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金三角有多乱?

 2021年10月15日

一位老人,一位妇女,加上三位不满十岁的孩童,粗绳拴着五人脖颈,连排吊在槐树枝干上。他们全身赤裸,口中塞着麻布,躯体被划开巨大刀口,从胸口直达小腹。雨水滑过肠子,垂直流向地面,土地满是猩红血泊,发出阵阵恶臭。

树下围聚了不少人,但没人敢将尸体掩埋,只因旁边告示牌上写着:

「收尸者,杀无赦!」

他们之所以惨死,只是因为他们可能是毒贩线人的家人。

1.线人

1999 年,缅甸木姐县街头,大雨拍打着高耸的金塔,疾风冲击着路边灌木。全身淋透的老田,目不转睛盯着前方大槐树,听闻身旁围观群众指指点点,小声嘀咕:

「死得太惨了,一家五口全被杀了!」

一个长满络腮胡的中年男子,跪在树下,表情绝望。老田认得这人,他和自己一样,是混在谭晓林贩毒集团里,向警方出卖信息的线人。按照金三角毒贩们传统,线人身份一旦暴露,必然遭到最恶毒的报复,全家灭门,不留一个活口。

中年男人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冲到树边,抱住家人尸体。老田刚想阻止,一声沉闷的狙击枪响,中年男人被子弹轰破脑袋,重重倒在地上。

围观者四散而逃,唯有老田停在雨中,看着面前怒目圆睁的男人,胸中升腾起无穷尽的愤怒。

要不是联络人林傅生擅自下令,更改行动计划,这人原本不会暴露,更不会被毒贩杀了全家,惨死街头。

老田走到十字路口,这有他与警方设置的安全屋,当他第一眼看到林傅生时,便提起拳头,重重砸在他脸上,大吼着:

「你们警察靠不住,我不干了!」

林傅生擦干嘴角鲜血,缓缓站起,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老田不依不饶大喊:

「他死了,全家都死了,都是你害的!我们线人的命对你来说算个什么!」

林傅生毫不理会老田在说什么,只是冰冷地安排任务:

「上个月,谭晓林在广州线上的一批毒品被查,暂停了运输线,这线路他是下过苦心的,肯定不想放弃,你想办法把这条线复活,诱使他运货到广州。」

老田怒气更胜:「我弟就是广州线上出的事,少查几斤毒品,你们警察照样拿薪水,但我们会死!」

林傅生拿出一份油罐车改装设计图:

「广州有大交易,这是重创谭晓林的绝佳机会!事成之后,我亲手把你弟弟放了。要是货运不出去,不仅你弟要被判死刑,连同你全部信息我都会交给谭晓林,到时候挂树上的就是你全家!」

看着设计图,老田后背一阵发凉。

林傅生一直以冰冷无情着称,手段狠毒毫不逊于金三角毒枭,这些话他并非吓唬了事,肯定说到做到。

当初老田选择当线人,只想争取立功表现,从牢里救出弟弟回家。却没想到,自己一仆侍二主,这二主分别是谭晓林和林傅生,毒枭和警察,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货色。

2.过关

回到毒贩驻地,老田主动找到毒枭谭晓林,说自己可以让广州线复活。谭晓林手下的两大军师,笑老田痴人说梦,这条线全是警察设置的关卡,检查极为严苛,贸然出货只会白白送命。

「检查站还没有设备能将大型油罐车吊起来检查,如果把毒品压在大油罐底下,一定能顺利通过!」

老田拿出警方给的油罐车改装设计图,谭晓林看过后大喜过望,当即同意,并安排老田打头趟,亲自押送第一批货。

临行动前,谭晓林再三强调,这趟货非常重要,事关金三角几大毒王共同利益,路上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走漏风声。

当晚,老田在腾龙货厢厂,按照改装图纸对油罐车进行改装。先将大油罐拆下来,再往底座焊接夹层。等毒品装填完毕,修理人员再将油罐压上,成功藏匿毒品。

老田将运输时间、油罐车车牌号和运输线路报告给警方,确保边检看到车牌就会放行。这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中途一旦有任何纰漏,自己会和弟弟一个下场。不过最令他担心的,还是警方会不会像以前一样忽然更改行动计划,让自己和那些惨死的线人一样,成为牺牲品。

