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始终怀不上孕是种怎样的体验?

2021年9月8日

我老公老家山里的,三年都没怀上,公公婆婆默认是我的问题,对我各种刁难。

某一天,婆婆叫我去庙里拜拜,可我没想到,她居然是想骗我去参加棒槌会!

我真的被这家人恶心到了。

——

我老公是湘西山里的。

那年,我跟他回了老家,原计划是生了孩子就再出来打工。

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我在山里待了三年时间,肚子里硬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在那个年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因为我肚子不争气,公公整天给我脸色看,指桑骂槐说我是不下蛋的老母鸡,留在家里光浪费粮食。暗地里,公公也经常念叨着让老公和我离婚,几次被我暗地里听见了,可是我有苦不能言,只能默默忍着。

婆婆对我还不错,没有太多责怪我的意思,就是整天带着我求神拜佛,拿各种偏方给我喝。那一段时间,我真的是含着眼泪在喝药,喝得都吐了,也不敢说一句不字。

1

记得那天农历二月十六。

本来我在家里自己熬方子,婆婆中午一回来就兴高采烈地拉着我道:「小娟,准备一下,下午跟我去个地方。」

「妈,去哪啊?」我问了一句道。

婆婆拉着我的手,笑着道:「跟我去就是了。我告诉你,这一次去了,保准你肚子里有动静。」

听到这话,我心里大概明白了。

依照以往惯例,婆婆说这些话,不是带我去看什么医生,就是带我去庙里拜佛求子。如果只是一个偏方,婆婆自己就带回来给我煮着喝了。这样的事多了,我有点不想去,可是也不敢违背婆婆的意思,只能默默点了点头。

中午。

公公从地里回来了,坐在门口抽着烟丝,见到我就瞥了一眼,然后拿着地上的一个石块就砸向了一边到处跑的老母鸡骂着道:「不下蛋,留着光吃饭。」

我只能当作没听见这话,还对着公公主动赔着笑脸道:「爸。饭好了,吃饭了。」

「忙里忙慌的,着什么急。」公公嚷了一句,然后就将一边放着的衣服丢给我道:「你先别吃饭,把衣服洗了。」

我接住了满是汗臭味的衣服,心里满是委屈。

婆婆从屋子里走出来了,拿着我手里的衣服就丢到了一边,然后对着进屋的公公道:「这衣服明天洗也一样。下午我和小娟有事,吃过饭我们就要出去,明天回来。你下午别去田里了,家里守着点。」

「你们又去哪啊?」公公冷哼一声道:「成天到处乱跑,也没见到有用。」

婆婆信誓旦旦地道:「这次肯定有用。」

公公不说话了,自顾自地吃着饭。

婆婆拉了我一下,我也只能上桌,随便吃了几口。

下午。

婆婆提着一小包东西就带着我出了门。

半道上。

我终于忍不住问道:「妈,你要带我去哪啊?」

一开始婆婆不打算说,不过在我的追问下,婆婆终于开口道:「南头村北边有个狐儿庙,你还记得正月里来家里吃饭的老姨不?你老姨说狐儿庙求子可灵验了。他们村好几个小媳妇生不出来,都是去狐儿庙求子求回来的。」

果然又是求神拜佛。

婆婆说的那个老姨,我倒是记得,那个女人是婆婆的远房表妹,据说就是南头村的。那个人看上去倒是不像坏人,正月里来走亲戚的时候,对我也挺和气的。

不过南头村有点远了,这下午过去,今晚肯定是回不来了。

我对着婆婆道:「妈,那我们今晚住哪啊?」

「什么住哪啊?住狐儿庙。」婆婆对我正色道:「你老姨说了,要想求子,只有每月初一和十五去。明天就是十五,你得一上第一炷香。今晚我们就住狐儿庙,明天一早上抢头香,要不然这次就白去了,还得等下个月初一。」

我一听说要住庙里,心里不由慌了一下。不过还好婆婆是跟着一起去的,要不然我还真不敢一个人住在庙里。

婆婆前面走着,我跟在后面。

走了一下午,终于要到天黑的时候,我们到了一座山前。婆婆拿着手里的一张纸,眯着眼睛看了两眼,然后又仰头看了看前面的山道,拉着我就揍了上去。

我们顺着山道上了山,果然在山上见到了一座狐儿庙。

这庙在山里,周围一个人家都没有,月亮也没出来,庙里黑乎乎的,看不见个东西。

婆婆点燃了带来的蜡烛,然后拉着我就大步走了进去。进了庙,我只见里面有一具垮了半边身子的仙家像。仙家像的鼻子很尖,嘴裂开笑着,面容有些模糊了,只能看见一个轮廓,我看在眼里,却只感觉后背一阵阵发凉。

