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如果穿越回古代,怎么才能让古人相信你不是妖怪从而不被人杀死?

2021年9月6日

装傻子啊!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放在古代也适用,尤其是穿越者,装疯卖傻最安全。我们虚构一个故事尝试一下。

1

他是看着我行了凶。

村里的王恶霸强奸了李寡妇,李寡妇状告到村长,村长不敢掺和,劝慰着寡妇。

「小李,你忍忍吧,恶霸咱们惹不起,你不也守寡好些年了么?就当这次爽了爽。」

村子小,风言风语很快变着花样传。有的说是强奸,有的说她看上了王恶霸的钱,也有的说她早就品行不端勾搭男人。

处于舆论中心的李寡妇一声不吭,再就没再出现。有人好事,来到李寡妇家一探究竟,发现李寡妇吊死了。

村民们很健忘,各忙各事,再也没人记着李寡妇的好。

但我记得。

因为我小时候,李寡妇经常给我糖吃,她人美心善,我忘不得。

我半夜摸上了王恶霸的家,趁着睡觉,抹了他的脖子。

我自认手脚干净,没人发现,行凶之后却看见他在窗边直勾勾地看着我,看了一会儿,笑了。

2

他叫傻子,村里的人都这么叫他。

他身材魁梧,足有八尺,体格健硕。只是身上破烂的衣服、漏洞的草鞋,灰头土脸,每日总在村里游荡,说些奇怪的话。

看到是他,我身上的冷汗少了一半。

傻子的话,谁能信啊?

我正哼着小曲准备离去,他快步走上我。

「尸体放在这儿会被发现的,得埋到后山去。」

我心中一惊,望向他的脸,发现他的瞳孔闪亮,蓬乱的头发也挡不住那闪耀的光。

他哪里是个傻子?

我和他慌手慌脚的抬着尸体奔向后山。他仿佛很熟练,挖了个大坑给尸体埋了进去,又从树下挖了些杂草盖在土上,我在一旁看得心突突地乱跳。

做好这一切,天色已经发亮。他看着我惊慌的神情。

「快回去吧。」

「恶霸不见了,村民们不会议论吗?」

「放心吧,他们是健忘的。」

他不是傻子,他是个极聪明的人。

「你叫啥名字。」走之前,我问他。

「龙三。」

3.

天刚亮,龙三还继续做傻子。

他在村子里游荡,运气好能讨点儿饭,这一天就这么过去。

每天中午,他都准时在大太阳下放声唱歌,唱着我们听不懂的歌词和调。村民说,这是中了邪。

但我知道他不是中了邪,他也不是傻子。

那个中午我走近他,发现他还在高声唱。

「一支钢枪手中握哦,一颗红心向祖国哦,我们是革命战士人民的子弟兵。」???

他唱得斗志昂扬,阳光下,眼泪直流。

「你在唱什么?」

他看我来,也不装疯了。他抹了把眼泪。「我们家乡的歌。」

「你们家乡很远么?」

「说远的话很远,说不远的话也不远。」

他指了指这块大地。「现在这片地区叫辽东,几百年后会叫辽宁。这是我的故乡。」

龙三果然是个疯子。

可能是我怕我行凶暴露,又可能是我对龙三充满好奇。我和他的交流渐渐地多了起来。龙三虽然时常说胡话,但是在大部分事情上,看得比一般人要仔细。

那天村子一位青年上山砍树,被蛇咬了脚腕,全村最好的郎中都束手无策,龙三走过来,远远地看了一下伤口。

「砍了吧,砍了还能捡一条命。」

家人将龙三臭骂了一顿。「死疯子,我家待你不薄,你干吗咒我家孩子?」

第二天,家人请了隔壁村的巫婆,跳了一天的大神,家人好生拜谢,第二天青年就死了,于是又把巫婆请回来,继续为青年做法事。

家人把这笔账,算在了龙三头上。从此,接济龙三的就更少了。

有时候我劝他,你有胳膊有腿有力气,怎么不去谋一份差事。他说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我曾一直以为他说这句话是一个诗人在瞎矫情。

那是个战火纷飞的岁月,大明朝战败的消息传得很快,时事不稳,盗寇云起。

隔壁的后山上很快起了一伙强盗集团,几个人盖了几处屋子就说是山寨,跑到山下各个村子里要钱要粮要女人。

他们几个壮汉,梳着大背头,手持大板斧,就这样吓得全村人不敢反抗,有几个小青年还觉得他们蛮酷,不一阵就效仿起来,加入了组织。

村民们被掳走了积蓄,村长站出来,他安抚着村民们:「大家忍一忍啊,他们收费收得很合理啊,而且交了保护费,咱们就安全了啊。」

我看不下去。

一腔热血又在我胸腔里翻腾。

那天我没去找龙三,我拿着一个砍柴的斧头,摸黑上了山,来到他们的小房子面前,正看见几个大汉边调戏村妇,边饮酒作乐。

为首的头目叫张二狗,据说早些年练过些功夫,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是打倒过几个店小二的人物。

