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什么是假甜女孩?

 

2021年10月5日

我为了男友放弃大城市,去小城市生活,打工供他留学,这些我闺蜜都看在眼里,但她在国外和我男友相亲。

并且将他们的恋爱甚至留宿的全过程都向我汇报,最后竟然怀了孕,我想想真的觉得好恶心!

我和男友刘明是一个矿上的,初高中都在一起上学,他算我初恋。

高考志愿他是照着我的抄的,我们也都做了去澳洲的留学申请,只是我没考上,他考上了,3+2 本硕连读,我们家庭条件都不怎么好,如果我家算一般,他家就是很差,不过他拿到了除食宿以外的全额奖学金,我没理由拦住不让他去。

他说之后想回七口(矿区附近的地级市)上班,问我愿不愿意回七口等他,以后就在那儿定居,我二话没说,一毕业就回到七口工作。

我本身也不爱待在大城市,对那些消费主义的东西不怎么热衷,反正我是一个挺安于平淡的人,对于他我也从未感觉自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轰轰烈烈地爱着,可能是在一起太久了,已经习惯,就想着能跟他好好地过完后半生就满足了。

即便有奖学金,在国外食宿开销也是笔不小的费用,他在那边半工半读,我怕他太辛苦,上学时就在麦当劳兼职,毕业后立刻工作,每个月都会从薪水里固定支出一部分打给他,多得多给,少得少出。为了省机票,五年间他只回过国两次。虽然我们分隔两地,但感情一直很稳定(至少我自认为是这样),每天都会视频通话,我从没想过会发生后来那一系列令人作呕的事情,也没料到一场婚礼可以惨烈到那样的地步。

我闺蜜叫宋湉,是我大学室友,那几年我们同吃同住,要好得不得了。她爸爸搞建材生意,家里有点钱,大学毕业她也去澳洲读硕士,当时我开玩笑跟她说我男朋友还有一年才回来,这一年说不定你们会在街上碰到,她说天大地大哪有那么容易就遇见谁,结果她们还真就遇上了。

那一年我自己在国内,很孤单,每天都很想念他们,他们俩的头像永远是我聊天列表里置顶的两个,而他们日日跟我聊着天,私底下却相亲见面了,这件事我稀里糊涂地全程参与并且支持,多荒谬。

刘明从来没把我作为女朋友介绍给他的家人过,我挺能理解,一个是没这个必要,矿上的人互相间都知根知底,即使不介绍家里人也都知道;一个是他妈妈不是很喜欢我,原因很简单,他身高 185cm,而我只有 153cm,他妈说跟我谈谈可以,不能来真的,影响后代,毕竟「爹矮矮一个,娘矮矮一窝」,抛开这些他妈还担心他在生孩子的过程中没有愉悦的体验,每次刘明想反驳,他妈就说你没试过你不懂,妈有经验。

不过虽然没被介绍过,见还是见过几次,水冘巴掌大的地方,想不见着都难。刘明对我的好我都看在眼里,所以我也没把他妈妈的话放在心上,得过且过,不愿意因为这个跟他置气,打算真到要结婚的时候再去面对她。但我不知道自从刘明出国,她心更高了,越发觉得我配不上她儿子,还一直暗戳戳在给刘明物色相亲对象。

那天宋湉跟我打电话说家里让她去相亲,小姨的同学的儿子。我说,关系挺曲折。宋湉说,据说身高不错,长相周正,人品一流,就是没什么钱。我说,你有钱不就行了?她说,那我去会会?我说,去吧,一把年纪也该找个男朋友了。她说,那我跟他约明天下午喝咖啡。

那个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她即将要见面的其实就是我男友刘明。挂了她的电话我给刘明也打了一个,他那边晚上十二点多,我们一般都是这个时间通话,不会影响到他上班或者学习。