婆婆倒是不怕,拉着我就跪在了地上就对着仙家像拜了拜。

「仙家,您一定要保佑老王家有后啊,一定要保佑老王家子孙满堂。小娟啊,你也多求求。」婆婆嘴里念念有词。

我只能跟着婆婆在地上磕头跪拜。

好一会。

婆婆把我拉到了一边,然后从包里取出了两张毯子道:「小娟啊,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住一晚,明天一早上再给仙家上头香,我们就回去。」

庙里都没有其他人,应该是没有人给我们抢头香了。

庙里还算干燥。

我拿着毯子铺在地上,本来是不敢睡觉的。毕竟这庙在荒山野岭里,而且连个门都没有。先不说有没有强盗什么的,就是山里的毒蛇野兽跑进来,一不小心也能要了人的命。可是走了一下午的山路,实在是太累了。我坐在仙家像下面,守着阴晴不定的蜡烛,听到婆婆在一旁躺着打起鼾声,自己也没熬一会,就躺在婆婆身边闭着眼睛睡着了。

这一觉我睡得头昏脑涨,迷糊中我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家里。

梦里的老公也和平时不同,我用手推他,却只感觉碰到了毛茸茸的皮毛,而本来的老公也在睡梦中赫然变成了一只狐狸。

咕!

也不知道是梦中的狐狸,还是突然的鸟鸣声把我惊醒了。

我睁开眼,只见外面的天已经鱼白一片,破庙的墙上一只鸟正在咕咕叫着。而就在我撑着身子要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裤子脱了,身体也有点不适。

这一幕把我吓住了,我刚醒伸手叫醒婆婆,却是手伸到一半又停住了。

刚才不是梦!

我迷迷糊糊中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而那个人绝不是老公,难道是……是庙里的仙家,难道这就是狐儿庙求子的真相!我仰头看向庙里的仙家像,仙家对着咧着嘴笑着,我全身颤抖着,心里却不知所措。

婆婆就在身边。

我手伸出去又缩了回来,犹豫了好久,我最终没有勇气让婆婆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心里一阵阵慌乱地跳着,一开始是害怕,过了一会我却有了几分期待。

为了孩子,我和老公的关系越来越冷淡,公公整天对我指桑骂槐,我心里委屈的厉害。如果夜里的一切都是真的,真是仙家显灵赐了孩子,我怀孕之后,老公就会和以前一样爱我,公公也不会再给我脸色看。

本来让我心慌的事,此刻却隐约给我带来了希望。

外面太阳快升起的时候,婆婆醒了。

婆婆见到我坐在边上,便慌忙拉着我道:「小娟,还愣着干什么,快上头香啊。你上头香,我在外面等你,你遇见什么都别怕啊,好好的拜,等……等拜完了,叫我一声。」

拜完了?

我疑惑道:「妈,我要拜多久啊?」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没事,我等你。」婆婆对我摆了摆手,然后一溜烟跑出去了。

拜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我手里拿着香,犹豫了一下,最后跪在了地上。我静静地看着仙家像,本来我不相信这些,但是经历了昨晚的一切,我却又希望一切都能够成真,仙家真的赐了我一个孩子。我在仙家像面前跪拜着,跪了半个小时,本来想叫婆婆,可是又怕婆婆怪我没诚心,就只能又多跪了一会。

前后跪了接近一个小时,我也不记得我磕了几次头,直到腿麻了,我爬到一旁扑着的摊子上坐在了那里。我叫了一声婆婆,婆婆很快就进来了。

婆婆见到我坐在毯子上,便一句话都没说上前收拾东西。

带来的东西收拾完了,婆婆拉着我就出了狐儿庙。

路上。

婆婆走在前面,过了会才转身拉着我道:「求子得子,回去好好养胎。」

「妈。仙家真的会显灵吗?」我嘀咕道。

婆婆看了我一眼,点头道:「会,会有孩子的。」

仙家真的会显灵吗?

回到家。

婆婆暂时把我喝的偏方都停了,平日里洗衣做饭的事也少了一点。后面过了一个月,我的例假也没有照常来,婆婆就请了隔壁村的老中医杨婆婆给我查了一下,我果然是怀上了。

2

怀孕了!

