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陪玩和老板之间会有真感情吗?

 

2021年10月7日

我老婆是做陪练的,经常有大哥给她刷礼物,一刷就是好几万。可她一不露脸,二不约线下,后来我注册了小号和她聊了一下,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她做了游戏陪练后,每天都穿各种制服陪客户打单,还说这样收入高,我不理解。

我老婆是个全职主妇,她说在家带娃很无聊,打算做个兼职赚点钱,还能贴补家用,让我支持她。

得知是做游戏陪练后,我没同意,她跟我说游戏陪练不用露脸,只要声音好听就行。

我拗不过她,还是给她买了一套陪练的设备,提醒她注意隐私。

她很漂亮,生完孩子后身材依旧保持得很好,我懂男人,所以我不太想她露脸。

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她白天兼职,到点做饭,接送孩子上下学,也赚了一些零花钱。当时赚到第一笔钱的时候,她还特意请我和孩子去外面吃了一顿。

随着我老婆投入时间的增长,我发现做陪练的老婆,衣着由家常便服换成了 JK 制服。

那天我看到后,问她说,不就打个游戏吗?怎么还穿上制服了?

她说:「你不懂,现在陪练圈子要是不发点自己好看的照片,根本就没有人下单。」

我看过她穿 JK 制服,尤为诱人,很多男人对此没有抵抗力。

听她这样说,我心里是有些生气的,自己的老婆穿着 jk 制服搔首弄姿去吸引别人,我心中有些不爽。

于是我直接对她说:「老婆,现在孩子也大了,不然让我妈来带孩子,你出去上班吧?」

结果我这话刚说出口,她就跟我翻脸了,「陈灿,你知道什么?上班能挣几个钱?你知道我这个月赚了多少钱吗?」

我沉默了会,心想这兼职能赚多少钱?不就是一单十块钱,二十块钱吗?我说撑死也就赚个两三千。

她白了我一眼,说这个月赚了一万多,我顿时傻眼了。

我平时上班,每个月也就七八千的工资,老婆陪练挣了一万多?

我问她怎么赚钱这么快?

她说:「我技术过硬,声音好听,那些哥哥都喜欢点我。」

「陈灿,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孩子马上就要读完幼儿园了, 到时候上一年级,还要参加各种培训班,凭你七千块的工资能够做什么?」

老婆说的很对,凭我现在的工资的确压力很大,孩子开支越来越大,而且我们还有房贷。

我想想也就释怀了,在家穿 JK 制服也没事,反正只有我一个人能见到,她只要不和别人线下约就行。

日子过了没多久,我下班回家取快递,看到快递点放了我老婆的快递,我随手拿回了家。

她最近网购的东西蛮多的,出于好奇心,我将快递拆开了,发现里面是一套护士制服……

2

护士制服?

我脑海里当即就忍不住浮现老婆穿着护士制服的模样,前凸后翘,正在和别人语音打游戏。

我心里顿时不是滋味,这咋又换了一种风格?

她接孩子回来后,我将她拉进房间,把护士制服丢在她的面前,「现在陪练,都开始穿护士制服了吗?」

她皱了皱眉,「谁让你乱动我东西的?我只是穿着拍几张照片而已,吸引金主找我打游戏,不行吗?」

老婆对我的态度相当不满,这两个月来,她的收入不断增长,已经是我的工资两倍多。

「不行,我不允许你穿这套衣服拍照片。」我的语气和态度有些严厉。

我是个保守的人,很难接受自己的老婆以这种方式挣钱。

她见我态度强硬,索性服软,抱着我的手臂撒娇,用和别人打游戏时的声音说道:「灿哥,其实我这是为你买的,听说制服有助于增进夫妻感情。」

她说完在我脸上亲了一口,一脸媚态地把我推出了卧室。

过了几分钟我再回到房间,她已经换上了护士制服……

深夜,老婆躺在我怀里柔声说道:「灿哥,你可一定要支持我,我赚钱也是为了这个家,按照现在的收益,下个月肯定可以月入两万以上,而且人家买制服也要是为了你。」

刚刚享受过老婆的温柔乡的我,耳根子很软,几句话就被老婆给哄服了。

「好吧,不过你以后要是买了新制服,只能穿给我看,另外这套护士制服你不许拍照片给别人看。」

这套护士制服真的太致命了,要是给别的男人看了,我心里真的不平衡。

毕竟是自己的老婆。

「好,人家听你的,这套护士制服不穿给外人看。」说完话,我们又温存了一番。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特意上了老婆接单的软件看了眼,发现老婆没有发护士制服照片。

不过令我好奇的是,老婆已经有两万粉丝关注了,而且刷礼物给我老婆的人很多。

我算了下榜一打赏的钱,已经有三四万人民币了。

我老婆还没露脸,只是发了一些语音和 jk 制服图片,就有人打赏了这么多钱?

