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你有哪些恶心到爆的同学?

 2021年10月15日

我室友,恋爱 5 年,对象满眼都是她,我们羡慕得要命。

直到那天,她查出怀孕,赶到医院的男生根本不是她男朋友,也是那天,我才知道她已经和别人领了证。

我以为是我错过了她和男朋友分手的八卦,可没过多久,我亲眼看到我室友,搂着她谈了 5 年的「前男友」,笑得人畜无害。

那一刻,我恶心得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

那天,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来妇产科。

我本以为只是陪室友看个月经不调什么的,结果验完血,我帮她拿化验单的时候我心都碎了。

那个什么人绒毛什么激素 8000 多,后面标注的正常范围是 5 以内,我的天,我的室友是得了什么绝症了吗?

我颤抖地把这单子递到了她的手上,感觉那时自己的心脏都紧张得快跳出嗓子眼了。

我说咱赶紧让医生看看这啥情况,没想到貌若天仙的她却一下拉住了我,让我安心坐下等个人。

焦急的我拿出手机输入化验单的文字一查……这个值,竟然是代表怀孕???

我的天爷呀,不是绝症,只是有小宝宝了!

我还从未谈过男票,我的室友都已经超越我们两三步,怀孕了?

说实话,我当时着实羡慕了一下,室友这是和男票要从走出校园到走进婚姻了呀,她男票小森哥又那么爱她,早早嫁人当妈也是种幸福呀。

「天呐,看来你要嫁人了!以你和小森哥的颜值,这孩子以后绝对好看,眼睛随你就更好了……」

我 blabla 地绘制着室友的人生蓝图,但她这个当事人却非常冷静,甚至不怎么笑。

我知道,这是焦虑了,毕竟肚子里有了个小宝宝,肯定会紧张。

一会小森哥来了,肯定会开心地抱起她转圈圈,我可得拦下。

2

不一会,一个男人就跑了过来。

这个长得像低配版林峰的男人跑到我们面前,室友看他来了之后,眼眶一红,腾地一下站起来了。

他俩站在我面前一米远的位置,在一起看着化验单。

看着他们激动的样子,我心想,真好啊,家里人还第一时间赶到,看来已经同意了,室友和小森哥这对一定锁死了,我得准备份子钱了……

可低配林峰开口第一句就不对劲了——「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什么???

是不是抢了小森哥的台词了???

「不好意思,你是哪位?」

「我是她男朋友啊。」

对方一脸看蠢猪的表情看着我。

我「蠢猪」的模样它持续了好久,因为「我是她男朋友」这六个字太难懂了,比 GRE 里的单词 melancholy 还令人费解。

我们仨杵在这,我看着低配林峰,他看着室友,室友又看着我。

原来不是抢了小森哥的台词,是直接抢了女朋友。

我刚刚还沉浸在孩子不是小森哥的疑惑中,剧情一下子又把我拉进了一场豪门恩怨中。

一个穿的贵里贵气的中年女人踩着细高跟,穿过医院楼道的人山人海,朝着我们仨的方向走过来。

站定后死死剜了低配林峰一眼,然后看向了室友和她的肚子。

「你是许嘉欣?」

室友名叫许嘉欣,不是这个许不是这个嘉也不是这个欣。

室友还没开口回答,低配林峰就冲到前面了,一丝颤抖的声音开了口。

「妈,您怎么来了?」

「你这个逆子,我再不来你指不定给我带多少个野孩回家!」

卧槽,我赶上热乎的了!

接下来是不是要掏出一沓现金甩到室友脸上了?或者是拿出一张卡扔在地上?然后对室友说出「离开我的儿子」,再然后室友还会决绝地说一句「我不同意」。

果然人生的剧情不是像我这样小屁孩脑补的一般进行,它省略了「拿钱滚」前半部分「拿钱」,只剩下「滚」了。

中年女人扶了下墨镜看向了室友。

「肚子里的孩子尽快打掉,然后不要再和路坚联系。」

室友低着头不说话,低配林峰对着自己妈鼓起了勇气。

「妈,别这样,我跟嘉欣是真心的。」

「真心?谁家好姑娘没毕业瞎怀孕?什么良家女孩偷偷领证?当双方父母都死了吗?」

不是,等等,领证??

