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吃软饭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2021年10月11日

我瞒着女朋友,吃过富婆的软饭。

我给她当司机、拍照、洗睡衣……

她给我钱、车、自己。

1

我跟王姐是在赣州娱乐城酒吧认识的。

那时候,大二的我,在酒吧当气氛组。

她穿着巴黎世家,踩着华伦天奴,挎着 LV,桌上摆着帝王套,脸上隐现不屑的笑,一个人坐在 C 位最大的卡上。

而我,踩着莆田 AJ,戴着不锈钢项链,手臂上贴着泡泡糖里的纹身贴,挤在舞池最边缘的角落。

那天她的表现极其反常。

我以为她在等人。

可是,半小时过去了。

卡座上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而且,她也不开酒。

就偶尔拿手机,拍个照。

我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富婆,这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富婆。

2

她拿手机连续拍了几张图,用手指在屏幕上放大,皱了皱眉头。

作为一个学摄影的本科生,我有义务帮助顾客拍出优质的照片。

我坐到她旁边:「姐,这种灯光,我们设置成手动模式。光圈、快门、感光度……」

我拿过她的手机,找角度拍了几张。

她看了看照片,看了看我:「可以啊。」

我:「我学这个的。」

她:「那你不在宿舍?」

我:「劳逸结合。」

她让我坐下,一起喝。

我自恃酒量尚可,就顺势往她身边挪了半个身位。

靠近了一些更能看清她的脸,鹅蛋脸,大波浪,不是标准的网红脸,但能看出双眼皮和鼻子,是有科技含量的。

丰腴的身材,有岁月的韵味,又多了一丝优雅,袒露得恰到好处。

年纪应该在 35 左右,靠医美维持,皮肤状态还算可以。

3

我还是高估了我的酒量。

喝了几瓶啤酒后,她开了一瓶野格。

第二天,我是在她家客房醒过来的。

我走到阳台,中央公园就在眼前,左边是万象城。

这是赣州最贵的地块,毗邻中央公园和万象城。

果然,是个富婆。

昨晚喝断片了,我唯一记得的,就是,她让我叫她王姐。

说以后要给我介绍拍片的活儿。

我这个人,酒品一般。

喝完就喜欢吹牛,行为也相当放肆。

我曾经在喝醉酒后向室友老白放狠话:「一年内,我的存款要超过你。」

而老白家是某知名白酒的区域代理,挣钱速度堪比印钞机,他刚上大学,他爹就给他打了 30w 练手做理财。

我还在喝醉酒之后,在寝室咬着自己的袜子乱窜,别人一扯下来我就哭。

所以,昨天晚上我做出了什么事,我不敢想。

王姐从厨房里端出两碗粥:「见见,醒了?」

我:「嗯,那个,王姐,您能换个称呼吗?」

王姐:「昨晚你自己介绍,你叫李见。那叫你小见?」

我:「额,行吧。」

王姐穿着冰丝睡衣坐在我对面,俯身喝粥时,一片春光。

我喝得浑身燥热,赶紧找话题降温。

我:「姐,我昨晚喝醉了,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吧。」

王姐:「过分倒没有,就是把我丝袜弄破了。」

我把头埋进粥碗里,我这不是降温,我这是在玩火。

造孽啊!这是以后的大客户,见面第一次就手撕巴黎世家。

我:「对不起,没做别的更过分的吧。」

王姐指了指自己锁骨的一块红色:「还咬伤了我的锁骨。」

我手里的汤匙被吓得掉到桌上。

这是碳基生物能干出的事?动手也就算了,还动嘴。

我一个黄花大处男,难道就这么交代了?

我怎么跟我女朋友交代,我怎么跟自己交代,我怎么跟王姐交代?

