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有没有什么让人回味无穷的鬼故事?

 

2021年9月26日

我的女鬼女友告诉我,鬼没法直接伤人,鬼打墙这种招数已经是最高形式了。但影响人的心智,把人吓成疯子,的确是恶鬼的拿手好戏。

小时候有个算命先生说我是天生阴阳眼,我不信,可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吹了蜡烛,真的见到了鬼。

她十七八岁上下,背着手站在我面前,睫毛很长。

她说:能看见我了?

我说:我爸是道士,识相的赶紧走。

她说:你爸是包工头,一年就回来仨星期。你妈改嫁了。

我说:大胆妖孽!阿弥陀佛邪灵退散阿瓦达索命!

她说:呵。

我有点尴尬,笑了一下。然后起身就往屋外跑。

可是刚跑出门,就发现自己又坐到了椅子上。

那少女仍然在我面前,白皙,半透明。

我拍手叫好:这手鬼打墙可真棒!

她说:辣鸡。

我说:行了,要多少钱直说,几百亿我还烧得起。

她摇了摇头,笑,有梨涡。

「要命就过分了啊。」

她又摇了摇头,说:刘小千,我要和你结婚。

01

少女叫小遥,死的时候 17 岁,还没成年。但毕竟到了那边,不怎么在乎阳间的法定年龄。

我问:所以你不会杀我?

她说:不会,干嘛杀老公。

我说:婚姻是坟墓啊。

她说:你比我懂坟墓?

我说:图我给你烧钱?

她说:你把女鬼群体看俗了。

我说:单纯图我帅?

她叹口气,说:这小城里天生开阴阳眼的,除了你就只剩一条黑狗了。

我说:那我确实比它好看。

她说:你没有,选你,是因为你是个人。

我说:合理,但我不娶。

说实话,她这样的,要是活着,多少彩礼我也娶不到。但我为什么娶个鬼呢?

她说:刘小千,你的人生都过成这个鸟样了,还挑三拣四的?

她说得对,自从我爸妈离婚之后,我是过得挺差的,比如六科成绩加起来没过二百,比如每个月被班里的老大换着花样欺负,比如高三快毕业了,仍然不敢跟妍妍表白。

但这不怪我,如果我过得好,是不是就说明,我爸妈离婚是对的。

他俩就会说,孩子,我俩离婚,可全是为了你啊。

便宜他俩了。

我就是要没出息,天天躺尸,打游戏,按月管他俩要钱。

一想起电话那头他俩摇头叹气的样子,我就爽得要死。

我望向窗外,像个哲人,说:鸟样人生不也是一种人生么?

小遥:别废话了,娶么?

我:不娶。

她站起来,说:行吧,既然我谈不拢,那就让我的马仔们谈吧。

我:马仔?

小遥抬手,击掌三次,突然,整个屋子立即布满了鬼魂。

其中不乏一些四肢不全的,胸口插刀的,持续呕血的,只剩半个头的……

「你看你你看你!」我跪在地上,挣扎了半天都没站起来。

「坚持不娶是么?」

「……亲爱的你看西式婚礼行么?」

02

那神父是个上吊死的,舌头半尺来长,宣读誓词的时候一直在喷口水。

神父:里愿意起小遥为妻 mia?诶呀咬舌头哪……

这就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婚姻。

太特么儿戏了。

所以,为什么要和我结婚呢?

小遥的回答是:结了婚,就能大白天出门逛街了。

她说虽然鬼在阳间有很多限制,但和凡人结婚之后,她只要呆在凡人阳气的范围之内,连太阳光都不害怕。

我挥了挥手臂,想要感受一下「阳气」在哪。

她说:阳气你摸不到,只能闻,具体范围……和汗味差不多。

我说:我天天洗澡。

她说:总有一点的,不然吸血鬼几十里外咋找你?

我说:咱这个设定里还有吸血鬼?

她摇了摇头,说:我就举个例子,吸血鬼和咱不是一个体系。

04

之后,我,刘小千,每天带鬼上学。

不过,只有我能看得到她,所以前几天一直相安无事。

直到遇上方健本学期第 27 次欺负我。

中午,在食堂,他把可乐倒进了我的炒饭里,逼我吃下去。

我说:健哥,您这毕竟是新花样,能不能让我缓一缓。

方健:给你两分钟,辛苦了。

此时,小遥就站在方健的背后,只是方健看不见她。

方健往炒饭里倒可乐的时候,她都看傻了。

小遥:你还真吃啊?