几万字的剧情就这么几十个字写完了?这剧情未免有点太快了!

在我每天还在图书馆、实习单位奔波的时候,在我横跳在螺狮粉和重庆小面之间时,我的室友已经悄咪咪地领证怀孕一步到位了?

室友此时已经被吓得哭了出来,天呐,她每次一哭都是仙女落泪,任谁看了都深感同情。

我以为接下来室友会央求这位富婆妈妈放过他们这对苦命鸳鸯,没想到她却用最柔弱的语气说出了最怼人的话。

「可是……我们……已经领证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算计什么,小姑娘,你还嫩着呢。」

中年女人说完就看向了自己的儿子,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不离婚,就别想再花家里一分钱。」

说完中年女人转身就走了。

低配林峰简单安慰了室友两句,就立刻跑出去追着他妈妈道歉了。

室友看到自己的男人没留下来陪自己,突然间坐下来哭了,哭了半个多小时也没停下。

我只好在旁边和她挨着坐,手足无措,彷佛自己就是那个负心汉。

3

我实在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疑问了。

上周小森哥还给室友快递零食,是我下楼一起拿的快递,怎么这礼拜就……

「嘉欣……你……你什么时候跟小森哥分手的?」

「我们还没分手!」

啥?

没分手?

小森哥这么大度?

我一时语塞。

「他什么都不知道。」

室友见我想不明白,帮我答疑解惑了下。

换来的是我一世语塞。

原来,室友一边和自己异地恋三年的男朋友继续保持恋爱关系,还在和另一个男人秘密交往?还怀了他的孩子?还领了证?还天衣无缝?

我的天爷啊!

晚上,我把室友送回了寝室,另外两个室友已经大四实习了,所以都不在屋里。

这一整天,我这只瓜田里的猹蹦来蹦去有些累了,安顿好嘉欣后就上床躺下了。

可我根本睡不着,脑子里都是那个 188 高个子、浓眉小眼的小森哥,阅遍生活组的绿帽事件,这次都得输给他了。

这个理综差 15 分满分的学霸,喜欢了室友好多年,尤记得当年他第一次见我们的时候,直接带寝室四个人吃了铁锅炖,花了好几百,那时候可是我们普通学生半个多月的生活费。

而且室友想买什么化妆品,小森哥也都尽量满足,室友真是肉眼可见的变得时尚了。

结果现在室友这个渣女为了嫁给富二代,就给小森哥这么一个薛定谔的绿帽,只要不观测就当不存在?

这么好的小森哥,室友就这么辜负了,这一大口绿帽他要怎么消化…

我失眠了,在这个明明只有两个人、却有三个人心跳的寝室。

4

第二天,小森哥来了。

室友跟我说的时候,吓得我一激灵。

卧槽?这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吗?

可当小森哥像往常一样提着各种零食水果出现在宿舍楼下的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

看来就是日常来见见女朋友了。

小森哥笑得还是那么灿烂,像往常一样请我们吃饭。

但这顿饭却吃得我抬不起头了,我一直假装忙着低着头刷手机,减少与面前的二人交流的机会。

真是神了,许嘉欣你出个轨,搞得我紧张兮兮的,我一个连人绒毛啥激素都念不顺的无辜少女,现在都快紧张死了!!!

还好小森哥的注意力都在女朋友身上,丝毫没注意到我的怪异,就在这场刀光剑影的饭局快结束的时候,室友中途去了厕所。

留我一个人面对小森哥?我呵呵。

我只好再盛一碗饭,继续干!

这样我就能不着痕迹地继续低头了。

这时,小森哥突然说了一句话,我差点噎着。

「你是不是很同情我?」

我听完猛地抬起头,小森哥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到任何异样,让我根本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这时候室友回来了,她看到我和小森哥似乎在说话,应该是怕我一不小心泄密,慌忙走了回来。

估计是看我嘴里塞得满满的饭,也不像能说出话的样子,又恢复优雅了。

这顿饭终于吃完,我的演技都得到了锻炼。

和他俩分别后,我的脑子里一直回荡着饭桌上那句话——「你是不是同情我?」

小森哥……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可又不像……

难道是同情他为了见女朋友奔波?