可能女人有时候就是会有第六感,我们平时打电话也就聊聊日常,肉麻的话都很少说,那天聊着聊着我忽然说,咱俩是从小处到大的,这辈子你就跟我这么一个女人恋爱过,你会不会有遗憾?他笑说,你是新盖中盖高钙片,一片顶人家五片,方便。我说,合着你跟我就是图方便呗?他说,不要咬文嚼字。我说,你也快回来了,想好回来你妈妈那边怎么办了吗?他沉默了几秒,好像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然后说,到时候再说吧,还早呢。我说,咱俩也都没相亲过,挺好奇相亲啥感觉,你不好奇吗?他说,我不好奇,你好奇你去相,货比三家才知道我有多好,质量保证。

我们都笑了。刘明说这话的时候面不改色,可能当时心里真是这么想的吧,

第二天宋湉本来说喝完咖啡就给我打电话,结果一直没来消息,我发信息去问什么情况,隔了很久她才回过来,这男人姐妹相中了,正在热聊,回说。我笑着摇摇头,心里有点替她高兴,想着终于有人能把宋湉这小作精给收了。我又发给刘明,问他在干嘛,他说火锅店临时有人请假,在顶班。我没再发信息,坐在工位上发呆,希望自己也可以在澳洲陪着他们,现在想想,如果我真在那陪着,画面有多可笑。

到了晚上七点钟宋湉才给我打来电话,她还没开口,我就能听出她憋着笑,那种快乐是掩盖不住的,她应该真的很喜欢刘明。

「这男人就这么好?」我问。

「也不能说非常好吧,但也相当不错了。瘦瘦高高,彬彬有礼,虽说没什么钱,但也不小气。」

「矜持点吧,见第一面就这么多要夸,长什么样?我看看。」

「没给照片,本人不错,我也不好意思拍啊,下次偷拍给你看。」

「那你俩就是要处了呗?」

「也没有,还有点小小的阻碍需要克服。」

「啥阻碍?」

「人家有对象。」

「有对象来跟你相什么亲?这不渣男吗?」

「没有,他一上来就说清楚了。自我介绍完就开门见山跟我说,不好意思,我是被我妈逼着来相亲的,其实在老家有个女朋友,交往很多年,不出意外要结婚的,今天恐怕是耽误你时间了。我当时也就想逗逗他,问他,那要是出意外呢?他说,不会的。也不知道是胜负欲还是什么,反正就那一刻我心想我还真要成为这个意外,把他眼神里那份坚定打碎。」

「你不对劲啊,清醒点,这不是小三行为吗。」

「可是我真觉得挺喜欢他,你还不知道我?长这么大还没对哪个男人动过情,母胎单身,多不容易啊!我遇着真爱,你还不支持我勇敢出击啊?」

「我肯定是希望你幸福,但这样不好。」

「过程不重要。再说了,我喜欢他跟他对象没关系啊,他也说了他不会让他们的感情出意外,那要真变质了,就是他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我表达我的心意,他可以不接受的呀,对不对?」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感觉我有点被宋湉绕晕了。

「反正我不想错过。」

宋湉说完这句,我们都沉默了。是啊,青春就这么几年,最难的就是遇见,真遇见了,谁舍得错过呢?我阻止她,她要恨我一辈子,帮亲不帮理,和一个不认识的女生比,我当然选择站在她这边。

「后来呢?现在你们那都十点了吧,他这个开场不至于跟你聊这么久啊。」

「我就一副蛮生气的样子跟他说,没看上呗,说这么含蓄,还挺有礼貌。他说,真不是,你挺好。我说,那如果你先认识我,我有没有戏?他没说话。我说,你喜欢喝什么咖啡?他说我其实不大喜欢喝咖啡。我说多品品就喜欢了,其实我本来也不想来。他说,那怎么来了?我说,碰碰运气,我早来了,在边上坐着,看到你人了觉得喜欢才过来的。他笑着说,谢谢你,那就这样吧,我买单了。说完他就站起来准备走。我说,再坐会儿啊,走个过场,本着来都来了的精神,我还能把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样吗?这异国他乡的,权当交个朋友嘛。他才又坐下。我说,你一会干嘛去?他说,回宿舍吃饭。我说,那我们一起吃吧,好久没吃火锅了,没人一起吃没气氛,我听说你在火锅店打零工,你请我喝咖啡,我请你吃火锅。然后我们就一起去他工作的店里吃了火锅。」