我说:应该不难吃吧。

方健:肯定不难吃啊。

小遥:你还要脸么?

我说:方健跆拳道黑带,我要命。

方健回了下头:你跟谁说话呢?

我说:你身后的鬼。

方健一愣,抬手把可乐泡饭掀在了我脸上。然后扭头走了,走到几步开外,浑身抖了一下。

小遥:你让我附身,我揍他。

我说:算了算了。

没凡人的同意,鬼附不了身,这是阳间的规矩。

小遥:快点!

我说:附身也行,但我脸上现在全是可乐炒饭,就像有人吐脸上了一样。

小遥看向我,眼神充满鄙视,终于作罢。

可是下午,小遥找到了复仇的机会。

打篮球的时候,她说自己技痒难耐,逼着我让她附身。

那感觉,就像天灵盖抹清凉油又遇上凉风,一个激灵之后,你的所有感官都还在,但整个身子已经不受控了。

但好在,小遥把这副身子操纵得很好。

整一节体育课,她抢断了方健两次,盖了他四个帽,还当着他的面投进了六个三分。

体育老师赞叹:小千你打球是真娘啊。

方健起哄:来小娘炮,给爷乐一个。

小遥则操纵着我回了个中指:娘炮你打得过么?

05

果然,放学我就被方健堵厕所了。

我跟他深深鞠了一躬:健哥,今天的事是内人过分了,我在这跟您陪个不是。

方健:内人?

我说:对,女鬼,中午站你身后那个。

高三放学嘛,已经九点多了,厕所里灯光昏暗,又阴又冷。

方健急了:小子,唬我?

他迅速左右转头。

方健:鬼呢?有种出来单挑!

小遥:也行。

然后,方健在镜子里看见了小遥。

他哭了。

跪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

但小遥玩 high 了,又把他困在厕所里整整三个小时。

第二天,我成了方健的大哥。

06

方健:大哥,我这个月收了 200 保护费,你六我四?

方健:大哥,这是明天模拟的卷子,教务处偷的。

方健:大哥,那小子看你的眼神不对,我已经帮你揍了。

我说:健哥,你以后别做这些事了。

方健愣了,说:大哥,那我该做什么呢?

我说:用功读书。

方健:大哥你说这话合适么?我只是全班倒第二,但你可是倒第一啊。

我说:也对,那保护费,我八你二行么?

07

成绩倒数第一是我的底线,因为我不能让爹妈觉得我变好了。

方方面面,我都不能过得好。

考试时,小遥想要帮我作弊,但我坚持写下了错误答案。

晚上小遥想要让我吃点好的,但我坚持煮泡面,一边吃一边和爹妈视频。

早上,小遥为了不让我迟到,就找几只最恶心的鬼来吓醒我,但这招在用了一星期后,我免疫了。

现在我把鬼片当相声看。

小遥:你真想一辈子这样?

我:鸟样人生也是人生……

小遥:你当废人有瘾是怎么着!?

我:矢志不渝。

「好!好!」小遥拍手赞叹,「那赵妍妍你永远也追不上!」

08

赵妍妍,我班的班花,我过生日时候许下的唯一愿望,就是追到她。

我:你他娘还会读心术!?

小遥:天天跟你一起上课,谁看不出来?今天你偷瞄了她一千零四十三次。

我叹气:比以前少了一半,果然还是淡了啊。

小遥垂下眉眼,声音有些沮丧:跟你说了,咱俩结婚不耽误你追阳间的妞……

我:好啦,不和你结婚我也追不上人家。

小遥:你现在能了。

我:为啥?

小遥:她被鬼缠上了,放眼全城,只有你能帮她解决。

09

说起来,妍妍最近确实有点奇怪,黑眼圈浓重,头发毛躁,上课昏昏欲睡,总往校医室跑,我找她讲题的时候,还时不时冲我发脾气。

当然,我一直以为,她只是来事了。

我说:我也被你缠着,我咋没事?

小遥:不一样,缠她的,可能是恶鬼。

10

小遥跟我说,鬼没法直接伤人,鬼打墙这种招数已经是最高形式了。但影响人的心智,把人吓成疯子,的确是恶鬼的拿手好戏。

她说妍妍现在肯定在彻夜失眠,长期精神紧张,每一个晚上都活在恐惧之中,再这样下去,妍妍跳楼也不是不可能。

我咬牙切齿:敢欺负我的人,不要命了。

小遥愣住了。

「怎么了?」

「想不到有时候,你还挺像个爷们。」

之后的几天,我拖方健打听到,妍妍之前一直和外婆一起住,但一个月前,她外婆去世了。

我:恶鬼是她外婆?对自己外孙女下手不合适吧?