一切准备就绪,等到油罐车临出发前,老田没想到更改计划的人却是毒枭。谭晓林忽然下达命令,卸下原来的云南牌照,改用湖北牌照出发。最近一段时间,检查站对云南牌照的货车非常重视,且运输线路也要调整,不从广西直接进广东,而要绕一个大圈,从云南到四川再辗转到湖北湖南,最后再拐去广州。

车牌被换,行动路线被改,老田根本没有机会通知警方。

而此时毒枭也不放心老田,只放了少量毒品在他车上。等老田通过检查站,再让满载货物的第二辆车上路,为了确保行动顺利,谭晓林亲自出场监督。

木康边防检查站,车队大排长龙,荷枪实弹的边防武警们,对每辆车都有极强耐心,查证件、翻车厢、爬车顶、钻车底,包括携带的大小物品,均逃不过数道筛选。

老田极其害怕,万一过关的时候,真被当成毒贩抓了,免不了和弟弟一个下场。虽说是一仆二主,可无论是毒贩还是警察,现在谁也帮不了自己。

等待数小时,终于排到检查点,数位武警迅速围聚,在罐车上下翻飞,很快发现老田油罐车车下异常:

「油罐底下压了什么?」

果然,边防武警不知道被更换的车牌号,当成来往车辆一样,严查不误。身后不远处的谭晓林,正拿着望远镜,仔细盯着老田的一举一动。警察不认,毒枭紧盯,老田没有退路,他把脚放在油门上,准备强行闯过检查站。

千钧一发时,武警接到一通电话,随即大手一挥,让所有人散开围堵,放行油罐车通过。

等老田车通过后,毒枭谭晓林告知手下,更改行动计划。

刚入境内不久,老田的油罐车被两辆车前后夹住,带他停靠在一处陌生地点。

这里一片荒芜,方圆十里不见人烟。老田原以为,武警队长的那通电话,导致自己身份暴露,被谭晓林发现,正闭目等死时,一个粗犷的声音喝来,让他赶紧下车。

迎接者是谭晓林的心腹刀疤脸,此人专门处理那些见不得光的事,下手极其残忍。老田心想不妙,环视四周准备逃跑,没想到刀疤脸指挥手下换完车牌后,猛烈拍打老田肩膀,大呼做得好!

刀疤脸接到谭晓林命令,在此与老田交接,此后工作,将由他负责运货到广州。

等刀疤脸离开后,老田赶紧致电警方,告知新更换的车牌与驾驶员,并让跟踪此车,以便找到最终交易地点。

回到缅甸时,谭晓林抑制不住地兴奋,接风洗尘大排筵宴。广州线再次恢复,一笔让毒枭们人人羡慕的大单,即将完成。他拿出一百万当众赏给老田,让他晚上去镇里逍遥逍遥。

自己完成任务,一切即将结束,老田不禁长舒一口气。

怎么也没想到,当天夜里,接二连三的油罐车依葫芦画瓢通过边检。正是因为老田设计的油罐车藏毒线路,导致三大顶级毒枭全线覆灭,引起金三角贩毒区的剧烈地震,甚至让所有毒贩对自己恨之入骨,人人要杀之而后快。

3.毒枭大会

回到缅甸木姐县,老田去安全屋寻找林傅生。

他原打算让对方履行诺言,放弟弟出监狱后,就此宣告金盆洗手。但没想到,安全屋人去房空,联络人消失不见。

电话不通,BP 机不回,就连以前商定的接头暗号,在走廊佛龛里点三炷香,也不见其身影。

老田有些慌神,怀疑自己被骗了。

没过几天,一则消息引爆金三角,境内警方跟踪油罐车到广州某仓库,查出巨量冰毒,是全世界缉毒警四年冰毒缴获量的总和。

丢失货物的毒枭们勃然大怒,要求谭晓林彻查告密内鬼,并赔偿损失。众毒枭商定,约上全金三角有头有脸的人物,在缅甸瓦城召开毒枭大会,协商赔款事宜,并当众处死内鬼。

老田听说这事后立马慌了神,原来警方这次任务背后,竟埋有如此劲爆的炸弹,怪不得现在不敢现身。更可怕的是,听说所有的毒枭勾结起来,在警察内部花重金购买了一份线人名单,决定在金三角展开大规模内鬼清理行动。

