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你所经历过的最恐怖惊悚的故事是什么?

2021年9月4日

我是个房东,我把房子租给了一家三口。

这家人看上去和和睦睦,实际上通过监控,我知道这个女人有个情人。

那天我随手打开监控,竟看到女人和情人的尸体,而男主人正冷静地处理现场。

我吓得准备关掉摄像头,这时男人竟直直走在监控前面,朝我对了个口型。

「我看见你了。」

我是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一开始我就是想找个乐子。我家有两套房子,旧的那套去年简单装修了一下就租了出去,虽然房租不多,但也算是笔钱吧。

一个月前有人来看房子,是一家三口。一对三十岁左右的夫妻和他们的儿子,这对夫妻穿着很朴素,瞧着也挺有礼貌的。那个孩子还很小,不超过一岁,按道理正是要哭闹的年纪,不过看着还挺安静的,总是在睡觉,由他妈妈抱在怀里。

他们对房子也没有挑剔的,只要家电都能用,周围有菜场就好。这么好说话的房客在这年头也算是可遇不可求,我立刻拍着胸脯给他们打保票,住的时候只要遇到麻烦,一个电话,我立刻过来帮忙,风雨无阻。

于是当天就签约了,一周后他们的东西就全搬来了。我还特地过去帮了忙,他们的行李里有一个很重的箱子,还特意锁上去了。全程他们都不让人碰这东西,我要说要帮忙搬,男的还和我急,说是家里的人都骨灰。

那就算了,他们不觉得晦气,我还觉得晦气呢。

2

原本也不会出什么事,但事情坏就坏在我的一念之差上。我也真是无聊,人一无聊就容易犯贱。

我就犯了贱,突然想起来,房子里装过一个监控探头。以前是因为家里养猫,怕它独自待着的时候咬电线。还是针孔摄像头,藏在一个不用的电源插座后面。前两年我家的猫老死了,这东西就被忘记了,也没拆。

毕竟也过去两年了,我也没抱多大希望,想那监控估计早没电了。谁知道我一点开监控关联的 app,手机屏幕上就跳出来一个女人的裸背。我当场吓了一跳,但也舍不得关,再仔细看看,是那家租客的妻子,她刚洗完澡,在客厅里裹着浴巾打电话。

家里没有人,她估计是在和她丈夫打电话。你猜我怎么知道的?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了,女人和喜欢的男人说话时,那种又像是在笑,又像是撒娇的样子,装都装不出来。

我猜对了吗?真不好意思,只猜对一半。一个钟头后,有个男人上门来,他和这个妻子抱作一团,然后就一起滚到卧室里去了。这个男人当然不是一起来租房的法定丈夫。 也对,谁说一个女人一辈子只能爱一个男人呢。

这对狗男女厮混到下午三点,然后男人走了,女人开始打扫卫生。到三点,她小睡一会儿,那个男人出去,给她买了点菜回来,再离开。在这事上他倒是够贴心的。

女人在厨房准备晚饭,一直到七点多,丈夫才回来。那时候小孩已经先吃过一轮了,两个大人吃得很简单,到二十分钟后就开始收拾碗筷了。

不得不说,他们的夫妻生活是真的很乏味。相敬如冰,说的就是他们这种了。完全也不吵架,也不怎么说话,看着像是一对普通同事。我多少也理解了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出轨,这么闷的日子,是我也受不了。

3

我一连监视了他们三天,每天闲来无事就打开手机,看两眼他们的日常作息。要问我有没有罪恶感,其实是没什么的。

毕竟我也没看到什么隐私情节,这对夫妻就是男的上班,女的带孩子,卧室里又没装监控。他们也不是热情似火的类型,在客厅里就是每天就是聊天,监控没声音,我自然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要说女的没穿衣服的时候,我其实是看过的,但也就是第一眼很刺激,后面看多了也就这样,就是白花花的肉。她的出轨对象后面几天也没来。这个女人每天都是在房子里做家务,照顾孩子。不得不说,她真不是个讲究人,对自己的小孩也挺随便的。小孩哭了,她也不会哄,就把奶喂给他喝,喂完也不抱着,自顾自打电话。

