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有没有人装逼正好撞到你擅长的领域上的?

 2021年10月10日

我欢天喜地去买房,结果惹了一身骚,怎么都摆脱不了。

我一直在忍,直到他坐在我家客厅,挨着我可爱的女儿。

1

2020 年 10 月,我计划在深圳南山买套房。

我搬到南山,提前来熟悉区域。

最后,在看了几十套房子选中了其中一个小区。

所以我们开始主力看这个小区的房子,并且认识了钟杰。

因为我们只能在明年 1 月份才能凑足首付,考虑到中间会有两个月走流程时间,所以算着时间,决定 10 月出手买。

也就是我们有一个月的时间,不断地看房,以及和业主洽谈。

当时深圳基本进入卖方市场,一套房 N 多人抢,眼看着一套比一套贵,看得我心慌。

事实就是,越心慌越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

钟杰当时有新房源就会直接发到群里,然后带我们去实地看,我对他说的话也是基本上全信。

但在后续的接触中,我渐渐发现钟杰的套路。

技能满格,把我看得一愣一愣的。

2

第一次发现他们有问题,是在我们看中一套房子之后,发现钟杰根本约不出来业主。

那天,我们看想约见业主聊聊价格。

结果他说,「姐,业主标的 780 万,就卖 780,低于这个价格,不谈。」

当时 780 万已经是最高价了,上一套卖出去的还是 765 万,我当然要争取下,让他先约出来,再谈。

但钟杰就很骄傲地跟我说,「姐,如果你确定能买,我再约,但谈的时候,你就不能再说压价的事情,要不你就害了我。」

害了你?

我不理解。

中介不就是磋商价格、促成成交的吗?这不都是正常流程吗?

尽管自己不喜欢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状态,但我还是点头答应了,毕竟房子还是得买的,中间难受点就忍了。

然后钟杰就去约了。

还好!

还好!

真的是还好!

还好业主当天没空,说转天可以语音。

这才让我可以跳脱出来整体思考下的时间。

之前钟杰都是「姐没问题,我去协调」,怎么今天就变成「害了我」。

我能感觉到有事儿,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

所以,我转天一早就联系了另一家中介。

我进店后,对方就说,这个房源有钥匙,随时可看

然后,当晚,他们就把业主约了出来。

注意,是约了出来,是面谈,不是语音。

没有害了谁。

也没有任何困难。

这个时候我想,原来业主也会区别对待各家中介,不是完全同等。

但为什么会区别对待,我是见了业主之后,才知道真相。

3

洽谈室里,业主迟到了大概 15 分钟才来。

是个 40 多岁姓张的大哥,加班结束直接就过来了。

张哥一进门就不停地道歉,说自己有个会一直没结束,所以来晚了,特别不好意思。

我看着他诚恳弯腰道歉的样子,完全无法和钟杰口中描述的「大哥」联想到一起。

什么「业主不缺钱,哪有这么多时间见这么多买家,肯定谈妥了再见。」

还有什么「大哥挺不好惹,我也不敢轻易拿着没谱的信息联系人家。」

但现在,张哥坐在我对面,一个小姐姐端上来一杯水,他都要点头说句「谢谢你」,明显不是个强势霸道的人。

怎么在钟杰嘴里就变成了那样?

钟杰,一定在忽悠我。

但他到底为什么忽悠我,我不知道。

我开门见山,问了压价的事情。

张哥有些犹豫,但还是给了一个让步。

「我其实心里预期是 775 万,比标的 780 最多便宜五万,因为我也要换房,再低,钱不够了。」

看到了吗?

我只是简单问了一句,对方就让了五万。

到底为什么钟杰一副,我问了就犯了大忌的样子。

我实在不懂。

所以,老公把中介支出去问事儿的间隙,我留下来独自面对张哥,装作随口问了一句。

「张哥,我们第一次买房,你感觉哪个中介靠谱点?」

张哥毫不避讳,「那谁他们家肯定不行,坑过我。」

那谁他们家,就是钟杰他们家。

我一下子来了警惕,这里面肯定有事儿!

我就一副取经的态度,把这件事给套了出来。

原来,张哥上一次卖房的时候,本来已经确定了买家(不是通过钟杰他们家机构),被钟杰他家搅黄了。

为了抢客户,他家的中介给客户发短信,说张哥家房子阳台漏水,千万别买,买了漏财。

其实漏水根本不算什么大事,因为重新装修时,怎么都是要重做一次防水的。

但那客户是个生意人,根本听不得这种话,太不吉利,因为忌讳只要说出口了,你就根本忘不掉,甚至以后出点什么事儿就会往里套,往里归因。

最后就还是没成交,张哥又耽误了好久的时间这房子才卖出去。

张哥拿到了发短信的人的电话,打回去发现竟然是钟杰家的人,直接找上门理论了,当时闹的不可开交。

但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门店的中介也换了好几茬了,所以当这茬中介一遍遍打电话求着帮张哥卖房的时候,张哥还是答应了。

