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被病娇囚禁该怎么办?

 2021年10月10日

我是个 coser,我被自己的摄影师囚禁了三天。

他把我绑在暖气片上,一脸淫笑地说:「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女人了。」

说完,把手伸了过来……

——

我被我的摄影师,囚禁了。

19 岁那年,我辍学,在外面租了房子。

每天换不同的衣服,拍照,卖了换钱。

那些衣服有动漫人物的,有护士、老师、或者女仆,还有各种各样的丝袜、配饰、道具。

大多数衣服的质量很差,会走光,或者皮肤过敏。

我的摄影师叫小唐,一米八十多,二百多斤,平时不修边幅,但照片一直处理得很好。

一开始,他只是买过我的写真,然后和贩卖照片的 QQ 群主说,想出一万块,见我一面。

QQ 群主提醒我,不要见面。

「提这种要求的人,很可能会图谋不轨。」

「可那是一万块啊。」我说。

当时我的照片还不赚钱。

我和几个女工合租,住非法的,窄小得不能再窄小的隔断间,一月三百。

虽然有隔断,但我仍能闻到她们的烟味,以及和男友在一起的声音。

群主不再劝我,只是一句,「保护好自己。」

半小时后,她给我打了两万块,说这是她帮我从那个客户手里拿的。

「既然决定见面,能多要点就多要点吧。」

和小唐线下的第一次见面,很顺利。

我们约在一个上海菜馆里,小唐跟我说,很喜欢我的样子,自己在学摄影,想要做「只拍一个人」的摄影师。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眼里有狂热。

当时我不知道这种狂热会带来什么后果,只是以为,和这种人合作,应该会很赚吧。

01

小唐一直对我很礼貌。

唯一一次异样,是我帮他找镜头时,翻他的包。

看见里面一卷手腕粗的绳子,和亮面的胶带。

当时我以为,是为了拍别人准备的。

我忘了,他只拍我。

02

「你的照片是现在卖的最好的,你知道原因么?」有天晚上,群主私聊我。

「摄影师好吧。」

「是啊,照片里能看出来,他喜欢你。」

「是么?」

「是啊,不只喜欢,他对你,充满欲望。」

群主又重复了一次那句话,「保护好自己。」

03

当时我觉得群主小题大做了。

我们这一行,本能地会信任摄影师。

可等我发现问题,已经晚了。

04

我们一起拍摄的两个月,一直很顺利。

可直到那天,在我的新家吃火锅,他和我表白。

他说,「我不想你的照片,再给别人看了。」

05

「为什么?」

「这些照片,是属于我们俩的。」小唐喝了一口酒,「小惜,你跟我在一起吧,再也不用给别人看身子了。」

我意识到,他在表白。正要开始思考如何拒绝他又不伤人,可他已经扑了过来,用带着酒肉味的嘴巴吻我。

胡子茬很刺,刮得脸生疼。

他两百多斤,我推不开他,只能疯狂踹他,借着力向后逃。

他立刻也站起来,又走向我。

而我,扇了他一巴掌。

屋子里安静下来。

「小唐,时间不早了,我得收拾屋子了。」

他站在那里,愣了半天。

「你有没有想过,我一点都不喜欢摄影,」

他自顾自说着。

「但我喜欢你,吕小惜,从见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喜欢你!」

「我买设备,学软件,甚至找其他的女生练手,」

「都是为了你啊吕小惜!」

他大概以为我会很感动吧。

可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没有感动,只有畏惧。

原来他做了这么多。

却在这么久的相处里,没显露出一丝一毫。

他,很可怕。

06

「对不起啊小唐,我们不能再合作了。我不喜欢你,也承受不住你的喜欢。」

07

他盯着我,忽然发出,一阵干哑的,令人脊背发冷的笑声。

「吕小惜,不管你信不信,我一定会得到你的。」

08

第二天,我将这件事和 QQ 群主说了。

群主说,「小惜,你听姐的,赶快搬家。」

09

这次我听了她的话。

可那天我刚找了另一个摄影师拍摄,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所以搬家的事,被我推到了三天后。

而这三天,我一辈子都忘不掉。

回到家后,我浑身很酸,将穿过的 COS 服直接扔进了洗衣机了,然后就走进浴室,开始洗澡。

水刚刚打开,还没热起来,我忽然听见,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

那是,我家大门的门锁!

