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如何写一个反俗套的武侠故事?

2021年9月12日

张知秋是天下第一剑客。他有一个秘密,世上只有三个人知道。

他不会武功。

这场欺骗武林十七年的骗局,终于到了谢幕的时候。

1

他出道十七年,专杀败类,有人说,他的剑下亡魂足足有一万人。他的剑到底有多快?没人知道,因为见过他出剑的人都已经死了。不论多么穷凶极恶的黑道巨擘,只要听到「张知秋」三字,尽皆闻风丧胆。

二十二岁初入江湖,连挑洞庭湖九座水寨。

二十三岁论武青城,自此青城掌门弃剑不用。

二十五岁追袭三千里,为恶三十三载的闻香教从此销声匿迹。

二十七岁约战巴蜀剑神,赢得名剑「龙泉」。

二十九岁,闻倭寇犯境,仗剑前往,半月后东海已靖。

三十而立之年,朝廷颁下「禁武令」,张知秋只身入京,剑闯紫禁城,与人皇定下「龙泉之约」,为天下武人求得容身之地。

那天之后,张知秋成了「天下第一剑」,受万人景仰,也成了当之无愧的武林盟主。

其实,张知秋,不会武功。

每到月上中天,「天下第一剑」都会独自待在屋里,一遍遍擦拭着出鞘的龙泉,诉说那些早已被忘却的记忆。

第一次出剑,是什么时候?哦,是捡起了一具死尸的兵器,面对三个劫匪,只求自保。但不通武艺的自己,几招下来就遍体鳞伤。如果不是朱公子路过,自己早就变成一堆白骨了吧。

「朱公子,为什么这世上恶人能吃肉,好人就要吃苦呢?」

「其实,好人坏人并没有绝对的区分,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欲望活着。你看,这具尸体,这几个贼人,其实都死在了追寻欲望的路上。少年,你想得到的,是什么?」

「我……我想成为天下最厉害的人,谁都不敢欺负我,坏人听到我的名字就害怕!」

「哈哈,有意思。好!我就让你当天下第一!」

那天开始,张知秋就迈上了一条不归路。他在朱公子随从的带领下,来到已经被火烧成白地的洞庭水坞。

「今天是立秋,你便叫张知秋吧。记住,别人若问起来,你便说洞庭水匪是你挑的。」

「青城掌门那个老杂毛的私生子在我们手里,你明日便去拜山,与其闭门切磋。放心,他不敢赢你。」

「公子有令,闻香教妖言惑众,各州府共剿之。你去做个样子,功劳归你了。」

「天下第一怎么能没有神兵利器?听说有把叫龙泉的不错,知秋,你将此剑主人约到设伏之地,然后等着拿剑便是。」

「倭寇为乱呐……挑选军中精锐,知秋,公子命你也跟着。」

直到三十岁那年,张知秋承载着整个江湖的希望来到紫禁城,才在那个至尊的宝座上再次见到了朱公子。

「意外吗?呵,想必这些年你也有所猜测吧。你回去吧,我从一开始就未曾想过禁武成功,但谈生意嘛,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我和江湖各退一步。这次之后,你的声望想必足够了,着手统一江湖吧,以后让他们为我所用。」

张知秋行着大礼,缓缓后退。就在他将要退出大殿的那一刻,隐隐约约听到了叹息声:「等你真正懂得了天下第一的滋味,再来见我吧。」

油灯的轻微炸响将张知秋从回忆中惊醒。他慢慢将龙泉归鞘,叹了口气:「龙泉啊龙泉,多想让你在白天也光明正大地出一次鞘啊。」

2

二牛走在余杭的街上,兴奋地左顾右盼,好久没见过这么多人,这么多好玩的、好吃的。

这红彤彤的一串,就是糖葫芦吧;肉包子真香,勾的人馋虫都要出来了;这座酒楼真高呀,门口的大姐姐穿这么少不冷吗?还有,她们为什么要向我招手呢……

快看花了眼的二牛终于记起,他要去望江楼送新鲜的莼菜,万一耽搁了可是要克扣菜钱的。

「你是曾大婶的儿子?她今日怎么没自己来?」

「我娘病了,下不了地,以后送菜的活计都交给我。」

二牛把篮子里的菜换成一串铜钱,仔细数了数,满意地笑了。听娘亲说,哥哥在自己六岁那年进了城,恰好遇上了匪乱,席卷了半个江南,从此再未相见。这次如果不是娘亲生病,想来也不会放心让自己独自进城吧。