我觉得男的也是够可怜的,甚至想要不要偷偷提醒他一下,头顶绿了。这个念头就是一闪而过,偷偷装监控可是刑事犯罪,我可犯不着为了个陌生人把下半辈子搭进去。

其实他们的日常很无聊,我看多了也有点厌烦了,本来想着最后看几天就关了吧,以免让人抓住把柄。

可就是那最后一天,最后几眼,看出事情来了。我看到那个女人把那个上锁箱子打开了,里面压根不是骨灰盒,而是金子。

4

隔着监控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从颜色和形状,怎么看都像是一堆叠着摆放的金条。我吓得背上起了一层汗,再想仔细看看,那个女人却已经把箱子关上了。

监控软件有回放功能,我立刻倒回去看了一遍。这是个密码锁,我已经记下了女人输入的密码。

那个晚上我整夜没睡,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就看看,不动手。满足一下好奇心,看看到底是不是金子。如果是真的,那肯定也不是这家人正经赚来的。我搞不好做个热心公民,举报犯罪还有奖。

你会信我这套说法吗?说实话,我自己都不信。

我已经彻底摸清了这家人的生活规律。男的早上八点出门,到晚上回来,女的下午两点小睡一会儿,全天不出门。要进他们家其实不容易,要先把女人引出去。

我从监控里看着女人的动向,到下午两点,她被一个电话叫去居委会,做流动人口普查登记。这是我之前打电话举报的, 说这家人看着有点奇怪。居委会就同意借着人口普查问明情况,我知道问不出什么的,但可以把她引出去至少二十分钟。

女人不情不愿出门了,她一走远,我立刻上楼开门。钥匙不对,他们把门锁换了,不过不要紧,我有我的办法。一个楼层两户人家的阳台是相邻的,没多少距离。隔壁的邻居认识我也有很多年了。

我随便编了个谎话,说房子里的空调坏了,女人让我来修,可正好人不在。我不想白跑一趟。邻居就让我进了他家,从他家阳台翻回了我自己家。

5

一进屋我立刻直奔房间,从柜子里拿出了那个箱子。说是拿也不恰当,太沉了,简直是拖。我在衣服上蹭了一把汗,屏住呼吸,输入密码,打开箱子。

箱子打开的一瞬间,我睁不开眼。长这么大,我第一次知道,金子原来这么亮。我抓了一块咬了一口,有个印子,应该是真的。

箱子里还有几个小盒子,我抽开一看,里面全是钻石。我粗略数了一下,大约放满三个盒子的钻石和近二十块金条。

你问我拿了没有。当然拿了啊。事后想想这东西不应该拿,但那一刻看着金子和钻石。我的脑子想不了任何东西,我只有一个念头:不拿是傻子。

我抓了一把钻石,偷了两块金块揣进兜里。想着这里有这么多,随便拿一点,一时间肯定是发现不了的。而且就算发现了,对方也不知道是我拿了。

我带着东西想离开,正巧经过客厅的摇篮。不知怎么,我经过摇篮时,那个婴儿就开始大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痛不欲生,整栋楼都听到了。我害怕他把人引来,就冲过去捂住他的嘴。

捂了几分钟,那个小孩消停了,我松开手,发现他看起来软塌塌的。伸手去摸他的呼吸,我发现他已经死了。

6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回家的。一路上我只有一个念头,全完了。我杀人了,就算是个婴儿,那也是杀人。我想过要跑,可是一旦跑了,就坐实了一切。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没有证据。除了我的邻居,没人知道我到过那里,而且我做了伪装,我把那个婴儿翻过去,背朝上放在婴儿篮里。让他看着就像是自己不会翻身,窒息了。我希望他们以为这就是一场意外,

我最后还存着一点侥幸心理,我想他们不会报警。他们绝对不是什么正经人,那么多的金子和钻石,难不成是公司发的遣散费?

我把偷拿出来的金子送去找熟人鉴定,对方说纯度很高,这样一块至少值十五万。我不敢贸然出手,只能说是有个朋友缺钱托我问的。那随手一拿,我至少拿了五十万以上。

我把金子和钻石搂在怀里,惴惴不安地看着监控。女人回来了,她发现那个婴儿死了。但是她没有哭,也没有叫,而是慌慌张张打了个电话。

半小时,她之前的情人过来了,他们商量了一阵,女人就又把那个箱子拿了出来,打开密码锁,她倒出了所有钻石和金块,和情人一人一半放在背包里,头也不回走了。

7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安全了,但我想婴儿的事,应该是过关了。这个女人觉得小孩窒息是自己照顾不当,所以就跑了。现在想来,这个孩子说不定也不是她亲生的。

