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你有哪些恶心到爆的同学?

 2021年10月21日

我帮美女室友拍了一条视频在某音上爆火,从此她就想红想疯了。

没日没夜在寝室拍视频,从不顾及室友。

更恶心的是,她为了流量,甚至把我的内衣拍了传到网上。

不就是想火吗?

好!我让你火!

一夜之间,我的美女室友爆红了,凭着一条跳舞视频,成了某音的新一代女神。

而她那条爆火的视频,还是我趴在学校的草坪上帮她拍的。

别问我为什么要趴在草坪上,问就是那个角度她最美。

我蹲着趴着歪着……被她要求用各种匪夷所思的姿势,取景、找角度、找光线、整整拍了三个多小时,还因为她跳错动作、没踩对节奏、裙子不够飘、表情管理失误、不够显高腿不够长……反复拍了 30 多条素材,才拍出了一个让肖琳勉强满意的视频。

拍完不仅没有任何感谢,还要被阴阳:「程妍你是不是不太会用手机啊?」

……

可能这就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吧。

我恨我为什么吃了肖琳给的一块巧克力。

其实是那天她分零食,宿舍没一个人要,她也挺尴尬的,于是就接了过去。

然后就惹上事儿了。

「今天再帮我拍一条视频吧!」第二天一大早,肖琳拉着我,死活不让我走,说她要趁热打铁,要不然热度下去就没了。

另外两个室友早就走了,她们俩跟肖琳分别都闹过矛盾,关系不咋地。我因为平日里独来独往惯了,所以肖琳有什么事都会找我。

「今天满课,没时间啊。」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肖琳。

当然,就算没课我也不敢帮这位姑奶奶拍视频了。

「哎呀,那些课有什么好上的。」肖琳拉着我的胳膊,哼哼唧唧地撒娇,说她要成为网红了,再帮她拍一条吧,求我不要扼杀她的梦想吧啦吧啦的。

我被她整无语了:

什么叫那些课有什么好上的?学生的本分不就是上课吗?

再说你不爱上课不能说我也不用上啊?

再说我不帮忙就成了扼杀她的梦想了?这是什么鬼逻辑。

眼看着要迟到了,她依然像个八爪鱼似的抓着我不放,我有些不耐烦,说让她去找别人拍,肖琳却说找不着别人,就我一个好朋友。

我胳膊都被她抓红了,怎么挣都挣不开,忍不住发了火:「你干啥呢?放手,我要走了!」

估计没料到我会发脾气,肖琳愣了愣,我连忙抽出自己的胳膊。

肖琳耷拉着脸:「程妍,枉我一直拿你当朋友,这点小忙都不愿意帮,真小气。」

好家伙,我小气?

我帮你忙还不够?

我该你的?

我懒得搭理她,快速跑向教学楼,但即便我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后门被锁上了,我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溜进教室,对肖琳的怨念不免又多了几分。

一节大课上完都十点多了,下一节是专业课,课程复杂且挂科率极高,几乎没人敢逃,而肖琳也总算珊珊来迟。

她走进教室时,班里不约而同安静了一瞬。

有个叫徐冉冉的女生热情地冲她挥挥手:「肖琳,这边有空位子。」

肖琳带着骄矜的微笑走了过去,就坐在我的斜后方。

不一会儿,那边便围了几个人,她们讲话我听得清清楚楚。

徐冉冉说羡慕肖琳要成为网红了,另一个女生附和着说要跟肖琳要签名。

随后几个人爆发出杠铃般的笑声。

我之前怎么不知道她们跟肖琳那么熟。

肖琳一边跟新认的姐妹说笑,一边又扯上了我这个「前唯一好朋友」,她说那条爆火的视频是我帮她拍的,多亏我帮忙,随后话锋一转,说我觉得拍视频耽误时间,她也不好意思再麻烦我。

这话一出,徐冉冉当即自告奋勇说要帮肖琳拍。

肖琳连忙笑着感谢,又说帮她拍视频很简单,根本不需要什么操作,空闲时间拍一拍就行。

这话直接给我听笑了。

(2)

自从肖琳在网络上走红后,就经常在宿舍里拍视频,这种行为给宿舍其他人带来了很多很多困扰。

首先,她拍视频的时候要大声外放音乐,她自己拍不觉得什么,但对我们来说一遍遍重复的「神曲」真是魔音入耳,我的降噪耳机都败下阵来。

其次,她拍视频的时候我们没办法在宿舍里自由走动,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入了镜,特别是大晚上的时候,没人想素颜穿着睡衣乱入镜头,成为肖琳的陪衬。

大家虽然觉得很讨厌,但也没办法不让肖琳拍,就这样默默地忍耐着,直到有一天,肖琳上传了一条视频,视频里竟然拍到了我的内衣!