老公喜极而泣。

公公见我怀上了,也是一脸扬眉吐气的架势,当即让婆婆招呼村里的人来吃饭。

当天晚上,村里来了好多人。

公公拉着我,指着我肚子就对人道:「我儿媳妇怀上了,我老王家有后了。」

「恭喜。恭喜。」村里的人纷纷贺喜。

一个和公公关系很好的老头笑眯眯道:「王老头,你儿媳妇三四年没怀上,该不是你着急了,亲自上阵了吧?」

「滚蛋。不能瞎说,小孩子都在呢。」公公一点不恼,只是笑骂了一句。

都是村里老人的荤段子,我听得面红耳赤的,心里却也还是欢喜的。毕竟肚子里真有孩子了,我心里压着的石头也落地了,眼前公公为了我这么高兴,我在这个家也用不着受委屈了。

老公喝了不少酒,高兴了拉着我就要进屋子。

我有点拗不过他,在他亲我的时候,我才急声道:「肚子里有孩子呢,杨婆婆说了,要小心安胎。」

「对。安胎。」老公清醒了几分,将我搂在怀里,亲了我一下道:「我有孩子了,老婆,我真爱你。你放心,以后我好好在镇里上班,一定给你和孩子过上好日子。」

老公很久没有对我说这些话了。

我幸福地点了点头。

只是我们在里屋里聊着,外面却突然闹起来了,而且似乎闹得很凶,公公也不知道在骂些什么,火气很大。

我和老公走到院子里,只见公公手里拿着一把柴刀,柴刀上已经满是鲜血。而另一边,一个老头跪在地上,被几个人按着一个劲地磕头道歉。

「爸,怎么了啊?」老公慌忙上前拿下了公公手里的柴刀问道:「好好的,怎么喝着喝着都动刀了啊。」

公公不说话,但是样子像是要杀人。

边上,村里很有威望的陈三爷开口道:「没脑壳的东西,马尿喝多了嘴里就不把门,被剁了根手指也是活该。行了,今天饭就吃到这,都散了吧,省得又撒酒疯闹事。」

这时候我才发现地上的老头满手是血,看样子是被公公砍了一刀。

陈三爷发话了,其他村民就陆续散了。

地上的老头对着我们家又磕头道:「老王,我就是喝多了,开个玩笑,我嘴贱,你别当真,我嘴不把门。」

「还不快滚?那么多废话。」陈三爷训斥了一句,便示意人把那老头拖走了。

人都散了。

公公一个人进了屋子,老公也进去了。

婆婆在院子里收拾碗筷,我就一起帮着收拾。

「妈,到底怎么了啊?」我问道。

婆婆犹豫了一下道:「你别管,就是喝多了,说了胡话,你安心养胎。我来收拾碗筷,你进屋休息吧。」

婆婆不肯说。

夜深了。

老公回了屋子,似乎脸色不太好。

「老公,怎么了?」我问道。

老公坐下来,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那次你和妈去狐儿庙求子,没发生什么事吧?有没有其他人在那里?」

发生什么事?

其他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沉着脸道:「王学民,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就是问问,你别生气啊。」老公挠了挠头道:「刚才吃饭的时候,村里那个老光棍喝多了嘴里不把门。他……他说你嫁给我们家三四年了,也没见怀上。这一次去狐儿庙一下子就怀上了,那老东西说你是去参加棒槌会了。」

棒槌会?

我愣了一下,反问道:「什么是棒槌会啊?」

老公似乎不想说这事,对着我道:「算了。你别问了,当我没说。」

「什么当你没说啊,你说啊,什么是棒槌会。」我追问道。

老公死不开口,我琢磨着这应该也不是什么好话,我想到村里人那些隐晦的目光,然后毫不犹豫地握着拳头捶在了他的胸口,骂着道:「王学民,你个没脑壳的,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怀疑我在外面偷人了?我告诉你,是你妈带着我去庙里的,这孩子是仙家赐下来的,你不信问你妈去。你真的是……我嫁给你们王家到底图什么啊!」

「没。没。老婆,你别气啊。是你要问的,我就是说给你听听,你别生气啊,小心伤到孩子。」老公连忙安慰道。

我眼中含泪,委屈道:「伤到就伤到,反正也不是你们王家的种。」

「老婆!别哭啊。我错了。是我的种,肯定是我的种,那老光棍就是马尿喝多了,我信你。我就算不信你,总要信我妈吧?」老公一个劲地哄着我。

我心里委屈,却也害怕。

那天晚上的确发生了事,可婆婆就在边上,我真是被人怎么着,婆婆怎么会没反应?所以,那天晚上一定是仙家赐了我孩子。在我眼里,仙家赐下来的,也是王家的种,也是老公的孩子。

本来,我以为这事算是过去了。可是从那之后,我发现公公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了,家里也是整天阴沉沉的感觉,公公不说话,婆婆也是沉默寡言。

而我平时走在村子里,也感觉那些人背地里对我指指点点,直到我问了村里一个要好的周家媳妇,我才知道村里对我已经流言四起。

周家媳妇满脸为难道:「小娟,你不知道,那些老女人就整天乱嚼舌根。有些说你跟外面男人借的种,有些还说……说你肚子里是狐妖的种,反正说的可难听了。这些话,你也别往心里去,自家过好就行。」