我以为自己幻听,立即关了莲蓬头。

那声音也变得无比清晰。

不可能,我在这所城市一直独居。没有亲人,更没有密友。

这锁头是租房后我新换的,连中介小哥也没有钥匙。

所以,谁在开我的门?

钥匙转动,一圈,两圈,然后闷响一声。

门开了,发出可怖的噪音。

紧接着,是脚步声。

啪嗒,啪嗒,啪嗒……

那声音很轻,由远及近。

到了客厅处,停了下来。

停的地方,正对着浴室的门。

浴室里,浴霸的灯光太亮,我完全看不到外面。

但我知道,我的身影,应该一直映在浴室的毛玻璃门板上。

我的手机在连体裙的兜里,与我所有衣服一起,被脱在浴室的门口的洗衣机盖子上。

所以我现在除了赤身裸体在浴室里站着,什么都做不了。

我不敢开水龙头,也不敢动。

尽管浴霸开着,可寒冷仍然袭了上来。

我开始不自主地抖动。

大概过了半分钟。

无比漫长的半分钟。

外面竟然一直没有响动。

我和那个人,就这样隔着门板,安静地站着。

我冷静下来,脑子终于转了起来。

我想,门外站着的,最有可能是小唐。

他来我家很多次,很容易能拿到我的钥匙,到外面再配一把。

他是会预谋的人,这件事对他来说,不难。

可他有能力进来,却又站在浴室门口一动不动,大概是在犹豫,要不要真的对我做出格的事。

我现在应该做的,就是不激怒他。

当然,也不要表现出自己已经猜到他了,以免逼得他一不做二不休。

还有呢?

还有呢?想啊,怎么办!

对了,我可以吓跑他的。

虚张声势,将他驱赶走,然后搬家,以后再也不和他碰面!

可是,怎么吓跑他……

「亲爱的,回来啦?」

我试探着,对着客厅说。

并用尽全力,保持那声音不随着我的身子一起颤抖。

「你们当警察的好准时啊,说十一点回,真的就十一点回,每天都不差。」

说完,我继续开了莲蓬头,不再理会客厅。

我已经用先前的那两句话,营造了一个不存在的「男朋友」。

那个男朋友在警局工作,并且每天,都在这个时间回家,分毫不差。

是啊,不够合理,不够真实,可是,这已经是我当下能想到的,唯一的法子了……

所以啊,客厅里的不速之客,无论你是谁,现在赶紧走吧……

求求你……

忽然,门外的人笑了起来。

那笑声低哑,阴森。

和那通电话里的声音,一样。

真的是小唐。

「小惜,没听你说过,你有个男友啊。」

我关了莲蓬头。

既然他已经表明了身份,我也没法逃避了。

我的胸口很闷,每一口气都变得艰难。

我知道这时候哭没有半点用处。

可是,眼泪不自主地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小唐?你怎么进来的!?你快点走!我男友是刑警,很快就到家了!」

我说着,可哽咽声已经掩饰不住了。

脚步声又响起来了。

又响起来了!

但没走向浴室,而是是走向门口!

他终于要走了么?

「原来有男朋友了啊……」他说着。

「对啊,我有男朋友了!」我底气足了,大喊着。

「可是你家,怎么没有男人的痕迹啊。」他仍在渐行渐远。

「他刚搬来,你不信,你就等着他回来揍你一顿!」

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已经很接近门口了。

忽然,停了下来。

「刚才我进来,你关了水,安静了好久才说话」他轻声说,虽然很远,可那声音,像是就在我耳边,「安静了那么久,你是在想对策吧,想出了一个警察男友来恐吓我。」

「很聪明啊,」他嘟囔着,语气里有嘲讽,「这两个月,我每天晚上都在你家楼下守着,你有没有男朋友,我会不知道么?」

那笑声又响了起来。

「你,到底走不走。」我用出自己苍白的最后威慑。

他没回答我。

而后,我听见某种塑料摩擦的声音,紧接着啪嗒的一声。

整个浴室,乃至整个屋子都陷入了黑暗。

是他关了电闸。

他走到门口,不是为了离开,而是为了关掉大门口的电闸!

