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多少男人离婚时在民政局哭?

2021年9月1日

我和老公,恋爱 12 年,今年结婚,今年离婚。

理由俗气又可笑,他和别人在一起了,他父母都知道,只有我一个人,活得像个傻子。

更讽刺的是,离婚那天,他哭着跪求我,说心里只有我一个。

我看着他笑了,笑我浪费的 12 年,也笑他自找的现世报。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老公手机响了一声,我刚好想去拿他手机旁边的水杯,刚一伸手就见他身体僵了一下。

最后见我只是想喝水,他眼中的紧张才卸下去,或许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太过明显,他顺势拿起手机起身,「你先吃,我去一下卫生间。」

我假意没发现不对劲,笑着点头。

我跟许熠相识十二年,他所有举动的含义我太过了解,通过刚才那一出,我知道他手机里肯定有秘密。

我俩大上个月刚领完证,婚礼也订在了年底,亲朋好友都已通知完毕,我实在不想在这节骨眼上闹出什么笑话,所以我决定静观其变。

吃完饭,我开始制作婚礼请柬,许熠坐在一边看手机,我从电视屏幕的反光看到他在悄悄打字。

我正要叫他过来帮忙,他忽然坐起身,不等我开口,说道:「老婆,小张说项目临时出了问题,我去公司一趟,一会你先睡,不要等我了,乖。」

他说完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我就扬长而去。

我站在窗边看着他一路小跑着上了车,这会已经是晚上九点,我想了想,给小张打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小张明显有些慌张:「呃,嫂子,项目出了问题?啊!项目是出了问题,刚才是我请许哥过来看看。」

如果说我起初还对这段十二年的感情抱有希望,那么在跟小张通完话后,我的希望如数破灭。

到底是有什么事,能让一向不爱撒谎的许熠宁可说谎也要出门?

我开始暗地里观察起他的一举一动来。

正是如此,我发现他下班的时间越来越晚,即便是回到家跟我也是公式化说几句话就借口累了进了卧室,有时我半夜醒了,他却还没睡,依然在玩手机。

我做不出来大吵大闹的事,就旁敲侧击跟他说让他早点休息,谁知他竟顺势提出要分房睡,理由是他最近有很多业务要处理,我睡眠质量又不好,怕影响到我休息。

我的心彻底凉了,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近来种种的迹象已经表明他十有八九是出轨了,为了能更加接近真相,我决定暂时不动声色。

最近他的小组确实有项目跟进,工作忙起来,加班也是家常便饭,以往我体谅他的辛苦,家里的事从不让他多操心一分,但是现在我知道我不能再放任他继续下去。

我开始频繁地「麻烦」他。

比如今天,我去了家居城看家具,中午我特意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接我。

他语气明显迟了一下,最后却像往常一样,语气轻柔,「老婆你找个凉快的地方等我。」

许熠高明就高明在这里,即便他已经不爱我,他却不会让我有所察觉。

他来得很快,刚一打开车门,我便闻到车内有股若有似无的香气,我装作毫无察觉,等上了车之后,我几乎在刚落座就发现副驾驶的座椅被人调过。

看着他望过来的专注且深情的眼,有那么一瞬间,我想狠狠在他脸上抽一巴掌。

「我手机没电了,你手机借我用一下。」我笑着看他,果不其然,他嘴角的笑意微微僵了一下,然后把手机递了过来。

我习惯性地输入自己的生日解锁,输了三次之后,系统提示我密码输入错误,手机 30 秒之后才能解锁。

其实我要他手机只是一种试探,但是到了最后,伤心的还是我自己。

2、

之前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做得最错误的决定就是在领证当天答应了许熠辞职回家做全职太太的事。

