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你在老师办公室见过哪些令人窒息的操作?

2021年9月22日

王宏在这间办公室里,摸过好几个女孩子的大腿,甚至更过分的动作,可她们都不敢说,这个男人威胁了这些女孩子……

1

第一次见王宏,是在学生会的面试房间。

他身穿棕色西装,白色衬衫裹住了他的大肚皮,脸圆滚滚的,戴着一个小圆框金丝眼镜,一笑起来,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关于王宏老师的传说,我们听得足够多:明星教师、先进辅导员、学生会书记,崇拜他的人足够多,走到哪里,都有跟在身边的学生粉丝。

我、丁杰和吴小敏,也是他粉丝的一部分。

「听说你文笔不错?真的吗?」

面试时,他只问了我一个问题。

「真的,老师,我高考作文 52 分!」我笨拙地向他展现我的闪光点。

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随后在我的面试报名表上打了个√。

从面试房间出来,我脸上红彤彤的,提前面试完毕的室友丁杰和吴小敏急不可耐地凑了过来。

「咋样?」丁杰坏笑着凑到我的身边。「要是没过,我去找老师求求情!」

「去你的吧!」我啐了他一口。「过了,今天我请客!」

身旁的吴小敏甜兮兮地笑着。「看吧,我就说洛可指定行!」

我们三人说说笑笑,向着门口的餐馆走去。

2013 年 9 月,我们三人正式加入 X 学校学生会,以为大好的前途正在不远的前方招手。

谁知道,这才是我们噩梦的开始。

2

2013 年 10 月,学生会开月度大会,丁杰再次受到了王宏老师的点名表扬。

「今天这次活动,丁杰表现是最好的,来得最早、走得最晚,大家要积极学习——」丁杰喑着嗓子学着王宏老师的模样。「瞧瞧,嘛是优秀干部啊?就在你们身边!」

我和吴小敏不由自主地翻了个白眼。

若论丁杰对学生会的付出程度,那绝对是首屈一指。偶尔和吴小敏约着会呢,王宏一个电话,会不约了也要去学生会干活,这才一个月,对丁杰的表扬我听了三次。

「神经病?难道王宏老师比我还有吸引力吗!」偶尔,吴小敏会吃醋似的抱怨。

说起吴小敏,是丁杰在军训时交的女朋友,刚军训那会,吴小敏就是毫无争议的系花,尽管所有人都穿着整齐划一的绿军装,但军帽下吴小敏那白皙的面庞,犹如出水芙蓉般透亮,那两汪清水似的凤眼,透着说不出的明澈。休息时,吴小敏挽起自己的裤脚,露出那翠玉般白花花的小腿,一时不知看呆了多少男同学。

万万没想到,这等出水芙蓉,竟没能顶住丁杰的死缠烂打,最后被丁杰抱得美人归。

「那怎么可能,我当然是最爱你啦!」丁杰马上换了一幅嘴脸,吴小敏连锤了几下粉拳这才善罢甘休。正当我们准备到校食堂吃饭时,突然身后有人喊我的名字。我转头一看,这人高高瘦瘦,正是校学生会主席李宏宇。

「李主席!」

「嗯!」李宏宇简单应了声,眼光在吴小敏身上多打量了下,最后他转头看向我。

「洛可是吧?走,去趟王老师办公室。」

「啥事?」

「嗐,你去就行了,这么多话!」

在丁杰羡慕的眼神中,我和李宏宇走进了教学楼。李宏宇该是宿醉过,身上的烟酒味还没退去。我跟着他的步伐进了办公室,却见王宏老师满面春风地等着我。

「小可来啦!来,坐!」

我顺着他的手势坐在了对面。

「是这样,我听说你文笔不错。这有篇文章,你帮老师琢磨琢磨,材料都在这儿。」他递给我一沓打印纸,上面写着标题:《新形势下高等院校如何加强全面从严治党》。

我愣了一下,这玩意咋写?