而我,现在正赤裸着,独自站在漆黑、封闭的浴室里。

门外,是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的,比我重两倍还多的小唐……

我连尖叫,都没了力气。

「吕小惜……」

小唐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

「我们,玩个游戏吧。」

10

跌坐在地上后,我听见金属剧烈摩擦的声音。

是电钻。

小唐手里,拿着电钻。

那刺耳的响声持续了十几秒,就停了下来。

「你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哭喊着。

「哦,我在……毁坏掉你家的门锁。」他说着,停了电钻,「小惜,你听说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么?」

「不知道。」我颤抖着喊。

浴霸灭了,整个浴室气温骤降,而燃气水箱没了电也无法启动,热水也没了。

脚步声,又走进了。

脚步声,什么时候,这么可怕了?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说啊,很多案件里都有一种奇怪的现象,一个犯罪行动受害者,在一定条件下,会爱上加害他的人。」

脚步声,仍然在缓缓逼近。

「听起来很违背常理的,但后来我看了很多文章发现,这个症状里,难的不是『爱上』这个行为,而是『爱上』的『条件』。」

浴室是全封闭的,此时我已经赤裸着,坐到了墙角。

那墙壁冰凉,地面冷硬,可此时,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安全的角落了。

「在恶劣的环境里,女性,往往会产生极端的无助。在这个时候,无论身边是谁,她都会本能地去相信,依赖,甚至……爱上。」

他笑起来。

那笑声,尽在咫尺。

紧接着。

砰,砰,砰。

那是浴室门板上传来的声音。

是金属撞击毛玻璃所产生的响声。

「吕小惜,我能进来么。」

门把手扭动。

他猛地拽开门。

带起了一股风。

黑暗里,我感受到一个巨大的身影闯了进来。

可是,一声闷响。

我知道,那是他摔在地上的声音。

是肥皂。

在他耀武扬威的时候,在他卖弄自己那些荒谬知识的时候,我一边退向墙角,一边将浴室的地面涂满了厚厚地一层肥皂。

11

我的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但我很清楚,那声闷响,就是他两百斤的身子撞向地面产生的。

他没吭声。

我反倒觉得好笑。

他的样子一定很狼狈,上一秒还以为把我玩弄在股掌之间,这一秒,就需要忍住惨叫,来维持仅有的脸面。

但我没时间嘲讽他。

我一瞬间站起身子,脚瞪着墙角,用尽全力向门口跃去。

只有我脚下这片瓷砖没有肥皂。

我只能利用这一小块瓷砖,逃出这个浴室。

我用脚跟抵住墙角,用尽全力向记忆中的门口方向跳去。

可还没等我落地,右脚腕就撞上了一个滑腻的东西。

那是小唐的手掌。

他似乎比我更早地适应了黑暗,只一瞬间,就稳稳抓住了我的脚腕。

我整个人在空中直接横了过来,重重摔在地上。上半身在门外,下半身却被他拽着,仍在门内。

那门下隔水的门槛直接卡在我的小腹上,疼得我本能地蜷缩起了身子。

呼吸立刻变得困难。

然后,他开始将我拽向门内。

地板摩擦着我的肌肤,每一寸都火烧一般疼。

我想尖叫,可腹痛让我发不出半点声音。

我拼命挣扎着,双手胡乱拍打,忽然我摸到了一片柔软的布,那是我的裙角。

我抓住那裙角顺势一扯,一块硬物正掉落在我身上。

那是我的手。

被扰动了一下,那屏幕自动亮了起来。

9 月 11 日,下午 11:20。

我的锁屏图,是一个老科幻电影的女主剧照。

那女主是经过基因改造过的人,在电影里,她无所畏惧。

她拿着手枪,微微低着头,凶狠地看我。

好像那把枪,下一刻就会打在我头上。

「小唐,你看过生化危机么?」

「什么?」

「电影,讲一个女的,杀人。」我盯着他丑陋的脸,「小唐,我看见你了。」

12

此时我的整个人已经被拽进了浴室。

他踉跄着起身,正要关门。

而我直接站起身,将手机横握在手里,用手机的一角狠狠砸向他的后脑。

一下,两下,三下。

那手机屏幕的亮光在半空中就像一条条流星,一次次炸在他脑袋上。

他虽然高壮,但迟钝,在捂住脑袋之前,已经被我砸了十几下。

终于他发觉,自己没法完全护住自己的脑袋,于是便伸出大手,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的呼吸立刻停滞,仅有的一点点视觉,也因为瞬间缺氧而变得模糊。

趁我力气衰退,他擒住我的手腕,轻轻一扭,就夺过了手机。

他拽着我的脖子把我拉向他,咯咯笑着。

他说,小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辣啊!

他说,我很喜欢这样,很喜欢。

我哑着嗓子,说是嘛,你还不知道,我多辣呢!

