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人性可以低劣到什么程度?

2021年8月30日

两年前的一个酒席上,有个大哥一个劲地夸我老婆漂亮,还借着酒劲说要喝交杯酒。他们说这是夫人外交,一杯一个工程。

我心里却极度不是滋味,吃完了饭,大哥忽然把我叫到一边,说:「一晚,就一晚!只要你答应,我给你两百万!」

记得那天是我发小搭的人脉,帮我引荐本市大哥级人物。

我高兴极了,约了几个工程公司的好友摆下酒宴。

大家都夸我新婚的老婆漂亮,夸我太有福气了。

我让老婆去给他敬酒,他直勾勾地看着我老婆,借着酒劲说要喝交杯酒。

像我们这样做工程的都是粗人,推杯换盏地喝高了,为了拍赵大明的马屁个个都在起哄。

他们说夫人外交,一杯一个工程。

我老婆为了我,只能和他喝了个交杯酒。

我在一边陪笑,心里却极度不是滋味。

甚至有点懊恼把老婆带出来了。

吃完了饭,赵大明忽然把我叫到一边。

他从手提箱里拿出厚厚的一叠钱,然后,一叠又一叠。

铺满了整个桌子。

看着这足有上百万的现金,我傻眼了,问他这是做什么。

赵大明说只要我和我老婆离婚,这一百万就给我。

还有我想要的那个工程,都会交给我。

我心中狂震,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为什么让我离婚?」

怎么如此荒谬?

我真是一头雾水。

赵大明居高临下斜视我,翘着二郎腿说我老婆和他的初恋长得很像。

他一直遗憾没有和初恋在一起。

「只要你放手,我包你这辈子吃香喝辣。」

他说着,像是施舍。

我顿时火冒三丈,猛地一拍桌子走人。

我老婆长得像他初恋,他就要横刀夺爱让我退出?

如果不是忌惮他的身份背景,我早就一拳干在他脸上。

赵大明见我不答应,抓着我说再加钱。

我用力地把他的手甩开,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一晚,就一晚!」

「只要你答应,我给你两百万!」

他在我身后叫着。

我眼珠子都红了,拎起边上的板凳,就往他头上砸去。

朋友们都惊动了,不少人冲过来把我抱住。

有人问赵大明怎么回事,这家伙竟然倒打一耙,说我老婆勾引他。

他说刚才敬酒的时候,我老婆用眼神撩拨他,还用手指头勾他的手!

2

我暴怒,三四个小年轻都拉不住我。

我老婆也吓懵了,脸色惨白,一直说她没有。

而边上朋友们却不相信。

他们说赵总那么有钱,我老婆肯定是看上他的钱了。

还有人骂我老婆水性杨花。

我死党也不知道该相信谁,愣在那里。

见所有人都不相信,我老婆气得大哭,差点要跳楼以死明志。

我护着妻子,对着朋友们说赵大明刚才给我一百万要让我离婚。

他看上了我老婆。

可他们还是不信,有人说如果真给一百万,谁会不答应。

甚至有人说女人如衣服,让赵总穿一下又怎么样。

还说我是做工程的,得罪赵总,在这市里都混不下去。

赵大明被一群人捧着,气焰更加嚣张。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拉着老婆离开。

背后,传来赵大明的叫骂声。

他说会让我后悔生在这世上。

我老婆一直哭,眼睛都哭肿了。

到了晚上,甚至发起了高烧住进了医院。

我知道,她是个纯洁的女人,现在却被一群所谓的朋友诬蔑水性杨花,勾引男人。

她怎么受得了。

我死党找到我,有些忧心忡忡。

他说赵大明在市里可是大哥级的人物,背后靠山硬,谁都不敢惹。

资产起码几个亿,上百人跟着他混饭吃。

让我小心一点。

我哧之以鼻。

有钱了不起?

上百个手下了不起?

我总不能把我的老婆送到他床上去吧?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要是真敢打我老婆主意,我就和他玩命!

3

赵大明的报复很快来了。

原本几个准备给我工程的项目经理,不约而同地电话通知我。

他们打着官腔,说我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工程不给我了。

我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赵大明铁定是和他们说了什么。

他要断我的后路。

我虽然愤怒,但也预料到这样的结果。

我想忍气吞声休息几个月,赵大明也许就把我忘了。

可我没想到的是,他对我的仇恨远远超出了我的意料。

我有个做工程的微信群。

这天我打开微信一看,满篇不堪入目的脏话,甚至还有语音。

不少捧赵大明臭脚的公司老板都在骂我。

「连赵总都敢得罪,本市你是混不下去了,早点改行吧!」

「那小子的老婆我见过,长得也不怎么样,还勾引赵总。」

「搞不好就是那小子叫老婆来勾搭赵总的,诬蔑赵总看上他老婆!」

我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这该死的赵大明颠倒黑白,真不是个东西!