我是真蒙了,没想到村里人背后会这么说我,难怪公公整天沉着脸。

晚上。

我缩在被窝里,忍不住偷偷流眼泪。本来婆婆带我去狐儿庙求子得子,这是一件大喜事,我的日子也好了起来。可是就因为那个老光棍的一句话,家里又被打回了原样。

不过还好,老公对我比以前热情多了,每天晚上都哄着我。至于婆婆,也很少让我做事,都安慰我,让我安心养胎。

在不安中,我肚子一天天变大。

正月初八,刚过春节,家家都在喜庆中,而我的肚子也有了反应。

那天早上,我还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中我就感觉自己的裤子湿了。

「老公!我……我好像尿床了。」我有些不确定,只以为自己控制不住尿出来了。

老公也是迷迷糊糊地起床,帮我掀开了被子。就在我要站起来的时候,却感觉不对劲,下面还是一个劲地流水,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羊水破了,我慌得躺在床上。

「老公,我好像要生了。」我吓得对老公叫了起来。

老公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我。

我急道:「叫妈啊。」

「啊!妈!妈!小娟要生了!」老公急得大叫起来。

不一会,婆婆就冲进了我房间,对着老公吩咐道:「骑车去……去南头村找杨婆婆!快,快去!」

「妈,不去医院吗?」老公急得叫道。

婆婆却是摆手道:「来不及了。外面天那么冷,村里没汽车,这时候出去半道上要出事。杨婆婆就是医生,以前给人接生过好几个,你快去把人叫来,我跟她说好了的。老头子,快起来烧水啊,小娟要生了。」

平日里公公对我没好脸色,但是关键时刻还是手脚利落的去烧水了。

我躺在床上,大口吸着气,心里害怕到了极点问道:「妈。南头村离这十几里,会不会来不及啊。怎么办啊?」

婆婆安慰道:「小娟,别怕。生孩子没那么吓人,你就是破了羊水,离生还早着呢。来得及的,中午之前,杨婆婆准到。孩子,别怕,妈生学民的时候第一天有反应,到了第二天早上才生的,没事,妈陪着你。」

我点着头,心里算是放心了几分。

羊水还在一点点躺着,我只能心里安慰自己没事,有狐大仙保佑,肯定是没事的。

本来老公中午就该能回来的,可是一直到了下午三点,老公才骑着车将杨婆婆接了过来。

杨婆婆进了屋,洗过手之后就伸进了我的被窝了。杨婆婆在我身体里摸索了两下,然后对我道:「还行,骨头才开了一点,没到时候呢。不过看样子也快了,我坐边上喘口气,小娟,别担心,我在,保管你母子平安。」

杨婆婆慈眉善目的,看着我格外亲切。

我听到这话,完全放心了,便点了点头。

婆婆让老公泡了枣子茶,然后又去依照杨婆婆的话去做准备了。

不一会。

临近天黑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肚子一阵阵拉扯的疼痛,这种疼痛是从里到外的。

「疼!婆婆,我疼啊。」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杨婆婆又在我身子里摸了一下,对着一旁的婆婆道:「要生了,快快准备水,把我让你准备东西拿过来。」

婆婆点着头就走出去了。

就在这时。

外面的公公却叫了起来,让杨婆婆出去。

杨婆婆看了一眼外面,回应道:「娃要生了,王老头,你这时候叫我做什么啊?」

「杨婆,你出来,先别生。」公公在外面急着道。

先别生?

我一阵阵疼得厉害,可是公公这时候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不一会。

外面杨婆婆大声骂了起来道:「什么不能生?正月初八怎么了?什么胡三太岁的生日?我给人接生了这么多年,还没听过这种道理的。生孩子都是撞日,哪有择日的道理。陈三爷,你嘴一张什么话都能说,到时候折腾死的可是王家小媳妇,你负责啊?」

骂完。

杨婆婆就走进了屋子,对着外面又嚷着道:「都什么年代了,少胡说八道。都离远点,别围在外面。」

我看的出来,杨婆婆很生气。

我忍着剧痛,对着杨婆婆问道:「婆婆,怎么了啊?什么胡三太岁生日啊?」

「你别问,都是陈三爷那个没脑壳的东西瞎说的。」杨婆婆对我道:「他说什么今天是胡三太岁生日,你今天要是生了娃,就是胡三太岁的娃。你们白水村的老头子,真是没几个嘴把门的。」

胡三太岁。

那就是狐大仙啊。

听到这话,我心里惊了一下。

婆婆将东西准备好了送进来了。

杨婆婆掀开了被子,我急得压住被子一角,胆怯道:「婆婆,我……我还能再忍一会。我们忍到十二点,过了今天。」

我真怕了。

那天晚上我身上发生了事情,现在又是正月初八胡三太岁的生日,要是我真生出来,那不是坐实了我肚子里是狐大仙的孩子。这孩子是仙家赐给我的,可是我不想让人这么说啊。

已经天黑了,只要再等四五个小时,就过了初八了。

可是,杨婆婆却是异常激动地骂道:「小丫头,你疯了!孩子该出来的时候就要出来,哪能等的,你想闷死孩子啊?到时候孩子出事,你也是一尸两命,你不想活了?」

我!