我猛地抬起双手,抱住他的脑袋。

然后将嘴巴凑上去,一口咬在了他的脸上。

我是女生,力气小。

可是咬下他脸上的一团肉,一点都不难。

我将那块拇指大小的肉吐出去。

接着,他便捂着脸惨叫着,一巴掌扇在我脸上。

按着我的脖子,捡起电钻,用那电钻的手柄猛地砸在我的太阳穴上。

13

「你是我的女人了。」

迷糊间,我听见小唐嘟囔着。

「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女人了。」

14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一睁开眼睛,就发现小唐正蹲在我面前。

他赤裸着上身,只穿了一条短裤,手里正把玩着单反。

而我,则被跪坐在地上,上身挺直,双手被捆在暖气管上。

身上穿着一套 COS 服。

那是小唐最喜欢的一套,

「醒了?」

他看着我,眼里布满血丝。

不知道他此前已经盯了我多久了。

我本能地向后躲闪,双手用力,想要挣脱那绳子。

可那绳子拇指粗细,铁一样坚硬且毛躁,每一次挣扎,都觉得手腕要崩出血来。

小唐看着我,笑了一下。

然后拿着单反,向我展示他的照片。

「你看这几套,拍得比以前的都好!」他语气里全是兴奋,「以前你很抗拒这种照片,但是你看,拍出来很美的。」

他看向我,似乎想要寻求我的认可。

可是,我只是凶狠地盯着他。

他叹了口气,「小惜,其实你愤怒的样子,也很好看。」

然后凑过来,伸出手。

从我的头发、脸颊,一直向下摸去。

而我,一直咬着嘴唇强忍着。

终于,在他的那只手达到锁骨的时候,哭了出来。

嘴唇咬破了,血很腥。

小唐随即停了下来。笑着,说,「别害怕,你没喜欢上我之前,我不会碰你。」

说着,他起身,从厨房拿了一碗粥出来。

「一晚上没吃东西了。」他说。

我摇头。

他于是拿起勺子,盛了一勺粥喂给我。

我很想一口痰吐在他脸上,但我不敢。只能别过头。

他说没事的。

他说,你现在,还不适应。

「但以后的这段日子,我会对你无微不至。小惜,你一定会动心的。」

「小惜,我是这世上,对你最好的人。」

15

「我是这世上,对你最好的人。」

上一个对我说这句话的,是我爸。

他每次醉酒之后都要打人,他赶走了我妈。

我妈想要带我走的,可他说如果我跟着我妈,他就要永远缠着我妈,让她生不如死。

他要我亲自赶走妈妈,不然就把她的脸刮花。

于是,我妈跪在我面前哭的时候。我说了,「滚」。

从此,我妈没再来找过我。

可后来,我爸在得知我考上了外地的大学之后,他撕毁了我的录取通知书,用腰带,在我的身子上,留下了几十道伤痕。

他说,他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也是唯一爱我的人。

那天晚上我永远都记得。因为每次换 cos 服的时候,那些伤疤,很费遮瑕膏。

16

那之后,小唐一直捆着我。

我的身边,放了个痰盂,用来解手。

我始终蹲在地上,却挺直上身。

这姿势很难,但只有这样,我的手腕才能在放松的情况下和绳结保持同样的高度。

如果站起来,或者坐在地上,我的手都会疼。

大概过了四五个小时后,我的整个手都由苍白变成了青紫色。我感受不到自己的膝盖,整个后背也因为长时间的僵直,变得酸痛难忍。

这时天已经亮了。

我听见他从我的屋子里起身,洗漱刷牙。

然后,他将所有的洗漱用品都放在一个凳子上,搬到我面前。

他开始为我洗脸,擦身,为我紫黑色的手按摩。

「这就是你的招数么小唐?一边囚禁我,一边照顾我?」我问。

他点头,仍然是那句话。

「我是这世上对你最好的人。」

他将牙刷塞进我的嘴里,为我刷牙。

那天早上,我的牙出了很多血。

17

小唐的这种「照顾」持续了三天了。

他每天为我擦身一次,早上、晚上帮我洗漱,一日三餐都是他亲手做的。

痰盂他会随时倾倒,然后洗得极干净之后重新给我。

他每天下午两点到三点会出门买生活必需品。

在这个时间,我试过很多中逃脱方法。

第一天,我试图不断敲击暖气管,然后将嘴贴在暖气管上喊救命,喊楼层位置,试图忍住所有疼痛拆下暖气管道,以及用牙齿啃咬那根绳子……

但这些尝试全都失败了。

而小唐很细心。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绳子,并立刻发现了我的齿痕。

「为什么这样!」

他似乎很生气。

「小惜,为什么要这样!」

说完,他用带迷药的毛巾,用力捂住了我的嘴。

再醒来时,他换了一条新的绳子捆我。

不同的是,这次我是被反剪着绑在管道上。

双手背在身后,永远没法放松。

他绑的很紧。

我的双肩,永远是被向后扭转着的状态。

无时无刻不在痛疼着。

我没法忍住眼泪,哭着求他别这样,这样我连入睡都是奢求。

他没理我,将家里的音响开到最大,躲到了另一个屋子里。

一小时之后,他终于消气了。

过来跟我说,「如果你之后表现好,我会让你回到之前的捆绑方式,如果你再表现得更好,不再逃跑,我甚至可以解开你的绳子。」

很惭愧的是,他说这些的时候,我真的好心动啊。

可我还是坚持了下去。

直到第三天,他走出房门去买菜。

我开始剧烈地腹痛起来。

很快,我的月事来了。

腥味很重。

几分钟,内裤变得潮湿无比,很难受。

我想要换一条,或者,只是把它脱下去,或者,只是蹲下来,捂着肚子,坚持过这顿绞痛。

可这些我都做不到。

反剪的手腕传来刺痛,那痛楚告诉我,「你什么都做不了,没了小唐,你是个废物。」

想到这,我哭起来。

被捆在这里之后,哭得最凶的一次。

泣不成声。

眼泪鼻涕流下来,都流在封住嘴巴的毛巾里,咸湿浓稠。

脸很痒,可我根本没法擦。

好烦啊,为什么要这样!有人帮我擦一下脸也好啊!

这是我第一次想让小唐快点回来。

可我很快发现这想法很危险,很荒谬。

其实我应该期待警察不是么,救我,同时逮捕小唐。

可是警察不会来。

只有小唐会来!

