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是哪个瞬间或哪件事让你深信人性本恶?

 2021年10月26日

一场悄无声息的投毒,夺走了南京市 42 条人命,300 多人中毒。

只一丝邪念,毒鼠强就被悄然混入了一家普通小吃店里。

「医生,请你们救救我的女儿。」

南京市第一医院内,一个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的小女孩从救护车中抬出。

几名医护人员飞快奔跑着,医生焦急地用管子伸向小女孩的喉部。小女孩面色青紫,口吐白沫,好像是中毒了。

家属围在急诊室外面哭的泣不成声,开救护车的司机疲惫地坐在门外大口大口的喝着水,准备着下一趟救援。

从今天早上开始,这已经是他跑的第八次了。开车的手早已经麻木,却没有人会停下。因为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有人在死去。

这是无数南京人民无法忘记的一天。

2002 年 9 月 14 日凌晨五点多,汤山医院接到了第一个中毒患者。不仅如此,从六点之后,位于南京市江宁区汤山镇的汤山医院开始收到源源不断的中毒者。

本就不大的地方医院被挤得满满当当。

南京特大投毒案的发生,让这个时代的南京人再次经历了绝望。

2

凌晨六点,汤山中学发出阵阵惨叫,数十名学生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着,他们的嘴巴和鼻子中流出一股股鲜血。

教师们疯狂拨打着救护车的电话,原本清晨应该发出朗朗读书声的校园此时被鲜血染红。

地上不停翻滚的孩子们,身边掉着几个装着早餐的塑料袋子。袋子中的豆浆撒了一地,油条、烧饼被人踩在脚下。

有的孩子在口吐鲜血中失去了呼吸,根本没有被送往医院抢救的机会。

村口一个老奶奶白发苍苍的拄着拐杖,推着早餐车,一如既往地卖着早餐。

几个小朋友拿着妈妈给的钱欢乐地跑了过来。

「奶奶,我们要烧饼。」

老奶奶笑眯眯地摸了摸孩子的头,接过钱,把烧饼递给孩子。

孩子们开心地吃着烧饼,可没吃几口,几个孩子全部倒下,嘴角流出鲜血。

老人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一切,颤颤巍巍地掀开装着烧饼的篮子,自己也尝了一口……

正在施工的工地上,几个农民工大口大口地吃着饭。他们一大早就要开工,天没亮就得起来准备搬运工地需要的材料。

旁边堆着很多豆腐脑、油条、烧饼,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不一会儿,几个农民工摇摇摆摆地直接倒下,他们双目失神地望着还没有完全升起的太阳。

一个农民工紧紧地抓住支撑的钢筋铁架想要站起来,却软软地再次倒地,手中还捏着没有吃完的烧饼。

原本平和的小镇在这个早晨炸开了锅,到处都有倒在地上口吐鲜血的人。

明明是山清水秀的地方,此时却如同人间炼狱一般。

很快有人反应过来,是中毒了,一定是什么东西出问题了。

烧饼?

所有吃过烧饼的人都口吐鲜血了,这烧饼有毒。

3

没有中毒的村民不停的叫喊,通过所有的方式告诉大家:不要吃烧饼,不要让大家买烧饼!

人们停下手中的工作,自发地把中毒者送往医院。可即便这样,很多人也早已经中毒死去。

早晨八点,警方快速来到了汤山镇的某个烧饼店。烧饼店的老板叫陈宗武,他经营着烧饼店和旁边的盛元豆浆店。

经过警方的调查。所有中毒的人都是吃了这家店制作的烧饼。

陈宗武的烧饼不仅在他自己的店铺售卖,也作为量大的批发商被送往其他早餐店和私人小店。所有有毒的烧饼都是从他的店里卖出去的,店主陈宗武自然脱不了责任。 

陈宗武的店铺被封,人也被人抓走,而对于汤山镇而言,绝望才刚刚开始。

汤山医院早就已经被占满了,仅有的床位全部铺满中毒者,而且不仅如此,医院前的空地上也躺满了痛苦嚎叫的病人。

整个医院的三十多个医生和医护工作人员根本不够用。

他们只能做一件事,就是检查被送来的中毒者,然后立刻派车送往南京市区的各大医院。

可悲的是,很多中毒者并没有得到抢救的机会,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甚至没有来得及被送往市区,就已经中毒身亡。