正待我走进,想跟他们鱼死网破,只见一个乞丐般衣衫破陋、披头散发的人向着他们走来。

是龙三。

强盗们不笑了。

「你是谁?」

我握紧了斧头。

龙三没说话,那双眼睛如猫一般,深夜里发着光。几个强盗抄起家伙,龙三猛地一跃而起,一巴掌拍向大汉的头,只听嘎嘣一声,大汉脖子被扭断。

他出手干净利落,个个击中要害,且都是一击致命。张二狗看得瑟瑟发抖,板斧都要握不住了。

他磕磕巴巴地说:「看我一招……金金金鸡独立。」

「砰!」

龙三一脚踹在他胸前,然后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

做完这一切,他又恢复了邋遢的模样,一瘸一拐地下了山。

4.

「师父在上,受小弟一拜!」

自从看了龙三大展身手,我就决定拜龙三为师。

「你认错人了,我没上过什么山。」

他不看我,淡淡地说道。

我苦求了好几次,他仍然不为所动。

他看着我说:「我有一百种让你扬名立万的方法。」

「比如?」

「3.14159265。」

「什么?」

龙三不耐烦地看着我。「圆周率,我记得祖冲之是算到后面第七位,我那时候数学课无聊就多背了一位,你拿去吧。」

他果然是个疯子。

我看着他,用尽全身力气吼道。

「一支钢枪手中握啊,一颗红心向祖国啊!」

可能调找得不太对,一下子把龙三吓到了。吓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他看着我。「你知道唱这支军歌意味着什么么?」

我摇摇头。

他喘了好几口气才平复了心情,然后他正视着我。「从此,你就是 X 军区代号 X 特种部队的一个兵,你明白了么?!」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紧接着,他冲我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手掌并拢持平,将手掌抵在了太阳穴上。

我不解其意,不过还是在他面前,同样学他做了一个这样的动作。

「大侠师父,你这套武功叫什么名字?」

他淡淡地说:「你就叫他军体格斗术吧。」

5.

从此村子里多了一个小傻子,每天天刚亮,龙三就带我跑步晨练,然后教我一天的军体术,之后他会带我到太阳底下唱歌。

「师父,我看这一招如此狠辣,叫他『黑虎掏心』如何?」我问道。

龙三淡淡的说。「随你。」

他不爱搞花里花哨,他习惯用最简单的话告诉我,如何用最简单的手段让敌人倒下。

那天,我从家中地窖里取出了一壶好酒,和龙三对饮起来。

龙三猛干了一口,烧刀子的火气蹭蹭地往喉咙上跳。

「好酒!」他说道。

「你在想什么?」

「想小倩。」

「小倩是谁?」

他把酒壶往嘴里倾,却再倒不出一滴酒。

「我女人。」

「想她怎么不找她?」我好奇道。

「她死了,被一个恶霸奸杀了。」

他看着我道。「后来,我也来到了恶霸家,杀光了他三十七个小弟,最后将那个恶霸一刀一刀磨死。」他的手开始颤抖起来,「可我也就再也不是一个兵了。」

夜深了,他倒在村门口的墙上睡着了。

又过几天,鞑子大军入了山海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一路推进,直逼京师。

那天,我到河边洗了个澡,将自己的头发剪了个干净,换上一身崭新衣服,向龙三辞行。

「你去哪儿?」

「参军。」

龙三表情一变:「你这军参不得。」

我不解。「师父,你曾经教导我,保家卫国是一个军人的责任,如今国将不国,民不聊生,这军,我又如何参不得?」

龙三说不上来。

许久他憋出一句:「其实很多年后,大家都是一家人。」

龙三又开始说胡话。

想那鞑子又如何和我们成为一家人?

「师父不必再劝,此行我非去不可。」

他一把拉住我,冲我吼道:「你这一去,有去无回!大明朝气数已尽,很快就会被清军覆灭……」

我一把将他推开。

「那又如何?这是我的国家!如果现在你的国家也遭此大难,你会怎么做?」

他如同被雷击般立在原地。

「师父,告辞!」

我背着行囊越走越远,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嗓子调子。

「一支钢枪手中握啊,一颗红心向祖国啊,我们是革命战士人民的子弟兵……」

我回头望去。

龙三正站在村里最高的墙壁上,冲着我远去的身影,竭尽全力嘶吼着,他喊得那么用力,脖子以上全涨成了赤红色。

我眼泪夺眶而出。

他看见我回头,也不唱了,咧嘴微笑。他笔直地站在那里,慢慢地将手指并拢抵在太阳穴上。阳光下,他像一座雕像般立在那里,熠熠生辉。

□ 邢二狗

如果穿越回古代,怎么才能让古人相信你不是妖怪从而不被人杀死? - 盐选推荐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