「你行啊,挺有手段,真不像第一次拐骗男人。」

「反正你等我消息吧。」

之后一有情况宋湉就跟我汇报,他们去看电影了,去散步了,去吃饭了,宋湉跟我聊这个人的时候代号就是那块木头,因为每一次约会这男人都像块木头,没进展,就只是事务性的见面而已。拉进他们关系的是有一次宋湉急性阑尾炎给刘明打了电话,刘明这人热心肠,碰到这种事不会不管,他跑前跑后照顾了宋湉五天,人在脆弱的时候最容易发生感情,不管这脆弱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宋湉说经过那几天木头跟她相处时的感觉变了,亲近了许多。

直到刘明毕业,他们才有了实质性的进展,那天两人去酒吧庆祝,喝得都有点多,刘明哭了。他跟宋湉说了他妈和女友(也就是我)的矛盾,说了经济压力,说了课业沉重,说他在国外的寂寞与无助,说他甚至想过退学……这些东西我一点也不知道,他从未跟我提起过,我想他是不愿意让我担心,但我根本不觉得为他担心是什么困扰,某种意义上,爱就是把你的心分一半放在别人身上,牵着,挂着。那晚刘明打车把宋湉送回家,宋湉把地址定在离家还有一段距离的位置,下了车,她要求刘明陪她走走。

「时间不早了,我就不再往那边去了。」刘明站在街边说。

「那么黑,我一个黄花大闺女,你让我自己走啊?你放心吗?出了什么事你对我负责吗?」宋湉走路已经有点发飘。

「那走吧。」他们互相搀扶着,勾肩搭背地走到楼下。宋湉趴在他身上说,「上去坐坐吧。」

「我不去了,你早点休息。」

「上去坐坐,以后没机会了,就这一次。」宋湉握住刘明的手,很深情地抬起眼睛。

黑暗中刘明望着宋湉的眼睛,水汪汪的,就着酒劲,一时有些沉醉。

「明天我就忘了,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你就当陪我做场美梦,行吗?」宋湉说。

「然后呢?他跟你上去了吗?」我问宋湉。

「再听就要付费了。」宋湉笑道。

「可是你这样有什么意义?你能得到什么呢?」

「赌了一把。如果梦醒时还在一起,可惜梦醒时不在一起……」宋湉叹了口气,「不过能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那他第二天就走了?」

「他当晚就走了,说回去还要给女朋友打视频电话。」

现在往回想,应该就是他没头没尾说了句想我的那晚。我不知道当时他是抱着怎样的心情说出想念,也不清楚他这话是说给我听的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本来只要我们没有人发现刘明的身份,到此也算告一段落,可是这件事并没有皆大欢喜的结束。很快,我满怀激动地迎接刘明回国,在他回来之前我已经构想了无数种我们今后在一起生活的可能,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我们会分手。刘明回国后对我的态度过分热情,让我很不适应,我想他大概是心虚,或者想尽力做一些弥补,让自己不那么有负罪感,本质上,他心里是有我的,但我能因此原谅他吗?这个问题我问过自己无数遍,恐怕不能,一想到他跟宋湉赤身裸体睡在一起我就觉得恶心,生理上的想吐。

「你最近怎么这么黏人,跟谁学的?国际恋爱都这么谈的吗?」那段时间我挺忙的,顶头上司跟我说她很快要调升,让我好好表现准接手她的工作。刘明刚回来头两个星期腻味一下我能理解,但是已经一个月了,他还没有什么外出找工作的动静,每天跟我待在一起,倒是在生活上把我照顾得非常妥帖,但我是实际的人,总是不自控地想很多,很难不为以后考虑,这样下去,我一个人要负担两个人的生活,很快日子就会变得艰难。