啊啊啊烧脑,猪脑不能这么用啊!

5

自从医院回来后,室友的「合法老公」就杳无音信了,微信不回,电话关机,看他当时在医院那怂样,其实我多少有预感到结果了。

可室友不罢休,毕竟她的「合法公公」可是本地有权有势的人,家里的豪宅也有个几套,嫁入豪门的机会可不多,所以才急火火地偷摸领证,让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受「法律」保护。

可我看现在这个架势,室友怕是要计划落空了。

我就问室友,要不要让父母出面和对方父母谈谈,谈得下去的话说不定可以顺利结婚。

结果我还没说完室友就拒绝了,而且很坚决。

「不可能!」

「我不会让我爸妈知道这事,我也不会让路坚父母见我爸妈。」

室友是怕父母揍自己吗?

我猜不是。

因为虚荣的她向来以自己的父母为耻,一点都配不上 fashion 的自己。

所以她根本不想让路坚父母见到自己那对拿不出手的爸妈。

我现在都还记得大学开学那天,一米六的室友踩着一双高跟鞋,穿着一条蕾丝花边的连衣裙,背了个小斜挎包,在九月的烈日下给自己撑着遮阳伞。

后面是比她矮半头穿着碎花弹力衬衣妈妈,拉着一个大行李箱跟在她身后,以及跟她差不多高的爸爸左右拿着大包小包,夫妻俩都在阳光下……暴晒着。

室友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从他们的穿着就能一眼看出来,可是他们却供着室友过着要啥有啥的生活,苦谁不能苦了自己闺女。

可室友哪里是一般闺女,开学没多久,她非要买椰子鞋,然后就打电话给她妈。

「妈,我想买一双鞋,你刚刚给的那点儿够干嘛的?你再去银行帮我转 800。」

因为她父母不会手机转账,每次转钱都要去银行,即便这样,室友当天还愣让她妈跑了三趟银行。

就为了买双鞋????

一周没到,室友就把自己所有的零用钱花光了,还转头看向了正在干饭的我。

「我钱都花光了……接下来一个月的伙食就靠你了姐妹!」

我???

还好后来出现了小森哥,他入地狱,我们才没入地狱。

6

当室友肚子里的宝宝已经从胚胎长到一粒葡萄大小时,路坚终于出现了。

「我这边终于有新进展了,你在学校吗?我要当面告诉你!」

室友激动坏了,突然高喊了一声「我赢了」,把我吓一跳。

这个小镇女孩终于可以嫁进豪门了,就差发个朋友圈公布这则喜讯了。

然后她马上开始化妆、卷头发,等待她「合法老公」的到来。

可我在床上看着她挥舞着自己的化妆品时,脑子里都是「孕妇能用这么多化妆品吗?」

没过一会儿,路坚就疾驰到了寝室楼下,室友也开心地搓手等待。

行吧,这俩人你情我愿,也挺配,谁让小森哥没人家富二代有钱呢,财富决定择偶。

路坚走到我们面前,平时爱端着的室友破天荒积极,眨巴着自己的星星眼:

「是你妈同意我们在一起了吗?」

路坚没有回答,而是从他的手提包里掏出来什么东西,我的妈,钻戒大到裤子口袋装不下了吗?还要从手提包里掏?

我举起手机,准备记录这个难得的时刻,结果路坚拿出了一沓 A4 纸?

直接甩在室友脸上,粉底液都被擦掉了一块。

「许嘉欣,你可够厉害的,这么喜欢出去开房?」

室友呆愣住了,「什么意思?」

「听不懂人话了?捡起来看看,你这一年的开房记录。」

室友呆住了,根本不敢去捡,甚至不敢去看一眼地上的纸。

豆大的泪珠不停往下掉,死死握着路坚的手腕,「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的……」

悲痛欲绝,却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

我也是偏心了,光关心小森哥了。

小森哥头戴绿帽,路坚何尝没有呢!