不得不说,网上的好大哥是真的多。

我收回手机,接着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加班回家挤地铁的时候,我发现老婆的粉丝又涨了,从两万涨到了三万。

我翻出老婆榜一的打赏,已经快要六万人民币了。

她也没更新动态,怎么就突然多了一万粉?还多了这么多打赏,不科学啊!

3

我觉得不对劲,但是也没看出什么问题。

我心想可能是平台给我老婆增加曝光了吧,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别的原因。

我刚回到家中,发现老婆正在和人视频,等我到了近前,她就立即挂断了。

很明显她眼神闪过了一丝慌乱,但旋即就恢复了正常。

我下意识地问道:「老婆,你和谁开视频呢?」

「跟我妈呢,我妈问我最近过的怎么样,有没有怀二胎的打算。」

我老婆岔开话题,关于二胎,其实我家里也希望我们再生一个,只是一直没准备好。

我顺着老婆的话题说道:「老婆,不然我们要个二胎吧,双方老人也都盼着我们要二胎。」

我话刚落,老婆登时就有些不满地说道:「陈灿,你真的是没脑子,现在一胎上学的钱你都没攒够,就想着二胎,生了二胎你喝西北风吗?」

老婆的反应有些强烈,我沉默了。

「陈灿,我现在游戏陪练发展的很顺利,你放心,说不定今年我们就可以攒够钱,到时候再考虑生二胎也不迟。」

她说完脸上就恢复笑容,心情似乎不错。

我点头说了声好。心里给她盘算了一下,按照目前打赏的数额来看,她下个月的收入起码有三四万。

是我收入的四五倍!我总感觉她这钱有些太好挣了。

我趁着老婆没注意时,给我丈母娘打了一个电话,简单的试探了几句,我确认丈母娘根本没有和她视频。

挂了电话后,我不禁有些心凉。她刚才是在和谁视频?为什么要撒谎?

她答应过我,只拍几张照片,陪练不露脸。

难道现在已经和大哥视频连线了吗?

虽心有怀疑,但我没直接质问她,我们的感情还算稳定,我不想因此让夫妻感情生出间隙。

我思索了一番,想到了一个法子,我决定注册一个小号去试探老婆。

4

我正盘算着,房间顿时响起老婆抱怨的声音:「陈灿,我快饿死了,你赶紧去做饭吧。」

我应声答应,就去厨房做饭,做好饭后,老婆吃了几口,又开始去打游戏了。

她收入上来后,基本不管孩子了,我洗好碗筷,帮孩子洗完澡,就安抚着孩子睡觉。

晚上十点左右,老婆还在房间里玩游戏,嘴里不时发出娇滴滴的声音喊道:「哥哥,你好厉害啊,你等会可要保护人家啊。」

老婆声音听着很诱人,像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女生,所以那些男人愿意为她花钱,找她打游戏。

我躺在床上睡不着,注册了一个小号,在软件上搜到了我老婆的账号。

点开她的账号后,我整个人都震惊了,她的动态,除了之前我只能看到的 JK 制服和语音,还有很多其他劲爆照片,护士制服、黑丝照片、露脸照片,甚至还有泳装照片……

这些照片我从来没有看到过。

她的长相和身材,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我之前之所以没有看到这些照片,肯定是被屏蔽了。

现在我换了小号关注她,简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她没有做全职陪练之前,可是一个相当保守的女人。

而今的她,却是彻底颠覆了我对她的认知。

自从她当陪练后,穿衣打扮越来越时髦,消费也越来越高,毕竟她挣的多,我从未说过什么。

而且她还提议让我全职当奶爸,在家做饭带带孩子,嫌我赚钱少,我没吭声。

而今看着这些照片,气得我手都有些发抖。

我将这些照片给截图下来,正要拿着这些图片去找她要个说法,还没出卧室,我又打了退堂鼓。

这些图片其实也不能说明什么?

只要不违法,她靠脸靠身材吃饭其实并没有错,我有什么理由去阻挠她呢?