死人和活人放在一起,汤山医院内一片混乱。

4

中毒事件发生后立刻得到了政府的注意。政府立刻采取了紧急措施。

在用最大能力抢救中毒者的同时,刑侦案件也必须快速侦破。

公安部、卫生部立刻派出工作组来到南京做协助,而南京市领导也立刻赶赴现场抢救指挥。

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每一个生命,最好的设备和专家组全体出动。每一个市民都担负起了自己的职责,帮助中毒者快速送往医院就医。

从汤山医院到南京市区的各家医院,这趟线路中交警负责指挥道路通畅。

不管是派出的警车,还是私家车,还有盈利性质的出租车,都变成了帮助中毒者求生的救命车。

所有南京市民都在用自己的力量帮助这次的难关。

市区内的所有医护人员不管是否在待命,是否在休息,统一全员出动。

「你怎么来了?」

南京市第一人民医院原本已经准备休息的小护士和休假医生快速赶来。所有人都在准备着这一场仗,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抢救中毒病人。

记者们也纷纷出动镜头,记录着无数中毒者们的惨状。他们口吐白沫,四肢抽搐。

南京各大医院的急诊大厅,医生和护士们奔忙在各种担架前,志愿者也帮忙抬着早已经没有了呼吸的中毒者。

混乱、绝望、死亡、希望……坚持斗争。

没有一个经历了那天的人会忘记当时的心情。

5

这边医生和政府正在为每一个中毒者抢救生的希望,另一边负责刑事案件的专案组也火速开展调查。

他们排查了烧饼毒药的源头,找到了陈宗武的店铺,并且把店铺查封,陈宗武被带回警局。

「这个人平时究竟怎么样?是否和谁有仇怨?」

负责专案组的警官们满是严肃,他们必须要抓到这个丧心病狂的人。

经过调查,陈宗武是汤山镇的老师傅了,开这面店也开了十多年。

他的店生意兴隆,就开在学校附近,邻里关系也十分良好。

很多顾客都是周围住了十多年的老邻居,根本没有任何作案动机。

接受调查的邻居们也表示,他平时人挺好的,也很喜欢孩子,怎么可能做出连孩子都害的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呢?

可事实就是这样,东西是从陈宗武店内流出的。

「警官,我真的没有。」

审讯室内的陈宗武面若死灰,当他知道发生的一切后,就已经把店铺关了。

这件事情闹得太大了,即便自己没有下毒,他在心里也为自己判了刑。

「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负责检测的警员在陈宗武的小店内找到了制作烧饼的原料。

几个大桶里面放着白糖、油酥和众多制作早点的原料,在这些原料中藏着剂量十分高的毒药——毒鼠强

6

「什么?」

陈宗武听到这话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

「警官,我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也没有仇家,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一定要抓住那个下毒的畜生啊。」

陈宗武都不敢想象那些失去了自己孩子邻居的悲痛模样。

「你曾经和什么人有过冲突吗?」

负责案件的警方没有被陈宗武的话打动,而是极为冷静地向询问他调查的情况。

「没有,我没有和人起过冲突,平时也就是和邻居拌拌嘴。」

面对警方的询问, 他想象不出来任何一个可能是凶手的人。

陈宗武这里调查不出什么,但警方是不可能放弃的。

专案组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调查,在汤山镇以陈宗武的早餐店为中心,排查了所有和他有过纠纷的可疑人员。

终于,经不懈的努力,他们排查出了几个嫌疑人。而其中警方觉得嫌疑最大的就是陈宗武的邻居。

也是开早餐店的一名小老板,名叫陈正平。

陈正平经营着一家名叫橘红的面食店,有人看见几天前他曾经和陈宗武吵过架。

「陈正平这人平时看着挺老实的,胖乎乎的,干活挺利索。而且从来不拖欠水电费,有点邻里纠纷也正常吧?」

陈正平的房东告诉警方,陈正平是九五年开始在汤山镇卖早点的。虽然和陈宗武是竞争关系,但两人认识好多年了。

陈正平现在的早点铺子还是陈宗武帮忙联系的,平时两家人还会一起打打麻将什么的,他应该是不会下毒手的。

7

「那他人现在在哪?」

警方来到陈正平的早餐店,并没有发现陈正平的人,他把店面关掉了,人也不知所踪。

联系上了房东,房东告诉警察,那天早上上午十点,陈正平联系过他。

「他说投毒事情闹得实在是太大了,他的店面离陈宗武的又近,生意也开始做不成了,于是他就回家几天。」

「他那天还真挺冷静的,我当时真的是慌到不行。」

想到这儿,房东也意识到陈正平的冷静有很大不对。

「走了,走去哪儿了?」

专案组的警官敏锐问道。

房东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警方调查了陈正平的车票,发现他定了十五号凌晨从上海开往洛阳的 E659 次列车。