我现在倒有点同情男人了,他一回家,就发现家里什么都不剩了,金子没了,女人没了,只有一个死掉的孩子。

这个男人当场就发疯了,这也不意外,他把桌上的东西扫了一地。我不用看他的表情,都知道他是暴跳如雷了。男人几乎没有犹豫,就立刻追了出去。

我在屏幕前松了一口气,这件事好像完全变成他们的内部纠纷,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接下来事一段像梦一样的时间,男人有三四天没有回来,这个房子都是空的。我几乎以为他们都逃走了,也就满心欢喜地花起了我的天降横财。

我把钻石卖掉了一部分,又卖了一块金子,剩下的部分我全藏在床底下。陆陆续续有近四十万到我账面上,你说我要怎么花?这还真让我烦恼了一阵子。

我高兴得太早了,好日子很快就过到了头。一天夜里,男人回来了,他把那个女人也抓回来了,还有一个行李箱。

那个女人就被绑在椅子上,男人好像在问她什么,应该是问她金子或者孩子的事。她又哭又摇头,好像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男人当着她的面把行李箱打开,里面是女人情人的尸体,已经发硬了。女人吓得魂飞魄散,涕泪纵横,想叫却没办法叫,嘴堵上了。

男人见没办法问出什么,就绕到椅子后面去,用衬衫卷成条把女人勒死了。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幕,当场我就冲去洗手间吐了。

等我吐完回来,我发现男人没有动,他直直地看着一个方向走神。然后他慢慢朝着监控走过来。

他走在监控前面,朝我对了个口型。他说道:「我看见你了。」

监控被扯了出来,屏幕一下子就黑了。

8

我又想吐了,这次是被吓到吐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知道我是谁,我叫什么,我住在哪里。我要跑都来不及。

五分钟后,我接到一个电话,是男人打来的。他还是很客气很憨厚的语气,说家里的空调坏了,问我能不能过来检查一下。

我说,好的,没问题,我马上来。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点,但其实我的腿在抖,我倒在床上,一下子没站起来。

我扶着墙走到洗手间,对着镜子连抽自己两个耳光。

不能慌,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慌。既然他敢打电话过来,就证明他没那么确定。他就是赌我敢不敢赴约,要是我跑了,就坐实监控确实是我偷的,金子也确实是我拿的。更进一步,我闷死那个婴儿的事,也绝对藏不住。

所以我去了,装得坦坦荡荡,若无其事。虽然我的手还有有点抖,出门前还特地去了两次洗手间,以免尿裤子。但敲门时,我确信自己看着绝对是镇定的。

男人看见我来了,直接把拆下来的监控甩在我面前,说,你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

我说,我不知道,不是我装的。房子租给你之前是我自己家,我装这个有什么用?