我深吸了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冷静后,我开始试探性的给老婆发消息,问她游戏陪练怎么收费?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刚发出去,老婆那边立马就回了消息。

「哥哥,你想玩什么游戏?」她声音娇滴滴的,听得骨头都有些发酥。

我顿了会,才回道:「我玩的游戏挺多的,主要是看你怎么收费的?」

「哥哥,这里说话不方便,你加我微信号,我们好好聊聊吧。」

说着话,老婆将微信号发来了,不过不是她的大号,而是一个小号。

我回了个好,立马就加上了她。

老婆很快就发了一个消息来:「哥哥是玩游戏吗?玩游戏一百块钱一把哟,不过想看人家的照片,那价格就得另议了。」

5

我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气血上涌。

想到自己的老婆居然用自己的照片和别人交易,我顿时有一种被绿的感觉。

我压住心中的怒火,继续发消息:「什么样的照片,能让我先看几张吗?」

「不能哟,哥哥,你要看可以去人家主页看,反正比那更加劲爆就对了。」她的声音总是让人无法抗拒。

我实在想象不到,正在隔壁房间的老婆此刻正在给别的男人发这样的消息。

我发消息的手,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那更加劲爆的怎么收费?」

「哥哥,五百一组。」

她几乎是秒回。

我深吸了口气,最后还是转了五百过去,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贱人要发什么照片。

等我将五百发了过去之后,我立马收到了一组照片,点开一看,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血脉偾张。

这种尺度的照片,她居然也发?

此时我的脑海不禁冒出另一个更可怕的想法,除了线上的这些照片,她有没有和别人见面?

我强行稳定自己的情绪,再次发消息说道:「能不能线下约一下,我愿意出两千。」

她这次没有发语音,而是发了个消息:「两千?不好意思哥哥,我不线下见面,哥哥你要下单打游戏吗?如果不打,我就要陪别的哥哥了。」

我没有立即回消息,而是正在考虑,等我再发消息过去的时候,她已经不回复我了。

我坐在床前,一瞬间感觉自己有些颓然,身上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

难道我刚才说两千说少了?还是老婆根本就不会和别人线下约见?

我越想越不是滋味,睡不着,索性去老婆的房间,站在她身边看着她打游戏。

可能是站着让她有些烦躁,她眼神有些厌倦地扫了扫我,接着没好气地说道:「陈灿,你能不能不要站在我身边,你这样让我发挥不好,回头哥哥们不找我打游戏,赚不到钱怎么办?」

她催促着我离开,我看着老婆的模样,心想,还和我在这装呢?

自己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心里不清楚吗?

她很不耐烦地说:「你赶紧滚去睡觉吧,别影响我打游戏。」

她的声音有些刺耳,我忍住心中的怒火没有发作,低声说道:「我睡不着,心想陪陪你。」

她看了我一眼,随后说道:「对了,陈灿,我明天回娘家一趟,这两天你照顾好孩子。」

6

我心中有些不爽地问道,「你怎么突然回去了?」

「我回去怎么了?难道我还不能回娘家吗?陈灿,我现在发现你是不是没有自己的事业,总盯着我干什么?」老婆冲我发火。

我的火气也被带了上来,「你现在玩游戏玩的连家都不顾了,孩子你也不管了,你还有理了?」

她顿时一拍桌子,朝我吼道:「有能耐你多挣点钱啊!既然你看不惯我,那就离婚,各过各的。」

我没想到她会如此轻易的将「离婚」两个字说出来。

我们从相爱到结婚,这一路上也经历了不少困难,真的要离婚,我还是舍不得。

但也是从这一瞬间,我知道她对我的心已经变了。

正当我准备将手机直接甩在她面前,质问她是不是被外面的野男人勾了魂时,一道有些软糯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架好不好?」

我看到赤着脚的女儿扒在门框边上,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那一瞬间,我的心软了,我跑过去一把将孩子抱在怀里。

老婆也来到跟前,从我怀里接过孩子,轻声细语地哄着孩子说道:「妮妮,我和你爸爸没有吵架,我们只是在说话,乖……」

「你们刚才是不是说离婚……」妮妮虽然年纪小,但是对于这些事情都知道。

听到一个孩子说这种话,我心里感觉很难受。

老婆也安抚孩子,「不会,爸爸妈妈不会分开的,乖,妈妈带你去睡觉。」

我看着老婆抱着妮妮离开。

一瞬间,我握紧的拳头又缓缓松开,或许我应该相信她。

她也只是线上聊聊而已,不会线下见面,更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

我正准备走,听到老婆手机传来消息提示音。

我过去一看,她的手机仍处于游戏界面,并没有锁屏。

我将消息点开,看到一个戴墨镜,脖子上挂着金链子的大哥发来消息说道:「我明天飞过来,订了尊豪酒店 606 房间,你记得将我寄给你的那套制服穿上,下午六点,我要第一时间看到。」

这条消息,让我已经平静的心瞬间又翻涌了起来。

我继续往上翻看消息,看到了好些转账记录,还有两人大尺度的聊天记录。

我拿出手机将所有的记录都拍下来,我真是气的浑身发抖。

这个贱人还说明天回自己娘家?

