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你有哪些一鸣惊人的操作?

2021年8月29日

25 年前,我被亲生父母扔掉;25 年后,他们找上门抢我的房子要我的车,我略使小技,把他们一家四口一锅端。

(提前声明:根据真实经历改编)

周一上班时,主任告诉我有个中年女人找我,现在正坐在接待室里。

我一头雾水地推开门,一个陌生女人出现在了眼前,起了毛球的黑毛衣、有些宽松的假透肉打底裤、玫红色亮面假皮衣、胸前还有一朵同样假皮的花朵。

这种风格穿着的人一般不在我的社交圈,我皱了皱眉头,茫然地将眼神投向主任。

「什么情况?」

主任无奈地看着我,比我更茫然。

一秒不到,一只布满皱纹的手就突然向我伸来,吓得我后腿了一步,因为我实在不习惯这种不懂保持社交距离的亲近。

她叫张彩环,据她说,她是我的「生身母亲」。

这个词用的,真的是很有年代感,也很有付出感了。

「巧儿啊,当初爸妈不小心把你弄丢了,那时候你才这么大。」

张彩环又开始哽咽,主任也不常见这样的阵仗,赶紧纸巾奉上。

「没想到现在都这么大了,也出息了。」

我没吭气,就只是静静地看着对面痛哭流涕的女人。

我自小便知道自己是领养的,是个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孩子。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很自卑,怀疑是我哪里不好才会被抛弃。

是我的养父母一遍一遍告诉我,能遇到我是他们的福气,所以把之前「巧儿」的名字改成了「巧遇」,养母还常常说巧遇跟我们多像,貌美如花的,才让我的自卑慢慢消退。

这时,先前不吭气的主任把我拉到了一边,悄声说道:

「巧遇,是不是骗子啊?」

看着对面女人的长相,我大概知道,应该不是骗子,张彩环八成就是我那亲妈。

但我并不想跟这个突然找上门的女人有任何牵扯,就顺着主任的话下坡,转头对张彩环说:

「我不认识您,您可以离开了。」

「别呀,巧儿,我是你的妈妈,你的亲妈,你要不信,我们,我们去验血。」

说罢,张彩环就扯着我的手准备往外走。

「不需要,您可以离开了。」

我立刻挣脱开她的拉扯,然后头也不回地回了办公室。

2

我以为在接待室里所表现的抗拒已经足够明显了,张彩环也会识时务地不再打扰我。

但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对我这个「遗失」多年的女儿如此不放弃。

第二天一早,当我拿着办公文件准备往公司跑时,刚打开门没两步,就被脚下的庞然大物绊了个结结实实。

我刚想开骂是谁把东西堆放在了我家门口,结果就听到耳边传来了耳熟的呻吟声。

「哎呦,我这胳膊啊。」

我僵硬地循声回过头,「生身母亲」竟然找上门了!

张彩环不知从哪儿淘来了一个破旧的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就躺在我的家门口。

「你怎么在这里?」

我特意退了一步,站得远远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被侵犯感。

张彩环一层一层的揭开身上的被子,扶着自己的老腰,委屈巴巴的说道:

「妈就是想来看看你。」

同层的邻居大早上都在进进出出,看着我家门口的情景,眼里露出了异样的目光。

「您也看了,现在可以回去了吗?」我有些烦躁,只想尽快将这尊大佛送走。

「我这不是没地方住吗,巧儿啊,妈只能来找你了。」

「我这也没地方住,您最好回到自己家去。」

张彩环一听我想要赶她离开,又开始哭哭啼啼。

「妈就想弥补一下这些年对你的亏欠,想照顾你。」

我看了一眼手表,马上就要迟到了,「我过得挺好,不需要弥补,我要去上班了。」

见我准备离开,张彩环有些着急,但还是低着脑袋,喏喏的说:「行,那你先去上班,我在这等你下班。」

这是铁了心不打算走了吗?