许熠的年薪近七位数,确实可以让我拥有相对富足的生活,而我又被他的甜言蜜语冲昏了头,想到我们相恋的十年,我最终尊重了他的决定。

辞职后我拥有了大把的时间来操办我们婚礼的相关事宜,也曾为他对没有收入的我依旧如初而感到幸运和幸福。

而现在,也托了我全职的福,我可以用大把的时间去留意许熠的一举一动。

早上,我看他吃过早餐心满意足地在我脸上落下一吻,我笑着迎合他,等他出门后,我狠狠擦了一下脸。一想到他这张嘴可能亲过别的女人甚至做过更过分的事,我就觉得恶心。

我跟着他出了门,一路向城南走去,最后驶入一处联排别墅,出租车进不去高档小区,我只能在小区对街的咖啡馆守着。

早上的时候他说今天全天开会不能用手机,我却不知道他们公司搬到了别墅区。

所幸,他在里面并未停留太久,大约十分钟,他的车重新驶了出来,只不过副驾驶上多了一个女人。

副驾驶开了车窗,我一眼就看清了那个女人是谁。

说来有些讽刺,女人竟然是许熠之前口口声声说讨厌的那个人。那个女人跟许熠是同一批进公司的同事,比我们大两岁,叫李晴。她对许熠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在无数个深夜,许熠跟我分享她发来的深情小作文时,眼中满是轻视。

我一直跟在他的车后。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我看见许熠陪着李晴看电影、逛街,期间两人一直紧紧挽着手,在过马路时他体贴地让她走在内侧,就像普通情侣那样,甜蜜的做着恋人之间做的所有事情,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通过路旁的落地镜,我看到许熠的唇边一直噙着笑,比起面对我时那标准地假笑,这笑明显更让人心动。

有好几次我想冲上去质问他,想看看他被我发现偷腥后是什么表情,会不会慌乱,有没有愧疚,但是最后,我依然没有行动,我只是默默把两人亲密的样子拍下来。

然后我给他打了个电话。

只见他的脚步顿了一下,下意识看向身边人。

李晴几乎在瞬间就知道是谁的电话,她笑了笑,很是体贴地说:「你先接,我回避一下。」

许熠一把拉住她的手,像是怕她生气一般,力道之大,险些把她拽倒,「没关系,我不接就是了。」

下一秒,他挂断了我的电话,紧接着我收到了他的微信。

——老婆,我提还在开会,等忙完了给你回电话。

然后他把手机收了起来,重新揽过李晴的肩膀,两人进了主题旅馆。

我只觉得脸上好像被人连续扇了几百个巴掌,又羞愤又难堪,我没勇气跟进去,我怕见到更不堪的场面,但是理智告诉我我必须进去。

旅馆并不高档,隔音效果也差,我听着隔壁我的丈夫与别的女人欢爱的声音,心狠狠绞在一起。

我像是一个机器人,麻木地举着手机录着音,听着李晴忘情地叫着许熠的名字,紧紧攥着拳。

不知道过了多久,隔壁终于安静了下来,又过了约半个小时,那边响起关门声。

我依旧跟在两人身后。

中午时分,许熠陪着李晴去见了她的朋友,那是另外一对情侣。

我像是一个局外人,在镜头里看着她们的喜怒哀乐。

最后的最后,我看到李晴朝我的镜头看了过来。

看到我她似乎并不意外,甚至对我缓缓展开一抹笑意。

3、

我笃定李晴是故意让我知道她的存在的,她是想逼我主动离开。我看着自己前几天拍的照片,画面中我的丈夫紧紧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我自嘲地笑了。

我之前也曾想过,如果有朝一日我跟许熠婚姻破裂,那我一定不会占他一分钱便宜,可如果离婚的理由是他出轨,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我看着客厅桌子上红的刺眼的请柬,看着照片上紧紧依偎的两个人,我只想把请柬全部销毁。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拉回了我的思绪,我犹疑朝门口走去,现在已近傍晚,我不知道谁会来找我。

透过门镜向外一看,一瞬间我有些头晕目眩。

门外的李晴笑意盈盈,露肩小衫搭配小脚裤,衣着简洁又时尚,整个人落落大方,再看我,一身家居服素面朝天,与满脸春风得意的小三比起来,真是不知道被她甩了几条街。

我硬着头皮开了门,强迫自己微笑。

「您好,您就是许熠的爱人韩敏吧?」李晴见我开门,主动跟我打招呼并递上手中的果篮。

「您是?」我站在门口没有动,假装不认识她。

「我是许熠的同事,最近我们共同负责一个项目,许熠因为我没少操心。」她说话时紧紧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想从我这得到负面情绪的反馈以此来宣告她的存在成功地影响到了我,从而取得满足感。