拎起篮子,二牛半只脚刚迈出大门,突然听到酒楼里传来一阵嘈杂声。站在门口的掌柜连连叫苦,赔着笑脸凑了过去。听着里头的吵嚷,二牛感觉像是有只野猫在心里抓挠,忍不住探过头偷偷去瞅。

大堂里,一张桌子被整齐地劈成两半,挡在对峙的两伙人中间。一方是个明媚少女,约莫十七八岁年纪,鹅蛋脸桃花眼,叉着腰怒视对面,一双柳叶眉几乎倒竖起来。她身边立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满头银发,半个身子隐隐挡在少女身前,和蔼的笑容像是刻在脸上似的。另一头是四个青衫汉子,手里握着明晃晃的长剑,咋咋呼呼地指着老少二人。

「怎么,还骂不得吗?」少女挺了挺胸,吐出一截舌尖做了个鬼脸,「你们青城派本来就没什么本事,十二年前被一个初出江湖的小伙子打上山门,现在全都忘啦?」

「你!」为首的青城弟子涨红了脸,「那可是天下第一剑,输给他能算输吗?」

「我还以为你不敢认呢,」少女笑得越发灿烂,「你承认你们连小孩子都打不过啦?」

「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青城弟子一咬牙,索性也不再斗嘴,长剑一挺就要向少女刺去。

二牛吓得差点叫出来,刚想提醒少女小心,只见白发老者笑容不变,手掌一挥迎了上去,轻轻飘动,行云流水般从四位青城弟子中穿过,饶是四人剑招连变数次,胸口依然都被印上了重重的一掌。几人面色一白,手中长剑拿捏不住已经落在地上,嘴角溢血,软软瘫了下去。

「哎呀哎呀,看来你们不仅打不过小孩子,连一个老头也不如啊。」少女笑着凑了过去,捡起地上的剑,对准了为首的青城弟子,「打又打不过,骂又不骂不赢,你们留着这嘴也没用,我帮你们割了吧。」

剑光连闪,几人脸上已是血肉模糊。少女依旧笑嘻嘻的,看着几个愤怒中带着恐惧眼神的青城弟子,一拍脑袋:「对了,估计你们也没脸再用剑了,这手也剁了算啦!」

二牛已经看傻了,谁能想到,刚才还一副柔弱样子的少女,下手如此狠辣,谈笑间断人肢体,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听着几人的惨叫,老者叹了口气:「小姐,何苦为难他们,不过萍水相逢而已。」他又转头冲着几位青城弟子摇摇头:「对不住了几位,我家小姐天性烂漫,让你们受苦了。我心软,看着不落忍,送你们个痛快吧。」