小遥:不知道,不是所有鬼在死后都能维持心智的。

我:诶隔壁小区有个扎纸人的,听说是个道士,找他做个法?

小遥:做个法?你想让我也死?

于是,我和小遥决定,夜闯妍妍家,一切靠自己。

方健帮我探了虚实,说妍妍的父母周末才会回来,所以能确保这是一场单纯的热血的少年捉鬼,英雄救美。

然后,他逃了三节课教我开锁技术。

当我亲手用一根铁丝撬开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后,心潮澎湃。

里面的教导主任瞬间关了电脑屏幕,咬牙切齿:你俩这处分绝对跑不了!

11

当天晚上凌晨两点,我带着小遥,撬开了妍妍家的门。

迎面就是一阵阴风。

我怯手怯脚走进去,看见妍妍正站在客厅的角落里。

她穿了一件睡裙,站在镜子前,缓缓梳着头发。

而她的身后,站着十几只鬼。

我进门时,妍妍和那些鬼都回过头来,看向我和小遥。

我全身都绷紧了,毕竟撞见一屋子鬼,下场什么样真不一定。

我:妍妍,这…这么晚还没睡呢?

妍妍:你快走,这里不干净。

说着,那些鬼都缓缓向我走来。

我:小遥,把你那群马仔叫来打群架!

小遥:不用,他们不是恶鬼。

12

p>

妍妍做这些事,是为了再次看见外婆。

深夜对着镜子梳头,是见鬼的一种方式。这些日子,周妍妍透过镜子,见了许多许多只鬼,却没有一个是她的外婆。

妍妍:我想见她。

我:何必呢?

妍妍:哪怕就说一句话。

所以,这就是你最近身体不舒服的原因?

妍妍:哦那倒不是,我最近来事了。

我扭头看小遥。

小遥:我不那么说你能重视么?废人!

我叹气,果然女人的所有决定都是无法质疑的。

我:那你能找到她外婆么?

小遥:不好说,鬼去世后一般都会被接走,如果执念深的话就会在人间多留一段时间……但她们应该都会回到最爱的人身边啊。

我看向妍妍,眼里充满歉意:我的鬼朋友说,你外婆不爱你。

小遥:你脑残啊!我是这个意思嘛!?

我:要不她外婆为啥不回家找她,妍妍都召来十几个鬼了。

小遥:也有可能,她只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12

小遥说人在变成鬼后,作为人的心智会缓慢地退化,外婆年岁本来就大,这种退化就会来得更猛。所以,她走到某个地方之后就无力再追寻她的「执念」了。

于是当天晚上,我们三个,一男一女一女鬼,将这座小城找了个遍。

电影院,妍妍带外婆看过成龙的《大兵小将》,那是过年,其实妍妍陪闺蜜看过了,于是和外婆看的时候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她身上有外婆的外套。

外婆说不好意思啊,我挑了个你不爱看的,但这几个电影,我就认识个成龙。

游泳馆,妍妍有个多人优惠券,用不完,就找外婆去。外婆说自己年轻时候游过长江,可是下水的时候,却连浅水区都不敢出,只能一直站在水里看着妍妍游,一边看一边叫好。

后来妍妍问,你不会游咋不坐到岸上去。外婆说,怕你以为我着急走,玩不好。

还有周妍妍非要吃雪糕泡汽水的路边摊,非要荡一下午秋千的朝阳公园,非要买一只十五块洋娃娃的老式商店。

可是外婆都不在啊。

妍妍哽咽着。

她到底去哪了啊?

我说:咱连产院都去了,她是不是……

小遥立刻瞪我:你再臭嘴,我用鬼打墙把你困厕所里!

妍妍当然没听见小遥的话,但她心里也明白。

妍妍:她是不是已经去下面了?

两人一鬼沉默了半晌。

「诶呀,我忘了告诉你,我的鬼朋友说,这个月下面满了,所有鬼都下不去。」

「啊?」

「生育率下降嘛,投胎名额少,得摇号……」

妍妍噗嗤乐了:骗人

妍妍,我没骗你。你外婆,一定在。

妍妍眼圈红了,点了点头。

13

你刚才叫我什么?