我有些不知所措。

杨婆婆也不管我,硬是掀开了被子,然后检查了我的身体,随后对我道:「见红了,别着急,再等等,别着急用力。」

我不想这时候生,便听着杨婆婆等着,只是肚子一阵阵的越来越疼,我抓着被子,咬着牙哼哼着。都说女人生孩子就是闯鬼门关,我感觉这时候我的确在鬼门关徘徊着。我躺在床上,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想起梦中的狐狸脸,心里祈祷着,千万别真生个狐狸出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

杨婆婆拉了拉我道:「小娟,吸气,大大的吸一口气,要生了,我让你用力的时候,你就用力。」

我忍着疼,看向婆婆结巴道:「妈,几点了。」

「小丫头,你还管几点?」杨婆婆急了,对着我腿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我一激灵。杨婆婆又叫道:「用力,别忍着了,用力。」

我不敢用力。

杨婆婆瞪着眼睛对我吼道:「小丫头,你想死啊?你贱命一条,孩子命金贵着呢,你想死回头自己死去,别祸害孩子。」

「小娟,生吧,别管那么多了,你和孩子的命最重要。」婆婆哭着安慰道。

我没办法了,只能点了点头,开始用力。

可是老天似乎也不想让我这时候生出来,我怎么用力,孩子就是出不来。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我感觉脑袋晕乎乎的,喘着气,却怎么也用不上力气了。

「小丫头,别睡着,千万别睡。」杨婆婆在我耳边喊着。

随后。

我只感觉人中一阵刺痛,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杨婆婆给我扎了一针。我大口喘着气,看着杨婆婆,杨婆婆对我道:「别慌,吸气,大口吸气,听我的话,别着急,大口吸气。」

杨婆婆在边上说着,我点着头,大口吸气。在杨婆婆让我用力那一刻,我拼尽了全力,疼痛感好像要将我完全撕开了一样。终于,我只感觉一大堆东西从我身体里涌了出来,我也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没了生命力,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迷糊中,我听到了孩子的哭声,似乎也听到了公公的叫骂声,我想睁开眼,可是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我无力的睁开眼。

屋子里一个人没有,孩子也不在我身边。

「学民!」我拼着力气叫了一声。

可是没人答应我。

我又叫了一声婆婆,可还是没人答应。

没办法。

我撑着身子就下了地,身子倒是不怎么疼了,可是乏力的厉害。我扶着墙走到外面,却只见老公坐在门槛上,婆婆坐在堂屋的椅子上。

出事了!

3

我感觉不妙,急着道:「学民,孩……孩子呢!」

老公坐在门槛上不说话。

我走过去,推了一下急声道:「学民,孩子呢?到底怎么了啊?孩子呢!」

「吵什么吵。不是我王家的种,已经被我送走了。」公公在屋子里冷声道。

这什么意思!

我惊了,冲到公公房间门口,急声道:「爸。你说什么啊?孩子呢,你把孩子送哪了?」

「我说什么?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公公抽着烟草,冷冷瞥了我一眼道:「去狐儿庙借种,给我们老王家生个狐崽子。要不是看在你跟学民结婚这么多年的份上,我昨个晚上就该把你一起送到狐儿庙去。」

狐儿庙!

公公居然把孩子丢到狐儿庙去了。

我全身颤抖着,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连外套都没穿就冲出了门。

老公起身叫道:「小娟,你……」

「你还管她?让她滚,以后别进我们王家的门!」公公大骂着道。

我听着这话,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跌跌撞撞就跑出了家门。狐儿庙距离家二十多里地,还都是山路,可是我管不了那么多,一边哭着一边向着狐儿庙跑着。那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情愿自己死,也不能让孩子出事啊。

我是中午醒的,拼着一口气跑到狐儿庙的时候已经天快黑了。我冲进狐儿庙,到处找着,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孩子。我心里慌了,满是恐惧,止不住地流眼泪。

孩子不见了。

我的孩子不见了。

我失了魂一样,在狐儿庙里里外外找着,找了一遍又一遍,喊了一声又一声,喊到最后我摊倒在地上给那塌了半边身子的狐儿庙磕着头,求他把孩子还给我。

我身子太弱了,求着求着,我就趴在地上晕了过去。

……

这一次,我昏睡了三天三夜。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屋子里还有一股子中药味。我无力的睁开眼,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只见一个男人正在屋子里收拾着东西。男人看上去三十来岁,穿的算是很干净,只是瘸了一条腿,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

我慌得伸手护在自己胸前,看着男人的背影道:「这里……是哪啊,你是谁啊?」

男人一下子转过身来,露出笑脸道:「你总算醒了。我……我是杨勇,我妈就是给你接生的杨婆婆,这里是南头村,我家。」

杨婆婆?