因为,钟杰和他的同事提出了极为诱惑的承诺。

「我们肯定帮你高价卖出去!」

「775 确实是合理价位,但我们能帮你多卖五万!10 万都有可能!」

张哥肯定不会拒绝,谁会因为一个往事,拒绝 10 万呢。

所以,着急买房的我,就成了棋子。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能划价的原因。

这,就是钟杰忽然变脸的原因,因为他需要换个打法,才能骗我上套。

我不仅要给 20 万的中介费,我还要多花几万,要替钟杰做嫁衣,花我的钱,装点他家的门面。

真的,如果昨天张哥跟我语音了,没有这一晚思考的时间,加上钟杰他们四五个中介集体围攻,我极大概率就从了,按照他们的定价买了这套房。

不止我多花了钱,也顺利带动了小区房价再次快速增长。

真优秀。

这一晚上,我气得快乳腺增生了。

4

成年人的拒绝不是直接的。

不回复,就是拒绝。

我没去跟他撕逼,只是不再搭理他。

钟杰依旧在群里分享一些房源信息,基本上是每周一下午的七点后。

这是他整体梳理房源和客户信息的特定时间,然后群发给众多潜在客户。

我已经不回复了,因为我已经决定不再通过他家买房了。

我以为钟杰能懂。

但他没有。

就在我第一次和新中介去看房的时候,在小区里碰到了钟杰的同事。

15 分钟后,我房子还没看完,就接到了钟杰的电话。

第一次我没接,他又打了一次。

我接起来第一句就是他的质问,「姐,我们同事看到你跟那谁谁家去看房了,你怎么跟他去了?」

真的,问得我哑口无言。

我,完全,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

甚至被他质问的,我都有一种对不起他的感觉。

我根本不懂如何应对这种特别有理的人,无论什么情况,浑身写着理直气壮的人。

我只是弱弱地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我就看看,想多多对比。」

毫无气势。

然后,他发来了一堆房源链接。

让我跟他去看,下午就去。

我当时懵了。

这节奏对吗?

还没等我说话,钟杰就在电话里继续安排着我,「咱们下午三点南门见。」

口气一副没得商量的强势。

我确实弱鸡,不喜欢和人对抗,但被逼到墙角当然也会不爽。

怎么我跟别家去看个房,他就敢来质问我?难道我没有自主选择中介的权利?

怎么他的那什么鬼同事,看到我就把我的行踪转头告诉他,这跟侵犯我隐私有什么区别?

你们中介每天都在小区里晃悠,是不是我时刻都要被你们监控着?

以后我走在自家小区,还得避讳着你们中介吗?

我真的没有把话说绝的习惯,所以我只是回答,「最近没时间,有机会跟你去看。」

我认为,这就是拒绝,已经很明确了。

钟杰之后也确实很久没再联系我。

他再找上我,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了。

5

中介不一定能让你买到房,但他一定能让你买不到房。

请大家一定要相信这句话。

并且,铭记于心!

10 月 27 日,我买下了人生中第一套房子。

业主是港大毕业的,非常文质彬彬的一个金融男,现在在香港的汇丰上班,平时这套房子他根本不住,我们约定元旦后付首付、过户。

作为一个有娃的老母亲,业主这个履历简直加分项,我都已经脑补自己女儿戴着学士帽的样子了。

签完合同的晚上,我特别兴奋,特别想发朋友圈。

但经验告诉我,事情没到最后一刻,总是说出来就不灵了。

毕竟我只是签了购房合同,距离最后过户拿房本还有两个月,中间还有极大的闹掰概率。

所以我告诉自己要淡定,不要告诉任何人。

当然,也没告诉钟杰。

因为我担心他跳出来把我这单也搅黄了。

6

在这我先跟大家说下其中的风险。(关心剧情的朋友可以直接跳到下面小节,不影响阅读。)

签合同不算真正成交,过户才是,再此之前都有黄的机会。

我定的那一套房给了业主 20 万的定金,如果因为我的原因没成交,这 20 万我就得赔给他,因为业主的原因没成交,他要退还 20 万,再倒赔我 20 万。

非常简单,但是实操里存在一个风险。

就是如果市场上行,价格快速上涨,业主发现即便毁约赔了违约金,上涨的金额也足以让他多赚一笔,那么有些业主就会选择违约。

如果市场下行,下跌的房价高于定金,也会有买家选择违约,减少损失。

现在,我就面临着第一种情况。

而且目前报价来看,我定的这套房,现在加价 40 万,也有人买。

我十分担心钟杰会跳出来告诉那个业主,毁约吧,他们能帮他多卖 50 万,然后把我甩了。

到时候,我就真的两三年内再也上不了车了,孩子上学可能也是个难题。

7

近一个半月,我都没和钟杰说过话,他仅在群里转发过两次新房源,我没回复。

但是在 12 月 5 日那天,我印象很深,那天是个周六,我正在公司加班,收到了钟杰的微信。

他问我,「姐你买到房子了,是吗?」

他的问话令我很不舒服,侵略感特别强。

我没回复他。

隔了一个小时,钟杰直接给我打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在工位上纠结了很久,但还是接了。