「这么久没见了,想多跟你待一待。」我坐在沙发上,刘明躺下枕在我腿上,电视里哇哇播着韩剧,但没有人在看。「我饿了,你饿不饿?」

「你以前可不这样。」我想催他找工作,但又不大好意思开口,好像有点煞风景。

「干嘛?你不想我?你不爱我了?」刘明扁着嘴问。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爱这个字眼,好像太重了,说出口有些脸红,而且就像我前面说的,对于他,我从来没有觉得轰轰烈烈地爱着,更多的是细水长流的感觉。我习惯了生命中他的存在,并且确信他会一直存在,他已经变成了我日常生活中的消耗品,就像我随手可以拿到的抽纸,那么平淡寻常,又那么不可或缺。

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里面的台词我深以为然,「大多数人的恋爱,既不甜蜜,也没有想象的美好,既不浪漫也没有那么多惊喜,只是简单平淡,没有什么特别的普通恋爱,但是两个人都付出了真心,真心相爱,也许就是大家人生中,不会再发生的最像电影的事」。可能是我过早老去了,但这就是我理想的爱情状态,不影响情绪,不影响工作,彼此尊重,足够了。

「我去给你下面。」我起身。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刘明叫住我。

「我不爱你,我还深更半夜去给你下面!」我没好气地说。说完有点想笑,他也笑了。

「咱俩结婚吧。」他在我身后很快地说。

「行。」说完我继续向厨房走了。这没什么好思考的,本来就只是时间问题,他问了我就答应,就像他问我要不要吃苹果一样很容易回答,不过当时我的心还是跳得很快。

以前我是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的齐刘海,穿衣服也就想着随便舒适,喜欢背女神们不屑一顾的双肩包,可就是这么平凡普通的我,也还是想要努力做他的绝无仅有。这几年为了能让他妈妈满意,我没少改头换面。从 75kg 减到了 53kg,从短头发变成了波浪卷,从素面朝天到 10 分钟就可以完成妆容,从每天穿平底鞋到现在可以轻松踩着 8cm 的高跟鞋挎着他的胳膊逛街…他现在也找到了工作,在一家留学教育机构当老师,薪酬不错,我们都很高兴,觉得日子会越来越好,我真的能从他眼睛里看到我们的未来。当我觉得我们准备的差不多了,可以正式且有底气地面对他妈妈了,他妈妈要见的人却不是我了。他回来三个月的时候,我们商量好了去见家长,也定下了时间,但那时宋湉突然回国,因为她怀孕了。

宋湉回国是瞒着我的,那段时间我察觉到了一些异样,因为她

一直以各种借口推脱不跟我视频,不过我也没有多想,紧接着刘明也开始变得不对劲,终日神情恍惚,好像一直在想着什么事情,很难抽离,我担心他遇到了什么事。而且那两天我接到领导通知,她不调岗了,总部有人空降,意味着我也无法升职。这些事情堆在一起,我觉得有必要跟刘明聊一聊,于是找时机拉他坐下来。

「陪我坐会儿。」还是在那个沙发上,还是播着那部韩剧。

「怎么了?」他没有看我。

「你怎么了?」我转头望着他。

「我没事啊。」他笑笑,有些僵硬,那笑像从外部贴到他脸上去的。

「你要是有事瞒我,咱俩就没法往下处了。」我严肃地说。

「我哪敢啊。」他伸出胳膊把我搂进怀里。

「我知道你有事儿,我太了解你了,你骗不了我,说说吧,怎么了?」空气中一阵沉默,我有点生气了。「我不明白你怕什么?你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我一定会支持你的,你有困难第一时间想到我我会高兴,不会当成负担,你不用考虑太多。」

「是有点儿事,不是大事,你让我自己解决吧,你好好的,别操那么多心。」他认真地说。

「是不是……你妈妈那边?」我小心翼翼地问。

他支支吾吾的,苦笑了一下说,「我想睡了。」然后就起身去了卧室。

我假定是他妈妈那边的问题,就没有继续追问,不想两边都给他施压,如果真到了他解决不了的时候,他也就只能跟我坦白了。

我不知道那晚他有没有睡着,反正我是辗转反侧,怕手机的光影响他,我就躺到沙发上给宋湉发信息。

「睡了吗?」发完又觉得她肯定睡了,她那边都三四点了,于是又接着发了一条。「能把你吵醒吗?我睡不着,我对象好像遇到什么事儿了,他说问题不大,但我总觉得心里膈应,以前从没这样过,我有点怕。」