二牛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连忙出声阻止:「住手!不能杀人!」

老者刚刚接过少女手中的剑,听到这话冷笑一声:「老朽杀便杀了,哪里来的小儿聒噪!也罢,你也上路陪着他们便是!」

话音刚落,老者转身将剑掷出,剑方脱手,一眼瞥到二牛的脸,却是一愣,双腿一软,竟是颤颤巍巍地跪了下来,一声惊呼已经脱口而出:「张知秋!」

但长剑却已飞射而出,直扎二牛的心口。二牛虽然极力躲闪,还是被刺穿了琵琶骨,鲜血浸湿了衣服,半边身子都疼得动弹不得。

少女扶起老者,嗔怪道:「白爷爷,你怎么突然就跪下了?瞧你样子像是突然看见了爹爹似的。」

老者回过神来,看着被长剑钉在地上的二牛,眼中疑惑之色渐去,尴尬地笑着:「一时失态。这小子长得太像张知秋了,但看他一点武功也不会,是我认错了。」

少女眼珠一转:「你说他长得很像天下第一剑?」

「除了年轻一些,眉眼简直一模一样。」

「嘻嘻,」少女冲着二牛露出了浅浅的酒窝,「那就带着他回去吧,我想到一个好主意。」

「其他人呢?」

「哎呀,这酒楼里的人都见着我们的脸啦。时间未到,还不能暴露……那就把这酒楼烧了吧,一个不留。」

3

民心,是这个世上最容易操控的东西,因为人们都太蠢了。

张知秋抱着剑坐在太师椅上,看着堂前几位剑客切磋,脑子里想起朱公子曾经和他说过的这句话。

一位白衣剑客赢得了最终的胜利,面露喜色,将一本古卷承了上来。

「张大侠,这是我的剑术心得,请指正。」

张府每月一次的比斗,被人私下里唤作「龙门擂」,凡比剑得胜者,承上剑招秘籍,第二日便会收到天下第一剑的回书,指出不足与精进窍门。

天下剑客,无不争先,甚至连参加「龙门擂」的请柬,往往都会在江湖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张知秋面露欣慰之色,赞许地点头:「招式精妙,颇有可取之处,明日再来吧。」白衣剑客雀跃不已,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虽然不通武艺,但渊渟岳峙的气势,已经被张知秋重复了十几年,几乎成了自己的本能。想当初,魏公公可是教了自己整整三个月,才让每一个神情都充斥着所谓「高手风范」。

回到后宅,张知秋将古卷交给一个蒙面人。他会连夜前往城郊,与朝廷的数十名供奉高手共同参详秘籍,并在天亮前带来回信。

自第一场「龙门擂」以来,这一手段已经向朝廷贡献了无数武林绝学。

但蒙面人刚走,张知秋却见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魏公公?不,现在该叫您九千岁了。您来找知秋,可是公子有新的吩咐?」

朱公子一时兴起之后,魏公公成了「天下第一」计划的执行者,十几年来张知秋能不露破绽,都依仗魏公公的老谋深算。偌大的江湖,不是没有人怀疑过张知秋,但这些人,都死在了魏公公手下。朱公子、魏公公与张知秋本人,便是世上唯三知晓天下第一剑真相的人。

「咱家这次来,是因为听到了一个消息。你可知道,闻香教又死灰复燃了?」魏公公小口抿着茶,连正脸也没瞧张知秋一眼,看似漫不经心地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当年全教上下一个活口也没留,怎会还有余孽?」张知秋吓了一跳。闻香教当年鼎盛之时,为祸江湖,逼得少林闭寺、武当封山,甚至意欲起事,这才引得朝廷震怒,调集六扇门、锦衣卫和东西厂的高手,围剿之后将功劳留给了张知秋。

江湖之上,几乎每个人都津津乐道张知秋的一桩桩故事,尽管没人知道这些消息最先是从哪里传出,又为什么传得如此之快。这些传说里,奠定张知秋地位的,是独闯紫禁城,但最能说明他实力的,一定是剑覆闻香教。

「据咱家调查,当年闻香教主的小女儿隐姓埋名外出求医,恰巧逃过一劫,身边还有个贴身老仆,匪号笑面翁。如今,他们又打着闻香教的旗号,不知有何阴谋。」

「这些宵小之辈,怎敌得过九千岁神机妙算。看来,知秋的履历,又要添上一笔了。」张知秋赔着笑,腰快要躬到了地上。如果让他满天下的崇拜者看到,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信仰破灭。

「不,这次即便是咱家,也摸不透他们的打算。」魏公公摇了摇头,递过来一页情报。

九月初九,闻香教圣女李无霜,约战天下第一剑于泰山之巅。

张知秋惊讶抬头,连连解释:「九千岁,这事儿我真不知道,我从没有听到过一点风声呐!」

「放心,咱家自然晓得,」魏公公冷笑一声,「你的一举一动,哪能逃过咱家的眼睛?这次我陪你一同前往,暂不声张,先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张知秋唯唯称喏。