没等我说一句「喂」,一句质问就从听筒怼了过来。

「姐,你是买房了吗?」

忘了是哪个心理学家说的,如果你想从对方那获得实话,就用打电话的方式。

短信邮件这种文字类的,对方有充足的时间措辞;见面,对方又容易被周围事物扰乱。

只有电话,问点是或否的问题,对方通常就会告诉你实话。

所以我说了。

「嗯,买完了。」

「你买的哪个?」

我没回答。

他又追问。

「是小区四号楼那套吗?」

我隔了许久说,「是。」

然后电话那边的声音瞬间大了起来。

「你怎么不找我买?」

「我明明给你发过那个房子!」

我压着这两句话给我造成的不适,安抚着他「下次有机会我再找你买。」

但钟杰完全不理我不想继续纠缠的需求,继续跟我撕逼。

「你这是跳单!」

「你都不愧疚吗?」

「带你看了这么多次,最后一声不响找了别家!你好意思?」

「就因为你这单,我直接被降级了!」

我被他质问地一愣一愣的。

啥意思?

只要我联系过他,就不能找别家了?

二手房交易有这种不成文规定吗?

而且降级会因为某一单,说降就降?

真的,面对强势的钟杰,我都不知道如何反驳。

也是因为我不够了解这个行业,不想说出口一些自己都没了解的事情。

所以我就显的特别的没底气,在询问他。

「钟杰,这个房子,我没跟你看过,你转发在群里,我甚至都没有回复,这个叫做跳单吗?」

他想都没想,迅速回答。

「当然,你这是把我家的房源泄露给别家了!」

「不对啊,这套人家店里本来就有钥匙。」

因为当时已经不打算找钟杰买,所以他发在群里的房源,我都没点开看过。

但他继续不依不饶,「那你不也是拿着我推荐给你的房源去问的?」

我语重心长地回答,像对他作出保证似的,「钟杰,你发给我的房源我没有转发给他家。」

结果换来电话那边的嘲讽。

「我看你现在还是一点愧疚都没有,甚至一句对不起都不跟我说?」

「现在因为你,我被降级了,我们十几个兄弟都被牵连了,跟我一起倒霉。」

我越听越无语,这啥公司,因为一单没成交,给十几个员工降级?

「钟杰,我不了解你们公司内部规定,但如果跳单真这么罪大恶极,那你们公司应该在看房时就让我跟你们签协议,注明看过就得买,不然以后你们不得月月都降级?」

从心理上,我还是可以理解钟杰的,毕竟在前期做的工作成了无用功,现在心里有气也是正常。

但这种因为我导致这么多人工作出现问题,这样的锅我不接。

「难道只要你转发给我的房子,我就不能再找其他家中介了?这是什么道理?你确定你们公司没违反垄断法?你要不要内部申诉下?」

我噼里啪啦说了上面几句话,把我觉得奇怪的地方一条条质问回去。

甚至还替他思考了下公司规定的不合理之处。

可钟杰完全不鸟我,一秒钟都没思考,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彻底超越我的认知。

8

钟杰声音低沉。

「姐……您等着。」

「我们兄弟们都说要去拜访您一下……」

然后他又念出我租房的地址,具体到房间号。

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脑子「嗡」一下炸开了,心脏快跳出嗓子眼了,之前闪送东西,把地址发给过钟杰。

钟杰知道我的地址……现在,家里,只有我妈和女儿在……

我不敢继续往下想。

挥手合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抓起包就往家狂奔。

在车上,我给老公打了电话,让他赶紧别加班了,快回家,他也吓坏了。

然后又赶紧给我婆婆打电话,可电话怎么都打不通,把我急的要命。

我握着手机,按下了 110,但又犹豫了。

我盯着手机屏幕上,脑子里闪回着这一系列的事情,总觉得哪里不对。

就为了卖出去一套房?

钟杰是打算把自己送进去吗?

不对。

钟杰,他只是个小人,蝇营狗苟,眼里只有签单,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会提前算计好跟你见面时说的第一句话。

但对我家人下手,这是犯罪。

敢出手犯罪的人,说到底都是胆大妄为、行动力强、不惧一切、敢豁出去的人。

这不是同一种人。

钟杰不是这种人。

那他到底想做什么?