就在这时候,钥匙转动的声音响起。

我想呼救。

想要大声呼救。

甚至,想要呼唤,小唐的名字。

18

「为什么要做这一行?」

第一次见 QQ 群主的时候,她这样问我。

「赚钱,养自己。」

她看了我一眼,眼光落在短裙上。

我下意识地向下扯自己的裙角,因为那裙底,是遮起来的伤疤。

她看见我的举动,笑了一下。

她说,「在这个城市,想要不被人欺负,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了。」

「保护好自己,」她看着我的眼睛,「拼了命也要保护好自己。」

「还有,依赖别人,是件很危险的事。」

我问她,「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她说,「你不是从家里逃出来的么?」

「你怎么知道?」

她看向我的裙角,「我们,大概是一样的人吧。」

19

小唐帮我换了衣服。

我痛哭流涕,他终于忍不住,将我嘴里的毛巾抽走,手上的绳子解开。

我扑在他怀里。

他的双手拘谨着,然后试探着敞开,搂住我。

我哭着,说「你怎么才回来,你怎么才回来。」

他抱着我说,「没事了,没事了。」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他的那个说法是真的。

我真的开始本能地想要依赖他。

不过,他忽略了一件事。

很久很久以前,我对我的爸爸,产生过同样的情感。

越是被施暴,越是去依赖。

那时候,我以为自己疯了。

就是抑制不住。

直到,我在大腿内侧,用小刀划出几十条细细的口子。

我每天,不间断地,着魔一般地重复着……

「这是他留下的,这是他留下的,这是他留下的,这是他留下的……」

是的,我爸,没对我动过手。

他的虐待,停留在,让我挨饿,让我洗冷水,把我锁在柜子里一整天。

可越是这样,其他时间,他偶尔流露的温暖,就越发让我着迷。

我挣脱不了这种「着迷」,只能用这种方式,将他塑造成恶魔。

所以啊。

斯德哥尔摩症,我早就有。

我早就是个病人了。

可我早就战胜了。

用病人的方法。

现在,小唐再想用这一招,不可能了……

20

他陪着我去洗澡。

开了水,他仍然站在门口。

我怯生生地提醒他,说对不起,你能出去一下么。

他同意了,出去,关上了门,却仍然站在门口。

我说,小唐,我饿了。

他点头,开始去厨房忙碌。

听他的脚步声走远之后,我在墙面上,找到了一块空瓷砖。

用手肘敲碎,

拿出了小而锋利的一片藏在嘴里,将剩余的都扔进了马桶的水箱。

这是我最后的反抗了。

手被绑了三天,现在连拖衣服都要发抖,肩胛骨的肌肉酸极了,甚至没法抬手够到莲蓬头。

而双腿,因为持续蹲在墙角,变得没法伸展。刚刚没有小唐搀扶,我根本站不起来。

我只有一米六几的身高,九十斤重。

这副身子,这样的状态,我知道我逃不出去了。

唯一的法子。

是拼命。

21

我关了莲蓬头,喊小唐进来。

我敞开门。

身子因为突如其来的冷气而发抖。

我知道,这个样子,他一定很喜欢。

他果然走进我,直接抱住我。

他说,「你现在,已经喜欢上我了是么?」