还没等我回过神,赵大明便在群里说话了,他竟然成了群主。

「以后谁要是和他做生意,别怪我赵大明不给面子!」

然后,他直接把我踢出了群。

我气得青筋直跳,却无可奈何。

罢了,了不起不做工程,我有手有脚做什么不行?

赵大明再只手遮天,还能让我活不下去?

我不信!

4

病床上的妻子泪眼朦胧地看着我。

我心疼地安慰她,等她沉沉睡去才离开医院。

手头上刚做完了一个工程,我要去结款,拿到钱我就不干了。

可没想到,该给的工程款那边压着不给,说我工程不合格,还要全部返工!

我手脚冰凉,浑身的血都往脑袋里冲。

这个工程我全部的身家都压上去了,不给钱我就要破产。

我怎么养活妻儿,怎么向手下几十号兄弟交待?

项目经理看了看我,委婉地说去和赵大明道个歉,这款项很快就可以下来。

原来是他搞的鬼!

我脑袋里嗡地一声,愤怒在我心头燃烧。

我抓起边上一把铁锹就想冲出去找赵大明算帐。

几个工友连忙拉住了我,劝我不要冲动。

他们说赵大明有权有势,惹不起。

何况他手下人多,我一个人过去就是送死,连赵大明一根汗毛都伤不到。

我只能忍下了这口气,扔掉了铁锹。

电话响了起来,是我妈打来的。

她焦急地说我爸被人开车撞进了医院,正在手术。

5

我吓了一跳,连忙往医院跑。

我妈又惊又怕,哭得不行,拉着我手问我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什么人。

我心里咯噔一声。

她说那车子就是故意冲我爸去的,撞了我爸之后飞快逃走。

还特意找的是没有监控的小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一片苦涩。

我知道,这又是赵大明干的。

他要让我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他要我知难而退将老婆双手奉上。

他要逼死我!

好在我爸身体一直都很强健,这场车祸只是撞断了一条腿。

医生说估计以后走路都会不方便。

我看着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的老爸,又想着同样在医院的老婆。

头一次,我知道权势两个字怎么写。

压得人喘不过气,如同重重的山。

我心里升起一阵无力感。

6

我没有去找赵大明,我低不下头。

发动关系,我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项目经理答应放款。

那天我兴冲冲地跑了过去,等着项目经理过来。

可等了半天,却是等来了赵大明。

「听说你最近很不顺啊,老婆住院,老爸也住院,还拿不到钱?」

他对我笑。

我能感觉,他的眼神很是轻蔑。

仿佛随便使了点花招,我便招架不住。

我没吭声,只是死死地盯着他。

他坐在沙发上,手下给他倒茶递烟,而他吞云吐雾地对我笑:「以前我和你说的,依然有效。」

「滚!」

我暴怒!

「好,那我陪你玩,你会知道你根本和我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碾死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他扔下烟,哈哈大笑地走了。

根本没把我当一回事。

7

老婆的病终于好了,我接她出院。

现在的她瘦得仿佛一阵风就会吹走。

她虽然才刚刚康复,但强撑着和我去看我爸。

她很贤惠,很单纯。

嫁给了我就是认定了我。

撞我爸的司机还没找到,我心里清楚但没有和家人说一个字。

我是男人。

所有的事我一个人扛就好,和他们说他们会担心的。

看望了老爸,我们一起回家。

老婆说想吃些水果,我把车停在街边的水果摊前,让她去买。

几个染着头发,纹着大花臂,流里流气的男人靠了过去,调戏我老婆。

我连忙下车,挡在我老婆面前。

那几个男人对我污言秽语地骂,挽起袖子要动手。

一个黄头发的家伙骂得特别凶,特别难听。

我直接一拳干倒了黄头发。

这一拳仿佛把最近所有的气都撒了出去。

黄头发应声而倒,昏迷过去。

我心里隐隐不安,觉得哪里不对劲。

很快,警察来了。

8

黄头发别看样子挺凶,实际弱不禁风。

他被我一拳干出了轻微脑震荡。

打了人,我被拘留十五天。

头两天,我担心妻子,更是心中满是仇恨。

恨不得砸开这铁窗逃出去,和赵大明拼个你死我活。

警察都很同情我,说那几个是出了名的二流子,坏事做尽。

为什么黄头发他们只是骂人,就是为了激我动手。

他们不用担责任。

还教我以后别这么冲动。

因为……

法不容情!