「我醒着呢。」

「你怎么还没睡。」我有些意外。

「我也睡不着,心里有事,一闭眼那事儿就悬在我脑门上。」

「你这是要跟我患难与共啊?你怎么了?」

「我中奖了。」

「好事啊,你是激动地睡不着?啥奖?见者有份。」

「我怀孕了。」

「那我不分了,总不能卸一条胳膊走。」我根本不信。

「正经点。」

「你讲真的?」我迅速又追跟了一条消息,「靠!」

「一直没敢跟你说,就是怕你骂我。」

「我是得骂你。」

「其实我上周回国了,办了休学,想把这事儿解决一下。」

「你打算怎么着?让他负责?」

「我不知道,我也不奢望他能负责,但我挺想把这孩子生下来的,孩子没错,你说呢?」

「生孩子不是小事,你得想以后。」

「你觉得我跟他女朋友聊聊合适吗?我想求求她把男朋友让给我。」

「现在说不合适晚了吧,更不合适的你都已经做了,这件事她早晚都必须知道,你知道你去找她,她有资格骂你抽你的吧?」

「我明白,对我怎么样都行,只要别伤到孩子。」

「这下好了,今晚真不用睡了。」

「明天我去找你吧?」

「你要我陪你一起去?明天工作日,我上班。」

「请个假,明天见。」

宋湉没有再发消息过来,我开了罐啤酒在阳台吹风,当时是夏天,夜风吹过来仍然令人打哆嗦,很困,但是无心睡眠,漆黑的夏夜深不见底,望也望不到边。第二天宋湉到我家的时候我顶着巨大的黑眼圈,一脸颓唐,头发蓬乱。进门她先拥抱了我,我打量着她的肚子还没有太明显的变化。

「来我家你拿这么多东西干什么?不嫌重。」我把她手中的几箱营养品和面膜接过来。「身子没事吧?」

「没事儿,咱们多久没见了,特想你。」她一直凝视着我,搞得我有点害羞。

「我也想你,乖。」我把她扶到沙发上坐下,「你那些东西我用不到,一会你可以带给那位祖宗。」

「我真知道错了。」话一出口,她就吧嗒吧嗒掉起眼来。

「好了好了,也怪我,一开始就该阻止你。」我抱住她,轻轻揉她的肩膀。「你跟人家约了几点。」

「没约呢。」她趴在我肩膀上说。

我递给她两张抽纸,起身去倒柠檬水。「挺能沉住气,人家今天能有时间吗?这么临时。」我把水杯递给她说,「那你吃饭了吗?」

「没呢,我不配吃饭。」

「这话说的,你不吃,那小东西不得吃吗?」我重新坐下来,「我这也没什么菜,我叫个外卖吧,吃完才有力气挨骂。」

「你别忙了,我不吃。」

「那你先吃点零食垫垫。」我刚要起身去拿零食,就被宋湉拉住。她说,「别拿,真不吃,你坐下,我想跟你说会儿话。」

我坐下来,挨在她身边,安静等着她开口。

「这孩子……如果你让我打,我立刻就去打掉。」

「可千万别,我担不起这个责任,不管怎么样,孩子已经在你肚子里了,生不生是你们两个人的事,说到底,其实是你自己的事,我说这个,你明白吗?」我拉着她的双手。

「他让我打掉,说他跟女朋友求婚了,跟我没可能的……」说着宋湉又抽泣起来,跟我认识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我不知道能说什么,我无法安慰她,因为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无论站在什么立场好像都有其可气之处,又都有各自的理由。

「我真的很想要这个孩子,你帮我跟刘明说说吧?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宋湉握着我的手摇晃着。