我跟肖琳是对床,收完衣服顺手就挂在了床边,却被肖琳拍到了视频里,而且还上传到了网上!

这件无意间放在床边的内衣很快就被眼尖的网友发现了,视频热度瞬间暴涨,评论区的言论也不堪入目。

我一个连对象都没谈过的黄花大闺女,竟然被成千上万的陌生人围观我的内衣,还在评论区里拿来开玩笑。

我踏马也是服了。

我立马让肖琳删除视频。

谁知肖琳却笑嘻嘻道:「哎呀,不就是件内衣嘛,有什么的。」
我说:「那我把你的内衣拍了发网上行不行?」

肖琳又道:「我又不是故意的,现在热度那么高,你凭什么让我删了视频,又不是我的错。」

我气得一阵胸口疼:「那你意思是我的错了?」

肖琳转过身,小声嘀咕道:「谁让你不把衣服收好。」

卧!槽!

我气急了,忍不住推了肖琳一把:「你到底删不删?」

「我不删!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删?」

我终于意识到跟这样的人没办法讲理,就想去抢肖琳的手机,肖琳就去护,两人推搡间,手机摔到了地上,屏幕碎成了蜘蛛网。

肖琳见状抬起头,咬牙切齿道:「你赔我手机!」

我说:「你把视频删了,我就赔你手机。」

肖琳说:「想让我删视频,做梦去吧!」

我说:「想让我赔你手机钱,做梦去吧!」

肖琳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实在是气到我了,自己当网红不算,把路人室友的内衣捎带示众算怎么回事?!

我甚至真考虑过,把肖琳的内衣拍下来发到网上,一天发一条,账号名叫网红的贴身衣物大赏,但最终还是作罢,这种阴损的事儿,想想也就算了。

肖琳不肯删视频,也一直没和我道歉,我也一直没赔她手机钱,我恨得牙痒痒,却也无可奈何。

我跟肖琳算是正式结下了梁子。

后来肖琳又继续她的骚操作,彻底惹怒了我。

那天是周五,宿舍另外两个舍友都出去了,只剩下我和肖琳在宿舍,肖琳不知道从哪儿弄的新手机又在那儿摇头晃脑地拍视频。

我参加的社团等下要聚餐,妆化到一半突然想上厕所,就急吼吼地出去了。

回来时发现,丫的门竟然被锁上了!

无论我怎么踹、怎么骂、怎么吼,里面的人都跟死了一样毫无声息。

隔壁宿舍一同学探出头,问我咋了。

没人问还好,有人一关心我眼泪就止不住了。

我说我被肖琳锁在门外了,等会儿还有事。

同学神色也有点尴尬,说:「要不然你来我们宿舍歇会儿?」

我摇摇头,去她们宿舍也不是办法,我总不能不回去。

我无奈只好下楼去找宿管阿姨,但偏偏宿管阿姨不在,我急得不行,跟社团同学约的时间马上就到了,我现在脸上只有粉底眼影,没有眼线口红睫毛眉毛。

也没有手机。

我只好用隔壁寝室同学的手机联系上了社团的学姐,说我没办法去聚餐了,舍友把我锁在门外,我拿不到手机,妆也没化好。

好在学姐人非常好,把我叫去她宿舍帮我化好妆,又带着我参加聚餐,安慰我受伤的弱小心灵。

等晚上我回来时,宿舍门还是紧闭,我早就料到了,去找了宿管阿姨,不免又挨了阿姨一顿数落:「啊,你们天天不带钥匙,阿姨跑上跑下开门要跑多少层楼哦,你还是在五楼。」

「下次要用钥匙,先把楼下卫生打扫一遍。」

我说是我舍友故意把我锁在外面的。

阿姨说:「有矛盾找你们辅导员解决,不要天天这样折腾阿姨。」

我没吭声,阿姨骂骂咧咧地帮我打开门,肖琳那货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宿舍里一个人也没有,阿姨撇嘴道:「还说是舍友把你锁在外面,你自己不小心,还找借口。」

(3)

肖琳不仅锁我,也锁其他人。

另外两个室友在去洗衣房洗衣服锁门外、下楼拿外卖锁门外后,501 宿舍开始人人自危,钥匙看得比命都重要。

当我们宿舍的门也是命苦,天天被摔得「哐哐哐」的,整个楼层都知道 501 宿舍安全防范意识很高,上厕所都要锁门。

不仅有锁门大法,肖琳还天天半夜不睡觉,她是怎么个不睡觉法儿呢?她不是半夜打游戏,也不是打电话。

她是半夜带着耳机看视频。

这乍一听没什么问题是吧,毕竟人带着耳机呢。

但令人绝望的是,她看视频会笑!