我依然没反应。

她又说:「其实从我进公司他格外就照顾我,这不,我今天刚好有空,想来感谢一下他,他是没在家吗?」

我当然不能如她所愿,几乎捏碎门把手,我才维持住风度。顺手接过果篮,我把她让了进来。

「您这么一说我就对上号了,确实,有一段时间他一回家就说工作做不下去,处处都是麻烦,身边也没有得力助手,我还这纳闷是怎么了。」

我说完笑得更真诚了。

直觉告诉我今天李晴登门是瞒着许熠的,所以我也没有跟许熠打招呼,我甚至隐隐有些期待许熠看见李晴出现在我家时是什么反应。

我在厨房做饭,余光见李晴站在客厅看着我们的婚纱照。过了会儿,她走了过来,笑得爽朗:「我帮你吧,我一个人待着太无聊了,我特别喜欢有人陪着,你千万别拿我当外人,我跟许熠关系很近的。」

我极力克制住扇她一巴掌的冲动,顺手把带泥的菜直接塞到她手里,「李姐,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她明显愣了一下。

我继续说:「许熠这人就是爱交朋友,之前我婆婆就总说他交的都是狐朋狗友。」

李晴面色一僵。

我假意未觉,顾自说着:「但是李姐一看就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人。你的年纪在那摆着,岁数大,见的事多,阅历自然丰富。不过话说回来,现在大家伙的素质整体都提高了,有几个人会没有脸皮,拿捏不好尺度呢。」

李晴不说话了,把水流开大了些,过了会儿,另起了话题:「我们都说许熠顾家,原来是家中有贤妻,如果是我,我也会一下班就回家的。」

我抓着锅铲的手微微发抖,正要说话就听见玄关处响起了开门声。

许熠的说话声越来越近,「老婆,我回来了,今天做了什么菜,怎么这么……」

人走到厨房门口,话也戛然而止。

屋中顿时鸦雀无声。我想,许熠这会恐怕已经慌到极点。

看着他一张脸变得惨白,我暗爽过后,笑着解围:「是不是觉得很惊喜?」

他如遭雷击,眼中的慌乱很是明显,本能地想伸手拉我。

我假装不经意躲开,说:「李姐说多谢你平时的帮助,看来是多次请你吃饭你也不肯赴约,只好追到家里来了。」我把他推进厨房:「你回来的正好,你陪李姐聊聊天,我下楼买袋盐。」

我说完没再理他们,回到卧室,把平板电脑的录音功能打开,趁两人不注意,放到了餐厅的椅子上。

4、

等我回来的时候,李晴已经穿戴整齐站在门口等我了。

我走到跟前,她满脸歉然:「抱歉,我本来想尝尝你的厨艺的,但是公司临时有事需要我去处理,等日后有机会我再来拜访。」

她眼中的喜悦明显地让我没法忽视,许熠站在她身后,这会也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冷静状态。

我假意挽留了一下,最后把人送出了门外。

许熠微笑着向李晴摆了摆手,装得跟没事人一样,如果我不知道实情,肯定会以为这俩人就是普通朋友。

晚上的时候,许熠异常黏人,他甚至主动来帮我制作请柬和伴手礼。

我笑看着他:「你忙了一天很累了,去歇会吧,我自己来就好。」我实在不想让他弄脏了我的东西,看着他道貌岸然的德行我嫌恶心,我紧紧攥着裁纸刀,想让他消失在世界上的想法险些抑制不住。

许熠像是没听到,很是执着的封着蜜蜡,过了会儿,又突然把我抱在怀里,语气惴惴不安:「老婆,我们会幸福的,是不是?」

如果我不知道他和李晴的事,我还会傻傻地以为他很爱我。

「嗯。」我敷衍地应了一声。

他又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刚才那个就是我刚来公司那会儿跟你吐槽的那个同事,最近她成长了不少,可能是觉得我平时没少帮她,所以过意不去吧。」许熠像是邀功一般:「她每次请我吃饭我都拒绝,因为我有老婆了,要知道分寸。」