我撑着身子打算下地的时候,外面杨婆婆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就进来了。我看着那个被襁褓包裹的婴儿,心跳得厉害,眼睛也离不开了。

「小丫头终于醒了,快,看看你孩子。」杨婆婆笑着就把孩子送到了我面前。

我慌忙伸出手,一下子接过了孩子,看了好几眼才对着杨婆婆流着泪问道:「这……这是我孩子,怎么会在这里!我……我去狐儿庙找了,我找不到。」

「好了。丫头,别哭了。」杨婆婆坐在我边上,看着孩子道:「这么好的孩子,王老头是脑子坏了,说要把孩子送到狐儿庙去。我一听,这哪放心了,就一路跟在后面,跟到了狐儿庙。王老头前脚走,我后脚就把孩子抱回来了。后来我听人说你去狐儿庙找孩子,就又让我儿子把你给背回来了。你这丫头,也是的,厚衣服都不穿一件,躺在庙里,这一场大病,怕是要留下病根。」

我身体的确弱的厉害,甚至还有很多地方疼,可是看着眼前的孩子,身体的不适根本不重要了。

杨婆婆对我很好,让我留在她那里养病,每天都做各种补身子的汤给我,平时也帮我带着孩子,给我感觉比我过世的老妈对我还好。而她儿子杨勇也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时不时陪我说说话。

养病期间,我也知道为什么公公要把孩子送到狐儿庙了。

我生了一个女娃,但是屁股上却多了一节小尾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代表孩子就真的事狐仙的种,我只知道这孩子是我的,不管她是狐仙的种,还是谁的种,她是我肚子里出来的。

在杨家待了一个多月,我身体也基本上恢复了。而这时候我也多了一个要考虑的问题,我以后该怎么办。毕竟这里是别人家,虽然杨婆婆把我照顾的很好,但是我总不能因为别人心善,就一直留在别人家里。可是,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我爸妈又死的早,没有兄弟姐妹,公公容不得孩子,又不让我进门,我似乎真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饭桌上我低着头开口道:「杨婆婆,杨勇,我知道你们对我好,这一段时间谢谢你们了。但是我不能一直住你们家,打扰你们……」

「丫头,你说什么呢。」杨婆婆看着我道:「我们对你不好啊?」

我忍不住流泪道:「好,比我爸妈和我公公婆婆对我都好。可是……可是我也不能留在你们这里白吃白住啊。」

「别哭啊。」杨婆婆拉着我,问道:「你想回王家?」

回王家?

我愣了一下,抬起头,随后摇头道:「我不回去。公公不想要孩子,也不让我进门了,我出来这么多天,我老公也不来找我,我不想回去,也回不去了。」

「是回不去了。」杨婆婆接了一句话,然后看着我,小心翼翼道:「小娟,杨婆婆问你一句话,你别生气。」

我点了点头道:「婆婆,你有话就问吧。」

杨婆婆笑着,试探问道:「你觉得我儿子怎么样啊?」

这?

我愣愣地看着杨勇。

杨勇其实长得不错,这些天对我也很好,只是因为腿瘸了一条,所以这些年才没娶上媳妇。杨婆婆这么问我,我当然知道对方什么意思,她似乎是想我留下,给他儿子当老婆。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杨婆婆叹了口气道:「小娟,我知道,我儿子是个瘸子,没人看的上。」

「不是,婆婆,杨勇大哥很好,我没看不上他。」我急忙道。

杨婆婆脸色一喜道:「那你答应了?」

我愣愣地看着杨婆婆,心里犹豫了许久,才鼓起勇气看向了杨勇,最后又低下头,轻轻应了一声道:「嗯。」

我答应了。

我不是因为走投无路而答应,而是杨勇这些天照顾我,我对他的确有了感情。不管是感激之情,又或者因为其它原因,我不反感他,甚至觉得他比王学民好。而这时候,我也真的无路可走。杨婆婆把我孩子当亲孙女一样照顾,杨勇有对我无微不至,我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和勇气。

杨婆婆笑了,对我道:「小娟,你放心,我明天就开始准备婚事。别人家新媳妇有的,你都有。」

「不。不。」我连忙摇头,看着杨婆婆道:「婆婆,我不是不想要,我是怕……万一王家知道……」

杨婆婆收敛了笑容,给我夹了一块肉道:「小娟,有个事没敢告诉你。王家……半个月前夜里着了火,他们一家三口都烧死了。」

我惊住了,呆坐在凳子上好久。

「怎么会?」我结巴道。

杨婆婆犹豫了一下,对我安慰道:「听说……是家里人自己放的火。你别太难过了,事情都过去了。」

自己家放的火。

我低下了头,看着怀里的孩子,我知道王家这么做肯定是和我生孩子的事情有关系。只是人都已经死了,具体的事没有人知道了。

从那之后,我就留在了杨家,做了杨勇的老婆。而南头村的人也知道我在白水村王家的事,有人背地里说我孩子是狐妖的种。可是我已经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了,杨勇也没在乎过,对我和孩子一如既往的无微不至。

4

一晃。

六年过去了。

村子里也通了公路,我们村子被征用了,要搞旅游开发。

老房子拆迁,我们所有人要搬到镇子里去了。

那天,杨婆婆和杨勇去村支书家谈拆迁款的事了。

我和孩子在家收拾这东西,就在我叠着衣服的时候,却感觉身后一下子窜出个东西。我转过身,看着那东西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一个狐狸面具!