「谁?跟刘明有什么关系?」我的脑袋嗡一下,像被罩在一口钟里来回敲击着。

「其实……孩子是刘明的。」宋湉怯怯地望着我。

「这个刘明是住这儿的那个刘明?还是重名?还是你在逗我?宋湉,这玩笑不好笑。」我不可置信,更不愿相信。

「就是他,对不起。」宋湉还在哭,我现在看到她掉眼泪心里很烦。

那一会儿我后脑勺发麻,感觉不会说话了,心脏狂跳,手脚都在发抖,我平静不下来,无法再和宋湉共处一室,于是我跑到阳台把门关上,伏在栏杆山俯视楼下,一阵眩晕,心里想如果掉下去也不错,一了百了。约莫过了半小时,宋湉来敲门。这一敲使我清醒过来,凭什么我要跳下去,该跳下去的是他们,我把门打开,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

「什么时候知道的?」

「什么?」

「什么时候知道他是刘明的?」

「阑尾手术的时候,我看到他在跟你聊天。」

「难怪一直不敢发他照片给我,知道他是我男朋友还继续勾搭?你有没有把我放眼里?我跟你这么多年朋友,就因为你家有钱,我没底气,什么累活脏活不是我干?跑腿、打饭……你内裤我他妈都帮你洗!还是手洗!你为我做过什么?哦对……为我伺候男朋友了,真是谢谢你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只是真的很喜欢他,我停不下来,你懂那种感觉吗?那天在地铁里看到一个文案,『你想成为什么人』?我一下愣住了,我想成为什么人?这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是我能不能的问题,我能成为什么人?我不像你,脚踏实地,做什么像什么,我更多的是靠着那点家底混日子,这辈子我成不了摇滚明星,我也成不了百万富翁,甚至我都无法成为那个被刘明喜欢的人,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

我看着她,觉得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就因为你羡慕我的人生,就要都从我这抢走?现在想想真可笑,当初还想着他妈帮亲不帮理,没有骂你,原来你那些话是早就在铺垫啊,什么都征求我的意见,还什么不要伤到孩子就行,搞到最后把屎拉到我头上我也无话可说是吧?因为你早就跟我说了,我也早就同意了啊!不得了啊你宋湉!是我自作自受!你真牛逼,真是我的好姐们儿,我服气。」

宋湉扑通跪下来,拽着我的手说,「你别这么说,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吧,你打我几下消消气。」

「松开。」我低头睥睨着她,「松开……」

她放开我,跪在地上抽泣着。

「你起来,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宋湉哭着摇头。

「别他妈装可怜了,我认了,以后这儿都是你的,刘明也是你的,你明天就可以搬来住,我都不要了,恶心……你现在先走吧,给我一下午,我想静静,我会离开的。」

她抬起眼睛,泪汪汪的,扶着床慢慢站起来,慢慢向门口走去,忽而又转过头来,问我

「那我们还是朋友吗?」

我噗嗤笑出声,真的是哭笑不得。然后轻轻地说,「赶紧滚。」

等宋湉出了门,我才想起地上她带来的那些「礼物」,全部拎起来,打开门,一股脑都砸到门外去。

不知道为什么,宋湉离开后我突然变得异常冷静,没有崩溃大哭,我甚至完整构想出一套报复方案,但又觉得没有必要,那不是我,我不会做那种事。那天我只把自己的衣物还有日用品收拾了一下,家里的东西一样没带,就离开了。在酒店住下,我站在落地窗前给刘明发了条消息。「我都知道了,对你我没有什么亏欠,我理直气壮。走了,你们随便吧,别给我发消息,不会回。」那时酒店的电视里响着熟悉的声音,又是那部韩剧,我苦笑,一部肥皂剧都没有完结的时间里,我的人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失去了未婚夫,失去了升职机会,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我快三十了,一瞬之间变得一无所有。