现在他说得每一句话在我听来都是噪音,我恨恨裁剪着贺卡,只把这些被割地四分五裂的彩纸当成是他。

睡觉的时候,许熠破天荒要求回到主卧。

「我今天来了月事不舒服。」我借口经期来躲避与他的接触,每每想到他那双手碰了不该碰的东西,我恨不能剁了那双手。

「我什么都不做,我只是想你了。」许熠不由分说上了床,躺下后把我揽在怀里。

他碰到我的一瞬间,我头皮忽然炸开般地发麻,我在他怀里僵着,听着他逐渐平缓地呼吸。

确认许熠睡着了,我拿出平板起身去卫生间。

从录音中听起来,许熠的声音带着怒意:「你怎么回事?你要搞什么?再这样我们就不要联系了,你过了。」

李晴:「对不起许熠,前些日子是我不对,我只是太爱你了,韩敏说得对,我确实是太下贱了。」

李晴小声抽泣着,许熠可能是心软了,再说话时,语气温柔了不少:「她骂你了?」

李晴没说话,只是抽泣声越来越大,她答非所问:「韩敏真的挺好的,本来就是我做得不对,今天我真的是不想来,可是自从那天我冲动让你娶我之后,你再没理过我, 我实在是太害怕了。」

下一秒,平板里传来了两人接吻的声音,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许熠的声音含含糊糊:「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一定不离开你,我们的关系超越了那张纸,晴晴,你知道我爱你。」

放下平板,我去厨房转了一圈,摸着刀架上那把在月光下发亮的利刃,我隐忍地给自己倒了杯凉水,然后把录音传到我的手机里。

现在一切还不到时机,还需要忍。

许熠连续观察了我好几天,每天准时上下班,甚至故意把手机放在我眼前,以此来表忠心,后来见我对他依旧如初,这才不再多加留意我。

这天,他照常下班,吃饭的时候我虽然没看他,但依然能察觉到胶在我头顶的那两道视线。

过了会儿,他试探地说:「老婆,我明天要出差去临市,三天。」

我应了一声,替他想好了说辞:「是外出考察吗?」

他胡乱应了一声,「你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想我了就给我发视频。」

事实上,现在他在家我才有负担。

这段时间我暗地里也收集了些关于李晴的信息。

我得知她在老家有男朋友,男方是位律师,叫江淮,家境不错,个人条件也非常优秀。两人已经举办了结婚典礼,只是迟迟没有领证,凑巧的是,她的男朋友这几天刚好来了呼市,我决定见见这位同道中人。

我拨通了江淮的电话,简单说明了来意,对方没有犹豫便与我约好了见面的时间。

比起许熠的俊美,江淮更硬汉一些,看起来不像律师,倒更像贴身保镖。

「您好。」他与我打过招呼,开门见山地说:「您说李晴介入了您的感情,请问是否有证据?」

我把近日拍下来的视频与照片一一展示。

江淮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从他的脸上我甚至看不出一丝变化。

他看了东西之后,平静与我道谢,「好的,我了解了。」

我与他的初次见面只有这两句话,临走前,他给我留下了名片:「如果日后您有需要,随时联系我,您的这些证据属于侵权且不具备法律效力,届时我会提供证据。」

5、

许熠「出差」回来后,状态越来越差,我如常关心着他,每日想着办法为他做营养餐补充机能。

「最近是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吗?」我明知故问。

许熠垂眼,遮住眼底的青色,轻描淡写说:「没事,只是有些忙而已。」说完像是安抚般摸了摸我的头顶:「老婆乖,不要担心我。」

我虚伪地笑了一下,又叮嘱了几句,借口切水果进了厨房。

我知道许熠之前并非出差,前天是李晴的生日,两人应该是约好了出去玩。现在一想到两人在一起的画面,我的心已然平静了许多。

许熠依旧坐在客厅愁眉苦脸,我进了卧室,从床头柜最下拿出一支手机,微信还停留在我把许熠和李晴约会的照片发给许熠的领导的页面。

我跟他的领导说,如果不把李晴开除,我会把事情闹大。我想,商人都会权衡利弊,更何况李晴个人能力只能算得上一般。

客厅外,许熠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听见他故意放轻的脚步声向卫生间挪去。

我偷偷跟了过去,果不其然,李晴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

「也是我太不小心,不过我不后悔,为了你我失去什么都可以,只要别影响你,我什么都不怕。」

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以为李晴会歇斯底里朝许熠发火,显然,她的道行比我想象中要高得多,但这不重要,她越是体贴,许熠就越是愧疚,就越会自我折磨,而让许熠每日都过得煎熬才是我的最终目的。