在即将开站的时候,列车乘警长得到了上面紧急传达的通知。

「汤山特大投毒案的嫌疑犯陈正平,很有可能乘坐这辆列车逃逸,请工作人员协助抓捕!」

同时提供了嫌疑犯的身份证件和体貌特征。

全列车的乘务人员,以及乘务长都收到了通知。他们需要保持平静,观察是否有可疑的乘客。

负责该列车的列车长郭喜梅也听说了南京发生的惨案。她意识到一件事情,绝不能让罪犯在自己担当的车上逃走。

所有的乘务人员立刻不动声色的开始排查,他们根据警方提供的信息开始检票。一边检票,一边记录着每一个乘客,不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

每一节车厢的厕所吸烟处都不放过,不给陈正平藏在任何地方的机会。

可惜的是检查了很久,排查小组都没有什么收获。但没有人放弃,排查还在进行。

当查到十二号硬座车厢的时候,一个男乘客正躺在卧铺上呼呼大睡。

崔警官轻轻推了推那个人,那人抬眼,睡眼惺忪地看了他一眼,拿起了车票递了过去。

8

胖男人惺忪的眉眼透露出些许不安,借着微弱的灯光,崔警官看到了他的身份信息。

不是别人,正是陈正平。

崔警官不动声色地把车票放回了原处,在接过车票的时候,不给那人任何的反应机会,直接一个虎扑,把人压倒在座位上,将嫌疑人制服。

陈正平被送往了洛阳铁路公安处,等待专案组到来之间。

为了防止意外,崔警官对陈正平进行严加看管。

负责交接的公安干警与南京方面联系说抓到人了,南京警方火速赶来进行交接。

案发后的五十二个小时,陈正平被抓到。

刚开始被抓到的陈正平并不承认,说投毒案和自己没有关系。但已经做了的事情必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我们已经找到了你买毒鼠强药的店的老板,证明在案发前的前几天,你确实购买了大剂量的毒药。」

警官冷漠无比的盯着面前的男人:「你知道这次死了多少人吗?」

他们只是普通人,什么都没有做过,只是买了早餐而已。

警方统计南京特大投毒案一共造成 42 人死亡,300 多人中毒。

受害者们有的是孩子,有的是老人,还有的是上班族和学生,他们只是这座城市无数个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 

只是因为一个烧饼永远地失去了生命。  

「为什么?」

没有人明白陈正平的作案动机到底是什么,连被投毒店面的店主陈宗武都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9

「不是我干的,你们警察这是乱抓人。」

即便证据已经摆了出来,但陈正平还是一口咬定不是自己干的,就是不承认。

「你不承认也没有用。」

专案组警官冷笑:「东西和证据都已经找出来了,你难道还想让我们找到你的家人,让你的家人过来劝你?」

他犯下了这种重罪,会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

这样一个恶魔的家人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不用警察说陈正平心里也一清二楚。

「你们敢?」

陈正平红着眼睛望着警察:「有本事冲我来,欺负我老娘算什么?」

「你还挺孝顺。」

专案组警官握起拳头:「你下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早餐店附近的学校,有没有想过那些吃着烧饼的孩子和孩子们的母亲?」

警察是不会为难他的家人的,但是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

案发后,无数媒体和记者都对此案进行了报道,甚至对于中毒人员的家属以及医护人员,包括早餐店的原店主都作出了采访。

事情的舆论和真相没有人可以隐瞒,有人需要为这件事情负责,有人需要给那些只是吃了一个烧饼就死掉亲人的家属们一个交代。  

「不仅你会受到外人唾骂,你远在千里的家人也会被人戳脊梁骨受到采访,你不是不承认吗?那你就耗下去吧,看看谁能耗过谁。」

警官冷漠地离开审讯室,只留审讯室内的陈正平一个人独自煎熬。  

他们告诉陈正平,在调查他的时候所有认识他的邻居都告诉警察,不会是他做的。

陈正平人很好,平时就是喜欢赌两个小钱而已。即便他曾经过去有案底,住在周围的邻居也都没有怀疑过他,甚至那些受害者们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看似老实憨厚的男人会下此毒手。