我点头,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

双手仅仅抱住他的后背。

他的声音开始颤抖,「你终于喜欢上我了。」

我又点头。

让他的肩膀,能感受到我的承认。

我不能说话。

因为在他看不见的背后,我刚刚,拿出了嘴里的那片,锋利的碎瓷砖。

「我终于喜欢上你了。」

说完这一句。

那瓷片,在他的勃颈上划了下去。

22

我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这样做。

我知道,这是能杀人的动作。

我也想了后果了。

可是我能怎么办呢?他囚禁我,将我锁在屋子里,三天!

三天,因为我始终半蹲着,始终愤怒、羞辱、畏惧着,我没睡过一分钟。

好几次,我都出现幻觉。

幻觉里,我挣脱了绳子,用刀子,在他身上捅了无数个窟窿。

所以,现在我有了机会,我能怎么办?

是的,划他的脖子,我很可能会成为一个杀人犯。

可是,不下杀手……

或者哪怕一丝犹豫。

我就可能被杀,成为一具,到死都在被折辱的女尸。

如果这样,我选择,当杀人者。

23

血液,溅了一整面墙。

可那不是小唐的血。

是我的。

原来,划开别人的脖子,是很难的。

那块碎片,我没能捏住。

在他脖子上制造了一块很浅的伤痕之后,就脱手了。

紧接着,小唐真的愤怒了。

挥起的第一只拳头,就将我的鼻子打出了血。

我忽然,想起多年以前,查过的一些关于家暴的理论。

里面说,很多人,在幽闭状态下会对他人产生依赖。

但另一些人,会释放暴力。

「为什么!」

22

他吼叫着,带着哭腔。

拽着我的头发,将我的脑袋浸泡在马桶里,将我摔在地上,用脚胡乱地踹。

有几下,踹到了我肺子下面的横膈膜,让我好半天都没法喘气。

我的额头出了血,很快就染红了我的所有视线。

嘴里也慢慢的,全是腥味。

他叫骂着。

发泄着。

忽然,他停下里,问我,「笑什么?」

原来,我在笑啊。

因为我想到了一件事,很有趣的一件事。

「你不行吧?」

「我以前,看过一些……关于家暴的书。」

「里面说,有一些人,下面不行,才会想要控制女人,甚至打女人,找快感。」

「小唐,你下面不行,是吧?」

24

他让我跪在地上,拽起我的头发,将我的脖子伸到极限。

用那个碎片,抵住我的脖子。

我能通过那碎片的锋刃,感受到他在发抖。

或许在害怕。

或许在压抑自己的怒火。

我说,「来啊。」

「来啊,小唐。」

我心里想,怎么都行。

快点结束吧。

我做了我想做的事情了。

无非是我杀了他,或者,惹怒他,提前迎来我自己的结局。

我的结局来了,其实打从被囚禁的第一天,我就期待这个结局的来临。

痛快点吧。

别让我蹲在那里了。

别让我做你喂养的宠物了。

「我不会看上你的,你没资格。」我盯着他。

「来啊丑八怪,杀了我啊?」

「不敢啊?你真他妈懦弱。」

他咬着牙齿。

我甚至能听到牙齿之间摩擦的声音。

我笑起来。

「杀我又不敢,玩我,又不行。小唐,你活着,还有意思么?」

他怒极,发出尖锐的嚎叫,将带利刃的手高高举起。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咚,咚,咚。