就是熄完灯后,万籁俱寂,我都迷迷瞪瞪准备进入梦乡了,突然一阵杠铃般的笑声响起,瞬间惊走了我刚酝酿好的睡意。

我深吸一口气,带着一腔怒火继续睡,那边再次传来了忍笑「吭哧吭哧」的声音。

我觉得真的,这种笑声比半夜打游戏打电话更加恶心,你丫这边要气死了,人家那边要开心死了,多膈应人。

你说她,人根本理都不理你。

她自己当然也不睡,因为她第二天早上不用起床!

自从她火了后,就没怎么去上过课,天天窝在宿舍里拍抖音。

这宿舍住的实在是太闹心了,我上大学是来学习的!不是来跟奇葩生气的!

我决定去找辅导员,谁知我还没开口,辅导员像早就知道了一样,说:现在没有空宿舍,要换宿舍需要有人愿意跟我换。

我问辅导员怎么知道我想换宿舍。

辅导员说:「哦,今天你们宿舍另外两个人已经来过了,要求换宿舍,肖琳也找过我,说你们三人都排挤她,你还摔碎了她的手机,这中间谁对谁错,我也没那么多时间帮你们掰扯,只是学生的主要任务应当是学习,不是勾心斗角,肖琳那边我也说过她了,你们有幸成为同学室友,就各退一步吧,现在宿舍确实不好换。」

绝了。

被惨遭拒绝的我,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走出了辅导员办公室,彼时的我还没意识到,接下来迎接我的将是什么样的灾难。

我蔫蔫儿地走回宿舍,打开门,门里面坐着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是徐冉冉和陈灵儿。

徐冉冉说:「我们换到 501 宿舍来了,以后大家都是舍友了。」

这一声如同晴天霹雳在我耳边炸响,自从肖琳红了后这俩人经常往肖琳身边凑,我本来就想找她们换的,没想到被先下手为强了!

我慌忙在年级群里发消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问还有没有人愿意跟我换宿舍,然鹅,根本没人理我。

惨啊。

以前一个肖琳就够我受的了,现在又来了两个!

这日子没法过了。

有了帮手,肖琳大半夜不在被窝憋笑了,开始彻夜不眠地拍抖音了。

凌晨一点,她们在疯狂拍抖音,我在疯狂给打辅导员电话。

我受不了了,虽然很想暴揍她们一顿,但现在是法治社会,而且我也打不过她们仨。

打到第十遍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辅导员压抑着怒火问:「谁?啥事儿?」

我说:「老师好,我是 XXX 班的程妍,我的室友肖琳徐冉冉陈灵儿半夜拍抖音,严重影响他人休息。」

话音刚落,肖琳几人便没了动静,辅导员又问:「现在还在拍吗?」

我说刚刚关掉。

辅导员「嗯」了一声,打着哈欠说有啥问题明天再解决,现在先睡觉,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然而没过五分钟,这三个神经病又开始了,而且明显故意大声说笑,肖琳还阴阳怪气地说视频火不火无所谓,能气死某人她就开心了。

我真想杀了她!

后来,我因沉浸在暴揍三人的美妙幻想中,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我顶着一双黑眼圈,脑海里满是一句话: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打不过就加入,我要用魔法打败魔法。

拍抖音是吗?就你们会拍我不会拍?

来啊!谁怕谁啊?!

(3)

当然,在拍视频之前,我要做一些准备。

以前肖琳她们拍视频时,我都是有意避开镜头,现在我偏要入镜,比如从她们背后故意走过,故意露脸等等,悄咪咪地刷存在感。

肖琳当然也意识到了,但后来发现有我入镜的视频流量出奇得好,毕竟窥私欲和好奇心是人的天性,就任由我乱入了。

而她评论区关于我的讨论也越来越多。

比如「哈哈你们背后那个白衣服女生动作好奇怪。」

「白衣女头发好多。」

「白衣女一口竟然吃下去半个汉堡!」

「卧槽白衣女在劈叉!」

后来都发展到,肖琳发视频的标签多了一个#今天的白衣女又在干什么?