陈正平会愧疚吗?专案组警员没有看出来。

10

「我承认是我干的。」

两个小时后,陈正平终于松口了。 

「你和谁有仇,还是说有人故意让你这么做的?他们给了你一大笔钱?」

如果是某些恐怖分子授意陈正平做的,那么警方非要顺着这条线继续查下去,可结果却让人意外。    

「没有为什么,我恨他,凭什么他的生意那么好,而我的生意却一点都不好?」

「他开了这些店,那些人都喜欢吃他的烧饼。可是,我做得也很好啊!」

陈正平的理由让人惊呆了。

「就是因为这个?」

他告诉警察,他是因为嫉妒陈宗武,所以才故意在陈宗武的制作原料中投入大量的毒药。他希望陈宗武能够坐牢,而自己则可以逃之夭夭。 

这可笑的理由造就了这么多人的惨案,而事情的起因却是因为陈宗武的老婆曾经在牌桌上骂过陈正平。

陈正平告诉警察,陈宗武的老婆经常喜欢在牌桌上骂他性无能,而自己却又真的性无能,这件事情一直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陈宗武的老婆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他的底线,再加上随着陈宗武的生意越来越好,陈正平也对他的嫉妒之心愈演愈烈。

终于在某一天,因为一些打牌,和他欠陈宗武两三千块钱的事情,他决定对陈宗武的早餐店动手。

11

2002 年 8 月 23 日,陈正平购买了毒鼠强,毒药 12 支,还有粉状的毒药 15 克,在自己的小店内做实验,用动物来操作投毒。

毒性实验成功后,9 月 13 日晚上他偷偷地潜入了陈宗武的面食店。

毒药被扔到了装有白糖油酥的几个大桶中,均匀搅拌。

没有人发现他做的事情,店主陈宗武也不知道。

第二天店主继续用这些被投过毒的原料进行烧饼的制作,制作好的烧饼香喷喷的,被送往南京汤山镇的各个地方,被食客购买使用。

使用后纷纷中毒死亡,这才造成了这起自从 1994 年以来,全国最重大的中毒案。 

这么大的惨案,起因竟然只是两家早餐店的生意纠纷。

12

陈正平承认了,警方也对此进行了报道。

大众得知陈正平才是这件案子的真凶,所有人都不可置信。那条街的老邻居们对待来采访的记者也表示不可思议。

只是小生意而已,什么样的人竟然会如此冷血?

2002 年 9 月 30 日 8 点,南京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南京汤山投毒案。

经过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陈正平,32 岁,初中文化,系南京市浦口区桥林镇人。1992 年,曾经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6 个月。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陈正平为泄私愤,投放毒性物质,危害公共安全,并造成众多人员死亡的特别严重后果,其行为已经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被告人陈正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判决后,陈正平竟然还无耻地提出上诉,并对这个判决结果表示不满。

而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一致认定判决没有问题,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

审判程序合法裁定驳回被告人陈正平上诉保持原判,并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授权依法核准被告人陈正平的死刑判决。 

陈正平于 2002 年 10 月 11 日上午被执行枪决。 

13

南京特大投毒案就此落幕,至于陈正平在被判决死刑前是否后悔,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了。

受害者的家属们在得知陈正平就是投毒案的凶手,以及他的投毒原因后,想把他生吞活扒了的心都有。

即便陈正平被判决死刑,但失去家人的受害者亲属们却永远活在了伤痛之中。 

有的人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爱人、亲人、朋友,而有的人侥幸在那场特大投毒案中活了下来,身体却残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还有的人经过多年以后,身体已经和正常人无异,但心里却对烧饼产生了严重的阴影。 

南京市汤山镇的人民会永远记住那天早晨第一声拉起的警报。

逝去的人已经离开,活下的人还要继续。

南京这座经历了千百年洗礼的沧桑孤独,也还在那里静静伫立,默默见证着一代又一代南京人的悲喜。

是哪个瞬间或哪件事让你深信人性本恶? - 案件手记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