许熠今晚又来了主卧,听到声响我佯装惊醒,见他进来后,把身边的地方让出来了些。

「我是不是把你吵醒了?」他与我说话时,虽然少了几分真心实意,但态度一直是不错的。

我忙摇头,想了想,说:「这两天如果你有空,我们回家看看?爸妈前几天还跟我说想我们了,我看你最近心情不太好,应该外出散散心。」

许熠紧紧抿着唇,眼底满是复杂,似是有千言万语要跟我说,我只当没看见。

许熠的父母最会做表面功夫,平时见到我时一口一个女儿,但我知道那喜爱全是假象。

我与许熠之前并非没闹过别扭,那会许母恨不能纠集全家族来指责我,口口声声说她的儿子有多优秀,犯错也是我的原因,甚至背后告诉许熠,谈彩礼时如果能不给就尽量不给,给了也要我家多还些嫁妆。

这也是我想报复许熠的原因,他们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或许是最近的压力实在太大,许熠第二天下班就给了我答复。

「老婆,我跟公司请了几天假,我们现在就回家看看吧,先回你家还是先回我家?」

「你家吧。」

既然李晴都能如此高风亮节,我也必须要更体贴才行。

我们的老家距离我们现在的住处车程一个多小时。我们没有事先跟家里打招呼,主要是许熠想给父母一个惊喜。

果不其然,看见我们之后,许母紧紧握着许熠的手激动地说话都结结巴巴。

「儿子,你,你怎么瘦成这样?工作压力是不是很大?」说完又看了我一眼:「小韩没有照顾好你吗?」说到最后她开始阴阳怪气,「不是说辞了工作让你养吗?怎么把你照顾成这样?」

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但是许母还是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我看出许熠有话要跟父母说,在他父母的冷脸下故意慢条斯理吃完饭,然后把碗筷一推,说:「我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了。」

当然,进屋之后,我的耳朵没闲着,他们家是两居室,许熠上班后,他的房间被改成了杂物间,所以一家人说话只能在客厅。

我背对着门口躺着,察觉到背后有人悄悄推开房门,而后站了一会儿,又悄悄离开。

下一瞬,外面传来许母有些刻薄的声音:「要不是看她家里有几个臭钱我会让我儿子跟她结婚?一天天好吃懒做,吃我儿子用我儿子的,竟然还把我儿子照顾成这样。」

许父忙说:「你小点声 ,别让她听见了。」

我嗤笑。

下一瞬,听见许熠刻意压低的声音:「妈,我不想结婚了。」

6、

客厅安静了一瞬,许母再说话时,语气满是怀疑:「她又惹你生气了?当初我就说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你不是要死要活非要她吗?」她显然也被惊到了:「再说该通知的我都通知了,有的礼金我都收了,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而且她爸马上升职了,对你日后有帮助的。」

许熠不说话了。

许父接过话茬:「你是什么原因不想结婚了?当初这条路不是你自己选的吗?」

许熠这会像是被人碾在脚底的弹簧,触底反弹时有着爆炸性伤害。

「我不爱她了!」他低吼出声,想来是还剩一丝理智,他语气隐忍,「我爱上别人了,行了吗?」

当我亲耳听到他说不爱我时,我竟不觉得难过,想到我即将解脱,不用再当演员,我反而松了口气。

客厅静了许久,许母重复了一遍许熠的话:「你爱上别人了?那人比韩敏家世还好?」

许熠沉默。

许母又说:「我不管你爱上谁了,这婚你们现在不能离,你俩都登完记了,你这时候离婚她勒索你怎么办?」

许父应了一声:「你爱谁是你的事,别让小韩知道随便你怎么搞,不要把事情传出去就好,我可丢不起那人。」

我越听越想笑,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一家三口一个比一个无耻。

许熠一夜都没有进房间。我早上起来时,只有许母在阳台晾着衣服,见我起来了,她堆起一脸虚伪的笑,眼底的不满虽然藏得很深,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女儿起来了?妈妈已经把饭坐好了,你快去吃吧。」

我应了一声,维持住了这虚假的温馨时刻。

我吃饭的时候,许熠给我发了一条微信。

「老婆,晚上我跟老驴他们吃饭,我们哥几个好久没聚了,明天咱们再回妈家。」

老驴叫吕志和,是我们的大学同学。

我家离许熠家并不远,我决定自己先回家。

他一整天都没有消息,我也不想再把注意力过多放在他身上。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看朋友圈,一刷新毫无预兆地看到吕志和刚发的一条动态。