宁肯错杀,不能放过。

无论如何,这里绝不能继续待下去,老田草草收拾行李,趁着夜色逃离金三角。车刚驾驶至路口,却发现谭晓林已等候多时,他指挥众手下一拥而上,当即把老田扣押:

「老田,这次瓦城毒王大会,应各位老大要求,你必须得在场!」

老田彻底绝望。

会议当天,他被谭晓林带去瓦城。上午 10 点,瓦城全城戒严,街上看不到任何行人。谭晓林包下五星级酒店,并安排军队做了最高安保。

果敢王彭家声,杨茂良、杨忠卫两兄弟,罗星汉弟弟罗星民等众多毒枭共同赴约。

各位毒枭派头十足,耍尽威风。有人装甲车开道,车头上架着机枪,跟在一旁的保镖们肩扛手持轻重武器。有人拉来满车雇佣兵,清一色美式装备,人人怒目横眉,杀气冲天。

而在一辆加长林肯到来后,迎候在一旁的谭晓林,快步上前打开车门。车中下来一位老者,身着将军军服,双目炯炯有神,气度很是不凡。

此人就是彭家声,在金三角各路毒枭毒王中,他被尊为泰山北斗,东征西战数十载,也是大伙公认的王。

酒店会议室里,各大毒枭按辈分排好座位,自上而下依次落座。

当会议宣布开始的刹那,老田知道,这很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日。

市场总价值 36 个亿的毒品,在场所有人利益皆有不少损失。双方一度剑拔弩张,充满火药味。

只是在毒枭大会中,火药味不单只是形容,大家身后站满保镖和小弟,轻重武器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人提着火箭筒开会。桌上的毒枭们,一旦争执不下,便鸣枪示警,举手打落屋顶吊灯,使得玻璃碎片撒落一地。他们要求谭晓林赔偿 10 个亿,并按照线人名单,杀了内鬼全家!

老田心提到嗓子眼,伸手向腰间摸枪,他情愿吞枪自尽,也不愿落在毒枭手中被酷刑折磨到生不如死。

谭晓林轻击双掌,让手下押进一人。老田只觉有些面熟,再仔细一看,原是此前广州线上与自己交接班的刀疤脸。他被堵住嘴,双膝跪地,脑袋不断朝下扎着,谭晓林拿起手枪,朝他打去整梭子弹。

血淋淋尸体被抬出门外,谭晓林向众人交代,告密的内鬼已经死了。

老田刚松口气,没想到,毒枭们还是不依不饶:

「听说,是老田提出恢复广州线的,宁愿杀错,也不能放过,他的命必须得赔了!」

见在场所有人齐刷刷看向自己,老田下意识举起手枪,却不料全体毒贩和保镖亮出枪口炮口,从四面八方直指他。

双方局面僵持,谭晓林站起身,将老田手中的枪缓缓卸下,向着众人说道:

「我兄弟的命,我来保。10 个亿,我姓谭的认赔,绝不还价!」

谭晓林此话一出,众毒王也不便多说什么,收起枪支,拟定赔偿方案,之后便匆匆散场,回到各自地盘。

来毒王大会前,老田曾设想过自己很多结局,但这个情况,他还从来没考虑过。老田问谭晓林,为什么要花这么大代价救自己?谭晓林目光柔软,语重心长道:

「我出道前,咱俩在老家做药材生意,1983 年,我捎带罂粟壳被查,血本无归,连跑路的钱都没有。你把身上仅有的 600 块钱给了我,那个时候 600 块钱可不是小钱,没过命的交情,谁舍得那么多钱,我当时就心里想,以后发达了,一定要报答你。这次,我身上也只有这么多钱,就算还你的恩情了。」

老田做梦也没想到,当年的 600 块钱,居然在紧要关头,救了自己的命,更帮助中国禁毒局破获了「7·28」冰毒大案。

他看着谭晓林的身影,内心愧疚不已,如果哥儿仨当年都在老家多好,成家立业,过平淡日子,永远是兄弟。

4.道义

老田每天去安全屋寻找联络人,也每天无功而返。却没想到,一日在边检站告示中,看到弟弟即将被执行枪决的消息。

林傅生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自己背信弃义,铤而走险,却被这个浑蛋警察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老田越想越恨,一心要把姓林的宰了,挂在街口大槐树上!