之后刘明当然找过我,我没有给他申辩的机会,他也不用申辩了,他们当时的事情我一清二楚,我揣摩了他的想法,无非是和我的日子太平淡,一时情迷,宋湉是那样一个可爱又热情的女生,和我很不同,日子久了,很难不动情,再说他当时快要回国,大概也没想到这么巧就会中标。我把一切想得很通、很透,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是站在第三视角,观看这起出轨发展的,我也有我自己的责任要付,就算是爱的代价吧。即便我能跟一个女人抢丈夫,我也不可能去跟一个孩子抢父亲。又过了两个月,宋湉用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我发消息,请我下个月去参加他们的婚礼,这么着急,可能是想在肚子不方便之前把事情办掉,也可能是怕夜长梦多,至于请我去,刘明应该不知情,她只是想让我亲眼看着他们结婚,从此死了这条心,我其实心里不爽,但想着既然我已经放弃了刘明,不如就好人做到底,去一趟,让她安心做刘太太,从此各自好好生活。没想到的是我放过了她,老天没有放过她,在婚礼之前我又遇到了宋湉。

我是在纯 K 门口看到她的,和一个陌生男人一起,她情绪激动,根本没有注意到我,我就靠在墙角没有走近。一开始她们说话很小声,我听不清,后来两个人拉扯起来,声音也变得很大。

「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给我走。」男人拉住她的手腕。

「要你管。」宋湉把手甩开。

「你现在的情况能这样玩儿吗?」男人好像并没有恶意,更多的是关心。

「我身体好得很,我又没喝酒,跟姐妹一起怎么了?」

「那也不行,快点走。」

「你能不能滚啊?我们俩现在没关系了行吗?别缠着我,别来管我!」

很多人都侧目过来。

「我不管你,我管我儿子。」男人咬着牙说。

「我生不生还不一定呢。」

话音落地,男人啪一巴掌打到宋湉脸上。

「你敢动他试试。」

宋湉愣了两秒,才发疯似的哭喊起来。

「快来帮忙啊,这个人当街殴打孕妇!」

她怎么变成了这样?我看着她,心里只觉得可怜。当时很多人都上来推搡男人,男人看一时也不可能再接近宋湉,也许还会被送进派出所,悻悻地走了。我跟在男人身后,走了大概十几分钟,他在一个街角站定,点了根烟,我才凑上去搭话。

「刚刚我都看到了,你跟宋湉什么关系?」

他打量了我几眼说,「关你屁事」。

「我是她闺蜜,她抢了我未婚夫,你说关不关我屁事。」

「你想说什么?」男人看我的眼神还带着敌意。

「你不用那样看我,我不仅不是你的敌人,我还可以帮你。」我直视着他,「你只需要回答我,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是我的。」

「你怎么确定?」

「在澳洲她有需要的时候就会叫我去她家,但从来不答应跟我交往,就一直这样,我也能理解,这是现在很多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后来学期末有几天她突然很主动,跑来我租的房子,一直不走,每天都要,还跟我说不想带安全措施,我以为她终于动心要跟我交往了,结果还是我想多了,她从始至终都是在利用我。这孩子百分百是老子的,我肯定。」

学期末……时间也对得上,原来怀孕只是宋湉的手段,她自己也知道除了怀孕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刘明和我分开,但只有一次她不能确保可以怀上,于是就跑去这个男人家。不过也不能因为次数多就肯定是他的孩子,我怀疑连宋湉自己都没法肯定孩子是谁的,但这件事需要让刘明知道,我并不是为了挽回他或者怎样,只是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因为别人的孩子放弃自己的人生,亲子鉴定还是有必要做一做。

「所以你是真心喜欢宋湉的?」

男人点点头。

「但是宋湉并不喜欢你,不过只要宋湉不结婚,又怀着你的孩子,你就还有机会。」

我想了想,看向他,跟他一起商量出一计。

两周后,到了婚礼现场,场面十分热闹,大家笑逐言开,刘明的妈妈也是,满脸喜庆,我想也许这个「意外」是对的,可能我们在一起也真的不会幸福。说起来,我和刘明妈妈也已经多年没见了,加上我变化很大,她已经认不出我,是我跟她打的招呼。