好家伙,这是拿我当免费演员了。

如此持续一段时间养成习惯后,我又开始刻意避开她们的镜头,不再出现在视频里。

同时买了些水军在肖琳的评论区刷屏。

「今天的视频为什么没有白衣女?」

「没有白衣女的视频索然无味。」

「白衣女去哪儿了?」

如此一来二去,肖琳怒了,开始在评论区强硬地说网友们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禁止网友们在她评论区询问白衣女相关的事儿。

网上可没人惯着肖琳的公主脾气,见肖琳说话很冲,网友们闲着也是闲着,有些杠精就跟肖琳杠起来了。

「啊,凭什么不让我问,我想问就问。」

「白衣女呢?」

「白衣女呢?白衣女呢?白衣女呢?」

「全网寻找消失的白衣女。」

我躲在床上刷新着这些评论,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不得不说,当代网友的逆反心理真得很强。

肖琳越是不让人问,问的人就越多。

我也没想到这招的效果那么好。

于是我小脑袋瓜一转,想到了个绝妙的点子!

我当即申请了一个名为「消失的白衣女」账号,然后斥巨资又买了一波水军,疯狂刷屏。

「白衣女账号找到了,家人们快去关注@消失的白衣女」

肖琳在那边疯狂删评拉黑都没用。

眼瞅着我的账号粉丝数瞬间破了千,我又没忍住,笑出了声。

肖琳气急败坏:「有些人真是不要脸。」

我没理她,肖琳不是做梦都想红吗?那我就当着你的面撬走你的粉丝,你气不气?

当然,我知道我撬走的这些粉丝数不算什么,但只要能恶心到肖琳,我就十分快乐!

为了感谢这些关注我帮我出了一口恶气的粉丝朋友们。

我把我劈叉吃汉堡的视频发在了网上。

对了,忘说了,我小时候学过三年舞蹈,那三年啥都没学会,就学会劈叉了。

嗯,因为三年只学会了劈叉,所以我劈叉的功夫炉火纯青,怎么个炉火纯青法儿呢?就是我可以单脚站立劈叉,同时一口吃半个汉堡。

(4)

当我一觉醒来,发现我的劈叉视频被点了几十万赞,粉丝数也破了万。

我脑瓜子嗡嗡的。

原来当代网友真的很爱看劈叉。

显然肖琳也刷到了我的视频,一大早脸就黑得跟锅底似的。

看见她不开心我就开心了。

说实话,我有点理解肖琳爆红后为什么对拍视频那么上心了,虚荣心能得到极大满足不说,评论区的网友们是真会说话。

我属实没想到我劈叉吃汉堡会被夸「有才华又可爱」。

网友们小嘴叭叭的,咋那么甜呢。

当然,没过多久我也体验到了网友们恶毒的叭叭,这个等我慢慢说。

劈叉吃汉堡的视频火了后,我趁热打铁又发了其他的一些视频,都是我日常生活中碰到的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儿。

比如中午食堂碰到的一群化着饥荒妆跟食堂阿姨要饭的大哥们。

比如图书馆外面翻着肚皮晒太阳的猫猫猪。

比如操场上很美的夕阳,以及在夕阳下锻炼的体育生。

这些平日里随手拍的视频,发到网上受到了很多人的赞美和喜爱。

有人说在我视频里看到了青春最纯粹的美。

有人赞美我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看到那么多人说被我的视频治愈了,我心里真特别满足。

而没过多久,我又发现了一件事。

就是我拍视频这个事儿,它是有收益的!

意识到这个事儿的时候,我的账号收益已经有了好几个月生活费了!

好家伙,这不比做家教香?!