「你别是要告诉我你们学校洗澡不方便,开房为了洗澡吧?」

室友不知道怎么回答,依旧在啜泣。

此时,周围已经聚集了一批人的围观了,路坚特意抬头看了看。

然后大声地叫了室友全名。

「许嘉欣,这一年,你出去开房 20 次,包括你怀孕那几天,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是你的!是你的!我确定!」

我听完满脸黑线。

这回答跟自爆有什么区别!

室友真是看起来精明,真到了关键时候简直是个智障,你那句「我确定」这不等于承认跟别人开房了吗?只不过你自己分得清谁让你怀孕的而已。

周围的同学已经有人默默掏出了手机,也准备记录这个难得的时刻,路坚自己把地上的纸捡了起来,打开后放在嘉欣眼前。

「你这么确定的话,那就一条条解释吧,你别再被我冤枉了。」

「来,3 月 12 日,这家酒店,就在你们学校 3 公里,你去做什么?跟谁?」

室友听完把我一拽「她,我和她去的,天气干燥,我俩想泡澡!」

啥?我成挡箭牌了?

「哦,好,那这个呢?4 月 2 日,还是这家酒店,也是泡澡?」

「对,换季,皮肤干。」

「那天清明节,你不是跟我说回家扫墓了吗?」

「……」

「这个呢?5 月 2 日,另外一个城市的酒店。」

「这个,这个我和我家人去的!」

「是吗?你不跟我说五一劳动节你回家陪父母了吗?开房陪?」

「……」

室友在连番的审问下脸三轮都没扛过,只能不断地哭,不断地说着对不起。

路坚一条条读的差不多了,围观的同学素材也拍的差不多了,直接对室友说:

「下周一 10 点,民政局见,带好你的户口本,我给你足够的时间了,到时候如果你不配合,这些开房记录我会直接寄给你们学校……和你爸妈。」

说完,路坚转身离开,毫不留恋。

室友急的跑过去追,但路坚已经上车,并且锁了车门,根本不管车旁的人会不会被压到脚,直接开走了。

而围观同学们,手上的手机举得更稳了。

7

不知道是谁,把十几万条酒店入住记录黑了出来,也不知道是谁,把这些记录发到了网上,结果路坚也收到了。

「点击查询另一半开放记录→保证真实免费!」

这好玩的八卦谁会错过,路坚本来想看看自己身边那些富一代富二代过得多乱,看着看着自家的房塌了。

他发现除了自己和室友经常去的酒店之外,室友还有很多神秘的开房记录。

路坚哪咽的下这口气,之前为了留住嘉欣和宝宝,自己跟他妈低声下气的恳求,跟孙子似的。

结果这边却掌握了嘉欣出轨的一手八卦。

当晚,「某院大四女生出轨怀孕骗婚,开房证据被富二代男友当众念出来」的视频传遍了学校,视频做的老精致呢,大花字、中英字幕一个不落下。

这件事甚至惊动了学校高层领导,连夜下令不许再传播这种抹黑学校的视频,如有发现违者,将记过处理。

这件事的风头才算是被稍微压下来了些,但学校的规定管不住学校内部口口相传,这件的事还是被传的人尽皆知。

室友那几天连寝室都不敢出,生怕被认出来。

我猜是路坚的妈妈干的,毕竟在医院那天,她放了狠话「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然后,我发现我猜错了。

8

周一,我的已婚室友成功升级为离异少女。

室友本想再和路坚纠缠一阵,可现实容不得她再耽误了,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了。

我感叹有钱人对付人的办法真是多种多样,威胁和避而不见双管齐下,顺利甩掉了室友,连个打胎费都没给,室友只能翻出来他的那些「奢侈品」一件件发到了闲鱼,换点钱去做手术。

「全新未拆封 LAMER 面霜,800 出。」

「兰蔻小黑瓶精华,只用过两次,500 包邮。」

光是拍照加发布,她就弄了一晚上,然后在接下来的砍价邮寄等各种琐碎的事情后,倒腾了两个星期才东拼西凑地凑出了一笔手术费。

于是我人生中第二次去妇产科,是陪室友堕胎。

感谢室友,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

第二天小森哥又如期而至了。

卧槽?巧合还能 double kill?