我知道,这几个家伙也是赵大明派来的,就是要阴我。

我已经上过一次当了,再不会如此任性妄为。

我也知道,与赵大明的战争已经开打,只有一方认输投降才能结束。

他是一座高山,横在我的面前。

带给我无穷的压力。

9

妻子过来看我,只过去了十天,她便瘦了一大圈。

一看到我,她就哭,眼睛都哭得红肿。

我笑了,劝她再这么哭下去就不漂亮了。

她还是哭,一边摇头一边说她现在希望自己不漂亮,免得给我找麻烦。

我隔着玻璃看着妻子。

伸手。

我想摸摸她的脸。

但触手的却是一片冰冷。

妻子温柔地把脸靠在玻璃上,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她想给我哪怕一丝丝的温暖。

千言万语,却只是化为泪水晶莹。

她需要我,需要我的保护。

「你放心,你先回娘家,我会收拾一切。」

我温柔地抚慰。

知夫莫如妻,她立刻便感觉到了什么。

「不要再惹他了,我们走吧,去另一个城市生活。」

妻子哽咽着,她不想我再为了她而陷入危险之中。

惹不起躲得起,赵大明再厉害,换个城市他也鞭长莫及。

我不说话……

因为我已经有了计划。

10

在拘留所,我想明白了一切。

拼命,暴力,不能解决我面临的问题。

我不能再进去,被囚禁的我爪牙再利,也保护不了妻儿。

我所做的一切都必须让我安全。

为了夺走我老婆,他让我几近破产,把我爸的腿撞断,让我身陷囹圄!

我要复仇!

我会用最恶毒的方法,让他倾家荡产,一无所有!

让他这座高山,在我眼前崩塌!

11

「你可以出去了。」

警察对我说着。

我回头,看向拘留室里刚进来的一个人。

他胡子拉茬满脸横肉,笑起来很凶很可怕。

他对我摆了摆手,说出去以后,再也不要进来了。

我点点头。

出了拘留室,我来不及看看自由的天空有多么壮丽。

我展开了行动。

……

人生在世,总有几个可以一辈子亲近的人。

他是我师傅,也是他带我入行。

我和赵大明的事他也知道,几次和我说要从中斡旋,化解恩怨。

赵大明阴险毒辣,怕连累师傅,所以都是说算了算了。

只不过我和师傅都没想到,这事能闹到派人撞断我父亲的腿,还把我坑进拘留所。

我也算是逼上梁山,必须要让师傅帮我。

我说,最近传闻省城有个很大的安置房工程,赵大明如同极为逐利的苍蝇,他已经放出话来,必定拿下。

师傅愣了,但他很快便明白过来。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赵大明以往为了抢到工程,报价总是极低,屡屡中标。

这次,肯定也不例外。

而赵大明的工程公司为了挣钱,出了名的偷工减料以次充好。

以前出过好几次事故,都被他用各种关系压了下来。

师傅问我,是不是要收集证据,反戈一击。

「确实如此……」我淡淡一笑。

「就算他中标,我们收集好了证据,那谁来做赵大明的定罪之人?」

师傅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就算是知道内幕,又能如何?

「我不行,但有人可以。我自有办法」

我给师傅敬了一杯酒。

师傅认真地看了看我,端起酒杯与我干了一杯。

他说,到时候会安排人到赵大明的工地上去,收集证据。

这一次,他会帮我,让赵大明身败名裂,倾家荡产!