今日,已是初七了。

4

h1>

「我是李无霜,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细心地给二牛上着药,笑颜如花。

「我……我叫二牛。」二牛小心翼翼地回答,心里想的却是:「无霜小姐笑起来真好看,这么漂亮应当不是坏人吧,她杀人可能也是有苦衷的……」

「这名字真难听,」李无霜皱起了眉头,突然用力撕裂了二牛刚刚止住血的伤口,「不许再叫这么难听的名字!」

二牛疼得大声惨叫,心里刚刚生起的一丝旖旎也灰飞烟灭。

「以后,你就叫……」李无霜似乎想到了什么,捂嘴一笑,「算了,看着这张脸喊二牛,还挺有意思的!」

尽管伤口还在流血,但看着少女的笑,二牛依然觉得有什么在心里动了一下。

「二牛……」李无霜凑了过来,长长的睫毛好像要戳到二牛的心里,带着桃花香的气息吐在二牛脸上,「我有件好烦好烦的事,你帮我一下嘛……」

「无霜姑娘……」二牛涨红了脸,不安地扭着身子,「你别凑这么近,我答应你就是了……」

「嘻嘻,」李无霜笑着挺直了身子,「那就说好啦。白爷爷,教教二牛,怎么才能看起来像个高手。」

接下来的几天,二牛仿佛活在地狱里。

「腰挺直了,抬头收腹!不要缩头缩脑像个耗子!」

「别笑!要高冷,高冷你懂吗?」

「眼神带杀气!给我瞪眼两个时辰!」

「步伐要稳!今晚再走十里地,走不完不许吃饭!」

辛苦便算了,白老头还动辄打骂。虽然不见伤口,但精妙手法之下,每一下都痛彻心扉。

每当二牛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李无霜就会笑着出现,端来一碗精致的饭菜,一口口喂给二牛。每日三餐,几乎是二牛最期待的时候了,在他看来,无双姑娘就是他的观世音菩萨。

「白爷爷,练得怎么样了?」

「这小子悟性还行,装个样子应当不成问题。」

「那好,放出消息去吧。闻香教圣女李无霜,要在泰山之巅约战天下第一剑。」

九月初九的泰山,满满的都是带刀佩剑的江湖人。他们从五湖四海汇聚而来,为的就是一睹这场武林盛事。

二牛从小路上山,一边念叨着李无霜叮嘱他的话:「不要说话,直接上擂台,拔剑之后等无霜姑娘比划一下就认输好了……」他不是没有想过趁此机会一走了之,但想到昨晚李无霜含泪的恳求,又怎么也狠不下这个心肠。「完成了这个心愿,她应该就不会再杀人了吧……」

走着走着,二牛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无霜姑娘退隐江湖后,会去哪儿呢?我能不能……邀请她去我们村住一住?」这样想着,脸上突然火辣辣地烧起来,尽管周围空无一人,二牛还是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紧接着,没有看路的二牛撞在了树上,脚下一滑,顺着山路骨碌碌地滚了下去。

从一堆落叶里爬起来,二牛身上华丽的衣袍已经变得皱皱巴巴,挽好的发髻也散乱开来,他赶忙整理起衣物,生怕模仿张知秋的一身造型被扯乱了。

但让二牛崩溃的是,他迷路了。

5

张知秋今天很烦。不是因为赶了一天一夜的路,而是因为,他刚上泰山就被认了出来。

该死。他在心里抱怨,魏公公武艺通神自然不在乎,但自己还是个普通人啊,这种千里赶路的日子,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上山太急,覆面的纱巾不知何时掉落了,这才被人一眼认出。

现在,他只能露出招牌式的冷傲表情,背负龙泉,在周围人的簇拥下一步步地走向山顶。而魏公公,因为不能露面,早在第一个认出他的人出现后,就悄悄隐没在人群里。

怎么办?本来只是暗中观察而已,还特意换了一身粗布衣裳,现在却不得不上擂台了。闻香教圣女……不知武艺如何,但绝对比自己高啊……这次围观群众太多,还大多是武林前辈,这可不好作假……