我不再说话,头也不回就走了,只要我不接招,她就会知难而退了。

可结果就是我天真了,啪啪打脸,我小看张彩环了。

我正上着班,物业就给我打电话了,说「我妈」骚扰别人家,敲门求着要吃要喝,邻居报到了物业说小区有可疑陌生人徘徊,物业让我回来处理一下。

接着物业的电话,我一直想脱口而出「你报警处理吧」,可就是张不开嘴,我确实冷淡,但不至于冷血。

总是觉得毕竟有血缘关系,不能这么冷漠,所以对着电话,我还是说出了一句——好的。

开车回家后,就看到三个保安围着张彩环,她双手合十卑微地求着保安,看到我来后,就像看到救星一样冲到我面前,马上变脸对着保安大喊起来。

「你们看,我说了我女儿住这里嘛。」

我看着她发自内心的得意,有一种被算计的错觉。

张彩环还是进了家门。

后来我为自己的心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我拿起她那个外放震天响的手机,让她打给他的家人接她回去。

可张彩环一把抢过手机死活说自己没有家人了,就是要看看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

大概是我社会经验太浅,根本不习惯应付这种泼辣的人,竟然就让张彩环在我这耗了好多天。

3

手上的案子马上就要接近尾声了,根本没时间应付张彩环,就打算案子结束后好好处理下这个事情。

这么一个人,打不得骂不得,就是粘着你,你骂她她就哭,你让她走她就说没地方去。

尽管张彩环虽然口口声声说是我的「生身母亲」,但对于我来说,她依然是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让一个陌生人住在自己家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好在家里有摄像头,这是养父母过世后我安装的,我担心一个女孩生活有危险,所以 24 小时不断电监控。

这几天晚上回家我调出监控视频看了几次,白天张彩环不是收拾房间就是做饭,我也就渐渐放心了。

每一天,无论我加班到多晚,回到家后,屋里一片明亮,永远有一桌子菜等着我。

我拿起筷子的时候就在想,她早干什么去了,如今来挽回,早就没有任何用了。

「我后天要出差,你明天收拾收拾离开吧。」

张彩环一听这话,立马变得惶恐:「你……你这是要赶我走吗?」

张彩环动不动就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是的,我要出差,你留在我家不合适。」

「没事儿,你忙,我就在这儿帮你收拾房子,收拾完我就自己走。」

张彩环满眼深情,恨不得将自己对女儿的感情从眼神里溢出来。

说完,手里又开始忙活,不是擦桌子,就是拖地扫地。

直到我出差前,竟然都没抓到机会把张彩环送走。

出差后我的生活更是颠倒,连吃饭都是五分钟解决,根本没有问过张彩环走没走。

好不容易熬过了这次案子终于回到家,才发现闹剧刚刚开始。

后来发生的种种犹如脱缰野马,让我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阵阵恶心。

4

事情要从我出差回来的那天说起。

下午六点,我手里拎着大行李箱站在了家门口,拿着钥匙准备开门,然而就在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我惊呆了。

屋里站着一个年轻女人,穿着我的睡衣和我的拖鞋,与我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我掏出手机,手指已经放在了手机 1 键上,准备随时报警。

「你是谁?」

对面的姑娘听完这句话,愣了一下,随后也问道:「您找哪位?」

我后退一步,看了一眼门牌号,没错,是自己家啊。

我拿起手机拨打了 110,「喂,你好,警察吗?有人非法闯进我家……」

不等我说完,那姑娘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姐姐,误会,别报警,我是李海的女朋友。」

姐姐?李海?

这都是谁?