「吕小惜!你在吗?」

25

那是我听过,最好听的女声。

是 QQ 群主。

三天前,她提醒我搬家,并说可以开车帮我。

她说,我帮你搬吧,如果信得过我。

我信得过。

因为这个城市,除了她,我没人能信了。

对了,我们约的,是今天。

那敲门声响了半天。

静了下去。

但很快,变成了更大声的敲门。

26

「外面的人是谁?」

小唐低声问我,我笑着看他,不答话。

「不管是谁,进来一样会死。」

他说完,不再捂我的嘴。

我不信他真的杀人,但我不敢拿群主来冒险,只能这样静静听着那敲门声持续了半分钟。

「吕小惜!」

小唐轻笑了一下,嘲讽说,「一个女生,救不了你的。」

我说,「你怎么知道?」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有底气。

因为,群主似乎无比执着,始终在敲门。

「到底谁啊?!说!」小唐问。

「房东吧,我欠了不少钱,你最好开门,她知道我还住在这。」

小唐烦了,叹了口气,将毛巾塞进我的嘴巴,用绳子将我的手脚捆起来。

这才起身,走到门口,开了门。

我看见他走出去的时候,右手始终背在身后,拿着那瓷砖的碎片。

27

「敲什么敲啊!」

「吕小惜呢?」

「你谁啊?」

「……」

「问你呢!你谁啊?」

「你管我是谁呢?吕小惜呢!」

「不在这。」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所以,她还住在这对吧。」

小唐愣了一下。

「那她为什么不回消息,不接电话?」群主沉声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在吕小惜的家?」

「你好烦啊。」

门轴转动的声音,又瞬间停下。似乎是小唐要关门,又被群主抵住了。

群主说,「胖子,你是小唐,对吧?」

28

我不敢声张,因为我忌惮小唐手里的瓷砖碎片。

我怕他将群主也拖进屋子。

可是,我听见的第一声惨叫,是小唐的。

群主冲了进来,一眼看见卫生间里的我。

她高高瘦瘦的。

手里面有一瓶防狼喷雾。

敢情小唐是被这玩意喷了。

29

没等群主解开我的绳子,小唐已经肿着眼睛跑了过来。

他一把拽住群主的头发。

群主回身,想要再用那喷雾。

可是小唐抬起大手直接盖住了那喷嘴。

液体迸射,在两人之间散开。

小唐红肿的眼睛,向野兽一样。

然后他拽住群主的衣服,凶狠地一甩。

群主尖叫着摔在地上。

「我跟你说过了吕小惜,她进来,也要死。」

说完,他扑上去,用那瓷砖碎片捅进了群主的大腿。

可是,群主用尽全身力气,将小唐推开。

用没受伤的腿一步就窜了过来。

我们在那一瞬间对视。

然后她没有进来继续救我,而是将卫生间的门锁一拧,然后从外面,将门关上。

这样,她就将自己和小唐,一起锁在了淋浴间的外面。

我在里面。

「自己解开绳子!」她喊。

毛玻璃上,是她依靠着门的背影。

她在用身子挡住我。

那门忽然剧烈一震。

是小唐的拳头。

「自己解开绳子,然后跟他拼了!」

30

「在这个城市,想要不被人欺负,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了。」

「保护好自己,拼了命也要保护好自己。」

「还有,依赖别人,是件很危险的事。」

31

剧烈而刺耳的声音响起了。

那是先前,小唐遗落在卫生间里的电钻。

是,这是我唯一能解开绳子的工具了。

我用捆着的双手拿起电钻,对准了脚上的绳子。

那电钻在绳子上燃起一丝烟,因为我太用力,脚踝立刻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可是绳子细且韧,缠了很多很多圈。切断了一根,还剩下许多根。

