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你后悔嫁给现在的老公吗?

 2021年10月23日

婚前,他是名校毕业、北京土着、外表干净清爽的国企小领导。

婚后,他告诉我,「在我心里,妈妈第一,爸爸第二,儿子第三,你只能第四……」

刚怀孕,他们家告诉我:「放心好了,不愿意工作就不工作,我们养你,只要生了孩子,这些钱我们包了,不用你操心。」

辞职生娃刚出月子,他跟我 AA 制:「我妈说,咱们年轻人爱花钱,都放在一起给你管,容易存不下钱,还是各自管各自的钱好了。」

然而这些我也都忍了,直到有一天,婆婆又和他开了个小会。

卫生间顶灯坏了,老胡问,「灯泡坏了,你没看见吗?看见了就换一下吧,换灯泡、修马桶非得男人干的话,你就当咱们家有三个男人好了。」

呵,家里三个男人。

没想到结婚十年,自己还因为个灯泡自动「变性」了。

当年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就穿上了婚纱,和这样一个男人领了证,睡到了一张床上?

1

老公是相亲认识的,当年小姨竭尽全力推荐的候选人:

「团团,胡天是我们单位新进来的孩子。名牌大学毕业,长得不错,人也乖巧,还是北京本地人,咱们要找就找本地的,两家人在一块,省的你跑远了还受婆婆气!」

第一次见面,有点外貌协会的赵团团,并没有看上胡天。

胡天二十七八岁,穿着格子衬衫牛仔裤,理着板寸头,皮肤白白的,两眼看起来有点无精打采。要是再戴上一副老式框架眼镜,简直就和中学时候班里的书呆子一模一样。

唯一让赵团团印象深刻的就是:

胡天的鞋真白啊,就像自己新买的小白鞋一样白。

团团爸妈都是典型的老教师,特别偏爱成绩好的学生,对名牌大学毕业的胡天十分喜欢。

胡天父母出身不高,靠着小生意才有了点钱,家里就缺「文化人」。两家一拍即合,结婚!

赵团团感觉自己稀里糊涂就穿上了白纱,和胡天领了证,睡到了一张床上。

此时,距离赵团团认识胡天不过半年。

赵团团想,自己可真幸运啊,一次相亲,居然就命中目标。

2

举行完婚礼,两个人去埃及度了一圈蜜月回来。

返程航班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到家已是凌晨 2 点,客厅里乌漆嘛黑,赵团团打开灯一看,忍不住叫了一声:「啊!」

「哎呀,团团吓着了吧,我怕费电就没开灯,你看看,这是我切的、洗的水果,泡的茶,就等着你和天天回来呢。」婆婆笑得一脸讨好。

赵团团心里忍不住想说,神经病啊,这婆婆大半夜出现在媳妇的新房,吓唬谁呢?但是刚结婚,又是家里长辈,只能尴尬着笑了笑:

「谢谢妈,这么晚了,您太辛苦了!」

「不辛苦,为了你和天天,我和他爸爸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快来坐着,鞋子都换下了吧,我拿回去洗,明天你们就又是漂漂亮亮穿新鞋子。」

没等赵团团说出拒绝的话,婆婆就快速拿着小两口的鞋子回到了对门的家里。

是的,赵团团和婆婆住对门。

赵团团后半生自由呼吸空气这事堪忧。

胡天倒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还过来搂住着她,笑眯眯的说:

「是不是不习惯我妈这么体贴?跟你说我妈特别勤快,从小到大的鞋子、衣服我妈料理的明明白白。」

赵团团立刻想起了第一次见面,胡天脚上的小白鞋,好家伙,她之前还以为这是个爱干净的男人,竟想不出,爱干净的是他妈。

心想妈妈爱干净,儿子也差不到哪去吧…

不过事实证明,妈妈爱干净,儿子通常会很懒。

婚后,胡妈每天来小两口的新居报道,给打扫家务,帮着购买生活用品。采买的路上逢人便说:

「这是我给我儿媳妇买的,她就爱吃牛肉!」

「我儿媳妇是知识家庭,讲究,蔬菜要有机的,这四件套,正宗埃及长绒棉!」

小区里的人一看见赵团团,也羡慕的围上去:

「团团啊,你婆婆对你们可真上心啊,什么都舍得给你。你可得孝顺她啊!」

赵团团突然有一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婆婆对自己是不错,可是这种好,不需要宣传到整个小区、七大姑八大姨都知道吧?现在搞得自己不敢说婆婆一句不是,不然就成了众人眼中的白眼狼。