上次吃饭时那句「同情我」把我吓了个够呛,这次是啥原因?

难道是,看到了网上那些视频找上门要说法了?

可是小森哥总让我惊喜。

他见到室友后,依旧毫无异状,一如既往的关切、体贴,难道……2G 冲浪就是他?

傍晚,在小森哥的热情下,我们要去学校附近新开的西餐馆吃饭,室友也不知道如何拒绝只能一起出门,可一出门她就后悔了。

一路上学校里的同学们都用一种鄙夷的眼神侧目,然后还奇怪地看向小森哥,可小森哥的眼里只有室友,似乎没有感受到其他的人情绪。

饭桌上,大家都沉默不语,还是小森哥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我们校区最近有个女孩跳楼了,你们这怎么样?没啥事吧?」

听到这,演技渣渣地我根本不知道如何作答,只能抬头看了室友一眼。

「没什么事~」

室友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我看到她桌子下的手已经握成拳。

9

饭后,小森哥带嘉欣出去住了。

我以为室友会和小森哥坦白一切,但她没有。

我以为刚刚做完手术的室友会露出什么马脚,她也没有。

相反,周日回到寝室后,室友还一副很庆幸的样子,话语间透出一股骄傲。

「我瞒的还挺好,小森哥什么都没发现!」

我本来还心疼她小小年纪就做了这么大的手术,身边也没个人照顾。

这一句话,让我对室友的仅存的为数不多的同情瞬间全没了。

怎么这样不仁不义的事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还?

看看人家,无论发生多大的事情,都能为了吸引下一个男人让自己保持一个好状态,反正总有不长眼的老实人愿意接盘。

我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室友是脱裤子坐旋转木马——转着圈的不要脸。

小森哥呢?呵,男人,找女朋友可能就是为了脱裤子,哪还懂得思考。

室友继续开心地跟我分享,「小森哥收到深圳大厂的 offer 了,毕业了就直接入职,薪资特别高,他让我跟他一起去!」

此时的她都有些容光焕发了。

而我已经无法继续下咽她这段狗血经历了,我不知道是我太胆小还是我太单纯,堕胎、已婚、开房、出轨,这些事情,室友是真不怕小森哥发现吗?

难道她不知道结婚前,如果离过婚的话,民政局是有记录的吗?

难道她不知道婚检的时候,曾经流产是有可能在一些检查报告中显示出来的吗?

「森哥说了,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爱我一辈子。」

室友依旧一脸的满不在乎。

微臣只能握拳称一句佩服!

这个无辜的男人,你是打算算计拿捏一辈子了。

10

出轨的事情再无下文了。

转眼间毕业了,室友如她最初计划的一样,和小森哥一起去了深圳。

因为不在一个城市了,我和她的联系也逐渐变少了,经常通过看她发的朋友圈了解到她最近的生活。

室友一直没找工作,在深圳每天的花销都是由小森哥负责。

去深圳后,她爸妈一万个不放心,非要过去看看女儿生活的好不好,看看林森这个小伙子到底靠不靠谱。

于是十一假期的时候,嘉欣的爸妈前去深圳考察了,而小森哥第一次见到他们,请客吃了一条老街路边的粥底火锅。

这顿饭吃的室友一家三口一脸不高兴,四个人才花了不到 200 块钱。

她爸妈心里不禁犯嘀咕,这还是他们亲自来深圳,平时呢?女儿岂不是身在异乡过得挺苦的。

饭后小森哥和室友送他们回酒店的路上,老两口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室友爸爸先提了出来,半开玩笑地问小森哥:

「林森,听说你们公司薪资很高,平时也是这么亏待我女儿的吗?」

「叔叔,您误会了,我最近准备在深圳定居买房,所以可能稍微节约了一点。」

室友爸妈听完小森哥的这番话,表情立刻变了,双眼放光。

「好孩子,有志向,我就知道我闺女不会看错人的!」

……

你闺女看错的人还少?