除了不对劲,我更不想激化矛盾,很多时候,人会不自觉放大了风险,调高风控,结果不得不通往最难的结果。

现在我的情况是,如果报警后钟杰被辞退,甚至被拒了,他可能会更加疯狂报复。

说实话我有拖累,我有一大家子,白天的时候家里就是一家子老弱妇孺,我赌不起。

我要是光杆司令,我现在一定报警撕烂他,举报到他再也当不了中介。

可是现在,我只能看着手机按出来的 110,又一个一个数字删掉了。

点开通话记录,拨通了他的那串手机号。

9

只响了一声,钟杰就接起了电话。

我拿出另外一个手机,按下了录音键。

他先是「嘿嘿」笑了一下,然后又吊儿郎当地讽刺我。

「哟~难得啊,还主动给我打电话,你不是都不接我电话的吗?」

我没理他的挑衅,直接问,「你想做什么?」

「我恭喜您啊,买房啊,人生大事啊,我买点点心上门看看您。」

「你想怎么恭喜?」

「去您家坐会啊,我们那十几个弟兄,都想跟您同喜一下。」

「我没同意你去我家。」

「嚯,姐,咱们朋友好久了,朋友上门,都不行啊!我都快到了。」

然后,他就挂掉了我的电话。

此时我拿着手机的手都在抖。

但至少这通电话,我表达了我的态度,我没同意他进门。

如果,他一会真的出现在我家,就算非法侵入,情节是否严重再论,但这个事情,就是发生了。

10

司机被我催的开得飞快,直到我到家,我婆婆依旧没接电话。

我现在杀人的心都有了!!!

怎么就不知道手机带在身边!说过多少次了!手机买来是摆设吗???

我和老公像疯子一样狂奔到家,叫来的保安守在电梯间,我手机打开录音匆忙塞在裤子口袋里,手里握着一把剪刀,走都到门口。

「哐」,老公一把推开门。

钟杰,就正在客厅里。

只有他一个人来。

没有所谓的十几个兄弟。

我的女儿就坐在他旁边,俩人一起搭乐高。

女儿看到我进门,喊了一句「妈妈」,然后跑过来迎接我。

我立刻蹲下上下检查,没有任何外伤才把她护到身后。

而我的婆婆,丝毫没有危机意识。

此刻还在厨房切水果,我血气都顶到脑门了,她怎么就这么让一个陌生人进了门???

钟杰坐在沙发上,身子往后一仰。

故意微笑着对我说,「姐,你回来了,哥也回来了。」

我当时,我气到浑身发抖。

我强压着自己的恶心,强迫自己冷静,千万别一冲动拿着剪刀一把攮死这个傻逼。

老公一嗓子把婆婆叫了出来,让她把孩子带出去,婆婆照做了,但还不忘嘟囔一句「水果还没切完呢~」

「软肋」都从房间里离开后,我软下口吻,装作恐惧对钟杰说。

「钟杰,你已经让我害怕了,我没想到我只是没找你买房,你就上门威胁我。」

他听到上门威胁这四个字,也发觉不对,就开始规避。

「姐,你没做错你怕什么?为什么不敢让我来?你看,我还给你买了水果。」

然后他指了指桌子边的一兜用红色塑料袋装的苹果还是梨的。

我们不可能让他说些有的没的绕过去,把违法犯罪说的跟朋友聚会似的。

老公开始下套。

「我家只有一个 70 岁的老人,和一个三岁的孩子,她们什么都不懂,我老婆说了不让你来,你却非要来,现在请你离开。」

钟杰不走,还很自在拿起我家遥控器,在那调着台。

「我给你们送礼来的呀!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没看见这水果吗?」

我上前一步,对他冷冷地警告,「我劝你不要不听劝,如果我去举报,你的从业证都会被取缔。」

我是故意的,激怒他,他才能不爽,才能说点过分的话。

「你去啊,姐,我可是知道你公司是哪个,不是挺大那家吗?我要是没事去拜访拜访你!」

钟杰站起身,走向我们。

「我要是没工作,我就没饭吃了。」

「我就只能天天找你啊姐。」

「让你赏点饭啊。」

说完,他就阴森森地笑着看我。

上面每一句都没说什么实质内容,但作为当事人,一听就能深刻感受到无比恶心的威胁。

他走之前,还不忘最后激我一句。

「等新家搬进去,我也去祝贺下,我记得你家客厅挺大的,我也去住两天,姐~」

11

老公赶走钟杰,回来反锁住防盗门。

我坐在餐桌边,大口喘着气。

刚刚受的委屈都换成现在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婆婆也反应过来情况不对,知道自己差点把孙女至于危险之地,此刻悔恨地要命,站在一边不敢出声。

老公拿出了我的手机,把录音关上,坐在我旁边,握着我的手。

「没事了,人走了。」

可我根本平复不了,我现在快爆炸了。

这两天受的委屈都爆发了出来。

「草他妈!就那种傻逼,竟然来威胁我?」

「我做错了什么?明明是他心术不正,反倒来威胁我?」

「我买个房,不止要省吃俭用,刷脸借钱,还要被这种孙子威胁?」

「凭什么?!」

……

婆婆被我的样子吓了一跳,老公一言不发。

我吼出了这些话后,好久,情绪才慢慢平复。

静默了 10 分钟后,老公才开口,「这样不行,我们没有筹码,报警了也还是被动。」

「是,刚买的房子也不可能退,我们还是要住进去的。」

我开口问。「你说,他到底想干什么?」

然后老公说,「估计不是想真正的犯罪,敢这么干的案底估计都花了,他们公司怎么敢要他。」

我点点头,「是,我也这么想的,难道是恨我们没找他买房,故意报复我恶心我泄愤?」

他摇摇头,「不像,不联系都一个月了,他很早就该知道我们不会找他买房了,怎么发现时不来,隔了这么久才来?」

我恍然大悟,是呀。

虽然看上去是因为我今天告诉钟杰我买房了,他才炸锅。

但实际上,我们已经一个多月不联系了,但凡是个干销售的干中介的,一个客户从天天催着你到完全不回复,怎么会意识不到什么问题?