「这其实是一分学校内部交流材料,需要的素材老师书架这儿都有,没事下课了来办公室写就成。」

面对王宏老师的请求,我又怎能拒绝,甚至还隐隐生出一丝帮助老师的骄傲感。

「成,老师您放心吧!」我笑着和王宏老师保证。

「好好干,不会亏待你的。」王宏老师笑道。「写好了,奖学金评定,我给你加分!」

旁边的李宏宇颇有不耐地催促道。「老师,走吧,今晚还有局呢!」

他特意在「局」这个字加了重音,让我听得有些奇怪。王宏老师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随后笑着拍拍我的肩,跟着李宏宇出了门。

办公室是公共的,在李宏宇的桌子旁边,还坐了一位高年级学姐,听见二人的谈话,她厌恶地一拧眉。

我好奇地问学姐。「学姐……那是什么局啊?」

那学姐冷哼一声。「少知道点,对你有好处。」

话罢,她关上笔记本电脑,径直离开了办公室。

4

为了完成论文,这几天我加班加点,寻着空便往办公室跑。

公共办公室三个位置,除了王宏以外,彭亮和刘琴也都在这儿办公。

彭亮,是刚毕业的研究生,来给王宏当学生会助理。他也是传说中那个和王宏不对付的生牛犊子。

刘琴,就是那个冷冰冰的学姐,博士生,准备毕业留校当导员。

平时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各忙各的事儿,偶尔王宏会来办公室,抽查我的写作进度。

这天傍晚,我提前回了寝室,丁杰正在宿舍门口和吴小敏你侬我侬,见我来了,丁杰冲将上来。

「兄弟,帮个忙。」

「啥忙?」

吴小敏站在丁杰的身旁,扭扭捏捏。「那个,我室友也想进学生会,想找你行个方便……」

找我?确定没找错人?

丁杰看着我一脸疑惑,接口道:「谁不知道你现在是王宏眼前的红人,能进不能进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

我拗不过两人,便将事情应承了下来,吴小敏把室友的报名表塞进我手里。隔天,王宏老师正巧来办公室,我便把此事和他说了。

「没问题啊,这有啥难的。」他大方地笑道,看过报名表,眉毛打了结。「这女孩也不贴个照片,这谁能知道长什么样子?这样,明天让她来我办公室,我单独面试一下。

王宏离开后,我正准备给丁杰报喜,却见一向高冷的刘琴走到我的身前。「这女孩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介绍到学生会?

「你……学姐,这是什么意思?」我愕然道。

「什么意思?」刘琴冷哼一声。她走到王宏的办公桌前,一把拽开一个抽屉,随后自己又坐回原位,仿佛一切都和自己没关系一般。

我心里好奇,走到抽屉口瞧着。

「于慧敏、武悦、郭楠楠、章美——」

这都是我们同届的学生会女生,她们来自不同专业、不同地区,唯一的共同点,恐怕就是——

好看。

她们都是同届最好看的一批。

王宏老师把这些好看学生的报名表单独拿出来……为什么?

我不敢细想,正准备把报名表塞回去,却在报名表里看见一个熟悉的名字——

吴小敏。

王宏老师——到底要干什么?