接下来的几天,即使出行需要挤公交车,二老没再有过半点怨言。

这次考察结束后,室友爸妈满意又放心地回老家了,而室友对小森哥的态度也变得越来越好,毕竟不久之后,她就能跟小森哥落户深圳了。

所以在深圳那段时间,除了日常吃住花销,小森哥连一支口红都没给室友买过,嘉欣也完全能忍,还经常给小森哥做爱心便当。

朋友圈不再是三天可见,一反常态地主动发二人合影,各种秀恩爱,算是断了与其他男人的可能性。

要知道之前上学的时候,她除了炫耀新包包、新首饰,小森哥几乎从来没在她的朋友圈露过面,一直被「雪藏」,如今「终见天日」了。

11

在小森哥的带动下,室友的生活肉眼可见地步入正轨。

小森哥自己不断努力向上,他建议室友也要跟上,可以学点什么,或者出国深造一年。

室友一听「出国深造」一下子就来了兴趣,晒个包包算什么,能出国才是彻底的高人一等啊。

小森哥甚至承诺室友出国的费用他来担负,所以她就开始义无反顾地投入出国的准备中。

可能是靠男人太久了,她从未想过出国这一趟的费用到底有多高昂,怎么一个初入社会的男孩子就得替你担负,她从不觉得这有问题,也不觉得自己是个累赘。

出国留学这个念头一旦植入脑海,室友就再也抠不出来它了,所以她找自己父母要了五万块钱报雅思学习班,报考试。

接下来,每天朋友圈变成了单词打卡,或者是挑灯苦读。

我本来笑看室友出国这件事,以为考试成绩会教会这个学渣做人,没想到啊没想到,半年后,一张全英文的邮件截图出现在室友的朋友圈里,配的文案是「分享今日份喜悦」。

我仔细看了一眼邮件内容,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英国某大学硕士 offer!

Dear Miss Xu,Congratulations!……

她竟然真的考上了?这开外挂了吧!

当时没毕业那会,又是领证离婚、又是怀孕打胎的,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英国某大学研究生。

而我毕业后,就一直在老家的一个小公司做会计。

我的世界观差点动摇,看来长得好看能改变命运是真的!

然后室友就发来了邀请函,「亲爱的,我要出国啦,下个月 6 号来我老家这边参加一下庆祝宴会吧~森哥也要见见我家人,他主办!」

本想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但耐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我家离她老家的确不远,虽然是不同的省,但坐动车一个半小时就能到。

「好,我今晚就订票,真是恭喜你。」

「嘻嘻,谢谢。」

在后面的聊天里,我大概知道室友这次出国的安排。

因为小森哥的钱准备买房,而且他算着房价的周期波动,准备低谷时入手,所以买房的钱没办法动,室友自己先贷款交学费,等到还钱的时候,森哥就帮她慢慢还。

室友还告诉我,「在深圳这段时间我学到了一个道理,女孩子就是要独立、靠自己。」

我他妈真想笑,别人帮你还贷款叫你妹的独立靠自己啊!

12

我本以为小森哥这辈子算是脱离不了冤大头的身份了,可宴会那天,他才是真教会我什么叫「老实人的反击」。

这个理科学霸的复仇在几年前就开始布局了。

宴会现场。

饭店门口一个大大的红色横幅让我无法忽略。

「庆祝才女许嘉欣,成功考上英国大学硕士学位!」

排场很大,至少有 8 桌都是室友家的亲戚,还有 5、6 桌是室友爸妈的朋友们,我和室友在老家的同龄朋友们坐一桌,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还有 2 桌。