「知秋,不必担心,这闻香教圣女必然不可能真心挑战,想必只是幌子,背后另有图谋。你只管向前,这些年来你也不是不曾与人狭路相逢,在你的高手气势之下,哪个又真的敢与你动手了?」耳边传来魏公公声如蚊蝇的传音。

的确,看到龙泉剑,还从未有人真的有动手的胆量。张知秋松了口气,又恢复了天下第一剑客的自信,龙行虎步迈上擂台。

台上,是一个黄衣少女,巧笑嫣然,美目四盼。

「你便是闻香教圣女李无霜?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还年轻,我不忍伤你性命,自去便是。」张知秋吐字沉稳,一副悲天悯人之相。

「闲话少说,生死有命,杀父之仇,不得不报!」李无霜娇喝一声,举剑欲攻,却又偷偷地向张知秋做了个鬼脸,一边在心里想着:「不是给他准备了衣服吗,怎么还穿着粗布衫?」

她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冲我使眼色?张知秋有些摸不着头脑,但眼看她就要真的动手,也就不得不缓缓将龙泉出鞘。

「你当真不知好歹?张某龙泉剑下,从无活命之人。再给你一次机会,如若执迷不悟,这便死来!」张知秋怒目圆瞪,摆了个剑式,大喝一声。台下众人,均能感到一股凌厉的气势扑面而来,尽皆两股颤颤,几个暗地里有亏心事的人,甚至已经吓得尿了裤子。

「三、二、一……该求饶了。」张知秋在心中暗数。按他的经验,敌人一般此时心神已经被气势所慑,再难起动手之心。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李无霜居然真的仗剑刺了过来,脸上似乎还憋着笑。

难道,她知道我其实不会武功?电光火石间,张知秋有些恍惚。上次真的动手是什么时候?似乎还是十八岁那年,面对那几个劫匪吧……

「锵!」长剑削过,张知秋的右臂齐肩而断。擦身而过的瞬间,李无霜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对不起啦二牛,不能做得太假,只好断你一臂,你一定会原谅我的,是也不是?」

二牛?这名字好熟悉啊……张知秋已经来不及细想,断臂之痛让他脑海一片空白,龙泉剑落在地上,断手还紧紧握着剑柄。

「天下第一剑已经败于我手,今日起,我李无霜便是新的天下第一!」少女以剑指天,意气风发。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下第一剑,这就败了?只是一招啊,这闻香教圣女,难道是神仙不成?

刚刚赶上山的阿牛,看着这一幕也同样不知所措。台上的是谁?和我好像啊。难道……他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难道他是真的张知秋?」

这时,二牛身前的侠客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吓得惊叫起来:「这里还有一个张大侠!」

所有人齐刷刷地回头盯住了二牛,慢慢地,安静的人群开始窃窃私语。

「怎么又有一个张大侠?哪个才是真的天下第一剑?」

「还用说,肯定是现在这个啊。你看台上那个,穿着农夫的粗衣,这个穿得才是张大侠一贯的月白华衫。」

「没错没错!我就说,张大侠怎么会被妖女打败,原来是个冒牌货!」

「好狡猾的妖女!居然用这种奸计,幸亏张大侠及时赶到,否则我们都要被她蒙蔽啊!」

议论声越来越大,终于变成整齐划一的呼喊:「张大侠!张大侠!」

人们肆意叫嚷着,似乎在发泄刚刚被震慑的羞愧情绪。

台上的李无霜也慌乱起来,心里不停地闪过一个念头:「我明明买通张府下人隐瞒了消息,张知秋怎么会来这里?」

6

白老头跃上擂台,挡在李无霜面前:「小姐你快走!老朽拼死也要挡他一刻!」

就在二牛迷迷糊糊还没弄清怎么回事的时候,李无霜突然笑了。

「我不走!你们所有人,一个也别想走!真的以为,我邀请天下高手来这泰山之巅,只是为了打败一个假的天下第一剑,赢一场一戳就破的虚名吗?」

李无霜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状若疯癫:「这只是大餐前的开胃菜而已。我已经在泰山之巅埋下了闻香教库存的所有火药,今天,就拿整个武林来祭奠我的爹爹!」

这怎么可以?二牛顾不得搞清这一切,两步蹿上了高台。他想劝住无霜姑娘,他想带无霜姑娘一起,回家乡的小渔村,看看这世上还有很多美好,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恨呢?

