作,真是不识好歹。

我爸终于松口了,巨大的利益就在面前,殷志勇动心了。他看向他爸妈,他爸妈只是默不作声,他又看向我,我故意刷手机,不跟他眼神交流。

我知道,为了公司几千万的股份,他一定会想办法卖了高小月的房子。

当晚,我爸妈叫我陪他们下楼散步, 我见他们的神色不太对,很严肃,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一样,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莉莉,你老实告诉我们,你跟志勇到底怎么回事?」我妈先开口问道。

我更紧殷了,嬉皮笑脸的说:「妈,您想多了,我们挺好的。」

「胡说!」我爸一板脸,「挺好的?都要把他儿子领回家了,还挺好的?你当你爸妈是傻子吗?」

我脑中一片空白,他们……怎么知道了?

我妈叹了声气:「莉莉啊,你别就瞒着我们了,二丫没能去幼儿园的事,你觉得我会不闻不问?你表舅都告诉我了,二丫就是被小宝顶替了,我跟你爸能不查小宝的底细?」

我语塞。

「莉莉,你跟妈说,你到底怎么想的?」我妈又问。

小心的看了他们一眼,我迅速组织语言,说道:「孩子都有了,他们还把那个女人接来了,我跟志勇肯定要离婚,我只是不想便宜了他们。」

「你有想法就行。」我爸沉声道,「那你说说,你想怎么做?」

08

我见他们已经接受了这件事,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一半,这才将我的计划说了出来。

「殷家拿了咱家不少钱,我不想便宜殷家,也不想便宜了那对母子,凭什么要用咱们周家的钱去养他们的私生子?」

一阵沉默,最后我爸说道:「这事我知道了,我帮你把钱和房子拿回来,事成之后,你马上跟他离婚。」

他们支持我拿回属于我家的东西,他们支持我离婚,我悬着另一半的心终于平安落地了。

老爸去公司更勤快了,公司的订单也更多了,殷志勇只以为我和我爸一心为公司好,也没怎么管公司的事,因为他正忙着筹钱,好从我爸手里买股份。

出乎我意料的,高小月的房子依旧在她名下,殷志勇也筹到了钱,原来他竟是把他爸妈唯一的房子给卖了。

那房子也是我们出钱买的。

我有些后悔,不该让我爸答应以五百万的价格卖掉公司股权,这不更便宜了殷志勇?

我爸却让我稍安勿躁,只说让我准备打离婚官司。

殷志勇出了轨还有了私生子,我们肯定不能和平离婚,有些事,还需要借助法律还我公道。

很快,我爸信守承诺,收了殷志勇五百万后,带着他一起去工商,将手里所有的股权股份一并转让给了他。

他看着我手里不多的股份,眼里尽是贪婪,我知道,他连我手里的都想要,但他也知道,他没理由,他说不出口。

为了庆祝这天大的喜事,也为了表达对我爸的谢意,他宴请我们两家一起吃饭。

别说我不想让我爸妈去,我爸妈本身也没想去。他们和我弟带着我的两个女儿去了游乐园,我将自己打扮得很精致,单枪匹马去了饭局。

殷志勇和我公婆都去了,如今殷志勇可算脱离我爸的掌控,还成了公司最大股东,他们财大气粗、硬气了,这种场合,他们当然会抱着他们的孙子一起来。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场饭局,我还以殷志勇的名义,把高小月也叫了去。