敢情明天是要去见大哥!见大哥就算了,还提供私人定装服务是吗?

穿制服见面?真的会玩啊!等我抓现行怎么弄死你俩!

7

我赶紧把手机调回游戏界面,老婆从外面进来说道:「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去哄孩子,我还没打完。」

我嗯了声,走了。

明天我一定要抓个现行。

我深呼吸,回房间给妮妮讲故事,费了半天劲才把她哄睡着。

而我一整晚都失眠了,熬了一宿,第二天我照旧早起给孩子和她做早饭,她一口没吃,将自己收拾得青春靓丽,性感妩媚。

出门前给我转了一千块,「陈灿,你今天请假休息吧,带孩子好好出去玩玩,我给你转了一千块钱。」

我:「……」

这是想用孩子拖住我吗?

我呵呵的笑着,表面上答应道:「好。」

提醒她吃完早餐再走,结果她看都没看一眼就摔门走了。

等她走后,我将孩子送到幼儿园,和公司请了一天的假,还给我丈母娘打了一个电话。

我问她,我老婆是不是回家了?

她微微一怔,说道:「是的。」

我顿时心里凉了半截,现在她自己的亲妈都为她打掩护了吗?

我挂了电话,站在原地,捏着手机的手都爆出了靑筋。

我心里感觉异常难过,也许一开始,我就不应该答应她去当游戏陪练,我们也就不会走到这一步。

我做了一番挣扎,给我最好的朋友梁浩打了电话,陪我捉奸。

其实这种事情是难以启齿的,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重要了。

梁浩听了我的事后很激动,主张多带几个人,一定要废了那孙子。

大概中午十二点左右,我和梁浩碰了面,他带了三个人。

我们从中午就守在酒店门口,一直到下午六点,我终于看到我老婆挽着一个男人进了酒店。

这男人肯定是微信上她喊着哥哥的那个男人。

我火顿时上来了,梁浩也看到了,问道:「灿哥,我们现在上吗?」

「等等。」我压低声音,窝在车里观察着。

我内心其实很煎熬,咬着牙等了二十多分钟,我才招呼众人往酒店里去。

来到 606 门口,我抬手敲门,里面传出来声音:「谁啊?」

我压着声音,「服务员。」

门一打开,我冲着开门的男人就是一记重脚,梁浩等人也一拥而上,我往里走着,大声喊着:「姚姗姗,你这个贱人,竟然背着我在外面偷男人,你不是人!」

8

我话音刚落,就看到六个光鲜亮丽的女人受惊似的盯着我,我老婆也在其中。

梁浩几人也愣住了,赶忙停手。

我老婆姚姗姗快速反应过来,赶紧跑过来将那男的扶起来,「龙哥,你没事吧?」

随后走到我面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陈灿,你他妈是不是有病?我在这里谈合作你知道吗?你非要毁了我,你才甘心吗?」

她怒气冲冲地瞪了我一眼,随后赶忙又去查看龙哥情况。

我脸上火辣辣的疼,自己的老婆此刻却在心疼别人男人,我冲她吼道:「谈合作?需要来酒店谈吗?需要手挽手吗?」

我质问着她。

结果她又是一记耳光:「龙哥是我们的经纪人,要签约我们转型做大主播,光签约费至少就是五十万,你不分缘由带人进来就对他拳打脚踢,你还有理了?」

叫龙哥的男人瞪了我一眼,「小子,挺阴啊,自己没本事还要拖累姗姗。」

梁浩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正想上前揍他,我老婆顿时挡在龙哥面前,「你们给我滚。」

其他几个女的也为了上来,「姗姗,你怎么找了这样的男人。」

「姗姗老公,我们现在走的是更高端的路线,龙哥成立公司帮我们,你知道吗?」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嘲讽着我。

叫龙哥的男人扫了我们一眼,跟我老婆说道:「叫他们滚出我的房间,否则我不介意把他们送进局子。」

我们今天故意伤人的行为,是够蹲局子了。

姚姗姗赶紧拽着我出了房间,梁浩等人尾随其后。

走廊尽头,我老婆呜咽着哭了,她红着眼看着我,「陈灿,我对你很失望,我们离婚吧。」

我站在原地一时间没有动。

离婚?