打掉赵大明,会有多少工程旁落他人。

当他倒下去,所有的圈内人都会放鞭炮庆祝。

成年人的世界,除了友谊,亲情,也要有利益,有动机……

12

省城大型的安置房工程,如期举行。

赵大明使出浑身解数,要拿下这个香饽饽。

竞标厅里,我坐在角落,看着他最后中标。

他报出其它工程公司都不敢报的低价,这是他一惯的手法。

无数的掌声和欢呼向他涌去。

他张狂大笑,仿佛看到金山银海向他涌来。

无数人的恭维让他飘飘欲仙,大摆酒宴庆祝。

所有人都以为赵大明走了狗屎运,拿下了这么大个工程,必然会更上一层楼。

还有人告诉我,在我被踢出去的那个微信群里。

上万块的红包他一连发了三个。

数不清的人拍他的马屁,喊着赵总牛逼。

可谓是人生得意须尽欢。

只有我在一边默默地看着。

这样香到不行的饵,哪怕他知道是个陷阱,也会毫不犹豫地踩进来。

我并没有做任何事,是他自己给自己挖坑掘墓。

我眼看着他起高楼,我也眼看着他宴宾朋。

很快,我会亲眼看着他。

楼塌了……

13

赵大明在安置房工地上意气风发,大兴土木的第二天,我便去了城建局。

他是我的大学室友,在大学里和我关系最好,如同兄弟一般。

他刚刚从其它省高升过来,到城建局不到半个月。

负责的方向是稽查。

我和师傅所说的,给赵大明定罪之人,就是我这位关键至极的朋友。

当然,光是兄弟情谊并不能让别人为我担风险。

毕竟赵大明根深蒂固人脉众多。

万一被他反咬一口,前途都有可能动荡。

但,这也是一场大功劳。

这是一场牵涉到十数亿资金,上万人生命安全的功劳。

只要扳倒赵大明,主事之人必然会得到上面的重视,很有可能再上一步。

我想,于情于理,他都会帮我。

他一看到我,非常高兴,拉着我要下馆子。

我苦笑:「兄弟,如果不是遇到生死攸关的事情,我不会来找你。」

他愣了,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把赵大明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啪!」

他猛地拍响桌子,愤怒至极。

他问我,要他怎么帮忙。

我很感谢他,大学时的兄弟情谊他没有忘。

可我也不能让他违反原则。

我把赵大明一向低价中标,然后偷工减料以次充好来博取利润的事情告诉了他。

而且,我说会收集好一切证据,这次省城安置房工程必然抓出赵大明的马脚。

只要他到时候秉公处理,便能为社会去除掉一匹遗祸无穷的害群之马。

他没有任何迟疑,直接便说他的工作就是稽查,必然会一切都按规章制度来。

同学书香门弟家境级为优渥,赵大明就算是狗急跳墙用贿赂的手段,我相信他也绝不可能接受。

但同学毫不迟疑的态度,让我无比感动。

这件事风险太大了,可如果成了,功劳也是巨大。

足以平步青云。

我以茶带酒,敬了他一杯。

我说如果失败,我一个人扛,绝不会连累你。

分开时,我朋友忽然叫住了我。

「你的计划还不完美,真正要扳倒赵大明,还需要一个人。」

我愣了,问这人是谁。

他笑了,说了个名字……

14

让我没想到的是,嚣张跋扈的赵大明,竟然是个上门女婿。

别看赵大明现在秃丑油腻,满脸横肉。

听说他年轻时很帅,早在大学时,他便心机无数。

甩掉初恋女友,追求他老婆足有三年,费尽心思。

甚至为了她不惜入赘,放弃一切。

他老婆以为遇到了真爱,感动无比。

便选择了除了有点帅,其它一无是处的赵大明。

娶了他老婆,靠着丈人家的势力,赵大明在十几年之前就发家致富,一步步登上本市大佬的位子。

他的老婆叫白萍。

咖啡馆内,她坐在最隐避的角落。

一身白色的长裙,气质高雅又动人。

虽然快四十了,但她保养的就像二十八九,极为漂亮。

我看到她,心里更是吐槽赵大明那个贱男人。

一个上门女婿,靠着老婆才有现在的一切。

而且家中有这么美的女人,还出去沾花惹草?

娶了一个女人,就要一生一世地对她好。

这一点都做不到,还算什么男人?