男人哼了一声,显然不信。

我看他这样反而松了一口气,我觉得他是有忌惮的,不敢贸然对我动手,所以有怀疑的时候我也能把我叫来质问。

我说,那我们报警吧。这绝对不是我装的。你要是信不过我,就让警察来查。这样给大家都有一个交代。

男人反而慌了。他摆摆手说,算了,也不是信不过你,但是出了这样的事,你总要给我一个交代。我老婆孩子都在这里啊,被拍了算谁的。

我说,好,那各退一步,我赔你两千块吧。但先说好,不是我心虚,是给你的补偿费,毕竟我把房子租给你了。

男人没说话,只是盯着我看。他的眼睛完全是野兽的眼睛,我觉得我背上已经彻底湿透了。

过了一会儿,男人说,这件事我不能做决定,要让我老婆来决定,你跟我去见她吧。她就在卧室里。

9

我跟着他进了卧室,我看到那个女人正坐在床上,穿着一套很家常的衣服,扭头看了我一眼。光这一眼,我就吓得魂飞魄散,我明明亲眼看到她被勒死了。

我没敢把心里话说出来,就握着她的手,说,大嫂,我对不起你,我真的没想到这里装了个监控,都是我不好。我给你两千块补偿费,求你原谅我吧。

女人说,算了吧,我看你也是好人,我知道不是你的错。她指了指旁边的摇篮,说,我们轻点说话,别吵到了孩子,小孩子刚睡下。

她正说着这话,没想到摇篮里真的响起了小孩的哭声。女人连忙过去,又劝又哄。

我连牙齿都开始抖起来,但还是稳住了,没让声音在抖。我说,好,那大嫂我先回去, 钱一会打给你们,是我对不住你们。

女人说,没事,以后注意就好了。

男人把我送到门口,好像很意味深长地和我说了,你路上小心,别出什么事。

我说,好。

等下楼,坐回车上,我看到摸了摸自己的裤子,发现汗连内裤都打湿了,屁股上凉飕飕的。

10

谁知道我见的是人是鬼,但不管是什么,我觉得这里都待不下去了,管他是不是做贼心虚,我决定明天就跑,我连夜订好机票,把钱从床底下全部挖出来。

可谁想到我的行李还没准备好,第二天就有个陌生的男人来敲门。他一共说了两句话,就把我吓傻了。

第一句他说的是,你好,我是警察。

第二句是,我现在正在调查一起绑架案,你可能参与其中,希望你能配合调查。

我立刻说,冤枉啊,警察同志,我是守法公民啊,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

警察给我看了两张照片,正是来租房的那对夫妻。他说,你认识他们吧?他们参与了一起绑架案,绑架了一个富商的孙子。

我说,他们就来租了我的房子,可我不是他们的同伙。

警察又给我看了几张照片,正是上一次我鬼鬼祟祟从小区出来的照片,把我的脸拍得很清楚。

警察说,我已经跟踪他们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为了人质安全,不敢轻举妄动。这个团伙应该有五个人,现在找到四个,还有一个主谋从未露面。

我傻眼了,说,你怀疑我是主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警察说,那你就如实交代,到底是什么情况。不然我就把你带去局里问话。你昨天晚上去了他们家,到底说了什么?是不是后续的犯罪计划。你的车是不是用赎金买的?

好家伙,我就只能全招了。其实也没全招,把婴儿闷死的事,我没敢说。我就说了我装了个监控,看到他们有金子,就偷偷拿了一点。女人回来以后发现钱丢了,就和姘头一起跑了,没想到男人竟然把她抓回来杀了,还发现了我的监控。

警察说,私自安装监控,知情不报,偷窃赃物,这每一项都是要坐牢的。你这还是数罪并罚。你自己想想怎么办?

我立刻把床底下的金子都推到他面前,说,这些钱我都上交,放我一马吧。

警察说,你当我什么人,这是赃物,我怎么能要。你好好配合工作,争取将功补过吧。既然你现在是房东,那就有机会接近绑匪,争取把孩子救出来,把他们一网打尽。

我摇头,说,我害怕。

警察说,我们在外围会有人保护你的,你不必紧张。不行的话,随时突围。

我说,不是害怕这个。我是见鬼了。我把亲眼看到女人死掉,可女人又复活的事说给他听了。

警察又把照片拿给我看了,说,你认真回忆下,昨天你见到的这个女人和之前有什么差别。

我仔细看了看,说,好像变得更胖了点,脸肿了,身上倒是瘦了许多。我没好意思说,其实是胸变小了。

警察笑了,又拿出两张照片给我看,挡住头,让我看身材,问我昨天见到的女人更像是哪一个。

我选了一张比较像的,把手拿开一看,完全是另一种脸。我多少明白过来些,其实是两个女人,监控里那个被杀了,昨天我见到的那个是整容成她的样子。不过脸能整,身材就不行。

我现在回过神来,之前搬家的时候,我都没怎么听那个女人说话,后面也是在监控里见她,刚才又是在昏暗的房间里,所以换了一个人也是有可能的。

警察认同了我的猜测,又给了看了一个男人的照片。这家伙很眼熟,就是死在行李箱里的情人。

我问警察怎么回事。

警察说,我说了犯罪团队有五个人,一个是没露面的主谋,剩下的四个都是负责绑架的帮凶。租你房子的一男一女本来就不是夫妻,他们是富豪家里的保姆的丈夫和司机的老婆,和另外两个才是正配。你说的情人就是司机,整容的女人是保姆。四个人里应外合,配合作案,保姆抱出小孩,司机把小孩弄走,另外两个人就拿着赎金先走,说好等事情的风头过了就平分。小孩失踪后,保姆的嫌疑最大,可是她提前跑了,一直没找到人,现在想来,应该就是整容了。

我问,保姆为什么要整容成司机的老婆,这应该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整容也是要恢复时间的。