何况他还是个干了三四年的资深中介。

他到底图什么?

12

搞清楚对方的真实目的,才能知己知彼,直到击垮他。

当我们走进他们门店时,已经是周日下午六点。

看房的人渐渐散去,大多数中介开始坐在电脑前梳理房源和客源,包括钟杰。

走进去的时候,我端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吊样,没管前台的妹子问话,直接大步走到后面办公区叫嚣着。

「找钟杰。」

所有人都抬头看向了我们。

钟杰没想到我会来门店找他,看我们的时候,也愣了一下。

但也只是愣了一下,丝毫没有害怕。

慢悠悠站起来,完全不忌惮周围忙碌的八九个人,也不怕他们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轻蔑地对我说。

「怎么,想通了来跟我道歉吗?」

说完坐着的几个男男女女只是瞟了我几眼,然后又低头开始办公。

「我们聊聊,把这件事解决下。」我对钟杰说。

「行啊。」说完,钟杰就准备走去洽谈室。

我老公拦下了他,对他吼道:

「你把你那十几位弟兄一起叫上吧。」

钟杰愣住了。

然后,我站在他们工位前,特意把这件事情在所有人面前还原了一遍,质问着「谁是这十几个好弟兄」?

我以为,我说出这件事的时候,其他中介会不可思议、会质疑钟杰人品、会担心波及到自己,毕竟他们可是钟杰口中那「十几个弟兄」。

但他们没有。

他们十分平静。

没有人主动出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每个人都西装革履地坐在电脑前继续浏览房源。

看着这一屋子的人,你根本无法把他们跟白领联想到一起,可能哪个人手机一响,铃声就是广场舞常用舞曲。

在我观察他们的时候,有个女孩回头看我,还翻了个白眼,一副「多大点事」的轻蔑表情。

当时,我就有了判断。

看来,这一屋子的人,对钟杰的做法,见怪不怪。

那钟杰会伤害我家人的可能性就大幅降低了,因为哪有这么多敢犯法的人。

13

我一进门的时候,就点名要见店长。

直到我逼问了很久,他们其中一个男的才不情不愿地站起来,说他就是店长。

我当时就无语了,好家伙,20 分钟啊,整整装傻了 20 分钟。

这店长被推出来后,不耐烦地叹了口气。

没跟我们说任何话,也没道歉。

只是走到钟杰对面,拍拍他的肩膀,「给我个面子,这个事就这么算了。」

虽然对他们的行径有一定的低预期,但他说出这话我还是愣了一下。

不是「你怎么做出这种事?」

也不是「你这是犯罪!」

而是「给我个面子,这个事就这么算了。」

彷佛我和钟杰就像是发生了一个小矛盾,双方都有错误,而且我的问题更大,店长是辛苦出来调节的大哥。

到底,到底,这些人经历过多么彻底的解放人性,才能如此彻底只留下了身体里的兽性。

真 tm 狗。

钟杰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

「这俩人完全不知错,到现在都没跟我道歉。」

「钟杰!」

「店长!」

我和老公就看着俩人一唱一和,一个红脸一个白脸。

很是无语。

这种套路,职场跨部门沟通中谁又没见过呢?

骗一些大爷大娘或许管用,但大家都是出来讨生活的,他俩怎么就觉得可以晃点过我俩。

我当时真想站旁边讽刺一句「继续演」。

可我跟老公今天上门,就是想探明虚实,看看钟杰到底怎么回事。

如今已经得到了答案,肯定不会火上浇油。

最后,店长一脸抱歉地看着我俩。

「哥,姐,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我来说他。」

所以我俩顺坡下驴,二脸都是对店长的感激之情。

这事儿,应该差不多就到这了吧。

可就在我俩对钟杰放松警惕后,直接被打脸了。

因为,当天晚上,钟杰就发了个朋友圈。

「这事儿没完!」

我确定,那就是发给我看的。

我的心,又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

14

女儿在小床里睡的香甜。

我和老公忙碌着收拾一些女儿和婆婆的生活必需品,明天一早,我们就把她们送到一个小姑姑家暂住。

无论钟杰打算干什么,或者什么都不干,她俩都不能继续留在这冒险了。

直到我们彻底把钟杰……终结了。

周一,我和老公都请了假,我去送俩人过去。

老公则去找了我们租住的小区物业。

他提出不能让这个人进小区,自己已经被威胁了。

但物业说他们主要服务于业主,我们是租户,还说这样很难安排给保安,只能尽量配合,还是建议我们报警。

几句话把我们踢皮球了。

报警?