「阿姨好。」

「你是刘明的朋友?真漂亮。」他妈妈双手抚着我的肩膀,笑嘻嘻的。

「您不认识我了?我啊,刘明的前女友。」

她把手放开,嘴角抽动,可能是后悔自己刚刚说了夸我的话,或许也有点后悔当初那样排斥我吧?她尴尬地笑笑说,「你真是变了好多,我不敢认了。」

这时刘明看见了我,向我挥挥手。他穿着笔挺的西装,头发打理得溜光水滑,只是人看上去有些憔悴,他朝我走过来,我没动,冲他笑笑。他妈妈识趣地离开了。

「好久不见。」他的声音很温柔,眼圈红红的。「我没想到你能来。」

「现场布置得挺好,你也很帅,比我想象的都好,都挺好。」

刘明呆呆地望着我,他几次张口想说话又没有说出来,眼泪反而先掉出来了。「我……」

我们隔着沉默站了漫长的十秒,那沉默就像细细的粉末,悄然漂浮在空中。

「别哭,我都没哭你哭个屁。」我锤了一下他的肩膀,打破沉默。「只不过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罢了。」

「你来啦!」宋湉笑着跟我打招呼,她的肚子已经隆起很高,「我太开心了。」

「那是,结婚了,是要开心。」我说。

「你呢?最近怎么样?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宋湉问。

「你在问什么东西?」刘明看向她,口气不好。

「你就别操我的心了,好好照顾宝宝吧。」我攥着手,天已经转凉了,手心很冰。

「你不结婚,我也放不下心啊。」她看看我,又看看刘明。我知道,她的不放心,不是不放心我后半生无处安置,而是不放心刘明对我的爱。我从刘明的眼睛里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还爱我,他看我的眼神没有变,宋湉一定也看得出来。

「行了,祝福送到,我就不多打扰两位新人了,那就早生贵子,有缘再见吧。」

其实我没有走,只是隐到一边的角落里,我还想看看这婚礼怎么收场。看了眼时间,那个男人差不多要出现了。果然,不到五分钟,大屏幕上新娘新郎的浪漫回忆突然变了,新娘还在,但是新郎换了另外一个人,就是那个男人,现在大荧幕上播放着他们两个的亲密合照,有一些相当赤裸,我真没想到他连这样的照片都放上来了。然后会场的音响里想起那个男人洪亮的声音,「大家好,打扰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宋湉的床搭子。」

这话一出,四处鸦雀无声,大家都竖起耳朵听,比起喜事,大家更爱听笑话。只有宋湉一家在疯狂找保安,但是男人提前接好了线路,根本不在会场里,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可以随意发挥。

「别担心,我不是来破坏婚礼的,这婚该结还是照结,我祝新郎新娘百年好合。我只是想说一句不打紧的,新娘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新娘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新娘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大家再见。」

现场炸开了锅,宋湉的脸涨得发紫,她已经不像刚刚那样张牙舞爪,还想着抢救,她已经彻底绝望了。我四处搜寻,没有看到刘明的影子,他现在是什么心情呢?难过?庆幸?失落?都与我无关了。我看到宋湉扶着肚子在就地坐下来,双手按在地上撑着身体,身子向后仰,看着来来回回的人群,眼泪哗啦哗啦地流,她看上去有点不知所措,我想她一定在心里跟自己说,「就这样吧」,那一刻我甚至有点心疼了。我看着她掏出手机,放到耳边,没想到我的手机响了,她是拨了我的电话。

「喂。」

「嗯。」

「我完了,一切都结束了。」她的声音带着哭腔。

「怎么了?」

「没怎么,就想再跟你说一句,对不起,我很后悔,我真的知道错了。」

「没事了,我已经过去了,你也会过去的。」说完我挂断了电话,离开了婚礼现场,离开了这出闹剧,也离开了这两个我生命中曾经最重要的人。

这世上的事,没有什么不会过去,一顿晚餐,一场电影,一次痛哭……或者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恋,早晚都会过去。爱就像发烧,当你第一次发烧时,你会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可到第十次发烧时,你就会清楚地知道,我现在烧得很厉害,但不消三五天,在一个悄然来临的时刻,这烧就一定会过去的。

什么是假甜女孩? - 石尹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