很快,赵团团怀孕了,全家上下再次沸腾。

婆婆对她的照顾更是升级:

「团团,你放心好了,你不愿意工作,就不用工作,我们养你的嘛,只要你生了孩子,这些钱,我们包了,不用你操心。」

对于这些话,赵团团本来是听听算了,并没有放到心上,但胡家似乎真的把她当成了太后。

冰箱里,婆婆买的东西塞的满满当当。燕窝、海参等名贵补品不间断,月嫂、尿布、婴儿衣服一应俱全。

赵妈两次小住,拍着大腿赞不绝口,又捶着胸口自叹不如:

「团团有福气,我对你嫂子,可真比不上你婆婆对你!」

人在幸福的时候容易昏头,加上怀孕后期身体行动不便,赵团团就辞去了国企的工作,安心待产。

两个月后,儿子小胡出生了,赵团团沉浸在做妈妈的喜悦之中,月子质量不错。

不过没想到的是,她出月子的第一天,麻烦就来了。

4

这天,胡妈妈特意把胡天叫了去,大概过了一个小时,胡天回来了。

一回家,他就锁紧了眉头,赵团团还以为出什么大事,忙着问他: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妈说了,咱们两个人的钱不能放在一起。」

「不能……放在一起……什么意思?」赵团团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我妈说,咱们年轻人,爱花钱,都放在一起给你管,容易存不下钱,还是各自管各自的钱好了。」胡天觉得,自己妈妈说得也有道理。

「各自管各自?我现在没工作,没收入,怎么管自己?孩子的花销呢?奶粉、尿不湿可都是要花钱的。」赵团团不懂婆婆的行为。

「这个好办,我妈说了,孩子的钱,我来管,她也会补贴的。你管你自己用的钱就好了。」胡天连忙解释。

「我管我自己?怎么着,我不是你媳妇?老辈儿不是说了,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嫁给你,吃饭穿衣你都不管?」赵团团的语气中充满的讥讽。

「我没说不管,但时代不同了,我们单位的阿姨还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呢!」

赵团团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男人,不过吵架只能越吵越凶,她决定采取怀柔政策,口气便软了下来:

「老公啊,一般家庭男人挣了钱,都是交给女人的啊,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工作,你不得给我点安全感呀?」

胡天沉默了一下,赵团团以为有戏,双手抱住老公的胳膊,做出一副小女人的样子,还向对方抛了个媚眼。

「老婆,如果你这样想的话,不如,你把我当成女人,这样我挣钱不给你,你是不是心里能好受点?」

「啊?」

赵团团目瞪口呆,这什么逻辑啊!为了不给老婆钱,愿意说自己是个女人!

「胡天!」她大吼一声,还没说下句,就传来了儿子的哭声,得了,架也不用吵了,还是先哄孩子吧。

第二天,胡天下班,看见赵团团一言不发的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也没瞧自己,便跑过去,笑眯眯的说:

「老婆,你别生气啦,我和妈商量过了,怎么说你也是我老婆,我一点不给你也太过分了,我争取了,她答应我,每个月让我给你三千块,算作家里的生活费。」

说完,胡天露出一副等着表扬的样子。

赵团团嘴角咧了一下,有点讥讽的样子:

「胡天,你可真大方。」

「三千块,你觉得够我和孩子花了,是吗?」

赵团团问了一句,没等胡天开口回答,家里就传来了「砰砰」的凿门声,胡爸爸在门口大喊:

「天天啊!天天,你妈晕倒了!」

胡天立刻跳了起来,冲到了对门,胡妈直挺挺倒在地下,他颤抖着手拨打急救电话,几次按不准电话键。

赵团团一把抢过电话,叫来了救护车。

很快,胡家一家老小都到了医院,在抢救的几个小时里,每当有医生出来,胡天就会冲上去问:

「医生,我妈呢,我妈怎么样了?」

不知过了多久,胡妈妈被推了出来,医生说,病人状况并不太好,需要在 ICU 观察,胡天紧紧的攥住医生的手说:

「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多少钱都行,卖房子也行!」

胡妈在 ICU 住着,胡天就在外面陪着,连着过了两三天,赵团团在旁边劝说:

「老公,你也得顾着自己的身体,何况咱们还有孩子呢。」

胡天眼眶凹下去,眼圈乌黑,冒出的胡茬…此刻这个男人狼狈极了。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团团,以前不觉得,现在我明白了,妈爸年纪都大了,他们会先离开我们,而你和儿子会陪我更久,在我心里,妈妈第一,爸爸第二,儿子还小,第三,你只能第四了……」