现在报警,能有个什么用?

估计口头警告两句就给放了出来,然后让他出来后,更加疯狂地报复我?

我和老公俩人找了个星巴克,每个人点了大杯冰拿铁,再另加两个 shot,坐在角落痛饮。

这他妈都叫什么事儿?

我俩商量,要不找人查一下钟杰的家人都住哪在哪上班,你威胁我,我也威胁你。

但这在违法边缘试探的做法,我俩实在干不出来。

而且还容易打草惊蛇。

不行不行。

想来想去也没办法,难道我们就要被这种逼人一直威胁着?

我抱着试试的态度给业主发了微信,业主倒是给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他本人虽然不在我们买的那个小区住,但是业主群他都在,有业主自己建的,也有物业建的。

他说,每隔几个月,就会出现有其他业主提出不要让中介进小区。

虽然在群里没说明,但猜想跟我们的情况一样。

然后业主还特意花了半个多小时找出来聊天记录,挨个加了这几个邻居聊了一下。

最后,他把这几个人微信号都推给了我。

「加吧,我都问过了,他们都知道情况了。」

「嗯嗯,实在麻烦了。」

「没关系,加油!」

加上那些业主后,我才彻底知道钟杰要干什么。

不是气不过撒火恶心我。

也不是真要弄死我。

而是。

讹钱。

这些业主都是买二手房住进小区的,他们都曾接触过钟杰,但最后却没跟他买。

每个人都被他讹过,少则三千,多则两万。

钟杰跟他们每个人索要了「辛苦费」,不然就去一直去新家「做客」,反正他知道每个人都买了哪套房。

有个业主还留着当时微信对话的截图,发给了我。

「美女,我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啊,十楼业主说房子卖出去了,是不是你私下交易了?」

「如果不是,我给你推荐别的房源,如果是,房子我带你去看的,中介费你一分不能少。」

「要不你搬进来试试,做人要讲成兴。」

……

看完,我的拳头都硬了。

之前钟杰叫这个业主都是「姐」,知道不跟他买房之后瞬间变脸,美女美女的。

而且,「诚信」俩字还打错了。

原来以前的威胁更加赤裸裸,现在的钟杰,还学会了些许婉转。

只是癞蛤蟆不咬人,他也是癞蛤蟆。

15

大部分的业主,给完钱之后,确实没再被骚扰过。

我压制着心里的恶心,从理性出发和老公就商量着,不行就给他一笔钱,买个安心。

但其中一个业主说的事,让我们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被讹了第二次。

因为这个业主之后换了一辆奥迪,停在小区口等老婆孩子上车的功夫,被钟杰看到了。

转天,他就收到了钟杰的短信。

「换车了啊。」

「发财了怎么能忘了朋友?」

老活新整,又要走了一万。

此刻,我心里那正义的小火苗直接被点着了。

是,有人跟我说,你怎么能和中介发生矛盾呢?

因为你买房了呀。

因为你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因为人家知道你住哪里呢。

所以,因为知道了住址,我就得一辈子活在他的监视下,他的威胁中吗?

我不甘心。

我也不认。

我是个穷人,这房子买已经买了,满五唯一导致了我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会把这房子卖出去。

我的女儿和婆婆已经被迫跟我俩分居了。

过些日子,我就要去过户了。

那时,房子的钥匙就会交到我的手上,我和钟杰的距离就更近了。

我不可能让这种人继续安稳地在我周围晃悠。

但此种境地,我有办法干倒他吗?

有!

16

这几天,钟杰又陆续给我发了很多信息,打了很多电话。

我都没反应。

逼得他发的内容越来越直接。

「你以为不回复就没事了?」

「我带你看房,又给租户买水果又买米面的,还有来回的油费,最后你跨过我?」

「我告诉你,你不把我带你看房花出去的钱赔给我,我们天天见。」

看完这些信息后,我截图保存,依旧不回复,继续上班。

晚上下班回家,进了小区后,我就和老公分开走。

我一个人先走回去。

果然,钟杰来了。

他依旧穿着那套都是褶的衬衣西裤,蹲守在楼梯间,我刚刚走到楼道的时候,他突然跳了出来。

吓了我一跳。

我没理他,抱紧了包快步往家门口走去。

他也猥琐地跟着我走了过来。

看我不跟他说话,他主动开口,但一张嘴就是恶心人。

「姐,躲我干什么?」

「我今天还没吃饭呢?你家有饭吗?」

我虽然心里早就知道最后结果,但做戏就要把戏唱全,把该说的台词都说清楚。

我抱着包,整个人的上半身蜷缩在防盗门边的角落。

声音也是颤颤巍巍又透露着恐惧。

「钟杰,你怎么在这?店长不是说这事儿过去了吗?」

「对呀,过去了,但我都喊你一声姐,你不得请弟弟吃个饭吗?」

我又往里挪了挪,恨不得离他远远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但钟杰看我怂了的样子,反而来劲了。