室友和她妈妈站在门口迎宾,小森哥在全场各处窜动,不知道在张罗着什么。

一进门的位置还有一个负责收钱的桌子,除了我们这帮年轻人外,每个来参加宴会的亲戚都包了个厚厚的红包。

「首先,让我们有请我们才女嘉欣的父亲,上台讲两句话!」

听着台上室友大伯慷慨激昂的声音,让我恍惚间以为这是在参加室友的婚礼。

第一次见出国留学办得如此兴师动众的,应该也没少收礼钱。

只见室友的爸爸穿着一件和身材不符的黑色紧身衬衫,把领子立了起来,衣角全部掖在了系着纯金扣腰带的裤子里,举起话筒的手上还戴了一个格外晃眼的大金戒指。

「欢迎各位亲朋好友来参加爱女的庆祝宴,我姑娘能有今天这样的成绩,我这个做父亲的感到非常骄傲!她也即将作为我们家族第一个出国留学的人,为我们老许家争光!」

全场亲友差不多感受到完室友的喜悦后,小森哥走上了台,手里攥着话筒。

不知道为何,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

「各位亲朋好友们,大家好。」

「我是嘉欣的男朋友,非常感谢大家今天来参加嘉欣的庆祝宴。」

台下一片长辈欣慰的掌声加上青春洋溢的欢呼,可能是我多想了。

室友的爸爸妈妈看着台上的准女婿,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就差上去叭叭亲他两口了。

「可是很遗憾的告诉大家一件事,我要和许嘉欣分手了。」

啥?

在场埋头吃饭的人已经停止了咀嚼,纷纷把目光固定在小森哥的脸上。

室友的爸妈似乎还没来得及反应,上一刻的笑容还没有完全散去,就这样似笑非笑地僵持住了。

小森哥没有理会大家的注目,也假装看不到室友在台下对他焦急地挥手示意,说出了令全场震惊的事情。

「嘉欣,我曾经很喜欢你,我以为能跟你白头到老,没想到你却背着我和路坚开房、幽会、偷情。」

「如果是因为你爱他,也就算了,可你是为了嫁个富二代,就出卖肉体,还偷偷跟对方领了证,整个过程一直欺瞒着我,拿我当傻子。」

「女孩子能做到你这样的,家教真是不一般,我不敢跟你们许家有任何牵扯,我怕……脏了我。」

「所以,我和你,到此为止。」

我愣住了,原来那句「你同情我」真的另有深意!

小森哥从一开始就知道,甚至从室友怀孕前就知道了,可他却一直隐忍不发。

在场的宾客们已经鸦雀无声。

室友的爸妈也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根本忘了去扯话筒电线,满脑子都在消化小森哥刚刚的发言。

而室友呢?整个人坐在椅子上不停地发抖,怔怔地望着小森哥。

小森哥也看向了她,看着室友继续舔了一把柴火。

「大家可能不知道许嘉欣手段有多高明,富二代怎么就愿意跟她领证呢?因为她生米煮成熟饭,怀孕了。」

「嘉欣,我不介意你跟我在一起时不是处女,我买的房子是二手的,但我不能接受房子里面死过人。」

我靠,小森哥发狠了,这话真够黑的!

瞬间,现场沸腾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刚刚听到的令人震撼的事了。

我也听得头皮发麻,室友的爸妈爸爸开始对着小森哥破口大骂,说他污蔑自己的女儿。

可小森哥根本无惧,又给了他们最后最狠的一棒。

「其实,许嘉欣根本没考上什么英国的大学,她的那个学习成绩,连四级都只过了校线,怎么考得过什么雅思。」

此时,哭泣的室友瞬间停止了。

「大家的礼金该收的也收回去吧,当然,愿意扶贫的另当别论。」

我算是彻底懵逼了,前面的我还能听懂,最后这部分是啥意思?留学是假的?不是有 offer 吗?