我皱了皱眉,把胳膊从姑娘的怀里利落地抽出来。

几分钟后,警察来了。

「警察同志,她进了我的家里,还穿着我的睡衣拿着我的平板,我怀疑她入室盗窃!」

我不顾及那女人一个劲儿的摇头,将自己看到的情况报告给了警察。

不一会儿,我就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5

女人叫乔娜,坚持声称自己不是入室盗窃,还一个劲儿的强调这是自己男朋友的家。

「你认识李海吗?」警察转头问向我。

「不认识。」我很诚实的回答道,完全无视乔娜诧异的目光。

没一会儿,一个方脸警察走进来,估计是调取了房屋信息,对着乔娜说道:「女士,这个房子是张巧遇的,跟李海完全没有关系,而且人家张巧遇和李海没有任何关系。」

乔娜有些不可思议,看看警察,又看看我,「不可能啊,我来的时候是李海的妈妈给我们开的门,我是堂堂正正从正门走进了的。」

「李海的妈妈?」我这才想到,从进门以后,一直都没有见到张彩环。

「张彩环?」我试探着问出口。

乔娜一看我认得李海的妈妈,立马像捣蒜一样的点头:「对啊对啊,警察同志,你看她知道李海的妈妈,这里就是李海的家。」

这逻辑都上天了。

碰巧这个时候,张彩环和众人口中的李海买菜回来。

他们见到警察,立马慌乱了起来,忙问怎么了。

得知事情的始末以后,张彩环长叹一口气,拉着警察的手说道:「警察同志您误会了,这是我女儿的家,她最近忙,没空管我,我就把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喊过来,让他们陪陪我,年纪大了,就是想找人说说话。」

方脸警察一脸的疑惑:「可是张巧遇的个人资料写着,她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啊。」

「没没没,那是她的养父母,」

说完,张彩环从包里拿出一张鉴定报告,「你看,这是亲子鉴定,我才是她的生身母亲。」

「亲子鉴定?」我疑惑的看向张彩环。

原来,张彩环竟然在我出差期间,用我的头发和牙刷上的唾液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自然是确定我和她有血缘关系。

我立刻感觉到被算计。

在警察的询问中,我了解了大概,张彩环的儿子李海,也就是我的「弟弟」,新交了一个女朋友,担心女朋友嫌弃他们家在乡下,于是张彩环就趁我不在的时候,把他俩请到家里来,谎称是城里有房。

但她没想到,我居然不声不响的回来了,一回来还叫了警察。

警察一看,这明显是闯了一个乌龙,家庭矛盾不好插手,就准备收队。

顺便教育一下我,要多陪伴父母。

6

警察还没出门,我站在原地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几秒后,我冲向了客厅角落的柜子前,上面空空如也。

「我爸妈的照片呢?」我指着说道。

「养父母而已,遗照摆在家里多吓人。」李海五大三粗的,说起话来更不着调。

我真是服了,这房子是养父母买的,继承给了我,跟面前这位李海毫无关系,这大哥在舔着脸在说什么鬼话?

「收拾你们的东西,出去。」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怎么说话呢?不孝顺的东西!」李海是个暴躁脾气,一听这话也不示弱。

我听了顿时火冒三丈,盯着面前的三个人好久,这些天在张彩环这受得那些软气一下子找到了出口,我一脚踹开了卧室的房门。

张彩环以为我是气不过,回屋耍脾气了,便想在儿媳面前立立威:「这性子,都让她养父母惯坏了。」

乔娜尴尬的站在原地,不停的称是。

我在屋子里收拾着东西,将不属于房间内的物品全部包了起来,管他易碎不易碎,然后走到客厅打开房门,一下子都扔了出去。

三人终于意识到不对,一股脑儿的冲了过来。

乔娜见自己的衣服全被丢到外面,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衣,尖叫了一声,求助似的看向李海。

「你这个疯娘们儿!」李海抡起拳头就向我走去,却被已经走到门口的警察给拦了下来。

「你们仨,拿着东西,离开!」我根本懒得和这些无赖争论,绕过警察气势汹汹的说道。

李海本就对我这个姐姐没有什么感情,看我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推开警察就冲着我踹了过来,这一脚,没碰到我,却结结实实的踹在了张彩环的肚子上。

瞬间 110,120 在楼下乱做一团,张彩环被送进了医院,李海和我被带去了警局,乔娜作为唯一的旁观者,穿着睡衣到楼下拾了一件外套,收拾了东西灰溜溜的走了。

做完笔录后,我回家看着一片狼籍,什么都不想收拾,只想打开监控,看看这一家人到底如何在我家登堂入室的。

但视频里内容却让我久久缓不过来。

视频里的张彩环依旧忙着做饭刷碗,而李海像个少爷一样拿着遥控看着电视,然后只听见张彩环对李海说:

「她嫁人了,这房子不就是你的了吗?」

7

关上监控视频后,我在房间里徘徊。

果然反常必有妖,殷勤有所图。

我要拿着这段视频去报警吗?警察不会受理的,毕竟没有任何犯罪事实,而且还是家里鸡毛蒜皮的事儿。

拿这段视频去质问那对母子?估计也不好使,以张彩环那样的撒泼打滚的性子,估计还没等我问出口,就把我撅回来了。

所以,我要怎么做?