我坐到她的面前。

她的柳叶眉微微一皱,疑惑地看向我。

我猜她一定是想咖啡馆里这么多空位,为什么还要和她拼桌。

「我有些你老公的事要告诉你。」我低声说着。

视频,语音,这些证据都是我通过师傅按排的人,在赵大明寻欢作乐时偷偷录下来的。

她看着,秀美的脸上充满了惊愕,愤怒。

15

「他……他是因为我才有现在的地位,他怎么敢这样!」

白萍说着,脸色铁青,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地在发抖。

甚至,听到视频中赵大明说家里那个黄脸婆哪有小姑娘嫩的时候……

她气得直掉眼泪。

赵大明平时在她面前,乖的如同没牙的老虎。

他隐藏地很好,平时都是老老实实,偶尔晚上出去也是时不时地和她视频,发消息。

可白萍怎么也没想到,白天一样可以花天酒地。

她也以为给了他富足的生活,高高在上的地位,他就会全心全意地爱她。

听来的风言风语,白萍总是出于夫妻间的信任,没有理会。

但现在铁证如山,她才知道自己一片芳心都喂了狗。

被他蒙骗了如此之久……

我看着沉浸在无尽痛苦的她,心里也有些不忍。

「现在看清他的真面目,也不晚。」我劝着。

她好不容易止了泪,看向我。

「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拿这些给我看?」

「我想以前也会有人知道这些事,但……可能他们都怕赵大明的报复……」

「你就不怕?」

她问。

我叹了口气,将所有的事都说了个清楚。

「赵大明动动手指就能让你人间蒸发,为了老婆,你觉得值吗?」

「用老婆换来荣华富贵,再娶一个不就行了?」

她有些怀疑地问我。

诚然,面对生路断绝与荣华富贵这两条路,很多男人会毫不迟疑地选荣华富贵。

但我不会。

我看着她,说我觉得值,如果你觉得不值,那你真的很可悲……

「你是个好男人,为了老婆命都不要了……」

白萍眼眸通红地看着我。

那一个值字,让白萍的眼眸中有些说不清的味道。

或许是有着强烈的对比,她更加悲伤,整个人仿佛都失去了生气。

「跟我走。」

她起身。

我疑惑,看向她。

「今天,你把我灌醉了,我就帮你!」

看着满是泪痕的她,我也没了办法……

16

陪着白萍喝了一夜,我自己都不知道喝了多少瓶啤酒红酒。

我只知道白萍喝的走路都打晃。

她扶着墙,一直吐。

我当然不能把她扔在深夜的大街上,叫了个代驾。

我问她,去哪家酒店休息。

她苍白着脸,说不习惯在酒店住,一定要回家。

我也没多想,叫代驾向白萍家开去。

她住在郊外的别墅,装修得极为豪华。

我扶着她进去,她浑身无力,整个人都是瘫在我怀里。

淡淡的幽香,不停地向我漫延。

我该走了,我对她说。

她却猛地拉住我,忽然张开嘴……

17

「呕……」

她吐了我一身。

我也真是无语至极。

「对不起,你去洗洗吧,我让阿姨帮你把衣服洗了,烫干。」

她楚楚可怜地对我说。

我没办法,总不能带着这一身呕吐物出去吧,便只能答应。

可让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

当我洗干净了,穿着一件崭新的浴袍走到大厅的时候……

赵大明就坐在沙发上!

18

看到我理着未干的头发,穿着浴袍,赵大明腾地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几乎疯了!

他的眼睛冒着火,狠狠地盯着我,气得浑身发抖。

「你怎么在我家!」

「白萍,你这个贱女人,竟然给我戴绿帽子!」

他歇斯底里地大叫着,拼命地砸着东西。

白萍踩着高跟鞋出来了,现在的她盘起发丝,气势凌厉。

一双眸子如同黑色的珍珠,散发出极为冰冷而高贵的气息。

十足十的冷艳女总裁。

19

当女人认真起来,还真没男人什么事了。

白萍一出现,刚才还气焰滔天的赵大明瞬间便哑了火。

他畏惧地缩起了脖子,不敢与白萍眼神相对。

「像他这样的年轻人,不比你这个中年老男人好?」

白萍冷笑,挽起了我的胳膊。

小鸟依人。

赵大明眼眸冒火,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的一切都是白萍带来的。

地位,权势,名利……

白萍冷哼一声,对我温柔地说道:「你回去吧,今天我累了。」

「电话不要关机哦!」

我还在错谔,她却在我脸上轻轻一吻,翩然而去。

他给她带来的痛苦,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看得出来,她的撕心裂肺,终于好了一些。