他四处打听对方下落,直到有一日腰间 BP 机响起,呼叫者正是林傅生。这次见面地点并不在安全屋,而是木姐县周边一座坟山上。

老田擦亮手枪,拿上匕首,只身前往见面。到了山中十字坡,果然看到了林傅生,但此时的他已经被割了头,挂在大槐树上,那双冷峻的眼睛永远闭了起来,旁边只站有一位年轻人。

此人是警察阿乐,老田新联络人。

阿乐称,前段时间毒枭联合对线人卧底大清扫,师父被抓。被虐致死也没供出自己线人,现在的老田成了唯一幸存的人。

「老田,我师父骗了你,你弟弟是死刑犯,没有人能凌驾法律之上把他救出来。可你是我们仅存的线人,希望你能继续……」

老田觉得十分可笑。

欺骗、恐吓、威胁,这些肮脏手段都是你们惯用的套路,做着不义的事,却说是伸张正义!相比之下,警方的道义,还不如自己贩毒的大哥!

阿乐没有反驳,只告诉老田,自己要替师父完成最后嘱托,就是让老田在弟弟临枪决前,见上最后一面。

监狱里,老田终于见到了弟弟。

弟弟临刑前悔不当初:

「哥,以后千万别碰毒品了,马上从金三角撤出来,做个堂堂正正的人,穷点没关系,平淡才是真嘛。」

自打全家跟海洛因有染后,父母吸食过量惨死,弟弟运送毒品被判死刑。短短两年时间,原本其乐融融的一家,现只剩老田一人。

「毒品这玩意儿,沾上了就生不如死。哥,我还听说谭晓林出资在咱们村偷偷建了毒厂,现在村里人都染上了毒瘾,满脸水泡,病恹恹的,再这么下去,咱村恐怕要成下一个金三角了!」

从监狱回来后,当天夜里,老田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睡。他脑中一直回想着与弟弟的最后一面,也一直想象着家乡乌烟瘴气的场面。

他第一次把林傅生的义和谭晓林的义放在一起,也好像第一次理解了——

什么叫大义。

5.大哥

老田决定重新做回线人,他联系阿乐,重回安全屋,并向警方提供近期毒王大会里听来的线索:

毒王陈炳锡,在被通缉后一直在泰国曼谷逃窜,此人是虔诚佛教徒,即使用各种假身份,也绝不敢欺骗佛祖,在佛前使用假名。

警方根据这条线索,在曼谷上千家寺庙进行排查,很快在佛堂中见到陈炳锡的名字,确定了他的藏匿地点。陈炳锡被捕后仰天长啸,感叹:「佛不度无缘、无信、无愿之人。」

毒王刘招华,世界上第一制毒师。光在宁夏的制毒工厂就生产了 31 吨冰毒,如果开足马力,每天 5 吨也不是问题。得知上了警方的 A 级通缉令后,他放出假消息逃至金三角,其实一直更换假身份,在国内生活着。

警方根据线索,在国内展开大搜捕,最终在桂林山洞里,逮捕了想在此建立超级冰毒工厂的刘招华。

中国三大毒王谭晓林、陈炳锡、刘招华,后两个已经落网,唯有自己大哥,老田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

谭晓林发现警方最近手段凌厉,再次怀疑自己身边有内鬼。首要怀疑对象,就是时刻陪伴在身边的老田。

谭晓林委派两位军师,对他进行暗中调查,还没等到结果,忽听到门外坦克轰鸣,有个小弟急跑进来,大喊着发生兵变,大家赶紧撤离。

老田看向门外,突然多出几百名缅甸军人,机枪、火炮、坦克车一应俱全。一位副官冲进厅内,毕恭毕敬说着:

「谭老板,发生了兵变,师长要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坐直升机走吧!」

每年砸重金给缅甸高官,就是为了关键时刻有这项护身符,飞机起飞不久,谭晓林还在考虑老田的嫌疑,却被士兵迅速用手铐铐上。

他不知所措,询问为什么要抓自己?