一时间,我不知所措,这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姐,这要怎么处理?」

王姐没接话:「年纪轻轻,活儿倒是不错。」

我紧张得脚指头要抠穿地板。

王姐:「要不,我把你包了,每月 6k。」

4

那一刻,我比亚瑟更懂沉默。

我努力想理清这一切,却毫无头绪。

王姐噗嗤一笑:「你小子,是不是想歪了?」

王姐看我急得满头大汗,边喝粥跟我解释。

昨晚,我什么也没干。

野格上头后,就断片了。

王姐扶我出酒吧时,丝袜被凳子刮破了。

到家的时候,我非说要自己走,没走两步就软了,王姐上去扶我,我门牙磕王姐锁骨上了。

有惊无险,我这一身清白算是保住了。

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王姐拿出手机,给我转了 6000,说:「以后,没课就来我这,我给你安排活儿。」

我抗争了 3 秒,最后点了收款。

我太需要这笔钱了。

毕竟,那是在 2015 年,我最穷的时候。

5

那时,我在赣州读大二。

蓉江新区刚刚拆完,诞生了无数拆迁户。

室友老白就是其中之一,但老白不仅是拆迁户,家里还是某知名白酒的区域代理。

这让他本就富裕的家庭,顿时不堪重「富」。

所以,他一入学,家里人为了培养他的理财意识,给他转了 30w 买理财。

大学城周围都是自建房改的宾馆。

每到周末,炮火连天,一房难求,老白必定在里面快活。

我和女朋友李出是例外,我们周末,从不外出。

最过分的行为,也就是在学校山坡上缠绵一会儿。

不是因为我们纯,我们就是穷。

穷到什么程度?穷到,2 公里以内,扫一块钱的共享单车,我都不舍得。

连我自己都怀疑,我配不配谈恋爱。

不过虽然穷,但我俩都很开心。

我给她在学校每一个角落都拍过照片。

她社交账号所有的照片、头像,都是我拍的。

她还常常安慰我:「我们还在读书,有没有钱,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但是开不开心,是我们能决定的。所以,我们在一起,一定要开心。」

但是,在我跟她打完一通电话后,我铁了心要搞钱了。

李出学的是计算机,对电脑配置要求比较高。

她用的,是她哥淘汰的一台老戴尔,开个机能被全国 60% 的电脑打败。

随便打开一个 Word 就像得了哮喘似的,散热器呼呼大喘气。

所以平时老师布置的作业,我都陪她去学校机房完成。

那天我正跟她打电话,她的一个作业临时要改,她只好问室友借电脑操作一下。

「买电脑的钱都出不起,就别读这个专业了,真不知道你们家怎么想的。」

「你不是有个男朋友吗?让他给你买一个吧。」

「她那个男朋友啊,快别提了,估计比她还穷。食堂两个人吃一份饭,我都看见是李出刷的饭卡。你说,这年头,穷成这样还有脸谈恋爱。醉了。」

「小出,不是我说你。这种的,早点分了,他轻松,你也轻松。」

我默默把电话挂了。

从那天起,我就下定决心:

1、实现食堂自由。

2、给女朋友买一台配置高的电脑。

两个月后,有一个她们专业的全国大赛,她说她想参加,去学校机房完成。

我决定,2 个月之内,给她买一台高配电脑。

6

我和老白挑了一天一夜,最终定下一台华硕,价格 6888。

但是,这个价格,就算我不读书全职去外面打工,2 个月也攒不够。

老白大手一挥:「你先挣,差多少,我借给你。」

我正要叩谢隆恩,他立刻说:「按年利率 5% 来算。」

这小子,理财这套是给他玩明白了。

有了老白的兜底,我就开始了自己的赚钱之路。

发传单、端盘子、气氛组,啥都干。

一个半月下来,攒了 2800。

直到那一夜,偶遇王姐,转账 6000,当场完成。

当我在图书馆里把新电脑放到李出面前时,她用看毒贩的眼神看着我:「你哪来的钱?」

我开始胡言乱语:「我遇到了一个投资人,她很欣赏我的拍照技术,准备长期找我拍片,给我转了 6000。」

李出信了,我喜欢的就是她这点,单纯,知足。

她叮嘱我:「那你得好好给人干,现在出去,很多正式工都没有 6000 一个月。」

我点头:「行,你好好准备那个计算机大赛,拿奖了咱们一起去厦门旅游。」

她:「嗯嗯。不过你干活也别太累,跟你在一起,不用去厦门,去中央公园就很开心。」

7

很快,王姐那边来活儿了。

说实话,我从没见过这么离谱的雇主,也从没见过这么离谱的工作内容。

整整一天,我的工作就是:陪吃陪喝陪玩,间隙拍几张照。

她甚至要求:不要 P 图,她不入镜,手入镜就行。

早上,她带我去粤式餐厅吃早茶。

虾饺、肠粉、鼓汁排骨摆了一桌。

她让我拍了几张美食照,就开吃了。

中午是海鲜自助。

下午是星级酒店下午茶。

晚上是文艺天台小酒吧。

要不是跟着王姐,我都不知道赣州还有这些地方。

酒吧喝完后,王姐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小见,你特别像一个人,我年轻时喜欢过的一个人。」

我:「他也啃过你的锁骨?」

王姐:「呵,他打断过我的锁骨。我原来不喝酒的,他喜欢喝,我就陪他喝。他喝多了,就打人。心还爱着,但是身体扛不住啊,再不走,就死了。」

她点了一根烟,侧面看着,很像张曼玉。

一个忧郁的,受过创伤的,有气质的姐姐,我承认,我在某刻心动了。

但是,我完成这份工作的目的是钱,挣钱的目的,是跟女朋友分享快乐。

尽管,我此刻的挣钱方式略显不妥。

但我还是告诉自己,她花钱,购买的是我的拍照技术。

8

自欺欺人是很容易被戳穿的。

很快,除了拍照,她还让我做她的兼职司机。

她有一辆闲置的奥迪 A3,她把钥匙给了我。

叮嘱我,没课就开车到她小区,她有事安排我做。

就这样,莫名其妙,我成了学校疯传的富二代。

所有人都以为我之前是太过低调。

连室友老白都挖苦我:「藏得挺深啊,之前唯唯诺诺,现在开奥迪炸街了。」

我跟老白解释:「最近接了个活,需要用车,老板把闲置的给我开了。」

所有人都羡慕我开上了奥迪,只有李出给我甩来了 x 连问:

车哪来的?

平时剐蹭了怎么办?

你够钱修吗?

每个月油钱你能挣够吗?

我回答:

投资人闲置的,给我开,方便我随时响应。

剐蹭了有保险,不用自己加油。

李出给我定下规矩:「除非出校门,校内距离不允许开车,否则她就不上我车。」

9

有车以后,我对王姐几乎是随叫随到。

有时候,她喊我去她家,什么事也不做,就让我坐着陪她在阳台看云。

我闲的实在难受,就帮她把洗衣机里的衣服晾开。

有时候,她会让我,带着她去一些她之前拍过照的地方再拍。

她说,那是之前她爱过的那个男人,给她拍的。

她再次站在那个地方,有一个和他相似的人再给她拍照,她会觉得他还在她身边。

这些,都还算正常。

那天,她让我照开车去她家,并且把家里密码告诉了我。

我立刻觉得不对劲。

她在家,为什么要把密码告诉我。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明白了。

她躺在卧室的床上,穿着内衣。

她朝我招手,示意我进去。

我站在门口,犹豫了很久。

我不知道,每个月的 6000,我提供的服务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她说:「帮我拍一套私房照吧,女人过了 35,老得会更快,我想记录自己现在的身体。」