我颤抖着将抽屉关上,旁边的刘琴学姐仍然若无其事地敲着键盘。她看出我的反常,淡淡道:「我可不想惹祸上身。学弟,早点下班。」

我想发点什么消息给丁杰,想告诉他我眼前的一切,但最后关头,我又犹豫了。

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

我要先找到真相。

5

章美退出了学生会。

她是王宏老师抽屉里的名单之一。

我找到她时,她刚下课,她狐疑地看着我。「同学,有什么事吗?」

「您好,我想问问,你为什么退学生会……」

「你什么意思。」她的眼光变得冷厉起来。「起来,我不想说——」

我费了好大的工夫才向她解释清楚我的来意,她犹豫再三,指了指校门口的咖啡店。

「去那儿说吧。」

「成。」

点好了咖啡,章美打开了话匣子。「王宏就是个老色鬼。

「噗。」我差点将刚喝进嘴里的咖啡喷出来。

她恍若未闻。「半个月前吧,我刚加学生会没多久,他就有一搭没一搭地给我发消息,一开始,我还以为只是老师对学生的过度关爱。」

「但很快,事情就开始变得不对了。」

「言语过于暧昧不说,他还向我承诺了许多优惠条件,什么奖学金名额、优秀学生干部……再后来,他说要请我吃个饭。」

「单独?」我追问道。

「不,不是。」她摇摇头。「有学生会主席,几个同届的、几个学姐。到了饭局上,我还发现有一些校外的,都是这个老总那个老总的,我没咋记。」

「饭局上只喝了两杯,也都还正常,之后一伙人便簇拥着去 KTV,灯光一暗,这老色鬼就开始不正经了。」

「边吹嘘自己,边和我承诺未来。说着说着,就开始拉我的手。我吓坏了,一开始还没敢挣,我真傻,那时候还以为是老师的关爱。」

她笑着摇了摇头。「再后来,他一转头,舌头舔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她诚恳的表情不似作伪。

王宏……竟然是这么一个人?

我心里一阵剧痛,仿佛一座摩天大楼正摇摇欲坠,零散的砖片砸在我的新房上,血肉模糊。

她冷笑一声。「之后他看我不反抗,尺度越来越大,我人都傻在那里了,最后我终于清醒过来,借口去卫生间跑了,我太害怕了,连包都没拿。」

「第二天,他还要我去办公室,和我道歉,说只是喝多了……」

章美越说情绪越激动,到最后,甚至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她说完这一切,才长吁了一口气。

「算了,都过去了。」

「你决定怎么办?」我咽了口口水。

「不怎么办。」章美苦笑一声。「我又能怎么办?难道告诉全校人,我被一个老色鬼给侵犯了吗?不,我不会做这种事。」

她喝完了咖啡,临走时紧紧盯着我。「答应我,这件事也不要告诉任何人。」

「好。」

「谢谢。」她做了一个深呼吸,随后抹了抹眼角。

从刚才开始,她的眼里就始终泛着泪光。

可怜的女孩,可怜的沉默,可怕的老师。

我再次想到了抽屉列表里的吴小敏。

她……她会不会也惨遭毒手?!

6

回到宿舍时已是晚上,丁杰正在床位上看书泡脚。

我一把将他的书掀到床上。

「王宏老师是个老色鬼,很多女学生都深陷魔爪你知道吗?你别看他长得纯天然无公害,其实一堆花花绕,咱俩必须一起退会,对,要记得带着吴小敏一起,现在就写退会书,现在!」

丁杰被我这一长串抢白说懵了,他半信半疑地看着我。「洛可,你没犯毛病吧?」

「我……嗐,我慢慢和你解释。」我长吁一口,坐在他的身边,正欲从头讲起。却突然冒出一丝疑惑。

「平常这个时间你不都和吴小敏在一起吗?她人呢?」

「哦,她说今天有个学生会的聚餐,老师和主席都去。」

「怎么了……吗?」

7

我带着丁杰冲出了寝室。

路上,我把我的所见所闻和丁杰说了个遍。

「你他妈怎么不早说!」丁杰怒不可遏。

「我他妈也是刚知道!」

出校门时大概晚上 9 点钟左右,丁杰立刻拨通了小敏的电话,连拨了几次终于接通。

「小敏,你在哪?」

「宾……宾虹饭店。」

「你喝酒了?」丁杰心里一悬,电话那头的小敏早已口舌不清,与之对应地,是电话杂音中觥筹交错的喧闹声。

「等……等我结束了和你说。」

「小敏,小敏别挂!」

「嘟——」

「傻丫头!」丁杰气得直跺脚,他再拨过去,已经没人接听了。

「也不是毫无收获,」我拍了拍丁杰的肩。「咱们现在赶到饭店应该还来得及。」

我们迅速拦了一辆的士,向着宾虹饭店驶去,一路上丁杰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催促着出租车的师傅,师傅瞪了我们一眼:「这么急,赶着去投胎?」

到达饭店大概 9 点半,我和丁杰冲了进去,找遍了包间也没有找到王宏等人。丁杰连给小敏打了十几个电话,没有一个接通。

我心中燃起一个可怕的想法。

「你说,小敏会不会现在已经喝多了?」

「有可能。」丁杰叹着气蹲坐在饭店门口。「她从来不会不接我的电话……」

饭店的服务员注意到我们的怪异举动。「你们……是不是要找一群学生?」

我眼睛一亮。「是,您知道?」

「包 3 的客人,也就刚走个 10 来分钟。」服务员想了想。「我听他们的意思,似乎是要去什么酒吧。」

「酒吧!什么酒吧?」丁杰「蹭」地一下站起来,吓了服务员一跳。

「这……这还真没听清。」服务员歉意地一笑。

丁杰一拳砸在饭店门口的石狮子上,虎目含泪。「今天我就是把城里的酒吧翻个遍,也要找到这该死的王宏!」

一家一家找?那岂不是要找到明天早上?