室友突然间爆出一声尖叫,跑到台上扯着小森哥的衣服。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的哪一句你没听懂?需要我重复吗?」小森哥看着室友,笑盈盈地问。

「哦对了,你在深圳的那堆东西,我已经让朋友帮我打包好寄过来了,应该明天就会送到这边,今天的这场宴会,也是用你名下的贷款办的,自己记得还。」

然后,小森哥拉了拉衣服,头都不回地离开了会场。

他走之后,整个会场乱成了一锅粥,我听的脑袋疼,也灰溜溜地撤了。

13

高铁站我遇到了小森哥。

他正在肯德基,憨憨地啃着汉堡。

看起来是那么普通,甚至连沙拉酱蹭到脸上都没发现,谁能想到他刚刚狠狠地报复了一个在一起五年多的女人。

他也看到了我,叫我过去坐。

坐下后,我甚至抓紧了手机,因为宴会上那一出,让我实在有点害怕他了,但我还是淡定开口了。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一切的?」

「两年前吧。」

「两年前??那时候连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以为我是唯一知道室友这些秘密的人,没想到小丑竟是我自己。

「因为有一次去住酒店,她刚进门就连上酒店 Wi-Fi 了,那个酒店我们从没去过。」

「就这?太武断了吧,万一就是嘉欣手快连上了呢?」

「当然不止是因为 Wi-Fi,我趁她在洗澡下楼去找了前台,又预订了一晚酒店……」

嗯?啥意思?结果室友带别的男人来了?

「我用嘉欣手机号订的,结果报了手机号之后发现她是这个酒店铂金会员,住 25 晚才能升级的那一级。」

「啊……」我瞬间恍然大悟。

是啊,哪有什么天衣无缝的出轨啊,这他妈早就被发现了,还被验证了。

小森哥很早就知道嘉欣背着他有秘密,甚至可能做了过分的事,但他一直没有戳破,还想给嘉欣留一个机会。

可惜嘉欣没有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反而变本加厉。

于是小森哥不再坐以待毙,规划好了所有连招。

第一招,无中生有了。

当时发给路坚匿名邮件的人,正是小森哥,他把自己和室友出去开房的记录列成了表单,因为数量不懂,所以他真假数据掺着做了个网页。

只要输入名字,就可以查到一年内的开房记录,路坚只要输入室友的名字就能立刻查到。

路坚看完后立刻炸毛了,什么女朋友、老婆、孩子,一概不要了,立刻甩了室友。

小森哥知道室友没有备胎了,所以只要他那岁月静好,室友一定会跳。

第二招,笑里藏刀。

小森哥对嘉欣一如既往的好,让嘉欣信以为真,牢牢抓住了小森哥这根救命稻草,远赴深圳。

在深圳时,最开始的生活还是很吃力的。

毕竟小森哥也是个刚刚毕业的学生,一边工作一边养着嘉欣。

为了让嘉欣的父母对他放松警惕,扮演了一个绝对靠谱的男朋友形象。

一个即将在深圳买房定居的小伙子,哪怕请未来岳父母吃了人均不到 50 的粥底火锅又怎么样呢?

老两口最好面子,他们在心底认准了这个未来女婿,赞不绝口。

终极大招,反客为主。

时机成熟后,他给室友画了个「大饼」。

只要室友愿意再努力一下,考过雅思,就帮室友申请去英国的学校。

当然,费用他来出。

室友心里想,如果出国,不仅有助于自己未来的发展,还能让全家人都扬眉吐气了。

其实,雅思考试并没有过,英国的大学也并没有发来录取通知邮件。

室友哪懂这些,全都交给小森哥帮忙。

一张假的雅思成绩截图,一封假的 offer,在嘉欣面前足以蒙骗过关。

在他的亲自指导下,室友在各个平台贷了不少款。

先是给了她爸妈五万的培训班费用,然后后来的考试费、各种杂七杂八都用贷款付的。

还包括室友为了出国准备的名牌包包、衣服,和这场难忘的庆祝宴。

小森哥跟我说,他算过,这些钱,差不多就是他这些年在室友身上花掉的钱,他们毕竟交往一场,这些钱他也不想要回来,但是,他也必须让室友付出同样的代价。

听完这些,我整个人凌乱又清晰。

谁说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小森哥这个曾经的小舔狗,如今彻底来了个翻身农奴把歌唱。

14

室友的朋友圈沉寂了好几个月,也基本和大家断了联系。

后来某一天,她又开始发美照了。

我知道。

她又有新的目标了。

你有哪些恶心到爆的同学? - 鹅子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