在我还在思考,张彩环给我打了一通电话,说是在医院想见见我,跟我道歉。

我挂了电话后,虽然理性告诉我不要再理这一家人,但我却如何都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特别想过去,我想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要怎么算计我,想看看这些人到底能有多无底线。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要把这算计从暗里改到明面上来,让我能一举断了他们的念想。

到了医院后,乔娜正在照顾张彩环,张彩环躺在病床上,半天起不来身。

「巧儿啊,这事儿是妈考虑不周,没想到你这么大反应,妈这就回乡下去,不打扰你了。」

我已经习惯了张彩环哭哭啼啼的样子,看着她哭的样子,我像往常一样冷淡对待。

「好,那我就不送了。」说完,我便转身准备离开。

可我连一步还没迈出去,就被拉住了。

「姐!」这次拉住我的不是别人,而是乔娜,「你看,阿姨都这样了,我们回去不太方便……」

「那你们想怎么回去?」我确实不理解,病得再重,不都是坐车回去吗?

「姐姐要不送我们回去吧,我们确实没钱了,行李也有不少。」

「送你们回去?我叫个车,你们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姐姐,阿姨也是为你……你就亲自送我们回去吧,我们哪懂的怎么坐车。」

我看着满脸诚恳的乔娜,我答应了。

我太想知道,这个「生身母亲」还能做出什么事儿。

得到我的承诺以后,乔娜回头与张彩环相视一笑,彼此的眼眸里透露着复杂的深意。

8

第二天一早,我给一个名叫王笑的男同事打了个电话,然后准备开车送张彩环回去,李海和乔娜以工作为由,没有同去。

刚一上车,张彩环就问我:「怎么带了这么大一个包包?」

我直视着前方没看她,笑着声道:「送完你我要跟朋友去登山。」

车子在乡间小道七拐八拐的到了一个山村,村头坐着几个老汉。

看到这崭新的车辆不由得眼睛一亮,原本腰疼的直不起身的张彩环,此时也得意洋洋地挺直了身板。

「哟,李家大嫂,这是你儿媳吗?」

刚下车,就碰到一个肥头大耳、满脸流油的男人,色眯眯的盯着我。

「这是我家的二闺女,前些年走丢了,如今找回来了。」

「好福气,好福气!」男人的眼睛一直在我的身上来回打转,这是在城市里同事之间根本见不到的赤裸裸的眼神。

「行了,既然你到家了,那我就回去了。」

见我要走,张彩环一把拽住,说道:「巧遇啊,这里的路不好走,天也黑了,你明天一早再走吧。」

还没等我开口,就听屋里传来一阵怒吼:「臭婆娘,你还知道回来?怎么不死在外头!」

张彩环一听那男人的声音,条件反射的打了一个寒颤,看来张彩环在这李家过得并不好。

我在外面停车,张彩环在屋里不知道絮叨了些什么,好一会儿才带了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这男人皮肤黝黑很是健壮,五官与李海极其相像,不消说,这便是李海的父亲李柱了。

准确来说,他是我的「生身父亲」。

「你就是二丫头?」李柱上下打量着我。

来的路上,张彩环已经说过了,我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所以这二丫头应该就是说的我。

「这车是你的?」就算再穷山僻壤,也能看出这是辆好车。

我有些不明所以,就听李柱继续说道,「女孩子家家开这么好的车干嘛?早晚得嫁人,浪费!」

「呵呵。」我真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清新脱俗的理论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那养父母就是这么教育你的?」李柱一看就是嚣张跋扈惯了,别人绝对不能忤逆的。

「你操心的还挺多的。」

李父听闻这话,抡起胳膊就准备开打,不愧是父子,打架的预备动作都一模一样,我现在有点庆幸自己当初被他们丢掉了。

张彩环见李父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立马拦住了,眨了眨眼,充作和事佬:「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累了,咱们叫上张强,一起吃顿饭。」