那是一张极具烟火气的照片,六个人围坐桌前,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就连很久没笑过的许熠眼角都挂着淡淡笑意。

六个人我都认识,在场的唯一一个女性——李晴,笑着坐在许熠身边,两人虽然没有肢体接触,但是许熠的身体是朝着她倾斜的,我正要放大照片仔细看,却被提示对方已经把动态删除。

很快,许熠打了个电话过来。

他那边的背景音很安静,丝毫不像是聚会的模样。

「老婆,在干什么呢?」他问。

我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在洗漱,准备休息了。」

许熠又问:「没玩手机啊?」

「没有啊。」我笑了一下:「你吃完饭了?」

「嗯。」他应了一声:「我刚到家,去洗个澡,睡了。」

放下电话,鬼使神差地,我决定开车去新房看看。

临行前,我又给许熠发了条微信,我告诉他我好像生病了,他没有理我。

7、

我在新房楼下守着,此时我心里还不争气抱有一丝希望,我觉得到底是十多年的情分,许熠再怎么过分也不至于把小三带到我一点一点打造出来的小窝里去。

我正想着,忽然,一道车灯从小区门口照射而来,而后在我车前不远处缓缓停下,车上随即走下一男一女。

呼市早晚的气温还是偏凉,尤其是深夜,我看见许熠下车之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李晴的肩头。

「累」这个字我已经说腻了,我甚至连去吵闹的力气都没有,虽然不太厚道,但我还是给江淮打了电话。

很快,另一辆车从小区门口驶来。

是江淮。

这会他倒是没有再穿西装,只是简单地卫衣加牛仔裤,终于能让人看出一丝年轻人的气息。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楼道里。

我在楼下守着。

不多时,看见我婚房的灯忽然亮了起来,紧接着,震天的嘈杂声点亮楼道的声控灯。我看见越来越多的住户开了灯,楼道里也是人影绰绰。

我趁乱上了楼。看见我婚房的门大开着,江淮站在门口看着屋里神情慌乱地那对狗男女。

李晴脸上的潮红依然没有散去,头发也没有了往日的利落,再看许熠,他脖子处有吻痕,嘴上还有残留的口红印。

这副场面不用多说,大家都是过来人,懂得都懂。

「噫,这不是老许家的大小子嘛,那个女人好像不是老许的儿媳妇呀。」

许熠面上滑过一丝难堪。他冷着脸想去关门,江淮挡着,说:「现在跟你非法同居的是我的妻子,她或许还没告诉你已经跟我举行过婚礼的事?」

许熠的面色由白转黑, 看着大家举着的手机,他仍坚持说:「我们只是普通同事关系,你们没有证据。」

我以前还真没发现他如此死鸭子嘴硬。

李晴的脸面也有些挂不住,她说:「不过是举办了婚礼,我又没跟你领证,而且我们已经分手了。」

江淮挑眉:「现在的问题是,你介入了别人受法律保护的关系中,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江淮话音刚落,不知道从哪冲出来一个姑娘,上去照着李晴的脸左右开弓就是两巴掌。许熠下意识把人护在怀里。围观的群众拍照拍得更起劲了。我也跟着凑了回热闹,把两人相拥的瞬间定格成永恒,然后又趁乱离开。

我在楼下等着江淮。

大约十分钟左右,我看人群逐渐散去,江淮慢悠悠下了楼,他原本想上车,后来顿了顿,转而向我走来。

看来是刚才来时就发现我在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

他走到我车前,敲了敲窗,「你现在离婚和典礼过后离婚所获得的赔偿金额是一样的。」他从专业角度给了我建议。

我知道他是好意,毕竟只是领证过后离婚的话,对我造成的伤害能小些。

我摇头:「婚礼一定要如期举行。」

典礼当天许熠和李晴的领导和同事都会来,许家人也都在场,能当面侮辱许熠和李晴的机会只有这一次,他们带给我的伤害我必然要千倍百倍奉还。

说完我才意识到江淮也是受害者,聘请他作为我的律师,对他又何尝不是一种残忍,我不由看了他一眼。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自我感觉还不错。」读懂了我视线的含义,江淮笑了一下,面部线条柔和不少:「说起来我还应该谢谢你。」他说着站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了,如果有什么需要,你随时联系我。」