20

赵大明恶狠狠地盯着我,恨不得把我当场生吞活剥。

但他不敢。

白萍,让我如同有免死金牌加身。

他没胆量挑战白萍的权威。

「老子看上你老婆,你就先上我老婆?」

他质问我,整个人都像是在抽风箱似地喘息着。

脸上青筋直爆。

我本想说和白萍根本没有什么,但话到嘴边……

只要看到赵大明愤怒痛苦,绝望又狂暴的模样……

我心里就特别地爽。

「惦记别人的妻女,妻女必被别人惦记,这句老话,你没听过吗?」

我慢条斯理地说着,系了系身上的浴袍。

他破口大骂,甚至想冲上来动手。

可看到我身强力健,他这四十多岁的中年老男人哪敢真和我拼命。

「你给我等着!」

我看到他哭了,一边哭一边叫,然后跑出别墅。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21

回到家,脸上似乎还有些白萍的气息。

我知道她其实柔肠寸断,只是为了气赵大明,故意如此。

但我还是想到远方的娇妻,狠狠地用洗面脸洗了不下十把脸……

22

我犹豫着要不要和白萍再打个电话。

她一晚上都在装醉,按她所说,我没有完成任务。

真没想到她的酒量那么大。

微信忽然传来消息。

「今天真是抱歉,让你成为我报复的工具。」

是白萍发来的,这句话之后,还跟着一个哭泣的表情。

我知道她还在伤心。

一个善良单纯的女人被丈夫如此,用伤心欲绝来形容都不够。

「没事。」我回了两个字。

「他背叛了我,更是伤害了我……我会和他离婚。」

「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白萍如此冰雪聪明,我什么都没说,她便猜到我想要什么。

我看着微信消息,心中欣喜若狂。

报复计划的最后一环,终于完成了。

23

赵大明吃了个哑巴亏,却不敢把气撒到我和白萍身上。

他在拼了命地借钱,甚至借了不少高利贷。

为了省城的安置房工程。

数十栋 33 层的高层建筑,需要多大的资金量?

可以说是一车车的钞票往里面填。

但赵大明顾不得许多了,他将整个工程都转包到了自己的皮包工程公司,妄图吞下所有的利润。

所以,他不停地往里面投钱,垫资,一心想一口吃成个胖子。

哪怕他这吃独食的行为,引得无数人对他怀恨在心。

赵大明觉得只要做好了这个工程,他足以自立门户。

听说,他借了几个亿。

项目进行得很顺,赵大明愈发地嚣张跋扈。

虽然还不敢与白萍翻脸,但他已经搬出了别墅,公然与别的女人姘居。

但风云变化,往往就在一时。

一个商界大亨的崛起与跌落,往往快到让人不敢相信。

这天,省里的检查组突然来到工地。

为首的是一个不到三十的年轻领导。

而我就跟在他的身边。

赵大明看到我,脸色顿时就变了。

不过他是个老狐狸,立刻找到年轻领导又是派烟,又是请吃饭。

可那年轻领导理都不理。

我指挥着人马,在工地里四处检查。

赵大明脸色大变,他根本没想到一直都很顺的工程怎么突然有人来检查。

这一查,问题极为严重。

根据师傅派人收集的证据,我是一抓一个准!

12MM 的螺纹钢,他竟然用 10MM 的代替。

招标书上指定的水泥品牌,他全用更低价的替换。

「我是城建局稽查,现在你马上停工,等待处理!」

「偷工减料还能验收合格,政府的民生项目你也敢乱来,看来你能量不小,胆量也不小!」

年轻的领导一句话,工地彻底停摆!

赵大明汗如雨下。

他慌了。

为了这个项目,他足足垫资了超过五个亿。

如果停工,光是那些高利贷公司,都会把他活埋了。

他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我站在工地上,看着他焦头烂额的样子,紧紧握住了拳头。

这一系列的谋划,就是为了今天。

由于他的贪婪,也由于我的布置……

好好享受末日的到来吧。

我长呼一气,却发现几片落叶落在我的肩头。

抬头望去,已是深秋。

我无比地想念远在他乡的妻子。

24

让我都没有想到的是,仿佛人的气运一但飘走,祸事总是不会单行。

赵大明为了毁灭证据,晚上偷偷组织了几辆卡车溜进工地,准备运走劣质建材。

车队都不是专业的,组织性差。手忙脚乱地直接撞上了一根水泥柱。

而由于工程做的太差,这根承重柱一裂开,就让这栋楼塌了半边!

直接压死了四五个帮赵大明做事的工人。

这一下,事情闹得更大了!

现在可不是停工返工能解决的问题了。

这是重大的工程事故。

这是过失杀人!

我听到这样的事,心里异常愤怒。

但事已至此,把赵大明彻底扳倒才对得起那些无辜死去的人们。

赵大明急得求爹爹告奶奶,可现在的他如同瘟神一般,谁敢靠近?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