我松了一口气,终究是我自己想多了。

她很专业,应该拍过不少艺术照,每一个动作我说一次,她就知道怎么摆。

化妆品可以掩盖脸上的细节,但依旧抵挡不住时光在她的颈部和腹部留下痕迹。

我拍了一整个下午,我努力保持距离,不让房间内的气氛变质。

拍完最后一组,我手机响了。

李出邀请我视频电话。

我跟王姐说:「姐,拍完了,我上个洗手间。」

我接通了李出的视频,她在球鞋店里举着手机:「我参加大赛拿奖了,用奖金给你买双球鞋。」

我:「不用了,你留着……」

李出:「必须挑一双。」

我:「就那双白色的吧。」

我话还没说完,厕所门开了,王姐居然进来了。

而我站的方向,背靠门,李出能清楚地看到王姐从门外进来。

王姐刚刚拍完私房,这种状态进来,我跟李出算是玩完了。

我立刻把视频转语音:「我要紧急开个会,你买白色那双就行。」

王姐倚在门边:「女朋友?」

我:「嗯。」

王姐:「还是年轻好啊,你回去吧。」

10

我立刻开车去商场找李出。

这个傻姑娘,奖金一共才 600,给我买了一双 800 的鞋。

我看着球鞋哭笑不得:「我用不上这么贵的鞋。」

李出:「你现在算是半个职场人了,一身行头不能太差。」

我想想自己刚才的「工作」。

自己真的配不上这个女朋友。

我有预感,这样下去,绝对要出事。

这次拍私房,下一次指不定要做什么。

但是,挣钱这事,我又必须得做,毕竟穷怕了。

只能折中了,问一下王姐是做什么行业的,我能不能跟着学一点,帮她打下手。

当我在王姐面前问出这个问题时。

王姐第一次对我发火了:「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娃,也配问我是做什么生意的?我交代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少废话。」

从那天起,王姐再也没让我单独去过她家。

而我拍照片的对象,也从王姐,变成了一个年轻的黑长直小模特。

流程和之前一样,各种高端场合的照片,各种景区的游玩照。

有时候我甚至会想,我该不该拿工资。

毕竟,陪一个年轻女模特吃喝玩乐这事,怎么听都应该是我付钱。

11

这工作,虽然轻松,但绝对算得上高风险行业。

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擦枪走火。

万一陷进去,就麻烦了。

毕竟我很清楚,我爱的还是李出。

既然跟着王姐干这条路走不通,那我就自己开辟一条路,让王姐给点投资,我自己干。

这样,我也算是没有骗李出。

王姐确实是我的投资人。

我跟王姐约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酒吧,我先干了两杯:「姐,我想跟您商量个事。」