警察说,因为保姆是写了认罪书,畏罪潜逃的。小孩一失踪肯定是周围人的嫌疑最大,如果挨个排查,所有人都跑不了,所以保姆跑了,做实自己的嫌疑,让其他几个人看起来是清白的。为了撇清关系,她还提前和老公离婚了。现在看来她是早就准备好用别人的身份。所以不管司机夫妻是不是准备拿钱逃走,他们都是必死的。都是一群亡命之徒,黑吃黑是肯定的。

我突然明白过来了。我说,那个男人不确定监控是不是我装,就是因为他怀疑是同伙在监视他。

警察说,对,他就是怀疑那个没露面的主谋找他算账,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线索,这四个人很有可能是背着主谋把钱和小孩带走,主谋什么都没拿到。而且明明已经付了赎金,他们却没把孩子还回去,很可能是这四个人还想再捞一笔。现在富豪很着急,他完全不在意钱,只想要那个孩子回来,

我咽了一口唾沫,不敢告诉他那个小孩已经死了。我问,那你想要我做什么?

警察说,我希望你和我合作,救出孩子。

我说,帮忙没问题。但你先要答应我,事成后你要放过我。

11

警察有些愣,问我什么意思。

我说,你不是警察,你就是真正的主谋,想拿我挡枪。你要是拿了钱,很有可能杀我灭口。

警察有些不高兴,拿出证件给我看,说,你还想要什么证据?要不要我给警局打个电话证明你的身份。

我说,好,那你打啊。要我给你拨号吗?我把手机递过去。

他没接,反而笑了,问,你到底是怎么看出破绽的?

我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你没给我看过证件就算了,连手铐和枪这种警用设备,我也没见过。更关键的是,我也没见过你的同事,哪有警察一个人单枪匹马出这种危险任务。而且你对这个绑匪团伙未免也太熟悉了,就这样还不收网。反正我是不信。

他说,你既然没报警,就是准备和我合作。说吧,你准备谈什么条件。

我把录音笔给他看,说,你刚才就算是认下自己是主谋了,你要是敢对我下手,这录音会自动上传到网上。不过你也有我的照片,这样都算有把柄了,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你别想费心拿回那个孩子了。他已经死了。

他大惊失色,这是我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这么大的表情波动。我继续说,我去偷金子的时候,就发现那个小孩翻不过身,自己闷死了,那个保姆也是发现后才拿钱想跑。

他沉默了一阵,问我,凭什么我要相信你,说不定就是你杀的。

我说,那你没有证据。

他忽然笑了,说,那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你是个聪明人,我们可以谈合作。我现在真正担心的不是警察,因为根本没有报警。

他把整件事从头到尾告诉我。他是富豪的秘书,已经做了快十年了,越是离有钱人近,就越是发现自己有的不过是九牛一毛。他决定铤而走险,为了这次绑架他准备了三年。先是趁着上一任司机退休,把自己老乡介绍顶替过去。然后故意让小孩过敏,解雇了上一任保姆,换上的新保姆也是他安排的。

明面上所有人都不认识,实际上都听他指挥,他还花钱让他们把家里人也接过来,两对夫妻,在行动的时候好有照应。他本以为计划天衣无缝,没想到这四个人竟然暗中串联,第一次拿了赎金后,就拿了金带着小孩,分批跑了。

他痛骂这就是一群蠢货。不跑还没事,跑了就全完了,原本保姆的认罪书就没办法让人信服,更别说写完认罪书,司机就辞职,富豪自然会起疑心。好在这四个人明面上和他不熟,暂时还查不到他头上。

但这也是暂时的事,富豪从头到尾没报警。一来是担心伤害孩子,想让他们拿了钱就算了。更关键的是,要是出了事,他就准备私了。

我问,私了是什么意思?

他把手在喉咙上横了一下,说,就是这个意思。现在小孩死了,彻底没法谈了,必须拿了钱快走。

12

我和他定了一个新计划,我给男人打了一个电话,用暗语和他对话,说他有个老乡姓赵,之前托他买的茶叶,怎么给了钱,没有货。让我来问问。

男人听了我这么说,立刻就慌了,问我知道多少?这大概就是他们联系彼此的暗语,茶叶就是赎金的意思,这是问怎么拿了赎金就跑了。

我说,你出来见我一趟就明白了。

我把男人约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离我的房子很远。到时候我把男人引出来,他则去对付女的,把钱拿出来后立刻离开。我和他说好,我不要要钱,只希望所有事回到没发生的时候。他答应我,拿到钱就不会再和我联系。

我问他,为什么一定要把男人引出来,是不是没办法对付他?