之前在宿舍矛盾最激化的时候,我为了能去校外租房子,找了份家教兼职,教一个五年级的小孩英语。

虽然那个小姑娘很听话,她的父母为人也很和善,但我现在除了学习之外,还是想把剩余的精力放在拍视频上面。

如果说我之前做视频是为了气肖琳,现在则是想认真对待做视频这件事。

于是我就去跟小姑娘的父母提离职,因为是我的个人原因突然离职,我就提出之前两个星期的课时费都不要了。

小姑娘的妈妈说那怎么行,坚持要把我的家教费结给我,两人推搡了好一会儿。

小姑娘妈妈笑着道:「没见过你那么实诚的孩子,这是你应得的呀。」

我说:「本来说好要教一个学期的,是我违约了,我不好意思要。」

小姑娘妈妈又笑了,说这孩子真实诚,然后突然来了一句:「你现在是不是在做视频呢?」

我整个人就傻掉了。

想到我那个劈叉吃汉堡的视频,我脸上的温度瞬间上升,磕磕巴巴地道:「您,您刷到过?」

「是呀。」

什么叫当场社死啊?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尬笑,小姑娘妈妈又道:「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工作?」

我:「哈?」

「我们公司是一家传媒公司,也有网红业务模块,这一块儿正好是我负责的,你放心,我们公司很正规的,我看你挺有做传媒的天分的,感兴趣的话我给你细讲一下?」

(5)

Linda,就是小姑娘的妈妈,真是太谦虚了,他们公司何止正规,那简直就是行业翘楚,公司几乎都是百万千万级别的大网红。

我跟 Linda 去他们公司的时候,见到了好几个我关注列表里的人!

妈耶,这些美人儿们竟然都跟我在同一座城市!

参观他们公司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我程妍何德何能能来到这里,见到这些人?

我跟这些人拍个合照就够我拿去气死肖琳了。

没错,此情此景,我还是没忘记要气死肖琳。

Linda 说,他们很少签校园网红,因为爆火的网红过气得也快,但她觉得我有自己的特点,是个可塑之才,而且人品也可以。

她说,外行看网红觉得轻松好赚钱,只有内行才知道,做网红需要付出的努力和辛苦一点也不比其他行业少。

她说,希望我能抓住机会,以后多学习多努力,不要辜负她的信任。

我连忙点头表决心,随后颤颤巍巍签了 Linda 给我的合同。

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晕晕乎乎地回到学校,把合同拿出来反复看了好几遍,才终于确认,我不是在做梦!

我很快搬出了宿舍,有课的时候上课,没课的时候就学习表演技能。

自从跟公司签约后,因为有了专业的团队,所以我的账号粉丝一直稳步上升,而肖琳那边后劲不足,已经开始出现了凉凉的迹象。

搬出宿舍后我就跟肖琳没什么交集了,之前的恩怨也懒得再计较,但肖琳却不是这样想。

那天我还在上课,Linda 忽然给我发消息,让我看肖琳最新发布的视频。

不看不打紧,一看差点给我气出来高血压。

肖琳竟然在视频里控诉我是吸血鬼!她说她跟我之前是很好的朋友,当她走红后我就嫉妒她,摔坏了她的手机,但她却没介意,还大度地邀请我跟她一起拍视频,我表面拒绝了她,背地里却在她视频里偷偷入镜,做些搞怪动作吸引人眼球。

后来我吸她的血把账号做起来后,就变得十分高傲,路上碰见她也不理她,不仅如此,我还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签约机会!

视频里发了我之前摔坏她手机的聊天记录片段,以及走路上她给我打招呼我没理她的实锤。

我说上次怎么看见她跟抽风似的跟我挥手,感情是在这儿等着!

什么叫我跟她是好朋友?什么叫我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签约机会?还有我为什么必须要跟她打招呼啊!!!

我人都麻了,这些话她是怎么有脸说得出来的啊?!

同时,我的账号后台开始炸了,各种骂我心机婊绿茶婊,甚至还有辱骂我家人的。

各种污言秽语不堪入目,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那么恶毒的话。

(6)

Linda 说,我的账号前期「吸血」肖琳是事实,这件事很难解释清楚,至于之前我跟肖琳发生的矛盾,因为没有证据在,也无法让人信服。

「你现在跟她撕逼,无论撕赢了还是撕输了,吃亏的都是你。」Linda 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现在都要凉了,所以什么也不用顾忌,但你不一样,你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跟她撕逼掰扯对你影响很大,而且她这一招不仅是恶心你,估计还想从你这里捞流量,你要跟她撕就上当了。」

Linda 让我忍。

我忍了。

但是忍得很痛苦,无论我发什么,都会有人骂我心机婊,说我看起来沙雕实则一肚子坏水,更让我无法忍受的是,总有人辱骂我的家人,说我妈当初就不该生下我。

我每次都告诉自己不要在意这些言论,可看见了还是忍不住气哭。

我委屈。

明明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要忍受这些人的辱骂?