殷志勇应该把他拿到股份的事跟高小月说了,高小月很开心,而且她以为这场饭局只有她和殷志勇,是他们美好幸福生活的开始。

我故意让高小月晚来了半个小时,当她推门而入的时候,他们殷家人还以为是我爸妈来了,当他们看到是高小月进来时,一个个都傻了眼。

我婆婆怀里的小宝一看到他亲妈,立即挣脱着爬了下来,扑到高小月身上,同时叫着妈妈,而高小月顺势抱起了她儿子,这一抬头,才看到我也在。

「黄脸婆,你怎么在这儿?」高小月脱口问道。

我冷笑,指了指旁边的一把椅子,说道:「我们这里不缺服务员,既然来了,就坐下吧。」

殷志勇的神色有些尴尬,我公婆可能太想认这个孙子了,此时也不想藏着掖着,见这里除了我都是他家的人,也没什么顾忌,我婆婆捅破了窗户纸说道:「莉莉,有件事我得告诉你。小宝是志勇的儿子,我们肯定是要认这个孙子的,你也知道,我们殷家就志勇一个儿子,他得有儿子,他得传宗接代。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好受,不过谁让你生不出儿子呢。志勇也不会跟你离婚,但你得接受小月,他毕竟是小宝的亲妈,孩子不能离开妈,你也是当妈的,你应该能明白这个道理。」

什么?我没听错吧?我以为他们只是想让我离婚,给他们孙子的妈让位子,没想到他们这么不要脸,竟然能说出妻妾共处的荒唐话!

再看看殷志勇,他默不作声,显然这也是他的想法。

我公公瞪了眼高小月,提醒道:「小月,你倒表个态,有周家做靠山,小宝的将来差不了。」

我吐!

什么意思?我不但要接受殷志勇在外面的女人和儿子,我娘家还得责任这野孩子的将来?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我忍住心里的愤怒,表面气定神闲,看了眼高小月,又看了眼那个孩子,最后问向我老公:「志勇,我没想到你会背叛我,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离开我和大丫二丫,从此周家跟你再无关系,或者离开这个女人,但她的孩子可以留下。」

我老公立即说道:「莉莉,对不起,我错了,我不会离开你的,绝对不会!」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高小月:「你都听到了?我们养你的儿子,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恩惠,你要是知趣,就马上从这里滚。」

高小月不敢相信自己所听所见,她舍掉这么多,就是为了能傍上我老公,给自己图个阔太太的幸福日子,哪怕是做小她也愿意。

「殷志勇!你明明知道我爱你,我怎么可以背信弃义不要我?」高小月大声质问。

我笑着问殷志勇:「志勇,她说她爱你。你觉得她是爱你的人,还是爱你的钱?」

殷志勇的神色变了又变,最后说道:「莉莉,小月是真的爱我,否则她不会年纪轻轻就不要名份给我生孩子,但我的心里只有你,莉莉,看在小月也是女人的份上,你就别为难她了,试着接受她不行吗?」

我公公也应和道:「是啊莉莉,小宝还小,怎么能离开亲妈?小月有自己的房子,她又不会和你住在一起,小宝也不用你照顾。」

我冷冷的看着他们,反问道:「我的作用是什么?就是周家的钱和人脉,以后好给这个孩子铺路?」

我婆婆立即说道:「那也是顺手的事,怎么说他都是志勇的儿子,也算是你的半个儿子。」

「是吗?」我冷冷瞥了眼那个孩子,「我只知道,这个孩子是志勇背叛的我的证据。」

「莉莉!」我婆婆不乐意了,「那还不是因为你生不出儿子,你要是能给志勇生个儿子,志勇犯得着去外面找女人生吗?你知不知道,因为这个儿子,我们花了多少钱?当时村子里好几个女人都怀了孩子,只是小月的是儿子,其他的我们只好让她们打掉,你以为这些都不花钱啊!」

「妈!」殷志勇一声怒呵终于打断了老太太的话,但我也傻眼了。

啥?好几个女人都怀了殷志勇的孩子?她们怀的因为是女孩儿,所以就都打掉了?

09

我陌生而惊恐的看着殷志勇,我怎么都想不到,陪我左右十多年的男人,竟如此禽兽不如!