说完,李父瞅了一眼张彩环,怒气冲冲就进门去了。

9

晚饭吃的很不顺利,我就扒拉了两口,便找了个屋子住了进去。

将门反锁后,还将一个椅子顶在门口。

李家人行动了。

临睡前,我怕手机没电,特地寻了一个带插座的地方,然后把手机调到了最低亮度,然后发了个视频通话给王笑。

「有情况了?」随后王笑便做了一个色色的表情。

「对!」见我表情严肃,王笑也不禁恢复了正形,「我怕今晚出什么事,视频会一直开着,如果出现什么异常,你立马录屏、报警。」

说完我将定位发给了王笑。

王笑与我同事多年,平时嬉笑打骂的时候多,但真的有事,他也是第一个冲在我面前的。

见到这个阵仗,王笑也严肃得不行。

「但愿是我想多了,回头再跟你解释。」

我一边充电,一边将摄像头对准屋子,自己则拿着随身携带的防狼棒,蜷缩在一个角落里。

临近凌晨,我眼皮在打架,反观视频里的王笑,倒是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生怕落过每一帧镜头。

这王笑是不是把这当成小黄片了?

就在我昏昏欲睡之际,外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吱呀……

窗户突然开了!

我立马找了块布将手机的亮度遮住,然后打起精神来。

紧接着,一个脑袋从窗户的位置钻了进来,之后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我的床边。

他的嘴里念叨着得罪了得罪了,就在他掀开被子准备扑上去的瞬间,我立马掏出防狼棒,将他击晕,想着一次不太够,又多电了几次,随后在登山包里掏出了手电筒。

等适应了光亮,我睁开眼睛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场景——一个赤身裸体、只穿个三角裤衩的男人像死尸一般,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手里还握着一条毛巾!

走近了看,那裤衩还有破洞的地方。

这画面,简直让人恶心,我感觉前天吃的饭菜都要吐出来了。

是张强,那个晚上被李氏夫妇请来吃饭的男人。

10

这个张强是村里的会计,三十多岁,带着眼镜,乍一看还比较斯文。

但手脚极其不老实,昨晚吃饭的时候总是偷偷摸摸的占我的便宜。

我也不是吃素的主儿,怼了这男人几句,但是这男人没脸没皮起来太恐怖,不知好歹还得寸进尺,一双油腻的大手直接摸到了我的大腿上。

我也没给面子,直接将碗里的冰水从张强的脑袋一直浇到地上,提醒他自重。

张彩环赶紧拿了毛巾给张强,还不忘训斥一下我这个没规矩的。

「巧儿你干嘛?」

「我看他头脑不太清醒。」

说完,放下手中的杯子,就准备回屋,却被张彩环拦住了。

「张会计那是喜欢你,你看张会计年轻有为,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婆家了。」

合计着你们的计谋就是让我留下来就是为了跟这个恶心的男人相亲?我腹诽。

张彩环在一旁附和,说男人前几年死了老婆,没有孩子,家里条件还不错,我如果跟了他,离娘家近还不容易被欺负。

言下之意就是想要撮合我们两人。

「长成这样,你介绍来跟我相亲?」我毫不客气的说道,完全不顾及脸色早已发绿的张强。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没听说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我看你这些年的学都白上了。」

李柱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倒是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二十多年不管不顾,一上来就安排亲事,我大概知道了他们的计谋,让我嫁给这个张强,到时候那个房子他们想住进去就容易多了,无论以后我是不是卖房,都有张强一份。

张彩环在旁边打呵呵,直言张强这儿好那儿好,以后跟了他绝对不会吃亏的。

我也没胃口吃饭,扔下一句「既然这么好,不然你改嫁吧」,就回屋了。

后来,就有了钻窗户被电击的那一幕。

11

我把屋子里的灯都打开,四下一片敞亮。

眼前的男人光着身子,手上拿着一块布,我怀疑那是迷药,于是拿着手机专门拍了几下,放在了塑料袋里密封好。

然后用绳子把张强绑在椅子上,绑了个结结实实。

我回顾这半个月的经历,真的是多姿又多彩,先是来了个亲妈睡走廊,又来一个弟妹穿自己的睡衣,再来个合谋惦记我的房子,今天又差点清白不保。

等我收集完证据,天也亮了,房门外已经有人走动了,在我开门前,王笑先帮我报了警。

此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那哐哐的声音似乎饱含着怒气,我从窗户缝看去,门外站着一个女人,模样和我儿有七八分相像。

算着警察快来了,我拿着防狼棒索性把门打开了。

谁知,门一开,这女人就伸手给了我一巴掌!