王姐:「什么事?」

我:「我想弄个摄影工作室,你能给我点投资吗?你占 20%。」

王姐:「你找我要投资?你直接找你家里要不就得了?「

我:「我爸妈都在家里种地,我家要能拿出钱来,我也不至于来跟您要。」

王姐举着酒杯的手在空中停了半分钟。

她喝了两杯酒,点了根烟:「等一下,你是说,你爸妈在家种地。」

我:「对啊,很辛苦,所以我想分担一些。如果我跟室友老白一样,家里是拆迁户还自己做白酒生意,那我也享受大学生活去了。」

王姐:「你要多少?」

我:「3w 就够了。」

王姐:「行,明天一起吃个饭,你这个工作室就开干。叫上你室友,多个帮手总没错。」

我:「好,谢谢姐。」

12

第二天,我叫上李出和老白,和王姐一起吃了个饭。

摄影工作室在我和李出的名字中各取了一个字,叫「出见摄影工作室」。

取义「人生若只如初见」,记录每一个值得回忆的瞬间。

工作室开张了,老白送了个花篮,就继续当他的花花公子去了。

李出为了给工作室帮忙,自学了 PS。

我们推出的第一个业务,就是「最美证件照」。

原先,校内没有专门拍证件照的地方。

临时有需要,都是去打印店,随便拍一张。

那真是睁闭眼由命,美丑在天。

每一次取照片都像开盲盒。

有时候取出来,都会怀疑自己拿到了限量款,因为之前自己的照片从没这样的。

我们拍证件照收费 28,比打印店贵 10 块。

但是,我们提供精修,修完图后还会将电子版发到你的邮箱。

这多出的 10 块钱,就显得格外划算。

单靠这项业务,我们第一个月就挣了不少。

后续我们买了汉服、JK、洛丽塔。

提供服装,在校园内拍写真。

2 个月后,不仅校内的同学来拍,校外的人都慕名而来。

我和李出决定扩大规模。

摄影师现成的,找班上同学,要多少有多少。

修图团队交给李出。

我发现,自己创业,比被包养来钱还多啊,而且过程更爽。

王姐很快就靠分红回本了,之后每个月,都是纯利。

13

我这边事业做得风生水起,老白那边恋爱也谈得轰轰烈烈。

每天在宿舍跟我汇报进展,今天说定下了彩礼,明天说准备买房付个首付。

他一个纯纯富二代说这些,就跟我说明天我要吃个肯德基全家桶一样,也就没放在心上。

某天,我在操场给女同学拍 JK,看到老白和一个女生牵着手走出校门。

那个女生黑色的长直发披在肩上,身材高挑,难怪老白居然动了结婚的念想。

可我总觉得,那个女生有点眼熟。

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在提醒我,这事好像有问题。

但手头有事,我也就没深究。

把这一单拍完后,也就把老白和他女朋友的事情忘了。

他这个家庭条件,还轮不到我来担心,我还是先把自己的首付钱赚够吧。

14

事实证明,人的第六感确实很灵验。

那天我在工作室对账,两个警察找到我:「你好,请问是李见吗?」

我:「是的。」

警察:「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到了警局,我懵了,警局蹲满了人,其中还有不少熟面孔:老白、王姐、还有那个,我觉得很熟悉,却一直对不上号的老白女朋友。