赵团团真想锤爆这个男人的脑袋,但又一想他现在脑子可能不太清醒,就没有说话。只把饭盒扔到他面前说:

「你吃吧,我回去了。」

有惊无险,过了两个多月,胡妈出院了,但是人瘫痪了,整个身子只有一只手还能勉强动弹,出入全都靠轮椅,虽然脑子不糊涂,但基本丧失了语言功能。

胡天更加心疼妈妈了,在赵团团面前念叨他妈如何如何不容易。

身体的巨大变化,让原本精明强势的胡妈妈脾气骤变,经常大吼大叫,气走了不知道多少个保姆。

赵团团喂她吃饭,只要胡天不在面前,她就立刻吐出来。赵团团呢,一句话也不敢说婆婆的不好,因为婆婆之前对自己的「好」尽人皆知,自己说她一句不是,就是不孝顺,所以只能尽量和婆婆少见面。

胡天一头扎进照顾妈妈的伟大事业中,对妻子赵团团和儿子小胡,想起来管一管,想不起来就算了。

从这之后,明明结婚才一年多的夫妻,竟然在默不作声的情况下分居了。

赵团团带着孩子住主卧,胡天住次卧。

赵团团心里酝酿了好几次,想和胡天离婚,也在父母面前提过两次,赵爸摆出了优秀教师的口才:

「团团,你不要想着离婚,天地君亲师,你婆婆又病了,胡天照顾她是理所应当,贤妻良母,你一定要照顾好孩子,为他减轻负担。」

「团团,爸妈平时太溺爱你了,我和你爸也是磕磕碰碰过来的,当初你奶奶也给我甩过不少脸色,忍忍就过去了,咱们亲朋好友,哪有一个离婚的,你要是离婚了,爸爸妈妈怎么对他们说啊?」

赵妈端出一副过来人的架子,赵团团也不好再说什么,她了解自己的父母,自诩知识分子,最讲究「体面」二字。

在他们的眼里,胡天是大大的好男人,一心照顾生病的母亲,既没有出轨,也没好赌家暴。至于疏忽一点妻子儿子,这些,唉,中国家庭,有几个妻子儿女没有被丈夫、父亲忽视过呢?

至于和丈夫长期分居,算了吧,打死赵团团也说不出口,试问天底下的男女,有几个敢把两口子床上的事情跟自己爸妈分享的?

想着儿子小胡还在怀里吃奶,赵团团只能唱两句:

Let it go, let it go~随他吧,都随他吧。

就这样,两口子竟然过了好几年,一晃儿子小胡都上了小学,有了自己独立的小卧室,胡天都没说要和赵团团一起住,赵团团也没说过让丈夫搬回来。

唯一能印证他们夫妻关系存在的,就是每个月 15 号,胡天放在抽屉里的三千块钱。

5

最近,抽屉的三千块钱也没了。

儿子小胡上幼儿园之后,赵团团开始正式工作,吃过了「不用工作,我养你」的亏之后,她深刻的明白,只有钱才是最靠的住的。

如今,赵团团已经跳到了一个互联网大厂,做项目负责人,薪资是胡天的三倍。对于抽屉里的钱,她压根没当一回事,可接连不给,胡天是什么意思?

没等赵团团开口询问,胡天突然转了三万块钱给赵团团,赵团团心里有点高兴:怎么着,老胡良心发现了?

又过了七八天,一家三口正在吃晚饭,胡天对妻子说:

「我给你的钱,你收到了吧,那个钱,是给孩子报夏令营的,我没钱了,剩下的你补上吧。」

赵团团没搭理他,转过头,看儿子吃的差不多了,说:

「吃完了吗?吃完了就写作业去,一会儿妈妈检查。」看着儿子进了房门,关上门,赵团团才开口:

「老胡,补上?儿子的夏令营七万五,就算是 AA 制,你给的三万也不够啊!而且咱们说好了,儿子上学的钱你管,补习班兴趣班我来。」

「我管,可是我现在管不了了,我真没钱。」胡天说的十分为难。

「所以连三千的生活费也不给了?」

「你不是有钱嘛,我看你花钱挺痛快的,你要是嫌儿子夏令营太贵,就去个便宜点的,提前和你说一声,孩子的学费我也不够,到时候还得你凑一凑。」

看着坦然的胡天,赵团团觉得很不可思议,她反问了一句:

「要是我没钱呢?」

「没钱,没钱就让孩子去个破学校呗,大不了就去个公立学校嘛,他还在义务教育阶段,不用花钱的。」

赵团团一下子被气笑了:

「胡天,这话你也说的出口。」

说完赵团团就离开饭桌,去书房看儿子的学习情况。

看着安静写作业的儿子,侧脸和胡天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不明白,如果说重男轻女,为什么胡天就这么不疼孩子呢?