士兵无奈回答:

「对不起谭老板,是中国政府要引渡你。」

当谭晓林被抓后,路过的缅甸士兵和坦克车散去,并没有发生所谓兵变。他让人转告老田,大哥是信你的,可千万别让我失望。母亲生前一直想回国,落叶归根,看在结拜一场的分上,希望你能带母亲的骨灰回家。

听到这话的老田,久久不能释怀。

6.引渡

中国政府引渡谭晓林的消息,迅速在金三角炸了锅。这家伙实在知道了太多秘密,从买家信息到中间人、制毒工厂、运毒公司、地下钱庄。一旦顺利引渡,将完全暴露在境内警方的眼皮底下。

金三角的毒枭势力再次聚集,他们目的只有一个,亮出全部军火家底,派出雇佣军,绝对不能让谭晓林活着回国。

得知消息的老田,赶紧找到联络人阿乐,向警方报告了毒枭们的计划。

这是中国警方与金三角大毒枭们的暗中较量。

曾经从谭晓林身上获得利益的毒贩,现在要杀人灭口;而以前一直要缉捕他的警察,现在得拼死保护。

谭晓林听说暗杀计划后,啐了一口浓痰,大骂着做毒品生意的人没义气、没人情、没情义。在这个道上,人的关心都是假的,毫无人性,良知泯灭!

从木姐到边防检查站的距离并不算远,这本是老田最常跑的线路,可引渡回国这天,只觉得这路实在长得过分,他知道毒贩伏击的地点,毅然决定前往,还大哥情义。

在木姐,中缅双方完成了移交手续,中国警方正式开始押运毒枭谭晓林。

移交之前,警方安排了一套完整押送计划,真假关押地点,真假出发时间,真假行车路线,真假押送车队,还有就是真假谭晓林。

阿乐穿着与谭晓林一模一样的囚服,戴上了头套和手铐脚镣,被声势浩大的中国警方押上回国的车辆。而真正的谭晓林却是从另一条小路,悄悄地出发。

老田守在山坡上,防止毒贩在此打伏击。在车辆即将到达检查站时,发现背后坡下,众多毒贩和雇佣军已悄悄摸上来。

他们绝非肆意拼凑的乌合之众,队形整齐,有先锋和后卫,有呼应的策应。更可怕的是他们带来了火箭筒与重机枪这种大杀器。

挡在警车与雇佣军之间的,只有老田一人。

他藏在巨石后面,端起枪,每一根神经都绷得很紧,在瞄准器中扣准了目标。

拖延战术不过持续了几分钟便草草结束,不过对老田来说,这些时间已经足够。他拼命看着人生的最后一眼,默默数着警车到检查站的距离,200 米、100 米,最后 50 米、10 米、1 米,回家……他的心,彻底落下来了。

谁也不知道那天远处的山坡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次日清早,有人在山谷的国境线上发现了被无数子弹射穿的老田。

谭晓林安全抵达昆明,准备接受审判。

△谭晓林押送回国
△谭晓林押送回国

△谭晓林押送回国

7.审判

听闻老田的死,谭晓林长叹一口气,短暂的沉默之后,他开始滔滔不绝讲述着金三角的故事。

不久后,警方紧急奔赴审讯交代的各个地点,共捣毁云南、广东等地的谭晓林贩毒联络网点,查获海洛因 2 吨、麻黄碱 3 吨,收缴大批运毒车辆、运毒器材以及巨额赃款赃物,逮捕涉嫌走私、贩运毒品的犯罪嫌疑人数百名。

6 月 25 日上午,云南省昆明市打击毒品犯罪大会上,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大毒枭谭晓林进行公开宣判。谭晓林等一批毒品犯被依法判处死刑,并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临行前,中央电视台记者问他,如果能活下去,想干什么?

谭晓林回答:

「活下去,我还是做正正当当的生意人吧,正当生意人,平淡点没什么不好,平淡总是真嘛。我原来听自己一个兄弟说过这话,现在想想,这才是真实地活着。」

三大毒枭被抓捕归案,这是中缅双方合作禁毒的一个成功案例,也是国际禁毒合作的成功典范。这种跨地区、跨国度的禁毒合作成了制毒、贩毒者难以逾越的屏障。

与中国接壤的缅甸北部地区再也不是贩毒者自由出入的天地。

△谭晓林接受审判
△谭晓林接受审判

△谭晓林接受审判

金三角有多乱? - 刘宇 柳纬铚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