门上的撞击声还在持续着,夹杂着小唐的咒骂。

可是群主已经不说话了。

「坚持啊!」

我喊着,继续钻着。

忽然,伴随着一声剧烈的撞击,那毛玻璃碎裂开来。

群主从那玻璃的缝隙里仰倒,身上,脸上,满是伤痕。

她半躺在碎裂的缝隙之间,看了我一眼。

眼睛很美,只是已经成了血红色。

32

「我们,大概是一样的人吧,吕小惜。」

「一样的人?」

「嗯,只能靠自己的哪种人。」

33

忽然,她的短发被抓住,又从缝隙里扯了出去。

「臭婊子!」

小唐的声音传来,「我今天让你……」

他那句话没能说完。

因为我已经双手举着电钻,从缝隙里刺出去,钻进了他肥腻的肩膀。

34

原来这就是电钻弄进人的皮肉的感觉。

比瓷砖的碎片,舒服多了。

35

那是小唐第一次害怕我。

我抽出电钻,踹开门。

那细长的钻头带着血肉,高速运转着,发出蛇一样的声音。

而小唐,愣了片刻,立刻开始回身奔跑。

他跑向房门口,像一头待宰的猪。

我的全身仍在酸痛着,追不上他。

可房门堵住了他的出路。

那是他新换的门锁,质量很差,他的手也抖,花了大概两三秒才打开房门。

而我已经与他,只剩一步之遥。

我飞扑上去,终究没能够到他的衣角。

可摔在地上的时候,我拽住了他的脚腕。

就像他三天前,拽住我的脚腕时一样。

钻头,将他的小腿刺穿了。

他嚎叫着,在地上翻滚着。

我知道他没法走了。

于是缓缓站起神。

我又想起那部叫《生化危机》的电影了。

女主角拿着手枪,杀了无数比自己壮硕几倍的怪物。

36

「小唐,我们玩个游戏吧。」我说。

「这段楼梯,如果你能站着逃出去,我放过你。」

「如果你做不到……」

「会死。」

37

他不断地翻滚着。

从一截楼梯,滚落到另一截。

这是一栋老楼,楼梯狭窄。

滚落的过程,他不断在墙壁和扶手间碰撞,浑身是血。

可他,仍然很慢。

慢得,令我不耐烦。

无论我如何放慢脚步,他都没法逃离我。

滚落了三四层,他开始哭泣,哀求,血泪混合,很恶心。

11 层楼梯。

有 8 层,他都在摇尾乞怜。

全没有之前几天沉着冷静的样子。

我说小唐,你快跑吧。

别让生命的最后一段路,都让我瞧不起。

终于,他到了一楼。

他艰难地,抽泣着爬起身,一瘸一拐地,想着楼门跑去。

楼门处,有光亮,很好看。

可那光亮,被他肥硕、扭曲的背影遮挡了。

那可是我渴望了整整三天的光亮。

他凭什么挡住?

他凭什么拥有!?

凭什么!?

我不再容忍,两步跟上去。

将钻头,刺进了他的另一条小腿。

38

群主报了警。

10 分钟后,警察将我、群主,和小唐,都送到了医院。

我和群主的伤不重,当天就开始了笔录。

而小唐要进行手术。

警察和我说,那样的伤,以后八成要坐轮椅。

我说那就好。

那警察愣了一下,盯着我。说你说话小心点。

我问应该怎么小心说话呢?

「是不是应该说,他好可惜,那么年轻,就残废了。」

「弄断他腿的人,不得好死。」

那警察不再理我,而他到最后,也没危难我和群主。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我们是正当防卫。不存在行为过当。

最后一轮笔录,是在第二天,那个警察跟我核实了最后的证据,问我,要不要听听小唐的故事。

我犹豫了一下,说不重要了。

他点头,说,你记住,小姑娘,你做的一切都没有错。

「你遭受的一切,包括你过去的家庭,现在的案件,都是不该遭受的,都是那个人的罪过。」

「你很勇敢,也很厉害。」

「但希望你,别对世上所有人失望。」

他说这些的时候,我心里很平静。

因为他说的都是好听的废话。

遭遇这些,你让我,怎么不失望呢?

39

「你……那天好帅,就是……冲出去的时候。」

群主和我又坐进了那家咖啡厅。

只不过这次,她没化妆,鼻梁上,眉骨上是创可贴,嘴角有淤青。

但,还挺漂亮的。

「为什么救我?」我问她。

「你漂亮,毕竟我也买过你的照片。」她笑起来,「要知道他那么狠我才不救。」

「他开了门,你发现不对劲,就应该去报警的。」我说。

「是啊,心急了。」她耸了下肩膀,「不过要是不闯进去,还看不到你揍他的样子了。」

我们又沉默了好一会。

「小唐会坐几年牢吧?」她问。

「不知道,没问。」

「嗯,」她点头,「所以,不需要我帮你搬家了?」

「懒得搬了,想歇几天。」

「那歇几天之后,你搬家么?」

我看向她,忽然发现,她脸上有一抹红。

我说,「我都没找房子。」

「住我那,我那有空房,我们之前不是聊过么?」

我噗嗤一声乐了。

因为之前,群主一直高冷,很少一次说这么多话。

「住你那?」

「嗯,我那里很漂亮。」她点头,竟然伸出白皙的手,摸了下我的脑袋,「过来住吧,不会让你失望的。」

被病娇囚禁该怎么办? - 刘小谦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