女儿摘下了狐狸面具,对我咯咯笑了起来。

我心跳加速,震惊地看着那个狐狸面具,脑中迷糊的记忆一下子清晰了几分。那天晚上,在狐儿庙,我迷迷糊糊的梦境中的狐狸和这只狐狸面具一模一样。

怎么会!

我全身颤抖着,心里出现了一个合理又不应该出现的念头。

「宝宝,面具……哪来的!」我结巴问道。

宝宝指了指杨婆婆的房间道:「是奶奶柜子里的。」

我伸手拿过面具,在床上呆呆地坐了好久,最后起身将面具放回了柜子里,然后抱着孩子道:「宝宝,以后不许进奶奶房间,不许拿面具玩。还有,今天的事谁也不许说,不然打你屁股,不给你买好吃的。」

「知道了。妈妈!」宝宝委屈地扁了扁嘴道。

我回到屋子里,心里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这面具怎么会在杨家,到底是巧合,还是杨家隐瞒了什么事?

事情过去六年了,这些年我一直试图忘记发生过的一切,可是不管是那一夜在狐儿庙发生的事,还是后来公公将我赶出家门,这些事情时时刻刻都在我记忆深处难以磨灭。

连着几天。

我都没有睡踏实,半夜总是在噩梦中惊醒,面子上憨厚老实的杨勇在梦境里变得无比狰狞。

这件事已经成了我的心病,我必须查清楚。

第七天。

杨婆婆和杨勇一大早就去了县城。

我在家里犹豫了一下,就把孩子安排了领居家,然后在村头路边找了一个开摩托车的,前往白水村。

到了白水村村口。

几个村里的妇人都在看着我。

六年时间,我也没太大变化,这些人也都还能认出我。

我硬着头皮走进了村子,远远地看向以前自家院子的方向,院子已经没了,变成了空地。我来到了村南头的一户人家,院子里的年轻女人见到我就愣住了。

「娟子!你……你怎么来了。」年轻女人见到我两眼惊喜。

女人叫小慧,以前算是我在白水村比较要好的朋友。

我进了院子,回应道:「就是回来看看。」

「你坐着,我给你倒茶。」小慧一边倒茶一边开口道:「娟子,这几年你哪去了啊?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我没隐瞒,直接道:「我就在南头村……」

我喝着茶和小慧聊了好久,小慧才知道了我当年发生的事,眼神中满是叹息。

「你能好,我就放心了。」小慧叹了口气,对我又说道:「娟子,我劝你一句,以后你最好别来白水村了。」

我疑惑地看着小慧。

小慧连忙道:「不是我不欢迎你,你来我肯定高兴。就是……就是村里人当初为了你这事,连着两三个月,家家户户夜里都不敢出门。」

不敢出门?

我错愕道:「为什么啊?」

「这……」小慧犹豫了一下道:「你不知道。那年你被赶出王家之后,王家没多久就被一把火烧了。村里人说王家害了你和胡三太岁的孩子,胡三太岁找王家报仇了。那个周老头,就是被你公公剁手指那个,那老头说夜里看见胡三太岁跑去王家了。」

看见胡三太岁跑去王家了!

我听到这话,心里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结巴道:「这……这种事也有人信?」

「敢不信?一晚上烧死了三个,谁不怕啊。周老头说那个胡三太岁,跟人差不多,眼睛绿油油的,说的了吓人了。」小慧点头道。

我早知道王家人死了,难过不至于,就是听着依旧别扭。还有一点,那就是周老头说看见狐狸去了王家,再想起杨婆婆家的狐狸面具,我心里不由慌了神。

离开小慧家,在出村子的时候,我在村口正好见到周老头。

周老头远远的看着我,我也看着对方,心里带着几分厌恶离开了白水村。

回到村子。

我来到了一家院子门口,犹豫了好久也没敢进去。

「小娟。」就在我要走的时候,院子的门开了,王家老姨看着我,尴尬一笑道:「你……找我有事啊。」

我用力点了点头。

老姨让开了门。

我走进了院子,回头看了一眼后面跟着的老姨。

老姨叹了口气道:「进去说吧。」

我进了屋子,急声道:「老姨,那年我婆婆带我去狐儿庙,她说是你告诉她狐儿庙求子灵验的。这件事是不是杨婆婆告诉你的?」

老姨看着我好久,才拉着我在一边坐下道:「我就知道,有一天你要来问我。」

我看着老姨的表情,颤抖道:「是真的!是杨婆婆告诉你狐儿庙求子灵验,你告诉了我婆婆,婆婆带我去狐儿庙,我被杨勇给……都是杨家……」

「不。」老姨连忙摇头道:「小娟,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件事……我本来答应你婆婆烂在肚子里的。哎。你婆婆死了那么久了,我……我也用不着瞒着你了。其实那年,杨勇的事是你婆婆请我安排的。」

婆婆安排的!