主谋说,是,你看到他都杀了两个人了,真的动手,我们两个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问,那我和他对质,你怎么保证我的安全?

主谋给了我一把假枪,说,你用这个吓唬他就好,扳机是可以扣动的。只要这次把他吓跑了,我之后会拿钱雇人解决他的。

我说,这个计划我同意。我心里想,同意个屁,要是这家伙拿了钱就跑,那男的以为是我派人杀了他老婆,那我不就死定了。

13

到了见面那天,我一个人赴约,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真叫一个荒无人烟,我要是在这里被宰了,叫破喉咙都没人会发现。

可是我也不是很慌,因为我发现了一个关键了。这四个绑匪里,有人聪明有人傻,有人负责武力有人负责智力。像是这个男的,他就不如他老婆聪明,虽然杀人如同杀鸡,但是上次几句话就被我哄过去了。

所以这次我也不是不能对付他。男人出现了,朝我走过来,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问,你到底知道多少?上次的监控果然是你装的。

我把假警察的证件丢给他,这是我出门前偷的。我说,监控不是我装的,是这个警察,他让我配合工作,说你有问题。

男人证件上的照片,脸色一下就变了,说,这人不是警察,都是骗你的。这是假证。他还和你说什么了?你千万不要信。

我抓着男人的手,说,大哥,你别担心,我是信你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假警察让我把你叫出来,不然就算你的同犯,让我把你叫出去,他要趁机搜查你家。

男人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立刻和我说,他是好人,那个才是坏人,然后头也不回就跑了。我知道他是回家去了。

我自然也开车跟在后面,我看着男人上了楼,但是没有跟上去。我才不要第一时间当炮灰。

14

我等了十来分钟,走上楼,也贴着门听了一会儿动静。等里面消停了之后,我才推门进去。一进门,我就看到一地的血。之前那个假警察已经倒在地上,背上插着把刀。眼睛上有痣的女人在肚子则挨了一刀。那个男人抱着她老婆,正用布条给她止血。他也受了点轻伤。

现在的局势很清楚了。这个男人是个狠角色,所以那个主谋想先把引开,解决掉女人,然后拿着钱先走了。可是没想到男人折回来,一对二,完全没胜算,就被解决了。

我想,就这个猪脑子,难怪手下人就拿着钱跑了。

男人看我过来,立刻解释说,这家伙是小偷,以前是我的老乡,为了一些事和我有矛盾。现在要偷东西,被我女人发现了,还动手。我这是自卫还击。你相信我吧。

我说,我当然相信。监控那事你们也相信我,我当然信你们。我一开始说了,有什么事找我就好。

男人扭头看了我一眼,像是要求助。我对他说,大哥,你别慌,我给你找纱布止血。然后我一转身,到了客厅,找了个烟灰缸抓在手里,用医药箱挡住。

我走到他背后,趁着他接医药箱的空,一抬头,就把他的脑袋砸开了。 我一连砸了好几下,确定他断气后,我才停手。然后我走过去,把女人肚子上的刀拔了。

别怪我,事已至此,我还有什么办法呢?让一切回到最开始的办法只有这个。

我把手洗干净,然后去了卧室,轻车熟路找到了那两个背包,拉开拉链一看,金子和钻石还在老地方。

我又听到了小孩的哭声。我走到摇篮边一看,忍不住笑了,哪有什么孩子啊。只不过是一个会哭的洋娃娃包在襁褓里。他们当初果然是想用这个来诈我。

可惜了,我才不上当。

15

杀掉亡命之徒就是这个好处,没人会管他们的死活。本来就是罪犯的人,在记录上也顶多留下畏罪潜逃的记录。

我花了两天,总算把他们的尸体都处理了。一人一个行李箱,丢进河里,一了百了,也没人会去找他们。

我重新把房子清理干净,顺便装修了一下。我没那么傻,我知道继续住在这里,早晚会被排查到,但是想远走高飞,就要把手边的金子分批换成现金,这至少需要大半年。

我只能等着,为了不让周围人怀疑,我又开始找了新的租客。这次为了安全起见,我只找女房客。这次来的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