正无助间,我灵光一动。

「或许……还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们。」

「但是我不确定,她会不会帮。」

7

晚上 10 点 20 分,我们在学校图书馆找到了刘琴学姐。

这是刘琴学姐的日常习惯,从办公室离开后,会到图书馆看书。

她听我们说完了事情经过,淡淡一笑。「你们找错人了,我不知道。」

「学姐!我求你,求求你了……」丁杰一把拉住刘琴的手,却被刘琴挣开。

「对不起,我只想安安稳稳博士毕业,之后安安稳稳留校。」她眼中闪过一丝惋惜。「别拉上我。」

「那你就能眼睁睁看着学妹惨遭毒手?」我心中有些生气。

她怎么能做到如此漠视?

「还是那句话,不关我的事儿。」她合上了书。「现在已经联系不上了吗?」

「是。」

「那看来他们已经行动了。」

「行动?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我和丁杰同时发问。

「今天参局的人,百分之八十都是王宏的人。」刘琴淡淡道。「他们会给王宏集体助攻,劝酒啊、说好话啊,迷惑这些小女生。等到女生喝多了,就会有人偷走女孩的手机,别人就联系不上了。最后,再由老师单独将女孩送回寝室,出于对老师的信任,女生一般都不会拒绝,再之后……」

刘琴停了嘴。

但这结局,我们心知肚明。

「那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的嗓子有些干,声音又哑又颤,仿佛不是从自己喉咙发出来一般。

刘琴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我怎么知道?呵呵,我第一年入学时,王宏是第一年负责学生会,你说我怎么知道?!」

我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高冷的刘琴学姐,竟然是第一个受害人!

怪不得刘琴学姐在办公室总是生人勿进,原来还有这样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我不想再回忆了。」刘琴的眼睛升起一股水汽。「他毁了我,但我现在只想安稳地毕业,这一切都已经和我远去了——」

「学姐。」我恳切道。「我知道您的遭遇……真的很痛苦,难道你想把这种痛苦传递到下一个女孩身上吗?难道你想让历史重演吗?难道就让这个禽兽为所欲为吗?」

刘琴学姐愣住了,她看了我许久,最后长吁一口气。

「我该走了。」

她拾起书本,向着图书馆外面走去。丁杰冲着她的背影大吼一声。

「学姐,帮帮我!」

刘琴驻足了一会,之后她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

她撕下来她的笔记本,然后在纸张上写了些什么,她捏成一个纸团扔在地上,随后大踏步离开了图书馆。

丁杰冲上去捡起了纸团。

纸团上白纸黑字。

「杰森酒吧。」

我看着刘琴的背影,心中升起一阵感动:

「学姐,谢谢——」

8

11 点半左右,我们赶到了杰森酒吧。

但我们仍然晚来一步。

酒保告诉我们,王宏他们已经走了。

丁杰像疯了一样打电话寻找吴小敏的下落,但却无一人知晓。甚至哪怕有人知道,如李宏宇之流,也决不会告诉丁杰真相。

「要是吴小敏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丁杰紧咬着牙根。

「求人不如求己!咱们自己找!」

「好,你说怎么办!」丁杰向我投来信任的目光。

冷静,现在必须冷静。

我开始缜密的分析。

首先,王宏一定不会舍近求远,他一个人拖着一个女学生也很不方便,大概率会在酒吧附近选取一个酒店;其次,以王宏的性格和地位,一般的快捷宾馆他一定看不上,要住,也至少是星级或者高档的商务宾馆。