我震惊地看着老姨。

老姨叹了口气继续道:「小娟,你知道棒槌会吗?」

当年王学民和我提过,却怎么都不告诉我,我这会只得摇了摇头。

「这事南方少,你不知道也不奇怪。」老姨低声道:「以前人家娶老婆为的就是传宗接代。有些人家小媳妇娶回去了,几年不怀孕,家里长辈就会偷偷安排参加棒槌会。就是让家里小媳妇去庙里和庙里的流浪汉同房,要是小媳妇怀上了,那就是自己男人不行,小媳妇怀上的孩子就当自家的子孙传宗接代,不断香火。要是怀不上,那就是小媳妇不生养,男人就会休妻。」

我呼吸加重,低声道:「你……你说婆婆让我参加了棒槌会。」

「算是吧。」老姨点了点头道:「该说的我也不瞒你了。其实也该老王家断子绝孙,你婆婆嫁给王家那几年,也是肚子里没动静。后来你婆婆被自己娘家安排在外面偷偷借了种,才生了个儿子。你婆婆知道那种苦,也算是为了你好,所以张罗了这件事,让我偷偷找个男人和你在庙里同房。正好杨婆婆儿子小时候屁股上多了那么一截,村里没人愿意嫁他,我就偷偷找了杨婆婆帮忙,她怕你不愿意,所以就用迷香让你和杨勇同了房。」

我听到这些事,心情很复杂。

还有一件事,我很在意,我问道:「老姨,那王家那场大火,村里人都说是胡老三报仇……」

老姨拉着我的手道:「好孩子,听老姨一句话,好多事都过去了,也别多想了。我看杨家对你挺好的,你孩子又是杨勇的,王家人也死了,你就忘了那些事吧。」

忘了?

我听到老姨说的这些话,脑袋里早已乱作一团,又如何去忘记。

离开老姨家,已经快中午了。

我去邻居家接孩子,却发现女儿已经被杨婆婆接回去了。

杨婆婆回来了。

我害怕杨婆婆知道我去白水村的事,便紧赶慢赶回到了家。进了家门,我只见厨房门开着,里面传来了饭香味。

我走进厨房,只见女儿蹲在锅灶边上,我刚要叫,女儿已经转过了头。火光下,女儿带着狐狸面具,面具的眼睛闪烁出了翠绿色的光芒。

我见到这一幕,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叫了起来。

女儿见到我惊恐的样子,取下了面具,眼泪巴巴地看着我道:「妈妈,宝宝错了,宝宝不玩面具了。」

我在地上喘着气,好不容易才有力气站起来,走到女儿身边,将面具丢在了一边的地上,眼泪也止不住流了下来。

厨房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我慌忙擦去了眼泪。

杨婆婆出现在门口,一手拎着刚宰杀的鸡,一手拿着带血的菜刀,看着我问道:「娟子,回来啦?刚才怎么了?叫那么大声。」

「没。」我本能的将女儿抱在怀里,看着杨婆婆带血的菜刀结巴道:「刚才……宝宝戴个面具在玩火,我吓了一下。」

杨婆婆看了一眼地上的面具,一步步走向了我,然后拿起面具就丢进了锅灶里笑着道:「这东西哪来的啊?怪吓人的,烧了吧。我刚才在外面杀鸡,大勇子说你最近身体不好,我杀只鸡给你补补身子。娟子,你身子没事吧?」

狐狸面具在火中燃烧,散发出刺鼻的怪味道。

我看着杨婆婆询问的眼神,吓得摇头道:「没。就是前几天有些着凉了。」

就在我带着孩子打算先回房间的时候,杨婆婆又在后面淡淡开口道:「娟子,别老往外面跑,在家多陪陪孩子。还有外面风言风语的,也别太当真,你忘了当初王家听了那些风言风语的人怎么对你的了?不过你也不用怕,我不是你以前的公公婆婆,只要咱们一家子过的好,就什么都好。」

咔。

话说完,杨婆婆一刀剁去了菜板上的鸡头。

我看着这一幕,只感觉浑身发冷,抱着孩子道:「知道了。妈。我一定和大勇好好过日子。一定,一定孝顺你。」

「好媳妇,陪孩子玩吧,妈给你炖鸡汤。」杨婆婆眯眼笑了起来。

(完)

始终怀不上孕是种怎样的体验? - 月下小溪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