我把人带进来,和她介绍说,我这个房子虽然不够大,但胜在这里治安好,只要你住下了,肯定没事。

女人是在这附近的商业区工作的,我事先调查过,情况属实,我看着她走进去上班的,不像是伪装。

她说,我是一个人独居,只要周围的环境好,邻居友善就好了。

我说好,这里最适合你了。左邻右舍都很亲切,你有事没事可以和他们聊聊天。

女人几乎没犹豫,立刻就和我签约了。

16

出于安全起见,我还特意把监控装回去,看了几天。女人的生活很规律,早上八点出门,晚上六点回来,吃完晚饭在楼下绿化带散步,偶尔和邻居闲聊。

我依旧偷偷变卖着手边的金子,不单分批进行,每次还通过不同的渠道,找不同的人。为了做到这一点,我还买了几个假身份,弄几个网络电话号。现在只要不让人起疑,我就赢了,再过三个月,我所有的钱到位,立刻出国,到时候就算要追,也追不到我。

那个女房客一天突然打电话来,让我过来一趟,说空调坏了,要我来看看。我去了,可是等我到的时候,我发现房子里不只是她一个人,还有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头。

这老头看着快入土了,原本没什么好怕的,可是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头顶比我的门框都高。

女房客笑了一下,对我说,你别怕他们,我才是他们的老大。她一指轮椅上的老头,说这个是我的老板,他有话对你说。

老头很客气地和我说坐下,然后和我讲了一个故事。老头说,他有个老婆,和他是患难夫妻,好不容易有钱了,老婆生孩子难产了,就给他留下一个儿子。他好不容易把儿子养大,儿子很有出息,还找了个不错的媳妇。可是没想到,儿媳妇怀孕的时候,出了车祸,儿子也在车上,当场就死亡,儿媳妇还有一口气,送去医院抢救。人是保不住了,就把小孩剖出来,终于是救活一个。

老头说,这个孩子是我的命都重要的。我就怕他出什么事,所以给他请了一堆人照顾,谁想到一个保姆竟然伙同司机把他偷了出来,还来勒索我。我觉得钱都是小事,只要人平安就好。所以我给了赎金,也没报警,谁能想到他们也没把我孙子还回来。你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了吗?

我说,不知道。

老头说,后来我发现不单是保姆有问题,连我的秘书也牵扯在里面。他才是主谋,可是他也失踪了,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我说,不知道。

那个女保镖走上来,把窗帘拉上,往地板上喷了鲁米诺试剂,一下子荧光闪烁,整个客厅全是血迹。我无话可说。

老头说,我想我的秘书是死了,和我孙子一样。可是我一直想不通,他们既然不把孩子还回来,就是想再勒索一笔钱,怎么随随便便就把人杀了。估计是误杀,可是到底是谁误杀的?你知道吗?

我说,不知道。

那个女保镖又走上来,甩给我一叠照片,里面是一个婴儿的尸体,已经半腐烂了。她说,这是从楼下的绿化带挖出来的。好家伙,我算是知道她每天散步的时候在做什么了。

我说,就算在我楼下挖出来的,也不代表和我有关系。

女保镖又给我听了一段录音,是她和我对门邻居的对话。她从邻居嘴里问出,有一天我从他家阳台跳到了对面自己房子里。真不错,她确实很会搞邻里关系。

我说,这也不代表什么。

女保镖摇摇头,直接走到我装监控的地方,把监控扯了出来。她说,我早就发现这东西了。而且我猜这不是你第一次装。你知道吗?这种自动下载的监控录像都是上传到云端的,就算删除,也可以从服务商那里恢复。

她给我看一段监控录像,正是我偷偷去房子偷东西的那天的录像,把我闷死婴儿的全程也拍得一清二楚。

老头说,你大概不知道。你用的监控就是我公司的品牌,知道产品序列号,要恢复一段录像很简单。

我说不出话来。

老头说,不知道没关系,可是有一件事你要知道。绑匪要的赎金不是钱,是金子。就是因为纸币有编号,很容易追查来源,但是金子就很难。可是我也做了编号,其中有几块是做过标记的,还有那些钻石,成色最好的几颗也是有记录的。这样一旦在是市面上流通,都可以找到来源。我这么找到了你。

我说,确实不知道。

老头说,你觉得我要对你做什么?

我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老头说,你很快就知道了。

—完—

你所经历过的最恐怖惊悚的故事是什么? - 故事档案局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