瞬间,我的脸变得火辣辣,怒气也从脚底直冲眉心。

这见面礼,还真独特。

我二话不说,反手将这一巴掌还给了这个女人,顺带着还附送了一脚!

然后将门狠狠一关,任凭那女人再怎么敲门,也不准备开了。

在门口女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中,我才得知这个女人可能是我的姐姐,李招娣。

「听说就是你这个讨债鬼害得妈进了医院?」她猛力拍着门,叫骂道,接下来的那些话,不堪入耳。

12

「招娣,你怎么回来了?」张彩环与李柱在外面住了一宿,刚进家门,就看见大闺女,脸上隐隐有几道红痕。

「妈,你怎么从外面回来了?李海说你受伤了,哪里不舒服快让我看看。」

撇开李招娣的泼妇形象不说,其实她还算是个有孝心的孩子,对张彩环很是关心。

「我没事我没事,这……」张彩环指了指我的房间。

「哼!这个讨债鬼,做了亏心事,不敢开门了。」

李招娣指的自然是我冲撞张彩环的事情,但进了张彩环耳朵里,却是别有一番意思。

「巧儿啊,起床了没?来把门打开。」

我在里屋不声不响,张彩环就以为我心虚,不敢开门,装作担心的样子,着急说道:

「这巧儿在里面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当家的,你快把门撞开!」

李父一听这话,拿了一把板斧,就把门把手砸开,然后一脚将门踢开。

门打开那一刻,门口站着三个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被绑在椅子上的裸男。

李招娣先反应过来,尖叫了一声,然后背过身子去,她没想到我居然在屋里绑了个男人。

而张强看到张彩环和李父,好像看到救世主,挣扎着想要求救,奈何嘴里塞着袜子,发不出声音,只从鼻孔里呜呜了两句。

此时,王笑跟警察一起来了,他昨天怕我出事,所以随后也来了,住在附近的小旅馆里。

王笑把我护在身后,紧紧皱着眉头,我却挑起了嘴角,准备欣赏即将上演的大戏。

「张会计!」还是张彩环第一个反应过来,慌慌忙忙的跑来准备解绑,却被我从中阻拦。

「哎,你可别乱动,这是强奸犯,你要敢给他解绑,你就是共犯!」我立马朝张彩环大喊。

张彩环一听强奸犯这个词,立马就慌了:「不是,不是,这,这肯定是误会,张会计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呢!是吧张会计?」

张强在那头一个劲儿的点头,以示清白,但是清白这个词和他裸体的形象一点也不搭。

「这不是胡闹嘛!」李柱可不管什么帮凶不帮凶的,一把拨开我,就上前给张强解绑。

「你等等。」警察出手阻拦。

「这个人半夜爬进我的房间!」我手指着张强,大声对警察说道。

「误会!误会!这是我们村的张会计,他俩本来是相亲的……」张彩环欲言又止,话里有话让人忍不住遐想一番。

「有人穿成这样相亲的吗?」我毫不客气说道。

此时张强嘴里的袜子已经被取了下来,他看了看李家夫妇,又看了看警察,半晌才说道:「我跟巧遇一见钟情,她约我晚上到她房间里来,谁想我刚进来就被电晕了,身上的衣服也没了,我怀疑他们偷了我的钱财,现在反栽赃陷害。」

我看他说的头头是道,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都不禁要为他拍手鼓掌了!