「怎么急了呢?弟弟就是没饭吃了,你不得支援点。」

我装傻,「你是让我给你钱吗?」

「姐,你看,我带你看房一个多月,花了这么多钱,不得把这钱还回来吗?」

钟杰死活不说要我给他钱的字,但话里话外又都是要我给他钱的意思。

不愧是讹钱讹出经验的孙子。

我又抱紧了怀里的包,身体甚至开始有些颤抖,声音也开始带着哭腔。

「我刚买完房,都没钱了,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钟杰又靠近我一步。

「姐,你总不能让我饿死吧。」

然后掏出手机,拿出个不知道谁的付款二维码让我扫,声音突然变大说:

「来!」

我一副不配合的样子,「你这叫敲诈。」

钟杰身体丝毫不退,依旧把我挤在墙角的姿势,脸上的表情也是凶恶万分。

可说出口的话,偏偏卑微的要命:

「姐,你就别诬陷我了,我都被你害的差点把工作丢了。」

说着又把拿着手机的手往我胸前怼,胁迫着我。

我一副实在无路可退的样子,卑微地说,「我只有一千块钱了,我这个月还得吃饭呢。」

他不回答,因为他接下来无论再说什么,都像是威胁我给钱,他这个惯犯当然不想留证据,所以对说出口的话非常谨慎。

所以,只是手上有动作,逼着我让我赶紧转账。

我不得不从包里拿出手机,很恐惧地瞪向他。

给他转了 1000 块。

看完转账页面,钟杰表情又凝重了。

「就这?」

「我真的没钱了,你逼我我也没钱了。」

钟杰犹豫了一下,估计是想着再跟我纠缠下去也要不到什么,转身就走了。

我放声大哭起来,哭到后面抱着头蹲在地上,哭了好半天后老公才回来,把我扶进了门。

一个多小时后,大门朝着我家门口开的边户邻居回来了。

我拿着提前买好的一箱车厘子,伸手按响了他家装在防盗门上、藏在纱门里的可视门铃。

17

和钟杰的每一次沟通,我都录了音。

虽然偷偷录的不能当作证据,但总能说明点问题。

邻居家的可视门铃录下来的视频,此刻也到了我的手上。

这可是能摆出来的正经证据了。

我把这些打包上传到了云端,链接分享给了当律师的同学。

她在电话里对我说,「视频我看了,最多十天半个月。」

停顿了一下后,又开口说道。

「除非……」

18

不久,就是我和业主约定的过户的日子。

该做个了结了。

我打开了小红书,输入「保时捷」,然后开始浏览。

嗯,都是和车的合影。

这都不行。

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张只有车,而且最像实拍的照片。

一张坐在驾驶位,手里拿着车钥匙,同时露出方向盘和车钥匙上的 Logo 的照片。

下载图片,截掉右下角的水印。

打开微信,上传这张图到朋友圈。

配文:「Dream Car」,再加个红唇的 emoji。

仅钟杰可见。

发送。

没十分钟,他的电话打了过来。

我没接。

等他第二次打来的时候,我直接拉黑了他的手机号。

微信也放入黑名单。

既不损失聊天记录,也让对方联系不到我。

19

线上联系不到我,钟杰自然又跑到线下,我家门口堵我。

当天晚上下班,钟杰又出现在了门口。

我低着头,头发挡着脸,瞟了眼邻居家的门,门铃依旧贴在原位。

然后继续保持一副怕的要死的样子。

「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给你 1000 了吗?」

钟杰像看笑话一样看我。

前面拉黑的行为把钟杰激怒了,他失去了往常的谨慎,说出口的话开始不顾及了。

「拿我当要饭的?」

「你这 800 万的房子,100 多万的车,怎么就跟我哭穷呢。」

「1000 块钱就想打发我?」

我继续表达我的反抗,并且继续拱他的火。

「我的钱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穷疯了?」

他听完表情瞬间变化,又逼近我一步。

「再给我五万,咱俩两清。」

我一把推开他,一手掏钥匙准备逃进屋。

「你做梦。」

说完,我迅速开门进屋,还把门关上,但没有反锁。

钟杰。

我给你机会了。

如果你不拧开这个门,你还有机会。

但机会是留给聪明人的,而不是傻逼的。

钟杰见我慌张逃回房间,「咣」就把门推开,一个跨步就迈了进来。

我「吓得」往里躲。

我家一进门是餐厅,走两步才是客厅。

此时,餐厅餐桌上,摆着一个果盘,里面有一个菠萝。

以及,一把水果刀。

这把水果刀,早晨老公是洗干净后放在果盘边的。

钟杰进门后,并没有往里走太深。

只是站在门边,笑了起来,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小日子过的还挺好,天天还有水果吃?你是忘了自己多么不诚信,害得我工作都受到影响。」