我们搜索了周遭一公里左右的区域,按照我们的标准,选取了两家酒店。我们知道酒店不会透漏住户个人隐私,所以我们在两间酒店都开了房间。

我们只能赌一次了,不能输的那种。

来到酒店,我们采取最笨的办法:一间一间找。

围绕酒店大床房区域,挨个房间敲门。

「不好意思,去错房间了。」

「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

「实在抱歉,您别生气……」

10 间、15 间、20 间——

我们的耐心也伴随着道歉逐渐消磨殆尽,甚至某个瞬间,我们都觉得,这个晚上,我们再也找不到吴小敏了。

第 23 间。

敲门。

「谁啊——」熟悉的嗓音。

开门。

面面相觑。

王宏裸着上身,下身围着浴巾,错愕地看着我们二人。

「你们——」

丁杰怒不可遏,先发制人。

「滚开!」

他一把推开王宏,冲进了房间,房间中,他果然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

吴小敏。

9

吴小敏安静地睡在床上,周遭的一切,她似乎都听不到。

但裸露的肩膀和地上的亵衣,无时无刻不再提示着丁杰已经发生的事实。

他浑身上下忍不住地颤抖着,回过头去,眼睛血红血红的。

「他妈的!」

「丁杰,不要!」

「哎哟!」

丁杰的硬拳瞬间砸在了王宏的眼眶,王宏哀号一声倒在地上,他赶忙穿起地上的衣服,但丁杰显然没有打算收手,他的拳脚如雨滴般落在王宏身上。

「打死你,打死你个禽兽!」

「别这样!再打下去就出事了!」

我拼命阻拦着丁杰,最后丁杰被我摁倒在地上,他身上热腾腾的,像看了红布难以自制的公牛。

趁着这档口,王宏赶紧穿好了衣服,慌不择路地向着屋外跑去。过了许久,丁杰挣开了我的怀抱。

「怎么办?」

「我不会放过这个老禽兽的。」丁杰捏紧了拳头。

「那现在呢……」

丁杰回过头去,爱怜地看着仍在昏睡的吴小敏。他泪水划过眼眶,像丧失了所有的防备,他轻轻摸着吴小敏的头,眼中是说不尽的温柔。

「我带她走。」

10

针对王宏的报复行动,自此拉开序幕。

许是王宏理亏,他并没有将自己受伤的事大做文章,但我们知道,一个老师想找学生的麻烦轻而易举。

我们比任何一个时候都小心:按时上课、按时回寝,甚至将寝室里所有的违规电器一遭丢出。

我们不能让王宏抓到一点把柄。

另外一边,丁杰开始说服吴小敏实名举报。

「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宝贝,我们要让恶人绳之以法!」

「我不敢……」吴小敏哭得梨花带雨。「我的清白没了,谁还能要我?谁会要我?」

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吴小敏,丁杰只觉得一把匕首扎在了自己的胸膛。

他紧紧攥着吴小敏的手。「小敏,我要,无论如何,我都会和你在一起。」

丁杰的深情告白,成了吴小敏跨出艰难一步的动力。她将当晚发生的全部事实真相如实诉说,并由我记录于纸上。

所有的事情,在吴小敏的第一步迈出之后,就变得顺理成章。

我拿着小敏的实名举报材料,开始搜寻学校里那些不敢说出真相的女孩们,我用吴小敏的事迹激发着她们讲述的勇气。

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有的女孩,因为此事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直到晚上还会回荡着这场噩梦;

有的女孩,成绩一落千丈,失去了保研的名额;

有的女孩,开始因此厌恶男生,本能地排斥一切异性;

甚至,有的女孩还有过轻生的念头——

这一切的一切,都被我记录下来。

当然,也有很多女孩仍然不愿意回忆,我同样尊重他们的选择。

11 月 5 日,对于王宏来说,一定是一个悲喜交加的日子。

同天的上午,王宏收到了来自省里的表彰文件,由王宏作为第一作者所撰写的党建论文《新形势下如何加强高等院校全面从严治党》,荣获了河南省政研论文成果的二等奖。

在他庆祝的同时,一份超 3 万字的实名举报材料,被交到了学校纪委的桌前。

我在文件最后写道:

「如果此事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我们将诉诸法律和媒体。」

这是一个学生对学校方,能够说得最狠的狠话。

两天后,学校纪委立刻开始立案调查,我们二人也紧盯事态发展方向,只要校方露出一点袒护的苗头,我们将立刻动用舆论推波助澜。

学校里支持王宏的很多,但反对王宏的也不少,很多颇具师德的老师早就不齿他的做法,这封举报书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墙倒众人推,尽管王宏能量很大,但王宏还是倒了。

恶有恶报,尽管对于大部分女生来说,这报应来得太晚。

这中间,令人匪夷所思,王宏的妻子竟然找到了我们。她向我和丁杰提出了诱人的价码:金钱、名誉和稳定的就业。

丁杰站起来,指着王宏妻子的鼻子。

「你们夫妻俩,让我觉得恶心。」

他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我们的确志同道合。

在双方激烈的博弈之下,半个月后,结果正式公布。

根据校方的处置决定,给予王宏辞退处分。

这中间,王宏付出了许多「努力」,争取到了一些被害人的原谅,但不管他使出何种手段,吴小敏始终和我们站在一起。

「这个结果我绝不满意!」丁杰愤怒地看着校方的文件。「这老禽兽应该坐牢!」

吴小敏犹豫许久,拉住了丁杰的手。

「杰,就这样吧,我不想闹得更大了。」吴小敏深情地看着丁杰。「这样对我们来说,已经够了,不是吗?」

我看着两人,心中百感交集。

没错,如果事情闹得更大,即将面临的一切,已经不是我们几个大一学生能够承担。

那天,我和丁杰在寝室门口抽了许久的烟,他依靠在门前的松树边嚎啕大哭。

那哭声也意味着来自他的妥协:一切只能到这里了。

我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我相信。」

丁杰泪眼摩挲地看着我,重重点了点头。

半年后,学校有国外交换生的名额,丁杰和吴小敏一起报名,二人经过考试顺利入选,临别那天,丁杰和我在学校篮球场旁散步。

「她说,尽管那人不在了,但留在这,依然有阴影。」

「理解,一路顺遂。」

「兄弟,保重。」

这是丁杰全部的临别感言,烟还没抽完,他便扭头回了宿舍取行李。我知道,这场噩梦不仅仅是针对吴小敏的,对于丁杰来说,也是一样。

大二上学期,伴随着王宏的离职,丁杰和吴小敏也远赴澳大利亚,我本想退出学生会,却被刘琴挽留。

「你这样的刺头分子,属实有领导风范。」刘琴学姐笑着点了点我的胸脯。

她的笑容很甜,我第一次见她笑得这么开心、真诚。

「还是走吧,现在学生会的名头可脏得要命。」

「所以我才不让你走。」刘琴耸耸肩,她从书包里翻出一纸聘书。

「兹聘请,刘琴任学生会书记助理——」我惊喜地看着她。「天啊,之后你来负责学生会了?」

「那是!」她哈哈一笑。「彭杰当书记,我给他当助理,你和彭老师还不熟吧,他是个很好的人……」

五月份,校园里的栀子花开了,花开得很艳,芬芳扑鼻,我们迎着朝阳走在去往教学楼的学院路上,她正兴高采烈地和我描绘未来学生会的蓝图。

「……未来让你当学生会主席,到时候要彻底改变学生会的口碑」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当?」

「喂,你不要这么不够意思嘛!我好歹也帮过你嘛!」

一路说说笑笑,久违的大学校园青春感再次涌上心头。

未来,一定会更好。我心想。

丁杰,你说对吧?

番外

2020 年,X 大学教授性骚扰女学生的新闻再度登上热搜。

彼时,我点了一根烟,和丁杰吴小敏夫妻俩一起分享。

七年过去,历史仍在重演,但不同的是,历史的当事人,已经学会把舆论和公道作为保护自己的武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已经不允许恶人乱来了。

她们勇敢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坚决向阴暗面的侵蚀说「No」。

令人悲痛的是,我相信,这样的行为仍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发生。

但我相信,更多的女孩,已经奔走在路上。

你在老师办公室见过哪些令人窒息的操作? - 邢二狗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