我叫你什么了?

别不承认,你叫我妍妍!

刘小千,你他娘从来没叫过我遥遥!

我有么?我没有么?

你第一次叫我妍妍。

等会,你再说一遍?

啊?

我第一次……

你第一次叫我妍妍。

我知道了……我他妈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第一次叫外婆,第一次叫外婆的地方!只有这种地方我们没找,因为当时你还不记事,但对你外婆来讲,比什么都重要。

是啊……我怎么忘了。她和我说过好几次……

妍妍眼里泛出光亮。

那片湖里的小船上,她一定在那等我。

14

这一晚的最后,妍妍登上了湖边的那艘小船。

船上,有一个年迈的女鬼正端坐在一侧。她穿了一件蓝白相间的旗袍,虽然年迈,身姿却仍匀称优雅,带了淡妆。

只是一直低着头,眼神空洞。

妍妍坐到对面的时候,她毫无反应。

当然,妍妍也看不见她。

我说:要不我让她附个身吧,你别认错了。

妍妍回头望向岸边的我们两个人:没事,我能感觉到她。

我还要开口嘱咐,小遥抬手在我嘴上点了一下。

小遥:给她俩点空间。

我和小遥回身走了几步,坐在了近旁的大树底下。

从我的视角看去,妍妍和外婆都没有什么动静。祖孙俩,一人一鬼,就这样在平静的水面上对坐着。

风缓缓吹过,叶子轻吟,水面宽阔宁静,月光依稀。

小遥:好美啊。

我:你说妍妍还是外婆?

小遥:我说时光。

许久许久之后,月亮悄然隐去了,清晨的光,越过山坡,洒在湖面上。

妍妍起身下了船,走到了我和小遥身边。

妍妍:走吧。

妍妍当先走向远处。

我回头看,看见那穿旗袍的年迈女人已经站了起来,但她没下船,也没看向我们。

我有些难过,她这样的女鬼,显然已经失去了大部分人类的心智。

妍妍说的话,她真能听见么?

妍妍离开她身边时,她甚至都没有看一眼,都没有挥一下手……

这可是妍妍最后的道别啊。

可就在这时,我看见外婆的双手缓缓握在胸前,仿佛在祈祷着什么。

紧接着,在暖阳里,随着波光,她的身形开始慢慢变淡。

就在她快要完全消逝的时候,从她的眼里,有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那泪水莹亮,和人类的一样。

15

你跟她说了很多话?

只说了一句。

一句?

每天都和她说的话,不说就觉得,这一天没结束。

到底什么呀?

我说外婆,晚安。

16

第二天放学,小遥说要和我庆祝一下,吃大餐。

说白了就是她附在我身上,做一桌子我喜欢吃的菜。

我问过她,说你怎么不做点自己喜欢的,然后附在我身上吃掉。她说死了之后就没有「食欲」这种美妙的感受了。

「所以,你一口不许剩,趁活着。」

我点头,「趁活着。」

趁活着……是一句电影台词,电影里男女主角都得了艾滋病,快要死了,可还是决定相爱,结婚。他们说,想做的事要赶快做,趁活着。

我:我想通了,不和妍妍谈恋爱了。

小遥直接炸了:你脑子瓦特了,你帮人家这么大一忙,现在表白十拿九稳。

我:那……那不趁人之危么?

小遥:你一个床头柜里十几本黄书,你别跟我说你是正人君子!

我:这跟人品压根没关系,我就是不想了。

小遥:移情别恋?渣男!

那年我刚满 18 岁,哪被人这么骂过。

我拍桌子。

「你再骂一句?」

「渣男!」

「你不渣?你一直都在骗我你不渣?」

「你有病吧!?」

「你跟我结婚根本不是为了什么白天逛街,我大白天看见好多只鬼了!」

她不说话,死盯着我。

「你为什么要嫁给我?你为什么还在人间?有执念的鬼才会留在人间!」

她还是不说话。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直说了。

「小遥,我就是你的执念吧?」

我们两个凝视着彼此的眼睛,沉默了好半晌。

时间长到,足以让我确定她不想反驳。

我起身走了。

说实话她就这么默认了,我是真的开心。很开心。

但我们在吵架。现在不走,我就憋不住笑了。

「还有你给我记住,《男人装》是时装杂志,不是黄书!」

17

可是当天晚上,小遥离家出走了。

我猜对了,她不需要我的「阳气」,也能去任何地方。

她和我呆在一起,只是因为她想和我呆在一起。

可是,为什么呢?