我有时候甚至想,忍什么忍,我就要跟肖琳这个坏种开撕,我就要堵上那些恶意攻击我的人的嘴。

哪怕到最后两败俱伤,我也要出一口气。

可是一想到 Linda 当初给我的信任,我又觉得我不能因逞一时意气,导致 Linda 这段时间的心血白费。

如此冷处理了一个月后,在 Linda 的帮助下,我拍的一个校园情景剧突然火了,虽然评论区还是有人骂我,但上涨的数据让我的心情平复了许多。

看见我这样被黑还能继续火,肖琳都快被气死了吧,毕竟一天发十个视频都没用呢。

而肖琳也确实气疯了。

那天放学后,我按照惯例赶去公司拍视频,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肖琳突然拦住了我的路。

她平日不怎么上课,我也不住宿舍,所以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面了,这猛地一看,给我吓了一跳。

她瘦了很多,脸上化着浓妆,站那儿冲我笑。

「程妍,你是不是签了公司?给我引荐一下呗。」

肖琳总是能打破我对人类脸皮厚度的认知。

我不想搭理她,闷头朝前走,肖琳却不依不饶地跟着我:「你是不是因为上次我挂你的事儿生气了?其实那是我的策略,撕逼能涨粉,对咱俩都好,我看有很多网红都这样做,你别误解了我的一片好心。」

「你看我都这样帮你了,你不能也帮我一下吗?我自己一个人太难做账号了,徐冉冉和陈灵儿那就是俩傻逼。」

肖琳一边说一边夸张地笑,眼睛瞪得很大,嘴也咧得很大,看上去很兴奋。

我听着这些完全不合常理的话,再看着肖琳夸张的表情,突然有点害怕。

我哪敢再跟肖琳纠缠,逃命一般地跑走了。

好不容易坐上车,打开手机一看,肖琳刚刚发布了一条新视频,视频里肖琳泫然欲泣:「我不忍放下多年的友情,主动跟她求和好,她却根本不理我,人心冷漠。」

当然,还放上了我抱头鼠窜逃跑的背影。

它喵的,现在是大一下学期,我们认识还不到一年,哪来的多年友情?

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觉得肖琳现在的精神状态好像不太正常了。

我跟 Linda 说,Linda 也很担忧我的安全,但也不知道怎么办好,我又不能不去上课。

后来没办法,我以两台 iPhone 13 为代价,请了两个同专业的猛男陪我一起上课下课,心里才总算安定了些。

然而没过多久,肖琳就再次作死,这下是把自己给作死了。

那天下课后陈灵儿忽然拦住我,问我知不知道肖琳和徐冉冉打架了。

我傻了,说这我哪能知道。

陈灵儿说:「肖琳因为视频数据越来越差,经常对徐冉冉和我发火,一开始我们俩还忍着,后来肖琳越来越过分,直接骂我们是废物,徐冉冉气不过,就跟肖琳对骂。」

「那天我们情绪都很激动。」陈灵儿咽了口唾沫,「肖琳就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把刀,说要弄死我们,我吓跑了,徐冉冉没跑出来,被她刺了两刀。」

我听得一阵头皮发麻,同时止不住地后怕,暗自感叹幸亏我及时从宿舍搬出来了。

「好在没伤到徐冉冉的要害部位,两人一起被送到了医院,肖琳被查出患了严重的躁郁症。徐冉冉的家人很生气,要求校方严惩肖琳,校方目前是强制要求肖琳休学一年,在家休养治病,肖琳家也赔了徐冉冉家一大笔钱。」

陈灵儿颤颤巍巍地跟我说出了这一切,她说十分后悔当初跟徐冉冉一起换进了我们宿舍。

跟肖琳住一起的这段时间估计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之前我对你做了一些过分的事,对不起。」陈灵儿道,「不知道现在道歉算不算晚。」

我说之前的事儿都过去了,让她别放在心上。

后来,陈灵儿在网络上帮我发布了一条澄清视频,把当初我跟肖琳之间的事儿客观说了一遍,因为她经常在肖琳的视频里出镜,而且后期肖琳精神状态明显不对,所以几乎没人质疑她的话。

我这也算是沉冤得雪了,不过也没啥人给我道歉,我也不怎么在意了,毕竟我现在发什么都总有那么几个奇葩骂我。

肖琳的账号随之注销了,听说她妈辞掉了工作,专职在家陪护她。

至于后续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你有哪些恶心到爆的同学? - 支泥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