高个儿警察倒是有些好奇的看着李氏夫妇,夫妇二人对着张强好言相劝,说自家闺女不懂事,让他别放在心上。

自己姑娘房间里莫名出现一个裸男,不为自己的闺女讨说法,反而向一个男人道歉,任谁看了都会察觉不对劲。

「我的人品村里是有保证的,李家妹子你最好想清楚了,你父母还在村子里住呢。」

张强赤裸裸的威胁我,但他不知道的是,我对这生身父母毫无好感,也并不想关心他们接下来的日子。

我轻蔑地看了一眼张强,把那条放在塑料袋里的毛巾拿了出来,递给了警察。

「我怀疑这里面有迷药,毛巾是他带进来的。」

「你诬陷我!」张强看到那根毛巾,就惊觉事情要坏,赶紧咬紧诬陷这个口子。

我倒也没恼,只是地对张强说:「你偷偷从窗户爬进来,我已经录下来了。」

「什么?」张强瞬间觉得五雷轰顶。

他千算万算,也没想到我留着这一手,原本想着他们没有证据,自己只要咬死了是被算计的,就会安然无事,原来之前自己说的那些话,都是小丑跳梁。

张强的老脸一红,豁出去了说道:「是老李,他们让我这么干的,他们想把女儿许配给我,以后村里行事还方便,彩礼什么的都可以免了,只是他家姑娘城里有套房,到时候嫁过来也用不到了,就准备给他们儿子当婚房。」

果然。

「呵,行,那就一起局子里聊聊吧。」高个儿警察说完,就准备把张强带走。

张强一听要进局子,立马不干了:「警察同志,我进房间是经过老李他们同意的,他们见张巧遇不同意,就准备让我生米煮成熟饭,反正是自家的闺女。」

说完,求助似的看着李氏夫妇,显然是个不懂法的。

「不不不,这事儿我们不清楚。」李柱和张彩环难得的异口同声的说道。

「张会计你怎么能冤枉我们呢?我们怎么可能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张彩环又开始了自己的表演,「警察同志啊,我跟老李两个人昨晚去亲戚家打牌,打完牌太晚了就在那里睡着了,回来就看到张会计被绑在这里,我们也是一头雾水啊。」

张强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两人:「明明是你们昨晚说的,晚上没人在,让我赶紧把事情办了!」

「什么办了不办了的!你有证据吗?」李柱吼了一嗓子,把张强吼懵了,他口说无凭,又没有留下证据,只能是哑巴吃黄连了。

但张强在村里霸行惯了,受不了这委屈,扑上去就和李父扭打了起来,高个儿警察在拉架。

现场一片混乱。

13

「畜生!畜生!畜生!」

一声尖细的女声响起,是李招娣。

她突然发了疯似的,嚎啕大哭,将院子里所有的东西都砸碎了,一边哭一边叫喊着「畜生」。

最后也不知是因为体力不支还是过于激动,竟然晕了过去。

李招娣进了医院,张强进了警察局。

我做完笔录就和王笑开车回去了,李氏夫妇第一时间不是去看望李招娣,而是跑去我家,让我撤回诉讼,说什么张强不能惹。

「为什么不能惹?」我有些好笑的看着这对夫妇,明知故问,把着门口不让他俩进来。

「这……这……」张彩环和李父两人面面相觑,他们是怕张强将他们供出来,虽然口说无凭,但以后在村里的日子铁定了不好过,支支吾吾了半天,「乡里乡亲的,搞那么难看做什么?」

我微微笑了一下,「女儿都住院了,你们还这么关心自己的面子?」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自有她婆家管!」李柱一副一家之主的霸气,彷佛在跟我立规矩。

「你要是不回去搞定,我跟你妈有点什么事,就让你给我们养老!」

李柱决定破罐子破摔,跟我死死耗上,我就奇了怪了,他们有女儿有儿子的,干嘛整日的攀着自己?

「你们有跟我在这掰扯的功夫,还不如回家想想怎么应付张强的人吧。」

他俩回到村子里,张强的那群狐朋狗友肯定会找他们麻烦,当时准备将我嫁过去,也是看准了张强在村子里有些势力。

「我怎么生了你这个白眼狼!」

见我作势要关门送客,李父急了,大吼了一声,周围的邻居听见也纷纷伸出好奇的目光。

张彩环见邻居们纷纷出来,一下跪在了地上,抱着我的腿哭诉:

「我是你的亲妈啊,你不能不养我啊!化验单子上清清楚楚的,我是你生身母亲啊!」

「我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我是我父母从孤儿院领养的,领养手续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那不是,不小心把你弄丢了嘛。」