帮我吓唬班里的大佬,帮我追喜欢的姑娘。

和我搞一场结婚的闹剧。

我们才刚刚认识啊。

那天放学的时候,我特地绕到隔壁小区,找到了那个扎纸人的。

那中年人姓张,穿麻布衫,留山羊胡,骨瘦如柴,一副泄露天机太多遭过谴的样子。

一见他我就知道,这小城里,能开天眼的不止我和狗。

他说你甭问了,小遥不在这。

我:你见过小遥?

纸人张:何止,昨天半夜她飘到我家哭,我以为哪个厉鬼来寻仇呢。

我:她都跟你说了什么?

纸人张:她说她喜欢了你好多年了,可你连她的名字都忘了。

18

她叫陈心遥,是你初一时候喜欢的姑娘。

那时候你很傻,喜欢人的方式就是欺负她,所以整个初一,她特别特别讨厌你。

后来有个男生也喜欢她,但人家比你科学,人家知道主动示好,送东西,写情书。

但陈心遥不接受。

那男生火了,在全班范围内说陈心遥的坏话,说她丑,说她不检点,说她和好几个男生谈过恋爱。

然后一天,你就和那男生说,放学别走。

果然那天放学,你被那男生狠狠地揍了一顿。

但是陈心遥说,你为她挨打的样子,特别男人。

她帮你擦药的时候,你俩同时没了初吻。

19

小遥做的饭菜剩了一大半。

回到家之后,我把那些盘子从冰箱里拿出来,开火,每个盘子都热了一下。

香味飘散的时候。

我想她了。

「这些…我怎么都忘了……」我对纸人张。

「故去的人,你见到也不会认得。妍妍不会认得她的外婆,你也不会认得陈心遥。」

「可是你都告诉我了,小遥就是陈心遥,小遥就是陈心遥,」我一直默念了好多遍,「小遥就是我的初恋陈心遥……」

「你一见到她,就会重新忘记的,这是人鬼间的规矩。」

「什么狗屁规矩!」

「是避免执念的规矩,人不能活在执念里。」

饭菜热好了,我把那些盘子码好,坐下来重新品尝小遥做的饭菜。

她的手艺真好。

好吃得让人想流眼泪。

可是昨天,我为什么没好好夸她……

这时候,我听见身后有人轻声问,「怎么还吃哭了呢?」

我笑了一下,「是洋葱,你加了洋葱。」

「我才没加。」

我回身看向小遥,想要叫她的名字,可是真的像纸人张说的那样,我忘了她的所有旧事了。

「小遥?」

「嗯?」

我有点哽咽,「我知道我们认识很久了,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她笑着摇头,「没事啊,我们以后的日子还长呐。」

20

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习惯了小遥在身边,并不再抵抗她对生活的改变。

她学习很好,可以每天晚上帮我讲题。会做饭,我每天都会有大餐吃。她喜欢明黄色,喜欢在下雨天的时候睡觉,说那样舒服透了,喜欢篮球,喜欢吓我或者和我吵架,喜欢周杰伦和张国荣。

她说周杰伦的《晴天》里唱的,就是她心底最美好的时光。

我问:哪句?

她唱:Re So So Xi Do Si La,So La Xi Xi Xi Xi La Xi La Xo

我说:就他妈这句没词……

她说:其他的句子都想不起来了嘛……

其实我很早就发现了,小遥在不断忘记很多事情。

21

「人不能活在执念里……人鬼都不能。」纸人张说。

「可我就是小遥的执念,是吧?不然她为什么一直呆在我身边?」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纸人张从怀里掏出烟盒,掐了根烟出来,借着他门前常年不熄的火盆点着了。

「执念留不了这么久的,小遥留下来,靠的是契约。」

「契约?」

「和活人结婚就是契约。」

「那怎么了?」

「她就无法往生。」

我被他的话吓坏了,一时什么都说不出。

纸人张抽着烟,说往生是个哲学问题。如果你往生了,却忘了前世的所有,这个往生的人,还是你么?或者说,往生,还有意义么?