「你工作关我什么事?你自己卖不出去房,天天来威胁我?」

我继续激怒他。

他往前一步,顺手摸起了果盘边的水果刀,右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手机。

又是收款二维码。

然后一边刷着水果刀,一边嘚瑟地对我说。

「来吧,五万,之后,两清。」

我气得直哆嗦,还哭了出来。

举着颤抖的手,给他转了五万。

他收到钱后,放下了水果刀。

「早这样,不就完了。」

说完,开心地离开了。

我看着被他放到茶几的水果刀,掏出包里一直亮着通话页面的另一部手机,「老公,进来吧。」

20 秒,老公就进门了。

虽然钟杰是来求财的不会伤人,但谁又说的准,所以他刚刚就躲在一边听着整个过程。

我们没动房间里任何东西,包括水果刀,包括他刚刚开门时摸的门把手。

拨了 110。

「110 吗……您……您好,我家……我家……被抢劫了。」

20

警察局里。

我泫然若泣。

半小时不到,钟杰就被两个警察扭送了进来。

我看到他的时候,立刻恐惧地后缩,哭着指着他。

「就是他!」

他看到我后,耍狠的表情,立刻取而代之的是热情。

一如我刚认识他时候的样子。

「姐,咱不是朋友吗?」

他凑上来一点,我迅速躲开他。

「警察同志,他一次次威胁我,就因为我没跟他买房子,今天,他还入室抢劫,拿着刀威胁我,不给他五万就要我好看。」

钟杰开始狡辩,「姐,你别逗了,你家我都去过,我还带了水果呢,还陪你家宝宝玩呢。今天我就去看看你,那刀是你家的,根本不是我带的,你怎么诬赖我呢!」

「呸,你每次来找我我都录音了,你一直威胁我给你钱。」

「你还录音?」

钟杰故作惊讶。

「不是你自己说让我帮你找房子,私下会给我钱,怎么是我威胁你呢?」

「你不能偷录一小段,就说我威胁你啊。」

他以为我手里只有偷录的音,所以有恃无恐,因为他觉得那些根本当不了证据。

当我拿出邻居可视门铃拷来的视频,递给警察的时候。

钟杰那双三角眼都瞪大了。

「警察同志你们看,他一次次来骚扰我们,我们拒绝了,他不听,去跟他领导说,领导也说管他,但最后还是一次次来找我们。」

钟杰看到视频后,破音尖叫着

「没有这回事!你这视频根本就是偷录的!」

我抹干眼泪,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不是我偷录的!这是邻居家无意间拍到的!」

钟杰呼吸开始加重,胸腔不断起伏,眼珠子滴溜一转。

「我没收钱!我账户里没有这个钱!」

我就知道。

从他让我转账,而是扫描收款二维码,我就知道。

这个二维码肯定不是他的账号,甚至不是他身边人的账号。

大概率是买来的号。

但这有什么用?

我有转账记录,这笔钱如何流通都是有记录的。

你就算取出来,也是有监控会拍到的。

这对于警察来讲,只是费点功夫罢了。

最后,警察通过转账微信的提现卡号,atm 机取款记录,找到了钟杰的身影。

加上门把手上、水果刀上的指纹,敲死了他入室、胁迫我、给他钱这几个事实。

21

不懂法,可真是可怕。

警察谨慎不多言,没有过多跟钟杰说他即将面对什么。

他还嚣张对我说,「姐,不过讹了你点钱,那几个警察,最多给咱俩调节调节,你可真是不怕死呢。」

我看着他,觉得万分可笑。

我筹谋了这么久,我会让他只有几个月?

我笑笑,「你确定?」

「最多,一个月,你等着呀,出来之后我肯定天天拜访你啊。」

我面无表情看着他。

彷佛在看一个末日将近的人。

他也被我看的有些发毛了,带着手铐的双手来回搓着。

凶器有了,指纹有了,转账记录有了,视频也有,可谓证据齐备。

这案子会很快移交给检察院。

确实,上门骚扰,警察最多调节警告。

但就那一个动作,那一个持刀站在我家里让我转钱的动作,整个性质都会彻底改变。

这个叫作——入室抢劫。

录入在《刑法》里。

刑期是……十年起。

钟杰,彻底再见了。

22

不久后,钟杰宣判了。

我也和业主坐在了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大厅里等待叫号。

大厅里络绎不绝都是二手房交易的业主和买家,以及走来走去的中介。

不知道他们买房有没有像我一样,发生了这么多事。

23

房子装修好,我给一个初中同学发信息,说起了这件事。

他和钟杰在同一家公司,只是一个在总部,一个在门店做中介。

他听完后对我说,「你要是跳单,当然是你的不对。」

然后又说,「抱歉让你有不好的体验了,我们公司人不都是这样的。」

我呵呵一笑,再也不回复了。

现在,举报那些中介违规行为的证据都在手里,等到我换房搬走的时候,我会一并把那些中介违法的证据提交到房管局。

清了这些毒瘤。

有没有人装逼正好撞到你擅长的领域上的? - 黄苏苏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