看到冲上来的二牛,李无霜脸色煞白地退了几步,色厉内荏地喊:「你,你别过来,我马上就引爆炸药!「

二牛看着花容失色的李无霜,莫名地感觉心里一紧,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无霜姑娘慌乱的样子,在过去,哪怕是撕裂自己伤口的时候,无霜也是在笑的啊。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缓缓地伸出手,但却吓得李无霜又后退了几步。

突然,一个尖细的嗓音钻入二牛的耳朵:「小子,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也只有你能解决眼下的局面。负责引爆炸药的几个贼人已经被我解决了,接下来,你按我说的做。」

这股声音似乎给了二牛主心骨,他不由自主地按照吩咐说起话来:「引爆炸药的几个人,是河间三鹰吧?我上山之时,已经赏了他们每人一剑。」

「什么?」李无霜惊得面无人色,冲着角落的一个方位连连打出手势,但却毫无反应。

「完了……」她一下子失去了力气般,瘫坐在地。

二牛又转向白老头:「阁下便是笑面翁?果然宝刀未老。敬你是前辈,自裁吧,我饶你小姐不死。」

白老头本来鼓起了拼命的架势,听到这话,一口气突然泄了下去。他惨笑一声,留恋地看了李无霜一眼,喃喃着「教主」二字,一掌拍碎了自己的天灵盖。

「现在,带所有人下山,我留在最后解决这个小妞。」那个声音这样说。

二牛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再按那个声音的吩咐,而是走过去扶起了李无霜和张知秋:「跟我走吧。」李无霜图谋已久的计划突然失败,又眼见白老头死在自己面前,整个人都失去了生气,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被二牛架着下了山,恭送他们的,是整个江湖的赞誉声。

在山脚,二牛见到了那个声音的主人,是个白面无须的干瘦老头。

捂着肩膀的张知秋突然跪了下去:「九千岁,我……」

魏公公摆了摆手:「现在,整个江湖都知道,假张知秋已经被削断了右臂,那么,这位少侠从今日起便是真的张知秋了。」他笑眯眯地看着二牛,「如果咱家没猜错的话,你是李无霜找来做戏的吧?」

二牛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呆滞的李无霜,嗫嚅着说:「是的,我……我叫二牛……」

「二牛!」张知秋却突然想起了这个名字,惊讶地叫了起来,「你的母亲……可是曾氏?」

「张大侠,你认识我娘?」

张知秋的眼眶突然湿了,连刚刚止血的断臂也顾不上:「弟弟,我是你哥大牛啊!我前两年托人找过你们,却杳无音信,我还以为你们已经……」

魏公公眯着眼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7

「你们的这件事,给了咱家灵感。」魏公公给二牛倒了一杯酒,看他喝了下去,才笑眯眯地说,「既然天下第一剑可以假冒,那天下第一人,又为什么不可以呢?」

「您是……什么意思?」二牛这几天已经听哥哥讲述了十几年间的故事,这时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魏公公拍拍手,从里屋走出一个气质猥琐的男子。他唯唯诺诺地凑了过来,站在一旁不说话。

「你知道……他像谁吗?」魏公公不等二牛回答,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咱家差点忘了,你哥是见过的,可你没有……呵,你们真像啊,咱家和知秋相处了十几年,居然也会分辨不清。」魏公公眯着眼,笑得很开心,「他啊,是咱家好不容易找到的,和宫里那位,有八成相像,虽然不如你们兄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也够用啦。」