「所以小遥认为,与其往生,不如就一直陪在爱人的身边。」

我忍不住眼泪,心里疼得不行,「那也行,我喜欢她,和她过一辈子挺好。」

「一辈子?最多一年。」

纸人张使劲吸了一口烟,那烟头燃出火光,在黄昏里,很扎眼,

「鬼魂留在人间,是逆天而行。一年,她就会把自己的心智都消耗掉,最终魂飞魄散。」

「那还和我结婚,她白痴啊!」

「是啊,她白痴。」

纸人张燃尽了那烟。

「这个年岁的女生,喜欢上一个人,就会变成白痴。」

22

那之后的日子,小遥开始变得越来越脆弱。她无法再和我一起上学,一点细碎的阳光就会令她疼痛难忍。她开始怕所有鬼魂「应该」怕的东西,比如符咒,比如门神,比如一句阿弥陀佛。

同时,她开始「失智」。

那天,我回到家就发现她在哭,原来她只是想要为我做顿晚餐,可是她忘了,自己必须附身才能碰到那些锅碗瓢盆。她说,想要给你做饭的时候,都忘了自己已经死了。

「凭什么啊!凭什么我已经死了啊!」

我想抱住她。

可我抱不到她。

我只能在她身边,默默地陪着她。

再到后来,她开始越来越像个小孩子。

她会因为电视里的剧情痛哭流涕,会因为我的无聊笑话笑得直不起腰来。她开始变得什么都不懂,总是问东问西。

你喜欢什么颜色啊?

你喜欢哪个明星啊?

我们怎么认识的啊?

我们以后……会怎么样啊?

她的很多问题,我都回答不了……

唯一有趣的,是她开始喜欢睡觉了。她以前从不睡觉的,可是现在不仅嗜睡,睡前还要我去哄。

我把自己知道的小故事都讲了一遍,她都不满意。后来只好唱歌。

我唱:

故事的小黄花

从出生那年就飘着

童年的荡秋千

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

23

「刘小千,你怎么睡着啦?」

「你不懂,挨揍很累的。」

朝阳公园的那颗大树上垂着一支秋千,陈心遥一直坐在上面荡啊荡啊。

那天放学,我想要揍一个情敌,可结果,反被他揍了一顿。

陈心遥给我上药,上到一半,她吻了我的脸。

她说晚点回家,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她拽着我的手跑,那只手很软。

然后我们就到了这,无人问津的公园里,一个破秋千。她在那荡,我就倚着大树看。

那年仲夏,她 15 岁,裙摆飘动,微风流淌,黄花轻轻扬起,是我一生见过最美的景象。

24

我想起来了。

在你已经,完全忘记我的时候。

25

纸人张说,小遥还有不到 7 天的日子了。

她已经记不得我了。

和当时妍妍的外婆一样,她喜欢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一坐就是一整天。

我猜她还是有知觉的,于是会尝试多跟她说话。

陪她一起看张国荣的电影,听周杰伦的歌。

可是她从未回应过。

直到那天傍晚,她突然走到我面前说:小千,晚点回家吧。

「啊?」

「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我忍着眼泪点头。

我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时光了。

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她似乎不再惧怕阳光了,一路蹦蹦跳跳地走,很快到了公园。

她指着那支秋千说:我想玩那个。

可她已经是魂魄了,无法荡起秋千。于是她让我坐上去,而她坐在了我的怀里。

那一刻,我似乎真的感受到怀里多了一丝温存。

我们随着秋千,轻轻摆动。

此时,我看见当年那些鬼魂都出现了,有四肢不全的,胸口插刀的,持续呕血的,只剩半个头的,还有那个大舌头的神父。

他们站在秋千的四周,远远望着,却不走近。

他们,是来道别的。

夕阳的余晖渐浓,斜斜地洒下来,将秋千四周的草叶都染成了金黄。像极了 15 岁那年仲夏,扬起的黄花。

小遥说:刘小千,好想和你结婚啊。

我点头,说:我也是。

小遥笑起来,有梨涡。

以后不许吃泡面了。

不吃,你做的菜我都学会一小半了。

不许收保护费,方健收也不行。

不行!怎么能收保护费!

不许考试作弊。

遵命。

不许再气你爹妈。

嗯……好吧。

不许……再想我了。

26

那天我做了个梦,梦里面,我和陈心遥都只有 15 岁。她坐在秋千上,唱着周杰伦的歌。

Re So So Xi Do Xi La,So La Xi Xi Xi Xi La Xi La Xo

什么歌啊这是,没歌词的?

就这句没歌词,但我最喜欢这句。

为什么?

你听,Xi Xi Xi Xi……

咋了?

像不像你看见喜欢的人时,在憋不住笑?

End

有没有什么让人回味无穷的鬼故事? - 刘小谦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