不管胡天如何,小胡她是要好好教育的。夏令营的钱,赵团团全额补上了,学费也是她拿的,胡天已经开始理所当然的不给家里拿钱。

赵团团十分无奈,胡天知道她在乎孩子的教育,这七寸捏的死死的,有时候她也想一赌气就不管孩子了,但毕竟是亲生的,大人闹脾气,不能让孩子受罪。

胡天不肯给小胡花钱的事,到底有了结果。

这天,赵团团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门口的门是开着的,门内胡爸爸和老公胡天说话的声音不断的传了出来:

「爸,你放心,咱们家没问题的,团团上班,我不给钱也行。小胡上学也不怕,也不是非要读私立,不能就读一年公立学校,省下钱也有二十多万呢,你缺的那三十万,我一定给你补上。」

「儿子,爸只能靠你了啊,你姑姑的三十万放到我这里,我本来想买个基金、纪念币挣点利息,给你妈妈花,谁知道都赔进去了…那个理财专员说一定挣钱的,现在都跑了!我不给你姑姑,她非得和我拼命啊!你知道爸爸是个体面人,主要不能让你妈妈担心啊!」

「您都是为了妈妈,你也要注意身体。」

……

赵团团听着,一猜就知道,里面的父子两个人就差抱头痛哭了,爸爸发自肺腑的忏悔,儿子温言软语的安慰。

她在这一刻彻底的明白了,胡天不是她老公,他只是胡爸胡妈的儿子,她转过头,离开了家门。

如果此时自己只有 25 岁,应该去买醉吧。但,现在她已经是个 35 岁的女人。填饱肚子的同时还得考虑着不能发胖,吃了点东西,赵团团感觉好了不少。

她返回了家,门已经关上了,看来父子俩的话已经说完了。

开锁,关门。

餐厅里,老公胡天正在吃泡面。鬼使神差的,赵团团问了一嘴:

「老公,你之前,在你的心里妈排第一,爸排第二,儿子排第三,我排第四,是吗?」

胡天咽下了面,擦了擦嘴说:

「对啊,因为妈病了,爸年纪也大了,儿子还小,你是我的妻子,成年人,不过我保证,等你老了,我也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赵团团笑了,什么也没说就回到了卧室,看着只有自己东西的房间,默默地说了一句:

「老了?胡天,你觉得咱们真的能到老吗?」

到老是不可能到老了,摊上这样的老公,赵团团能不能活过四十岁都是个问题。

即便侥幸活过去了,想必不是奄奄一息,就是成了「大肚弥勒佛」,什么都无所谓了。

当她还在胡思乱想时,敲门声给她拉回了现实。

打开门,老胡讨好的在门边站着:「团团,小胡要放假了,你们不是都喜欢海边吗?我看了三亚的自由行,上一次咱俩旅行还几年前呢,怎么样,一起去散散心吧?」

赵团团的年假,一直是给儿子小胡的寒暑假预留的。正好自己也要带孩子出去玩,对娘俩抠门的老胡突然大方起来,团团心中充满的困惑,却还是答应了下来。

6

到了三亚,一家三口玩了两天,胡天一直心不在焉,十分敷衍。

赵团团半真半假的问:

「老胡,你怎么了心神恍惚?惦记着海滩美女呀?这几天天冷,可下不去

水。」

胡天叹了口气:

「不是,海南的天气真好,空气也好,适合人养病养老,爸妈年纪大了,我想在三亚这边给他们买套房子,我表姐也没工作正好来帮忙,再找上个阿姨,就够了。」

「那你呢,不做孝子贤孙了?」

「飞机方便,我周五下班就飞过来,周日再赶回去就行了。」胡天的语气,从北京到海南,也就是家门口到菜市场的距离,来去那么简单随意。

「钱呢?之前说给孩子交学费你也没钱,夏令营也没钱,三亚的房价可不便宜啊。」赵团团十分的冷静,她已经没有和胡天吵架的欲望了。

胡天以为妻子是要答应了,赶紧把肚子里的计划说了出来:

「我想好了,你父母都去上海了,你家里那套房不是一直在收租嘛,结婚的时候,你爸妈也没陪嫁,你要一套房不过分吧?咱们把那套房子卖了,不就能在海南买房了吗?」

「……把我的房子卖了,给你爸妈买房,那房子写谁的名儿?」赵团团强忍住没笑出声。

「当然是写我爸妈的名儿啦,他们年纪大了,妈妈又瘫痪,不写他们的名字,他们住得不安心啊,说出去也不好听。」胡天大义凛然的样子,让赵团团觉得,自己不为胡家献身,都对不起自己接受的九年义务教育。

赵团团此刻无比感谢父母,自己家虽然当初拆迁分了几套房和不少钱,但赵爸爸、赵妈妈一辈子以知识分子自居,最讨厌别人用看暴发户的眼光看他们,从不和别人提起家里拆迁的事,所以她家里有 5 套房的事情,胡天并不知情。

本想好好讥讽一下胡天的赵团团,想了想,便把嘴闭上了。

「好,好。」心里盘算着离婚的机会,来了。

「这样啊,可是房子是我爸妈的,总得给我点时间…。」赵团团说的和风细雨。

「给时间,给时间。老婆你真好!」胡天猛的抱住妻子,亲了一口。

之后几天,赵团团陪胡天转着圈的看房子,胡天也终于踏踏实实陪了一次老婆孩子。

回京后,赵团团也一改对婆婆疏离的样子,变得亲近起来,还特意在老胡、七大姑八大姨面前表现。

「老胡啊,这是我给妈妈买的燕窝,还炖了好几个钟头呢,你陪我喂给妈妈吃吧。」

「老胡,这是我特意和推拿中医学的按摩,让妈筋脉舒畅,你看怎么样?妈要是不舒服,我就再去学!」

「爸,今天我陪您,一起推妈妈下去晒太阳。」

到了小区花园,胡爸爸一心盯着别的邻居下象棋,打扑克,赵团团明了的笑了一下:

「爸,你去玩儿吧,我陪妈妈。」

胡爸爸一听,乐呵呵的转身,陪瘫痪老太太哪里比得上自由玩耍呢?

不仅如此,赵团团还邀请胡爸的棋友来自己家里下棋,自己在公婆的房子里照看婆婆,每次给婆婆买保健品,也有公公的一份。

一起生活这几年,赵团团怎么会不知道:婆婆行动利索时,是家里的一把手,公公只能唯命是从,钱一直在婆婆和胡天手里,公公一个月就一千块,哪里够爱玩的老头儿折腾……

为此,她出钱让公公旅游,给公公大把的零花钱,还在小区的老年歌舞团面前「诉苦」,表孝心:

「唉,张叔,王姨,你们的老年生活太好了……我公公苦哦,我也劝他出来和你们一起锻炼,可他总放心不下我婆婆。我说,我把工作都辞了,就是为了照顾二老。叔叔阿姨,你们没事多找我公公出来溜达溜达。对了,车里有朋友刚送的,有机大枇杷和进口车厘子,特别甜!冬季吃了,润肺,对身体好,我给你们拿点啊!」

不一会儿,三四个老年团骨干的叔叔阿姨一人手里一箱大枇杷、车厘子。

在连环表现之下,赵团团顺利赢得了小区邻居和亲属们的表扬。胡爸爸对她甚至比亲儿子还好。

老胡也很满意,不过也有点忧虑:

「团团啊,我听张叔说你都辞职了,这没了收入,怎么让孩子上学啊?」

「老公,你放心,你说的对,爸爸妈妈时间有限,应该对他们好。小胡上完这半年,还可以读公立,而且房子卖了,买三亚的房子,也有剩余。对了,我妈生病了,你是不是得慰问慰问?这么多年,你可一次都没去上海看过他们。」

「慰问,慰问,我对不起你爸妈,你对我爸妈这么好,我却是疏忽了,电话也没怎么打,可是我也没办法啊!这次我陪你去!」

赵团团点了点头:

「老公 ,你看我为了你和爸妈,把房子都卖了,你是不是也得为我考虑呀。」

胡天抬眼,赵团团接着说:

「我为咱爸妈把房子卖了,你就把咱们住的这套房子,过户给小胡吧,我儿子名下有房产,我也安心。」

胡天一听笑了:

「行啊,给我儿子,没问题!」

很快,赵团团就拉着胡天把过户手续给办了。

趁着帝都房价水涨船高之时,卖了自己名下那套还在收租的房产,花了小部分钱买了一套小两居给公婆。

一番操作,赵团团手里多了大把现金,儿子名下多了一套北三环大三居。

7

如今,赵团团成了家里的大红人,打入敌人内部的时间一长,她在胡爸那里了解了更多的秘密:

「团团啊,天天和他妈,太防着你了,你们结婚以后啊,她还在东边买了套房子,都没告诉你……」

「没事的爸,这些我都不在意,我们挣钱就是给你们花的,还有那三十万,我都知道的。」

「哎呀,那三十万也是我不对。天天拿了钱给我,说是小胡上学的钱和给你的生活费还有私房钱……我对不起你们啊!」

「没事,没事,爸爸,给,这是一万块钱,华东六市,好好玩儿啊。我和胡天说,你们集体出游一个人就一千五百块钱,这是咱们的小秘密。」

胡爸爸被儿媳妇塞来的大红包和宽容大度彻底感动了,慌忙收起钱,就差老泪纵横了。

过了几天,胡爸爸出门旅游了。赵团团照顾完婆婆,交代好保姆,就回了自己家里,收拾起行李,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晚上,胡天看见客厅里堆满了赵团团打包好的行李,问了一句:

「要去上海看你爸妈吗?我还没请假……」

「别请假了,你都拖了 2 个多月了,我妈病早好了。」

「是了,是了,不是我妈这走不开嘛,房子的事情,还是你去说比较好。」胡天又露出了招牌傻笑。

「房子,我会去说的,还有,咱们离婚吧。孩子归我,你按月给抚养费,我也不多要,一个月五千,别的我就不和你算了。」赵团团云淡风轻,就跟在说今天天气多云一样。

「赵团团,好好的说什么离婚呢?」胡天还想和稀泥。

「怎么不离婚呢?离婚协议我都写好了,字也签了,没问题的话你也签了,明天早上八点,咱们第一个,就去办。」

胡天抓过离婚协议书来回看了三遍,这才发现赵团团不是在闹着玩,开始吼叫起来:

「赵团团你疯了吧,和我离婚!你的工资比我多,这都是婚后财产,你得和我分!你让我过户房子给儿子,早就算计好了!」

「嘘,天天,别叫,你听。」赵团团放下了播放键,里面传出来胡天亲口说的对岳父岳父关照不够,还有胡爸爸说的东边的房产、三十万的录音……

「我还去查了你名下的房产,没想到真的有,你要跟我算婚后财产吗?好呀,我可是三年没工作的,比你工资高,也不过这两年的事情。还有,咱儿子的消费各类银行流水,我都有,你要查吗?你说我算计,我可是给你留下了东边的房子的。」

「赵团团,你恶毒!谁不知道北三环的大三居和东六环的两居室哪个更值钱!我要告你!」胡天已经词穷。

赵团团脸都没红一下,就把话说完了:

「恶毒,我可是十佳好儿媳,这半年多,你问问,谁不夸奖我孝顺,辞职伺候瘫痪婆婆,送公公出旅游,独自照顾孩子,你要语音有语音,要录像有录像,你最好把房子腾出来,不管是卖还是租,我会安排人处理,这会儿我没有工作,有的是时间和你闹,你和你的单位做好准备吧!」。

胡天,一副受不住打击的样子瘫在了沙发上。

第二天一大早,赵团团和胡天就把婚离了。

此时是暑假,儿子小胡已经在上海等她。行李已经在后备箱,至于辞职,她早就打算带孩子去上海生活一段时间。自己那套胡天唯一知道的房产已经卖掉。赵团团也打算和胡天,胡家,老死不相往来。

除此,赵团团还给胡家留下了一个礼物:

胡爸早年受够了胡妈的管束,胡妈一病又被儿子管着,他一到了老年歌舞团,算是发现了一方乐土,团里有的是丧偶且保养得当的老太太,胡爸爸的春天又来了……这次去华东旅游,便有他的「红颜知己」作陪。

胡爸虽然不能离婚,但有了新的玩伴,谁会好好照顾瘫痪在床且早就厌恶的老太太呢?

比起被赵团团套路的房子、钱,自己亲妈年老瘫痪还要被出轨问题困扰,这才是让胡天更痛苦吧……

不管胡家现在如何一团乱,都已经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赵团团新的人生,马上就要开始了。

你后悔嫁给现在的老公吗? - 荣泽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