张彩环有些结巴,她知道我一直都不信她这套所谓的「不小心」说辞,抛弃就是抛弃,只是我一直不愿意跟她吵,也不愿意跟他们一家人吵。

你说东,他们说西,吵不明白的。

上次送张彩环回去也是想知道他们到底打什么主意,担心以后再暗中害我,岂不是没有防备,不如一次将他们的计划暴露出来,以绝后患。

「呵,头胎姑娘为什么叫招娣,还不是为了下面能生个儿子,生了我,见是个女孩,就扔了重新生,好在李海是个男的,不然,你们还得不小心再弄丢一个孩子呢。」

张彩环见我说中了,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后来你们找到我,就是看我父母双亡,给我留下了一套房子,觉得我可以补贴一下你们宝贝儿子不是吗?」

「可,可毕竟我们才是一家人啊……」张彩环有些着急地打断了我,企图用亲情绑架。

「你们可以走了,如果再来骚扰我,我会以胁从犯罪把你们送进去,当时张强说的那些话我都录下来了。」

张彩环一听要坐牢,立马慌了,说道:「不行,不行,女儿怎么可以状告母亲呢,不合常理,天理不容的。」

没等张彩环说完,我就将门狠狠的关上,我知道张彩环站在门口没走,但半天也没敢再敲门。

14

某天,王笑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跑到面前,神秘兮兮地问道:「你知道那天李招娣为什么突然发疯吗?」

我对李家的事情并不上心,敷衍的说:「不知道。」

王笑也不管我有没有在听,自顾自的说道:「李招娣当年嫁的老公,就是用的那套对付你的招数。」

「什么?」

看我眼睛一亮,王笑突然觉得这几天常跑公安局也是挺值的。

当年李招娣跟邻村的一个小伙子情投意合,马上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级了,但是李柱死活不同意,原因无他,就是嫌弃小伙子太穷。

在父母的强逼之下,李招娣相了一次又一次的亲。

夫妇俩看上一个暴发户,虽然离过婚,但没有孩子,家里有钱,以后肯定能帮衬着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

奈何李招娣性子倔,死活不同意,于是夫妇俩就想了一个损招,他们将暴发户请到了家里,然后一个劲儿的给李招弟灌酒,招弟也没想那么多,就喝了。

谁知第二天,床的旁边还睡了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

李招娣的清白就这么没了,张彩环推门进去,不为女儿争取正义,也不为女儿清白着想低调处理,只是哭天喊地的让那男人负责。

小小的村庄很是封建,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招娣也只能嫁给他。

婚后的生活不尽如人意,男人趁她怀孕的时候偷腥,没几天小三就叫上门来,打了几次,最后还是和男人离婚了,独自一人在村里抚养着孩子。

李招娣一直想不通,为什么那天晚上自己会莫名其妙的跟一个男人同床,又为什么那天晚上爸妈出去打牌了。

她一直以为是自己铸成的大错,直到张强的事情发生,一样的套路,一样的情形。

李招娣看着只穿了一条破裤衩绑在椅子上的张强,突然想到了那天睡在自己身边的恶心男人。

又想起当初结婚时,男人给她家双倍的彩礼,还想起离婚时,男人说她本来就是买来给自己生孩子的,没生出儿子就净身出户。

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被父母欺骗了!

我听了这个八卦以后,我不得不庆幸当时自己被他们抛弃,简直是我的福报。

休息结束以后,我恢复了两点一线的上班生活。

哦,有所不同的就是自己身后好像多了一个小尾巴,王笑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这儿巧那儿巧的,说要保护自己,别再被那群豺狼虎豹盯上。

后来有一次得知,乔娜怀孕了。

张强的案子因为证据不足,没有牵扯到李氏夫妇,但是他们家的门口时时被人泼了鸡血。

老两口名声已经臭了,自然是在村子里呆不下去了,女儿又下落不明,他们只好投靠在城里的儿子李海。

乔娜怀了身孕,结婚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房,本来以为我的那套房子是囊中之物了,却偏巧房子没着落,然后跟李海的出租房里还又多了两个人。

乔娜和李海吵了几次,最后发现对未来一片迷茫,于是决定分手独自一人去打胎。

经历了这一番变故,李招娣与这对生身父母形同陌路,儿子也将分手的原因归咎于他们,张强的还会上门时不时威胁他们,张彩环和李柱简直过得似得不到善终。

如今这些只是我饭后茶余的笑谈,他们终究不过是一群恶有恶报的陌生人而已。

「本文由真实经历改编」

你有哪些一鸣惊人的操作? - 鹅子的回答 - 知乎