我沉默了半晌,脑海中浮现出妮妮的笑脸,问道:「孩子还小,能不能不离婚?」

「不离婚,你以后要是再毁了我怎么办?这是我的事业,我不想再过靠你施舍的日子了,你知道吗?」

「我和你保证,我不会再干扰你的发展,全力支持你。」

「真的吗?」她将信将疑地看着我。

我咬着牙,点了点头。

她见我点头,才抬手抹了抹眼泪说道:「陈灿,我这么努力赚钱也是为了妮妮以后可以过更好的生活,为了我们这个小家庭可以变得更好。」

「我知道了。」

她继续说道:「你怎么来这里了?你是不是早就怀疑我了?」

我继续道歉,说是我的错,我安抚了一番她,才灰头土脸地从这里离开。

梁浩他们很快追上了我,梁浩还劝说我道:「灿哥,这是一场误会最好。」

我淡淡应了声也没有多说。

今天也辛苦了他们,我找地方请他们吃了一顿饭,等其余人走了后,我就问梁浩说道:「阿浩,你能不能帮我查查那个叫龙哥的人什么来历?」

梁浩知道我的心情,答应道,「我认识一个朋友应该可以查出来。」

和梁浩分开后,我让他尽快查,需要钱打点人就找我报销。

接下来的一周,我老婆明目张胆地往外跑。

我什么都没说,我得让她看起来,我彻底服软了。这段感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即便离婚,也得我提,男人的体面,我也得有。

大概又过了三天时间,梁浩给我发来了调查龙哥的消息,他告诉我这个龙哥其实就是吃软饭的,泡了个有钱人的女儿,而且就要订婚了。

我能让这狗男人过得如此舒坦吗?不能!我让梁浩继续找那女孩的联系方式。

这几天我故意没有过问姚姗姗,她果然对我也放松了警惕,我轻而易举就看到了她的手机。

手机里龙哥对她甜言蜜语,说只要她和我离婚,就立马和她结婚。

姚姗姗被龙哥的鬼话忽悠得五迷三道,说会很快和我离婚。

在他们的聊天记录当中,姚姗姗甚至还称呼我为死猪。

说一些什么现在这个死猪完全在她掌控当中,她说一我不敢说二,还说我现在就像是一条狗,连吠都不敢吠。

我不禁呵呵冷笑,把聊天记录都保存了下来,是时候跟她提离婚了。

9

这天姚姗姗从外面回来,我直接拦住她,淡淡地说道:「离婚吧。」

她的反应有些震惊,没想到我会主动提离婚。我朝她竖起两根手指,「离婚后我可以不纠缠你,但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她笑了笑,「只要离婚,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孩子抚养权归我;房子归我。」

她鄙夷地看了我一眼,还以为我会提多苛刻的条件,这小房子她就看不上,至于孩子,不拖累她更好。

协商完成后,我们去民政局办了手续,她走的很潇洒,走的时候,还丢下了一句话,说这些年跟着我,简直是浪费了她的青春。

我心里呵呵的笑着,再也没有和她说过什么。

没过几天,梁浩把龙哥勾搭上的女孩微信推给了我,她的网名很有意思,叫「屠龙女侠」。

我刚添加好友,她很快就同意了。

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同是天涯沦落人,还有什么猛料都发过来吧。」

我一猜就是梁浩已经添油加醋说过了。

我也没犹豫,将我收集到的所有证据全都给她发了过去。

许久之后,我们达成一致,一起收拾这对狗男女。

往后我的生活也步入了正轨,把我妈接过来看孩子后,我每天就是上下班,陪母亲孩子,以及跟「屠龙女侠」谋划。

这天,「屠龙女侠」告诉我,她男友已经相中那个拿货渠道了,比市场价低很多,跟她保证能挣大钱,但是需要货款,她很阔绰地给了男友一笔钱,我给她发了个坏笑的表情,然后恭喜她。

那个渠道是我放出去的风,卖假货的,以前我们公司被坑过,也就龙哥这种唯利是图的人不在意。

我会时不时关注姚姗姗在某平台的直播情况,果然没多久,她就开始带货了。

旁边还站着一个油腻大叔,也就是那个龙哥,双方一唱一和,卖的不亦乐乎。

我直接将链接给「屠龙女侠」分享了过去,告诉她「猎物上钩了,接下来就是收网了。」

大概过了半个月后,梁浩给我打电话说,「知道姚姗姗的消息吗?」

我问他怎么了?