没有白萍,他往日的人脉关系,狐朋狗友,没有半点用处。

他还不死心。

他心急如焚,昏招频出,竟然带着百万现金去找领导。

当他亮出皮箱里的钱,露出陪笑的脸时……

他被直接赶了出去。

站在门外,他失魂落魄。

竟然没看到我出现在他身后。

「重大工程事故还敢贿赂政府官员,你罪加一等啊!」

我看着面前脸色惨白的赵大明。

他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在我面前消失。

看他的脸色,我知道他猜出了一切。

25

「他来了……」

视频里,白萍对我说着,并把手机对准门口。

我看着赵大明走进了别墅。

一个月不见,他更老了,走路都佝偻着。

看到白萍,他眼皮跳了跳。

但他再没有以前的狂妄。

扑通一声。

他跪倒在白萍的面前。

「老婆,求求你,不要和我离婚。」

「你不帮我,我就全完了啊!」

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着。

他说之前他是鬼迷心窍,和别的女人只是逢场作戏。

他说现在四面楚歌,眼看就要身败名裂,甚至入狱。

他把自己说地好惨。

他知道都是我做的,却不敢在白萍面前说我半点不对。

因为他也看到了桌上的手机,我正在视频中看着他下跪,看着他求饶。

从前我是蝼蚁,他是大山。

大山绝不可能匍匐在蝼蚁面前。

可现在他那无助后悔的眼神,我能明显地感觉到。

蝼蚁般的绝望。

而我才是山。

一座比他更年轻,更强健,更有男人味的大山。

压得他喘不过气。

26

我冷眼看着视频里的他。

当初那天他居高临下,要让我和老婆离婚时的他……

是何等地高高在上。

现在。

就何等地低三下四!

「离婚吧。」

白萍直接把离婚协议甩到他的面前。

赵大明满头是汗,一颗一颗地掉落。

整个人也控制不住地发抖。

缩在地上,像是见了猫的耗子。

「我明白了,这都是他的布置,都是他的安排,对不对?」

赵大明哑着嗓子,问白萍。

「不,这一切都是你的安排,你的布置!」

「是你想要夺走他人的妻子,是你触碰一个男人的逆鳞。」

「你永远不知道,为了保护所爱的人,他会迸发出多大的勇气。」

白萍冷冷地说着,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走了。

赵大明瘫倒在地。

他知道他完了。

我关掉了视频,给老婆打去电话。

天冷了,要多加些衣服。

27

从我开始决定报复,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精心地谋划,也得益于赵大明无比地配合。