我公公见我脸色不对,连忙解释:「莉莉,你别多想,我们也只是想抱孙子,小月的生活我们负责,你和志勇还好好的,咱们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嘛。」

片刻后,我压住内心的惊愕,从包里拿出我对殷志勇离婚起诉的传票,放在了高小月面前,笑着告诉她:「你不用委屈做小,我把位子让给你。对了,我差点儿忘了告诉你,殷志勇只是我用烂的二手货,不过因为沾了我的手灰,所以我一时没舍得扔,而且我更没办法忍受有人想抢我用旧的东西,谁让我是个怀旧的人呢,但我有洁癖,我再怀旧,对于脏了的东西,我该扔还是会扔。这是传票,应该是你最想要的东西。」

我说完,再也懒得多看他们一眼,起身就走。

殷志勇终于反应过来,立即追了出来,拉着我求我再给他一次机会,说什么他只爱我一个人,高小月和小宝的事,只是为了生儿子。

可能因为殷志勇太害怕失去周家做依仗,也没控制好音量,也可能他话里的意思太过惊世骇俗,立即引来了很多食客的注视。

我婆婆也追了出来,见她儿子死乞白咧的求着我,估计心里对我意见挺大,板着脸说道:「志勇,让她走!给脸不要脸,不知好歹的东西,以为她周家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

然后又对我说:「周莉,我告诉你,你也别狗眼看人低!让你做大那是抬举你,你要离婚?好啊,离就离!如今我们志勇也是身价几千万的大老板,你以为没了你们周家,志勇就没出路了?我呸!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他们骂我可以,但骂我父母我绝不答应!

看看围观的人,殷家不要脸,我还要脸。君子报酬,十年太晚,他们得意不了几天了。

我本来看在殷志勇跟我多年夫妻的份上,看在他是大丫二丫爸爸的份上,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不过此时已经由不得我了。

我大步离开,殷志勇也被他妈拉了回去,我后来得知,高小月因为殷志勇要我不要她,而跟殷志勇大闹了一场。

法院开庭前的几天,殷志勇不断联系我,我不会见他,而且我也给我的两个女儿办了留学手续,让我弟带着她俩一起去国外上学。

孩子们还太小,我不想让她们知道她们有那么恶心的一个爸爸。

开庭那天,我弟带着大丫二丫出去玩了,我和我爸妈都出庭了,当然,殷志勇那方除了他还有他父母,而高小月并没有来。

她没资格、也没立场来。

在殷家人看来,这只是一场离婚,没必要闹到法庭,但离也就离了,没什么大不了。

毕竟是小地方来的,他们的法律意识太薄弱,难怪会做出这么荒谬的事。

他们还想着,我和殷志勇的夫妻财产不少,对半分的话,殷志勇还能拿到不少,可我却申请让他净身出户,理由就是他婚内出轨。

我拿出了他和小宝的 DNA 证明,拿出了那天饭局上,他们亲口说出让高小月和小宝进门的事。

新时代还存在这种想法,的确刷新了大家的三观,在场听证的都有些接受不了,就连法官的表情都很难看。

也许离婚对殷志勇的父母而言还没什么,但让他儿子一分钱拿不到,他们就接受不了了。

不过这才哪儿到哪儿,我又拿出他们从我这儿借了五百万块钱的证据和录音,证明他们不但借了,而且还没还,同时还拿出这笔钱的去向——给高小月买了房子。

我爸妈也没想到,殷志勇的父母都能出这么过份的事,他们还以为只是殷家人贪财,拿着这么多钱舍不得花,存在银行里而已。

在我们的申请下,这套房子直接判给了我们用于还债,当然,殷志勇出了轨还有私生子,他家又这么重男轻女,我的两个女儿的抚养权当然属于我。

这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中,除了公司上千万的股权。我依旧心有不甘,特别是那天他们还骂我爸妈。

离婚的官司打到这儿,本来就可以结束了,但我心里的恶心还没撒出来,我又状告殷志重婚,在与我的婚姻持续期内,和高小月以夫妻名义居住在我爸妈的钱买的房子里。

不仅仅如此,我还告他玷污女性,我婆婆逞口舌之快的录音就是最好的证据。

如果这些罪名成立,殷志勇可是要坐牢的!