梁浩告诉我说,姚姗姗在直播间卖假货,好多贴牌产品根本就没有拿到商家的授权,买她货的人,据说还有出问题的,现在都找她索赔呢,另外商家也将她告上了法院,赔偿金至少是几百万。

「灿哥,她这完全是咎由自取,报应啊,还有那个什么龙哥,更是售假制假现在已经被拘留,估计三五年不是问题,这件事情现在已经上新闻了。」

我嗯了声,没有跟他说太多。

网络时代,制假售假,举报太简单了,更何况这本来就是我们给他挖的坑。

跟他闲聊几句后,我跟梁浩说:「阿浩,谢谢你,改天我请你吃饭。」

阿浩应声答应,说好。

吃过晚饭后,我妈带着妮妮出去公园散步。

我自己在家里继续策划公司方案。

却在这时候,外面响起一阵敲门的声音,我还以为是妈和妮妮回来了。

难道她们没带钥匙吗?

我走到了门口,打开门,就看到外面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素颜朝天的女人。

我乍一看,差点没认出来。

直到她开口说道:「陈灿,家里的门锁换了啊?」

我听到这有些熟悉的声音,愣神了几秒,才算回神过来,姚姗姗?此时的她和直播卖货时候光鲜亮丽的她,完全是判若两人。

这哪里敢让人相认。

现在的她,完全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我此时心中忍不住有些唏嘘,半晌才回神道:「是啊,换了。」

我顿了会继续问道:「你来这有什么事情吗?」

「陈灿,我出了点事情,你得帮我啊。」她的声音忽然急促了几分。

「你的事情,我听说了。」我淡淡地道,内心毫无波澜。

「陈灿,你要帮我,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得坐牢。」她忽然伸手拉着我的手,我下意识将手往回缩。

「违法乱纪,本就该坐牢。」我直接拒绝。

「你不能这么绝情,看在孩子的份上,你把这房子卖了给我还钱可以吗?陈灿只要你帮我,我可以和你复婚,以后我们俩好好过日子可以吗?为了妮妮,我一定会安分守己的。」

她眼神带着期盼看着我,只是我心如磐石,对她没有任何留恋。

「姚姗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房子我肯定是不会卖的,我也帮不了你,你走吧。」

姚姗姗眼泪忽然就下来了,她哭着求我:「陈灿,求你了,就算看在我们往日的夫妻情分上,看在我是孩子的妈妈份上,你就再帮我一次吧,你不帮我,我真的就得去坐牢啊。求求你了,陈灿。」

「我给你跪下怎么样?你把这房子卖了,我以后再也不和别的男人来往,我心里只有你一个,我会好好当一个贤妻良母。」

说着话,姚姗姗就要下跪,并且还是一副声泪俱下的模样。

我说完也没理会她,直接把门关上了。

然后给我妈发了条消息,让她晚点回家,我妈回了个好。

就这样,姚姗姗在外面撒泼打滚好几个小时,并且还威胁我以后让我没好日子过,她不好过,也别想我好过。

我都没有放在心上,大概几个小时后,她就走了。

等我妈带着妮妮回家,我因为不放心妮妮怕姚姗姗来闹事,所以连夜开车将妮妮和我妈妈送回老家,让他们住一段时间。

姚姗姗这样的人,真的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又过了四五天,姚姗姗仍旧每天都来求我。

可依旧被我无情拒绝,我只是一个死猪,而妮妮不过是一个累赘,应当和她保持距离。

终于到了第六天,她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后来我才知道,她因为无力赔偿,被判了刑,坐了牢。

龙哥自然也没有什么好下场,财产全部没收,还要坐好几年牢。

我将新闻给「屠龙女侠」发了过去,她发了个捂嘴笑的表情,随后跟我说,「你看我网名。」

我点开头像一看,她的网名已经由「屠龙女侠」改成了「渣男别惹我。」

我会心一笑,回道:「合作愉快。」

我曾想过,抽空去牢里看看她,把害她入狱的真相告诉她,也许能把她逼疯,转念一想我又放弃了。为人还是善良些好,有好报。

人争一口气,我期盼的好生活也许就是好人平平安安,坏人咎由自取吧。

陪玩和老板之间会有真感情吗? - 小龙瞎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