他太过贪婪,安置房这样的大工程明明可以挣得盆满钵满,他还要更多。

他太过狂妄,伤了白萍的心还不够,搬出别墅与其它女人姘居更是让她彻底死了心。

他自视甚高,却不知道他的一切都来源于他妻子对他的爱。

当他亲手打碎了这份爱,一切保护都会烟消云散。

站得有多高,摔得就有多狠。

28

还没有等警察上门,高利贷公司便得到了风声。

借出去的钱打了水漂,那些敢玩高利贷的道上人物可不是吃干饭的。

赵大明原本富丽堂皇的公司被砸地一片稀烂。

他被十几号人打地断手断脚,躺在血泊里呻吟。

原本他一句话,就有无数人跑来献殷勤。

现在,他无助地在水泥地上抽搐着,头破血流。

身边没有一个人。

我站在他的面前,蹲下去,看着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

「需要帮忙吗?」我掏出电话,淡淡地说着。

「要……要……」他吐着血,口齿不清。

看向我的眼神,无尽地怨毒,却又无尽地卑微。

我拔打了 120,让医院派救护车过来救他。

他低下头,向我道谢。

「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我的安排,还没完呢。」

我在他耳边说着。

他浑身一抖,如同看到地狱一般地看着我。

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29

赵大明在医院养伤的时候,我经常去看他。

有时候,连一些群里那些对他溜须拍马的人,现在嗤之以鼻地嘲讽,加油添醋地漫骂。

城市虽大,做工程的圈子却小。

我热心地告诉他,他的光辉事迹是怎么被人们津津乐道,当成反面教材的。

我还会和他一起看法律条例,看看重大工程事故会判多少年。

再帮他算一算,以前他那些欺男霸女的龌龊事又会判多少年。

他每一次看到我,都会疯了一般地大喊大叫。

最后缩在墙边一边无助地哭,一边堵着耳朵求我不要再说了。

但我还是经常来。

现在只有我还念着他。

30

三个月后,赵大明断掉的手脚都好了,但他却站到了被告席上。

他被提起公诉。

工程重大事故罪,贿赂国家公职人员的行贿罪,过失致人死亡罪,以及以往的十几条罪名。

他被判了有期徒刑十五年。

所有资产全部充公。

好不容易养好伤的他站在被告席上,萎靡地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

倾家荡产身败名裂这两个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他。

当他被狱警带走时,我对他笑。

「还没完呢。」我说着。

他听到了我的话,瘫在地上不肯上警车,又哭又叫。

甚至,还不停地撒尿拉屎在自己身上。

满地打滚。

可他还是被架上了警车。

31

在监狱之中,赵大明被狠揍了一顿,乖乖给牢头当着小弟。

大哥要吃饭时,他屁颠屁颠地去端。

他放下了一切架子,再没有之前大老板的模样。

他满心都是仇恨,想熬过这漫长的十五年。

他觉得我可以报复,他一样可以。

我来到监狱。

却不是找赵大明,而是另一个人。

那个我在拘留所要出去时,和我说不要再进来的男人。

他是我小时候的邻居,从小就很能打。

虽然人长得很凶很恶,但他是个和我一样的男人。

「我老婆怎么样?」他看到我,抓着面前的栏杆,情绪激动地问我。

「手术很成功,已经换了肾,她的状态很好。」

我打开手机,将他老婆现在的样子,放给他看。

视频里重获新生的女人,对他温柔地笑,说会等他出来。

这一辈子都会等他。

他泪流满面,问我,花了多少钱。

我说一百多万。

他愣了,他知道我没有这么多钱。

「卖了房子而已。」我依然在笑。

他问我没了房子以后怎么生活。

我说,只要有她在。

才是生活。

就是生活。

房子不是。

他也笑了,对我重重地点头。

32

赵大明在牢中沉睡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不对劲。

他腾地爬起来,看着面前的这个陌生的男人。

颤抖着声音,他问男人想干什么。

而那男人只是朝他阴冷地一笑。

「赵大明,你敢杀我?!」

那男人说着,猛扑了过去。

手里一把磨得极尖极锐的牙刷,将赵大明的家伙事儿直接捅了个对穿。

血流如注。

赵大明惨叫连连,晕死过去。

地上两个圆圆的东西,被那男人一脚踩地稀烂。

啪唧的响声,像是鸡蛋被人踩碎。

那男人反手将牙刷塞进赵大明的手中,用力地捅在自己的身上,腿上。

鲜红的血流了一地。

外面的狱警闻声冲了过来,发现面前这恐怖的一幕。

「他疯了,他拿这东西想杀我!」

「我没办法才反手伤了他。」

那男人惊恐无助地叫着。

狱警问边上的囚犯,是不是这样。

所有人都指认是赵大明想杀那男人,两人互殴才闹成这样。

狱警将重伤的两人带走。

……

33

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格,这不算是最惨的。

狱中杀人,这是大案。

再也不能祸害女人的赵大明被再度重判,加刑二十年。

而且,被调往荒漠戈壁的重型犯监狱。

从此不见天日。

每当他累死累活地扛着石块,做着最重的活,被其它犯人打地死去活来的时候。

每当我看到他不成人样的照片。

我估计他夜深人静之时,一定会偷偷抹泪,回想之前的风光吧。

他一定会后悔。

如果他能在人间地狱般的苦窑中活着出来的话,也将是三十五年后了。

四十五岁,遍体鳞伤,整天挨打做最重体力活的他。

能活到八十吗?

这样恐怖的人生漫长仿佛没有尽头……

34

我原本有一套房子,几十万的积蓄。

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

房子卖了,为了邻居重病在身的妻子。

所有的钱都花光了,为了与赵大明永生永世不能见面。

我虽然一贫如洗,但我觉得这些钱花地值。

小人物,也有逆鳞。

小人物,也有扳倒大人物的勇气。

35

新的城市总是充满了新奇。

冬天的雪花落下来的时候,我带着大着肚子的妻子,和爸妈在公园散步。

腿已经好了大半的父亲,在母亲和妻子的陪伴下,在我身边慢慢地走着。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心情舒畅。

我搀着怀孕八个月的妻子,母亲搀着父亲。

而妻子又搀着母亲。

我们四人并肩而立,在大雪中看着美景,体会着这悠闲的生活。

手机忽然传来一条微信。

「之前我为什么要帮你,你知道吗?」

是白萍发来的。

我没有回复。

很快,她又发过来一条。

「你说起妻子时的模样,很像我两年前因为车祸去世的父亲。」

「对妻子,是那般地宠爱,那般地无所畏惧……」

「父亲在车祸的生死关头,将生的希望留给了母亲……」

「你像我父亲那样地伟大。」

看着微信,我不禁有些汗颜。

「永远爱她……」

「祝你们幸福……」

我本想回微信,妻子却在叫我。

「老公,快过来,我们和爸妈一起照张全家福吧!」

愿你也幸福。

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快步走了过去,抱住心爱的她。

也抱住我的父亲和母亲。

照片定格。

父母在笑。

我和她也在甜蜜的笑。

有家人的世界,才最美好。

有她的世界,才最美好。

--END

人性可以低劣到什么程度? - 红尘男女的回答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