在检察院取证期间,更让我拍手叫绝的事发生了。

我想说,姜还是老的辣,我以为几千万的公司就便宜给了殷志勇,没想到我爸已经未雨绸缪。订单是不少,但找的都是他的老朋友,而且都是亏本的买卖。

那些叔伯知道我的事后,一点儿情面都不留,纷纷找殷志勇要帐。

殷志勇还以为自己是千万富翁了呢,没想到一夜之间,成了千万负翁,债务累累的他,此时又没房又没钱,只剩下跑路的份了。

他跑得无影无踪,全然不顾他爸妈,更别说高小月和他的私生子了。

我拿着法院的判决书和房本去收房,高小月抱着小宝赖在房子里说什么也不走,还说这房子是她的,是她替殷家生儿子该得的酬劳,我要是赶走他们,先把她杀了。

让我杀人?我还得偿命?她也配!

我和殷志勇已经离了婚,这个女人和孩子的身份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但房子是我的,我得拿回来。

懒得和泼妇说话,我直接找来换锁匠给大门换了锁,见高小月又哭又闹,我又叫来搬家公司,让他们不用讲究章法的将高小月的东西打包带走。

高小月真急了,给殷志勇打电话,但她根本找不到这个人,她又给殷志勇的爸妈打电话,老头老太太急忙忙赶过来,看我做得这么决绝,对我破口大骂。

狗咬了我一口,难不成我还要咬回去?打死便是。

「知道什么叫罪有应得吗?知道什么叫头上三尺有神明吗?」我冷笑着对他们说道:「算计我家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们最后会一无所有?也不对,你们还落得个孙子,瞧瞧,长得多像殷志勇啊。一看就是他的种,你们好好养着。对了,那家幼儿园你们不用去了,因为你们交不起学费,至于以后要不要在京城呆着……随意。但这里可是寸土寸金,喝水吃饭样样花钱,你们可以去乞讨,我看到的时候,一定会多给你们五毛钱。」

老头老太太还想说什么,我又打电话叫来房产中介,让他们直接带客户看房子,并很快入住。我低价把房子租出去,等过段时间房市更好了,我会把这套恶心我的房子卖掉。

殷家的人让我恶心,曾经因为爱,我家给殷家的钱,我悉数拿了回来,我和殷志勇的婚内财产,也按照法律规定法律程序都拿了回来。

殷志勇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公司全部股份,但他却一直不明白,股份这东西,公司盈利的时候它是财产,亏损的时候它就是债务。

更重要的,殷志勇既然大小老婆都想要,我就让他一个都没有!

暑假很快过去了,我弟小轩带着大丫和二丫去国外留学,我爸妈怕我心情不好,让我跟着一起去陪读。

我对国外没什么兴趣,不过我的两个女儿已经没了爸爸,我不能再让她们没妈妈,我会给她们更多的母爱,来弥补我识人不清,给她们找了那样的一个爸。

而小轩也希望我能去,因为他的学业还没结束,但公司已经起来了,他希望我能帮他去打理公司。

在出发前,我在机场意外的遇到了白鹤。

白鹤告诉我,殷志勇已经找到了,而且所有罪名成立,已经判了刑。

殷志勇的父母已经带着小宝回了老家,殷志勇的老家其实也是个穷地方,而且老头老太太的养老金都没有了,想必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高小月并没有一起去,她不知所踪,这不难想象,高小月放着大好青春却心甘情愿给别人做小,还生了孩子,不就是为了荣华富贵吗?

如今荣华没有了,富贵也没有了,她还年轻,特别是在郑涛的带领下,知道了什么是纸醉金迷,肯定不会再回到她曾经的家乡,也不会跟着殷家老头老太太回老家。

我带着女儿们,告别爸妈,他们答应会经常去看我们。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白鹤,他能力出众,年轻有为,却因为我失业了,我很抱歉。

白鹤却神秘的笑了。我以为他是来送我们的,我却发现,他也带着行李。

他告诉我,我会跟我一起去国外,跟我一起帮着小轩打理公司,也愿意跟我一起照顾我的女儿们,不会让我一个人抗下所有。

原来,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都是真的。

可以分享一个最见不得人的秘密吗? - 婚前婚后故事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