她就是王姐让我拍过的那个黑长直女模特。

王姐盯着我,里面没有含情脉脉,只有蔑视。

两个小时后,我终于弄清楚了一切。

这个世界上,没有富婆文学,只有杀猪盘。

一切,始于那个我去酒吧做气氛组的夜晚。

15

那天晚上,做杀猪盘的王姐,和往常一样,去酒吧挑选目标。

当然,除了挑选目标,还有一个事,顺便拍摄一些素材。

可是,那天酒吧灯光太乱,拍出来的照片没有一张满意的。

这时候,年少无知的我过去了。

我帮她调好参数,并且拍了几张非常不错的照片。

接着,我和她开始喝酒。

我一喝上头,就习惯性吹牛。

特别是面对一个比自己强势太多的「富婆」,我下意识地打肿脸充胖子。

王姐自我介绍:「你叫我王姐就行。」

我自我介绍:「我叫李见,拆迁户,家里做白酒生意。」

在聊天过程中,我把室友老白的身份安在了自己身上了。

我太害怕贫穷,以至于用酒精和幻想来实现自己多冤枉。

我吹嘘,家里的白酒代理生意就像印钞机,每个月大几百万的进账。

我刚上大学,家里就给我转了 30w,练习理财。

我自己一直想开车来学校。

但是家教严格,所以还是想通过自己的能力挣钱,不能做一个肤浅的富二代。

王姐满意地笑了,她今晚没白来,逮住了一只嗷嗷待宰的猪。

当晚,她把醉得不省人事的我带回住处,在她眼里,那就是一堆即将收入囊中的人民币。

王姐开始了她的计划。

16

首先是,以要我帮他拍照为由,每个月给我 6000,雇佣我。

她知道,这个是鱼饵。

我果然上钩了。

她去高端场所,拍的所有不露脸的照片,其实都是某种意义上的「鱼饵」。

因为做杀猪盘有两种。

一种线下,就像王姐和我。

一种线上,有王姐手下其他人操作。

线上的杀猪盘,需要养微信号。

这个微信号,是按名媛标准来打造的。

让你加上这个号之后,以为是个真人。

聊出感情之后,一步一步套你的钱。

所以,王姐这 6000 花得值,一方面把我吊住了,一方面,我也真在帮她打工。

再以有闲置车为由,满足我「想开车来学校的愿望」。

17

王姐要做的第一步,是让我跟她产生怜悯,接着陷入她设置好的温柔陷阱。

所以,她编造了一个凄苦痴情的人设:爱过一个和我很像的男人,哪里都好,就是喝完酒之后会家暴她。

翻译一下,不就是:你和他很像,而且喝完酒不家暴我,所以你就是我最心仪的那款。

所谓的拍私房,也是管用伎俩,通过密闭空间的近距离接触,打破心理防线。

我一直不上钩,让王姐很恼火。

后面,我甚至还傻乎乎去问王姐,她是做什么行业的。

她不发火才怪。

不过,我喝醉酒盗用老白身份的问题,很快就暴露了。

那就是,我去找王姐要投资。

在我说出我父母在家种田时,王姐的心应该跌入海底了。

她在心疼她的前期投入,她在思考补救措施。

在短短几十秒里,她决定大放血,用 3w 换一个真的富二代老白。

于是,她给了我 3w 投资,让我带老白出来。

这次她们谨慎了很多。

王姐以很看好老白,身边有个好姑娘要给他介绍为由,加了老白微信。

之后,介绍黑长直模特姑娘和老白认识了。

小模特确认了老白手机里的余额,才开始进行下一步。

在王姐庞大的团队运作下,老白越陷越深。

之前在我身上亏的钱,他们都要在老白身上榨出来。

这中间有个小插曲。

王姐以为,她给我投的 3w 就这样打水漂了。

谁知道我真把这事给做成了,每个月还给她分钱。

王姐团队对老白的杀猪盘已经进行到最后一步,老白都已经把基金卖掉,准备转给小模特了。

这时候,王姐手下的一个线上杀猪盘受害人报警了。

整个团伙被一波带走。

老白,这才幸免于难。

而我和王姐因为有转账往来,也被带到警局问话。

18

走出警局后,我和老白约定,这事谁也不说,尤其是李出。

我们回到工作室,李出一个人坐在电脑前修图。

她头也不抬就开始抱怨:「李见,那么多预约的你不整理。你看周四上午都有撞车的了,还有让你把那些衣服拿去后面洗衣店你也没拿。我们还需要 3 个签约的摄影师,这周必须解决……」

我弯下腰给李出捶腿:「好的,我立刻就去办。」

我和老白走出工作室。

老白看着「出见」的招牌说:「你小子,借着我的名头,事业爱情双丰收。把我弄得差点底裤都搭进去了,你说这账怎么算?」

我:「请你喝顿酒,压压惊?」

老白:「谁敢跟你喝酒。」

我:「那你说怎么办。」

老白:「你这『出见』,有没有想过扩大规模?」

我:「想是想,这不是资金有限,『投资人』又进去了吗。」

老白:「你看,我这个投资人怎么样。」

我一拳打在老白胸口:「资本家这套是给你玩明白了啊。」

19

毕业后,我和李出去了一趟厦门。

在鼓浪屿上盖章,在海边光脚踏浪。

我们都是第一次旅行,但我们约定,以后每年要来一次旅行。

我们在沙滩上掏贝壳。

李出说:「人就像这片沙滩,表面上细腻,其实下面埋着很多秘密。」

我拿着手里的贝壳说:「这些,就是沙滩想掩盖的秘密吧。」

李出:「对。」

我:「你想一个一个挖出来吗?我可以陪你。」

李出「不用。」

我:「为什么?」

李出:「你会因为沙滩有贝壳,就不喜欢沙滩吗?」

我知道,李出不是单纯,她只是足够爱。

19

后来我去见过一次王姐。

她说,她跟我说的很多故事,是真的。

包括那个,她年轻时候遇到过一个很爱的人,和我很像。

那是真的,并且那个男人并不会喝酒,所以更不会家暴她。

他是她的第一个「猎物」,她杀的第一只「猪」。

那时候她刚入行,真的爱上了。

但是带她入行的人说,这是正常现象,都要过这个坎。

她「杀」了他 50w,有 20w 是贷款。

她平静地说:「后来,他跳楼了。」

我:「你敢说你爱过他?」

她:「爱过,但是,我爱钱多过爱他。」

王姐说,跟他做杀猪盘的人很喜欢一句话:今年赣州没有下雪,就像章贡区没有爱情,娱乐城的爱人永远带不回家,我们的终点也只能停在赣 B。

她没有想过,用「爱」向魔鬼换取金钱的人,不配谈「爱情」。

吃软饭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 专三千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