他上车之后,刚才趁乱抽了李晴两巴掌的小姑娘从暗处蹦蹦跳跳跑了出来,嘴里说着:「太爽了哥,我可是替你出了口恶气。」然后一溜烟上了车。

原来姑娘竟是江淮的妹妹。

我们的婚房在老房区,这一片住的都是许熠父母的同事。我隔天特意去小区转了转,不知道他们家采取了什么措施,大家认出我之后,愣是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许熠出轨的事的。

我咂舌,这样的人家, 真是令人发指。

随着婚期将近,许熠脸上的笑越来越少,至于陪我的时间,比他的笑还要少,看着他日渐消瘦的脸,我心情好了不少。

「明天约好了去试婚纱,你有空吗?」

中午的时候我给许熠打了个电话。

不等他说话,我听到李晴的声音率先传来。

「许熠,是韩敏吗?」

「老婆,手机开了免提。」许熠忙解释:「我们正在开会,一会我给你回话好吗?」

我深吸了几口气,语气含笑:「刚才那是李姐吗?我这几天正好想问问她,她方不方便做我的伴娘呢,你也知道,我身边的人都结婚了,李姐好像还是单身?」

电话那边彻底安静了,或许连李晴都没想到我会有此一举。

「她不……」许熠本能想拒绝。

「好啊。」李晴应承了下来。

就此,我与李晴莫名其妙成了朋友。

我去试婚纱,她细心地帮我整理着带子,轻声说:「韩敏,我觉得我们的口味挺像的,你所有的东西我都喜欢。」她笑看着我,这话倒说得由衷。

我从镜子里看她一眼:「你笑得真好看。」

我去婚礼现场彩排她也陪伴在我身边。

我站在台下,看着她和许熠相对站在台上找着合适的递婚戒的身位。

李晴看着许熠的视线里满是深情,许熠则是视线闪躲,想移开眼,最后却又被李晴吸引过去。

我冷笑出声,这会是他们后半生最后一刻宁静。

转眼婚礼已至。

我早早起床,按流程进行着所有环节。身边不停有人向我道喜,想到一会的场面,我倒是发自内心的觉得高兴。

忙了一上午,中午时分我终于到达婚礼现场。

此时厅内已是宾朋满座,舞台正中间的荧幕上,循环播放着我与许熠的婚纱照。

我站在门口处,静静看着屋里的一切。

随着灯光的骤暗,荧幕中画风一转,婚纱照变成了许熠和李晴约会以及开房的照片。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连司仪都愣住了。

许父许母像疯了一样去关投影仪的开关。

许熠整个人僵在舞台侧面,像是傀儡。

照片播放完毕后,摄像机忽然对准了我身边李晴的脸,下一秒,音响里传来她与许熠欢爱时忘我的叫喊声。

许母急火攻心,当场便晕了过去。

我看见许熠的领导黑脸拂袖而去,只剩他目光空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在众人忽然炸起的讨论声中,我悄然离场。

我们这场称得上荒谬的婚礼在 120 独特的鸣笛声中结束。

我没有再见许家人,只是委托了江淮替我处理相关事宜。过程江淮没有多说,我只知道我得到的赔偿几乎是许家的全部家当。

再见到许熠,是我们去民政局离婚的那天,不过是月余没见,他胡子拉碴,哪里还有当初风度翩翩的模样。看见我之后,他像是疯了一般朝我冲过来。

「老婆,你听我解释。」

我避开他的触碰,一脸厌恶。

他傻傻站在原地,目光好像比婚礼现场还呆滞。

从民政局出来,他依然想来纠缠。

「我跟李晴已经分手了,老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听说婚礼当天的事上了报纸,在网上也渐渐发酵,李晴被网暴甚至被人肉,患了重度抑郁症,这会正在精神病院治疗。

我皱眉,绕过许熠想打车。

忽然,一辆黑色 SUV 停在我面前。

车窗摇下,露出江淮坚毅的脸,「上车。」

我毫不犹豫地的打开车门,把呆愣的许熠扔在原地。

后视镜里,我看到许熠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再看不见,就像我跟他的爱情。

我收回视线,抬头时不期然撞上江淮略显担心的眼。

我笑了一下,「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自我感觉还不错。」

江淮先是一愣,随即大笑开来。

我一直以为,不幸都是暂时的,背信弃义之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

世上众人皆是。

□ 知我

渣男 2 号

多少男人离婚时在民政局哭? - 知我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