二牛就是再愚钝,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他一下子站了起来:「你!你这是谋反!」

「安静,安静,」魏公公挥了挥手,猥琐男子缓缓退了回去,「坐在上头的,还是差不多的人嘛,九千岁和万岁……差不多,差不多……」

二牛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狠狠一挥手,转身就要离开,却被魏公公叫住了。

「这件事啊,缺了你可不成……刚才那杯酒,叫极乐散,七日后若是没有解药……」他笑笑,又接着说,「当然,你可能不怕死,但没关系……你哥和你的小情人,都在咱家手里呢……对了,你家在白溪村是不是?听说你娘姓曾?」

二牛呆立半晌,又只能颓然地坐了回去。

九月十五的晚上,二牛背着龙泉剑,来到了皇宫。

「什么人?皇城禁地,速速离去,否则休怪刀剑无情!」几位正在聊天的侍卫,连忙上前呵斥。

二牛深吸一口气,想想魏公公手里的张知秋和李无霜,咬牙大喊一声:

「天下第一剑张知秋在此!欲取昏君狗命,谁人先来祭剑!」

看着出鞘的龙泉宝剑,侍卫们吓得手足酸软,连连后退,居然没人敢上前一步。

朝廷将士,已经懦弱至此了吗?二牛来不及感慨,他背后已经冲出一群江湖豪侠打扮的死士,一路杀进了皇宫。

大内侍卫们,多数听到天下第一剑之名就失去了出招的勇气,偶有几个胆大之徒,也挨不过死士们的围攻,跟着二牛的脚步,一群人居然势如破竹杀入了御书房。

一名死士一脚踹开雕龙画凤的木门,其余人跟着张知秋一拥而入。看着坐在书桌前的那个人,张知秋审身旁的一位蒙面人大笑着扯下了覆面的黑布。

「陛下……不,朱公子,您没想到吧!」赫然是魏公公。他的身后,跟着那位猥琐男子。

「是你……」那位冷笑一声,「果然是狼子野心,九千岁的殊荣,还不够吗?」

「既然有了九千岁,您就再大方一点,再给咱家一千年吧,」魏公公笑得很是畅快,「天下第一剑行刺人皇,被咱家拼死阻拦,以后陛下无论怎么宠信咱家,也没人能说什么了吧?当然,那时候的陛下,已经不是您了。」

「你啊你……」那位摇了摇头,叹息道,「多少年了,我以为你是最懂我的那个,可惜……」

魏公公皱起了眉头:「死到临头,你还要装神弄鬼?」

「呵呵……」那位笑了笑,「这些年来,张知秋不断为我送来武林绝学。我坐拥天下,什么天材地宝吃不着,什么练招对象找不到?你以为,我还是当年的那个羸弱皇子吗?」

「什么?你!」

「今日我便让你知道,即便抛开这个位子,我依然称得上天下第一!」

8

紫禁城的这一战,没人知道细节,即使是侥幸生还的张知秋,也绝口不提。江湖流传的,只有不知道哪里来的官方版本——

九千岁护驾心切,受张知秋一剑而死。冲入皇宫的叛贼,全部认罪伏诛。最后一刻,张知秋迷途知返,弃暗投明,归顺人皇座下,为王前驱,为其一统江湖。

「天下第一剑」从万众敬仰的英雄,变成人人唾骂的朝廷鹰犬,但这改变不了在大军压境之下,各门各派顺昌逆亡的事实。

三年动乱之后,大局已定,凡江湖中人,均需登记在册,不可以武犯禁,各派武学,必优先进献朝廷,各门各派还要派出一半以上弟子从军服役。

「张知秋」辞去了天下第一剑的称号,人们都说,他是无颜再对天下人。

只有江南渔村里,断臂大叔、忠厚青年和一个刁蛮少女,共同伺候着卧床老妇时,偶尔才会谈到一句:

「这个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天下第一。」

如何写一个反俗套的武侠故事? - 川戈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5313930/answer/287838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